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33章 你不许碰她

  《服不服》第三十三章:你不许碰她

  楚千淼从任炎办公室瞄到那个眉眼轮廓深邃的欧美范帅哥的当天中午,  她就跟那帅哥同桌吃饭了。

  那天中午任炎没让秦谦宇订餐,  他说中午大家一起出去吃,  “百盛楼上,那家小馆,  雷总请客。”

  收拾东西准备出发时,  楚千淼向着秦谦宇打听:“这个雷总是哪路神仙啊?”

  秦谦宇说:“你还真说对你了,他还真是个拥有神仙名字的男子!他是一家投资机构的大老板,叫,雷振梓!”

  “…………!!!”

  楚千淼很努力地保住了体面没叫自己笑出来。她知道笑人家的名字是不礼貌的。

  但是这个名字真的很……有喜感。

  “他为什么会起这样一个……不凡的名字呢?”楚千淼实在压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问。

  “我们也问过,  雷总说他母亲怀他的时候正在看封神榜,觉得雷振梓这个名字沾着神仙的谐音,好记。”秦谦宇说。

  “…………”

  楚千淼觉得这位母亲给孩子起名是不是起得有点草率了……就因为谐音好记,  就为孩子起了这么不凡的一个名字,实在勇敢。

  “我爸妈可不敢为了谐音好记给我起名叫楚对象啥的。”楚千淼和秦谦宇他们一边下楼往那家小管走一边发表感想。

  秦谦宇被她逗得咯嘎直乐,  乐完不忘捧她的哏:“我妈也不敢给我起名叫秦始皇!”

  这回轮到楚千淼乐。

  乐完楚千淼想了想,又问:“可是这个雷总,他为什么要请我们吃饭啊?”

  秦谦宇:“雷总那么有钱,想请我们吃饭还需要理由吗?”

  楚千淼:“…………”

  牛逼啊……失敬了失敬了。

  “我估摸着啊,雷总是前段时间在国外的项目上赚大发了,  现在回了国,  需要和人分享这份财富给他带来的快乐。”

  楚千淼咂舌地想,  有钱人分享快乐的方式还真是任性又粗暴。

  上了楼入了馆子,  在进包间之前,  秦谦宇告诉楚千淼:“千淼我提前跟你说一声,雷总身上有毒,你要提高警惕哈。等下他要是对你笑跟你聊天,夸你可爱好看迷人之类的,你得保持清醒。别的男人是犯桃花,雷总他是自己本身就是一大颗桃花树。”

  楚千淼听得一愣二愣的,秦谦宇在她肩膀上拍一拍:“秦哥赐予你定力,加油做自己!”

  楚千淼:“……”

  她觉得眼下的秦谦宇比谁都像邪教。

  秦谦宇先进了包间。孙伊跟在他后面。他临进去前告诉楚千淼:“老秦对雷总比较打怵,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有回他家嫂子来公司给他送东西,看到雷总了,雷总冲她一笑,其实也不是故意的,反正就那么一笑吧,老秦他媳妇脸就红了。老秦那天就变成了一个产醋大户。”

  楚千淼听得三愣接着四愣的。这么听起来这位有着神仙名字的男子确实有毒。

  这功夫孙伊他们也都进了屋。楚千淼刚要进去,就被一副从里面走出来的身躯又给堵回到门外。那副身躯好像就是冲着她堵过来似的,热乎乎地抵着她,带着点干净清爽的好闻味道,只给她走退路不许她走进屋。

  楚千淼后退一步一抬头,看清了把她挤出来的人居然是任炎。

  两人距离太近,她一六五的身高得抬头看他。这么一目测,楚千淼觉得任炎可能比大学时候又长个了,原来他一米八三四,现在怎么也有一米八五六了。

  她仰头,任炎低头,两人对视在一起。

  她叫了一声:“任总。”

  任炎没应这声招呼,直接说了别的:“等下屋里的雷总问你什么或者夸你什么,你都……冷静点。”

  说完他越过她去了洗手间。看起来他出来这趟就是为了去洗手间的,拦住她纯属是个凑巧和意外。

  楚千淼:“???”

  怎么好像所有人都觉得她要把持不住似的??她是那种肤浅看脸的女人?

  结果只用一顿饭,楚千淼就承认了自己确实肤浅,确实看脸。

  雷振梓真是浑身上下连胡茬根都透着风流性感。他穿着商务休闲款的夹克,夹克下的身材应该很不错,肩宽胸阔。他额前的头发向后梳着,露出饱满的额头。别人梳这样的发型会显得很油腻,但他梳这样的发型,你会觉得他就应该是这个发型,天经地义。他的夹克配上他的发型,互相为彼此加着卓越分。他五官拆开看倒也说不出有多精致,眼睛不是特别大,但欧式的深邃眼眶一下就让他的眼睛变成了发电厂。

  他咧嘴一笑时,天呢,楚千淼真觉得是有人正站在他旁边,漫天漫地地在洒桃花瓣。

  楚千淼当时心里就有了个结论:哪个女人敢做这男的的女朋友,怕是不要命了。他这一辈子得沾多少风流韵事?

  这么一想,她在心里就对他免疫了。

  席间雷振梓频频和她聊天,果然不断各种赞美她。

  “楚律师……哎,这么叫着太见外了,我叫你千淼,可以吧?千淼,这么说吧,我在这行还是第一次见你这么年轻漂亮这么有活力的律师,最重要是,你还这么阳光有趣!”他一边赞美一边笑,笑得满屋都是桃花盛开。

  任炎在一旁冷眼旁观看他卖骚。他想看看他到底能多骚,也想看看楚千淼抗不抗得住这骚。

  一般姑娘要是定力差点的,被雷振梓这么浪浪地一笑,准保已经在脸颊上挂起了绯红。

  但楚千淼从来都不是一般姑娘,她白净的脸上一点红晕都不起。她落落大方地笑着拍回彩虹屁:“雷总您太客气太谬赞了!来的路上秦哥他们都说雷总您可厉害着呢,您是做大买卖的人,那我以为‘做大买卖’就是您身上最棒最闪亮的标签了。结果到这一看见您,我发现我片面了,你除了做大买卖,您还英俊、风趣、随和、机智,还有一双能看到别人优点的眼睛,您把我们一个个的都夸得心里高兴!所以您身上最棒最闪亮的标签,其实应该是‘人格魅力’!”

  她这番话一下就把雷振梓夸舒坦了,就像搔痒痒一下搔到了正地方那么舒坦。

  他笑得更开心更桃花了,对楚千淼说:“千淼,我就把自己当成你雷哥了,可以吧?千淼啊,雷哥觉得和你太投缘了,你说我怎么才遇到你呢?我要是早遇到你五七八年的,我这人生里不就多了五七八年的快乐幸福吗!”

  任炎在一旁斜他一眼,容忍着他升了级的骚话。之所以还容忍,是他发现楚千淼依然没脸红。

  楚千淼又拍出一波彩虹屁:“雷总您这话我真不敢当,我就现在,任总都带着我做一个半项目了  ,我见您还都觉得自惭形秽呢,要再早个五七八年见到您,我得被您比到地缝里去了!”

  被提名的任炎瞥一眼楚千淼。每次她的彩虹屁一出他都觉得已经拍到极致了,可到了下一次他就会发现,原来她还可以拍得更极致。

  他端起茶杯喝了口水。这口水不知怎么没喝稳,有点呛。他轻咳了两声。

  雷振梓还在骚里骚气地夸楚千淼,但他始终也没能把楚千淼给夸得娇羞脸红。反倒是楚千淼回敬给他的彩虹屁,却快把他给哄飘哄迷糊了。

  秦谦宇在任炎旁边,戳戳任炎。等任炎赏了他一份注意力,他一脸叹服地对任炎说:“原来雷总这么会哄姑娘的人,得要千淼这种被神抚摸过嘴的姑娘来破解啊!遇到千淼,雷总那点放桃花的招数不灵了,不灵不说,他简直在被千淼的彩虹屁反噬,哈哈哈哈领导为什么我心里有种大仇得报的感觉?”

  任炎琢磨了一下秦谦宇的话,再看看另一边被楚千淼彩虹屁忽悠得晕晕然的雷振梓,他嘴角不由自主地弯了弯。

  开餐前他踩着她进门的点去给她做的那番叮嘱,倒显得多余了。

  那顿饭之后,雷振梓出现在力通证券的频率见高。

  他经常是到任炎的办公室点个卯,之后就跑到会议室去找楚千淼逗话聊天。任炎不放心他的乱放电,轰他又轰不走,没办法,于是他一来,任炎就不得不把办公阵地也搬到会议室去。

  要是赶上大家加班,雷振梓先生还会充满爱心地给他们叫外卖,一水的高级套餐。楚千淼的嘴被高级套餐滋润之后,彩虹屁的质量空前绝后的飞跃,忽悠得雷振梓非常迫切地想拉着她义结金兰。

  任炎受不了他没正行的样子,在雷振梓打算买香炉和香那天直接把他撵走了  。

  他先说了四个字:“雷总,请回。”

  雷振梓赖唧着不愿意走。

  任炎于是又换了四个字:“雷振梓,滚。”

  雷振梓怕任炎再换四个字会是“想死吗你?”他赶紧走了。

  楚千淼看着这两位风格各异的大帅哥能做朋友,忽然有种老母亲般的欣慰。他们任总,也是有可以互相喊打喊杀的朋友的,还不至于彻底自闭呢。

  周末的时候,楚千淼本来要陪谷妙语回趟学校,谷妙语暗恋的对象在她大学的礼堂有场见面会。

  但她刚准备要带着谷妙语出门,就接到秦谦宇的电话,秦谦宇说任炎叫她去力通加班,说企业有个问题他们得研究解决一下,在周一工作日之前就得出解决方案。楚千淼没办法陪谷妙语了,她又不放心谷妙语这个路痴一个人逛校园,她怕谷妙语老死在学校里还没找到地方。

  于是她给周书奇打电话,安排他做谷妙语的向导,等谷妙语到了学校之后,由他负责迎接和带路。

  周书奇兴高采烈地接了活,“学姐完成这单后给我个五星好评哟!你的好评对我很重要哦!”楚千淼服了这个二货,他还真把自己当外卖小哥了。

  安排好事情后,楚千淼准备出门去加班。她在门口弯腰穿鞋子,一边拉鞋子拉锁她一边恨恨地磨后槽牙:“任炎这个混蛋,坏我双休日,不让我休息!”穿好鞋子,她直起身,冲谷妙语喊,“小稻谷咱家刀呢?拿来给我,我去砍了这个加班狂魔大混蛋!”

  谷妙语自然是不会给她刀的,因为:“想砍人你出去自己买一把,咱家的刀晚上我还得切菜呢。”

  “……”

  她气咻咻地出了门。可到了力通之后,看到大家都在,任炎也在,她居然……又很开心地度过了一天。

  她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出门前站在家门口吼的那一句,多少有点口是心非了……

  中午的时候雷振梓也到了力通,他不仅人到,还给大家带到了丰盛的外卖午餐。

  楚千淼吃完午饭时接到一个座机号码打来的电话,她连“不买保险不买房子不贷款不给孩子报班”的贯口都准备好了,结果电话一通,她听到的是谷妙语的声音。

  “你怎么用这么个号给我打电话?”楚千淼也懒得出会议室里了,她就坐在座位上问电话那边的谷妙语。

  谷妙语告诉她,自己多么倒霉,本来在男寝宿舍楼下等周书奇的,结果周书奇没等到,等来个自我感觉良好到要上天的小崽子,把她手机给cei了。于是她就联系不上学弟了,只好找到个咖啡厅,借了咖啡厅的电话用一下。她还很没重点很跑题地说:“水水,你下午有时间的话帮我在网上看看二手手机,没手机我没法联系客户!”

  但楚千淼的重点在前半部分上。她一听说这个座机号往上追根溯源,是周书奇没有及时做好接待谷妙语的工作,她炸毛了。

  “小稻谷你等我会,你先站着别动,我这就给周书奇那小王八蛋打电话!”

  电话一通,她就压着声阴恻恻地向周书奇征询一件事的答案:“周书奇你是不是活腻了?”

  周书奇嗷地一声,嘴里跑马似的溜,不住嘴地说对不起。

  “周书奇你放我发小鸽子,导致她遭遇了一个小变态,我告诉你,我发小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懂最是什么意思吗?现在你从最惨的死法里选一个,我成全你!”

  周书奇简直是在电话那边嚎啕,复读机似的连说学姐对不起,说他去找专业课女老师了一时忘记了时间,还说最爱你的我伤害了你最爱的她,我知道错了你放过我吧我还没跟你处对象我不想死。

  周书奇伤心的哭叫有如撒泼,声音又大语调又卖惨,满屋子人都听见了。秦谦宇哈哈笑,很有心情地溜缝儿说:“千淼你可真是少男杀手啊!”

  楚千淼实在受不了这小泼男的瞎嚎直接把电话给切断了。

  她再给咖啡厅那个号码打电话找谷妙语时,服务生告诉她:“刚才那个姑娘说时间来不及就不等您回话了。您别担心,我已经把礼堂的位置跟她说清楚了!”

  楚千淼连忙不住声地道谢。

  下午楚千淼在网上翻二手手机看。谷妙语的工资不高,最近又面临着业绩倒数第一年底会被公司末位淘汰的危险,目前她只能驾驭一部二手的手机。

  她倒是想给谷妙语买部全新的,但凭着谷妙语的要强劲儿,她肯定不能收。所以还是给她找二手的看吧。

  楚千淼正翻着网页看着,雷振梓凑到她身边的位子上一座。

  他懒得像没骨头似的,往桌子上一靠,一只手肘肘在桌面上,手背撑在了一侧下颌骨上,另一只手放在桌子上,手指曲起来向外一弹——从他的掌心下弹出一部八、九成新的手机,他把它弹到楚千淼面前。

  楚千淼看看手机,再扭头看看雷振梓,她的眼睛正好收获到他满脸的桃花笑。

  “千淼你说巧不巧,我刚好在西单买完新手机过来的,天意啊!这部旧的,给你发小拿去用去,别客气!你要是不用我顺手就要扔了。”

  楚千淼睁着圆溜溜的眼睛,表示不信这种巧。但雷振梓懒洋洋地从上衣内怀里一掏,还真掏出一部新手机来。

  楚千淼想了想,说:“那雷总,您先等我一下!”

  然后她回身在电脑键盘上噼里啪啦一顿敲。敲完她掏钱包,捏出一沓钱,死活塞进了雷振梓手里:“雷总,我从网上给您这旧手机估了个价,这样,您把钱收下,然后您这部旧手机,算我从您这买的!”

  雷振梓眉一拧,眼一瞪,脸上桃花都挂了点轻霜:“你别寒碜我!”

  楚千淼也不妥协:“那您这旧手机您还是拿回去吧,我从网上买别的。”

  雷振梓从来没被八到八十岁之间的女性拒绝过,眼下他被楚千淼拒绝得很突然,他没有处理被拒绝的经验,一时间他不知道自己该生个气还是该收下钱。

  坐在他对面的任炎给他提供了个选择。

  “老雷,你把钱收了。”

  雷振梓把钱收了,满脸桃花又开始活泛起来。

  “千淼你是第一个拒绝我的女孩!这感觉,新鲜!”

  楚千淼:“……”

  她有点后悔刚刚和这位满身桃花的霸道总裁达成了一笔二手买卖的交易活动了……

  任炎一嗓子把雷振梓的发骚叫了停:“老雷,跟我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和你说点事。”

  雷振梓跟在他身后,去了他办公室。

  任炎坐进自己的办公椅里,雷振梓靠坐在他办公桌前的皮椅上,一会翘起二郎腿,说一句:“楚千淼这姑娘,嘿,真有意思!”一会又放下二郎腿变成敞着腿,身子懒洋洋地靠进椅子里往下滑,没骨头似的,一脸都是桃花笑,“这姑娘这性子,我是真喜欢!”

  任炎不搭他的茬,冷眼看着他翻过来调过去地折腾他自己那两条腿。

  “哎,阿任,你不是找我有事情要说吗?说啊!”雷振梓窝在椅子里,冲着任炎一飞眼。

  “收起你那骚劲。”任炎看着他,面无表情冷若冰霜地说,“叫你来是想告诉你,别总招惹会议室里那姑娘。”顿了顿,他声音冷了三度,“你再敢乱撩她,你试试看。”

  他的威胁充满平铺直叙,却让雷振梓身上长出了骨头,他坐直了身体。

  雷振梓直起腰,向前探身,往任炎的办公桌上一靠,又一个飞眼递给任炎:“怎么的,她是你的菜?”

  任炎看着他,克制了两秒钟情绪,回答:“不是。”顿了顿,他又说,“但也不能让她变成被你图新鲜吃两口、吃完鲜味就倒掉的剩菜。毕竟你不会跟她结婚对吗。”

  雷振梓不乐意地一挑眉:“咱俩都是不婚主义,你要只这么说我那你可就不厚道了哦!”

  任炎盯紧了他的眼睛,非常认真非常郑重地告诉他,或者说是告诫他:“我就算找女朋友也是找和我一样不婚主义的。但会议室里那位和我们显然不一样,她是要成家生子的。所以是她的话,你不能碰。”

  他肃着脸冷着声,样子像准备要和谁打架似的,很有些瘆人。

  但雷振梓才不怕他,他忽然笑嘻嘻起来,问:“那我万一因为她想结婚了呢?也不许碰她吗?”

  任炎看着他,运气似的,好半晌才说:“这个问题等你确定你真的想结婚了的时候再说。”

  雷振梓离开他的办公桌,往后一靠,又像没骨头似的了。

  他软塌塌地靠进椅子里,直勾勾地看着任炎,笑嘻嘻地。忽然他说:“阿任,你要是挺喜欢她的,你就追呗。”

  任炎像是被什么东西震了一下,脸色一变。

  “你知道我的情况。”

  雷震子脸上的笑嘻嘻不见了。他像变了一张脸,脸上有一点愠怒的神色。

  “你那个情感包袱,打算要背一辈子吗?都过去多久了!”脾气蹭蹭地蹿,蹿得他停不下口,“这么久以来,你压抑自己的喜怒哀乐、克制自己的情绪喜好,尽管穿得光鲜得体,活得却寡淡无趣。你知道你自己是什么吗?你才不是什么金领什么精英,你就是这座都市里衣着华丽的苦行僧!你说你这是为谁守节呢怎么着?要不要给你立个牌坊啊?”

  雷振梓平时那张桃花盛开的面孔上,眼下满满都是怨气和怒气。

  “想让我别碰她,行啊,你去碰,兄弟的女人我绝对不碰!”

  任炎不接他的茬,冷静克制地看着他。

  他的冷静克制更激怒了雷振梓一些:“不是任炎,我问你,你有想过你未来的人生目标吗?你这种生活状态,到底什么时候你让它是个头?”

  任炎这回出声了。他回答雷振梓:“没有想过,没什么想法。一步推着一步往前走就好。饿了肚子会催你吃饭,没钱花手就会带你去赚钱。活着不就是这样吗?你的本能会带着你去解决基本的人生需求。这样不就可以了,还多去求什么呢。”

  雷振梓被他消沉得脾气都发不下去。他叹口气,问:“这么活,你心理就不寂寞吗?”

  任炎给他一个没有温度的笑。

  “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寂寞不是最可怕的,亏欠才是。”

  晚上到了家,楚千淼把从雷振梓处购得的二手手机交给谷妙语,并告诉她,该部手机出自于坏蛋任炎的哥们,一个风流倜傥的人物之手。

  谷妙语开心极了,捧着手机赞美着:“这坏蛋任炎他哥们,人也太好了,他名字叫雷锋吧?”

  楚千淼看着她,说:“你别说,他还真姓雷,不过他名字是另一个伟人——他叫雷振梓。”

  谷妙语愣神了一秒钟后,笑得东摇西晃。

  楚千淼于是给她讲了雷振梓这号人物的各种轶事,他是多么的桃花盛开,多么的容易对女人动情,又每动必是真情。而但凡他对哪个女人动了情,他就会不惜一切地往那女的脚底下塞各种礼物,钻石、金子、首饰、车,塞这塞那的,把那女给一直给垫到天上去。等他想分手了,也会扶着那女的下来之后再分,不会摔着人家。所以说起来他也算是个浪界有心的奇葩了。

  听到塞礼物那句话时,谷妙语变得若有所思。然后她忽然说:“淼淼,来,好久没玩问答游戏了,咱俩现在来一发!记住哦,不要思考直接回答!”

  “OK!”楚千淼原地小跑两下,让自己紧张起来。

  “快速答!谁更有钱?雷振梓、任炎?!”

  “雷振梓!”

  “谁脾气更好?雷振梓、任炎?!”

  “雷振梓!”

  “谁卖给了我们二手手机?雷振梓、任炎?!”

  “雷振梓!”

  “你掉河里你想把谁一起拉进河里?雷振梓、任炎?!”

  “任炎!”

  回答完毕,楚千淼和谷妙语大眼瞪小眼。

  半晌后,楚千淼说:“想不到我这么恨任炎,哈哈,哈哈哈!”

  谷妙语拍拍她肩膀:“是啊,我拿前面三个问题打岔都没岔跑你的选择,你真是恨他恨到死都想跟他死一块哦!”

  楚千淼:“……”

  “好了,”谷妙语说,“现在我不担心你会被那个风流家伙迷惑了,看样子他想把手机变成礼物往你脚底下塞还费点劲。那这手机我就放心用啦!”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古董杂货店作者:匪我思存 2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3帝皇书 上卷作者:星零 4星光璀璨作者:匪我思存 5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作者:籽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