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6章 无辜的律师

  《服不服》第六章:无辜的律师

  挂断电话,楚千淼用头磕桌子磕了足足三分钟,才把山崩海啸般的窘和尴尬的情绪给磕平了。

  然后她想,任炎怎么会纡尊降贵亲自给她发会议通知呢?他怎么没给张律师发而是给她发呢?

  她越想心越有点飘,感觉自己像被另眼相待了一样……

  掐自己大腿里子一下,掐走胡思乱想,她起身去找张腾。张腾却不在办公室。她给张腾打电话,打了好久没人接。

  她于是给张腾发了条短信,把开会通知发给了她。

  一直到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以后,张腾才回电话给她。原来他去了成筱冬在做的那个项目,刚刚正在开会,他手机开了静音,谁打的电话都没接。

  闹了这么一场乌龙后,楚千淼赶紧把秦谦宇发的附件是项目通讯录的邮件调出来,把通讯录里各方机构工作人员的手机号通通一溜够地都输入到手机里。

  本来想等着用到哪个人的号时再现存哪个人的,但经此一役,她麻溜地改变了主意。

  后来楚千淼按通讯录上的信息,加了秦谦宇的qq,借着传文件的由头,和秦谦宇寒暄起来。寒暄了一会,约莫时机可以了,她尽量技巧地问出拥挤在她心头好半天的惨痛疑惑:开会通知怎么是任总亲自发的啊?

  秦谦宇先给她发了个痛哭流涕的表情包,然后回她:“我手机掉厕所了,沾上了不该沾的东西,不值得抢救了,我就把它冲走了!结果冲完才想起来,我手机卡还在里头!!”

  而他们最近刚搬到新的办公地址,座机还没有来得及统一安装。任炎于是说算了,他来发开会通知吧。

  秦谦宇起先还挺不好意思,觉得哪能让领导干这份活儿呢。他于是对任炎说,可以让项目组另外三名成员打电话发通知。

  但任炎说:“那三个人不像你,和企业的人、以及其他中介机构的人都混熟了。他们仨刚接触这个项目跟那些人还都不怎么认识,就别贸贸然打电话了。”

  任炎说还是他来吧,也不费劲,就给几家中介机构的项目负责人打个电话也就行了。

  听到这楚千淼把后面的事情捋顺了。

  然后任炎就给张腾打电话,但张腾正在别的项目上开会,没接;他于是才给她打了电话——所以她并没有被任保代另眼相待。

  而她还把他的来电给当成了骚扰电话,对他进行了一下大舌头的反骚扰……

  楚千淼甩甩头,甩掉这段尴尬恐怖的回忆,赶紧继续把通讯录上的号码都存进手机里。

  ******

  第二天上午,楚千淼跟着张腾到力通证券北京投行部开会。

  力通证券刚刚迁了新址,搬到了金融街上,离富凯大厦近得很。富凯大厦是全国金融圈的核心腹地,证监会、证券协会都在那座建筑物里。

  楚千淼在路过证监会的时候莫名有点兴奋,她问张腾:“张律,富凯大厦好进吗?我还没进去过呢!”

  张腾呵呵一笑:“没事儿还是别惦记往这里进了,被叫进去不是约谈就是回答问题,这可都不是什么轻松事儿。”

  楚千淼扭头又瞄了瞄挂在富凯大厦门口“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长条匾,配合着张腾的解说,她觉得那块被挂在大圆柱子上的长条匾额正在释放着庄严肃杀之气,仿佛在无声警诫着每一个金融从业者: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到了力通证券,楚千淼去跟前台打招呼,告诉她自己已经提前和任炎任总约好了,过来开会的。

  前台立刻打分机电话确认,但电话打不通。她让楚千淼和张腾暂时等一下,她亲自去任炎的办公室问一声。

  楚千淼和张腾坐在门口的沙发上等着。

  有人从门口走进来。楚千淼抬抬眼,看到进来的是个和张腾差不多年纪的男人,三十出头的样子,长得还行,打扮得很用心,头发梳得黑亮服帖,一身高档西装板正得连条褶子印都难找。

  他也看到了楚千淼和张腾。他停住脚步问了句:“你们是……”

  张腾起身说:“您好,我们是鑫丰律所的律师,来找任炎任总开会的。”

  不知道是鑫丰律所几个字还是任炎的名字,点亮了面前人的眼睛。他立刻无比地热情,掏出名片和张腾交换,也和楚千淼换了一张。他自我介绍说:“您好,我是任炎同事,也是力通北京投行部另一个部门的负责人,阚轻舟!”

  热情地自我介绍完他又热情地把张腾和楚千淼带去了会议室。

  “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告诉任炎一声!”

  阚轻舟说着就出去了。

  楚千淼翻看着阚轻舟的名片,对张腾感慨道:“这位阚总人真随和,又没架子又热心!”

  她平时也喜欢帮别人的忙,遇上同样这么热心的人,忍不住心生好感。

  正说着话,秦谦宇推门进来了,寒暄着:“我去前台找你们了,没找着,原来你们自己找到会议室来了!”

  楚千淼说:“你们这跟迷宫似的,我们自己可找不来。是一位阚总把我们带这来的,他人特别热情!”

  秦谦宇闻声笑了笑,也没说什么,转身又出了会议室。

  楚千淼看看时间,正好来得及去趟卫生间。她起身出门。

  力通的办公区曲里拐弯的,像个迷宫,楚千淼很快就转晕了。她向一个力通的员工询问,洗手间怎么走?那员工给她指了条捷径,让她这么拐那么拐然后穿过任总办公室对面墙壁上那道小门,就能找到了。

  她按照这人的指点走,找到了那扇小门。推门出去,外面有一块拐角,视线够不到拐角那边,但听力能。

  从那里传来了说话声。她想退回到门里面,却忽然听到阚轻舟的名字。

  “领导,你说阚轻舟他是不是失心疯了?怎么我们的合作方他也想抢?那要这样的话,回头我也给他们项目上的律师会计师发我们的名片去!”

  楚千淼愣在那。她听出这是秦谦宇的声音。

  “你要是敢给我丢人我就把你直接送给他们部门。”

  这是任炎的声音。有点拽有点鄙夷戏谑的味道。楚千淼觉得自己如果是阚轻舟,给任炎用这样的语气说了话,一定会羞恼得暴跳如雷想拼命不可。

  有一种人瞧不起别人的时候,那冷漠那语气那态度,就像一巴掌又一巴掌的大耳光似的,抽在人脸上,抽得人满心臊恼。

  任炎绝对是这种人中的佼佼者。

  两道声音呈现出了动态,说话者在一边说一边移动。

  “行了,这点小事不值得你特意把我叫过来啰嗦一下。你去前台跟于丽子说让她准备点茶水,等下开会端进会议室来,我去办公室拿电脑。”这又是任炎的声音。

  秦谦宇回答了一声领命。

  楚千淼赶紧藏起来。

  约莫两个人都走开了,她才拐出来去了洗手间。

  在洗手池洗手的时候她有点感慨。感慨自己在职场上还是在凭第一印象识人。前后不超过二十分钟的时间里,她对一个人的印象已经有了从热心到别有所图的反转。

  她想是不是在职场混久了,人就得学会戴面具做人,以及学会看穿别人的面具背后的为人?那老祖宗传承下来的“以诚待人”呢?和人交往时的人情味儿呢?这些她以前最看重的东西,会在某一天被职场上带着面具的人们摒弃掉吗?

  楚千淼忽然觉得心头有点发沉。她洗把脸,从镜子里看着自己。

  很多人都说她长得好看,说她白白嫩嫩,大眼睛又水又亮,一看就是涉世未深人还很单纯。她不知道自己未来还守不守得住这份单纯。

  这是一个越想越丧的问题,她想她还是先回去开会吧。

  ***

  楚千淼前脚从洗手间回到会议室,任炎手里端着电脑、和会计师们后脚也都跟了进来。

  楚千淼抬头,看看任炎。

  真是脸帅手帅浑身都很帅。他穿着浅黑色西装,身姿高瘦挺拔,走起路时带着一种特有的劲儿——一种不张扬地拽,和一种并不特别在乎什么的淡漠感。

  这股劲儿真是和上学时一模一样,特别招人惦记。

  楚千淼忽然意识到自己又在想以前的事,破了她前几晚立下的“我也把他忘了我不能输”的行为准则,她立刻自我惩罚,用力掐了自己大腿里子一下。

  谁知道这下掐得有点狠了,她又忍不住呲着气猫腰去偷着揉。等她抬起头,视线见了鬼的就和任炎对上了。

  “楚律师是肚子不舒服吗?”任炎在一屋子人中直接关照了她,“在这开会不用担心有病,我们这里有药。”

  楚千淼被点名点得一慌,连忙笑着说没有没有,刚刚就是肚子麻了。

  她说完大家都笑了。连任炎都在微挑着嘴角。楚千淼于是意识到她刚刚让自己麻了一个普通人一般不会麻的地方。

  她好想把智商突然下降的自己给锤爆。

  笑声歇下,气氛倒是变得很好了。中介协调会于是在一片祥和愉快地氛围中开始。

  秦谦宇挨着楚千淼坐,他小声告诉楚千淼:“以前会议开始之前,任总都拿我调节气氛,你来了,我解放了,谢谢你啊!就是你也太配合了,都不用任总费心想梗,你自己就自动出梗!”

  楚千淼:“…………”她差点喷出一口血。

  你们券商的开会套路,干我什么事啊!!我只是个无辜的律师啊!

  ***

  会议依然由任炎主持。因为一开始开会的氛围就很好,他后面统筹安排着各个机构的工作时,各个机构接受得都很和谐愉快。

  楚千淼在会议记录中一一记下任炎的安排。和会计师评估师商定审计评估基准日,约定好出审计报告评估报告的时间;安排瀚海家纺与会者回去和私募投资者尽快签订投资协议定下股权结构;又安排会计师准备好投资完毕的验资事项……

  最后任炎对张腾说:“辛苦您带着楚律师对企业做个改制辅导、起草一下改制申请文件、发起人协议书和公司章程以及法律意见书。”

  他有条不紊地把所有杂冗事项都安排好了。

  楚千淼在会议记录中途默默抬头看了下任炎。她想他就大了她五岁吧?可他怎么那么能耐呢,他一个人能干好几个中介机构的活儿。她又想等五年后自己到了他现在这个岁数,不知道能不能有他这样的一番能耐。

  ***

  会议快结束之前,任炎说:“没什么问题的话,从明天起,大家就去企业现场开始做初步尽调吧。我们券商这边由秦谦宇秦经理负责项目现场,我也会经常过去。”他又嘱咐秦谦宇,“法律层面的问题,你和楚律师对接好。”

  嘱咐完秦谦宇,他把目光调向楚千淼:“企业的一些电子版文件已经发给你们了,可以先看下,其他还缺什么材料就列个清单,到现场之后尽快补充。”

  他想了想后又说:“明天我也去现场,为了加快进度,张律师,辛苦你们今晚看下公司的基本情况和相关资质部分,我们明天先过一下这部分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张腾回应一声“好的”。

  交代完该交代的,任炎也不啰嗦,宣布散会。楚千淼收拾东西时,张腾跑去楼梯间抽烟解烟瘾。秦谦宇等任炎离开会议室,凑过来问楚千淼:“对了千淼,我想问你昨天你是不是跟任总说什么了?我看见他给你打完电话撑着额头在那笑,虽然没乐出声吧,但我还真没见过他能笑出这么大幅度,可给我好奇死了!”

  楚千淼:“………………”

  大哥让我们忘记昨天只拥抱未来好吗!

  她僵笑着嘴硬地说:“我觉得你有可能是看错了吧!!!”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2华胥引(唐七公子) 3长安小饭馆作者:樱桃糕 4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5燕子声声里作者:白鹭成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