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88章 聪明的姑娘

  楚千淼找个时间私下把事情和秦谦宇说了一遍。秦谦宇的表情处在一种要不要吃惊的挣扎中。

  “这事儿要说是老崔干的吧,  倒也像是他能干出来的事,他是比较能划拉钱,心里主意也大。可我没想到的是,  他这回居然能在任总眼皮子底下就干这事儿,  他是疯了吗”

  楚千淼也觉得如果这件事确定了就是崔西杰干的,那他真的是有些财迷心窍了。

  和秦谦宇通气后,  白天大家还都不动声色地办公作材料,  楚千淼甚至能做到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和崔西杰进行日常交流。

  倒是崔西杰,  上班时特意问了任炎“任总,收购星痕材料这事,接下来得怎么办钱总肯答应吗,我们还往前推进这事吗”

  楚千淼看到电脑右下角有对话框在弹。点开看,是秦谦宇发来的消息“沉不住气了,  来探口风”

  楚千淼回他“八成是。”

  另一边任炎一派波澜不惊“钱总还在考虑,  我们等他的决定吧。”顿了顿,他很自然地问,  “你们几个觉得呢你们是什么意见,觉得曲鑫才新提的这个收购价格,  力涯应该妥协吗都说说看吧。我会综合一下你们的意见,  反馈给钱总做个参考。”

  提完问题他点名“楚千淼先说说看。”

  戏台子搭到脚下来了,  楚千淼找准了自己的角色定位,  粉墨登场“领导,  我一方面觉得星痕材料那边不仗义,力涯不应该妥协给他们;可另一方面又觉得,  毕竟上市和置气想比,上市来得更重要一点,所以要不然,就妥协给他们吧。”

  任炎用鼻子哼出个音节,冷淡点评“说了等于没说。”

  “秦谦宇,你说说看。”他又点名到秦谦宇头上。

  秦谦宇的表现是和楚千淼同一号的纠结。他几乎是把楚千淼的说法换汤不换药地又说了一遍。

  任炎又用鼻子哼出个音节,更冷淡地点评“又一个说了等于没说的。”

  他点刘立峰和崔西杰的名“你们俩,别像他们俩一样,模棱两可的。给我一个明确的观点。”

  刘立峰摔先表达看法“要我说,就不能惯对方这个臭毛病,坐地起价跟耍流氓没有任何本质区别”

  崔西杰倒是沉吟了一下才反驳他“但话也不能这么说,如果站在曲鑫才的角度,在商言商,为自己争取最大利益倒也不算错。就是他这个时机选的有点不太好,确实像在趁火打劫了。”他老好人似的呵呵一笑,接着说,“但是从大局来看,力涯确实得以上市为先,要是不把星痕材料收购为控股子公司的话,关联交易的问题就不好解决。曲鑫才要的价格虽然挺高,但毕竟也没高得特别离谱,只比我们私下测算的最高极限值高了那么一些。所以我觉得为了顾全大局,不宜在这件事上多纠缠,这么扯皮下去,申报上市材料的时间就要往后拖,申报时间往后一拖各种材料就都要跟着加审,其实那也是一笔笔的额外费用呢。”

  任炎点点头,对他说“你说得倒也有道理。回头我会和钱总再商量一下这件事情。”

  崔西杰的话说完,楚千淼和秦谦宇已经在电脑上又展开了文字交流。

  秦谦宇“内贼是老崔没跑了,他翻过来调过去地力证力涯应该妥协给曲鑫才的报价呢。”

  楚千淼“领导已经麻痹住他了,让他觉得我们是倾向于妥协的,这样他就会大意起来了。”

  下了班,吃过晚饭回到酒店房间,楚千淼收到任炎的消息。

  他让她叫上秦谦宇到他房间去。

  楚千淼马上联系了秦谦宇双双就位。

  关上房间的门,任炎对他们说“现在我们只是把猜测崔西杰是内贼的可能性又加大了,但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这就很难把事情往下推进。而万一内贼不是他,假设是企业的某人从某种途径知道了价格区间,这也不是不可能。所以,”任炎顿了顿,对楚千淼和秦谦宇说,“叫你们俩来集思广益一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能引出点线索,证明崔西杰确实是和曲鑫才里应外合的那个人。”

  任炎坐到房间里办公桌前的皮椅中。楚千淼和秦谦宇拉着两把椅子坐在他对面。

  楚千淼和秦谦宇的思维开始发散起来。他们说了很多种可能性,假设能证明崔西杰是内贼。但这些假设一经论证,就显得太过匪夷所思,一一被任炎ass了。

  发散了一会儿,秦谦宇突然一条新思路“老刘会不会知道点什么他天天跟崔西杰一起上班下班吃饭聊天的。”

  楚千淼立刻说“不会。刘立峰不是那样的人。”

  任炎抬眼看她,看了好长的一眼。

  然后他问“为什么这么笃定”

  楚千淼怔了怔,说“领导,其实你应该比我更了解刘立峰啊,他这个人,浑身上下全部的恶意都被他挤在脸上了,其实内心蛮单纯的。”

  秦谦宇“哇”的一声“这么一想千淼总结得很准确了老刘确实是这么个脸凶心软的家伙”

  任炎又看了楚千淼好长的一眼。

  楚千淼正侧身在跟秦谦宇讨论线索在哪里,讨论着讨论着她觉得一侧脸颊莫名有很强烈的异样感。像快被某种射线击穿了一样。

  她扭头看了下,直接撞进任炎看着她的视线里。不等她出声问点什么,比如领导你有事领导我脸脏了领导你总瞅啥呢你

  任炎已经垂了眸。他很随意般地翻动着桌面上的东西,一点都不像在没事找事。然后他捡起一摞报销单,丢到她面前,说“明天把报销单快递回公司,好让财务给你们按时报销。”

  “好的。”楚千淼应了差事。

  她从任炎那里接过那一摞报销单。传递报销单时,她的指尖和任炎的指尖有个短瞬的相触。

  她像被电着似的赶紧缩回手。

  莫名觉得有点热,汗像闷在毛孔里,要发不发的,平白憋得人脸发燥耳朵冒火。

  楚千淼把一摞报销单当扇子似捏在手里对着脸扇了扇。

  任炎就坐在对面,半耷着眼皮看着她扇。心情很好的样子。

  忽然楚千淼扇风的动作停了。她看看手里的报销单,又抬头看向任炎,眼睛发亮。

  任炎半耷着的眼皮也瞬间全都睁开,眼底同样射出犀利精透的光。

  秦谦宇低头回完他老婆的微信,一抬头间就看到这么一副场景。

  楚千淼和任炎两个人都双目炯炯地对视着,有股子他们互相知道而其他人不知道的兴奋正在两个人眼里燃烧。

  “你们是不是想到什么了快告诉我,我也想知道”秦谦宇嗷嗷地说。

  楚千淼先笑弯了眉眼,然后问任炎“领导我们想的是同一件事吗”

  任炎对她一挑眉,眼睛瞥向她手里的报销单“看起来是的。”

  秦谦宇快让他们俩的哑谜打疯掉了,连连地叫“到底什么啊什么啊啊”

  任炎冲楚千淼一抬下巴“你给他解释一下。”然后转身去翻公文包找东西。

  楚千淼知道他要找什么。她一笑,转头冲着秦谦宇一弹手里的报销单“秦哥,记得吧,领导要求我们报销的时候要给每一张发票都写上报销说明,每餐饭在什么项目上吃的,跟谁一起吃的。打车的话每段路是从哪里打到哪里的。”

  秦谦宇点头“啊,对啊,但这怎么了呢”

  楚千淼笑着说“这就是线索啊”

  秦谦宇一脸懵。

  楚千淼给他耐心解释“你看,只要找到崔西杰的报销说明,对应他的餐票,就能推出他每餐饭是几个人吃的。他在这边除了和刘立峰一起吃饭,也没别人是他的饭搭子了,而他们两个人吃个饭,再贵也贵不到哪去。所以假如他有一顿两顿的饭,价格吃得特别贵,那就有点问题了,就说明他不是和刘立峰一起吃的饭。那样的话,就要看看他的报销说明是怎么写的,要是他实话实说,是跟企业的人或者其他什么人一起吃的饭,倒还好,跟他们吃点贵的也应该;但他要还是写的和刘立峰一起吃的饭,那就是撒谎、是破绽了呗”

  经过楚千淼的一番解释,秦谦宇恍然大悟。他转头去看,任炎已经从公文包里找到了那摞报销说明。

  任炎最近事忙,心思多心事也多,另外他觉得未必有人敢在他眼皮子底下耍花腔买发票,所以这次的这些报销说明其实他并没有一一仔细看过。好在他没把这些东西当废纸扔掉,还留了个底,让事情变得有迹可循起来。

  任炎去翻崔西杰的报销说明的同时,楚千淼也低头找出崔西杰的报销单,她翻看着里面的发票。她在一摞发票里找到一张面额比较大的餐盘,近两千元的一餐饭。

  楚千淼抬起头对任炎说了餐票的时间。任炎在崔西杰写的报销说明上找到了对应的一条说明。

  任炎用指尖在那一条上点了点。

  他抬起头,对着楚千淼和秦谦宇挑着嘴角一笑“这餐饭,崔西杰写的说明是,那月那日,他与刘立峰一起吃饭。”

  楚千淼一拍巴掌“基本快破案了”

  秦谦宇自从刚才就一直在旁边张着嘴巴表演目瞪口呆。

  他想他从小到大也是一路学霸过来的,毕业后进入投行工作,业务能力也是拔尖的。他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个笨人,可今天他怎么就被眼前的两个人比得,像个大笨蛋一样呢这两个人居然眼神一碰,就能把事情的机巧关键来龙去脉碰到彼此的脑子里了,简直变态

  他扭头,看到楚千淼在对着那张餐费发票拍照。

  他又迷惑了“千淼你照它是打算干吗”

  楚千淼拍完照,抬头,非常自然地告诉他“按图索骥啊,按照发票的餐厅名称,找过去,问老板要个监控视频看看,看崔西杰这顿饭到底是和谁吃的。”  秦谦宇听得一愣一愣的。他转头去看任炎,任炎对他点点头,好像他也早就是这么一副打算似的。

  他真的快哭出来了。

  他们两个怎么一对眼神就什么都知道了,还从头知道到尾的所以这屋子里,真的只有他是个大笨蛋吗

  第二天任炎说带着楚千淼和秦谦宇去和钱四季开会,离开了尽调办公室。他从企业借了辆车,让秦谦宇开。楚千淼溜到副驾去坐,把一整条后座留给任大佬一个人。

  任炎坐在后座上给公司财务鲍姐打了电话。

  楚千淼听到任炎给出几个时点,他拜托鲍姐帮忙翻一下在这几个时点上,崔西杰报销单里对应的发票,并麻烦她把它们拍个照发过来。

  楚千淼在心里默排了一下那几个时间节点。好像都是崔西杰从一个项目转去另一个项目的路程上的时间。

  还没来得及想明白这些时间节点背后会隐藏着什么重要信息,秦谦宇已经把车子停稳在目标餐厅的门口。

  他们进去前,任炎叫住楚千淼,对她说“等下你负责跟老板周旋。”

  楚千淼一拍胸脯说了声“得嘞”。

  她一进去就找到女老板,对人家说自己可是老回头客了。女老板面带疑惑,看不住这崭新的回头客究竟回头在哪里。她也不慌,很自然又不着痕迹地狠夸了女老板一顿,从外貌气质长相谈吐到买卖的红火,夸得秦谦宇在一旁听着都跟着女老板一起迷糊,夸得任炎挑着一边嘴角笑,夸得女老板拉着她的手不住声地承认对对对你就是我的回头客。

  人情热络起来了,楚千淼对女老板说正题。她说自己几天前在这里吃饭,丢了东西,手机钱包都不见了,所以想看看监控视频,看东西到底丢哪去了。她还把发票照片拿给女老板看,证明自己真的来过,告诉女老板她就想看看开发票那天的监控视频。

  女老板一看发票照片,立刻说,你确实是我的回头客然后她爽快得很,雷厉风行地安排一个服务员马上帮楚千淼调监控视频。

  秦谦宇和任炎坐在电脑前盯着视频画面看,楚千淼负责继续和女老板天上地上地聊天。聊到后面女老板非要拉着楚千淼让她做自己弟妹不可,直说“我弟弟条件好得很的,房子十来套,自己有公司呢,人也帅,你们俩真的好配哦”

  眼看为了一段视频楚千淼要把自己的下半辈子搭进去了,任炎和秦谦宇终于从电脑前站了起来。

  秦谦宇一本正经地说“看过了,应该不是丢在这里。”

  楚千淼连忙对女老板道谢道歉然后道别。女老板一直把他们送出大门外,楚千淼都上车了,她还不忘挥着手强调“我弟弟真的很不错哟”

  楚千淼坐在副驾系安全带的时候简直哭笑不得。

  秦谦宇在一旁逗她“千淼你真是,人见人爱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哈哈哈哈”

  楚千淼不知道秦谦宇这个“令人发指”用得对不对,她一抬眼间,从后视镜里和任炎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她问了声“任总,有什么吩咐”

  任炎看着她,没作声,把手机从后面递给她。

  楚千淼接过手机一看,明白了。任炎把监控里的视频录了下来。

  那月那日那餐饭,是三个人吃的,但三个人里没有刘立峰。那三个人是崔西杰、曲鑫才和力涯的采购部经理王万通。从无声画面里看,大堂里,王万通在给崔西杰和曲鑫才互相做介绍,崔西杰和曲鑫才热切地握了手,然后他们三个人一起走进了包间。

  楚千淼想,一切前因后果,她应该是理得出来了。

  秦谦宇开车,任炎坐在后座偏头看窗外春夏交替之际的工业城。

  楚千淼给尚存疑惑的秦谦宇理顺整个过程。

  “起初呢,崔西杰腿受伤待在酒店里,王万通因为是他腿伤的始作俑者,出于愧疚,就经常去看他。两个人一来二去就发展出了交情。你也知道,崔西杰那副笑呵呵的无害模样,给人的第一感觉好得不得了,所以王万通很快就会把他当朋友了。王万通呢,是力涯的采购经理,而星痕是被力涯采购的供应商,所以王万通平时正好是和星痕打交道的。当崔西杰和王万通产生了交情,这时正逢力涯要收购星痕材料。”

  任炎坐在后面偏头看着车外。耳朵却留在楚千淼清透悦耳的声音里。他边听边不由翘了翘一边的嘴角。

  她是他带过的所有人里,最聪明也最有悟性的一个。什么事随便点一点她,她就能通透个到底。

  “崔西杰呢,很可能是在和王万通处出了点交情之后,和王万通说过什么,比如游说王万通,问他想不想有个发财的机会之类的。而这机会就是王万通帮忙牵线,让他崔西杰去找曲鑫才私下谈一谈。于是王万通就促成了发票上的这顿饭局,给崔西杰和曲鑫才搭上了线。饭局上,崔西杰告诉曲鑫才收购的最高价是在哪里,然后他让曲鑫才在此基础上抬价。等收购成功后呢,抬价的差价部分,曲鑫才自己留下几成,再分几成出来由他和王万通分。”

  楚千淼把来龙去脉说完,一回头,问任炎“领导,我说的对不对”

  任炎转过头,看向她,对她不吝啬地挑着嘴角一笑“对。”

  秦谦宇消化了好半天,问了句“老崔他是掉钱眼里了吗不能买发票报销了,钱少了,所以着急从别的地方把钱找补回来感觉他这么干挺傻的啊,他是拿准了就算我们能猜到是他透的价,但我们没有证据不能把他怎么样吗”

  楚千淼说“你说的是一方面,另外我猜他八成也是缺钱缺急了,顾不上那么多了。”

  任炎在后座居然主动搭了声茬。

  “他确实是是缺钱缺急了。”

  他发了几张图片到楚千淼手机上。

  楚千淼低头看。几张图片应该是财务鲍姐给任炎发来的崔西杰的报销单和发票情况。

  在几张去往不同出差地的车票、机票行程单中间,夹着一张他飞到澳门的机票行程单。

  楚千淼心里咯噔一下,想着这回算是彻底破案了。

  崔西杰在从一个项目奔赴另一个项目的时间间隙里,飞到了澳门去。

  去那里能干什么呢自然是赌博了。

  所以他缺钱,他极度需要从各个渠道通过各种手段划拉钱。

  楚千淼回头看任炎。

  任炎从她脸上看到了很复杂的表情。

  一点嫌弃、一点恐惧、一点可怜。她嫌弃怜悯一个赌徒,也恐惧把灵魂出卖给赌博的人。

  任炎用眼神安慰她。

  没事的。

  无声的慰藉在狭小空间里静谧流转。

  秦谦宇忽然打破了这份静谧,他问楚千淼,刚才她收到了什么,怎么忽然周身气场就变了,跟黄金小宇宙一下缩变成青铜小宇宙似的。

  楚千淼把任炎发给她的图片内容和所得结论都告诉给了秦谦宇。秦谦宇一连说了好几个“我去我草我靠”。

  “我总听他说去香港,以为他在香港有情儿呢,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香港,在澳门啊”

  任炎让秦谦宇把车先开去了酒店。

  三个人回到他的房间,讨论后续事情。

  秦谦宇问了句“领导,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和崔西杰对质吗”

  任炎一抬头,看向楚千淼,下巴像她一摆“你说说看。”

  楚千淼不去看他,她觉得他最近的眼神怪兮兮的,烧人。她转去看秦谦宇,说“我倒觉得对质不是好办法,因为就算我们拿着视频给崔西杰看,只要他死不承认,一口咬定只是和曲鑫才王万通单纯吃个饭,那我们一点办法也没有。”顿了顿,她说,“而且我们现在要做的首要事情不是抓内奸,而是要先搞定关联交易这档子事。拉着崔西杰对质的话,相当于直接打曲鑫才的脸,那收购这事就相当于是撕破脸闹僵了,所以这不是个好办法。”

  她说着这番话的时候,眼睛发亮,很有纵观全局运筹帷幄的领导者气势。

  秦谦宇越听她讲越对她刮目相看起来。

  一旁响起任炎的声音。

  “那么,”他的声音引导着楚千淼转头看向他,“是你的话,之后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任炎看着楚千淼,挑着一边嘴角一笑,对她问。

  楚千淼看着他的笑容,睫毛一抖。她不着痕迹地挪开眼神,垂眼想了下,又抬眼看向任炎,也绽开一笑,对他说“什么也不说破,留着他,让他蒙在鼓里帮我们完成后面的事”

  那一笑狡黠明媚,灿若夏花。

  任炎强制自己挪开眼神。他不能叫一旁的秦谦宇看出什么。

  再对着她的笑容看下去,他的眼睛就要直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任炎我的妞,太聪明了,还好看,还会说,亲起来还甜,哎呀美滋滋他又在小剧场里精分鸟

  15字以上2分好评,600个红包包继续掉落谢谢大家昨天猛投的营养液,我喝得好饱好开心呀,谢谢大家么么哒大家可以继续投哈哈哈捂脸

  前文的发票梗那个伏笔就是呼应在这里的

  一个小剧透下章可能会从任炎视角写到17章提过的另一件往事

  一个小ti关于淼淼的事业。文章开始时,淼淼已经先工作了一年在律所挂证,然后和任炎一起做了四个项目共三年;三年的时间节点其实都很明显,但追连载的时候大家对时间描述都是匆匆一看,不太敏感。要是回头重新看就会觉得很明显了,就是她到现在已经工作四年了。追连载会破坏一点连贯性,因为时间长,大家一般只记得清最近的情节,但如果大家回头从第一章看就会发现,淼淼每个项目一直都在进步,一直进步到现在,是个持续的过程,她能有现在的表现绝不是偶然,是一直以来的积累。她以后也会继续进步哒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2我在回忆里等你作者:辛夷坞 3可摘星作者:一两 4将军这样不得体作者:棠粒儿 5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