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九十章 槐花树下人

第九十章 槐花树下人

  任炎和崔西杰单独谈过的第二天,  崔西杰没有再到尽调办公室来。

  当天上午,闫允强出现在力涯尽调现场。孙伊他们的那个项目已经忙得差不多,任炎昨晚用电话调派了闫允强,  让他赶过来补充人手来跟进力涯的io项目。

  下班前任炎发了封部门群邮件,内容是通知大家,  崔西杰因为一些私人原因已经从公司离职。

  邮件里的文字平整得没有一丝顿挫,  只是在冷静地宣布一个消息。于是看邮件的人的情绪也难以跟着起伏,  只是平静地接受了这个消息。

  除了一些唏嘘,连点伤感都挤不出。

  这是当下楚千淼和秦谦宇的心理感受。

  刘立峰和他们不一样,他显得很诧异。他跑去问任炎“任总,老崔他怎么了啊我们俩天天一起吃饭,  我没觉得他有什么能导致突然离职的私事啊”

  楚千淼在一旁听得直摇头。她想崔西杰哪怕有一点点刘立峰的单纯劲儿,  也不至于把自己走到这个地步。可话说回来,  刘立峰他也太单纯了一点。

  她听到任炎答复刘立峰“你也不用太过惊讶,或者接受不了,  他也许是跳槽到其他券商另谋高就去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投行更是这样,一次次跳槽就是你们的快速升迁之路。所以,”他顿了顿,  不只是在对刘立峰说,  也是在对屋子里的所有人说,“也许未来有一天,在座各位都会跟彼此说再见,到其他地方去高就,  开启新的职业道路”他眼神瞄到楚千淼的后脑勺,他从她一动不动的姿势知道她在认真听,“那未必是件坏事,所以到那时,都不必过分伤感。”

  楚千淼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这段话,她现在就有一点伤感了。

  她想任炎这是在帮他们,为职场上的离别提前打预防针吗

  午休时,吃过午饭,楚千淼下楼去溜达。

  五月的天气把绿草的颜色熏得更深更浓,把花朵催发得更大更艳,把树叶吹拂得枝繁叶茂。

  楚千淼走在羊肠小径上,切切实实地感受到夏天到了。

  她顺着小径向前走着。小径尽头有颗槐树,槐花正开着。她每天中午都会过去看一看,嗅嗅槐花香,洗涤一下下吸久了工业空气的肺。

  今天的槐树下,倒多了一个人。离着有段距离时,楚千淼就看清了那人是谁。

  那人穿着白衬衫黑西裤,站在树下。午间日光穿过树叶后被折射成了碎金子,点点金亮地洒在他身上。

  楚千淼想起自己小时候看的一部日本漫画书,叫白木兰圆舞曲。她觉得眼下的任炎好像里面的男主角。

  她走近树下,看清树下人手里捏这根烟。没有点燃,只是捏着。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打扰了他的吸烟时光。

  “任总。”她上前打了声招呼。

  “嗯。”他回应了她一声。

  她走到和他并肩的位置,一起向羊肠小径的远处看。

  “来抽烟吗”她主动问了声。

  “正挣扎在抽与不抽之间。”他扭头看向身侧的她,回答着。

  楚千淼也转头,迎视着那两道似乎在变得深邃的目光,一时不知道该对他说点什么。

  为什么挣扎在抽与不抽之间啊

  不,不能这么问。

  万一他说,不是你让我少抽一点。

  不,不行,这种答案太暧昧,听多了人的心思就要安定不下来了。

  那说点什么呢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原来也有嘴笨的时候。

  一阵微风轻拂过来,槐花轻颤,送出芬芳。她打了个喷嚏。

  她觉得这个喷嚏打得真好,不会回答或者不想去答的问题都给它打岔掉了。

  她在喷嚏打完后自然地切换到下一个话题。

  她问任炎“任总,你怎么就这么放了崔西杰”

  任炎撇头看她,挑了挑眉问“觉得这不是我的风格觉得按我冷淡没人味的脾气,我会一查到底,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楚千淼向耳后掖了掖头发,没接话。

  她是有点这么个想法

  任炎捏着那支烟,放到鼻下闻了闻,看着她说“我就这么放了他,可能是跟你待久了,被你传染了吧,心肠硬不起来了。”

  他说着这话时有点漫不经心似的,声音也带着点淡淡慵懒,说完还挑了挑一边嘴角,似笑非笑地那么笑了下。

  楚千淼又抬手向耳后掖了掖头发,即便它们根本没什么好掖的。

  “你不像会这么感情用事的人。”楚千淼很快镇定下来说。

  任炎又冲她挑了下嘴角,而后恢复正色。

  “我对崔西杰说,曲鑫才把那顿饭录了音,所以我们手里有他干的那些勾当的实质性证据。”顿了顿他说,“但其实,并没有那个录音,曲鑫才那个暴发户,没长那么周密的心眼。我骗了崔西杰。”

  任炎又闻了闻那颗烟,然后他把烟放回了烟盒里,将两手插进裤子口袋,站得又拽又帅地,继续说“我确实不想因为这件事让崔西杰的职业生涯一毁到底,他毕竟读了那么多年书,又费劲地考过保代,如果一生前途止步于此的话,太残忍了些,不如让他辞职。其实辞职对他来说不只是惩罚,更是个改过机会。”

  楚千淼有点动容。崔西杰是遇上任炎了,他因此还能有个改过重来的机会。他如果长了心还有点人性,就应该记住任炎今天留给他的这点好。

  只是有一点她还没想透

  “为什么让他辞职对他来说是个改过的机会”她抬头问任炎。

  任炎低头看着她,一挑嘴角。他今天看起来耐心特别好,有问必答地对她说“崔西杰以后还得在投行这个圈子干,这个圈子的人脉是互通的。他去给别家券商投简历,人家一看他之前在我手下做过,就会过来联系我问问看,这个人的业务能力到底怎么样,人品还好吧,他究竟为什么会辞职,是犯了什么说道还是为了通过跳槽升职。”

  有只蜜蜂飞过来。楚千淼今天穿着件嫩黄色的连衣裙。蜜蜂最爱扑黄色,它绕着她飞啊飞。

  任炎抬手撩开蜜蜂对她的纠缠,接着说“崔西杰他心里也有数,知道他求职时必定会有这么个环节。那么他就会有所忌惮,不敢耍花腔和干坏事,因为他知道我和他的新东家可以随时通气。这样他就不得不改过。”

  楚千淼直在心里叹息,为他的运筹帷幄也为他刚刚体贴地为她撩走蜜蜂。

  她又想起个问题“秦哥说,你特意警告崔西杰不许他到阚轻舟的部门,这又是为什么啊”

  任炎轻轻一挑眉梢“因为他到了阚轻舟那里,会越学越歪,再也回不到正道。”

  楚千淼又在心里叹息了。

  这男人到最后一刻还在为挽救一个正在堕落的灵魂而处心积虑地努力。只是不知道崔西杰能不能堪破这一层,能不能领悟这份情。

  她看着站在槐树下的他。他两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站得又拽又帅的。

  她想她又在他身上学到新东西了。

  对人不赶尽杀绝,但留活口时也同时留有牵制。

  她想他真的是职场上难得的好领导,像个宝藏一样,身上有那么多好东西值得学。

  她有点喜欢这个充满槐花香的夏日午后了。她会把它用记忆拍成照片,留存在大脑皮层中的。

  崔西杰离职后,秦谦宇变成了收益者。

  本来秦谦宇要等到有下一个io或者增发项目的时候,他做为项目协办人签字后才能注册成为正式保代。现在崔西杰走了,他顺位递进,变成了力涯这个io的项目协办人。所以等力涯项目完成后,他就可以比原计划提前成为正式保代了  。

  秦谦宇有点兴奋地对楚千淼说“千淼,本来保代考试呢,你不用那么着急,因为你就算考过了,下个项目也是我签字,你得等下下个项目签了字之后才能变成正式保代。但你看,人生就是这么起伏无常,我一下就能在这个项目上签字变成正式保代了所以你要加油尽快把考试考过呀,到时候再有项目可就轮到你签字了”

  秦谦宇不鼓励还好,他这么一鼓励完,楚千淼反而觉得压力山大。

  下个月就考试了,她才学了半年不到,也不知道能搏出个什么样的成绩。耳边还撂着任炎的狠话呢,他说考不过就得走人。

  一想到这楚千淼就觉得她其实比崔西杰还惨。他起码是干了坏事才走的,她却要因为一场考试就被决定去留。

  晚上她看起书来更卖力了。

  而白天在力涯工作时,除了必要的公事外,她开始尽量不着痕迹地和刘立峰拉开些距离,不再像之前那样肆无忌惮地怼他和被他怼。

  从她隐约地知道了他的一点心思她很清楚,他的那点心思在她这里不会开花结果的她就觉得自己得和他拉开距离了。

  既然不能回应人家的心思,那就干脆也别给人家留有盘活心思的余地,省得最后害人害己。

  这之后但凡去和会计师那边的唐捷核对财务资料,她都不再叫刘立峰,她招呼秦谦宇和她一起去。

  这天和唐捷对完财务数据后,楚千淼和秦谦宇一边从会计师的尽调办公室往他们自己的尽调办公室返一边聊天。

  秦谦宇聊着聊着就说到刘立峰。

  “我瞧着这几天刘立峰蔫头耷脑的,跟失恋了似的。你说崔希杰的离职对他的打击这么大吗”

  楚千淼怔了下,随后笑“八成挺大的,怎么说也是天天一起吃饭的饭搭子,估计且得缓一阵儿呢。”

  后来楚千淼熟悉了和会计师对接工作的方法和重点,不再需要秦谦宇每回都跟着了。对接工作的过程中她和会计师唐捷相处得很融洽。

  唐捷今年三十岁,业务能力非常强,是会计师方面的现场负责人。楚千淼跟着他学到了不少财务方面的实务经验。

  楚千淼在最近一段时间通过和唐捷对接工作,发现力涯那个磨人精秘书窦珊虽然不折腾自己了,但她也着实没闲着她在疯狂地折腾着唐捷。

  唐捷没有她那么幸运,有一个肯扛事的好领导。唐捷的领导,让楚千淼见识到了这世上有与任炎正好相反的另一种上司。

  不管企业提出什么要求,哪怕是很过分的要求,唐捷的领导都会一口应承下来,然后向下分派给唐捷让他们按要求去做,假如唐捷他们不能按时完成工作,那就扣项目奖金。为了不想被扣奖金,唐捷他们几个人极度苛待自己的睡眠时间,累死累活地加班。

  而每次,当工作完成后,唐捷的领导不但不表扬,他反而还还洋洋得意地说看吧,人的潜能都是逼出来的,你们每次都发牢骚说完不成,但哪次最后不也都完成了吗所以啊,你们就是欠逼,一逼潜能就全都发挥出来了。

  唐捷实在快崩溃的时候,趁着在茶水间做咖啡,忍不住对楚千淼吐槽“我那个领导,他就看到我们按时完成工作了,可他看到我们是怎么完成的工作吗我们连觉都睡不上说实在的,我们几个人是真羡慕你们券商能有个任总那样的好领导,顶天立地地给你们撑腰,让谁都不敢欺负你们。你再看看我们,领导不护着我们,所以企业里连那个窦珊,一个董事长助理的破秘书,都能呼呼喝喝地把我们使唤得溜溜转说句实话楚经理,要不是我刚有了小孩生活压力大,我是真的不想干了”他晃着杯子里的咖啡让它们尽快散热,对楚楚千淼说,“哎真的,楚经理你招多,你帮我出出主意吧,你说我得怎么调节自己才能保证我在做完这个项目之后不会发疯”

  楚千淼看着又熬了个通宵赶报告的唐捷,胡子拉碴,头发蓬乱,黑眼圈和眼袋都快耷拉到腮帮子上了。

  想想窦珊折腾人那本事,再加上一位极度配合窦珊折腾人的领导,那得是什么样的职场炼狱她看着唐捷,真是不忍心了。一个奶爸,要按这么熬下去,等项目做完他儿子八成得误会他是爷爷了。

  “其实”楚千淼想了想说,“你领导那里的问题是,他不在现场盯着,所以他不了解力涯的一些具体情况处理起来的过程其实很复杂,他也不知道现场的工作量有多大有多难办,他就动个嘴隔空操作,当然会觉得很容易。所以你应该让你的领导知道,你的工作一点都不容易、相当的不容易,最好是能让你领导自己有个切身体会,让他实际感受一下这份不容易。”

  唐捷眼巴巴地看着楚千淼,问“楚经理,那你说,我得怎么让他感受”

  楚千淼眼珠转了转“你干脆就辞职。”

  唐捷的面色上浮现出一些犹豫“其实我现在的薪水还不错,要是跳到其他所,不一定有现在这么高。”

  楚千淼说“你放心,你辞职了,按照这个项目的奇葩程度,别人扛不起来的,只有你领导自己出马过来。到时候他把你受的这些苦都尝一遍,他就得急着喊你回来,捧着你哄着你给你加薪水了这几天你就当给自己放个假,回家好好陪陪孩子去”顿了顿,她说,“退一万步讲,就算你领导不叫你回来当然我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小,他没你镇场摆不平力涯这边的到时候你想跳槽的话,凭你的业务能力去哪里都没问题,不过就是刚开始时钱会少一点,但干着干着也就多起来了。”

  唐捷听完一口闷掉一杯咖啡,都没嫌烫。他心里有了决定。

  当天下午,秦谦宇出去一趟之后,带回办公室一个大消息。

  “我听说唐捷那边被窦珊逼狠了,他领导还一劲配合窦珊给他安排活,于是他愤怒地起义撂挑子不干了上午就买了车票回北京去了”

  楚千淼抬头,配合地发出唏嘘“啊哈那之后怎么办唐捷要是撤了,会计师那边的进度几乎就相当于塌掉了,剩下那几个人,都没什么经验,全指着唐捷呢。”

  秦谦宇继续说“我套了其他会计师的话,有个小姑娘哭唧唧地跟我说,唐捷走了她们就都跟着慌了,然后他们的领导,据说大发雷霆,怒骂唐捷没有职业道德和操守,一边骂一边往这边赶呢。临时招人来不及,其他人的业务能力不够招架力涯这些牛鬼蛇神,所以只能领导本人来补唐捷的缺了。”

  当天下午,那位领导就到了。

  据说在会计师尽调办公室里怒骂唐捷一小时,然后才开始平静下来,进入工作状态。

  工作中,除了时不时回答其他会计师的问题,他还要解决券商、律师带去的问题,同时最要命的是要应付窦珊层出不穷的各种问题。

  据说到了当天晚上,领导就不再怒骂唐捷了。到了第二天,他开始怀念唐捷。到了第三天,领导已经尝遍了这个项目上的各种苦楚和不容易,体会到了之前唐捷是在怎样一种内忧外患的状态下,顶住了非人压力在完成工作。当然他更知道了窦珊是怎样一个招人掐死的人。

  第四天时,领导眼睛都眍了,给唐捷打了电话,向他道歉,慰问他曾经受过的苦,祈求他不要辞职回到项目上来,承诺会给他加薪,也保证以后会替他挡回去窦珊的那些无理要求。

  就这样,唐捷算是给自己放了四天假。四天后他精神饱满地回到项目上,替换了领导。他领导回北京之前,拍着他肩膀说话时几乎哽咽,他说小唐啊,辛苦你了,我电话里给你说的那些话,全都算数,放心吧

  领导走后唐捷把楚千淼叫去了茶水间。唐捷送给楚千淼一个零食大礼包,说“我媳妇儿说女生都爱吃这个,那我就先送个这个表示感谢,等回北京以后,我和我媳妇儿一起请你吃饭对你表示隆重感谢”

  楚千淼接过零食大礼包的时候眉花眼笑“唐哥,可千万别这么客气,我就出了个主意,然后就站在旁边一身轻了,还是你这个当事人比较遭受和领导进行角力过程中的煎熬。”

  他们说着话时,唐捷的手机响,是他的同事叫他回去解决问题。

  唐捷收好手机离开茶水间之前不忘再谢一次楚千淼。

  他出去的时候,任炎端着水杯和他错肩而入。

  楚千淼叫了声“任总”。

  任炎看看她手里的零食大礼包,又抬眼看着她。

  楚千淼回视他。但和对上视线的刹那,她小小地打了个抖。

  他眼神中释放着一种犀利。

  楚千淼一下就明白,他是知道唐捷的行动,是她帮了忙想的办法了

  想想前几天,他刚对崔西杰痛惜地说过我叮嘱过你们,做项目的时候就好好做项目,和项目上的人要保持适当距离,要理智。

  她想完了,她这么伸手帮唐捷,八成要挨他批评了。

  任炎低头去接水。他侧身的姿势正好挡住了通往门口的路,让她没办法趁机开溜。

  接好水,他抬起头,看向她问“是你帮唐捷出的主意”

  楚千淼有点忐忑地一点头“我看他真的挺难挺不容易的,就顺手帮了下”她看着他,小心地问,“你是又要批评我,不够理智,多管闲事吗”

  夏日的阳光从窗口晒进来,洒在她身上,把她映得晶光闪闪的。他看她抬着头,有那么点眼巴巴地看向自己,忐忑兮兮地问他,是不是又要批评她。

  他有点无奈地想摇头。

  怎么批评她呢她就是这么一副愿意帮别人忙的热心肠。从学校时她就这样,他那次遇到她,她不也是一身热血地在帮别人吗

  而当初不也正是她身上这股热血又热心肠的劲头,无形地吸引了他吗。

  看着她朝向自己的白皙面孔,她几年前热血地助人为乐的样子,开始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那是在篮球赛不久后的一天。他下午去健身回来,路过学校外的一条小路。小路街边有小吃店,正值初夏,小吃店里闷热,他坐在小吃店外叫了碗面。

  正吃着面,本来人少车少的小路忽然就聒噪起来。

  一群人堵着另一群人,形成了个对峙的场面。

  堵人的那群人,为首的是个四十几岁的中年女人,一脸的凶悍。

  被堵的那群人有四个,看样子八成是和他同一学校的学生。

  凶悍的中年女人马上指挥她带来的人,对被围堵的四个人中的一个发起总攻,她管那姑娘叫小狐狸精,她指挥大家等下冲上去帮她把不要脸的小狐狸精给扒光了晒晒她的一身贱肉。

  他当时还剩半碗面没吃,但胃口已经被眼前的狗血事败光了。他结了账起身想走,却意外听到那四个被围堵的人中,有人跟另外的人说“刘柳,你赶紧给咱班男生打电话,让他们快点来支援黄莹,你快点给千淼打电话,她嘴巴厉害,光凭我们几个,我们可说不过这泼妇大姨,擎等着被她扣四脑袋屎盆子你赶紧把千淼叫来帮我们迎战”

  那叫黄莹的女生领了任务之后怔了下,说“邱芸,你我刘柳我们是和千淼一个寝室,但王舒她不是啊,她跟我们一个班,可她跟千淼又不认识,叫千淼来帮王舒对抗泼妇大姨,这合适吗”

  叫邱芸的女生说“千淼是新时代活雷锋,路见不平她肯定要吼的,别墨迹了,赶紧打电话”

  叫刘柳的姑娘和叫黄莹的姑娘都开始按要求打电话叫人。

  他在这边听到“千淼”两个字时,不知怎么就又坐了回去,继续吃剩下的那半碗面。

  他被篮球砸的那天,那姑娘说没脸见他,然后蹦兔子似的就跑了。后来他闲着没事时找人问了下,原来那一笑起来就眉弯眼弯呲着一排整齐小白牙的姑娘,她叫楚千淼。

  作者有话要说  任炎你咋不问我为啥决定不抽烟了呢咋不问呢啊我知道抽烟对小孩不好。嗯。

  15字以上2分好评,600个红包

  这个项目在全文看都很重要,所以写的仔细。看我前两篇职场文的大宝贝儿们都知道我不会写没用的废情节的,写了就肯定有用哒么么哒大家,谢谢大家前两天给我灌的营养液,非常开心和感动

  推荐基友的文,很爽的文,这个作者大大上篇文是金榜文,质量有保证,日更的坑品

  算命大师是学霸by信用卡

  相,秘术也,能指迷而越险,能改祸而为祥

  本章节内容由    手打更新

  老师别给我整这些没用的,你的卷子做完了吗

  林清音苦着脸掏出龟甲让我来算算哪个答案是正确的。

  神算门掌门林清音飞升时没扛过雷劫,再次醒来时成为一名高中生,连雷劫都不怕的林清音看着厚厚的卷子瑟瑟发抖,才过去一千年而已,这个世界怎么变得如此可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九十章 槐花树下人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2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3第三部 光芒纪·颖耀作者:侧侧轻寒 4终此一生,我只爱你作者:满城烟火 5夏梦狂诗曲作者:君子以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