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145、大结局の上

  一边紧锣密鼓地准备定增,  楚千淼一边把盒农举牌收购瀚海的过程前前后后仔仔细细又重新串了一遍。

  她想象假如她是任炎,等瀚海定增完成以后,盒农持股比例被稀释掉,  她会让接下来的形势怎样去发展到时她又该怎样去应对将会出现的新情qg况

  她前思后想了一遍,觉得有两种可能性xg。

  一种可能是出于想要继续增持资金需求量会进一步扩大的原因,  盒农股份就此停住,  不再举牌。

  另一种可能是鹰吉资本将不惜一切成本继续助力盒农增持瀚海的股份。

  楚千淼想,  假如这件事里没有偏执的谭深在推波助澜,鹰吉资本方面很可能会将举牌收购的决策就此止步于定增完成、持股比例被稀释之后。

  但偏偏有谭深。

  他也许会对鹰吉资本的主事者说既然我们都已经投入了那么多,如果现在就此止步,那前面的付出就全都白费了,  还不如索性xg继续举牌下去,  别让之前的投入失去意义。等对瀚海的收购完成以后,  我们就可以整合教育产业,让三家教育机构发挥强大的协同效应,  到那时盒农的股价就会持续走高,我们的付出会得到巨大的回报。

  虽然现在鹰吉资本的资金已经吃紧,但如果谭深坚持一条道走到黑,想办法鼓动他的上司继续抬高杠杆筹资,  哪怕股权已经被稀释了也要继续增持这种事也不是没可能发生。

  楚千淼想如果是这样,  那将是瀚海家纺的噩梦。所以她一定得做点什么,帮帮任炎和瀚海才行。

  准备定增期间,楚千淼时不时和唐捷聊聊天,有事没事地问问他原来所里同事的一些情qg况。

  她想他原来所里的同事曾和阚轻舟、谭深一起合作过海外借壳上市的项目,  说不定会了解一些鹰吉资本的情qg况。

  不负她所望,唐捷在交谈中告诉她,还真有个原来做过那个海外借壳项目的同事,叫韩维,求他帮忙搭桥来着,从原来的会计师事务所跳到他现在工作的地方来了。

  楚千淼问唐捷,韩维为什么求他帮忙跳槽。

  唐捷说“他手头紧,原来的所又因为做项目违规被罚了一下,几个月内都申报不了新项目,他得跳出来赶紧挣钱才行。”

  楚千淼又多问了一句“他怎么会手头紧呢”

  就是这个多问一句,给她带来了关键性xg的柳暗花明。

  唐捷说“别提了,之前和阚轻舟合作项目的时候,阚轻舟跟大家说,鹰吉资本有个定增基金,一年期,银行二比一配置,到期能赚不少钱,很多人挤破头想投都没门路,但他跟鹰吉资本内部的人熟,能争取到投资份额,问大家有没有想参与的。”

  他顿了顿,接着说“结果韩维和其他人,都没忍住诱you惑,看着股市行情qg确实也好,就把家里钱全都投进去了,光他一个人就投了快两百万,他还挺tg高兴地跟我说过,等到期了收回本金利息就可以考虑给孩子换学区房了,结果现在一年期限已经到了,鹰吉资本却用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搪塞他们,不肯给他们兑付。”

  楚千淼想鹰吉资本一定是把所有资金都拿去二级市场举牌用了,他们就算想兑付一时也转不出钱来。

  她问唐捷“那这个韩维,本息两百多万拿不回来,就这么干挺tg着吗不着急也不想点什么维权的途径吗”

  唐捷说“他怎么不着急,他急得提起阚轻舟和鹰吉资本就骂,可是有什么办法他就是一个小会计师,对方却是个大机构。他上门去找了好几次连个管这事的中上层都没看着。他也愁,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好,而我能帮他的,就是先给他介绍一份薪水不错的工作。”

  楚千淼想这样大的一个投资机构,在被无权无势老百姓要账的时候居然也可以这样赖皮。

  所以做一个普通人多么难,谁的欺负都要受一受。

  楚千淼想了想对唐捷说“唐哥,我是律师出身shēn,如果你和这位韩维先生关系还不错,你明天中午可以把他约出来,我们三个人一起坐一坐,我可以帮他出出主意告诉他,接下来该怎么办。”

  唐捷当即表态“这感情qg好对啊千淼,我怎么把你老本行给忘了你稍等,我这就联系他。等这事办成了,得让他好好谢谢你”

  楚千淼笑着说“不,我也得谢谢他,说到底,这次我和韩维,应该是互相帮助。”

  第二天楚千淼带着侯琳、唐捷约了韩维,四个人一起吃了顿午饭。

  席间韩维把通过鹰吉资本参与的定增基金投资情qg况详细讲了一遍这只定增基金是以鹰吉资本做劣后g,由另一家基金公司f进行募资做,成立有限合伙,再借助资管渠道设立资管计划,参与到上市公司的定增当中。

  韩维他们一共七个人参与了出资,金额总计壹仟伍佰万,由韩维代持作为自然人和鹰吉资本方面签订了投资协议。

  “也就是说,你和基金公司f都是这只基金的”楚千淼问韩维。

  韩维点头“是的,不过基金公司f是先投进去的,我们是后来投的。”

  楚千淼想了下,问“那现在投资期限到了,鹰吉资本除了没有给你们兑付,它给基金公司f兑付了吗”

  韩维说“基金公司f的老板和鹰吉资本的老板关系不错,鹰吉资本给他们兑付了四分之一,剩下的他们应该是达成了可以晚一些兑付的补偿协议之类的东西。”

  他说着说着脸上泛起愁容“但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就很惨了,鹰吉资本摆明了就是拖着我们。我们想去起诉鹰吉的,可鹰吉又拿新出台的定增减持新规跟我们说事儿,说根据新规,定增解禁j12个月内减持不得超过50,所以我们那部分还减持不了当然也就无法兑付,具体什么时候能减持会另行通知。但我们谁都知道,鹰吉这话就是在敷衍我们,觉得我们就算去起诉,他们也能拿减持新规挡回我们,我们告不赢的,所以他们就拖着不给钱。但说实话,他们可以减持的50的部分,除了兑付给f公司的那四分之一,剩下的钱都用到哪里去了,谁知道反正肯定没有归还投资者”

  韩维说到这搓了把脸,又气愤又沧桑“我把全部家当都投进去了,现在鹰吉这么有恃无恐地拿着新规做倚仗跟我们耍流氓,让我们告也告不赢,我真是天天又窝火又窝囊”

  楚千淼劝了他两声,想了想,拿起手机,查了点东西。

  放下手机时,她脸上带着笑容。

  她对韩维说“韩会计师,您想现在就告鹰吉资本逾期兑付,因为减持新规的出台,这个目前的确告不赢,除非您再等一年,一年之后他要还是不兑付,到时减持新规也护不了他了。”

  韩维闻声脸色灰暗。

  “不过我给您出个主意,能让您现在就告成。”楚千淼字字清脆地说。

  韩维闻声眼中立刻闪起光芒“楚总您说”

  楚千淼笑着告诉韩维“我刚才查了一下,鹰吉那只定增基金的里只有基金公司f没有您,也就是说鹰吉资本虽然跟您签了投资协议却一直没有做工商变更,没把您变更到里去。这意味着你们投的那壹仟伍佰万的投资款,根本就没有投进定增项目里去,这些钱被鹰吉拿去做别的用了。而这个行为,韩会计师您完全可以告鹰吉资本涉嫌欺诈发行和欺骗投资者,您可以申请财产保全,冻结鹰吉账户。”

  韩维越听眼睛越亮,等楚千淼全都说完,他原本灰暗沧桑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活力生机。唐捷在一边跟着听完后对楚千淼说“千淼,真有你的”

  韩维对楚千淼百般道谢。

  楚千淼对韩维话锋一转,说“韩会计师,您不用因为我帮您出了主意而谢我,因为我也有事想请您帮忙。”顿了顿她说,“我想拜托您,现在先别起诉鹰吉资本,因为现在还不是时机。等时机到了,我告诉您,您再起诉,您看行吗”

  楚千淼把原因说了说,唐捷在一旁听得直瞪眼“千淼,你这一步一步拿捏的,太妙了,牛”

  韩维听完也立刻表态说“楚总这没问题,我愿意配合您一起行动”

  临分别时,韩维又对楚千淼说了一遍“谢谢楚总”。

  楚千淼连忙笑着回“不,别客气,我们是在互相帮忙。”

  吃完饭,韩维先走了,楚千淼叫了车,趁着等车的功夫,唐捷陪她说了会话。

  唐捷笑着告诉楚千淼“千淼,说起来你和任总还真有默契,他这几天也在问我原来所里和鹰吉资本合作的海外借壳项目的事。”

  楚千淼怔了下后,笑着问“哎那他都问了些什么”

  唐捷说“他问的都是那个项目的具体操coco作情qg况。”

  楚千淼“啊”了一声,点点头。

  她叫的车来了。她跟唐捷告别,带着侯琳上车。

  上车时她忍不住饶有兴趣地挑起嘴角笑着想不知道他在做的事,和自己打算做的会不会是同一件。

  楚千淼带着侯琳打车回公司,准备和项目组成员过增发申请材料。

  她们都坐在后座上。

  回程的路上,侯琳有一点支支吾吾,一副欲yu言又止的样子。

  楚千淼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侯琳斟酌了一下,说“领导,我有点不算公事的事,能和您说说吗”

  楚千淼对她笑“当然,我们现在又没在公司,你有什么烦恼都可以和我说一说。”

  侯琳侧转身shēn,面对她,抿抿嘴,开了腔“领导,是这样的,固定收益部有个男同事叫葛松,他跟我说了好几次喜欢我,但我每次都跟告诉他了,我有男朋友的,我们的感情qg很好,可他昨天又给我发了信息,说只要我还没结婚,他就不会放弃,说反正追求我是他的权利。领导,我好烦啊,我真的想让他明白,他所谓的权利已经打扰到我了”

  楚千淼听得心里一跳。她好像看到了谭深的影子似的。

  她想了想,告诉侯琳“既然这样,你等下回公司就去和他直接把话说绝说死,告诉他不管你结婚与否,他都没有机会,而且在别人明确拒绝的情qg况下还要坚持追求,这不是什么权利,这是骚so扰。他后面要是找你麻烦,别怕,我去找他领导。”

  顿了顿,楚千淼还告诉侯琳“听你的描述,这个叫葛松的有点混不吝,你跟他谈的时候留个心,录个音。”

  侯琳清清脆脆应一声“好嘞领导”她搂着楚千淼胳膊开始拍马屁i,“领导您真英明神武,有什么烦恼我跟您一说,立刻就迎刃而解了”

  楚千淼笑一笑,收下了这记彩虹屁i。

  定增事项进展得很高效很顺利,定增完成后周瀚海的持股比例升高,而盒农所持有的瀚海家纺的股份被稀释到了百分之二十以下。

  盒农股份对瀚海家纺的野蛮收购,被打退到了前一个阶梯上,瀚海家纺变得相对安全起来。

  瀚海的管理层们嚷嚷说,提心吊胆了这么久,终于可以睡上一个安枕无忧的好觉了。

  任炎让周瀚海给了他们一晚上的踏实好觉睡。第二天他让周瀚海再度聚齐各方人马,大家就公司未来到底该如何长治久安地发展下去,继续开会。

  这次会议上,任炎没有从分析瀚海的情qg况入手。这次开会他带着大家仔细分析了一下盒农股份的股权结构。

  之前大家一直在兵荒马乱的状态中忙着防守;现在兵荒马乱的状态告一段落,他们终于能认真冷静地挪出精力来,由任炎带领着他们去发现,原来在经过种种资本运作和收购两家教育机构以后,盒农的股权结构其实也很分散盒农的董事长何安农持股比例只有12,而鹰吉资本对盒农的持股比例为25,是盒农的第一大股东。

  展示过盒农股份的股权架构,任炎环视全场,掷地有声地对到会者们说“所以接下来,我们的行动是”

  他说到这时,视线划过楚千淼,定在她脸上。

  他们的眼神交汇,电光火石间,楚千淼心领神会“不如反向举牌收购盒农股份”她把任炎给她的留白默契地接了下去。

  所有到会者闻声精神一震,讶异之余又纷纷漾起“妙啊,是该这样”的兴奋情qg绪。

  赵正寰最为激动,他问任炎“这可真是一劳永逸的好办法任总您是怎么想到这一步的”

  任炎看着楚千淼,回答赵正寰“这是楚总给我的启发,上次开会时她说了一句话,她说瀚海实施自救的同时,如果能顺便还以对方一击,让对方就此彻底地偃旗息鼓,那就再好不过了。”

  赵正寰看看任炎,又看看楚千淼,一脸苦恼“您二位都这么睿智,我可先赞美您二位谁好”

  其他人都笑起来,气氛前所未有的轻松振奋。

  周瀚海出了声。

  “主意是好主意,”他话锋一转,“但是我们举牌盒农的话,鹰吉资本也会帮着盒农继续举牌我们吧或者鹰吉资本也会继续增持盒农巩固第一股东的位置。这样的话,我们举牌盒农的压力会成倍加大。”

  他这句疑虑让大家原本振奋得无忧无虑的情qg绪,一下多起了一丝忧虑。

  楚千淼和任炎对视一眼。他们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后招。

  任炎挑挑眉梢,示意楚千淼先说。

  楚千淼笑了一下,消除周瀚海的疑虑“那我们就先让鹰吉资本什么也干不了”

  她顿了下,对周瀚海以及所有到会者说“前几天会计师方面唐总的同事,起诉了鹰吉资本涉嫌欺诈发行和欺骗投资者,已经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冻结了鹰吉资本的账户。虽然他能申请冻结的额度有限,但他今天会联系媒体报导这件事,因为一直以来的举牌事件,鹰吉资本早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所以有关它被起诉的新闻一定会被推送到各大新闻客户端的首页,到时候凡是和唐总同事有同样遭遇的投资者都会去法院起诉鹰吉资本、申请财产保全,这样的话积少成多,鹰吉资本的账户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基本就失去战斗力了。那盒农股份也就失去了资金支持。”

  她的话音落下,会议室里响起来了一声嘹亮的“好”

  楚千淼有点意外地转头看向声源这声好居然是一向稳重内敛的周瀚海叫出来的。

  “千淼你做得太好了我早就对这个鹰吉资本厌恶得牙根发痒,它简直就是仗着有钱无事生非的资本市场的毒瘤”周瀚海愤愤地、又有点解恨地说。

  楚千淼转头去看任炎。

  他两只眼睛像黑潭一样,亮而深邃,简直快要把她吸进去。

  他目光深深地看着她,嘴角一挑,说“在被诸多投资者起诉涉嫌欺诈发行和欺骗投资者的同时,鹰吉资本之前为盒农股份的首批举牌资金也陆续该兑付本息了,如果他们没钱兑付,这就又是一脑门子官司。”

  他顿了顿后,又说“除此之外,鹰吉资本因为在之前海外借壳上市的项目上涉嫌违法违规操coco作,马上还得应付监管部门、经侦部门的联合调查,鹰吉资本就要自顾不暇了。”

  楚千淼听到这,立刻明白任炎之前向唐捷打听那个海外借壳项目的事是为什么了原来他和她打算做的并不是同一件事,他是在收集鹰吉资本在那个项目中违法违规的证据。

  会议室里,人们消化着任炎带来的这些讯息。

  董秘余跃最先回过味儿来,他无限感叹地给任炎和楚千淼戴高帽“任总和楚总,你们俩太牛了你们俩这一出手,这你一下我一下的配合打的,简直就是资本市场两大高手双剑合璧,所向无敌啊”

  其他人全都附和。楚千淼和任炎相视一笑,心里既有琴瑟和鸣的振奋,又有心心相印的甜蜜。

  接下来的时间,任炎和楚千淼帮周瀚海制定了整盘的举牌收购计划。

  周瀚海按照他们制定的计划,首先在二级市场扫进盒农5的股份,对盒农进行了第一次举牌。

  他的举动一下让媒体激动起来。最近瀚海、盒农、鹰吉资本之间的交锋,带给媒体们太多的峰回路转和意想不到,他们打开听觉视觉嗅觉,每天都睁大眼睛关注着这场反举牌的后续发展,嗅着里面隐藏着的硝烟味儿。

  很快周瀚海不负众望,第二次举牌盒农股份,他持有盒农的股份已经达到10。

  这之后周瀚海按照任炎和楚千淼事先的布置,对盒农股份方面做出公开承诺未来十二个月内,他将不再继续增持盒农的股份。随后他通过媒体表示,这两次对盒农的举牌,不过是想交叉持股一下,这样对双方来说都公平一点、也安全一点。

  他的承诺和他通过媒体表达的态度,成功地麻痹了盒农股份,于是盒农股份并没有像瀚海家纺之前那样,想要发起一次定增来稀释掉周瀚海的持股比例。

  但在这之后不久,有一位叫卢芳的女士在二级市场上也举牌了盒农,她买入盒农5的股份。

  媒体记者们对这位突然出现在大众视野里的神秘女士产生了浓厚兴趣,他们直觉这位女士和瀚海方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多方打探,想要采访这位女士,但却都被有性xg格的卢女士拒之门外。

  媒体记者们只能通过其他渠道多方打探这位卢女士的底细,最终他们拼凑出这样一幅人物侧写这位女士是某上司公司的财务人员,其薪水只是一般人水准。之所以这么有钱,是因为她是一位拆迁户,房多钱多,有钱任性xg。但她举牌盒农股份到底跟瀚海有没有关系,还没有直接证据可以证明。

  在新闻报导下方几乎一秒钟跳出一条评论,内容基本都是啊啊啊为什么她这么有钱还要朝九晚五地上班,这是什么高尚精神

  以及卢女士还缺儿子女儿吗大学毕业会很好听地叫妈妈那种

  和请记者帮忙联系一下我妈妈,我和她走失了,请帮我们相认

  楚千淼一边给任炎念着这篇新闻报导以及下边的评论,一边笑得肩膀打颤。

  卢芳能举牌盒农,其实是楚千淼做的工作。

  在研究全盘计划的过程中,找谁来做第二阶段的举牌人,是个问题。

  任炎本来想到了雷振梓和邵远。但一方面由于雷振梓和邵远之前在二级市场扫了不少瀚海的股票,想要再扫盒农的股票的话,需要一点时间去筹集资金。另一方面,他们两个之后还有其他用处。

  而除了雷振梓和邵远,其他人一时间都没有这个财力。

  就在这个差点卡进僵局的时刻,楚千淼一下子想到了卢芳。她把这个人选向任炎说了一下。

  起初任炎担心卢芳性xg格古怪,尽管她对楚千淼另眼相看,但未必肯拿出一大笔钱来投入到二级市场中去。

  这时楚千淼给任炎讲了件事情qg“我之前帮卢芳出主意,让她打赢了一个买房子的官司。但我要说的重点不是这个,而是她最初为什么要买这套tào房子就因为她女儿在幼儿园关系最好的小伙伴家住在对门,她为了让她女儿高兴。”

  楚千淼趁着任炎听得挑高了眉,对他说“所以如果我去找她,告诉她,她举牌盒农这个举动背后的意义,是帮助周瀚海在整合统一国内的教育产业,这样的话以后她女儿不论小学中学大学甚至是想出国留学,所有补习班所有培训班所有加强班,她女儿通通都是vvv;而且她手里持有的股份未来还可以增值,会挣到钱。这样的话,你说,她会不会答应我”

  当卢芳听了楚千淼的这番话,她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卢芳甚至是兴高采烈地对楚千淼说“你不知道现在的辅导班多贵,好的老师的一对一课程甚至报不到名这回好了,我家女儿一辈子的课程都不用愁了  ”

  楚千淼跟她谈到股票以后会升值时,她颇不以为意地说“嗨,在别人那我图钱,在你这我就图开心再说我也不差钱。不说别的吧,就冲我女儿以后能享受一连串的至尊教育,这事儿我就愿意跟着你干”

  当楚千淼把卢芳愿意举牌并立刻行动起来了的消息告诉给任炎时,任炎挑着嘴角笑了。

  他的笑容里满满地写着,他的女人不一般,而他女人身shēn边的女人也全都不一般。

  神秘的卢女士举牌盒农后,盒农方面警觉起来。而这期间,鹰吉资本官司缠身shēn,又被多个部门联合调查,自顾不暇。盒农只能依靠自己自力更生。

  卢芳举牌后,盒农马上发出公告,宣布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定向增发的议案盒农企图采用瀚海家纺之前使用的办法,稀释掉外部举牌者的持股比例。

  盒农方面算了一笔账,盒农的董事长何安农持股12,鹰吉资本持股25,两方合计持股37。而就算周瀚海和卢芳真是一伙的,他们合在一起的持股比例也只有15,只要何安农和鹰吉资本对定增议案投了通过票,周瀚海和卢芳全都反对也无所谓毕竟只要出席会议的股东所持表决权的三分之二以上通过,定增提案就通过。

  但很不幸,盒农股份的如意算盘没能按计划打响。在临时股东大会上,定增提案不仅被持股10的股东周瀚海和持股5的股东卢芳否决掉了,还被另外两个默默在二级市场扫货到2和2的股东雷振梓和邵远也否决掉了因为持股不到5的股东不需要公告,疏忽大意的盒农股份吃了闷亏。

  至此,周瀚海、卢芳、雷振梓、邵远合计持股19,投反对票。根据规定,投同意票的持股比例需要达到38以上,定增提案才能通过,而何安农和鹰吉资本总计持股为,37。

  盒农的通过定增稀释举牌者持股比例的反收购计划,就此流产。

  这通变故又令媒体记者们兴奋了好一阵。他们很难在两家上市公司间看到如此峰回路转的精彩剧情qg。媒体方面从最初被动的跟踪报导,到现在已经变得主动期待事情qg的后续发展和纷纷猜测最终的精彩结局。

  这之后盒农尝试过通过增持股份自救,但一则鹰吉资本账户被冻结,官司缠身shēn自顾不暇,帮不上忙;再则盒农董事长何安农把他的资金都花在了之前举牌瀚海家纺上,眼下已经没有更多的筹资能力,筹措不到增持的资金,所以这个自救方法,最终也不了了之。

  而瀚海这边,却势头正劲。

  先是雷振梓和邵远又各自在二级市场买入盒农2股份雷振梓扫货扫得很嗨,直言为了帮助心爱ài的阿任,倾家荡dàngdàng产也没什么关系;但邵远扫货却扫得高贵冷艳,一口咬定他不是帮忙,用不着感激,不过是觉得钱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扫点货留着以后增值也不错。只是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任炎倒是可以在他妈妈董兰面前多说点谷妙语的好话,毕竟任炎给董兰的公司做了上市,董兰对任炎始终是高看一眼的。

  楚千淼对邵远如此不能前后如一的高贵冷艳觉得好笑,但也对他能如此用心对待谷妙语感到欣慰。

  到这时,瀚海系人马持有盒农的股份已经达到23。

  在媒体和各方人马的翘首观望中,不久后又有位名为杜啸峰的男士,以5的持股比例举牌盒农股份。

  所有人的好奇再一次被这位叫做杜啸峰的神秘男士所点燃。他们想知道这位男士是不是也是瀚海系的一员。

  杜啸峰是整盘计划的最后一步。起初这个画下点睛之笔的举牌者,任炎并不知道应该找谁来做。

  有钱,又愿意加入他们,和他们无条件拧成一股绳去对付盒农股份,这样的人实在不好找。他们能在雷振梓和邵远之外多找到一个卢芳,已经是很大的幸运,现在想要再多找一个人出来,实属不容易。

  在任炎绞尽脑汁想着人选的时候,楚千淼已经默默帮他把这个人选联系好了。

  她找了杜啸峰。恰巧杜啸峰之前的投资款到期翻了倍,加上他原来手头上的资金,刚好够在二级市场举牌盒农股份。

  楚千淼把瀚海家纺和盒农股份对阵的情qg况一说,再开诚布公地讲了下后续计划,杜啸峰立刻二话不说,答应帮忙。

  后来楚千淼把杜啸峰叫到瀚海一起开会,杜啸峰当着所有人的面对任炎说“这事儿,不管挣钱不挣钱,我都愿意帮忙和千淼妹子,我还谈什么钱我们之间掂量的是人情qg味儿”

  这句话触动了楚千淼。会后她对任炎说“你以前告诉我,做项目的时候最需要的是理智、冷静甚或冷漠,而最不需要的就是人情qg味儿,你说这东西在职场和资本市场都是多余的,是弱点,是拖累,应该收起来。”

  “但你看卢芳、看杜啸峰,以前我跟他们相处没把人情qg味儿收起来,我能帮忙的时候就帮帮他们,然后你看,现在、在关键时刻,他们都愿意转身shēn来帮我们所以人情qg味儿它才不是拖累,它其实是助攻,是强大的武器它在关键时刻能给我们带来回报”

  不只卢芳、杜啸峰,还有木介69、还有唐捷、还有王骏还有很多人,她曾经对他们洒出去的那些人情qg味儿,最后其实都给她带来了回报,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与她同仇敌忾,他们助她一臂之力。

  这一次,任炎对她的人情qg味儿有用理论,点头同意了。

  楚千淼欣慰又开心。她想她改变了任炎,她让他的理智变得有人情qg味儿了。而她其实也在被任炎改变,她过于泛滥的人情qg味儿变得有了理智。

  原来他们在互相相处中,都在慢慢中和对方、改变对方,他们变得越来越靠近彼此。

  她想这样挺tg好的,他们能在职场中练就出一颗理性xg而保持人情qg味儿的心,这真是一场皆大欢喜的修行。

  就这样,任炎和楚千淼双剑合璧,操coco控全局,完成了初步的举牌收购计划。到此时大家持股情qg况为,周瀚海10,卢芳5,杜啸峰5,雷振梓4和邵远各4。大家形成一致行动人,瀚海系总计持股为27,已经超过第一股东鹰吉资本的25,离30的要约收购,也只差一步之遥。

  这场收购和反向收购事件跟进到此时,媒体彻底爆炸,纷纷全版面报导本年度最精彩的举牌与反举牌大战,他们用最惊心动魄的文字描述事情qg发展的曲折、事情qg结果的令人意想不到,他们用最牵动人心的措辞提问瀚海系,会不会继续收购盒农的股份到30瀚海系是否要对盒农进行要约收购瀚海系的收购是否以终止盒农股份的上市公司地位为最终目标

  在外界的猜测达到兴奋最高值的时候,也在盒农董事长何安农的心理防线达到一触可崩的时候,任炎对周瀚海说“周总,是时候了,我们不棒打落水狗,我们所做的反向收购的这一切,最终目的并不是为了置气,而是为了公司的长远发展。所以周总,现在是时候和何安农进行一次谈判了。”

  周瀚海和何安农的会面谈判,牵动着无数关注举牌和反举牌事件的人的心。大家难得在资本市场看到这么一环扣一环、每环都很精彩的商业事件,大家对这件事的关注热rè情qg堪比追剧。

  周瀚海在谈判中,在任炎和楚千淼一左一右地帮扶下,对盒农的董事长何安农清清楚楚阐明几个观点

  “鹰吉资本现在一身shēn官司,自顾不暇;后面盒农想继续指望鹰吉做大,恐怕是不太可能实现了,索性xg不如盒农趁此机会解锁和鹰吉的绑定,与我们瀚海系结成合作。

  现在盒农持有一部分瀚海股份,而我们瀚海系的一致行动人也持有盒农的股份并且已经成为盒农的第一大股东,我们互相渗透得都很深入,所以何总,不如我们两方展开合作,协同发力,共同整合国内的教育产业,共同创收盈利;

  至于公司治理方面,瀚海可以给盒农留一个董事席位;但瀚海要在盒农的董事会拥有半数以上的董事席位。”

  后面这条,是任炎和楚千淼让周瀚海对何安农提出来的。没错,他们就是想瀚海系作为盒农新的最大股东,通过对董事会的控制达到对公司的控制。

  前面的建议,何安农都毫不迟疑地接受了。但对于后面这个要求,何安农表示不同意。

  任炎和楚千淼早就料到何安农不会那么容易妥协。他们让周瀚海强硬地刚到底。

  “如果何总不同意董事会这个设置,”周瀚海气沉丹田地说,“那我们瀚海系只好继续增持盒农股份了,等我们增持到30,会向盒农的全体股东发出全面要约,收购他们的股份。等收购完成时,盒农将不再符合上市公司条件、终止上市公司地位。”

  任炎补充“资金方面,我们瀚海系也很充裕,现在我们两家的收购和反向收购热rè度很高,很多险资和私募都联系过我们,愿意加入进来,所以后续全面要约收购的资金问题,请何总不用为我们担心。”

  楚千淼听着任炎的话,在心里笑骂了他一句老狐狸。他说得好像真的为了对方考虑似的,其实都是绵里藏针地软威胁。

  而既然任炎已经唱了白脸,那她唱黑脸好了“何总,恕我直言,要约收购完成后,我们不会留您继续待在盒农。”

  他们白脸黑脸,一软一硬,加上周瀚海的中庸拉拢,很快彻底攻破了何安农的心理防线。

  何安农权衡利弊后,最后与周瀚海就合作方案达成一致意见两方将达成倾力合作,共同整合国内未来的教育产业;今后盒农股份会对瀚海家纺未来的经营发展发表建议,而瀚海系未来对盒农股份的经营发展起决定作用。

  两方达成合作的消息宣布后,新闻媒体再次掀起新一波高潮,各大版面通篇报导评说这样的结果恐怕是最皆大欢喜的结果,也会是利益达到最大化的结果。纵观这次的举牌与反举牌商业事件,每个环节一步步发展下来,实在是步步惊心又步步出人意料,每次交锋都精彩纷呈,叫各路看客看得惊心动魄。而说起整件事里最牛的人,应该就是瀚海背后对整个事件进行全局操coco盘的人。

  不久后经过一些人的仔细挖掘,有媒体报导说这件事的操coco盘者不是一个人,是两个,并且其中有一位是女性xg。而他们一男一女具体是谁,瀚海系众人守口如瓶。

  大家只能私下根绝种种迹象去猜测,其中一位是周瀚海的私人顾问,另一位则是位投行美女精英。大家私下里把他们叫做资本市场的神雕侠侣,尽管他们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不是一对。

  举牌收购与反举牌收购的大战就此落幕。

  喧嚣过后的平静,总叫人觉得格外珍贵。

  楚千淼听人说,在之前举牌瀚海事件中,谭深的决策和操coco作给鹰吉资本带去了巨大的损失与风险,鹰吉资本方面打算开掉谭深,在此之前,他们对谭深正在展开离职审计。

  楚千淼听得唏嘘,却也不觉得特别同情qg。因为,人总要对自己作过的妖负责。

  平静了两天后,楚千淼听到一个消息阚轻舟被经侦部门带走调查了。

  楚千淼立刻问任炎,这是不是他的杰作。

  “唐捷说你之前找他打听过鹰吉资本那个海外借壳项目的事,你是不是在收集实质性xg证据”

  任炎点点头“我找到证据证明他们自买自卖,做了虚假交易操coco纵了利润。另外他们还在借壳过程中涉嫌操coco纵股价。这回阚轻舟得好好喝一壶了。”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写起来才知道,结局好多情qg节好多字啊前天昨天写了两万字,还没写完,本来想写完一起发,又怕大家等得着急,我就拆成两章,先发一章上来,希望大家别怪我不是一起发的结局,因为下一章还差一段内容,不想草草写完,所以我还得写一阵qaq下章比这章还肥

  大结局下我今天晚上可能写不出来整章,因为我昨天就睡了五个小时qaq我明天写完改完就发上来,最晚2000,行吗下章估计一万大几千的字数现在写到一万零点

  小青鸾今天穿去哪里呀by荔箫

  a的小天使只能搜索文名进行收藏啦

  文案

  虞谣原是青鸾神鸟的小女儿。

  刚破壳就不幸失足,跌进孟婆汤,进入人间轮回。

  尚未长成的小鸾啾不懂事戾气重,每一世的命定爱ài侣都被她作没了。

  情qg债欠得太多,终于灵根大伤,在二十一世纪成了重症病人。

  舅舅白泽找到她时,她刚收到第九张病危通知书。

  白泽一把拔了她的输氧管“这个救不了你,赶紧回去还债是正经的”

  拨乱反正,情qg债情qg偿。

  为了活下去,小鸾啾忙忙碌碌地开始穿越啦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77、aaaberrrr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张张张张娉、慢慢喜欢你、火锅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東方尛  2个;飞天猫猫、阿汤是摩羯、雯子、hia、小坏、碧波浩淼、sue、吕歪歪、小文小武、bnche、风中的雪、阿晶晶、rrkeai、朦朦哒、人间烟火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小丸子  50瓶;ooo  41瓶;不见南乔、楚楚、谷颖、沈由、besheey、ricq  30瓶;容婳  28瓶;欢妞、19867400、vere、bnche、30402925、小珊珊8023、小稣公主、倩死哩  20瓶;唔哒哒、霸道总裁爱ài上老干妈  15瓶;zeda爱ài忘忘  12瓶;eonbo  11瓶;0eeks、苏苏的猫、唐不二、35360267、此生观海、vickyjia、赤豆小元宵、梨舟骏、h  x  q、初八吃瓜、八霸、ann、vani、缃儿宝贝、汤圆君、腹有小说气自浪、joy、微微、天天  10瓶;媛可可judy、雄  7瓶;杨紫  6瓶;当运好喵喵、幽风亦寻欢、艾莫尔、reneeovey、25738669、没有人啊7、ikiika、410743、在追书的西西、eaion、一豆、咩啊咩咩咩、nara、sist、默默、啊呀呀、西洋果子  5瓶;西门竹芮、肖春chun艳、28313921  3瓶;莎拉莎拉、扭扭捏捏的小猪、小土、坐看云起时、蒹葭、26500935、夜小雅、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大魔、兔子跳  2瓶;28078529、oniquediii、李某某家的小甜心、voeer、瑶瑶、jcute、faree、微微、雪莲、咕叽咕叽菇、皮皮爱ài睡觉、花花不是怪阿姨、路过的山大王、球大爷、慢慢喜欢你、黑米粥、南茳不能再吃了、我不是天使、宛若碧海、30298144、宏巍226911、夏夏、郭郭、苏木星、小诺妈iy、总有刁民想教朕、evie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庶女攻略(锦心似玉)作者:吱吱 2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3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4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作者:电线 5帝皇书 上卷作者:星零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