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34章 我的心很乱

  《服不服》第三十四章:我的心很乱

  那部二手手机引发的快速问答,  差不多过去一个星期时,  楚千淼晚上加完班回到家,  看见谷妙语瘪着嘴鼓着脸坐在客厅沙发上扮演生气的河豚精。

  她赶紧放下电脑包凑到谷妙语身边,一边顺谷妙语的背一边说:“哎哟?这谁家孩子啊?怎么生起气来都这么可爱呢?”

  谷妙语鼓着气的腮帮子被她一句话给戳漏了气。

  “论灌迷魂汤,  谁也灌不过你!”谷妙语又气又笑地说。

  楚千淼趁热打铁赶紧问谷妙语为什么生气。

  谷妙语眉心一拧,  苦大仇深的情绪爬了满脸:“今天我们公司秦经理给我招了个销售,是个实习生。”

  楚千淼:“这不挺好的,要不然你又得是设计师,又得分饰销售的角色,现在有个帮手了你身上的压力还能轻一点,  你天天还能开心快乐一点。”

  谷妙语愤愤地摇头,摇得头上的小丸子都快散掉了:“不!我一点都不能快乐!”她抱住楚千淼的肩膀摇晃,“水水,  你知道这个新来的销售实习生是谁吗?!”

  楚千淼:“……谁、谁啊?”

  谷妙语两个圆眼珠里燃烧起两簇火焰:“就是那天在你们学校cei了我手机的自我感觉好到爆炸的没礼貌的小崽子!!!”谷妙语用一连串的定语展示心里的愤懑。

  提到这个小崽子,她就激动得停不下来:“真的水水,  你们学校怎么还有这样的学生呢?说话怼人,没有礼貌,自我感觉良好,我估摸着要不是他的脸长得还能看,他早被人打死千八百次了!”

  谷妙语的吐槽太密集,  楚千淼插不进话。她只能在心里做一个捧哏者:哟!那这小伙所谓的“脸长得还能看”,  那得是相当地还能看了。

  “你说他一个毛头小子,  刚来,  懂什么?虚心向前辈谷老师学习好不好?为什么非要跟谷老师犟嘴?谷老师的鸡汤哪句不是正能量?为什么他一定要在谷老师的鸡汤里下毒???”

  楚千淼继续在心里捧哏:嘿!敢在我们鸡汤大王的鸡汤里下毒,  这毛头小子欠点心灵教育了!

  “我真的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家庭才教育出这么浑身上下透着优越感的人来!家里藏着皇位吗???家里藏着皇位你回家登基去啊你出来上什么班呢!!!水水真的,我觉得这小子他单身一辈子最好,以后谁嫁给他谁那一准就是瞎!我原来以为涂晓蓉会是我这一生最讨厌的人,但现在我宣布涂晓蓉要和别人并列第一讨厌了!这个最讨厌宝座,有那个死小子一份!!!”

  楚千淼看着谷妙语气得火冒三丈七窍生烟,都不敢问一句:“死小子提没提赔你手机的事?”她怕死小子真的没提,谷妙语能气得直接把最讨厌宝座让死小子独享,把涂晓蓉踢到第二讨厌去。

  那样的话可不行,再怎么说,谷妙语和死小子是一组,这是人民内部斗争。但涂晓蓉可是人民外部的敌人,窝里斗也不能耽误一致对外才行。

  楚千淼劝着谷妙语让她消气,把这个内部外部的道理讲给她听。“你先把对那小子的讨厌情绪放一放,既然他是你的销售,你俩就先赶紧配合起来,把业绩往上提一提。你哪怕从倒数第一提到倒数第二,到年底起码就不会被末位淘汰掉。眼看离12月31号不到俩月了,时间多紧迫啊。”

  谷妙语虽然满心不情愿,但她把这话听进去了。

  “行吧,我先忍着他,等我保住工作的,看我怎么折磨他!”谷妙语像梅超风似的,把两只手摆成九阴白骨爪的造型恶狠狠地说。

  接下来的日子,楚千淼一边做项目,一边替谷妙语挂心担忧。她怕谷妙语一个忍不住,会和自我感觉良好的臭小子撕吧起来。

  这段日子以来,每晚听谷妙语描述她白天的上班生活,楚千淼觉得那简直是一部情节曲折、走向成迷的狗血连续剧——

  期初涂晓蓉想一脚踩死谷妙语,不想让她有脱离业绩倒数第一的机会,于是居然开始下三滥地抢谷妙语的单子。而在这种艰难境况下,那个叫邵远的臭小子又火上浇油,跟经理提出转组,弃明投暗去了涂晓蓉那里。

  那天楚千淼陪着谷妙语骂臭小子骂到下半夜两点,两个人才算消了气能睡着觉。第二天楚千淼到力通去坐班,雷振梓看到她之后居然还说:千淼挂着黑眼圈可更是楚楚动人了!

  她当时也没客气,立马回敬他一句彩虹屁:“雷总您的眼睛这么好看,一定是因为它平时总在发现人间真善美的那一面!”

  所有人都拿她的黑眼圈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她自己也拿自己逗趣。

  最后倒是任炎趁着没人的时候问了她一句:“最近的工作量对你来说,太大吗?”

  她赶紧说不大。

  任炎于是说:“那就早点睡。”

  说完他就走了。搞得她一时没回过味儿来。等回过味儿时,她心里怦怦直跳。

  还得是自己学长。别人看着她的黑眼圈只和她逗笑,只有她曾经的F0,会关心一句她是不是工作太累了。

  她想她年轻时眼光还是可以的,没有粉错人。

  后来谷妙语那边的剧情急转直下。她都劝了谷妙语千万别上火,大不了被末位淘汰了她养她。

  可谷妙语居然绝地逆袭了,她一连签了好几个单子。而这些单子,她都是通过邵远的协助完成的——楚千淼起初听到邵远又从涂晓蓉那组转回来,还是死气白赖非要转回来,她奇怪得头都要掉。她想这个叫邵远的男孩纸还真特么是个迷一样的男孩纸。

  小稻谷和这个谜一样的男孩纸,混双配合得非常好,楚千淼听说他们现在有了野心,已经不单单满足于摆脱掉末位淘汰的危机——他们有了更远大的志向,他们要勇夺业绩第一。

  楚千淼想,这人世间的事可真是千变万化啊,昨天还不共戴天的两个人,今天已经可以高高兴兴打配合了。

  可不管怎么说,谷妙语事业上算有了起色,而那个死小子邵远,看样子就是小稻谷事业起色的助力者。

  楚千淼白天在力通写尽调报告初稿的时候,接到了谷妙语电话。

  电话一通楚千淼吓了一跳,因为谷妙语的声音饱含怒气。

  “水水,我要气死了,不和你说说发泄一下,我怕我等下会忍不住去和涂晓蓉那个坏厮火并!她又故技重施想要抢我单子!”

  楚千淼就一句话:“用不用我现在打车过去帮你干她?你别担心我是律师,我能在把自己摘出来的范围内帮你好好收拾她!”

  谷妙语说,算了,打车费有点贵,我先忍了吧。

  楚千淼说,忍不住的时候CALL我,我让你那同事看看什么叫战神!

  等她把电话挂断,一抬头,发现一屋子的人全在看她。

  任炎看她看得面无表情,只有眉心有那么一点似蹙非蹙,不知道是听不惯还是担忧。雷振梓看她的眼神有些玩味,仿佛很期待她打车去干谁这件事会真实发生。其他人看向她的眼神里闪出一种重新认识她的光。

  秦谦宇发表感想说:“千淼,之前没发现,你挺野啊!你是不是真的挺能打的?”

  楚千淼抬手用手背向后一撩头发:“说实在的,论吓唬人我就没输过谁!”

  雷振梓在一旁先笑出声,笑得眼角眉梢桃花朵朵开。

  “千淼你可真是宝藏女孩,你说啊,你怎么每一天都能比昨天更有趣更可爱一点呢?”

  楚千淼条件反射地拍回彩虹屁:“因为吃了神仙一样的雷总投喂的那么多高级餐啊,是您对我们的午餐哺育才让我们每天都比昨天更茁壮!”

  雷振梓笑得更加桃花盛开了。

  任炎在一旁居然也开了腔。他一出声就把话题带到了另一个方向。

  “刚刚到底怎么回事?”

  被任炎的问题一垂幸,楚千淼心尖一抖,她赶紧说:“我发小在装饰公司上班,是设计师,他们公司另一组设计师特别没品,为了挤兑她不惜抢走她的单子。我发小是全天下最可爱的小可爱,谁欺负她我就和谁斗争到底!”

  雷振梓坐在黑皮转椅里,转来转去,半眯着眼,跟要勾姑娘魂似的,对楚千淼说:“我们千淼才是天下最可爱的小可爱!”

  他的语调撩人,换做别的姑娘被他这么一撩,骨头都要酥了。偏偏楚千淼心大肺大,不只骨头不酥,她居然还和雷振梓认真严肃地理论:“雷总,您是没看见我发小,等您看见了,您就知道可爱两个字的解释,就是她的名字她的人!”

  雷振梓来了兴趣:“那有机会我得见见!”

  任炎打断他们,又把话题拉回来:“因为她在她的公司遭遇了同事的挤兑,所以你要打车过去帮她出头?”

  他声音冷冷淡淡的,没有一丝的情绪。

  楚千淼拿不准他要表达什么,简单应了声:“对啊……”

  任炎:“如果这点事她自己都处理不好,你难道能替她打一辈子架吗?”

  楚千淼心里“哦”了一声。果然是很任炎的行事风格了。

  雷振梓在任炎旁边,飞着媚眼似的朝楚千淼挤眼睛又做口型:冷血!

  楚千淼想,可不是!!

  周五的时候,雷振梓又到力通来晃荡了。他照例到任炎办公室点个卯就晃悠到了会议室去。会议室里偶尔传来他的笑声,笑得一声比一声浪,跟故意给谁听似的。

  任炎本来想眼观鼻鼻观心,但最后当雷振梓的浪笑阵阵终于也激发了楚千淼的笑声后,他腾地起了身。

  他想他必须得过去一趟,得告诫他们,这里是办公场所,不是说说笑笑的地方。

  可他一进了会议室,大家却又都不笑了。他有一刻觉得自己像个镇笑神器,他往哪一镇,哪就立刻一片宁静。他一时间不知道这个功能到底是好是坏。如果是坏的,可他们毕竟这是怕他服他。但如果是好的,为什么心里又会有一丝丝很隐秘的失落。那丝丝隐秘的失落背后,是他对雷振梓走到大家中间能和他们笑在一起的一点点羡慕和一点点点的嫉妒。

  他进屋后,秦谦宇他们全都埋头整理材料,楚千淼也全神盯着电脑屏幕改材料。

  雷振梓像没长骨头的一摊肉似的,半靠半趴地摊在会议桌前。楚千淼两边的椅子上摆满了底稿,所以他是摊在楚千淼的对面。

  看到他进屋找位置坐下来,雷振梓懒洋洋地冲他说:“是我的哪阵浪笑,又把任总您给招来了啊?”

  那双桃花灿烂的眼睛里,有且只有任炎能看懂的一种挑衅眼神,以及挑衅得逞后的一丝得意。

  任炎立马想抬腿就走。

  但这功夫楚千淼接起一通电话。她的声音一开启,他想架起自己身躯的腿就卸了力。他莫名其妙地坐在椅子里,认认真真地翻着材料,耳朵却跑去听楚千淼讲电话。

  他看到电话挂断后,她向她对面的雷振梓双手合十,像拜神仙似的拜他。

  楚千淼接完电话,眼珠子叽里咕噜转了几转后,开始拜雷桃花仙。

  她问雷振梓:雷总,有这么个事儿,不知道您感兴趣不?

  雷振梓立刻问,是什么事。

  “就是吧,我发小她公司另一组那人品暗黑的设计师涂晓蓉,最近抢我发小的单子抢得非常炽热,基本等于光天化日地打劫了。要是小客户呢,我发小还能跟涂晓蓉掰扯掰扯,但要是在高端客户面前,和涂晓蓉这么一掰扯,就很赶客,因为高端客户会想:你们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公司?一个公司的人当着我的面就开始窝里反。于是高端客户就会转身撤退。”

  楚千淼喘口气,接着说:“而这个涂晓蓉她就是仗着我发小不会当着高端客户的面跟她撕破脸,所以但凡我发小往公司领高端客户签合同,涂晓蓉都千方百计地往跟前凑,企图在签合同之前撬走客户。”

  楚千淼看到雷振梓听得很入神,女人间的明争暗斗刺激得他都长出了骨头,他不再懒懒地靠着趴着,他坐直了身体,眼泛桃花地笑着说:“千淼你接着说,我感觉后面要有好玩的事发生!”

  收到催促的楚千淼立刻嘎嘣脆地接着说:“我发小今天谈了几个大单子,约好明天和客户在公司签合同。但是她担心涂晓蓉又会死皮赖脸地冲上来抢单子,所以她想了一个绝妙的好办法!”

  楚千淼停顿了一下,卖了个关子。在一旁支着耳朵一起跟着听的秦谦宇忍不住插话:“什么办法什么办法?”

  任炎抬头,瞪了秦谦宇一眼。秦谦宇缩了缩头,赶紧忙忙碌碌地开始翻材料。

  “什么办法?”楚千淼卖关子的停顿有点长,任炎也问了句。

  秦谦宇:“……………………”

  他懊恼于自己越来越摸不到领导的心思了……

  楚千淼呲着小白牙对任炎一笑,算是对他捧场提问的报答。任炎极快挪走眼神,心里涌起一丝烦躁。自己刚刚的搭腔,简直冲动得莫名其妙。

  这段时间他到底是怎么了?

  转头瞥一眼雷振梓,这个最近搅乱他情绪的罪魁祸首也正斜睨着他,笑得一脸幸灾乐祸。

  “千淼,接着说!”任炎觉得雷振梓的声音语调浪得能开船了。

  楚千淼“得嘞”一声,接着说:“我发小想了一个声东击西的办法,她计划找一个两个的人,那种一看就高大帅气英武不凡的人,一早就先到我发小公司去,当幌子,扮演是要和我发小签单子的客户,那时候涂晓蓉一定千方百计冲上去想截胡,这幌子先生就将计就计跟着她走,和她周旋,把她拖住。这时候,我发小再把真的客户迎进公司,去别的会议室签合同。等签好合同收好定金,一切就大功告成了  !”

  雷振梓单手撑在桌面上,手背拖住下巴尖,一飞桃花眼说:“还真是个精彩的好办法!”顿了顿,他给楚千淼飞个眼,说,“讲这事之前,你问我什么问题来着?”

  楚千淼嘿嘿一笑:“雷总,有这么个事儿,不知道您感兴趣不?”

  雷振梓:“嗯,这事有趣,我非常感兴趣!所以,”他顿了下,飞快斜睨一眼任炎,又看回楚千淼,说,“我愿意帮你们去扮演这个假客户!”

  楚千淼啪地一拍巴掌,隔着会议桌对雷振梓就开始拜:“雷总,您就是活神仙本仙!!”

  空气中传来一道若有似无的气声。

  任炎从鼻腔里送出一团冷眼旁观的气。

  “雷振梓你是不是太闲了?”

  雷振梓飞快点头:“我就是闲啊,最近钱赚太多,我就想闲着找找乐!”他不理任炎的冷眼刀子,问楚千淼,“千淼那你说,我扮演的这个高端客户,明天开什么车去合适?”

  楚千淼眼珠一转:“好一点的!”

  雷振梓:“好一点的啊……那劳斯莱斯或者宾利行吗?”

  楚千淼一哆嗦:“雷总,降、降一点档次,这俩太嚣张了,开这种车何必去砺行那种小作坊?直接找嘉乐远这种大装修公司不就好了!”

  雷振梓想了想,说:“行吧,那我还有辆破宝马,我明天就开宝马去吧。”

  楚千淼:“……………………”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宝马前边的修饰语还可以用“破”字的……

  敲定了出行坐骑,雷振梓转头对任炎说:“阿任啊,那我明天就不陪你吃饭了,我去学雷锋做好事去!”他又转回头看楚千淼,冲她飞眼,“等做完好事千淼请我吃饭吧!”

  楚千淼豪迈地一拍巴掌:“没问题!”

  任炎淡淡瞥他们一眼,什么也没说。

  第二天楚千淼又被抓到力通加班。秦谦宇他们四个都在,但任炎不在。至于雷振梓,他今天要去谷妙语的公司倾情扮演一位高端客户。

  楚千淼时不时就瞄一眼电话,她在等着大前方的人生大舞台传来捷报。

  快中午的时候,她的手机终于响了。是谷妙语给她打来的电话。

  谷妙语的声音非常激动以及喜悦,激动和喜悦把她的音调都给冲高了八度。

  “水水!托你的福,事情完成得特别特别顺利!”谷妙语用被高兴冲高了八度的声音对楚千淼说,“谢谢你给我找的俩大帅比戏精,他们俩一亮相,那两张脸就先把涂晓蓉给晃花痴了,然后他们俩又一冷一热地一唱一和,直接把涂晓蓉给绊住了,涂晓蓉被他们俩缠吧着讲了一上午报价,愣是连厕所都没机会出来上一趟。趁着这功夫我非常顺利安全地把我的几个单子都签成了。等我这几个单子签完,那两个大帅比借口要再考虑考虑,抬屁股就走了。涂晓蓉从会议室里出来是夹着腿跑去厕所的哈哈哈哈哈哈!等从厕所出来好一会儿之后她好像有点回过味来了,她当时那个脸色啊,哈哈哈哈,水水我跟你说,比老黄瓜刷了绿漆还像中毒!大爷的,真解气,太解气了!”

  把过程复盘之后,谷妙语对楚千淼说:“水水,你请两个大帅比吃饭吧,饭钱回头我用提成给你报销!”

  楚千淼听得一脸懵:“小稻谷你等会!”她捋了捋谷妙语的话,问,“什么叫‘俩戏精’?什么叫‘俩大帅比’?我就找了一个叫雷振梓的人去给你撑场子了,另外一位,是谁啊?”

  谷妙语也愣了愣,说:“另外一位是任炎啊!”

  楚千淼:“???”

  怎么任炎他也去了吗???

  他之前不还义正辞严地说:如果这点事她自己都处理不好,你难道能替她打一辈子架吗?

  他这不是在主张谁的事谁自己去办么,怎么会突然伸出援手了?

  楚千淼想,坏了,他怕不是有什么把柄落雷振梓手里了吧。

  中午时,秦谦宇他们四个下楼去吃饭。楚千淼等在会议室里,等着雷振梓凯旋之后好兑现请他吃饭的承诺。

  和谷妙语结束通话大概半小时左右,雷振梓回来了。跟着他一起走进会议室的还有任炎。

  楚千淼看着两个人的打扮。雷振梓是骚包的皮夹克,任炎是低调修身西装。两个人都很一表人才,绝不辜负“两个大帅比”的荣誉称号。

  任炎一进会议室就坐了下来,把笔记本开了机,开始两耳不闻窗外事地展开工作派头。

  雷振梓往楚千淼旁边的桌面上一趴,眯缝着桃花眼,笑嘻嘻地说:“大功告成,小千淼,走吧,请你雷哥哥吃饭去吧!”

  楚千淼站起来,豪迈极了,一挥胳膊:“我们走!”

  他们往会议室的门口走。

  一道声音夹着冰霜雨雪似的响起在空气中。

  “你们是不是少带个人?”

  楚千淼顿住脚步,猛回头看向身后任炎:“???”

  任炎还坐在椅子上。他侧转了头,抬着下巴,一脸冷淡地仰起视线盯着她。

  楚千淼觉得心尖都给他盯得一抖。

  雷振梓懒洋洋往门口的框上一靠,对楚千淼说:“哦,对,千淼啊,忘跟你说了,你们任总今天也去友情出演了!”

  楚千淼在任炎的盯视中吞口口水:“任总,那个……一起去啊?”

  任炎起了身,扣好西装外套的扣子,一边嘴角忽然向上一挑,质问:“为什么刚才没叫我一起?”

  楚千淼:“???”因为默认不去才是你一贯的风格啊!!!

  “以……以为你不愿意去……”楚千淼为自己辩解得有点舌头打结。

  任炎撇着嘴角一声冷笑:“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

  楚千淼:??????

  今天的任大佬是中邪了吗??!

  任炎率先走出了会议室,一脸地冷酷到底。

  楚千淼和雷振梓跟在他身后。雷振梓嘴角带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那抹笑楚千淼不大看得懂,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现在想问——

  “雷总,话说您平时跟任总交朋友,能猜透他心思吗???”楚千淼小声地问。

  雷振梓也小声地:“当然猜不透啊!”然后他朝她耸耸肩,一摊手,“但猜不透又能怎么办?对付处呗,还能绝交咋的?”

  这话听在楚千淼耳朵里,像极了那句:能怎么办?对付过呗,还能离婚咋的。

  她差点没忍住笑出声。

  三个人把一顿午饭吃得热热闹闹。具体来说,是楚千淼和雷振梓说说说,负责热热闹闹。任炎在一旁没表情,没情绪,负责吃。但每当雷振梓撩骚撩得有点过时,任炎就会使劲给雷振梓倒茶水让他喝,不喝就一直瞪着他。

  一顿饭吃完,雷振梓硬是上了两趟厕所。

  吃完饭任炎告诉楚千淼,下午他不去公司了。她没什么事也不用加班了,提前回家吧。

  楚千淼于是回去力通收拾东西,雷振梓开车送任炎回家。

  雷振梓开着车时,忽然“啊”了一声。

  任炎懒得问他啊什么啊。因为他知道雷振梓不用别人问,自己就会直接往下说。

  “我知道了!”雷振梓语调激动,像发现了什么旷世大秘密似的。

  “你又知道什么了。”任炎给他的一惊一乍赏了份儿不耐烦。

  “我知道了,为什么你开始那么不屑帮忙,但今天又很巧地遇到了我于是和我一起去演戏!”

  任炎脸不红心不跳:“早上凑巧路过你家门口,赶上你出门,顺便帮你助演一下,而已。”

  “不,你不是!”雷振梓扭头瞥一眼任炎,果断拆穿他面无表情的鬼画皮,“你才不是凑巧呢,你是故意早早等在那的!”

  雷振梓的十根手指像跳波浪舞似的起伏错落敲打在方向盘,“阿任啊,你该不是怕我单独完成这活以后,千淼要单独请我吃饭吧??”他眼泛桃花地向任炎斜斜一眤。

  任炎转头,迎视他浪出天际的眼波,嗤地一声笑,祭出他的反问句大法:“你想象力这么丰富为什么要做投资?你怎么不去拍科幻片?”

  雷振梓连声啧啧啧地摇头:“你说你,明明受人吸引,又非得克制自己,你何必呢!你克制你自己的吧,还管得宽也不让我放肆,你说这又是什么道理?”前方红灯,雷振梓一脚刹车停在路口,他转头瞪着任炎,叹息地问,“阿任啊,过去的事就过去吧,别再受它牵制影响了,想爱就爱不好吗?”

  任炎冷眼眤他:“闭嘴。”

  雷振梓:“我就不闭嘴!”他轻拍了下方向盘,摇摇头:“你说你矛不矛盾?何必这么压抑天性?到底是我对你的刺激还不够,还是你真不信我喜欢楚千淼?”

  “老雷。”任炎的声音一下低沉下去,几乎还带着丝请求,“闭嘴,别说话,让我静一会。”

  “我其实心里很乱。”任炎目视前方看着车窗外,说。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 2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小春 3三千鸦杀作者:十四郎 4春日宴作者:白鹭成双 5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