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16章 任总您住哪

  《服不服》第十六章:任总您住哪

  秦谦宇两条眉毛对着一撞:“我还以为她拿你挡酒你要亲自收拾她呢,领导你让我好失望!”

  他浓眉大眼,皱眉头的动作让他做得很夸张,看上去充满莫名喜感。

  秦谦宇嘴上虽然不乐意,身体却很仗义地给楚千淼倒出了位置。

  楚千淼和他换位置之前一脸疑惑:“秦哥,什么情况?”

  秦谦宇一摆手:“过来!不许废话!我领导要找你谈话!”他故意瞎说吓唬楚千淼。

  楚千淼瑟瑟发抖换了座位。她也以为任炎要跟她算她拿他挡那杯酒的账。结果她坐过去半天,任炎也没倒出空来搭理她,他一直在和周瀚海或者其他高管讲话。

  楚千淼的警惕性慢慢被她卸了下来,她转身跟秦谦宇打屁聊天,秦谦宇总想骗她喝杯酒,但不知怎么就那么巧,他一说到“千淼你看看咱哥俩都聊到这份上了,是不是得喝一杯”的时候,任炎就点他名给他机会答到,让他不是去叫服务员进来给大家续续茶水,就是让他给周瀚海说说某个项目上遇到的某件事,让周瀚海心里有个参考以后要是瀚海家纺遇到同样的问题应该怎样解决。

  就这么总能把那杯酒给岔掉。

  秦谦宇喝了酒,脑子里面也渐渐变得不怎么转个儿,居然半天没品出来这里边的蹊跷。

  楚千淼趁着任炎又转头去跟企业的高管们说话,一脸同情地小声问秦谦宇:“你领导一直是这么个压迫风格吗?让你干这干那的……这不任扒皮吗!秦哥我觉得你有点惨!”

  秦谦宇跟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似的狂点头附和:“你也觉得这作风很扒皮对不对?千淼啊,你真是我的知音!!”

  他还想捡起那杯酒喝,企业高管们的二轮敬酒打断了他。

  楚千淼瑟瑟发抖,第二波敬酒活动里,她再想逃掉可就有点难了。她正琢磨着,余跃端起酒杯,冲她一送臂:“来,小楚律师,我敬你一杯!”这回连谢辞都省了,就是敬,直接敬。

  楚千淼脑子里边转得像风箱似的,她简直在以第三宇宙速度开动她的脑筋,想着这回她得怎么做才能把余跃的这杯酒给拨走。

  余跃连声催她端杯,她被催得心急,一时想不出对策。她合计着这一杯酒怕是怎么也躲不掉了吧。

  但喝掉这一杯酒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其他人会说:楚律师你既然和余总都喝了,那就不能不和我们喝吧?你只给余总面子不给我们面子那可不行!

  于是她就得端着酒杯和所有人打一圈。

  ——所以和余跃这一杯酒先河一开,后面简直可怕。

  想到这楚千淼把心一横,想着这杯酒说什么也不能松口喝,不然后面等着她的是一片酒的海洋。

  一时想不到不扫兴的说辞了,她决定那就干脆扫兴,就简单粗暴地告诉余跃,她不能喝酒好了。

  余跃并不知道短短两秒钟里她心里这些翻着花样的心理活动,还站在那催。楚千淼一咬后槽牙决定摊牌——

  忽然一只手伸到她面前来,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皮肤又白又平滑。楚千淼分出0.01秒的思绪想,这可是只什么神仙手哟,怎么这么好看。什么东西被它一摸都好像变得高级起来了。

  比如此刻被那只手端起的酒杯,透明杯壁被那手一衬,简直剔透出了价值连城的感觉。

  楚千淼眨眨眼,发现那只违价值连城的酒杯原来是自己的——刚刚任炎把手伸过来端起了她面前的酒杯。

  她撇头看任炎,任炎正对余跃说:“余总,我杯里没酒了,先用这杯敬您一下,后面的上市辅导还得有劳您安排好对接工作!”

  余跃豪爽地说没问题。两个人伸着手臂清脆一碰杯,把酒干掉了。

  楚千淼两只眼睛瞪得圆溜溜的,看着任炎放下酒杯,看着他转头看向自己,看着他挑起眉梢问:“发什么愣呢?你就只有嘴巴会说,眼睛里看不到该干点什么活?”

  楚千淼立刻找来分酒器,把任炎面前的空杯满上。

  后面又有几个高管过来,敬酒进程没等到达楚千淼这里,就都被任炎给截胡终结了。楚千淼兢兢业业地给任炎到酒续杯,恳恳切切地赞美他:“任总你可真能喝!”

  这句话不知道是戳中了任炎的气点还是笑点,他扭头看着楚千淼,眼底带上了点又气又笑的意味。

  楚千淼发现老天爷真是厚待任炎,别人喝完酒脸红脖子粗,他喝了酒就跟没喝似的,面容还是那么从容英俊,除了眼睛变得比平时少了几分犀利、多了一点迷离。而这一少一多之间,是被酒精蒸腾出来的满满的男性荷尔蒙。

  那双盛着荷尔蒙的眼睛半眯着,眤着楚千淼:“你就故意气我吧。”

  楚千淼给那眼神一蒸,感觉自己也跟喝了酒似的。

  “啊?”她端着分酒器,一脸无辜,“我没气你啊!”

  任炎嘴角一挑,问她:“你说我能喝,那我问你,我为什么喝?”他摇摇头,“真没良心。”

  楚千淼吞口口水。帅气男人喝完酒这么似笑非笑的一笑,原来可以这么刺激,排卵期似乎都要给他笑得提前。

  任炎从她手里拿走分酒器,给她面前的酒杯也倒满了酒。然后他回去端起了他自己的酒杯,又转过头来,微眯着眼,轻挑着唇角,对楚千淼问:“你算没算我一共替你挡掉多少酒?你是不是应该单独敬我一杯?”

  茅台好酒把他的声音劲润得磁性十足。

  楚千淼眨巴着眼睛,看着任炎。

  这一刻他似乎带着点醉意,又似乎一点没醉。

  她明明滴酒未沾,却有了微醺感。

  心头一热,她端起酒杯,感觉自己能说一车话,但出口时却只有三个字:“敬任总!”

  任炎往自己身前收了收手臂,拉开和她杯子的距离,不给她碰。

  “对着别人举的酒杯,舌灿莲花似的那么能说,怎么一到我这,就只有这三个字了?”

  原来他是对这敬酒词不满意。

  秦谦宇凑过来笑嘻嘻地看热闹,看得满眼都是带醉的起劲儿。

  楚千淼连忙真诚极了地说:“任总,我跟您说实话吧,别人的脸能让我保持清醒冷静会思考,但您的脸实在有点过分帅了,现在它又离我这么近,我真清醒冷静思考不了,啥也说不出来!”

  秦谦宇在一旁又是竖大拇指又是鼓掌,一个人起哄出十个人的效果:“千淼你这还叫啥也说不出来吗?!你这又是一段十级满格的马屁啊!真的千淼,要不是有桌子挡着我,我现在都想给你跪下拜师!你这马屁道行太厉害了,在我们那能横行金融街!”

  楚千淼一脸的戒骄戒躁:“秦哥你这么夸我我会骄傲的!”

  任炎用他那碰什么什么变得高级的好看手指叩了叩桌面。

  楚千淼立刻转头,一脸虔诚,双手举着酒杯往前送:“任总,敬您!”

  她敬得诚心诚意。

  感知到她的诚心诚意,任炎忽然一笑,那笑容有点拽拽的邪邪的味道。

  “算了。”他笑了一下,说。

  他的笑和他的话都来得有点没征兆,不只楚千淼,连秦谦宇都发了愣。

  “啊?”楚千淼看到任炎又把酒杯放回去了,她忍不住发出疑惑。

  ——又不喝了吗??

  她心底纳闷地想着。

  “会开车吗?”任炎忽然又发声提问。

  “会的……”楚千淼不明所以地回答着。她感觉自己一个没喝酒的人,思绪好像被酒给煮过似的断断续续,完全在被一个喝了酒且还没少喝的人牵着走。

  这功夫余跃又端着酒杯走了过来,正好看到楚千淼冲着任炎端酒杯,他立刻“呀哈”一声说:“哎?!小楚律师你可真不够意思啊!我敬的酒你一口没喝,结果你偷偷跟任总一个人儿喝!”

  任炎不动声色地伸手过来,手指搭在楚千淼的手腕上,一压。她端在手里的酒杯被顺势放回了桌子上。

  “她就别喝了,我和小秦都喝了酒,没法开车,等会我得请小楚律师当回代驾。”

  余跃想了下:“您那车是得开走,搁这放一宿别说您,我也不放心,万一让哪个喝多的给划一道子呢!”他愉快地接受了这个说辞,再一次放过楚千淼。

  楚千淼低头看着自己手腕,有点心猿意马。

  刚才被任炎按的地方,天啊,她觉得那里的皮肤好像变得高档了呢。

  ******

  吃吃喝喝地又过了一个小时,酒席终于散了。大家例行的用酒言酒语彼此寒暄后,各自告别,各踏各的回家路。

  秦谦宇自己打车先走了。楚千淼也想打车,却被任炎叫住。

  任炎把车钥匙往她手里一丢:“不是说了让你做代驾吗?你真当我只是说说?”

  “……”她还真当他只是说说。

  任炎先上了副驾。楚千淼于是也跟着上了车。

  楚千淼坐在驾驶座上,动来动去动来动去,调了好一会座椅距离和方向盘高低,调得都有点神经质了,她才终于对任炎说:“好了,任总!对不住我处女座,调不到最舒适那个值,我就浑身难受没法开车!”

  任炎斜睨她一眼,嫌弃很无声。

  “任总您住哪?”楚千淼忽略那份嫌弃地问。她小人不计大人过。因为计也计不过。

  “就往你家那边开吧。”任炎说,“我顺路。”

  ???

  ——您知道我住哪啊您就顺路。

  “您是说往丽泽桥那边走,您顺路是吗?”楚千淼问。那是上回和余跃吃饭那次,吃到很晚之后,任炎开车把她捎回去的地方。但上个月那房子到期了,房租涨价太猛,她和谷妙语扛不住,已经搬了家。“任总那什么,我不住丽泽桥那边了,我现在住洋桥。”

  任炎转头瞥她一眼,语气轻淡:“那就往洋桥那边走。我也顺路。”

  “……?”

  ——您到底住哪啊,我去哪您都顺路?您这样到处迁就我的住地我可要想入非非了我跟你说!

  楚千淼心里噼里啪啦地闪着胡想乱猜的小火花。

  任炎看着她,一眯眼,像个消火栓似的开了口:“我房子多。”

  “……………………”

  楚千淼觉得自己一天天的心可真大想的可真够多。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2星光璀璨作者:匪我思存 3智斗(心安是归处)作者:缪娟 4沉香如屑作者:苏寞 5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