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141、偷走肥喵喵

  《服不服》第一百四十一章:偷走肥喵喵

  谭深和栗棠离开后,  楚千淼也没有让任炎坐到对面去。那两个人的气息好像还留在那里,坐过去倒像在徒惹晦气。

  他们就亲亲密密挤挤挨挨地坐在同一侧吃起饭来。

  服务生一道道的上菜,看到他们空着一边挤在同一边,  抿嘴一笑。

  楚千淼也一笑,  问了声怎么了。

  服务生连忙说:“没什么没什么,只是觉得二位感情真好!”

  楚千淼瞄一眼任炎,  逗着他问:“我们感情好吗?”

  任炎斜睨她,  一脸的高冷和不容置疑:“当然。”

  他的表情和他的话反差感十足,  却莫名叫人心动。

  服务生被塞了满嘴狗粮退下去了。

  楚千淼开始表扬任炎:“你以前懒得理谭深,懒得理啊懒得理,逐渐就演变成了纵容他。但你今天表现非常好,楚老师要特别表扬你,因为你正面刚他怼他了!”

  任炎侧着眼神看着楚千淼。窗口阳光正足,  她近近地坐在他身旁,  阳光跳跃在她脸上,把她细腻的肌肤照得像白瓷一样,  他想这么看她她可真漂亮。她眨着长长的睫毛看着餐盘里的食物说着话,每一句都是对他的关心叮咛。

  “记得以后要保持住这个状态啊!不能再像以前那样,  他抢你就由他抢,  他使坏你就由他使坏,  反正你就只管忍着躲着让着就好。事实证明了,  忍躲让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反而会姑息养奸!有事儿你就得要勇往无前地正面刚才行!是,你舅舅是让你照顾他,  但没说让你纵容他吧?他都做错了,你还忍还让,那你也有错,你是他变得越来越坏的帮凶!”

  任炎看着楚千淼,看她红润的嘴唇一动一动,听她讲着前前后后都是为他考虑的话,他从前心里孤独的空落落被她一点一点地填满,他冷冷的心腔被她一块一块地焐热温暖起来。

  “任炎同学,你听楚老师告诉你……”楚千淼扭头看向任炎,一下对上他不知瞧了她多久的专注而炽热的眼神,一瞬间她差点连自己要说什么都忘了,“……唔,对,你一定得要克服掉你那些逻辑不通的自责心理、亏欠心理、忍让心理,你要培养自己对着干且没有负疚感的正面刚心理,明白吗?你不能再让亲情债继续压着你了,明白吗?”

  她看着任炎一口气地说下去。

  任炎没说话,眼神却不离她,他一直专注地看着她,听她说。他在她的话音里,嘴角挑起的弧度越来越高。

  最后等她说到连问他两个“明白吗?”时,他蓦地倾身向前,带着笑容吻住了她。

  这里是大堂不是包间,他们暴露在所有有意无意间向他们这边瞟过来的目光之下。

  楚千淼脸颊烫起来,被他吻了几秒钟后,终于害羞地忍不住向后撤了撤,从他的嘴唇下离开。

  “喂,我们加起来快八十岁了,你注意点影响呀!”楚千淼舔了舔嘴唇,脸颊浮起淡淡粉色,两眼水媚泛光,洋嗔着对任炎说。

  相比她的害羞,任炎又镇定又理直气壮,丝毫不为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了kiss而感到慌张:“情不自禁。”他微哑着声地说。

  楚千淼怔了怔:“我哪句话就叫你情不自禁了???”她自觉刚刚说的每句话都堂堂正正不带一丝杂念啊……

  任炎看着她微笑。他抬手摸摸她的脸,掌心下全是无言的疼爱和感恩。

  ——你像我的守护女神,你这么守护我,叫我情不自禁。

  ******

  吃完了饭,任炎开车送楚千淼回家。

  路上他们说起谭深离开前放的那句阴气森森的狠话——既然你们这么英勇无畏,那等着接招吧。

  楚千淼问任炎:“你说他到底要干什么?他是虚张声势还是真的又要打什么坏主意?”

  任炎看着路打着方向盘,沉吟着说:“按照他一贯的作风,应该不是虚张声势。”

  楚千淼默了一下,心往上一悬,但马上又落回原处。

  “管他的,”她声音是想通了的轻快,“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打败你是他的人生目标,但你的人生目标可没他那么狭隘,对不对?凭什么一辈子只围着他转和他纠缠?像他那样总想着算计别人,路走不远的;同理我们要是总担心着别人怎么算计我们,路也走不远。那索性我们就只管向前行路,爱谁谁,我们都给他甩到后面去!”

  任炎闻声飞快扭头看了一眼楚千淼。

  她坐在副驾驶位上,笑意宴宴,大智也大勇。

  他在那一刻清晰地觉得,眼前他亲手带出来的小姑娘,境界似乎已经开始超过自己了。

  ******

  任炎把楚千淼送到她家楼下。

  楚千淼下车时,他也跟着下了车。

  楚千淼扭头问了句:“干吗?你怎么也下车了?”

  任炎两手抄进裤子口袋,把要求提得天经地义:“想上去你家看看。”

  “……”楚千淼好笑地看着他,“干嘛,想借厕所还是想喝口水?想上厕所前面往左转有公共卫生间,想喝水你面前十米距离处有便利店!”

  她一副就不让任炎上楼的样子。

  任炎挑挑眉,说了个不容人反驳、谁反驳显得谁没人性的理由:“我想看看喵喵。”

  “……”

  “喵喵应该也想看看我了。”

  “…………”

  楚千淼最终没能守住门关,放任炎上了楼进了屋。

  但任炎有一点没有说错,喵喵确实想见他,它一看见他就开始撒欢,任炎走到哪它胖胖的身体就跟着晃荡到哪,还竖起两条前腿死贱地卖萌,扒着任炎的裤腿喵呜喵呜地叫个不停,非得脑袋或者肚皮上降落下了任炎的爱抚才肯住嘴罢休。

  楚千淼算是见识到了,喵喵一遇到任炎就变成个没骨气的小嗲精。

  任炎一边逗着小嗲精玩,一边步步为营抛诱饵引楚千淼聊天。

  他抱着喵喵对她说:“你一个人养喵喵,挺辛苦的,以后我和你一起养吧。”

  楚千淼顺着话答:“好啊。”

  任炎撸着喵喵的猫头说:“那我们结婚吧。”

  楚千淼:“…………???”

  ——她是不是又中了他求婚的套?

  楚千淼冷静了一下,问任炎:“你不是不婚主义吗?”

  任炎放下喵喵,认认真真地回答她:“雷振梓帮我分析过,我不是不婚,我是恐婚。”

  “那你现在不恐了?!”

  任炎看着楚千淼,字字清晰冷静且走心:“人的心理有时真的很神奇,一种心态总能治愈另一种。从想和你建立起彼此羁绊的关系开始,我对婚姻的恐惧就不攻自破了。”

  楚千淼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想人的心理确实神奇,她当初潜意识里为了靠近他,不知不觉地把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理念都在潜移默化地向他转移。现在他恐婚的心态被另一种想羁绊的心态治愈了,可她一时却掰不过这个劲儿来。

  她在心里叹气,对任炎说:“你得给我点时间。”

  ——给我点时间,让我往回掰一掰,那已经被你掰远了的婚姻理念。

  当晚楚千淼切切实实地体会到一个成语——引狼入室。

  任炎以撸猫为借口,从白天待到晚上,待到夜里;从客厅待到卧室,待到四方大床上。

  这一夜他赖着没走。

  第二天一早他倒是走了。只不过他把喵喵也给拐走了。

  楚千淼发现喵喵被偷之后,又气又笑,赶到办公室后就给任炎发了信息,声讨他堂堂任总,堂堂社会精英,强行夜宿他人家中不说,宿完还要偷猫,简直人性扭曲道德沦丧!

  任炎很快回复过来一条信息,语气高冷,内容却不堪:“昨晚劳务费六百块,麻烦楚老师支付一下。”

  楚千淼一只手肘支在办公桌上,扶额冷笑,转账六百。

  钱转过去,她刚要把手机丢开,一条新的信息跳进来:

  “楚老师晚上要不要来任老师家里看猫?”

  楚千淼气得直接把手机丢开。

  ——这什么人啊?!接地气之后怎么越学越坏!

  ******

  到了下一个周末的时候,楚千淼已经想喵喵想得不行。偏偏任炎挟喵喵跟她谈结婚,话里话外都是一个意思:你想看喵喵,你就答应和我结婚怎么样?

  楚千淼有时候有种错觉,她觉得任炎最近是不是被哪个江洋大盗给魂穿了?!

  后来任炎让了步,总算不提想结婚的事也愿意带她回家见喵喵了。

  周五晚上一下班,任炎就把楚千淼接去了他两百多平的家里面。

  楚千淼第一次真正踏进任炎的领地,心里居然有些紧张和忐忑。她知道任炎住的这个楼盘,这里是高档小区,一梯两户,房子全是大户型。

  任炎带着楚千淼在自己家里逛了一圈。楚千淼见识到了万恶的豪宅长什么样,也明白了任炎为什么常年都能保持一肚皮的九宫格。他的家除了卧室书房客房之外,居然还有个专门的健身房。

  每个房间都亮亮堂堂,尤其任炎的书房和卧室,落地玻璃气派得能给豪门家族电视剧当拍摄场地。

  让楚千淼觉得意外的是,任炎的书房窗前,居然有一把摇椅。她看着那摇椅忍不住笑,想他之前还真是提前把自己活成了一个享受孤独的老干部。

  参观完房间,任炎带着楚千淼去看喵喵。连喵喵都自己占了一间大房间,它娇贵得像个肥少爷。

  肥少爷在豪宅大房里待得爽了,楚千淼抱起它作势往门口走的时候,它居然使劲挣扎跳下地,撅着屁股跑回了自己房间,然后还成了精似的用脑袋拱自己房间的门,希望把企图带它离开的楚千淼给关在外面。

  楚千淼气得笑骂喵喵是个嫌贫爱富的小叛徒,骂得喵喵开心地喵喵叫,像是回应她“对呀对呀”似的,气得楚千淼又是跺脚又是笑。

  喵喵的房间靠近门口。站在这里楚千淼很清晰地听到对门响起开门关门声,像有人出去或者回来。

  楚千淼伴着那声看向任炎,有一搭没一搭地问了他一句:“你邻居住着什么人啊?好相处吗?”

  任炎看着她,沉吟了一下,告诉她:“对门住的,是我外婆。”

  楚千淼心里咯噔一下。

  她终于知道他之前为什么不带她回家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终于轮到我恋爱了)作者:明月西 2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3桃花依旧笑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4云中歌2 5星落凝成糖作者:一度君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