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19章 有男朋友吗

  《服不服》第十九章有男朋友吗

  楚千淼以为按照当下这个修仙时间,  谷妙语应该已经睡下了。她开门的时候特意把动作放得很轻。结果她一进屋,却看到谷妙语正在客厅揪着头发画着设计图。她的丸子头被她揪得像发生了一场小爆炸。

  “哎?你怎么也开始半夜修仙了?”楚千淼有点意外。

  “我要进步!我要做成熟的设计师!我要打到涂晓蓉!”谷妙语顶着乱糟糟的丸子头双手握拳喊口号。

  楚千淼冲上去捏她的脸“我们家小稻谷怎么这么可爱呢,  啊?怎么这么可爱!”她拍拍谷妙语的脸,说,  “你今晚想熬多晚熬多晚,  明早不用你挤地铁,  你水哥开车送你去上班!”她甩着手上的奔驰车钥匙对谷妙语hiahiahia地笑。

  谷妙语眼睛一亮,很激动“有男人送你车了?天啊是不是我帮你许的生日愿望灵验了?”

  楚千淼hiahiahia的笑声一卡,  她用手指戳谷妙语额头“想象力跟谁借的,怎么这么丰富呢?还没到白天呢,  你就开始替我做白日梦!”

  楚千淼把今晚车子是怎么来的,  给谷妙语学了一遍。

  谷妙语听完更唏嘘了“我的天啊,这券商保代就为了完成你们张律的委托,就把自己的大奔驰撂你手里了?天啊天啊,  他是有多在乎你,或者他是有多不在乎他的大奔哦!”吞口口水,  谷妙语扒着楚千淼的胳膊花痴兮兮地问,  “券商保代长得帅吗?”

  楚千淼拽兮兮“一般,  也就比你暗恋的那陶星宇好看上□□个等级吧。”

  谷妙语小脸一撂“哼。绝交了。”

  楚千淼哈哈笑着回了房间,  给张腾发信息,  跟他报个平安,顺便询问他家小孩怎么样了,  退烧了没有。

  张腾居然还没休息,  他直接把电话回了过来,  说“我这正给宝宝熬粥呢,倒不出手给你回信息,宝宝烧退了一大半,现在说饿了,我赶紧给她煮点粥喝。”

  楚千淼从听筒里听到一个黏糯糯的小声音在叫爸爸爸爸爸爸,顺着那缠人的小声音她都能想象一个可爱的小家伙是怎样像只八爪鱼那样粘在她爸爸身上。她不由就笑了起来。

  张腾在电话那边一边对付着他的小八爪鱼,一边讲电话“刚刚任总也给我打电话了,跟我说已经按我的嘱托照顾好你了,没让你喝酒,也把你安全送到了家。哎任总真是,把我都给感动着了!看他平时话不多,但事做得可真漂亮啊!以后有机会我得好好谢谢他!对了千淼,你在现场辛苦了,记得多配合任总他们那边啊!”

  “得嘞,您放心吧!”楚千淼挂断了电话。

  忽然她想起件事情,赶紧给任炎发信息“任总,明天需要约个地点集合吗?”

  他的坐骑在她这呢,不集合他怎么去上班啊。

  任炎很快回她“不用,时间难凑,我打车去瀚海。”

  楚千淼想想也没在多发什么,放下手机,准备洗漱。

  本来她想直接洗洗睡下,可后来又想了想,她还是翻出了笔记本电脑,准备再看会企业业务与技术的相关资料。

  虽然任大佬说她可以早睡,她也差点听话早睡。但她忽然想明白一个问题,她努力的根本目的并不是为了开会时不挨任炎的批评,而是她想让她自己本身在一点一滴的积累中变得更专业、更强大。这道理换算一下很简单,就像小时候爸爸妈妈告诉小毛猴子一样不老实考试时还溜出去买冰棍的她你考试真不是给我们考的,你是给你自己考的呀小犊子。

  她抱着电脑走去客厅和谷妙语一起加班。北京的夜晚里从来不乏努力刻苦的加班人,他们深知在大都市,自己若不挖掘出自己身上的自我价值,他们渐渐就会被别人释放的价值所淘汰。这是一个残酷的时代,谁惰怠谁被淘汰。但这也是一个快乐的时代,努力了,就不被生活所辜负。

  楚千淼和谷妙语加入了这一晚的都市修仙加班大军中。

  第二天早上起床时,楚千淼居然神清气爽,一点不困。她先把谷妙语送去了公司,自己又去了瀚海家纺。谷妙语的脑袋像个拨浪鼓,左摇右摆睡了一路。临下车时她哭唧唧地说“好幸福喔!要是你们每晚都喝大酒、那个券商保代每天都能把车里撂你这就好了!”

  她的天真想法逗的楚千淼直乐。

  因为送了谷妙语一趟,楚千淼在去瀚海家纺的路上特意给大奔加了箱油。油箱吃饱了,她的钱包瘪了下去。她上车踩油门的时候忍不住叹气,这一脚一脚踩下去的,可都是人民币啊。所以说大奔这种吞油怪物可真不是她这样的小白领能驾驭的。

  但她不灰心,她想现在她驾驭不了奔奔,以后总有一天她能驾驭。她还能一辈子都是个小白领不成。

  楚千淼到瀚海家纺时,任炎已经在了。不只任炎,秦谦宇他们四个也都在。

  任炎敲了敲桌,宣布“都带着电脑去三楼会议室开会,一起讨论企业的业务与技术情况,企业的相关人员也会参会。”

  秦谦宇端着电脑出门的时候跟楚千淼一挤咕眼“完蛋了,我昨天喝多了,回家倒头就睡,没怎么梳理问题!”

  楚千淼也冲他一挤咕眼“秦哥别怕,要实在不行,你等会就说,‘这个问题让小楚律师从法律层面给大家说一下’。”

  秦谦宇斜她一眼“你这么有自我牺牲精神?”

  楚千淼笑嘻嘻“反正当着企业相关人员的面,任总他总不至于像之前当着你们面那样不给我留面子吧?”

  结果开会的时候,秦谦宇被任炎连续发问问急了,一个脑袋热真像楚千淼说的那样,来了句“关于这个问题,不如让楚律师从法律层面给大家说一下吧!”

  他说完这句话就有点后悔,和楚千淼对视的时候满眼的过意不去。楚千淼却给他个安慰的眼神,然后有条有理地讲出三大点来。

  她说完话的时候,秦谦宇看她的眼神充满意外。不只他,她看到任炎也颇意外般地挑了挑眉。

  任炎说“楚律师解释得很到位,看得出是做足了准备功夫。”顿一顿,他又说,“谢谢你们律师方面对券商工作的配合。”

  楚千淼被表扬得心里美滋滋。她忽然感受到努力带给自身成长外的增值价值——它能让你得到你意料不到的肯定,这些肯定会让人觉得自己是个还挺棒的人。

  会上企业运营部门的人聊起来瀚海家纺打算进一步在全国范围内铺设实体专卖店铺,好尽快在全国范围内进一步铺开销量。但这些店面的铺设前期会产生一些成本,店面盈利也需要运营一段时间后才能实现。这样的话,企业今年明年的利润会受到一定影响。他们和任炎讨论这个对利润的影响会不会对公司上市产生影响。

  任炎帮他们做着测算。(s故事时间线,故事的当下,是在几年前)

  楚千淼随口说“要不公司试试加强电商运营?设个电商子公司,专门负责线上销售和线上市场的拓展什么的。”

  任炎第一个抬头看她。

  “接着说。”

  楚千淼把头发掖到耳朵后面,掩饰掉一丝突来的紧张。然后她说“说实话,现在我身边很多朋友都不怎么会因为买一套床单被罩专门上一趟街了,大家直接就在网上买了,而且发展网上电商,成本比实体店小很多,因为实体店铺开销大,库存压力也大,而且实体店只能接受当地的客流,电商不一样,电商可以发货到全国各地去。我听马云演讲时说过一句话,他说未来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竞争,不是你有多少人,我有多少人,而是你有多少网民,我有多少网民,所以以后网络才应该是各个领域的主战场,以后网购的群体会越来越大。而且以后不只消费的主战场在线上,金融、教育、医疗,主战场都会往线上转移。所以公司与其加大实体店的投入,不如加大电商这一块的投入。”

  瀚海是个传统家纺企业,电商有在做,但并不完善。企业与会人表示他们会后就会找人对比测算一下,看到底实体店投资回报高,还是电商利润更大。

  差不多中午的时候,会议开完了,企业与会人提出要请大家吃个便饭。任炎婉言谢绝了这餐饭,理由是他马上就得回公司去开个会,现在得去办公室收拾一下东西。

  于是企业和中介机构,各自解决各自的午餐。

  楚千淼抱着电脑包和秦谦宇并排走在走廊上,秦谦宇给她竖起一根常立不倒的大拇指“千淼,别人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是一宿不见,我就得刮目相看啊!你说你怎么这么优秀?上次开会你还挨任总挤兑呢,这次开会你都能拯救你秦哥于水火了!优秀,太优秀!”

  楚千淼哈着腰做谦虚状“这都是秦哥唐哥卢哥王哥平时对我这个后进生帮助有加的结果,我在这谢谢四位哥哥了!”

  她一顺带夸了四个人,给四个大老爷们夸得各个开心。

  那四位打算抱着笔记本直接去企业食堂,“今天中午吃面条,去晚了肉卤子可就没了,可就只能舔鸡蛋酱了!”秦谦宇说。

  楚千淼正好不爱吃肉卤子,她不着急,所以她打算先把东西送回办公室去。

  “四位哥哥,来,电脑包都给我吧,我给你们捎回去!”

  她热心劲儿又上来了,一点不把自己当小姑娘看,也不让秦谦宇他们把她当小姑娘看。

  秦谦宇的电脑包被楚千淼硬抢过去时,他忍不住感动极了地说“千淼啊,你可真是我的亲弟弟!”

  楚千淼提溜着好几个电脑包回了办公室。

  到门口时她倒不出手开门,所以是后退着用后背把门拱开的。她向后倒着进了屋,嘴里唱着不成调的歌儿

  “那天我打从你门前过,你正提着水桶往外泼,泼在我的皮鞋上——”她一边唱一边一个猛转身,眼前顿时一花;她手里拎着的电脑包一抡,打在了什么东西上,然后她感到脚面一片湿凉……

  定睛看,面前让她眼一花的,是任炎。

  他拎着公文包,拿着瓶水,一边走向门口一边喝,喝完还没来得及拧盖子,就被楚千淼猛转身时抡过来的电脑包打歪了水瓶。

  水流出来,正好洒在楚千淼脚面上。

  楚千淼愣了愣,看着任炎,任炎一时也没什么反应,也在看她。她嘴里还在下意识地把那首歌儿往下唱着

  “——你什么话也没有对我说,你只是眯着眼睛望着我;对不起什么的你都不说,赔我袜子赔我鞋你都不说……”

  后面两句是她瞎胡编的,原歌里根本没有。

  她不成调的曲儿居然把任炎给逗笑了。

  “闭嘴别唱了,我赔你鞋赔你袜子。”

  楚千淼高兴了,把其他人的电脑包各个归位去。

  一回头,她发现任炎还没走。

  他给她递包纸巾“先擦擦吧,以后赔给你。”

  楚千淼连忙说不用“我开玩笑的!”

  她蹲下擦鞋。

  任炎看着她黑黑的脑瓜顶,问她“他们几个呢,怎么让你一个人拿东西?”

  楚千淼赶紧仰头解释“不是他们让我拿的,是我自己抢着拿的,我劲儿大,不拿多点东西走这一趟有点浪费了!这就像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贼不走空?不对不对,这不是好词儿!”她说着说着自己笑起来。

  任炎看着她仰起来的那张白白的带笑的面庞,像看到一朵盛开在清早的小白花似的。还沾着露水汁似的鲜嫩。

  他挪开眼神,问了句“昨晚你到家又熬夜看资料了?”

  楚千淼直起身,点头“嗯!”

  “挺好的。”任炎又看着她,说,“进步很快。”

  楚千淼被他表扬得特别开心,她满脸堆笑地给他送出高帽“这都是学长提点得好!”她一边说一边在任炎眼前晃荡自己的左手腕,给他看她手腕上的表盘——午休时间,她用私人称呼没犯规。

  任炎轻笑了下。心想着她怎么这么古灵精怪。

  他忽然发声问“电商子公司的想法,是你自己想的?”

  楚千淼点头,眨巴着眼问“啊,学长你是不是要继续表扬我?”

  任炎“一看你就是个网购少女。”

  楚千淼愣了下。

  随后她马上又变得美滋滋。

  这回是任炎有点意外了“我说你是网购少女,你也能美成这样的吗?”

  楚千淼眼睛一弯,笑眯眯很开心地说“我把我在这句话的听力重音落在了‘少女’俩字上,就越听越开心了!”

  任炎斜睨她一眼,终于忍俊不禁地一扬唇。

  “刚才唱的是什么歌?”他忽然转了话题。

  她怔一下回答“泼水歌。”

  他点点头,走了。

  下午楚千淼收到一条信息,是任炎问她,鞋子多大号码。

  楚千淼简直受宠若惊,惊心动魄,魄荡魂摇,连忙回“任总,鞋子袜子都不用赔,真的不用!”

  好在任炎也没坚持。

  她快吓死了。第一双从异性那里收到的鞋假如来自任炎,天呢,那这也太高了。以后要是别的男人再送鞋子给她,她看不上可怎么办呢。

  ——她怕的是,她会看不上那送鞋的人。

  接下来的辅导期间,楚千淼的主要工作还是在现场做尽调,按照尽职调查指引的要求收集公司底稿,配合券商方面整改公司存在的问题。

  这期间任炎和张腾不是每天都来,平常都是楚千淼和秦谦宇他们在现场打配合。

  有一天楚千淼静下来一想,自己到这个项目上已经大半年多了,身上衣服都换了快三个季。她觉得自己这段时间还是有进步的,这让她心里有那么一点点暗暗的欢喜。

  但当她围观到秦谦宇给企业人员做培训时,她觉得自己心里那点暗喜是有点拿不出手的了。

  按照上市要求,辅导期间辅导机构需要对企业的董监高、实际控制人、持股5以上的股东进行上市法规和证券市场方面的知识培训。培训那天楚千淼也跟着一起去公司礼堂听了听。

  她坐在礼堂下面听秦谦宇讲t。秦谦宇在台上大方自信侃侃而谈,举案例像聊天气那么轻松,又风趣又有信息量。她当时就问身边坐着的唐伊“你们都能讲成这样吗?”

  唐伊点头告诉他“我们仨比秦谦宇能差一点,但也差不到哪去。”顿了顿他满脸自信和骄傲地又说,“我们都是任总带出来的兵,经过他的魔鬼调教,我们哪个人都不是吃素的,我们任总带出来的兵,从来都拿得出手!”

  楚千淼看着唐伊那脸骄傲,她忽然有点羡慕。她那时觉得秦谦宇唐伊他们真幸运,在投行能遇到任炎那样的领导,可以带着他们在职场快速飞升。她也是那时明确知道了,自己和真正的精英还有很大差距。

  假如当下让她上台去讲,她风趣幽默是可以做到的,但那些干货案例她是万万讲不出秦谦宇那样的信手拈来的境界的。

  所以她知道了,在职场这个大修炼场,进阶飞升的路还很长,她得不断不断的努力才行。

  辅导期过半后,楚千淼回律所向张腾汇报最近一段时间的项目情况。

  她去找张腾的时候,碰巧成筱冬从张腾的办公室里出来。楚千淼好一阵没见到成筱冬了,不由有点高兴,很亲地叫了声“筱冬姐!”

  成筱冬看到她也笑起来,但她的笑容有细粉遮不住的丝丝憔悴。

  楚千淼听说她那个项目上幺蛾子特别多,很多麻烦事不得不由张腾出面帮着她一起料理,也因此最近一段时间张腾在瀚海项目上待的少,他的主要精力都被成筱冬那个项目给牵扯过去了。

  楚千淼关怀地问成筱冬“筱冬姐,你怎么看起来这么憔悴?你那个项目是不是特熬人啊?”

  成筱冬一声叹息“别提了,一项目的奇葩!没有张律过去帮我撑着,我真的要崩溃了!你见过一个上市项目上,会计师比券商保代说了还算的吗?并且这处处拿主意的会计师还不是签字会计师,就能把券商女保代在开会的时候给怼哭了!企业的财务总监更牛,抓着我跟我吵,企业的法务也不闲着,逮着评估师没完地掰扯,简直一团乱!这企业吵架都找不明白对手,你倒是让法务跟我吵啊,让财务总监去跟会计师吵啊,起码还算个业务对口!保代也是,那么爱哭还做什么项目呢?真他妈心累!”

  楚千淼听的一愣一愣的,她现在对张腾曾对她说过的一句话非常深有感触了,他说一个io项目上,保代要是强势一点能力强一点,其他中介机构会跟着享福许多。

  这么一看,她觉得自己简直是待在一个神仙项目上,有什么事,任炎那边就先扛了,都轮不到张腾出头,更别说她要跟着受什么委屈。

  成筱冬走了,临走前不放心地又回去问张腾“张律,你明天还到项目上来吧?确定来吧?”

  得到张腾的肯定答复她才一步三叹气地走了。

  楚千淼敲门进屋,给张腾汇报了一下瀚海那边的情况。

  张腾听完她的回报,长出一口气“还好瀚海这个项目做起来省心,不然我头发都要掉光了。”他看看日程表,对楚千淼说,“我最近一段还得待在成筱冬那个项目上,瀚海这边你一直处理得很好,让我很放心。后面有事或者有会的话我就过去,平时就辛苦你再在那顶一段,等券商从现场撤了,你再撤。”

  楚千淼立马点头说得嘞没问题。她其实还挺愿意待在瀚海的尽调办公室的,每天和秦谦宇他们四个聊聊天打打屁增进一下业务水平,偶尔任炎过去压迫他们一下,其实也挺其乐融融。

  从张腾办公室里出来,楚千淼遇到了隔壁办公室的合伙人乔志新。

  他看到楚千淼之后眼睛一亮,做出他最爱做的那么一副要笑不笑的样子,半挑逗不挑逗地摇着头叹“就这么一小阵儿没见,看我们小楚,越来越水灵了!”

  他冲楚千淼招手,“来小楚,正好,来帮我弄个文件,马上就要用,我这的人都到项目上去了,我现在实在缺人手!”

  楚千淼想了下,要不要拒绝。虽然她是张腾带的,但怎么说乔志新也是合伙人之一,她驳了乔志新的面子,就相当于是给张腾攒了张战帖。可是不驳了他的要求,她又总觉得乔志新看向她的眼神不是那么纯粹。

  权衡了一下之后,她想反正眼神也杀不了人抢不了钱,大不了她不接受他的眼神好了,还是尽量别给张腾树敌。

  于是她对乔志新应了声“好的,乔律。”

  乔志新把办公室的门拉开,对她做“有情”的姿势。

  她往屋里迈步的时候,乔志新凑在她耳朵边,轻声问了句“小楚有男朋友吗?”

  楚千淼被这一声问得后背起了一小溜凉风。

  她隐隐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往屋里迈的脚步停住,又退了出来。

  张腾办公室的门在这一瞬被拉开。

  “嘿,老乔,怎么又抓我的人干活呢?”

  乔志新一笑“嗨,哪有,我就跟小楚随便聊聊天,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呢!”

  楚千淼隐约察觉到了点什么,赶紧插着这空说“乔律,我有男朋友了!”

  乔志新看看她,一撇嘴,跟张腾说“你看现在这小姑娘,谈恋爱可真够早!我们这都三十多了还单着呢!”

  张腾回他“别,你单着我可没单着!”他冲楚千淼摆摆手,“不是还得去项目上吗,赶紧去忙吧!”

  楚千淼得救般地抬腿就走了。

  一周后在瀚海家纺召开了一次中介协调会,任炎和张腾都到企业现场参加了会议。

  会议上大家又梳理了一下企业目前还存在的问题,以及在制作申报材料前,最多还有多长时间可以用来解决这些问题。假如问题不能如期解决,要采取什么方案才影响不到已经计划好的上市进度。

  大家都从这次会议中感受到了上市进度快速向前推动的紧迫感。

  会后大家一起吃饭,聊天的时候余跃问了句“你们项目上这些年轻小孩,都结婚了没啊?”

  有的人说有,有的人说没有。秦谦宇一脸骄傲地说虽然他身上还有很强的少男感,但不好意,他已经结婚了。

  其他人都一脸的“噫!”

  只有楚千淼愿意给他捧臭脚“哇?秦哥都结婚了?精彩精彩,失敬失敬!”

  秦谦宇看着楚千淼那皮样儿,是真想收拾她一顿。

  但他忽然想起个事儿,收拾她的念头于是先放了放。

  他忽然想起自己之前是有给楚千淼介绍对象的想法来着,他连忙转头召唤住楚千淼,一连声儿地问她“千淼,你有男朋友吗?你要是没有我给你介绍一个呗!这人是我同学,他前阵子不在北京,现在回来了。他脾气特好,搞科研的,搞科研你可以接受吧?外地人,但有北京户口,这你可以接受吧?名下有套房,但有贷款,有贷款一起还你可以接受吧?他人特别优秀,我给你俩撮合撮合呗?”

  他说一句楚千淼就一梗脖子想说话,但他马上就跟着下一句,一句一句像堵密不透风的墙,完全不给人出声插话的机会。等他终于说完,楚千淼一时都不知道自己该从哪句话答起。

  张腾倒是一句话帮他了解了秦谦宇的汹涌热情“我们小楚有男朋友了!”

  楚千淼呛了口水,鼻涕都呛出来了。她感觉自己的脸呛红了。

  她想别人可别当是提到男朋友她害羞了吧?这误会就大了,她可真没那么容易害臊。

  起身去抓纸巾擤鼻子,一抬眼间她看到任炎在向自己这边瞥着。遇上她的视线,他马上就移走了眼神,移得云淡风轻,轻得空气粒子都没一点颤动。

  她来不及说话,一边擤鼻子一边合计着张腾觉得她有男朋友了这句话的出处来自于哪里。

  想了想,她推理出来了,八成是她回答乔志新那次,张腾给当真了。

  她有那么一瞬间,想解释一下,她其实没有男朋友。但擤完鼻子能说话了,她发现话题已经转向别处去了

  她现在再把话题掰回来说大家,来,我说句话,其实我没有男朋友哈。

  怎么想怎么觉得有点二。

  她想算了,他们以为她有男朋友就以为吧,对她并没什么影响。反正她现在只想拼两年事业还不想找男朋友。反正她又不会在在座这些人里找男朋友。反正在座的人里能当她男朋友的仿佛有一个但其实也并没有。因为人说了,工作期间大家感情分界线还是分明一点好。

  所以也就无所谓了,她想。

  从那顿饭开始,楚千淼发现任炎到现场来的少了。

  她想他可能还有其他项目在忙,毕竟一个部门的负责人,不可能手头只有一个项目在抓。

  有一天晚上下班前,秦谦宇和她一边往公交站走一边聊天,秦谦宇问她“对了千淼,你男朋友干吗的啊?优秀吗?配得上这么人见人爱的你吗?”

  楚千淼实话告诉他“嗨,我哪有什么男朋友,太优秀的人总是孤独!”

  秦谦宇来劲了,问她“嘿,怎么回事?你没男朋友张律师怎么说你有男朋友?”

  几个月的亲密相处已经让楚千淼和秦谦宇唐伊他们四个人相处成了亲密战友,她干脆也不藏着掖着,实话说“我觉得我们所有个合伙人,可能对我有点那方面的意思,但我对他又确实没什么意思,为了一了百了没那么多麻烦,我就跟他说我有男朋友了,结果这话就让我们张律给当真了。”

  秦谦宇一下来了劲“太好了,我同学还有机会!千淼也请你给你自己一个机会!”

  他坐的公交车到站了。

  秦谦宇一边准备往公交车上助跑,一边对楚千淼说“千淼,我跟你说,我明天回我公司贴发票,明天我不来,后天哈,后天!后天我来跟你说说我同学的具体情况!”

  他最后一个字消失在公共汽车人挤人挤人的层层人肉盾牌里。

  楚千淼回吼给他的“秦哥我现在只想努力工作建设祖国我还不想找对象象象象”被挡在人挤人挤人的人肉盾牌外,秦谦宇一个字都没听见。

  投行里,报销款项算是项目成员的一个福利,有时报销款可能比工资还高。力通每个月二十五号是当月报销发票提交的截止日。秦谦宇赶在这最后期限回到公司贴发票。

  贴好后他拿着报销单去找任炎签字。

  任炎随便翻了翻单据,就在主管栏签了名字。

  签好后他抬头对秦谦宇说“明天别去瀚海家纺了,跟我去河北看一个项目。”

  秦谦宇哎呀一声。

  任炎问他“怎么了?明天瀚海那边有事?”

  秦谦宇挠挠头,说“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昨天跟千淼说好来着,说我明天肯定去瀚海。”

  “去干什么?”任炎问。

  “……去给她介绍对象。”秦谦宇硬着头皮嘿嘿笑,说。

  他怕任炎说他上班时间扯和上班没关系的淡。他做好了接受批评的准备。

  结果任炎一挑眉,问的却是“她不是有男朋友了吗?”

  秦谦宇忙说“原来那是个误会!”他为了解释这个误会,原封不动把楚千淼律所里有个乔律师对她有想法、但她不想要这想法、于是便说自己有了男朋友的原委全端出来讲了一遍。

  讲完他说“领导,明天几点出发?”

  但任炎没立刻回答他。

  他又叫了一声“领导?”

  任炎眼珠动了动,看向他。

  他这才发现,他亲爱的领导刚才走神了。

  “什么?”任炎问。

  秦谦宇“我是问你,明天去河北的话,咱们几点出发?”

  任炎说“你先出去吧,我和河北那边的企业负责人联系一下,联系好了通知你。”

  秦谦宇于是出了屋回到办公位上,一边写申报材料初稿,一边等着通知。

  等到下午的时候,任炎告诉他“暂时先不去河北了,那边的企业负责人出差。你明天还到瀚海家纺去吧。”

  秦谦宇“哦”一声,觉得哪里有点怪怪的。直到下班回家的路上,他想明白了哪里怪了。

  以往出差临时取消的话,任炎只会告诉他结果,不会告诉他原因的。

  比如像今天,他只会说暂时不去河北出差了,什么时候去你等通知。

  而不会说暂时不去河北出差了,因为那边的企业负责人自己也出差去了。

  秦谦宇想着,是什么改变了一向性情寡淡没欲没求的任炎,让他都变得有点婆妈起来了呢?

  不管咋么说,他想这其实是个好的改变,起码让他那位仙儿似的领导,终于有了点儿人间烟火气。

  第二天秦谦宇一到瀚海家纺,就看到了张腾。

  他挺意外地和张腾打招呼“张律,这么早?”

  张腾笑呵呵地说“是啊,你们任总昨天打电话叫我来的,说是今天一起跟周总开个小会,碰碰募投项目方面的相关问题。”

  秦谦宇点着头说“哦,是这样啊”。心里却想着这个碰头会碰得有点突然啊。

  他发现他领导最近的改变是趋于丰富多元化的改变——他不只是有点婆婆妈妈了,他还变得想一出是一出了呢。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2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桃桃一轮 3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4假日暖洋洋作者:梵鸢 5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