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九十八章 你怎么这样

第九十八章 你怎么这样

  当天晚上下班后,  大家直驱海底捞。

  今晚纠缠排位是任炎坐首位,他左手边是楚千淼,右手边本来是秦谦宇,  但秦谦宇念在刘立峰考试没过,心里沮丧,  就极有人道主义精神地把挨着任炎这个位置让给了刘立峰坐,  他自己坐在了刘立峰旁边。剩下的人孙伊、卢仲尔、王思安和闫允强就一个挨一个地坐了下去。

  任炎让服务员把点菜的ad拿来,  随后他一叩桌面,招呼楚千淼“过来看看爱ài吃什么。”

  楚千淼“”

  他让她点餐,却偏不把ad拿给她,他把那玩意始终攥在他自己手里。

  楚千淼只好探长了身shēn子向他凑过去。

  她和任炎于是一起陷入点菜状态。她一边滑着屏幕一边抬头周全地问到每一个人,  大家都爱ài吃爱ài涮什么,  她来帮他们点上。

  秦谦宇报了个白菜,  刘立峰报了个蒿子秆。楚千淼点完直寒碜他们俩“瞧瞧你们俩的出息出来吃火锅是吃肉rou的,不是来吃草的”

  秦谦宇和立峰对视冷笑,  一切尽在不言中你也一顿火锅喝六瓶茅台试试吐的时候满嘴没消化完的羊肉rou味儿我看你还想不想再吃肉rou

  趁着任炎和楚千淼负责给大家点菜的功夫,刘立峰凑近秦谦宇,小声嘀咕“老秦你自虐啊怎么还选火锅任总不是说了让你可着自己喜欢的地儿挑吗”

  秦谦宇满心委屈,也懒得多说,  把手机调到和任炎微信通话的界面,  往刘立峰眼前一放,让刘立峰自己看

  任炎后来进办公室以后又给秦谦宇发了消息“要不然晚上还是吃火锅吧。”

  紧跟着又一条“火锅你们都爱ài吃吧”

  看到这行字刘立峰嗓子眼儿发紧。他们原来爱ài吃,但被茅台沤吐了两回就爱ài不起了。

  他看到秦谦宇在给任炎的回复中也是委婉抗争了一下的。

  秦谦宇“领导要不咱们今晚换一样”

  任炎回他“可以。”

  秦谦宇又发“那您觉得烤肉rou怎么样”

  任炎“嗯,烤肉rou可以。那就海底捞吧。”

  可领导海底捞不是烤肉rou啊您记错了啊它还是火锅啊

  刘立峰看到这里抬起头和秦谦宇对视一眼,  秦谦宇的眼睛里是“你懂我了吗”,刘立峰的眼睛里是“我懂你了”,两个人双双有点崩溃。

  “所以你看,冥冥中领导就是想吃火锅,我能有啥办法”秦谦宇摊着手小声地说。

  刘立峰一皱眉,满脸思索“你说任总是对火锅有是什么执念吗”

  等肉rou和菜都上来,锅也沸了,大家开始热rè火朝天地吃起来,夹肉rou跟抢似的,谁也不记得之前呕吐是什么味儿的了。

  吃着吃着大家恭喜秦谦宇和楚千淼,保代考试顺利通过。然后他们又单独恭喜秦谦宇,对他一口一个“秦总”地叫着,说恭喜他等力涯项目成功上市后,他就是正式的保荐代表人了,职位也将由高级经理升到业务董事,办公位也会从公共区搬进办公室。

  力通北京投行部把办公地址搬到金融街后,地方宽敞,办公室富裕,一般只要能注册成为正式保代,都可以搬进办公室去。不过除了任炎那样董事总经理级别的保代是独立办公室,一般的保代都是两个人一间办公室。

  所以大家就说,秦谦宇搬进办公室之后也不用担心会寂寞,等楚千淼做上个io或者定增的项目,做完之后就也能变成正式保代搬进去陪他了。

  秦谦宇开心得满面红光,一边谢过大家的祝福,一边对楚千淼说“弟弟,哥在里边等你进来哈”

  楚千淼被逗得直笑,一边笑一边往下接梗“得嘞我一定记得多带窝头到里面去看你”

  笑完她有那么一点点不真实的感觉如果下个项目可以由她签字,做完她就也可以进办公室了。她就也要被人称上一声“楚总”了。

  想着那两个字的称谓,她觉得有点梦幻。可是再想想,和任炎做瀚海家纺项目的时候,她才23岁,那时任炎是29岁。时间过得可真它大爷的快,跟有仇似的,连跑带颠地往前赶,一眨眼她现在都27了。所以仔细想想其实也是时候该有这样的成绩了。不然到了29岁的她可怎么比得上29岁的任炎

  29岁的任炎都已经在瀚海家纺的项目上运筹帷幄统领大局了。

  梦幻的感觉渐渐退去,真实的感觉归位回笼。本来在查完考试成绩时,她还很沾沾自喜,人也放松得不得了,似乎觉得这辈子再也不用学习了。

  可是现下她立刻又找回了紧张感。

  是的,她没有资本放松。她说过想成为任炎那样的人。所以27岁这一年和28岁这一年,对她至关重要,她要好好奋斗,这样等到了29岁时,她才能和曾经29岁的任炎比肩。

  她用左拳击着右掌,给自己打气。

  一转头,她看到任炎在斜睨她。他在用眼神向她发问一个人在那美什么呢

  她呲牙一笑,并不打算告诉他,她在美啊,自己刚完成一个奋斗目标后,马上又给自己找到一个新的奋斗目标。这世上可没什么是比有奔头地活着更来劲的事了,她当然觉得美。

  大家祝福完秦谦宇和楚千淼之后,进入了起哄环节。

  他们都知道刘立峰和楚千淼关于考试打了个赌,所以他们趁着这顿饭开始哄刘立峰,让他赶紧兑现赌注拜大哥。他们还激他说,要还是个老爷们就赶紧拜,别别别扭扭地,爽快点。

  刘立峰给哄得满脸通红,又不经激,当下就瞪着眼鼓着脸站了起来。

  “拜就拜”他瞪着楚千淼,对她一举茶杯,很难启齿似地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一句话,“姓楚的,喝了这杯茶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大哥”

  楚千淼眉开眼笑,摆着手说“不行不行,这么大的事我不喝茶,咱们得换酒”

  秦谦宇之前还嚷嚷着这顿饭谁让他喝酒他让谁先没命。结果楚千淼话音一落,他第一个蹦起来表达赞同“对对对,气氛到这了,不喝酒没意思这样,我去要酒,大家都喝啊都喝”

  楚千淼看着秦谦宇,觉得这世上的男人可能生来就都是真香体质,改不掉的。

  秦谦宇临叫服务员之前转头问任炎“领导,要几瓶”

  任炎却说“你们喝吧,今晚我不喝了,我开车。”

  秦谦宇一时间感想复杂。他既觉得任炎封了酒口这是让他们提前捡回半条命,可任炎这么果断地说不喝,却也让他略略觉得有那么一点扫兴。

  不过等酒被拿上来,服务员给每个人都满上杯之后,那点扫兴也就不重要了。

  刘立峰重新拜大哥,这回他端着酒杯冲楚千淼一敬,说“愿赌服输,今后你是我大哥”

  他说完看了楚千淼一眼。那一眼和平时大有不同,简直像在诀别点什么似的。

  楚千淼想难道他在和他的自由身shēn做诀别

  她一哆嗦。

  这哥们入戏还挺tg深,真以为她会像大哥压榨小弟似的那么压榨他吗

  她思绪放飞的功夫,刘立峰已经端着酒杯一仰脖,把整整二两的一杯酒一口闷了下去。

  楚千淼看得目瞪口呆。他也未免把她这个大哥太当大哥了

  她赶紧也要跟着闷一口杯,却被任炎半道拦住胳膊。

  他隔着她的衬衫袖子,握着她的半截手臂,他手掌的温度隔着衣服布料熨帖着她。

  “喝半杯可以了。”说完他放开手。

  楚千淼点点头,但仰脖子喝的时候一个没忍住,她还是一口闷了。

  没办法,她这辈子,就活在仗义两个字上了。

  刘立峰对她竖竖大拇指,坐回位子上。他抬手搓搓脸,又揉揉眼睛。

  放下手时,他扭头看向任炎。任炎也在看着他。

  他想他眼睛红红的一定被任炎看得清清楚楚,不然任炎不会抬手拍他的肩。那是男人间不用特意说什么就能懂的一种安抚。

  他赶紧对任炎一笑说“领导,酒有点辣眼睛,没事儿”

  他刚刚在拜那傻大哥,一定不知道他刚才到底在诀别些什么。

  整顿饭的后半段,大家喝酒多吃肉rou少起来。

  自己人喝酒,总是最开心的,而且好像喝多少都不容易醉。

  大家喝着喝着就开始乱蹿位子互相聊天互相敬。秦谦宇过来和楚千淼碰了一杯,然后对她耳语了一下。

  等秦谦宇撤开去和别人喝酒之后,楚千淼转头,看着因为不喝酒所以在喝酒的人群当中落了单的任炎,问“领导,秦哥他们让我问你,你是不是对火锅有执念”

  任炎半转了头,斜睨着她,似笑非笑地说“我也以为今天吃烤肉rou的。”

  楚千淼回想了秦谦宇给她讲的他和任炎之间的那段聊天记录。

  “可来海底捞不是你的吗”  她蓦地瞪圆眼,“不会吧你不会以为海底捞是烤肉rou吧”

  任炎淡淡一点头。

  “嗯。”

  楚千淼“”

  过了一会,楚千淼和孙伊喝过酒之后,想想还是不死心,又转头问任炎“领导你真的不知道海底捞是吃什么的吗”

  任炎这回睨着她时忍不住挑了眉“你搜一个股票代码,hk6862。”

  楚千淼掏出手机,搜完发现是海底捞。

  她发现自己被任炎彻底涮了。想想也是,他一个堂堂投行的董事总经理,肯定对国内的哪些企业上了a股美股港股十分了解。

  “领导你逗我们”楚千淼布满地咕哝。

  任炎挑着嘴角一笑“是你们太傻。”

  楚千淼看着任炎说他们太傻的样子。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醉眼给任炎打了层柔光滤镜。她总觉得今晚的任炎和以往不怎么太一样。他以往平静冷淡的目光里,今日ri似乎泛起了些不一样的温柔波澜。

  楚千淼喝口水,呵呵地说“所以你就是故意选的海底捞。那你对火锅还真的是有执念。”

  任炎看看其他人。都两三个一堆互相胡说八道喝酒喝得欢。他抓着这么个无人主意的空档,转头对楚千淼挑着一边嘴角笑了下“我对火锅本身shēn没执念。”顿了顿,“我对和谁一起吃火锅比较感兴趣。”

  酒精多少还是泡钝了楚千淼的神经,她眨眨眼,想消化一下他这话的意思,但秦谦宇在一旁大声叫她,叫她过去喝酒。

  她连忙端着酒杯起了身shēn,把这话也就忘到脑后。

  一餐饭热rè热rè闹闹开开心心地吃完,大家喝得都恰到好处,没有人吐全都能找到自己的家在哪。

  散席时楚千淼要去卫生间,任炎在她去之前叮嘱了她一句话“等下先别着急走,我在外面等你,有件事和你说。”

  楚千淼嗯嗯地答应着,跑去卫生间。

  一身shēn轻松出来后,她发现大家都已经走了。走出门口,只有任炎站在月色下,站在他的车子旁在等她。

  九月的天气月朗风清,格外怡人。

  他站在九月夜晚的月光里,两手插在裤子口袋里  。月光下他的身shēn形隽挺tg颀长,肩宽腰窄,格外迷人。想到那层衬衫不布料下是怎样喷薄的胸xiong大肌和腹肌,楚千淼就觉得血有点要往头上涌。她回回神,想月光下的任炎走过去。走近些时,他不只身shēn影,连五官都清晰起来。

  黑亮的眼,高挺tg的鼻,微翘的一边嘴角,魔魅得像能吸走少女的魂。

  隔着三大步时,她不敢再往前走了,双脚立定。她怕被他的目光给吸进去。

  她冲他带笑地叫一声“领导”

  他扬起的嘴角的弧度无声边大,对她说“上车吧,顺路送你回家。”

  她赶紧说“不用不用,我自己打车就行。”

  任炎一挑眉“我有事跟你说。”顿了顿,“工作上的事。”

  楚千淼看他面色肃然下来,想了想,绕到副驾上了车。

  在任炎手机的导航软件上输入自己的现居地址后,她系好安全带。然后她转头看向任炎“领导,有什么事,你说”

  任炎把车子开出停车场,汇入到夜晚街上的车流中。

  “接下来我可能会把你借调到其他部门,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任炎看着车,目视前方地说。

  “啊”楚千淼有点微醺,平时的好脑子变得有点不转个,于是乱猜起来,“不会是阚轻舟他们部门吧”

  任炎转头瞥她一眼“你想去吗想去也行。”

  “不想”

  激动地回答完,楚千淼转头看向任炎的侧脸。她看到他的嘴角挑了起来。她这才品出来刚刚他是在逗她。

  “”老男人怎么这么坏。

  她想了想,试探地问“那不会是栗棠的部门吧”

  任炎又忍不住转头瞥她一眼,睨着她的眼神像在关爱ài一个急性xg智障。

  “我怎么会让你跟她扯上关系”

  楚千淼闻声心里一热rè。总觉得他这话的背后是对她的一种保护。

  “具体情qg况等以后定下来再说,我今天就先跟你打个招呼。”任炎转回头看着前面的路说。

  楚千淼“哦。”

  所以,就这么点事这也叫有事要跟她说

  这事现在品起来怎么有点像在找茬送她回家呢

  后面的半段路,楚千淼开始犯困。她迷迷糊糊地挣扎在半睡半醒之间,连任炎什么时候把车停好她都没能清楚感知到。

  她眼睛迷离地半睁半闭,世界在她眼前是一团模糊。

  忽然有个带着温度的肉rou体向她靠进过来。

  她把迷离的眼睛睁大,迟钝地瞪了两秒钟,终于有了焦距。

  她看清靠进过来的人是任炎,他的脸离她无比地近。

  “到地方了。你被安全带勒着,不舒服,我帮你解一下。”他对她说。

  他们离得是在太近了。他的鼻尖几乎挨上她的鼻尖。他说话时,她都担心他的嘴唇会碰到她的最初。

  车里的气息一瞬暧昧得不行。她的心跳明明只有她自己能听到,她却觉得它响得满车都是。

  她猛地把眼睛睁得更大使劲向座位靠背上靠。

  胸xiong脯起伏。她在不受控制地喘息。

  她被圈定在他的凝视里,他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温柔似水。他今夜的眼神里面,好像有好多好多的绵绵不绝的内容。

  她不敢探索那些内容,也不敢让他对她铺陈展示那些内容。

  她喘着气,猛地一把推开他。

  然后飞快地打开车门下车。

  下车下得及,她有点脚软。她站在车子外面扶着车,等着拔脚就走的力气回归脚下。

  他也下了车。

  他绕过来问她怎么了,想吐吗

  淡淡地,但是难掩关心的语气。

  月光下,他站得离她特别的近。

  她想起曾经就是这样的月光下,就是他送她回家之后,她站在车前,对他说她喜欢他。

  就是在这样月光同样美好的那个夜晚,他拒绝了她。

  所以现在他站得和她这样近,算什么

  她生气地后退一步,跟他拉开距离,仰头瞪他。

  “你、你”

  她很气,又气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她运着气,最后一句话不说,扭头就走。

  走得大步流星,走得步步用力,好像把可恶的人踩在了脚下那样,恨不得一步一碾。

  身shēn后没有人走动、或者人开车门的声音。

  所以他应该正站在原地,看着她气咻咻的背影。

  她忽然停住脚步。使劲地深呼吸,运气再运气。然后她猛地转身shēn,又快步走回到他面前。

  任炎看着去而复返的楚千淼。

  她走到自己面前来,抬着头瞪着他,气咻咻地。

  本来微醺桃粉的脸蛋,现在气得整个都红了。

  眼睛像被水洗过一样亮亮的,湿漉漉的。

  她仰头瞪着他,开口时又凶又有点委屈。

  她问他“你到底怎么回事”

  他低头看她,听她又凶又委屈地埋怨。

  心脏又像被一只手一下一下地给攥住。他又变得一下失血一下回血地微痛。

  “你是不是最近对我有点过分好”

  他否认“没有。”

  “你有”她低低地吼,“你就是有”

  她一句紧跟着一句地控诉。

  “你干吗老是对我做一些,比别人都亲昵的动作”

  “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你不是明明白白地拒绝我了吗”她声音里都气出了颤音,像个咆哮地小兽一样对他吼,“所以你为什么拒绝了别人还要撩别人你为什么这么为老不尊”

  任炎一下怔在她的最后一句控诉中。

  “你、你这人太坏了你真讨厌”

  楚千淼借着酒劲发作一通,发作完转身shēn跑掉了。

  任炎还愣在月光下,半天缓不过劲。

  老

  作者有话要说  病句改了一半,先发上来吧,都改变会刷新一下

  任炎为什么又拿老暴击我,为什么

  15字以上2分好评,600个红包么么哒

  任总不会立刻辞职,剧情qg没到那里后面的剧情qg发展大家不要过度参考撩表心意,情qg节发展都以本文为主毕竟写撩表心意的时候,服不服只是个思路,连完整的提纲都还没有。

  我说一下撩表心意里出现的水火情qg节,哪些有哪些没有吧

  一定有的1大家期待的千淼怼二火的情qg节,有,在后面;2挟喵喵以令淼淼的情qg节,有,也在后面;3淼淼睡完二火扔200元的戏份,有,在后面;4厨房吻的情qg节是重头戏,有,在后面。

  5黑床chuáng单有没有戏份当然有的,多重要的一个配角啊。前方不远处,请静待黑床chuáng单佳音。围笑

  本文正文不会写到的1千淼辞职跳到企业去当高管,正文里没有,番外写。2任炎辞职跳槽会写,跳到的也是发展互联网业务的公司,但不是撩表心意里网约车的公司

  下个文开扫描你的心,是个甜蜜搞笑的故事,感情qg线会比这篇文多很多很多,大家提前从专栏进入收藏一下叭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九十八章 你怎么这样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2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3一生一世作者:墨宝非宝 4假日暖洋洋作者:梵鸢 5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