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5章 小楚挺不错

  《服不服》第五章:小楚挺不错

  两天过后,几家中介机构约好到瀚海家纺召开正式的项目启动会。周瀚海带着企业高管、任炎带着秦谦宇和其他三个项目组成员、张腾带着楚千淼,还有会计师团队和评估师团队,一众人,轰轰烈烈地齐聚在瀚海家纺会议室。

  经过前晚一番“我也忘掉他”的心理建设后,今天再见到任炎时,楚千淼差点忍不住冲上去和他握手再对他说:“任总你好,初次见面,我是从没有见过你的律师楚千淼。”

  这么想着她忍不住笑起来,觉得自己像个戏精。

  会议交由任炎主持。他先介绍了企业的基本情况、以及各个合作方的基本情况,而后带着大家一起确定项目的时间进度。

  改制基准日定在哪一天、企业什么时候进入上市辅导期、各个中介机构准备申报材料需要多久、他们券商方面大概在什么时点召开内核会,又大概会在什么时点,可以向证监会申报申请材料……

  他把控着会议的节奏,也把控着项目未来的进程和每一个重要的时间点,他所做的每一个决策都恰到好处地干脆果断。

  楚千淼算是看到了,时间不是在每个人身上都留下残酷的印记。时间也会厚待一些人,把他们雕琢得优秀而更富有魅力。

  楚千淼想任炎就是那个被时间厚待了的人。

  她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希望未来自己也能得到时间的厚待,成长得优秀而有魅力。

  项目大方向的步骤决策确定完毕,任炎对周瀚海说:“周总,改制前得先和您确定一件事,您看公司是否涉及到转股事宜和引进私募基金。这些涉及到公司股权变动的事项,最好都在改制之前完成。”

  周瀚海想了一下说:“我有几个朋友,以前我办这家公司的时候帮过我很多,我要转些股份给他们以示感谢。另外可能还要分些股份给公司的骨干员工们,作为股权激励。”

  听到这楚千淼忍不住抬眼看了下周瀚海。这真是一位颇有气度的老板。她跟着张腾也算做了一年项目,项目上她也算见过一些民营老板,但至今从没见过像周瀚海这样,对股权这么大方的老板。

  她见到的更多的民营老板是恰恰相反类型的——既想让企业上市圈钱,又不想把手里的股份以任何方式分出去或者稀释掉,只恨不能既上市又把所有股权都牢牢抓在自己手里。

  你跟他解释企业想要上市的话,流通股的股份比例是有硬性要求的,达不到那个比例就是达不到上市要求,他还会为此怨怪证.监会制定的规矩“太死板太不合理”。

  这么一相比较,这个周瀚海简直是宝藏企业家了。

  周瀚海顿了顿后,接着对任炎说:“至于要不要引进私募基金,我还拿不定主意。任总,这方面我想听听你的建议,这个私募基金我到底有没有必要引进。”

  楚千淼听完周瀚海的问题,看看他,又滑了滑眼神去看了下任炎。她想看看任炎怎么给建议。

  可她看向任炎的视线却好巧不巧地和任炎看向她的视线,对上了……

  “正好,”任炎逮着她的视线顺藤摸瓜逮住了她,“关于是否引进私募的问题,可以让小楚律师从法律层面帮您做个解答。”

  楚千淼在心里飞快地盘算了一下——他这算是要考验考验她,到底会不会做项目?

  她虽然资历浅经验少,可她还真是没在怕的。

  楚千淼把自己调整出沉稳冷静的状态。尽管会议室里的人很多,每一个都比她有经验,各方机构的负责人又都是行业内颇有地位的高手,她一旦说错一丁点什么,在他们面前都会纤毫毕现。但她觉得自己一点都不紧张。她连不着边的春.梦都敢做,还有什么不敢的呢?她嘎嘣脆地开了口。

  “周总,是否引进私募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您就看在准备上市期间公司会不会产生资金需求。从我们刚才大致确定的上市进度看,公司经过改制、上市辅导、申报材料、到成功上市,这中间如果顺利的话大概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

  她口齿清晰从容镇定地说着。

  “根据规定,拟上市公司在股份制改造之后一年内股权不要有变动,这也就是说在股改之后到上市之前这个期间,您就不能通过股权进行融资了,您只能在股改前决定是否通过股权进行融资。”

  她顿了顿,飞快看了眼任炎。他一脸的让人看不透。

  她沉住气,继续说:“我们的建议是,如果准备上市期间您觉得公司不缺钱,那就不用引入私募;但如果您觉得公司在这一年内可能会产生资金需求,那我们就建议您在股改之前引入私募基金。假如您引入的是个靠谱的大私募,它还能给您的公司起到背书作用,这样不仅能提升公司形象,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ipo成功的几率。”

  她说完看看周瀚海,又看看任炎。这是她工作以来第一次在项目上这么正式地侃侃而谈。她觉得自己回答得还算可以,挺流畅的,没有紧张磕绊。

  任炎也看看她,并对她出其不意地点了下头。

  “楚律师解释得很清楚。”

  楚千淼欣喜地发现任炎对自己的称呼变了,从“小楚律师”变成了“楚律师。”她想这一字之差的背后,是不是对她刚刚的表现的一点肯定。

  她有点要沾沾自喜起来。

  “另外周总,我再补充一点。”任炎说,“公司股票发行上市以后,根据股票的发行额度和发行价格,大致算的出公司上市后的募资金额。根据规定ipo首发上市后再融资要等18个月以后,所以假如公司上市后18个月内,募资金额满足不了公司全部的资金需求,那么我建议您现在就引入私募投资方进行融资,用这个融资款作为未来资金缺口的一个补充。”

  楚千淼发现经过任炎的补充,这个问题就被回答诠释得更全面了。

  她默默收起沾沾自喜。

  好吧,她承认自己还不是一瓣蒜,而他已是一块老姜。

  周瀚海听完任炎的补充,慢慢地点点头。过了一会他说:“到底引不引进私募,我现在还做不了决定,回头我和公司骨干人员一起测算分析一下,尽快把决定结果告诉你。”

  会议到此告一段落,椅子擦地面的声音纷纷响起。大家各自进入散会状态。

  秦谦宇蓦地出了声:“还请大家再稍等一下!今天没带名片来的领导和同事,还得麻烦您给我留一下联系方式和邮箱,回头我把今天到会的各位编进项目通讯录发给大家,好方便大家以后就项目相关事宜进行联络。”

  他话音落下后,几个会计师走到秦谦宇那里去交代自己的联系方式。

  周瀚海笑着对任炎说:“任总带出来的兵就是不一样,干活细心有章法!”

  任炎挑起嘴角一笑:“应该的,能带出来做项目的兵就得是好兵。”

  他说着有意无意瞄了下楚千淼。

  楚千淼立刻有点忐忑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呢?他瞄她干什么?她难道不是好兵?

  她很想挑拨张腾跟他打一架,以护犊子之名……

  周瀚海又寒暄了两句,说:“我马上得带着我这些高层去跟供应商开个会,我们就先走了,改天再补请大家吃饭。”

  周瀚海和其他人也打了下招呼后就带着高层们离开了。

  楚千淼陷入短暂的思考中。张腾用笔敲了下她的头,问:“发什么呆呢?收拾东西准备走了。”

  楚千淼回神,小声问:“张律,你说我今天表现得怎么样?是不是都没怯场?”

  张腾笑了:“呦,合着是变着法的在我这讨表扬呢!”

  楚千淼虔诚地问:“您说我算是您手底下一员不可或缺的大将吧?”

  任炎说秦谦宇是他的好兵,那她要升级,她要当张腾的一员好大将,她不能输!

  张腾笑:“这个是肯定的。”

  楚千淼开心了。

  但顿了顿,张腾又补充:“毕竟我现在手底下除了你也没有别人能用,确实不可或缺。”

  楚千淼:“……”

  她好忧伤。她想听点肯定表扬怎么就这么难。

  张腾一边整理文件包一边说:“千淼,回头你把今天的会议内容整理成备忘录发给我一份。”

  楚千淼“哦”一声。

  “也顺便抄送给我们这边一份吧。”任炎的声音蓦地从斜刺里传过来。

  楚千淼抬头,看到任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近过来。

  张腾连忙说没问题,叮嘱楚千淼好好写备忘录,又对任炎说之后小楚要是在项目上哪里有不足还请任总您多关照。

  任炎笑了,对张腾说:“张律师太客气了,您这位助手很不错,虽然年纪轻经验浅,但开会发言倒挺镇得住场的,很难得。”

  楚千淼本来还丧眉耷眼的,突然听到任炎说这话,她直接一愣。

  随即满心的美滋滋开始冒着泡地往上涌。

  她怎么这么爱听表扬呢!尤其这表扬来自一个高质量(高亮开始)似曾相识(高亮结束)的帅哥。

  她抬头看任炎。任炎却没看她,只和张腾说话。

  张腾连说着哪里哪里,任总太过奖了,我这助手还有的磨练呢。

  这功夫任炎又出了声。这回他的声音里怎么听怎么有一股子戏谑味道:“不过奖,您手下这员小将,再锻炼锻炼,假以时日肯定能成为您手下不可或缺的一员大将。”

  张腾哈哈笑起来,直说任总真幽默。

  面对张腾对任炎这份尬夸,楚千淼表示:“……”

  幽默个蛋!这怕不是在打趣她??

  看着任炎两手抄在裤子口袋里拽拽地走出会议室的背影,楚千淼觉得嘴很痒……就,好想找他吵一架啊!!

  ******

  过了几天楚千淼收到秦谦宇的电话,秦谦宇告诉楚千淼说,周瀚海已经决定引入私募基金。

  两天后他们在瀚海家纺又召开了一次中介协调会,任炎根据周瀚海的描述帮他重新设计了公司的股权结构。一部分股份转给朋友、一部分用作股权激励、还有一部分用作股权融资转给私募基金。

  任炎看着最终的股权结构图,问周瀚海:“周总,这样会不会有点股权分散?”

  周瀚海豁达地说:“没关系,你看,我依然是控股股东。”

  楚千淼对周瀚海的大方劲儿是真的服气了。她真愿意给这样的人做项目,卖着力气地做,因为她知道像周瀚海这种人,你给他卖过的力气,他都看在眼里也会放进心里,他不会让你白出力气。看他对那几个创业时帮过他的朋友的态度就知道了。

  确定好引入的私募基金后,改制方面的其他工作也开始进入状态。

  就改制方面的诸多事宜,几家中介机构又约好再开一次会。没毕业的时候楚千淼对投行的印象是钱多。等工作了以后楚千淼知道了,投行其实是会多。

  而这次的会议通知,简直像一颗炸.弹。

  那时好不巧,楚千淼刚一连接完两个骚扰电话,每通电话都有个拖着大舌头口音的人问她:“美铝你要不要贷款呀,我们介里利息很低的啦。”

  于是当手机铃声再响起,她看到又是一个没存过的号码打的,并且连中间的号段都一样,她立刻忍不住接通就开喷:“大兄弟你听清楚了哈,美铝我不贷款,你们辣里利息多低我都不贷!还有你们要是再给我打骚扰电话,信不信我去买‘呼死你’软件呼洗你们啦!”

  她话音落了好半晌,听筒里才有了声音。

  她一听就傻了。

  “请楚律师转告张律师,明天到力通证券来开会。”任炎的声音清凉寡淡地传了过来。

  楚千淼觉得自己快裂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抱住锦鲤相公作者:立誓成妖 2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3佛跳墙作者:念一 4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5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