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137、你别答应我

  《服不服》第一百三十七章:你别答应我

  兆寰教育在全国各地有很多分子公司,  这些分子公司像网一样洒在各个省份的城市。它们的运营情况、业务情况都需要进行梳理,因而对这张网进行尽职调查时,需要项目人员拥有足够的耐心和细心。

  楚千淼把项目组成员做了分工,  每个人各自负责了几个区域的分子公司。分工明确后,  大家各自启程,实地走访各个分子公司,  对其业务进行调查和梳理。

  楚千淼因为还有另外一个项目要兼顾,  她留在了北京,  主要负责京津冀范围内分子公司的尽调和梳理工作。

  任炎以上市公司顾问的身份陪同她一起到各个分子公司现场去工作。

  这回他们的身份有了变化,他不再是她领导,他由乙方变成了甲方。而全部场面由她来操控布局。他不会过多干涉她,只在必要时给一点建议。而有时他会发现,他给的建议未必比她自己做出的决策更好。

  在那样的时刻任炎会很欣慰地想,  他一路手把手护着带着的小姑娘,  如今已经全然出师了。未来的事业征程中,他可以放心地看她纵横翻腾,  独当一面。

  ******

  在楚千淼对兆寰教育分子公司做尽调期间,在繁忙工作之余,  令楚千淼终于觉得有些欣慰的是,  任炎开始履行他的追求行动了。

  ……只是他的追求风格,  总是那么坚定不拔地透着浓浓的宇宙钢铁直男风。

  任炎满足她提出的一切要求:送花,  吃好吃的,  看电影,逛公园。

  

  只是这几项再正常不过的追求事项放进他手里,  总能被他实施得叫楚千淼哭笑不得。

  楚千淼想她一辈子都会记得任炎给她送花的情形——他自认他掌握了全宇宙最浪漫的送花技巧,一枝玫瑰一枝玫瑰地往她面前送……

  那天任炎送她回家,在她临下车前,他叫住她。

  而后他不知道从哪里——后来她发现他是拗着手臂伸到后座上——抽出一枝玫瑰花送到她面前。他目光深深,声音含情,告诉她:一枝,是代表唯一的爱。

  她被浪漫了一下,脸微热,接过花,羞羞答答说谢谢。

  接下来没想到他不知道又从哪里抽出一枝玫瑰,交给她:两枝,是代表心心相印。

  她微怔了下,浪漫的感觉依然有,只是打了点诡异的折。她从他手里接过第二枝玫瑰,再次说谢谢。

  结果他又不知道从哪里抽出第三枝玫瑰,递给她,告诉她:三枝,是代表山盟海誓。

  ……浪漫的感觉弱下去。她接过玫瑰时动作已经有点偏机械化。但她依然很有礼貌地说了谢谢。

  接下来是第四枝、第五枝、第六枝……

  楚千淼接得手累心也累,终于在第三十八枝的时候忍不住打断任炎:“大哥,你先给我个准数,你到底藏了多少枝???”

  任炎倒也没吊她胃口,告诉她:“九十九枝。”

  “………………你就打算这么一枝一枝地给我?!”她惊悚地算出,那么还有六十一次抬手接和谢谢要完成。

  “我昨天记下了从一到九十九枝各自代表的花语。”任炎回答得很走心。

  “………………”

  楚千淼不知道该气该笑还是该感动。她想这个大直男,浪漫细胞简直跑偏到太平洋,连送个玫瑰花都能起出跟正常人不一样的幺蛾子!

  一枝一枝收完九十九朵玫瑰,车外的天都黑了。

  楚千淼下车前抱着一把散花,很诚挚地告诉任炎:“明天不用送花了,我收到一次就很!开!心!了!”

  她把一捧散花抱到楼上去,讲了原委,谷妙语笑得直不起腰。

  “我的天这是什么宝藏直男?水水还好他没送你满天星,不然一颗一颗送,你得接一宿!”

  这之后任炎听话,没再送花。他履行了第二个追求项目,带楚千淼去吃好吃的。

  起初他挑的地方都是价格贵得要死、餐碟子却只有耳朵眼那么大。楚千淼吃了几次后兴致缺缺。

  任炎问她为什么不喜欢。楚千淼想了想,告诉他:“任炎同学,现在楚老师要传授你生活方面的美好经验了。这个吃的乐趣呢,并不在你一掷千金上,而在于吃完饭买单的时候,你忽然发现原来在丑团、大从点评、呼商银行信用卡的app上,你居然有优惠券可以用!那种满一百减二十的满足感,真的会叫人觉得幸福!”

  这之后楚千淼发现,任炎居然……上道地开始启用优惠券。每餐饭吃完买单前,他都会把丑团、大从点评、呼商银行信用卡app依次打开检验,看是否有买单满减活动,如果都有他就选优惠力度最大的那一个。

  几次如此买单后,楚千淼问任炎:“一顿饭省掉三十块,和一个月赚三十万,哪个更有满足感?”

  任炎几乎毫不犹豫:“省掉三十块。”顿了顿他说,“毕竟月赚三十万以上是我能力必然做得到的,但优惠券这种事讲的是好运气。”

  楚千淼:“…………”

  这男人还是那么臭屁。

  这晚在又一次用掉满一百减二十的优惠券买单之后,任炎凝视着楚千淼,声音幽沉地对她说:“谢谢小楚老师,让我知道生活里还有这么多小乐趣和小满足。”

  那一瞬楚千淼心跳得厉害。她想他真的越来越接地气了。

  花送过了,饭吃过了,接下来是看电影。

  楚千淼想看喜剧片,任炎表示更想看一些有内涵的。楚千淼对他说好的,然后一往无前地拉着他进了喜剧厅。

  电影结束后,楚千淼依然被逗笑的剧情感染得笑意盎然。她问任炎:“觉得怎么样,好笑不好笑?”

  任炎表情很淡然:“有点肤浅,没什么教育意义。”

  楚千淼:“……”

  可她在漆黑的放映厅里明明也听到了他的笑声。

  “你就说你笑没笑!”

  “也没什么价值取向。”

  “你就说你笑没笑!”

  “更没有什么能发人深思的东西。”

  “你就说,你!笑!没!笑!”

  “还没有……”

  “晚上你自己吃饭吧!”

  “嗯,我笑了。”

  到了下次看电影,楚千淼想,要不然就从了任炎一次,陪他看一部有深度的。

  买票时她问任炎:“喜剧片,深度片,我们选哪部?”

  ……任炎居然主动选了喜剧片。

  “???”楚千淼拿着票有点不可置信,“请问任老师,你选了这部肤浅的喜剧电影,那教育意义、价值取向、发人深思怎么办?”

  任炎看着她,挑起嘴角一笑。

  他开始犯规,蓦地向前倾身,俯在她耳边,声音微哑又温柔:“和你在一起,笑比较重要。”

  那一刻楚千淼想,死了死了她死了。她被他苏死了。

  电影也看过了,剩下最后一项,逛公园。

  起初任炎不明白逛公园的乐趣,他对园子里的各种吵闹泛起满腔的抵触情绪。

  楚千淼教导他:“你听听这园子里的鸟语花香,你再看看,那些遛鸟的大爷,摆摊算命的大叔,树下下象棋的老爷爷……你不觉得这幅画面有个动人的名字,叫岁月静好吗?”

  任炎冲她皱眉:“这里很吵,一点也不静好。”

  楚千淼:“……”

  她突然踮脚,抬手捂住任炎耳朵,凶巴巴地问:“现在呢?静好了没有?!”

  任炎看着她,眼中氤氲起笑意。

  “你在哪,哪就静好。”

  楚千淼凶狠狠地瞪着任炎,瞪着瞪着她忍不住笑了。

  她想他可真讨厌,讲话越来越骚气了。

  楚千淼很快发现,任炎渐渐不那么抵触公园里的吵闹了,甚至他开始融入了这里充满生活气息的吵闹……

  遇到和某个遛鸟的老大爷走对头碰,他能跟大爷三言两语地聊聊鸟,聊得头头是道。楚千淼想起来,她这位任老师可是本百科全书呢。人间鸟事,当然难不倒他。

  偶尔他也能跟摆摊算命的大叔切磋切磋周易卦象之类的,什么乾、震、坎、艮、坤、巽、离、兑,讲解起来有模有样,还能掺着点数学精神进去。她第一次见能有人把算命讲得如此有学术感。有几次他把大叔讲解得发懵,差点反过来给他钱。

  最神奇的是,他这位西装革履的社会精英,最后居然就着灰扑扑的石头墩一坐,和摆棋阵的老爷爷津津有味地下起了象棋。楚千淼真是服气他怎么能把知识学得那么杂,连象棋他也能下得明明白白的。一盘棋五块钱输赢,他差点给老爷爷赢哭了。

  不过最后他还是把钱都还给了老爷爷。

  后面到了周末,楚千淼不提逛公园了,任炎都要忍不住主动要求:“吃完午饭我们去公园遛遛吧。”

  楚千淼摇着头叹息,觉得自己带他享受生活享受得可能有点过,他似乎要提前享受成遛鸟下棋的老大爷了。

  在一遭追求事项都履行完毕的某一天,任炎在送楚千淼回家的时候,在她上楼前,他拉着了她。

  他看着她,眼中像盛着日月,满满都是动情。他开口时声音沙哑。

  他对她说:“千淼,我知道你的用意和苦心了。其实追求你的过程,是你让我重新体验生活的过程,你让我接触到了生活真正的乐趣!”

  她带着他接了地气,食了烟火,让他变得开始喜欢这样的生活,留恋这样的生活,也想要拥有和守护这样的生活。

  ——不消极不躲避,积极的生活。

  “千淼,谢谢你,我现在很幸福,很快乐!”

  楚千淼听着任炎的话,心里又酸又欣慰。

  他能明白就好,能感悟就更好。

  “那么,鉴于追求你的四件事我都完成得不错,我能提一个要求吗?”

  楚千淼:“???”

  气氛怎么急转直下??这么感动的时刻不是应该含情脉脉互诉衷肠?!提个毛线要求呢?!

  “你说说看。”她瞪着任大直男,声音平板地说。

  “在我继续追求你期间,每天能给我一个吻你的机会吗?不多,每天就一个。”

  楚千淼舔舔嘴唇,勉勉强强地答应了。

  下一秒任炎的热吻辗转在她呼吸间。

  他们吻得惊涛骇浪干柴烈火,楚千淼几乎想冲进楼道取个灭火器往自己身上喷。

  终于他放开了她。

  热吻激发了他们身体中的情.欲,加速了他们的心跳和呼吸。

  楚千淼脉脉地看着任炎心头乱跳地想,怎么办怎么办,等下如果他叫我去他家或者去开房,我去不去?去不去?!

  结果任炎一开腔,楚千淼乱跳的心立刻扑棱棱地坠了地。

  “在我把所有男人追女孩子做的事做完之前,”任炎揉着楚千淼的嘴唇,眼中氤氲着情和欲,对楚千淼哑声地说,“你别轻易答应我。”

  “…………”

  OK,你个注孤生的大直男,我绝对满足你。

  ******

  楚千淼带着两片肿肿的嘴唇回了家。

  谷妙语打量着她燥红未退的脸颊和两片香肠嘴,问:“在一起了?”

  楚千淼摇头,把任炎的态度转达给谷妙语。

  “他坚持让我别轻易答应他,这种要求难道我不满足他?!”

  谷妙语笑得腰间盘都快突出:“今天我一定要讲脏话!我觉你们俩有病!都这样了你们还假装不是男女朋友呢,你们简直就是一对矫情的奸.夫.淫.妇!”

  ******

  经过详尽的尽职调查和几次中介协调会,楚千淼代表券商方面,牵头其他几家中介机构,促成了瀚海家纺和兆寰教育的收购谈判,周瀚海和赵正寰最终就估值方案达成一致意见。

  随后楚千淼敦促瀚海家纺召开董事会,通过收购决议。

  一切都出奇顺利地向前推进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2陌上人如玉(古代小清新)作者:御井烹香 3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4曾风流作者:随宇而安 5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