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47章 我想死你了

  《服不服》第四十七章:我想死你了

  谭深没有听出楚千淼哑掉的声音里潜藏着喝过酒之后的疲惫。他还沉浸在自己归国的兴奋中,  兴致勃勃地说:“阿淼,  我回国前这段时间,  对你的思念不知道怎么的,  就泛滥成了灾,简直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你明天能不能帮我灭灭灾,给我接个风请我吃个饭啊?”

  楚千淼用手指戳揉着太阳穴。他又开始被唐长老附体了。

  真是精炼不过三分钟就现出啰嗦的原型。

  她一时话没跟上,谭深又叨叨了起来:“你不想请我那我请你也行,  你只要出席就OK,单嘛,谁买不是买。”

  楚千淼想得赶紧打断他,不然他能说一宿。

  “明天不行,  最近这段时间在抢项目进度,得加班。”顿了顿,  她说,“周末行吗?”

  谭深勉为其难:“不太想说行,但能怎么办呢?谁让我愿意惯着你,  那就周末吧!”

  楚千淼:“……”他就简单地说个“行”,一个字,有那么难吗?!非要啰嗦个一堆!

  打发掉谭深,挂断电话后,  她看眼手机上的时间,  都差不多快十一点半了。怪不得窗外的天已经黑得那么透。

  她口渴,  倒了杯水,  站到窗口喝。

  窗外的天上倒是星灿月明,有不知名的小虫不甘寂寞地叫唤在夏日夜晚。

  一杯清水下肚,观了星赏了月听了虫鸣,她忽然觉得没什么烦恼是一顿酒加一通睡搞不定的。

  她站在窗口伸懒腰。她可是楚千淼,忧愁不能过三天的楚千淼。

  手机叮咚响了两声。那是微信来消息的提示音。她走回床前捞过手机看了看。

  是张腾发了条语音消息给她,告诉她这几天就先别到嘉乐远去了,先回律所,帮忙弄一下成筱冬那个项目上的资料。他说周书奇最近忙着毕业的事情,项目上帮不上太多忙,成筱冬已经累得生病了,需要人帮一把。

  楚千淼立刻回复一条“收到”。

  放下手机她想,老天爷对她还挺好,好像知道她明天不怎么愿意去面对吃饭吃到半道就撒丫子跑掉的人,于是给她从天降下这么一个冠冕堂皇可以避开他的理由来。

  不过她想她可能也是多虑了,就算她明天还得去嘉乐远,但任炎又不一定去。他作为整个项目的中心人物,用不着到项目现场时刻点卯盯着。

  但不管怎么说,见不到他的可能性从百分之五十上升到了百分之百,还是很有助于她心理的健康成长的。

  第二天楚千淼回到律所,按张腾的吩咐帮忙整理材料。

  很多材料需要打印,站在打印机前来回弯腰起身的,头发披在身后很麻烦,楚千淼就按照谷妙语教的方法,把头发临时盘成了个丸子。

  她随随便便这么一盘,效果倒比苦战一个小时盘出来的还好看些。

  她最近忙着瀚海家纺上市的项目,又忙着赶嘉乐远的项目进度,她自己还没觉得,但衣服裙子已经告诉她,她比之前瘦了。

  因此当她进了打印室,往打印机里弯腰放纸的时候,她所呈现的腰身背影,比从前更窈窕更妩媚,有种她并不自知的蜜桃将熟时的迷人和诱惑。

  白衬衫下摆被掐进一步窄裙里,掐得她的小腰又细又柔韧。一步窄裙下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臀部曲线,裙子下摆是她纤细直白的小腿。她穿着半高跟的鞋,脚踝都漂亮得精致透白。

  楚千淼直起身一回头时,吓了一跳。合伙人乔志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又从后面看了她多久。他眼神里那种赤裸裸的打量叫她的胃有点难受。

  她压着那股不舒服,叫了声“乔律早。”

  乔志新回一声“早”,声音里有股若收若放的浪意,他用眼睛上下扫着楚千淼,扫得眼神都有些色眯眯起来了,“千淼啊,你这发型可真好看,你可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楚千淼很想立刻离开打印室,但打印机里的资料还没有打完。她只好面无表情地等着。

  她希望自己的冷脸能让乔志新自重一些。

  乔志新却向她凑过来,说:“来千淼,你帮我看看怎么用这个U盘打印资料!”他鼻子使劲一吸,声音旖旎起来,“真香!千淼你用的什么香水?”

  楚千淼在心里骂了声真香你大爷,往旁边躲了一下,用手指了指打印机上的一个USB接孔,冷声说,“把U盘插上去就行了。”

  乔志新又凑过来,笑得发坏,问:“插进去,就行了?”他把插进去几个字说得特别猥琐。

  楚千淼实在忍不了了。她抬头对乔志新说:“乔律,您是合伙人,您自重一些。”她越过乔志新,想先躲出打印室去。

  但打印机打印材料的声音蓦地停了下来。

  卡纸了。

  楚千淼无奈地叹口气。在这一刻她忽然觉得,也许去嘉乐远面对任炎都会比现在好。

  她走回去弯腰去拆打印机的零件,想把卡住的纸拽出来。

  一团热乎乎的气息凑近过来,腰上被揽上了一只手。

  “怎么了千淼?来我看看!”是乔志新凑上来,他一只手毛手毛脚放在楚千淼腰上。

  楚千淼像触了电一样站直弹开,大声问:“干什么你?!”

  乔志新压着声说:“怎么了?怎么就这么大反应了?我好心帮你弄弄打印机,你怎么还发上脾气还不识好歹了?别不小心碰一下就跟谁要怎么着你似的大惊小怪,行不行啊!”

  楚千淼被他气到冷笑。

  她豁出去了,不管得罪一个合伙人后工作还保不保得住,她都决定硬刚骂他了!

  “乔志新你——”但她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声音就被从门口进来的成筱冬盖住了。

  “乔律,你说你可真行,爱  ‘帮忙’这老毛病又犯了。”成筱冬走进来,搂住楚千淼的肩膀,冲着乔志新一抬下巴,说,“乔律,别对我们千淼下手,她还小姑娘呢,有什么想法你冲我来啊!”

  乔志新看看楚千淼,再看看她,冷笑一声:“成筱冬你管好你自己吧!”

  说完他转身出去了。

  楚千淼有点意难平:“我想骂他的,现在没骂出去好憋啊!”

  成筱冬拍拍她肩膀安慰她:“算了,你真跟他掰扯起来,看热闹的人多,真向着你的人可能只有我和张律,张律到时还得为难。”

  楚千淼喉咙口像堵了一块大土疙瘩,呛得满嗓子眼都是土腥味儿。

  她想起任炎对她说过的一句话,他说女性在职场上想获得同等的尊重,比男性更难。

  她现在体会到了这种难。这种承袭着封建糟粕思想的对性别天然歧视的难。

  ——逗你两句怎么了?那是看得起你。

  ——摸你一下怎么了?谁叫你穿得那么勾引人。这不是你主动发的邀请吗。

  想想真是不公平,女性不管做什么都是原罪,谁叫她是个女人。

  “以后躲着点乔志新。”成筱冬告诉楚千淼。

  楚千淼说:“他以后再敢不要脸,那我就帮他把脸散一散。”

  随后她笑着向成筱冬道谢:“筱冬姐,刚才谢谢你,你可真刚,还让他冲你来。”

  成筱冬笑着说:“我那是知道乔志新他对我这种女汉子没企图我才敢刚,”  她上下看遍楚千淼全身,啧啧两声,“我要是你这种娇滴滴白静静甜得像个瓷娃娃似的小姑娘,一瞅就是乔志新的菜,他恨不得一口吞肚子里,我也不敢刚,我怕他真对我下手!”

  她说完笑起来,楚千淼也跟着笑,她笑着不忘拍出彩虹屁:“筱冬姐,你那是飒,才不是女汉子,你可有一种独特的味道呢,我们这些庸脂俗粉可飒不出你这味儿来!”

  成筱冬给她拍得高兴起来。她和楚千淼一起把卡的纸拽出来,让打印机继续打印材料。

  “就是,筱冬姐,你看着脸色不太好,张律说你都生病了,是不是最近太累了?”楚千淼看着成筱冬有点发白的脸色说。她刚发现,大夏天的成筱冬还穿着长袖衬衫。

  “别提了!”成筱冬吐槽,“我做这个项目实在太他妈熬人了,你都快做俩项目了吧?我还熬着这一个呢,都快给我熬死了奶奶的!”

  吐槽完,她用力握了下楚千淼肩膀:“千淼感谢你啊,这两天过来帮我的忙,要不然我真扛不住了!”

  楚千淼连忙说应该的。接下来几天她帮着成筱冬搞定了她项目上需要的大部分资料。

  第四天时,她收到秦谦宇的电话。秦谦宇先问她:“千淼,任总让我问一下,怎么这几天都不见你人啊?”

  楚千淼怔了怔。张腾说过他已经跟任炎打了招呼了,任炎应该是知道她要回律所帮忙两天的。

  她回秦谦宇:“我们律所这边有点事,我回来帮忙处理一下。张律好像跟任总打过招呼了吧?”

  秦谦宇说:“那张律师应该是跟任总只说了一天吧?因为从第二天开始任总天天来嘉乐远天天想着大家一起开个会,结果你天天都不在。”

  楚千淼:“……”

  这话说的,多让她误会,好像他专等了她好几天一样。

  秦谦宇最后问楚千淼:“你们律所那边忙完没?”

  楚千淼说:“差不多了。”

  秦谦宇告诉她,那就准备一下,各中介机构方拟定在星期五一起开个中介协调会,会议主要内容是准备向证监局申请辅导验收的事情。

  “稍后任总也会给张律师打电话通知这个事,我负责通知小兵。”顿了顿,秦谦宇在电话里的声音捏成一股线,细细低低地问楚千淼,“千淼,这两天我领导好像心情不太好,搞得我们都跟着担惊受怕的。你跟他熟,你知道点什么不?”

  楚千淼又怔了怔。

  难道是前女友回来,他们爱恨交织了一番,没番明白?

  她摇摇头,发现对方根本看不到她摇头,于是说:“秦哥你就逗我,我跟任总哪有你跟他熟,我俩才认识多久!”

  秦谦宇咳嗽两声。楚千淼想他刚才八卦应该是在走廊里八的,这会身边八成是过人了,他道貌岸然地咳嗽两声给她打个信号。

  “那什么,千淼,那你下午能过来一趟吗?咱们把周五开会要讨论的内容先提前过一遍啊?”秦谦宇的声音正经得都有点过分。

  楚千淼想从他身边经过那人一定是姓任。

  她说了声,好的,中午吃完午饭她就坐地铁过去嘉乐远,挂断了电话。

  楚千淼从地铁里出来时,一团热浪轰地裹住她。她在热绵绵的夏日里走向嘉乐远。正午的阳光像有毒,烤得人无缘无故犯困。楚千淼进嘉乐远前拐去咖啡厅买了杯冰拿铁。后来她想只买自己的,好像不太好,于是顺手把秦谦宇他们四个小兵和任炎大佬那份也都一并买了。

  她提着咖啡进屋时,受到了秦谦宇他们四位的热烈欢迎。任炎坐在办公桌前,对于她的到来头不抬眼不睁。

  等那四位分完咖啡,楚千淼递眼神让秦谦宇去给任炎也送一杯。秦谦宇摇头,声音小到几乎没有地说:“不敢!”

  又说:“他这几天不知道是什么气儿不太顺,我们一过去他就喷我们!”

  楚千淼推他,让他试试去送。

  秦谦宇只好赶鸭子上架,拎着一杯冰拿铁走去任炎办公桌旁边,小乖乖似的说:“领导,喝咖啡!”

  任炎头都没侧一下:“拿走。”

  秦谦宇:“哎!好嘞!”

  他乖乖把咖啡提了回来。

  回来之后他还对楚千淼耸肩,用口型说:“你看吧!非让我送人头!”

  他把咖啡往楚千淼手里一塞:“你,你去!轮到你了!不能我一个人挨喷!”

  楚千淼无可无不可地拎着咖啡过去了。

  她问了声:“学长,喝咖啡吗?”

  隔了一秒,她默认他不喝,转头问了秦谦宇一句:“哎,秦哥,邵远呢?”

  秦谦宇:“他实习结束了,不来了。”

  楚千淼“哦”一声。

  头转回来,她发现任炎正在侧仰头看她,一边嘴角向上挑着,一种很不高兴的似笑非笑。

  然后他说:“怎么,邵远如果还在,这杯咖啡就不是我的了?”

  楚千淼笑呵呵:“他在的话我再下去买一杯!”顿了顿,她问,“学长,那这杯咖啡,你要吗?”

  任炎垂下视线,看回到他电脑的文档上。但他的手却向前伸了出来。

  楚千淼把咖啡递过去,送进他手中。

  ——呵呵。咖啡送给爱要不要的人,就得爱送不送的,就得让他知道,反正你不要,也有别人要。知道有别人要了,他就跟着想要了。这就叫,人性本贱。

  秦谦宇他们在一边看这套路看呆了。

  他和孙伊他们四个和楚千淼在给任炎过生日那天晚上拉过一个群。

  秦谦宇找到那个群在里面冒了个泡:千淼,你牛!我谁也不服,喝多了连墙都不扶,但我服你!

  孙伊说:千淼啊你不知道,这几天我们谁也没哄明白暴躁的任大爷,你一来就把任大爷的毛给捋顺了!

  卢仲尔发:千淼,要不你跳槽到我们这来吧,你是能保我们平安喜乐的福星啊!

  王思安跟风:千淼,我给你发一个我们公司人力的邮箱。

  随后他真的发出个邮箱。

  楚千淼:哥哥们,你们看下咱们这个群一共有几个人。

  秦谦宇他们一数人头,数出个任炎,懵了,赶紧撤回消息。

  那边任炎手指扣在桌面上,冷冷说了声:开会。

  大家都很战战兢兢,怕他开会的时候抓到错处撒火骂人。可真奇怪,一下午,任炎的心情好像非常不错。那个喝空了的冰咖啡塑料杯,他一直到晚上下班也没扔。

  第二天的中介协调会上,任炎和各个中介机构负责人商定了辅导验收的各项事宜,散会前他敦促大家尽快准备好需要的材料。

  散会时,大家一齐向外走。秦谦宇说了句:“我老婆这周和闺蜜组团去香港了,我难得有个自由身,不如我们周末凑个局,撸个串喝个酒怎么样?”

  他是跟楚千淼和孙伊他们几个说的,因为知道任炎不参加应酬,就默认活动是没有他的。

  结果任炎是第一个搭腔的:“你们如果想吃烤串喝啤酒,楚律师知道一个不错的地方。”

  楚千淼闻声一愣,抬头看向任炎。

  他也正看着她。

  秦谦宇有点兴奋地问:“领导,那你跟我们一起去吗?”

  任炎转去看了秦谦宇一眼:“也可以。”他又看回楚千淼,“那就大家都去吧,我请。”

  楚千淼在他的眼神中怔了怔。

  他这算是……在往回找补他中途离席的那顿饭?

  “不好意思啊各位哥哥们,”楚千淼抱歉地笑着对秦谦宇说,“我周末提前约了朋友,他刚从国外回来,我得给他接风!”

  她把视线转到任炎脸上,她从他不动声色的表情中,似乎捕捉到那么一点失落和遗憾。

  得嘞。她想。今天天气不错,热是热了点,但晚上应该能睡个好觉。

  周末,楚千淼一大早给谭深发信息,问他:等会我能带我发小一起吃饭吗?

  谭深问了一串问题。

  为什么。

  不是说好我们二人世界的吗。

  你临时加人,是防着我不让我告白什么的吗。

  ……

  楚千淼烦死了。她直接回:我发小长得特好看。

  谭深的回复干脆了起来:带来吧。

  楚千淼心想,呵呵,男人。

  她带着谷妙语出门是因为她发现谷妙语最近和邵远在虐恋情深,她不放心把一个在情与伤中煎熬着的女人独自放在家里。

  地方是谷妙语定的,那间她们定点喝点小酒浇点小愁的小烧烤店。

  她们赶到的时候,谭深已经等在小店门口。

  离了老远,楚千淼和谷妙语看到小店门口站着个标致高帅的青年,谷妙语“呀”了一声,问楚千淼:“那就是你前任?”

  楚千淼看着站在门口的人,点头说嗯。

  谷妙语感慨一声:“颜值很能打了!”

  楚千淼看着谭深,承认谷妙语的这个评价。他确实挺帅,随便一条牛仔裤和体恤衫,往门口一站,就很打眼。加上毫不吝啬的阳光笑容­——小姑娘从他身边走,打量他,他就冲人家笑,笑得人家脸红跑走——是对得起他上学时的系草封号的。

  只是颜值能打归能打,他也实在是……太能叨叨。

  谭深一扭头间看到了楚千淼,立刻拔腿向她冲过来。到了楚千淼面前,他急刹车,然后一把把楚千淼拥抱住。

  他身高腿长,抱得楚千淼脖子都仰起来,差点被他箍死。

  “亲爱的阿淼,你可想死我了!”谭深一边抱一边说。

  谷妙语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以为自己在春晚现场见到了冯巩叔叔。

  楚千淼费劲地把谭深给揪开,还不解气地踢了他一脚。

  “你想勒死我?!”

  谭深一脸享受地受着她这脚,谷妙语在一边瞧着他的表情都觉得肉麻。

  另一边有人叫了一声“千淼?”

  楚千淼转头去看,“嘿”了一声:“秦哥,怎么这么巧?”

  居然是秦谦宇卢仲尔和王思安他们三个人。

  “我们跟任总问了他说的你介绍的味道不错的烧烤店的地址,特意赶过来搓一顿!”秦谦宇拗口地解释着。

  然后他转头看向谭深和谷妙语:“这两位是?”

  楚千淼介绍着:“我发小和我朋友。”随后她想暗示谭深在她合作方同事们面前有点样儿,别话唠。

  可她还来不及递眼神给谭深,就看到他像变了个人似的,老成稳重地伸出右手,向秦谦宇递出去,自我介绍时连声音都不再轻浮,有点恰到好处的低沉:“您好,谭深,我刚回国,以后我们可能是半个同行,还请您多关照!”

  楚千淼在旁边差点看愣了。她还真没见过谭深有这么老成稳重的一面。一瞬间她都有些恍惚,好像他是自己不认识的另外一个人。

  秦谦宇听到是国外回来的,再看看谭深的身高长相,立刻了然似的“哦”了一声,说:“是你啊!你好你好,秦谦宇!”他伸出手和谭深握了握。

  谭深眼睛一亮,立刻问:“千淼跟您提过我吗?”

  秦谦宇笑眯眯地点头:“可不!”随后他转头对楚千淼递着眼神说,“不错不错,这么一看我同学确实没戏!”

  楚千淼:“……”

  “秦哥,咱们进去聊吧,外面晒!”她赶紧打岔,怕秦谦宇说出更多能让谭深误会的话。

  两伙人陆续进屋。

  秦谦宇故意走在后面,对楚千淼小声嘀咕:“千淼,我刚才看见你俩拥抱了!小伙子不错,稳重,帅,看你的时候眼睛放光!哎你说,我明年是不是能喝你俩喜酒了?说不准都能有个小孩跟我叫秦舅舅了吧?啊哈哈哈!”

  楚千淼:“……………………”

  她很想说,大哥你性知识学习得不够优秀吧,抱一抱他大爷的不会怀孕啊!

  两伙人进屋后分开坐了,各吃各的。

  楚千淼谷妙语和谭深一落座,楚千淼的手机就叮咚一声响。是微信的提示音。

  她看眼手机,差点气死。

  她没想到秦谦宇这个三八大哥,不仅用眼睛看到了谭深使劲拥抱她,他还用手机给照下来了,不仅照下来他还给发到了群里。那个任炎过生日那天建的群,群里有任炎的群。

  发完照片他还艾特了孙伊,告诉他:速来,千淼的小男友也在,快来围观!

  楚千淼气得腾地冲进秦谦宇的包间,叫了声:“秦哥,绝交吗?!”

  秦谦宇低头一看手机,连忙一边撤回消息一边说:“哎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发错群了,我们四个有个群,点错了点错了!”

  楚千淼瞪着秦谦宇直到他删了照片才返回到座位去。过了一会儿那个被秦谦宇撤回消息的群里,弹出任炎发的一行字。

  “都少喝点。下午到力通来加班。”

  楚千淼心想,该!

  随后又一条消息弹出来。

  “楚律师也一起来。”

  ……任炎你大爷!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武林有娇气作者:白泽 2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3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4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5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作者:籽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