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28章 善良与锋芒

  《服不服》第二十八章善良与锋芒

  接下来一段时间,  任炎到项目现场来得不是很多。

  楚千淼也说不上自己是怎么回事,  以前看到任炎的时候,  就想和他犟嘴,  觉得他好烦,  恨不得他赶紧消失;可他真不来了,  她又觉得长张嘴巴没处犟,真的是件很憋得慌的事。

  她旁敲侧击地问秦谦宇,你们领导最近忙啥呢?

  秦谦宇立刻说“是不是想他了?”

  楚千淼被问得心里一个咯噔大跳,  刚要义正言辞地说“你胡说!”,秦谦宇就又把话自顾自接下去了。

  他没给她发言机会,  自己抒发起充沛感情“我和你一样,  我也想我领导了!我跟你说千淼,我们领导他身上就是有种魔力,  他在你跟前的时候,未必跟你说什么好话,一般十句话有八句是带问号的反问句,  剩下两句一般每句平均两个字闭嘴,  出去。但是!一旦他不在你面前出现了,  你就会发现,其实他那些反问句全都是为你好,这么一想你就会情不自禁地开始想他!”

  楚千淼听得一愣一愣的。她一边愣一边品,  又觉得秦谦宇描述得其实非常精准……

  这就让她有点担心自己身体内是不是真的有受虐因子了!

  秦谦宇像跟她感知同步了似的,  继续说“我们有时候觉得任总他就是一台人肉激贱器,  专门能激发和他相处久了的人体内的犯贱因子,  让我们全都变成不受他虐就浑身不爽的小贱人!”

  楚千淼默默地为秦谦宇送出两根大拇指。能这么大无畏承认自己是贱人的人,诚实得令人尊敬。

  孙伊在一旁也来了劲,加入到秦谦宇的唏嘘中,放送出他的那一份同感“我们任总像有人格上的特异功能似的,他拿嘲讽反问句打一个巴掌给你,你不一定能记多久,但他打完你一个巴掌之后给你的能让你少走弯路的甜枣,你却妥妥能记住一辈子!”

  楚千淼总结了一下,这叫典型的记吃不记打。

  卢仲尔加入到对任炎的人性讨论中“我们部门是我们公司投行部最团结的部门,没有之一!任总就是我们的洪教主,我们愿意追随他,愿意他仙福永下寿与天齐!”

  楚千淼“……”

  越说越像邪教呢怎么??

  王思安喊不出口号,但他从实际出发,用实例向楚千淼鲜活展示,尽管任炎反问句甩得狠,但他在部门人心中是一个怎样被争宠爱夺关怀的存在。

  “我们任总最近同时还在操盘另外一个项目。任总前阵子隔三差五就到咱们这边来,另一个项目上的我们同事相当的不乐意,他们直接跟我们四个拉了个群喷我们,说干什么干什么,同样是领导最心爱的手下,凭什么你们那边总死拉着领导?我们这边也想被领导喷被领导训被领导不停反问好吗?”

  楚千淼噗嗤一下笑出声。她放心了,原来不是她自己有被虐倾向,原来大家都一样。现象存在得一普遍,就俨然不再是什么问题了。

  她对自己那种淡淡牵怀的心态放了心。

  嘉乐远有很多法律方面的问题需要梳理,这几天法务部的负责人派了个手下到尽调办公室,和楚千淼一起梳理这些问题。

  法务部负责人派来的是个小姑娘,叫隋欢,大学刚毕业不久,人很腼腆,也很虚心,一被楚千淼问问题或者一问楚千淼问题的时候就会脸红。楚千淼一看隋欢脸红就忍不住母爱泛滥,尽管她也没有比隋欢大很多,不过一二岁的年纪差而已。

  柔弱的小妹子总是能激起她的保护欲和助人为乐欲。

  隋欢刚工作不到半年,实务经验尚浅,在业务上有很多地方都还不太懂。有时候在公司合同方面遇到了问题,隋欢也会来请教楚千淼。她说她的领导太忙太严肃,她害怕去请教他。

  本来楚千淼的工作内容是梳理企业存在的法律瑕疵就可以了,隋欢问的问题并不在她的负责范围内。但分内活她忙得过来,她又见不得隋欢楚楚可怜的,于是只要隋欢来问,她就会教。

  隋欢每次都红着脸对楚千淼说“谢谢楚律师,您让我觉得您比我姐姐对我还好!”

  楚千淼豪迈地一拍她肩膀,说不客气。

  隋欢走后,秦谦宇忍不住对楚千淼说“千淼,真的,我就没见过比你还热心的妹子,你真是当代年轻人学雷锋的楷模!”

  楚千淼连忙说“秦哥你看你又过度吹捧我,你再这样以后我走路姿势要调整了,我可要鼻孔朝天了我跟你说!”

  后来隋欢来找楚千淼问问题,有两次被任炎撞见了。后面一次隋欢是来让她帮忙把关公司的一份租赁合同。嘉乐远在城南产业基地打算租赁一处厂房,用于存储家装材料。隋欢说,她领导发给她的租赁合同是通用模板,让她改一改再用。可她不知道该怎么改。楚千淼当时忙,没有帮她一条条改合同,但也热心地给她说明了一些注意事项。

  隋欢做好记录后跟她说,这是她第一次全权负责一份合同,有点心慌。

  楚千淼给她打气,告诉她别慌,产业基地是归区政府管辖的,跟他们打交道要是还有问题,那这日子可真就没法过了。

  隋欢笑着谢过她,回了法务部。

  隋欢走后,任炎把楚千淼叫到跟前来,问她“你觉得你到这来,是来干嘛的?”

  楚千淼看着任炎向着自己仰起的那张大帅脸。她好久没被他的问句伺候了,眼下这么突然一被问,她居然有了种觉得亲切的感觉……

  她往耳后掖了掖头发,斟酌了一下,回答“来做项目的……”

  任炎点点头,说“你知道自己是来干嘛的就好。你记着,你是来做项目的,不是来释放人性光辉学雷锋助人为乐的。”

  楚千淼愣了愣,有点反应过来,他可能是在说她帮隋欢答疑处理问题的事。

  因为之前跌进过“好人缘”的坑,这次楚千淼不敢贸贸然地全盘反驳任炎,她谨慎地据理力争“任总,就是,子不是曰过,助人为乐是人间美德吗,我有不会的问题时,秦哥他们也热心指导我来着……”

  任炎冷淡地说“你和秦谦宇都是乙方。你和嘉乐远的员工,一个代表甲方一个代表乙方,利益不对等信息不统一。你从甲方那里收了什么钱就做好什么服务,除此之外的事情,不必做。不要画蛇添足。”

  楚千淼有一丢丢不太赞同这个说法。她觉得任炎的论调太缺乏人情味儿。

  任炎走后,楚千淼和秦谦宇他们几个人展开讨论。

  “你们觉不觉得你们任总,有时候人情味挺淡的喔?”

  在学校的时候他们的交集毕竟没有那么多,那会她对他多半是远观,精神亵渎多过近身接触。多年后再重逢,他原来比她印象里还更冷淡。他虽然面对项目合作方,也会在脸上保持微笑,也会举止周到得体,但仔细去品就会发现,他其实跟每一个人都在保持距离。有的人面冷心热,而任炎就恰恰是个面温心冷的典型相反体。

  “反正他性子是挺淡的,”秦谦宇说,“你没发现吗,除非是有不得不聊的工作,否则企业方面的高管不管谁约他在下班时间吃个饭或者喝个茶唱唱k,他从来都是拒绝的,但任总他厉害在他拒绝的理由都很得体,不会叫人生嫌隙。”

  楚千淼想一想,还真是这样。

  孙伊在旁边也搭上了腔“我也想起个事儿,老秦你还记得我们之前做的一个项目吗?那个公司的董秘是个白富美,长得特好看,项目一开始就表现出对咱们领导有意思,有回她想搭领导车去二环办事,领导这位超级钢铁直男硬是把这差事转嫁给你了!”

  秦谦宇一声唏嘘“可不是!他把车钥匙给我了,让我捎美女董秘过去,自己打车回家了。一路上那个美女董秘那个失望不高兴啊,我又不好说什么,那趟车开得没把我尬死!”

  楚千淼跟听天书似的。她觉得有钱人就是懂得怎么任性,一个不高兴就把大奔驰让出去,自己打车回家。

  “那他为什么不愿意捎美女董秘一程?要是有帅哥跟我作伴一路,我能美得内分泌都变好!”楚千淼说。

  秦谦宇呵呵一笑“所以说,你说的一点错都没有,任总他的感觉世界里是缺少人情味这项元素的。他说他嫌捎美女董秘这一路还得不停搭她的话和她应酬交谈,忒累。”

  楚千淼“……”

  说话都嫌累,那喘气怎么没把他累死……

  随后她又想了想,他既然嫌说话累,那为什么跟她一起的时候,他一点不吝惜发言,一直不停地给她甩反问句??她就长了副挨说的脸吗?!

  孙伊又在一旁溜缝儿说“老秦,顺着你的话我仔细想了想,领导好像从来没跟咱们一起聚过餐噢?每次叫他他准保不来,准保说你们玩就好,回头餐费算我账上,走我的额度给你们报销。因为他总这么大方,就算他不来咱们也没觉得特别扫兴就是了!”

  秦谦宇一拍大腿“可不是!”他对楚千淼说,“我现在太赞同你的观点了,我们任总,他真是个什么也不太在乎的人,他确实没啥人情味儿!哎?”秦谦宇的感情色彩突然一转折,“不过千淼,说起来,你算是能激发我们领导情绪最多的人了!我们都只能气他,但你能把他气笑,你牛!”

  楚千淼一时有点哭笑不得,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骄个傲。

  几天后任炎到嘉乐远来开会。张腾也来了。其他中介方代表也参了会。这次会议主要研究企业存在的法律瑕疵的解决方案。

  楚千淼和秦谦宇他们四个人都一起参加了会议。企业那边参会的有董兰、董秘证代、部分高管和法务部负责人,以及隋欢。

  会上把所有问题过完一遍,任炎对董兰提了句“董总,公司打算租赁城南产业基地c区的厂房是吗?”

  楚千淼抬头看向任炎。她知道他在说的,正是隋欢之前做的那份租赁合同。那份租赁合同里,嘉乐远和城南产业基地的签约期为十五年,十五年内,产业基地把c区一处厂房租赁给嘉乐使用。

  董兰点点头“我让法务部负责的这件事,昨天刚跟产业基地那边签了约了吧?”她转头看向法务部负责人,得到了一个肯定答复。

  “是的,董事长。”

  任炎也点点头。沉吟一下后,他转向法务负责人和隋欢“这份合同租期较长,和公司的生产经营情况有关,比较重要,所以请问一下,在租赁合同的附件里,产业基地房屋产权证书了吗?”

  楚千淼看到法务负责人和隋欢的脸色都变了一变。

  法务负责人说“都应该有的。”

  任炎语气淡淡地“我之前做过一个项目,和产业基地那边打过交道,据我所知那里的厂房还没有房屋权属证书。”

  法务负责人立刻转头对隋欢说“我昨天后来陪董事长去做商业谈判,后面的事交给你负责的,你回答一下任总的问题吧。”

  楚千淼感受到了自己刚刚身处在一个大型甩锅现场。这种事本来就应该由法务负责人把关负责,他却把小兵就这么推出去了。

  她有点同情隋欢,隋欢憋得脸都红了。

  隋欢红着脸,轻轻摇下头,嗫嚅着说“好像没有……”

  董兰先任炎发了声,尾音上扬,声调向一把刀,准备要凌迟犯错误的人“好像,没有?”

  楚千淼感觉隋欢肩膀都在发抖。可怜的隋欢。

  “因为……产业基地是区政府管辖的,有政府做背书,不会有问题的……”

  任炎轻轻一摇头,没说话。他用摇头表示了他的态度。这样是不妥当的。

  董兰立刻沉声问“谁这么告诉你的?有政府做背书就不需要产权证了?”

  隋欢抬眼,看向楚千淼。

  楚千淼“???”她被看得又懵逼又有种不好的预感……

  隋欢“是楚律师这么告诉我的……”

  楚千淼看到董兰的目光扫到自己脸上来,那目光里充满了对她专业能力的质疑。

  她觉得隋欢这句话是一记耳光,响亮地抽在她脸上。

  她那些对她的同情,可真是都喂了白眼狼。

  楚千淼觉得很冤。她告诉大家,她的确对隋欢说过,产业基地有政府做背书,因而与产业基地管委会签合同打交道不用太担心这句话,但她从来没说过,因此就不需要厂房的产权权属证书。

  隋欢红着脸说“可您的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楚千淼看着隋欢,气到无语。原来这场甩锅现场里,自己居然是那个最终背锅的人。真是可笑。

  董兰手机响起来,看样子是个重要电话,她出去接。

  大家也就跟着有个短暂的休息时间,或者出去倒杯水,或者去上个厕所。

  隋欢像是怕被楚千淼逮着,第一时间就跑出了会议室。楚千淼看着会议室的门在她身后震荡,只觉心寒。

  但她让自己冷静下来,先对张腾说“张律,这件事我没有做错什么,你放心。”

  张腾点点他。

  她又起身,走到长条会议桌对面的任炎旁边。秦谦宇立刻起身给她腾出位子。

  楚千淼在任炎身边坐下,叫了声任总。

  一直在低头看材料的任炎像是刚发现身边人换成了她似的,转头看向她,挑了挑眉。

  他的眉梢在说话瞧,你被你的人情味儿给反噬了。

  随后他又用眉梢向她发了问有事?

  楚千淼冷静地说“任总,那天隋欢来找我的时候,你也在办公室,你能证明我没有对她说或者引导她认为,和政府管辖的产业基地租赁厂房不需要房屋权属证明。”

  任炎面无表情,眤了她一眼,开了口。他声音寡淡极了“我为什么要给你证明呢?”

  楚千淼一下愣住了。

  楚千淼怎么也没想到任炎会是这样回答她的。

  但她的意外还没有到头。任炎继续说“这点小事,都要我这个级别的项目负责人给你证明,那你的工作能力呢?况且我们不在一个机构。”

  楚千淼看着他,没再多说一句话,起了身。

  秦谦宇瑟瑟发抖地坐回来“领导,那天我也在,等下我帮千淼跟董总说明一下吧?她是好心,帮隋欢那么多忙,结果现在她被她帮助的人拎出来背锅,实在是够冤枉的了!”

  任炎转头斜他一眼“等下什么也不许说。”

  秦谦宇噤声,但脸上满满都是不忍心。

  任炎无声一叹,破例地给了秦谦宇一个解释。

  “听过一句话吗?你的善良必须有点锋芒。这样才能不过度纵容别人,才能保护自己。”

  “她今天如果连这点问题都解决不了,她的善良有什么用?不过就是别人利用和伤害她的武器。”

  任炎说完转回头继续看材料。

  秦谦宇有点被震动了。

  他第一次见到任炎对谁有着这样一番深厚的良苦用心。

  楚千淼坐回到座位上。后路被堵死。她不能慌,不能失望,也不能伤怀。这都不是时候。

  当下最关键的,是揭示事情的真相——这件事存在的问题,与她无关;以及证明自己的专业能力——怎样去解决这个问题。还有,她要让董兰知道,隋欢到底是怎样的工作能力和水平,怎样遇事不负责的甩锅态度。

  她不去向任炎那面看。她承认她可能是高压成才型的,现在面对压力,她脑子里思路逐渐清晰,心头变得一片清明。她整个人越来越冷静。

  她挑出两份合同,交给张腾,和他说了几句话。张腾点点头。

  她又说了几句话,张腾听完向她比了个ok,小声说“你这么处理完全没问题,瑕疵解决很漂亮。”

  董兰打完电话回来了,隋欢也回来了。她心虚地不敢往自己这里看。

  接下来,会议继续。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倾城之恋作者:张爱玲 2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3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4霸王别姬作者:李碧华 5我在回忆里等你作者:辛夷坞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