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39章 临门的一脚

  《服不服》第三十九章:临门的一脚

  任炎走出书房时还贴心地把门帮忙给碰上了。

  听到那个声音,  谭深隔着屏幕问楚千淼:“是有人进来了吗?”

  楚千淼:“是有人刚刚出去了。”

  谭深恍惚了一下,  眼一瞪:“刚才屋里有人??”

  “有人在听我们视频吗难道??”

  “谁啊,这么没眼力价??怎么长大的,  没被人打死吗?”

  楚千淼怕再不阻止他,他一个人能嘚逼嘚到天荒地老。她赶紧祭出任炎的名字。

  “停!是任炎!”

  谭深俊朗的面孔上又是一个恍惚。随即他马上耍帅在屏幕前打个响指。

  “居然是任炎吗?”

  “是他刚才在屋里面?”

  “天!开心!”

  楚千淼:“…………?”这是什么神转折??

  谭深:“他能听到我讲的那句‘我是你前男友而他不是’,  因而对自己的身份有了一个正确的认识,主动出去避嫌了,看来我们学校教育出来的学长还是很懂事的。这很好,  非常好,这是天意,我很满足!”

  楚千淼:“………………”

  大哥您前男友身份很了不起吗???这是什么新的海外价值观!

  谭深在镜头里又骚气地扒拉了一下头发,  楚千淼看他唇红齿白的俊模样,觉得这位大哥他要是闭上嘴巴别那么吵,  也真是人中龙凤了。可惜他就是不闭嘴,  他还在不停地说说说……

  “千淼,你看,我都叫你千淼了,可见我多么郑重。”谭深目光专注地看着手机屏幕,  他的那面屏上是楚千淼巧笑倩兮灵透可人的少女面孔。

  “你听我的,  你搬到我的房子里去住,我的房子不比学长家的差,你背后的这个大书架,  如果你喜欢我家也可以有!”

  楚千淼捏捏鼻梁,  吁出口气:“算了阿深,  我不想折腾了,最近事情好多,工作上的生活中的,我都折腾得快萎靡了。反正我和我发小也没打算在这常住的,等她的那个风浪过去,我们俩就出去找房子了。”

  谭深看到她脸上浮起一丝疲惫,也心软了,不舍得再唠叨她搬家。

  他又打个响指:“既然这样,那等我回去帮你搬家!”

  楚千淼立刻呵呵呵笑着摆手:“可得了吧,我可不敢使唤深爷您这身少爷筋骨干体力活!”

  谭深在屏幕前立刻就不乐意了,眉一皱,脸一沉,没拿手机那只手握成空拳一敲桌:“你这个钢铁直女还能不能有点求生欲?!”

  “???”楚千淼一脸懵逼。

  谭深:“我问你,我要是告诉你,我今天去买药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孩子好像你,我觉得我想你了,你怎么回答?”

  这种套路的问题,楚千淼是知道答案的,她在网上看到过求生欲测试题。

  “……应该先问你,为什么去买药,是生病了吗?”

  谭深又一敲桌:“Ok!那我问你,我说我回去帮你搬家,你到底应该怎么回答?!”

  楚千淼把这句话一个字一个字地在脑子里走了一遍,终于,答案显现了。

  “哦哦哦,你快回来了?”

  “对啊!!!”谭深倏地向前靠近,楚千淼几乎怀疑他要从他那边的手机屏幕钻进去,从她这边的手机屏幕里钻出来。他近近地也紧紧地盯着屏幕,问:“怎么样,听到这个消息,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开不开心?”顿了顿,他放狠话,“你给想好再回答!”

  楚千淼:“………………”她很想问一句,这位海归人士你做人为什么不能直接一点?!而且有什么好惊喜的,上回视频不就说过这件事了吗,到底还要铺垫几次啊!!

  “谭哥,深哥,哥!套路少一点,北京还是wele你的!”

  楚千淼结束了和谭深的视频通话后,走出书房去找任炎。

  她看到任炎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低头看手机。客厅另一边,邵远周书奇他们还在忙碌着澄清声明的事情。他们没有看到她的出现。

  她悄悄走到沙发前,引起任炎地抬头注意后,她两只胳膊一悠,做出向书房有请他的动作。

  她的动作悄咪咪地。任炎起身时,她还竖了根手指在嘴唇前,她嘴唇一嘟,一个气声的“嘘”被她嘟了出来。那样子有点傻乎乎的也有点娇憨。

  任炎的眼神马上从她嘴唇上挪走。短暂的一瞥就够他看明白了,她是怕周书奇发现她出来,狗屁膏药地过来缠她。

  他遂了她的请求,没出声,抬脚返回书房。

  楚千淼踮着脚跟在他身后,等进了书房,她慢慢地轻轻地关上门,像怕惊着空气似的。

  等她关好门回了身,发现任炎已经坐好在他刚刚的座位前,又开始在敲敲打打改文件了。

  那样子就好像他没有中途离开过一样。

  她也走回去坐好,想找机会和他说个话,道个谢或者道个歉什么的。

  但任炎始终也不撩一下眼皮,不肯偶遇她充满发言欲的目光。

  楚千淼于是想,既然你不抬眼那就算了,我就大大方方地研究一下你的长相吧。

  等她研究到他鼻子下面的人中都长得很带劲儿、假如他昏迷时一个大拇指掐上去一定会掐得很顺手的时候,任炎又点了她的名。

  “楚学妹。”

  “到!”

  “我脸上有钱吗?”他终于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你想从我脸上把自己看成一个百万富翁吗?”

  哈哈。

  楚千淼干笑两声。这大哥有时候的反问句还挺幽默。

  她趁他眼皮没耷拉回去,说:“学长,我就想跟你道个谢也道个歉,谢谢学长你让出空间给我和我朋友视频,抱歉学长,我们的视频打断了你的工作。还有我前男友他思路比较跳脱,直接呼了你的名字,他要是冒犯到你了,我帮他向你说声不好意思。”

  任炎挑一挑眉,直击要点:“他为什么能一下就直呼出我的名字?你跟他提过我吗?”

  楚千淼讪笑着点点头。

  投行大佬的思维果然犀利敏捷。

  “……是的,以前我和我朋友视频的时候顺嘴提到的,他说他认得你。”顿一顿楚千淼一拍手,说,“好吧,我向他说过你,为了公平起见,学长那我也跟你说说他。”

  “他叫谭深,我大一那年他大三,和我寝室的三个学姐室友是一个班的,金融系,属于你的直系学弟,邵远的直系学哥,”顿一顿,她补充,“他还说,你替你导师代过他们班的设计呢!”

  楚千淼看到任炎把眉头皱得都起了座小山丘。

  “你不用告诉我他是谁,叫什么,说这么多。”任炎的声音冷淡,语调平平,听上去没有波澜起伏,楚千淼却觉得他话里有种莫名的不耐烦,“我并不想知道。”

  ……哦。

  瀚海家纺反馈的事情搞定之后,任炎就不大过来公寓这边了。他忙着准备瀚海家纺上会的事情。

  谷妙语那边,行业协会经过调查,判定她在月月家装修的事情上,没有任何过错和责任。邵远和周书奇他们几个人也在网上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有理有据地把事实真相公布于众——是月月父母歪曲了事实,卖惨蒙蔽大众,引导舆论。

  很多人选择相信,但也有很多人依然言辞凿凿,说行业协会的调查有猫腻,说邵远他们的那个鬼声明是谷妙语花钱找人写的。他们选择对“正义长存”睁开眼睛,选择对“事实证据”做个瞎子。

  楚千淼这时候有种深深的无力感。网络推进了一些进步,但也滋生了这些假道德卫士,他们的一张嘴就能成为杀人武器。

  谷妙语因为这次风波失去了工作。楚千淼安慰她:“就你们公司那操蛋劲儿,出了事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员工推出去送人头,这样的破地方不待也罢!”

  谷妙语很快用鸡汤把自己又灌得振奋起来。她调整心情,重整旗鼓,准备找下一份工作。

  楚千淼看她又能笑对人生了,总算松口气。

  谷妙语这边的事情有了起色,瀚海家纺那边也有了好消息。

  瀚海家纺IPO成功通过发审会审核。

  过会的消息一传出来,整个项目组成员和瀚海家纺所有人全都欢天喜地。周瀚海特意在大酒楼里请所有中介机构方大吃了一顿,以示庆祝。

  这餐饭大家都吃得欢欣振奋,那些加班对材料对到东方既白的日子,那些在荣大熬着夜做材料的日子,那些为上会呕心沥血做准备的日子,到了今时今日,总算都没有白费,总算结出胜利在望的果实。

  等随后拿到证监会的发行批文,瀚海家纺就可以到深交所去敲钟了,从此瀚海家纺就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的上市公司。

  忙过了一切是是非非纷纷扰扰、迎来了一席风平浪静的楚千淼,终于有了精力思考一下,她和谷妙语下一步的居住问题。

  她和谷妙语都觉得长期白住在任炎的公寓,不是个长久之计。他又不是她们的爸爸,凭什么把房子白给她们住。

  所以和谷妙语商量之后,楚千淼决定等瀚海家纺完成上市,她就和任炎提搬家的事情。而在敲钟之前,她还是先不要拿个人私事烦他了。

  所幸瀚海家纺这边一切顺利,比较快就拿到了发行批文。周瀚海特意置办了一身新的西装,准备到深交所敲钟时穿。各中介机构方负责人、项目组主要成员都会一起去深圳参加敲钟仪式。敲钟仪式后有上市酒会,张腾特意告诉楚千淼:“准备身礼服,好看点贵一点的那种,给自己好好撑个门面!”

  楚千淼一声“得嘞”,去商场杀掉了大几千块,杀得她心头滴血,杀回了一身黑色晚礼服回来。

  到了家她把晚礼服穿给谷妙语看。她皮肤白,人苗条,晚礼服裹在她身上,把她裹出个肌肤赛雪杨柳蛮腰。

  礼服领口是个大V字,从脖颈处开放,露出她大片雪白肌肤和秀美锁骨,然后向下渐行渐收拢,一直到胸前若有似无的沟壑前以V字的小尖儿做了一个诱惑的结束。

  谷妙语看着楚千淼,一抬胳膊擦着口水说:“水水,我要是男人我就让你穿着这身礼服,然后我凶残地占有你!”

  楚千淼哈哈地叉腰大笑:“你要是男人咱俩就都不愁找对象了,直接咱俩过,那可真是好极了!”

  谷妙语看着她,摇摇头:“算了,看着你这副像个老爷们的样子我还是决定踏踏实实做个女人吧。”

  楚千淼精心地把礼服打包在行李箱里,登上了飞往深圳的飞机。

  直到她临行前谷妙语还不忘追在她屁股后面耳提面命地叮嘱她:“水水,穿上礼服以后不要叉腰,不要大笑,不要一步恨不得走出一米五,容易扯着裆!走路的时候幻想自己是蛇精,扭扭腰扭扭屁股,小点步笑着走,哈!”

  楚千淼想象了一下,如果按照谷妙语的要求,自己会化身为一个合格的骚包。她不由笑起来。还不知道做骚包是什么滋味呢,过瘾不。倒是可以试一试呢。

  她和张腾与任炎秦谦宇他们乘的是同一趟航班,他们落地后在深圳的宝安机场碰了头。

  楚千淼又有几天没有见到任炎了。她觉得自己以前拍的彩虹屁其实是心里话,她真的每次看到任炎都能从他脸上身上发现一种新的帅感。

  她觉得就这么几天任炎好像又更帅了点儿,一种大事将至之前运筹帷幄的帅。

  大家一边寒暄一边等着企业提前约好的车赶来接他们去预定好的酒店。

  任炎正和张腾说着话的时候,他手机响了起来。他把电话接通,喂了一声,说了句你好。

  刚刚任炎和张腾是并着肩聊天,楚千淼就站在他们肩膀与肩膀的缝隙后。从任炎手机里正向外漏着音,她和张腾都能听到。

  漏出来的音正给打电话的人自报家门,说他是名记者。

  楚千淼站在任炎肩膀后,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到他说了声:“请稍等一下。”然后他把手机拿离耳朵看了下。

  楚千淼想他应该是在观察那个手机号码,看是否能瞧出什么端倪。

  随后任炎又把手机贴回到耳边,言简意赅:“请说。”

  楚千淼从漏出的音里听出了个大概。这位自称是记者的人,告诉任炎,他本来想联系瀚海家纺董事长周瀚海的,但他的电话似乎不接陌生来电,所以他才打给他。

  至于他打电话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想告诉他们一声,瀚海家纺虽然拿到发行批文了,虽然马上就要敲钟了,但其实它埋着一个雷。假如这个雷被引爆,那瀚海家纺的IPO将会被炸得粉碎,止步于此。

  任炎侧转了下身,躲了下从他面前跑过去的行人。楚千淼于是得以看到任炎半侧脸颊的表情。

  他完全没有表情,一派波澜不惊。楚千淼想他真是镇定,想必项目做得多了,这样的事情也经历得见怪不怪了吧。

  任炎很平静地对着手机问:“那么请问,您有什么指教。”

  那位记者说:“你懂的。”

  任炎立刻说:“我不太懂。”

  “任总,别兜圈子了。你要想好,这个雷一旦报道出去,瀚海家纺IPO可就完了。”记者说。

  楚千淼都听出来了,这记者是在要好处费,封口费。但任炎还是一副的确不懂的样子和他兜圈子,就是不往“你想要多少钱”上说。

  她想她要是那个记者,她得急死,怎么遇到这么不上道的人呢。

  “你先说说这个雷是哪方面的吧。”任炎说。

  “怎么,觉得我是在诈你?你放心,雷是扎扎实实的雷,是足够让瀚海家纺停止上市脚步的雷。所以任总,别兜圈子了,好吗?”

  “兜圈子的是你,你不说具体点,我们怎么进行下面的谈判呢?”任炎说。

  漏音中传来那个记者的笑声。楚千淼和张腾都竖着耳朵一起听。她看到张腾听得皱起了眉。她意识到了事态可能不那么轻松,尽管任炎表现得一派波澜不惊。

  “任总既然怎么说了,那么好,我就告诉你好了,是知识产权方面的雷。”

  楚千淼看到任炎眯了眯眼。她知道他一定正在脑子里电影特效般地过着瀚海家纺知识产权方面的资料。

  随后他说:“知识产权怎么了?”

  记者透过手机笑两声,说:“任总,再问可就不合适了,想知道后面的内容我们还是先谈一谈别的吧,比如这个知识产权的价值。”

  “你刚刚说什么?”任炎敲了敲手机话筒,“我在机场,比较吵,没有听清你刚才说什么。”

  记者重复:“我说我们先谈谈别的。”

  “什么?”任炎让秦谦宇跺脚,“太吵了,麻烦再说一次。”

  他如法炮制了三次。

  记者终于没了耐心,不耐烦地说:“我说我们先来聊聊这颗雷到底值多少钱怎么样!”

  任炎直接挂断了电话。

  接他们去酒店的车到了。他们全都上了车,直奔酒店。

  到了酒店任炎就招齐大家到他的房间开会。他把周瀚海和余跃也叫上了。

  他带着大家连夜又过了一遍知识产权方面的所有资料,过得非常仔细,过得每个人的眼睛都几乎变成了显微镜。尤其曾经引起内部纠纷的那项专利,他们从头到尾又从尾到头地看了两遍,最终确定确实没有什么问题才松口气。

  楚千淼记得任炎曾经说过,狄冲当初敢那么和公司对着干,背后十有八九是有瀚海家纺的竞争对手在撑腰。

  她于是在休息的时候问任炎:“那个记者,会不会跟狄冲有关系?是不是他们联手在捣什么鬼?”

  任炎沉吟了一下,说:“有这个可能。但如果真是他们,我们反而不用担心,因为就算狄冲再怎么折腾也折腾不出花来,理不在他那里。怕就怕,不是狄冲。”

  大家自查了一轮都没什么问题,放下心来,没再理会那个记者。

  大家继续保持雀跃和期待的心情等待着敲钟仪式。

  但就在敲钟的前一天,当所有人的心情都把紧张和期待绷到一个顶峰时,任炎收到了监管部门的一条紧急消息。大家都在他的房间里心如油煎地消化着这条消息。

  有人举报瀚海家纺的董监高存在违规行为,请保荐机构和发行人律师对上述事项进行核查,说明核查过程、提供相关依据并对上述事项是否构成重大违法行为、是否对首发构成障碍发表意见。期间瀚海家纺IPO暂缓发行。

  只差临门一脚,瀚海家纺IPO被证监会紧急叫停。

  当晚便有新闻报道出来,称瀚海家纺IPO暴雷,已被证监会紧急叫停,新闻稿里洋洋洒洒地描述了瀚海家纺的董事如何违规,保荐机构如何失职不察。

  新闻稿被沸沸扬扬地转载,很快形成了话题。

  任炎接到很多通电话,有他公司领导的,有他同行朋友的,也有其他记者想约采访的。

  楚千淼觉得如果这个时候是她来面对这件事,她八成早慌了,即便不慌,也会焦躁得像只没头苍蝇。而这个时候还有那么多电话打过来烦她,她一定会发脾气吼回去。

  但任炎却始终冷静。他先向公司领导申明,问题不算严重,他已经想好了解决办法。再一一回复致电过来的同行友人,谢谢关心,但现在有点忙,回头再细聊。最后连对那些记者他都客客气气,礼貌周到地请他们静待消息。

  楚千淼不知怎么,看着任炎这么井井有条地处理问题,心里涌起一丝类似心疼的感受。

  他一个人扛下压力。他不给团队其他人带去任何心慌和焦虑。他真的像支定海神针一样,稳稳的,撑住了大家。

  可是谁帮忙去撑撑他呢?似乎只有他自己。

  任炎讲完一通电话后,收起手机。

  楚千淼忽然看到他笑了一下。

  一边嘴角抬起,有些戏谑地、自嘲地那么一笑。

  她试探性地叫了声:“任总……学长!”

  任炎循声转头,看着她,还是那么笑着,说:“我没事。”顿了顿,他说,“我只是刚才忽然想到,原来那个记者很狡猾,他应该很了解我们之前在知识是产权方面有过内部纠纷,所以他故意说这个雷是知识产权方面的,好移走我们的注意力。但其实真正的雷却并不在这里。”

  楚千淼听着这些话,她想她的确还是经历得太少,因为她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如今她又让职场的尔虞我诈开了番眼界。

  她脑子转了转,问:“所以那个记者,应该就是和狄冲有关系吧?”

  张腾说:“显然他们脱不了干系。”

  任炎说:“他们到底有没有关系,我们暂时顾不得那么多。当务之急,是赶紧解决眼下这颗雷。”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漂亮朋友作者:陈果 2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3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小春 4琉璃美人煞作者:十四郎 5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