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29章 漂亮的反击

  《服不服》第二十九章:漂亮的反击

  会议继续。

  会议室里的气氛仿佛比刚刚更低压更沉重了些。

  楚千淼做了个无声的深呼吸后,  率先发声。

  “董总,  针对产业基地租赁给公司的厂房没有权属证明的问题,我们这里可以提供一个解决方案。”

  董兰抬头看向她,给了她一份可以听她讲下去的耐心。

  楚千淼赶紧抓住这份耐心。

  她先转头看向隋欢。隋欢没有带电脑,  楚千淼对她说:“辛苦隋欢拿笔记录一下。”

  然后她转回去看着董兰,  说出解决方案:“董总,  现在的情况是,虽然产业基地在政府辖下,  一般和他们的合同是不会出问题的,但鉴于厂房没有取得房屋产权证书,所以公司还是会面临因为产权手续不完善而存在的潜在风险,  要解决这个潜在风险,  得需要相关部门出具几个承诺文件。”

  她吐字清晰,但语速很快,  完全不给隋欢停下来改用手机录音的时间。

  “首先需要法务部肖总安排人手,  和产业基地管委会联系,  请他们出具一份承诺函,具体内容是他们租赁给公司的厂房不存在各种使用障碍,  并且未来五年内厂房不存在被拆迁的情况、地块不存在会被政府列入拆迁计划的情况。”顿了顿,  她说,  “刚刚在会议休息时间,张律和他在政府的朋友通电话确认过了,  产业基地不会出现上述两种拆迁情况,  是可以给出具上述内容的承诺函的。”

  “然后再到产业基地所在地的政府,  由政府也出具一份内容同上的承诺函。”

  “最后由董总您出具一份兜底承诺函,承诺公司所租赁的这处厂房,如果未来一旦出现不能继续租赁使用的情况,假如会给公司造成损失,将由您来对这个损失进行兜底。”

  楚千淼瞥一眼隋欢,她看到她似乎有点记不过来了。

  她再把眼神调向任炎,叫了声:“任总。”

  任炎应声向她看过来。一瞬间楚千淼觉得他的眼神比平时还要深邃。黑水潭一样,让人看不懂里面的情绪。或者那里面根本没有什么情绪吧。

  “任总您看这样处理的话,还有没有什么问题?”她迎着任炎的目光,对他问。

  她不能直接告诉董兰,实务上这么处理之后是没问题的,她不会令董兰信服。这话由张腾来说倒也可以,但还是不如由任炎告诉董兰更让董兰接受。毕竟她是张腾的手下,有上下相护的嫌疑。

  任炎看她一眼,眼神像风拂杨柳似的,无波无痕地从她面孔上划过。

  他转头看向董兰,对她说:“董总,楚律师处理得很全面,开具出这几份承诺函之后,厂房没有产权证这个情况不会对公司上市再构成问题,等上会的时候,发审会委员不会揪住这个问题不放。”(上会:证监会发审委召开发审会审核上市公司的申报文件,审核通过公司才能上市)

  董兰点点头,面色缓和了一些。

  楚千淼看着奋笔疾书的隋欢,出了声。

  “隋欢,三份承诺比较重要,不能开错,你要是哪条没记清楚,现在可以问我。”

  隋欢抬起头,嗫嚅说:“都记下来了。”

  楚千淼一听她的嗫嚅就知道她在撒谎。

  她本来想说,要不你重复一下,我们再确认一遍。

  结果有人替她开了口:“记下了就重复一下,都哪三份。”

  说话人是董兰。楚千淼有点意外又不太意外。董兰一定也听得出那声嗫嚅的没底气,她应该也想知道那没底气的嗫嚅背后,自己手下员工的工作能力到底在哪个层次。

  结果隋欢只能说出找谁开具承诺函,但三份承诺函的内容开什么,她支支吾吾讲不清楚。

  其实这事放在平时也不叫事,会上来不及记清楚的内容,会下可以再私下沟通交流。

  只是这三份承诺函的内容并不复杂,隋欢作为法务从业者居然记不下来,她的工作能力到底是怎么样的已经一览无遗——这是几乎要手把手去教的程度。

  董兰盯着隋欢看了一眼,把隋欢的头看得深深地低下去。

  楚千淼知道,她已经慌了。

  好,慌了就好。

  楚千淼转头和张腾对视一下,用眼神对了个信号。

  轮到张腾发声。

  张腾说:“董总,由于家装业务的特殊性,公司肯定难免会和客户之间产生诉讼纠纷。但一般人装修房子,装修金额都不太大,所以这些小的诉讼纠纷,如果单一来看,不会对公司的财务、业务、经营、声誉等等产生较为严重的影响。但如果这些诉讼纠纷过多——装房子嘛,装到最后打起官司的人不在少数。一旦这些诉讼纠纷积累起来达到一个量变的话,就不太好说了。所以我们认为公司法务部应该有个应对合同诉讼纠纷的系统对策。”

  楚千淼及时搭话:“这个问题我跟法务部肖总说过,肖总说诉讼纠纷的应对方案由他们那边出。”

  肖总看向隋欢:“告诉你弄来着,你弄得怎么样了?”

  隋欢下意识地看了眼楚千淼:“还……没完全弄好。”

  楚千淼直直地回视她:“可以先说说看。”

  隋欢看着她咬住下嘴唇。楚千淼有一瞬对她有一点怜悯。

  董兰尾音上扬,不满意的质疑被扬了出来:“一个诉讼纠纷方案有那么难吗?还没弄好?”

  隋欢的牙齿放过了她的下嘴唇,她的脸红一下白一下地说:“如果有合同纠纷,尽快解决纠纷,要……要是能协商和解尽量协商和解,能不构成诉讼尽量不构成诉讼……纠纷一旦发生、一旦发生……”

  她说不下去了。

  楚千淼在心里叹口气。她刚刚说的那些话,都是她讲过给她的,她后面还讲了很多,隋欢她根本没用心记。

  楚千淼接着说下去。

  “一旦发生纠纷案件,一般性的建议是,立刻成立纠纷处理小组,由法务负责人牵头,随后纠纷处理小组尽快和合同执行人员沟通,了解合同履行情况的全部信息,收集证据,确定纠纷是源于客户的责任还是公司的责任。如果是客户的责任,要考虑到保障公司利益不受到损害;如果是公司的责任,要尊重对方合法利益,尽快采取补救措施,把公司损失减到最小。”

  楚千淼的声音清清脆脆,语气和语调流畅自信。

  “根据纠纷情况要尽快讨论出纠纷的解决方案。解决方案要尽量准备多套,比较各种方案的可行性和对应的结果,做到既有最优方案,也有备选方案。此外要考虑到诉讼案件外包的情况,虽然由公司法务部处理诉讼案件,可以替公司节省成本,但有些地方有地区司法保护,这样就需要由当地律师出面处理诉讼案件。”

  楚千淼一口气说完,隋欢的脸从红变白,从白变灰。

  张腾又问了几个问题。毫无例外,这些问题都是隋欢的分内工作,但她哪个都回答不好,最后全是楚千淼给出完整解决方案。

  这场问答中,董兰起码可以明白两件事。

  隋欢的工作能力很差。

  她以前的那些工作,完成得好的、以及完成得有纰漏的,恐怕都不是靠她自己完成的。

  现在,楚千淼只要证明,隋欢工作上的纰漏是她自己的问题。这些纰漏与她楚千淼无关,是隋欢随口栽在她身上的。

  她又和张腾对了下眼色。张腾冲她轻轻一点头,随后他转向董兰,说:“董总,招股书里有一个章节是专门针对公司重要合同工的,尤其是大额的正在履行的合同。我刚才看了下目前公司工程额在一百五十万以上的正在履行的合同,整理得有点问题。”他一边说一边抽出两份合同,递向隋欢,“合同都是你整理的,隋欢你看下这两份合同,是不是有问题。”

  隋欢接过合同挨个翻了翻,一边翻一边咬着下嘴唇,像在下什么决心似的。

  随后她合起合同,一抬头,说:“整理合同的时候我问了楚律师,她说这样整理是可以的,没问题!”

  楚千淼笑了。

  如果说刚刚她心里还对隋欢存有一丝怜悯,她有过那么一丝犹豫要不要让隋欢一惨到底,那么现在,这丝仅剩的怜悯和犹豫她打算拿去喂狗了。

  张腾的脸色已经沉了下去。

  他转头看向董兰,对她说:“董总,这两份合同,其实没有任何问题。”

  他话音一落,除了楚千淼,所有人都很意外。

  楚千淼感觉到任炎在看向自己。她抬头,撞上他的视线,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有一瞬她从他的眼神里仿佛捉到一抹类似惊奇与赞赏的神色。

  她想她应该是看错了。

  张腾一下变得神色凌厉,他在鑫丰律所是出了名能护犊子的合伙人。

  他看向隋欢:“你可能压根连合同的内容到底是什么,它们究竟履行到哪个进度了,你都不清楚,一听有了问题了就直接先推出去!”

  他又转向董兰,说:“董总,楚千淼是我带出来的,她工作能力没有任何问题,不会犯签租赁合同不要房产证这种错误。”

  事到如今,楚千淼想,大势已定。

  楚千淼开会前想,她得先把问题的解决方案说出来,让董兰知道她是有能力解决问题的人。同时她得先乱了隋欢的阵脚。她越慌,为了自保露出的破绽就越多。

  她会前还和张腾商量,她想出的办法,由张腾来替她实施。他是合伙人,由他来为她正名更有说服力也更有力度。

  她先用三个承诺函刺激隋欢,隋欢不负她所望,她连听着记都记不下来。

  于是隋欢慌了。这时张腾对她提问。人一慌是记不住事的。她教过隋欢的那些东西,隋欢本来就记不全,现在更是说不出来什么。

  然后隋欢更慌了。

  张腾这时再拿出合同来,隋欢根本静不下心看合同到底是什么内容,真真假假地被张腾一试,她立刻就把自己推锅的本质不负所望地暴露出来了。

  散会了。散会前董兰对楚千淼说了声辛苦,算是对她的一种安慰。

  随后董兰叫法务负责人和隋欢散会后到她的办公室去,她说着这个决定时,脸色很难看。

  楚千淼从会议室里出来。开会前的三个目标,她都完成了,按说应该满意,应该开心,应该解气。

  可她却觉得胸口沉闷闷的。

  她不由会想,是不是真如任炎所说,她这是被她的人情味儿给反噬了?

  想到会议开始前,她去求他,他那副冷冷拒绝的样子,她胸口的发闷程度就加重了一个等级。

  张腾开完会和她说了会话就先走了,她自己回去尽调办公室。

  她一路沉着脸,沉到在办公桌前坐下,也调解不好自己的情绪。她怎么都笑不出来,不管秦谦宇他们怎么逗她。

  她从来也没有这样过。

  秦谦宇实在、实在看不下去楚千淼丧眉耷眼的样子了。他起身,走到楚千淼的办公桌旁边,半边屁股靠在她桌子上,面向她耷拉着的头,语重心长地开了腔。

  “千淼啊,你明明赢了一场战斗,怎么还这么丧呢?我说你这样,不是因为会前你求任总帮你,但被他给无情冷酷地拒绝了吧?”

  楚千淼想了想,诚实地点点头:“有一点这个原因。”

  秦谦宇感情饱满地一叹:“唉!千淼啊,你是不知道,其实任总他对你很用心良苦的,他拒绝你是想激发你自己解决问题,让你能对现代人性的普遍丑陋有个基本认识,他还说了一句话呢,他说你身上的善良得,得有点锋芒,不然就会被人利用,进而被人伤害。”

  楚千淼听到这里,抬起头,看着秦谦宇,说:“那他要是激发失败,我要是自己解决不了问题呢?”

  秦谦宇很坚定:“不,你不会!你看你今天自证得多精彩!简直是教个书般的翻盘和打脸!再说了,”他话锋一转,“你以为任总真能不管你啊?实话告诉你,开会的时候我偷瞄到任总的记事本了。他那本子上罗列了一堆法务部工作上的疏漏,假如你最后真的没有办法做到自证,就他那本子,就那上面的问题,他一个一个地问能把隋欢直接问死,以证明她工作能力不行,她那点活干明白的都是问了你才干明白的,她没干明白的就直接都往你身上推。”

  他拍拍楚千淼的肩膀,郑重地说:“放心,我领导是看起来像冷血禽兽,但他不是真的冷血禽兽,他不会袖手旁观的。”

  楚千淼:“我没看见他本子,我不信。”

  秦谦宇朝她一挤咕眼,然后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你说巧不巧,我冥冥中就跟猜到了你会不信似的,我提前偷偷拍照了嘿!”

  他把照片微信给楚千淼。

  楚千淼点开图片。

  画面是个偷拍的角度,有任炎的半张脸,和一个本子。任炎的颜值实在能打,存在于这样随意偷拍的画面里,他的侧脸还是帅得很没死角。

  本子的形状有点失真。但搓大照片后依然能看清在那个本子上,写了满满的问题。真的是能把隋欢问到死的问题。

  “这些问题后续任总整理好会一个不落的发给董兰,让她尽快安排整改的。”秦谦宇补充说,“我跟你说,我们任总和你们张律师有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护犊子,任总对惹了他犊子的人,绝不手软。”

  “……”

  这怎么听起来不像句好话?!

  楚千淼本来心里正悸动着,听到自己在秦谦宇嘴里变成了犊子后,那悸动一下就散了。

  秦谦宇最后说。

  “不过千淼,你的三步反击,真漂亮!有条有理有逻辑有递进!散会的时候连我领导都说了,你以后在事业上一定会是个特别厉害的小妞!”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2至此终年作者:墨宝非宝 3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4第一部 光芒纪·微光作者:侧侧轻寒 5到爱情为止作者:申尔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