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79章 是唯一的吗

  服不服第七十九章是唯一的吗

  楚千淼压下心里的异样情绪,  夹了片白菜叶涮进火锅里。她问黄莹“那,  谭深他到底是怎么看上我的啊我们俩之前好像没什么交集吧。”

  黄莹握着筷子想了下“这个好像还真没听过他提起过。”她扭头又去问邱芸,“谭深跟咱们说过他怎么看上千淼的吗”

  邱芸想了下,  也摇头“好像没仔细说过。”

  黄莹转回头对楚千淼说“嗨,其实也好解释,你和们我仨一个宿舍,他和我们仨一个班,  总有一个两个三个的机会他能通过我们知道你。你这丫头片子,这么鬼灵精怪的,长得又漂亮,满嘴彩虹屁能把人轰炸到昏迷不醒,被任何一个男生看上都不是什么奇怪事。”

  楚千淼赶紧谢谢黄莹这番语言平实陈述自然的夸奖“学姐等下如果我们的聊天没了话题时,你可以把对我的夸奖再说一遍,  谢谢谢谢”

  黄莹笑着拍她,拍完又说“其实谭深在我们班一直挺傲娇的,你看你的三个学姐,我们仨,长得也都不差,  但他就是谁都没看上。他眼界高着呢,难得能为个女孩这么用心。只是啊,没想到我们一毕业,你俩就分手了,  还分得就蛮草率的。说实话,  我们仨都不太懂你们俩这恋爱到底是按什么套路谈的。”

  邱芸在一旁忽然一笑,  说“其实分了也不是坏事,谭深生错年代了,他骨子里是个风流才子的胚子,这性子也不是谁都能消受和驾驭得了的。据说当年还有研究生学姐为他借酒消愁来着。”顿了顿,她神色一凛,沉吟了一番后,对楚千淼说,“千淼,我是过来人,我从我失败的婚姻里看透了男人的本性。千淼你为人纯粹,是那种受不得男人以任何一种方式欺骗你的人。而谭深么,大学四年相处下来,我对他有一些了解,他用心的时候能感动死你,说起好话来句句好听但又未必句句都是实话。所以这样的男人,做闺蜜最好,做男朋友就太没有安全感了。”

  黄莹在一旁给她夹菜“你多吃菜多养胎,少操心,也别把男人人性看这么消极。”

  楚千淼却让邱芸的话说得心一跳。她看着邱芸,有那么一点心疼她。她心疼她对于两性的犀利和睿智。

  她喉咙口忽然有一丝涩。她想女人对于生活和对于男人的睿智,是不是非得从一次次受伤中得以修炼。

  她也有点心疼自己,从前她过地无忧无虑,现在却处处感慨良多。即便没有算计别人,也在渐渐懂得算计。

  夹起刚刚下进锅里的那片白菜叶,叶子上挂满了辣椒红油,怎么拎着抖也是红彤彤一片。她好像看到自己似的,毕业时是干净的一片白菜叶,下进社会的辣油锅里翻滚了几年,浑身沾满世俗气,抖也抖不干净。

  捞出来的那片辣油白菜叶,只好那么红彤彤地送进口中。入口虽然辣,但好歹,还保有着白菜的可口滋味。

  她希望自己即便在社会的油锅里继续滚煮,哪怕身上沾满更多的世俗市侩气,她也还能坚持保有几分原本的滋味和本色。

  第二天,楚千淼还在北京培训。一到公司她就接到谭深的来电。

  谭深说想叫着她一起吃午饭。

  楚千淼想践行和他保持适当距离的想法,坐在力通北京投行部的办工桌前,她告诉谭深“可我正在外地出差做项目呢。”

  电话那边默了两秒钟,然后传来一声笑。有点嗤笑,也有点苦笑。

  “楚千淼你真没劲。”谭深说,“邱芸黄莹是你室友,可也是我的同班同学吧她们能联系你就不会联系我吗她们会不告诉我你人是在北京还是在出差”

  顿了顿,谭深说“中午我约了她们到金融街的日料店一起吃饭,你也来吧,大家一起聚个餐。”

  楚千淼说“你们吃吧,我和两位学姐昨天已经吃过了。”

  谭深又沉默了两秒钟,再开口时声音几乎有点可怜“四个人一起吃顿饭而已,又不是我们俩单独,千淼你这样又是何必呢况且是黄莹让我叫上你。”

  楚千淼心一软,答应下来。

  结果中午到了地方,邱芸并没有来,来的人只有黄莹。她对楚千淼说“我让你芸姐在公寓好好安胎,就别满嘴灌着北京满大街的尾气到处颠颠跑了。”

  楚千淼想行吧,少一个就少一个,三个人也避免了她和谭深的独处。她不能再给他们之间以任何能够增加暧昧的机会了。

  结果饭吃到一半,黄莹突然说有事,抬屁股就先走了。楚千淼那一刻有种错觉,她觉得自己像被老鸨妈妈骗出来卖给有钱大爷陪饭的小清倌儿。

  现在她回想一下,说起谭深时,邱芸总是客观的,黄莹总是满嘴夸奖的。而当年的寝室联谊,主要推动者也是黄莹。

  所以黄莹其实跟谭深关系很好,所以这顿饭八成是谭深扯了黄莹当幌子,是提前求了她帮忙来以及提前走的。

  黄莹“有急事”先走后,包间里只剩下楚千淼和谭深。

  想明白了这顿饭到底是怎么回事,楚千淼放下筷子,对谭深摇着头笑了“你总是这样,为了做成一件事会想尽各种办法,哪怕撒点慌。今天这顿饭你根本就没请芸姐,你只找了黄莹学姐,对吗”

  谭深也没否认“有时候一些无伤大雅的小谎,可以帮我们成就很多事情。”

  楚千淼闻声看着他。

  他没穿西装外套,只穿着件白衬衫。他额前的发定了型向后梳,露出饱满额头。

  怎么看都是正当好年华的阳光耀眼的青年才俊。

  “可是无伤大雅的小谎积累得多了,总归会带上点杀伤力,不伤己也伤人的。”她看着谭深说。

  谭深端起果汁壶,赔罪地给她往杯子里倒果汁。

  “对不起,我向你道歉,下不为例。”顿了顿,他带着稍许委屈,解释一句,“可我如果不这样,今天就见不到你了。”

  楚千淼无声一叹。

  男人无伤大雅的小谎,真叫人防不胜防。

  谭深忽然说“黄莹说,她把当年的事都告诉你了。”

  楚千淼抬眼看他,反应了一下,明白他在说当年他先看上她继而促成联谊寝聚会的用心。

  楚千淼默了一瞬,点点头“嗯,告诉我了。”她笑着说,“原来我以为你对我是随便动了心又随便收了心,但没想到你是真的用了心。谢谢。”

  谭深眼底一亮“那么可以告诉我,你知道这件事以后,是什么感受吗”

  楚千淼看着他,说“我很感动。”

  谭深马上追问“除了感动呢就没有别的吗没有一点点的心动吗”

  楚千淼垂眼看着自己的餐盘。她的心思在眼睑下滚动。拿定了什么主意后,她抬眼,对谭深说“阿深啊,对不起,我只有感动。”她看到谭深的脸色变了,从期待到失望,渐而愤怒。

  她坚持把话说完“我有努力地想重新喜欢你、想重新动心过,但我真的很抱歉。”

  谭深看着她,克制着失望与愤怒,问她“我能问你一句话吗”

  楚千淼点点头。

  谭深目光灼灼,声音却凛冽“上学时你做我女朋友,你是真心的吗”

  楚千淼坦荡地迎视他,回答“开始时你追我,我觉得你很好,被你打动了,那时是有点试试看的态度。但后来,我的确是全心和认真地与你相处。”

  谭深立刻追问“既然这样,那为什么跟我分手”

  “可是分手是你提的。”楚千淼平静地答。

  这场恋爱开始时,她有点迷糊,她人生里只有一段未遂的单恋,没有真的谈过恋爱。她不太懂恋爱到底应该怎么谈。学姐们告诉她,牵手拥抱接吻直至做爱,这一套流程自然而然地发生完毕,就是谈了场恋爱了。她听得咋舌。

  后来这场恋爱渐入佳境,她很快就放下了单恋未遂的任炎,和谭深全心全意地谈恋爱。但那时谭深所暴露出来的性格,越来越叫她没法消受。他话唠,任性,甩脸子,不高兴掉头就走。她和他相处得越来越累。直到他临出国前,他们话赶话地抬起杠,顺势就分了手。

  严格说那次分手,他提得痛快,她也没挽留。当时谁也没有撕心裂肺,可酝酿了这几年后,谭深回来告诉她,他很刻骨铭心。他一边在国外交了好几个女朋友一边对比出对她的刻骨铭心。

  “我后悔了,后悔跟你分手”  谭深喘着气,克制自己的情绪,哑着声说,“千淼,知道我当年为你有多用心,你真的就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吗我们为什么不能试着重新在一起呢为什么呢”

  楚千淼垂眼看着自己的餐盘,一时静默,没有出声。

  谭深声调扬高,几乎有点在吼“你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

  楚千淼叹口气“那么阿深,既然说到这里,我也问你一个问题吧。”  她再次抬起眼,看向谭深问,“我做你女朋友的时候,我是你唯一的女朋友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轻狂作者:巫哲 2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3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4失乐园作者:[日]渡边淳一 5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