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现在不能说

第一百一十三章 现在不能说

  楚千淼下了飞机,  北京六月夏日ri夜晚的热rè风向她扑面裹来。这个季节连晚上都是闷热rè难当。

  她取了行李一出到达口,就看到了等在那的任炎。他两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站在接机的人群中,  怎么看怎么帅得出众。个把星期没见,每次重逢都是一次新鲜感的重新复活。

  看着那个人,  楚千淼的心跳总能跳出不一样的频率。她走向任炎,  把行李箱交给他的一只手,  把自己交给他的另一只手。

  她让任炎牵着她,走去停车场。

  上了车他先探身shēn过来给她绑安全带。

  她脸微烫。她把这温度变化怪罪于外面闷热rè的天气。

  “学长,我自己来”她对任炎说。

  任炎却没听她的,他拉过安全带扣在卡扣里,  顺便微微倾身shēn,  用嘴巴准确地堵住了她的“我自己来”。

  原本只是嘴唇的轻轻碾磨。楚千淼嘴巴动了动,  想说话。趁她嘴唇轻启,任炎的舌尖送了进来。

  这一吻蓦地加深。楚千淼从这一吻中略略尝到与以往不太一样的味道。从前任炎对她攻城略地狂野得叫她几乎受不住。今天他的唇齿间却缱绻了无比的温柔。她感觉自己要融化在他的舌尖上了。

  她分了一瞬的神想,  他怎么会用这么多种风格挑逗她回头她得继续研究那一个g的小黄文,从里边萃取出也能让他颠来倒去晕头转向的美妙技术才行。

  那一晚任炎先带着楚千淼去吃了钵钵鸡,而后载着她回了公寓。

  楚千淼看到任炎在微信里提到的“置办好的换洗用品”时,她惊呆了。

  拖鞋睡衣毛巾就不说了,  他居然还给她准备了换穿的贴身shēn小衣物她脸上炸开一团热rè浪。

  这一晚任炎对她极尽温柔。

  第二天一早,  他们分开去公司。

  任炎开车,她打车。

  到了公司,进了办公室,楚千淼和秦谦宇见了面立刻开始热rè烈地聊起天来。两个人好久不见,  感觉光聊今天天气怎么样都能聊上半小时。

  聊了一会儿,前台打座机给他们,通知他们内核会马上开始。

  楚千淼和秦谦宇连忙带着电脑和笔记本起身shēn去会议室。

  进了会议室里,楚千淼看到北京投行部总负责人吴劲在,各项目部的部门负责人也都在任炎、李思、阚轻舟,还有项目四部的贺逸辉。除了他们还有几位资深保代。

  这里几乎集合了公司的所有大佬级人物。以往楚千淼只能在会议室外看着这些人,但现在,她也可以走进来参与其中了。她心底有点兴奋,有点感慨,但更多的是敬畏之心。她还得更加努力才行。

  任炎抬头看了她一眼,对她点点头,示意她找地方坐。李思也看向她,并且跟她打了个招呼“千淼来了。”

  她连忙叫声李总,回声招呼。

  阚轻舟瞧都没瞧她,鼻子闷出个低哼,挺tg不屑似的。楚千淼明白他哼出的意思挤跑了我的人,你自己靠什么手段上的位自己心里没数也就是你那张脸了。

  楚千淼没接他这声哼,随他不屑去。

  项目四部的负责人贺逸辉抬眼瞥她一下就挪走了眼神。那一瞥把楚千淼看得很轻。楚千淼意识到自己很可能又给人看成了一个花瓶。

  其他几个资深保代多多少少也有这样的眼神。觉得她漂亮,但未必觉得她有能力。楚千淼对自己说没关系,她会把他们的眼神改变的。

  找到位置坐下后,楚千淼看到作为质控部的成员,栗棠也在。楚千淼的视线扫过去时,看到栗棠对自己牵唇一笑。笑得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

  楚千回之一笑,大大方方地,什么端倪也不给她瞧。

  她手机忽然一震。

  她戳开屏幕,看到是任炎发的信息,她把手机拿到桌面下看。

  “等下看出什么问题就说,不用藏着掖着。这是你展现能力的机会。”

  楚千淼回了个“收到。”

  项目是阚轻舟部门的。虽然这是楚千淼第一次参加内核会,但她提出项目上存在的问题时,提得犀利又老道。

  “企业股东里,引入了两个机构投资者,都是有限合伙。阚总,想请问您一下,项目组对有限合伙进行股东资格穿透核查了吗”

  阚轻舟说“当然,股东人数肯定超不过200人。”

  “但您的材料里并没有体现。所以建议您让项目组补充机构投资者间接持有企业股份的自然人的一些基本情qg况,包括身shēn份信息、近五年从业经历、任职单位和职务、是否具有股东资格等等。”楚千淼字字铿锵,举出不容反驳的实例,“上个星期有其他企业上会,股东里有有限合伙,这些需要核查的信息是证监会给出的反馈意见。”

  “另外阚总,企业的存货在持续增长,同时毛利率也在增长,这是一个很相悖的现象。毕竟存货增长代表的是货物不畅销,而毛利率增长又说明企业的商品是受下游客户欢迎的,这就很矛盾了。所以这两个现象同时存在,一定得查清楚企业是不是经营有问题然后通过财务手段向我们掩饰了这个问题。”

  楚千淼一条条问题说出来。起初阚轻舟还跟她对着杠,词汇量丰富,语气强硬。但到了后面,他渐渐收声了。因为他越解释,楚千淼就越能从他的解释里挖出更多的漏洞。

  会议室里的人,那些原本对她还不是很熟悉的人,这下子初步认识到了她的能力。他们发现这个新晋的年轻女保代,除却她的漂亮,她也有相当的业务水平。

  会议结束前,吴劲开腔“今天提了不少问题,尤其小楚,提了很多关键性xg问题。小阚啊,回头你带着项目组把这些问题都得解释清楚,要不然这项目报不了。”

  阚轻舟脸上快挂不住了,直说好的好的。

  吴劲宣布散会。

  回到办公室,楚千淼收到任炎一条信息。

  “今天表现得很好。”

  楚千淼握着手机笑起来。能听到他的表扬总是叫她格外开心。

  午休时,前台给楚千淼打电话,说有个快递需要她签收。

  楚千淼赶过去,发现是个国际快递,寄件人的地方写着“谭深”。四四方方中等大小的纸盒,不太重,叫人猜不出是什么。

  楚千淼想了想,对快递员说“我先开箱看一下。”

  开了箱她吓了一跳。

  谭深给她寄的居然也是个大几万的品牌包。

  她忽然有种受够了的感觉怎么她身shēn边的异性xg都爱ài送人这么贵的包

  她把包放回去,把箱子封好,在前台瞪大了眼睛的注视下,交还给快递员“麻烦您帮我退回去。”

  回了办公室,她给谭深发信息,告诉他“阿深啊,你给我寄的包裹到了。但是太贵重了,我没签收,我让快递员退回去了,跟你说一声。”

  谭深的回复马上就到“千淼,一个几万块的包而已,对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你何必跟我算得这么清你升职了,我只是想送你点礼物庆祝一下。”

  楚千淼想是啊,一个几万块的包,对他对任炎来说都不算什么。可对她来说,那是房子的一平米。他们用他们的物质水平衡量这个世界,觉得大几万的礼物送出来也是天经地义。可他们忘了,她到现在还是个租房的工薪阶层,大几万块的礼物对她来说,是压力。或许再过几年,她有了资本积累,她做到了财务自由,她会云淡风轻接受这样一份礼物吧,就像接受一个普通小物件一样,而后再回给对方一个几万块的普通小物件。

  但不是现在。现在她还远不能把几万块的礼物看成个普通小物件。

  况且谭深和她,早就不是什么亲密关系,她怎么可能收他这样一份礼物。

  楚千淼回给谭深“阿深,但我们不是可以算不清的关系了。谢谢你,心意我领了,礼物我不能收。”

  秦谦宇中午吃完饭回来,风风火火地推门进了办公室,门都来不及关就对楚千淼说“怎么我出去吃个饭的功夫,你就变成话题人物了”

  楚千淼“”

  她问秦谦宇发生了什么事。

  秦谦宇说“我回来时候听外面几个女职员正凑一起,说楚总有个什么神秘追求者,送了她一个好几万的包,结果女神楚总面不改色把包给退回去了”

  楚千淼“”

  这新招的前台还真是个大嘴巴,这么快就一传十十传百了。

  “你这神秘追求者是谁啊”秦谦宇八卦兮兮地问。

  楚千淼“没谁,不是追求者。”

  她想把这个话题掀过去。

  秦谦宇却突然来了睿智劲儿“不会是那个鹰吉资本的谭深吧”

  楚千淼“”

  “不是。”楚千淼瞪着眼否认。

  “我老婆说女人说不是就是是。天啊真是他,他可真长情qg啊”

  楚千淼“”

  我不是你弟弟吗怎么这会儿我又变女人了

  秦谦宇还在兀自感叹“那小伙子一表人才,千淼你怎么没从了他呢”

  他说这话的功夫,任炎正站在办公室门口。

  他敲敲敞着的门。手指关节落在玻璃门上的声音清脆而冷淡。

  楚千淼和秦谦宇同时转头看向门口。

  任炎两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站在那,脸上面无表情qg。

  楚千淼心里一跳。他应该是听到了她刚刚和秦谦宇的聊天了。

  任炎站在门口,下巴先朝着秦谦宇一点“等下订张机票,明天你先回项目上。”

  秦谦宇问了声“领导你呢”

  任炎“我这边还有事处理,你先走。”

  秦谦宇说声好的。

  任炎又转头看向楚千淼,面无表情qg,声音冷淡。

  “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楚千淼跟着任炎进了他的办公室。

  任炎对她说“把门关上。”

  楚千淼听话地关了门。

  落座后,她和任炎大眼瞪小眼。

  她等着任炎说话,任炎却好像也在等着她先说。

  “领导”她试探地叫了声,想问任炎找她有什么事,公事还是私事。

  任炎打断她“午休时间,叫学长。”

  楚千淼想,得嘞,私事。

  她叫一声“学长,你是不是听到我退快递的事了”

  任炎一点头。

  楚千淼皱皱眉“那你想问我什么吗”

  任炎看着她好一会,问“他还在追你吗”

  楚千淼点点头“但我明确拒绝他了,不只一次。”

  任炎的脸色不太好看。

  “学长,如果你觉得不开心,那我直接告诉谭深,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行吗”

  任炎立刻说“不能说。”顿了顿,“现在还不是时候,再等等,听我的。”

  楚千淼无声叹口气“那学长,我怎么做你才能痛快一点”

  楚千淼心里忽然有点愤愤的。她觉得自己很无辜,谭深送个包她明确拒收了,他还不高兴。那栗棠一直在围着他打转,他又怎么说天天看着栗棠有事没事地盯着他,又阴y阳怪气地盯着她,她就舒服吗

  等楚千淼回神时,她发现自己刚刚把心里想的话已经脱口说出去了。

  意外地,她竟发现任炎的脸色变好了,他嘴角都似乎隐隐有着要抬一抬的趋势。

  “你不是说,你不吃栗棠的醋”他就带着那么一副多云转晴的表情qg问。

  “我不吃啊,我当然不吃啊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吃醋了”楚千淼翻翻手腕看看表,抬头告诉任炎,“任总,上班时间,我出去了”

  她起身shēn就走。任炎看着她出去的背影,抬起嘴角。

  她还是吃醋的。

  楚千淼又在北京多待了两天。这两天晚上她没有再住公寓,她回了自己租的房子。

  一是她想和谷妙语待一待,不能让她们的发小情qg被重色轻友给破坏了。至于另一个原因,她自己也有点说不清。好像夜夜和任炎厮混在公寓里,其实有哪里是不太对劲的。但具体是哪里,她又说不太清。

  总之那感觉太欲yu了。自从他们开了荤,在一起时就一直在做那件事。任炎的身shēn体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好,一夜几次几次的,有时搞得她都怀疑自己是个泄欲yu用的。

  她发现肉rou体的厮磨多了,精神会变得发懒,那些恋爱ài的精神上的甜蜜就叫人忽略掉了。

  她不想让恋爱ài的甜蜜和心跳这么快就麻木在男女情qg事中。

  任炎随她想住哪里,都依她。

  这天傍晚临下班前,任炎发信息说想带楚千淼去看场电影,等电影看完,第二天他们就又要开始各自出差了。

  楚千淼到这时才发现,她居然还没有和她的男朋友看过一场电影。

  他们刚进了电影院,还没来得及买票,楚千淼就接到唐捷的电话。

  唐捷的声音急吼吼的,他对楚千淼说“千淼,你公司的事忙完了吗如果可以,你能不能赶晚班机回来”

  楚千淼连忙问发生了什么事。

  唐捷说“杜总今天出院了,下午叫着刘正,我们大家一起谈了逐风汽配收购啸林汽配的事,结果谈着谈着就谈崩了,刘正坚决不同意收购事项。”

  楚千淼愣了下,问“他为什么不同意呢这是好事啊”

  唐捷说“刘正说他跟鲁枫林经营理念不同,人也合不到一块去,坚决不肯和他形成共事关系他还拍桌子对杜总吼,有我没鲁枫林,有鲁枫林没我,我们俩你选一个吧”

  楚千淼“”

  她怎么从三个快四十岁的大老爷们之间听出了浓浓的爱ài恨情qg仇

  唐捷接着说“明天鲁枫林到公司来一起开会,我担心刘正和他当场顶起来,场面不好收拾,得你回来坐镇拿主意”

  楚千淼说“行,那我这就赶回去”

  放下电话她对任炎说抱歉“学长,项目上有情qg况,我得连夜赶回去,明天好来得及开会”

  任炎眼中有遗憾,但也没说什么,送她回家收拾行李,又送她去机场。

  临过安检前,他把她拉进怀里抱了下。

  楚千淼从那一抱中又感受到了剧烈的心跳。比他们在黑床chuáng单上还让她心跳。

  任炎抱了她一下,对她说“回到项目上,量力而行。如果问题解决不了,不要硬撑,凡事有我。”

  楚千淼仰头听着,心头怦怦跳。

  她想他真的是个值得依赖的好男人。但她还是想努力先靠自己去解决掉问题。

  第二天的会议场面,激烈得叫楚千淼差点让侯琳出去给她买降压药。

  刘正和鲁枫林水火不容,吵得天翻地覆。

  刘正说鲁枫林什么都不懂,就是个大老粗,跟他做买卖企业早晚垮掉。当年要不是他哄骗杜啸峰跟他在北方合开公司,也不会有今天这种麻烦局面。

  鲁枫林说,刘正除了会点技术还会什么装得像个知识分子脾气比谁都臭,天天就知道绑着杜啸峰,杜啸峰是独立个体,不是他私有物,杜啸峰他想和谁一起开公司就和谁一起开,用不着受他刘正逼bibi逼bibi叨,简直吃饱撑的。

  杜啸峰夹在中间,一副手心是肉rou手背也是肉rou的样子,左右为难。

  侯琳目瞪口呆地贴着楚千淼小声叨咕“领导,要不是刘正结婚了,鲁枫林手上也带着婚戒,我真的会想歪这是一场纯爱ài三角恋”

  楚千淼斜睨侯琳一眼,把她看闭了嘴。

  在刘正和鲁枫林吵到就快要跳上会议桌冲向对方撕扯在一起时,楚千淼及时出声。

  “刘总、鲁总,请你们稍安勿躁可以听我说两句吗”楚千淼放大了音量,暂时叫停了刘正和鲁枫林的对冲。

  杜啸峰在一旁也放了嗓“对你们都冷静一下你们都是我兄弟,何必呢这是,哎我们都先听听楚总怎么说,好吧”

  两个人暂时停止厮杀。

  楚千淼先问杜啸峰“杜总,如果刘总坚持不同意收购的话,您怎么办”

  杜啸峰一脸为难“那我也没法怎么办啊老刘是我兄弟,老鲁也是我兄弟”

  楚千淼听明白了,杜啸峰拗不过刘正。

  她再去问刘正“刘总,您是铁了心的不同意逐风收购啸林汽配,对吗”

  刘正喷着火气说“对不同意”

  鲁枫林没忍住,接了话“德行,谁愿意给你收似的”

  刘正和鲁枫林又吵在一起。这场和平维持不到一分钟

  楚千淼觉得脑仁疼。

  她不理他们俩了,直接去和杜啸峰说“杜总,既然这样,如果您还想让逐风汽配上市,那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您把在啸林汽配持有的股权,转让给无关联第三方吧。”

  杜啸峰后来决定,把持有的啸林汽配的股权转让给无关联第三方。

  这个无关联第三方叫章远亭,和杜啸峰刘正都是好朋友。

  章远亭在接受转股之前还特意劝了刘正一番“老刘,你何必呢,其实鲁枫林人不错,你怎么就和他过不去呢”

  刘正喷他,让他闭嘴。一扯到鲁枫林,他身shēn上就一点知识分子的气质都没有了。

  章远亭不闭嘴,章远亭还笑嘻嘻劝他“你就是嫉妒心强,怕老杜和鲁枫林的关系比你和老杜的关系铁”

  刘正让他滚。

  章远亭于是滚到杜啸峰的办公室,和他签了股转协议。

  至此,杜啸峰和刘正是逐风汽配的股东。章远亭和鲁枫林是啸林汽配的股东。杜啸峰和啸林汽配再没有关系了。

  到这里,同业竞争的问题应该是解决掉了。项目继续向前顺利推进。

  但楚千淼总觉得有哪里感觉怪怪的。

  股转完成的几天后,楚千淼收到力通前台的电话。

  前台告诉她,有她的快递,是用文件袋寄过来的。

  楚千淼问寄件人是谁,前台说看不清了。楚千淼想了想,让前台把快件寄到逐风汽配来。

  快递邮到后,她拆开,从里面倒出几张明信片。

  是大洋彼岸的一些著名山水。

  她翻过明信片,看到背面有谭深的字迹“千淼,包太贵,你不收。那明信片总可以收下吧这是我在国外做项目期间游历过的每一个我觉得好看的地方。每到一个地方我都想,这里真美,以后我想带你一起来。”

  楚千淼看着明信片,觉得为难。

  她给谭深发信息“明信片收到了,很好看,谢谢。但是阿深,你挺tg忙的,以后不用再给我邮了。”

  谭深过了一会回了一条信息过来“千淼,你现在连做朋友的权利都要从我这里剥夺走吗”

  楚千淼放下手机,无力叹气。

  她站到窗口前去透气。

  看着窗外地绿树如茵,思路一转,她忽然想到了杜啸峰转让股份这件事怪在哪里了

  她赶紧给王骏打电话“王律,我想我们是不是有必要验证一下,杜总是真的把股权转给了章远亭,而不是明面上转让了,实际上在叫章远亭替他代持”

  王骏立刻说“是了,是得验证一下如果真是代持,后面是要暴雷的”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逐风汽配会副本会很快写完。然后就进入各种矛盾点逐渐激化的阶段啦

  红包照旧,么么哒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现在不能说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厘米的阳光作者:墨宝非宝 2山楂树之恋 3庶女明兰传作者:关心则乱 4我的约会Excel(我的约会清单)作者:倪一宁 王思璟 5燕子声声里作者:白鹭成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