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26章 怦怦怦地跳

  《服不服》第二十六章怦怦怦地跳

  最后任炎把那袋牡蛎提上了车。他怕再和楚千淼对峙下去,  秦谦宇这个二傻子会把牡蛎是楚千淼送的这事给推测出来。

  到时候他一定大惊小怪,  本来没有的事也能让他给捕风捉影地捉出事来。

  他坐在车后座上,  看看袋子里的牡蛎,  想着她刚才听到牡蛎另外一个功效时的样子。一副傻样,  眼睛瞪得快有硬币那么大了。他抬起手臂把手肘架在车门上,  手握成空拳抵在鼻子下方挡住了嘴。

  嘴角轻微地抬了下,又放下。

  之前他也纠结过,这个项目到底要不要用鑫丰律所。

  于公来说,  鑫丰的招牌响亮,张腾的业务过硬。至于楚千淼,  虽然她经验少,  但学习能力强,抗压能力更强,  越打压她她成长得越快,快到让人惊叹。

  而于私来说,他是想让项目上有一点轻松逗趣的笑声的,  但同时又想和她适当保持距离。那姑娘有时抬起眼睛看他的时候,  眼神里有她自己可能都不察觉的一种炙热。那眼神叫他觉得有点危险。天下所有的姑娘里,  他最不想招惹的就是这一个。不招惹她,最好的、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和她保持距离。

  但秦谦宇孙伊卢仲尔王思安,  他们四个人都说,  做哪个项目也没有做瀚海家纺这样开心过,  因为楚千淼实在是颗可遇不可求的神奇开心果。孙伊说和楚千淼一个项目待下来,  他不仅攒了一堆笑话,还练就了拍马屁的宝贵技能,实在受益匪浅。

  他听到这话时,脸上是严肃的,嘴巴上是苛刻的我让你们去做项目,是让你们去学讲笑话和拍马屁的?

  但带着秦谦宇去嘉乐远和董兰开会的时候,他那些苛刻的话却变成了对鑫丰律所的推荐。

  事后他向自己确定,他不是公私不分的人。所以他选鑫丰律所的初衷和原因,他告诉自己,那是因为张腾能带着她把项目做好,并且在做好项目的基础上她又能给大家带来些笑声,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而他会让自己和她保持距离的。不招惹她,也不让无法控制的情绪招惹他自己。

  接下来的日子对楚千淼来说,熟悉多过陌生。改制、辅导、申报、等待审核,都是经历过一次的熟悉的流程。身边人也都是熟悉的合作伙伴。陌生的只是换了一家新的公司、到了一个新的场地,换了一间新的尽调办公室。而这些她马上也都熟悉起来了。

  现场尽调期间,她还是和秦谦宇他们待在一起,没有另开一间单独的办公室。这个选择她愿意,秦谦宇孙伊他们愿意,似乎任炎也愿意,所以是皆大欢喜。

  任炎也经常来尽调现场转一转,坐一坐,看一看。

  秦谦宇告诉楚千淼“其实以前现场主要都是我们负责,开会的时候或者需要解决比较重要的问题时,任总才会来。不过从瀚海项目开始,他好像变得比较爱跑项目现场了。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秦谦宇把楚千淼问得心尖一跳。不会是为了我吧???这句话她差点脱口而出。

  “我猜可能是他心里实在太烦我们隔壁部门那负责人阚轻舟了,看见他在公司晃悠,任总就想躲出来不在那待。”秦谦宇说。

  “……”

  哦。

  楚千淼想得亏她没多嘴抢答,要不然她自我感觉良好这事可就被秦谦宇给发现了。

  嘉乐远的员工因为工作性质原因,口才普遍地好——他们大部分员工都被要求了解公司装修流程、材料特点、工艺先进性等等,不管是谁站出来面对顾客,都能滔滔不绝地说上一阵。口才好的楚千淼和口才好的员工们,很快就打成一片。

  每天中午去员工餐厅吃饭,看到楚千淼一路地和人打招呼,也一路地被人打招呼,秦谦宇忍不住咂舌说“千淼你真是走到哪都人见人爱,简直是人缘收割机啊!”

  楚千淼谦虚地笑“秦哥过奖了,这都是做项目过程中捎带手完成的,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任炎端了餐盘在她对面坐下,他放下餐盘的同时对她兜头泼了盆凉水。

  “和谁都混得面熟话熟的,你觉得是件好事吗?做项目就好好做项目,别弄这些招蜂引蝶的事,累赘。”

  楚千淼“???”

  人和人之间的友善交流,怎么就成了招蜂引蝶了??

  她实在忍不住,对任炎说“任总,能麻烦您给解释一下招蜂引蝶这个成语的意思?”

  这是她首次以问句vs任炎的问句,秦谦宇孙伊卢仲尔王思安,他们四个人全来了劲,嘴里咀嚼的动作慢了,耳朵竖起来眼神投过来,全都在准备看戏。秦谦宇做好了随时营救楚千淼的准备,假如她把任炎给惹急眼的话,他得赶快把她拉走。吃着饭呢,不能崩得到处是血。

  任炎掰开方便筷子,眼皮都不抬一抬,说“招蜂引蝶,意思是但凡蜂和蝶从你这过,就谁也别想跑。”

  楚千淼“???”

  投行人是这么认识成语的吗?这解释,听起来更像雁过拔毛吧?!

  任炎忽然反问她“你也解释一下言多必失是什么意思。”

  楚千淼愣了下,转瞬飞快利用上了他的投行思维给出解释“话说多了就记不住到底都说了什么了,回想时总会漏掉几句,言多,必丢失……”

  任炎一侧头,呵了一声。

  他的侧脸和下颌线展露在楚千淼视线里,刻刀雕出来似的线条流畅棱角分明。

  ……妈的连嘲讽笑都要帅一下。楚千淼有点生气。

  任炎转过头来时,她抬手往后撩了下头发,发丝飞在空中,她感觉自己都能去给洗发水做广告。

  谁还不会骚一下?

  结果任炎愣了下后,把拳头挡在嘴前咳嗽,一下之后又一下。

  楚千淼“……”

  耳边有憋笑声,她扭头看一眼秦谦宇他们。秦谦宇忍着笑说“就是,千淼你下次动作不用这么大……太大就有点……做作了!”

  楚千淼想找个什么东西把自己挡起来,或者把他们挡起来……

  她强行把刚才的事翻篇,转移话题,和任炎展开友好辩论“学长,咱们接着刚才说。既然人和人能友善又热情地交流,那为什么不呢?这是坏事吗?肯定不是啊,没有交流这个世界得多无情冷酷无理取闹?像你……咳,不是,像有的人,整天也不愿意和别人说一句话,这种人到最后就没人和他说话了,他慢慢就只能自己和自己说话,等到了这个程度我们一般管他就叫‘疯了’……”

  她说到这,本来半垂头吃着午饭的任炎蓦地抬头看她。

  他眼神里几乎有一分凌厉。

  “你这么能说,跟谁都能搭上话地说,你真觉得是好事吗?你为此,很引以为傲?”

  楚千淼迎着那两道视线,被怼得心里莫名的不舒服。

  好像是有点委屈?又好像是有点憋气。

  “我没引以为傲……”

  “那就少说点,吃饭。”

  “……”

  楚千淼一下午都觉得憋得慌。

  一回到家她就忍不住和谷妙语使劲吐槽。

  “小稻谷你说这人他怎么这样?他就不能让着我一句吗?每次都得他说最后一句,我要憋死了!啊啊啊!”

  “你说他是和人犟嘴长大的吗?犟嘴大王吗?秦谦宇他们还说他性子淡,屁!性子淡的人有这么能怼这么会犟嘴的吗?”

  “姓任的坏蛋,他就是个变态!他们券商方面周末要在力通加班写方案,他们加班就加班吧,非把我也拖去跟着加班!要不是看他们加班餐又贵又好吃,真的,打死我我都不可能去!”

  ……

  从某天起,谷妙语发现从楚千淼嘴里听到“任炎”两个字的频率有点高。每天眉飞色舞吐槽一小时任炎,似乎已经成为楚千淼下班回家之后必做的事情。

  从楚千淼的各种吐槽总结来看,谷妙语对任炎的印象是,他是个坏蛋,是个很拽的、大部分时间在面瘫小部分时间似笑非笑地嘲讽笑、说起话来很会挖苦人的、很能抓人加班的,大坏蛋。而且这个坏蛋长得相当不赖。

  在楚千淼又一次吐槽任炎怼她她要气死了的时候,谷妙语忍不住说“水水,他怼你,你也可以怼他呀!你怼死他!”

  楚千淼愣了愣后,恍然大悟“对啊,我干嘛不怼他呢???”

  第二天晚上她回到家,一脸沮丧。

  谷妙语问她怎么了。

  她说她今天勇敢地怼了任坏蛋。

  “然后呢?”谷妙语满心好奇地追问。

  “然后他又怼回来了!啊啊啊他真的好烦啊!”楚千淼抱着头说。

  她给谷妙语还原事情经过。

  白天她在办公室看到一只蚊子。现在天凉了,夏天的蚊子能活到秋天来,蚊子对不想死的顽强拼搏精神打动了她。于是她和秦谦宇他们几个达成一致意见,就放过它吧,不捏死它了,随它去。反正过不了几天它也就自然嗝屁了。

  下午时任炎去了尽调现场。那只蚊子缺心眼地跳到了任炎面前。任炎二话不说捏了张面巾纸把它给处死了。

  她当时有点伤春悲秋,忍不住怼上一句万物皆有灵啊任总,蚊子也是条命,你何必杀生呢。

  任炎当时撩了撩眼皮,没理她。

  后来她从打印机里取打印好的材料,手指不小心被打印纸给滑出道口子。

  她哎呀了一声。

  秦谦宇过来看看,说啊,现在抓紧时间出去买创可贴,还能赶在伤口愈合前用上。

  “……”

  她当时想,世界是怎么造就出直男这个物种的??不应该被优胜劣汰掉的吗!

  不过好在秦谦宇也就是嘴上直男,他还是起身出去问了企业的证券事务代表,公司有没有人有创可贴的。也是巧,问了一圈人全都没有。

  楚千淼把血珠子甩干净,干脆等着小口子自然风干凝固。

  她以为秦谦宇就很直男了,没想接下来任炎更直男。

  他起身往外走,经过她的时候来了句划这么一下,疼不疼?

  她当时都有点害怕了,任炎怎么突然这么好,对她这么关心??

  她赶紧说小口子,没事,不疼!

  其实还是有点疼的,血都出了两大滴呢。

  结果任炎说我是问那张纸疼不疼,

  “……”

  她当时坚强地怼了一句它有什么好疼的!

  任炎立刻怼了回来万物皆有灵,它为什么不能疼呢?

  “………………”他拿她的话堵得她变成个哑巴。

  她当时,是真的想,和任炎拼了!

  但他说完就出去了。她自己默默酝酿杀气,打算等他再进屋就没事也要找事地跟他厮杀一场。

  结果他再进屋,经过她时……在她桌面上扔下一板创可贴。

  像走过路过时把东西给弄丢了,正好丢在她那似的。丢完他还说“车里放了很久,可能快过期了,也可能已经过期了。你随便用用吧。”

  “……”

  她当时心情真的有点复杂,既想谢谢他帮忙找创可贴,又想和他继续打一架……

  “啊啊啊,小稻谷,我觉得我怎么这么没战斗力呢?一板创可贴我就让他把我给消灭了!”

  谷妙语斜眼看着楚千淼,嘻嘻嘻地乐“我怀疑你在被虐中渐渐会对虐你的人产生感情!”

  楚千淼怔了一下,扑上去用手臂勒住她的脖子反驳她“哈哈哈别胡说!瞎说啥你个倒霉孩子!”

  第二天上班时,楚千淼翻了翻材料清单。她发现有好几样需要企业的资料,企业一直都没有过来。和她对接的人是证代(证券事务代表)手下的一个干事,叫乌芳,是个年轻女孩,一开始就和楚千淼处得非常好。

  关系好归好,可楚千淼发现,乌芳的活干得不太好。材料清单早早就发给她,到现在还有很多材料拿不到手。她也不是第一次催乌芳了,乌芳态度非常好,跟她说说笑笑,一直说太忙了,并保证一定尽快把剩下的材料准备齐给她送来。

  可是这个尽快,就像寒号鸟明日一样,总不见它到眼前来。

  楚千淼又去找乌芳一次,乌芳依然那么热情,拉着她的手跟她寒暄说笑。她说记着呢记着呢,那些缺的材料肯定尽快给你准备好。最近手头实在活太多,一时有点没忙过来。

  楚千淼本来心里是有点点气的,可是看人家笑脸伸过来,她又不好意思伸出手去打。她只好好脾气地再催一催“尽快啊尽快,别耽误了项目进度!”

  回到办公室,秦谦宇他们几个出去买咖啡了,屋子里只有任炎在。他中午过来的,刚跟董兰开过一个小会儿。

  看她有点垂头丧气的样子,任炎问她怎么了。

  楚千淼告诉他,有些材料收不上来,证券部的干事乌芳说太忙了。

  任炎冷笑一声“你觉得证券部的干事得忙些什么呢?证券部的主要工作就是配合我们的,我们安排的活她来不及干,她在忙点什么?”

  楚千淼一时有点被点悟了。

  任炎看着她,又说“她说忙,不过就是懒得干。她觉得和你熟,反正你们关系好,活拖一拖慢慢干,文件晚一点再给你,你也不会说她什么。”顿一顿,他开始放刀子,“现在你还觉得和谁都聊得来、到处先混个好人缘,真的是件好事吗?”

  楚千淼觉得自己脑门被木棒子闷了一下似的。

  她以为任炎还会继续挖苦她,她硬着头皮做好准备迎接敲打。

  结果任炎说“等下你去找证代,他是乌芳的领导,你直接跟他要材料,让他给乌芳施压。下次记住,到项目上先别忙着和干活的人交朋友,先存存威严。这样他们才听你的,干活才有效率有进度。你一来就先和他们打得火热,等到了该干活的时候你没了权威,他们不怕你,你也用不动他们。”

  楚千淼听着,记着。

  她想着他说的话。她想虽然他的话从来都不好听,但原来都是对的。

  ——“你这么能说,跟谁都能搭上话地说,你真觉得是好事吗?”

  她现在知道了,这真的不是件好事。

  她抬头看向任炎。他站着,半靠在窗口前的办公桌旁,手里端着杯子,和她讲着话。午后的阳光从窗子透进来,透出他的身形轮廓。宽肩窄背长长的腿,他的一副好身材被收藏在西装底下。

  她看着他,忽然觉得有点坏菜了。

  她心跳得怎么这么快?怦怦怦的。跟以前在学校里遇他时,一样。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古董杂货店1作者:匪我思存 2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作者:桐华 3夏梦狂诗曲III作者:君子以泽 4武林有娇气作者:白泽 5如果蜗牛有爱情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