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21章 她生病了吗

  《服不服》第二十一章她生病了吗

  秦谦宇看着后视镜说“领导我斗胆问你一句,  你对千淼,是不是有点不一样啊?”

  任炎抬起头,  在后视镜里和秦谦宇的视线交汇。

  他音色淡淡地问“怎么不一样了?”

  秦谦宇一脸的讨乖“那可老不一样了!你总夸她,但平时你可从来不怎么夸我们,  我替我们大家感到嫉妒以及不甘心!”

  任炎挑挑眉梢,  问“我怎么夸她了?”

  秦谦宇梗梗着脖子说“你总说她,  不错,  挺好的,很棒,进步很大!”

  任炎挑起一边嘴角“那你想我怎么夸你?”

  秦谦宇眼神虚虚地飘了飘,最后勇敢地飘回来,定住在后视镜里和任炎的交汇点上,  迎着他似笑非笑的戏谑,  雄壮地一扬脖“小秦最近又进步了,不错,挺棒的,年底给你加薪涨奖金!”

  任炎像等到狐狸自动露出尾巴,兔子主动撞树似的,戏谑地一撇唇“不错,挺棒的,  会用曲线救国的方式跟我讨夸要钱了。我看你跟楚千淼待久了,别的没进步,  她那点弯弯绕的花花肠子你全学会了。”

  秦谦宇“嘿嘿嘿,  不瞒您说,  这套路确实是千淼教我的,嘿嘿嘿!”

  任炎又低下头,继续翻材料。他的声音在a4纸上产生微弱的震动。

  “抓紧把保代考试给我考过了,过了我就跟总部给你申请调级加薪。”

  秦谦宇一个高兴连油门都踩大了“好嘞领导!”

  他自己一边开车一边美滋滋盘算着保代考试的事情,任炎低头看着材料,心思有一下没一下地开始偏离a4纸上那些四方铅字。

  刚刚秦谦宇问他问题的一瞬,他居然感受到了自己一丝不经意的警惕,他以为他要问自己的,是另外一个问题。

  比如——

  领导你对千淼有点不一样啊,你是不是对她有点别的意思。

  他想假如秦谦宇刚刚问的真是这个问题,他会怎么回答?

  ——她很有趣,很治愈。我身边再没有像她这么有趣的人。没错我还蛮愿意听她贫一贫逗逗嘴的。但还不至于对她有点别的意思的程度。

  他找到了自己的答案,开始静下心看资料。

  一个星期后,秦谦宇从河北出差回来,继续回到瀚海家纺做现场尽调和写材料申报稿初稿。

  楚千淼一见他就很高兴,她那种发自内心的仿佛见到久别亲人的喜悦,大大治愈了秦谦宇一个星期以来顶着风吹日晒的奔波。

  楚千淼打量着秦谦宇的脸,唏嘘感慨“秦哥,一周不见怎么就晒黑了呢?河北的工业雾霾可真不够意思,也不说给你挡挡紫外线什么的!”末了她一挤咕眼,问秦谦宇,“任总黑了吗?”

  她问的时候满脸期待,想听听秦谦宇描述一个被焦阳晒灰了的任炎是什么样。

  结果秦谦宇一撇嘴巴“哼,一提这个我就不服,同样是一起在户外跑来跑去看项目,我都快成巧克力了,他还跟丝滑奶油似的,怎么晒都晒不黑,太刺激人了!”

  唐伊问他河北的项目怎么样,他不用留在那边做初步尽调吗;秦谦宇说“领导让崔西杰过去负责后面的事情了。”

  楚千淼听秦谦宇唐伊他们四个聊天的时候提到过崔西杰,这人也是他们部门的同事,也是任炎带出来的,级别比秦谦宇还要再高一点。

  另一边卢仲尔在问秦谦宇,招股书财务部分的初稿写出来了吗,“领导说下周或者大下周打算跟证监局申请辅导验收,让我们赶紧拼一份招股书草稿出来,到时候证监局现场验收时要看的。”

  秦谦宇一拍大腿“得,我晚上开始加班吧。”顿一顿他弱弱发牢骚,“我总觉得领导一开始就应该带崔西杰去看那个项目,他把我带过去晃荡一周,最后也没用我做那个项目不说,这不还耽误我写瀚海的材料。”

  楚千淼站在他旁边踢他的桌子。他抬头,看到任炎走进来。

  “觉得这趟差出得委屈?”任炎一边往办公位走,一边看也不看秦谦宇地发着反问句。

  “没有,领导,你听错了!”秦谦宇矢口否认自己刚刚的牢骚。

  任炎已经在办公位上坐好。楚千淼悄悄打量他。还真像秦谦宇说的,他的面色一点没变,还是那么白净如昔。她想他将来结婚生孩子的话可千万生个女儿,女儿随爸,这样他家孩子一出生就有了个怎么晒都不灰的优越性。

  “崔西杰财务部分不如你,河北那家企业财务很混乱,如果是他去不是你去,未必在一周能就能梳理出整个集团至少需要补税几千万。”  他掏出笔记本一边开机一边说

  秦谦宇一愣。

  他觉得任炎最近真的有变化,变得愿意解释原因给他们听了。而这解释他真是听得心里舒坦又美滋滋。

  十分钟后,任炎敲敲桌,问他手下的三个兵“你们谁手头招股书的内容写得差不多了?”

  三个人比较了一下,居然还是秦谦宇这个出差了一个星期的人完成度更高一点。

  “好,那就你了。”任炎用鼻子一点秦谦宇,说。

  “???”秦谦宇一脸懵逼。

  任炎又叫了声楚千淼“楚律师。”

  “到!”楚千淼应激答到。

  任炎顿了一秒钟,才继续往下说。秦谦宇看到他嘴角抖了一下。

  “麻烦楚律师拟定几个政府部门的走访提纲,包括税务社保土地海关等等,辛苦你明天和秦谦宇到每个政府部门实地走访,访谈一下政府部门的相关人员,向他们询证瀚海家纺最近三年是否合法合规、是否受到过处罚。最后让被访谈人在访谈提纲上签个字,你和小秦再和被访谈人一起在政府部门的匾额前拍张照,证明你们确实实地走访过。”

  “好嘞!”楚千淼脆生生地答。

  下班前楚千淼把访谈提纲用邮件先发给张腾过目,张腾回邮件表示没问题,她再把提纲发给任炎。

  任炎帮她指正了几处措辞,让描述变得更准确,随后又发回给她。楚千淼看着修改后的提纲,感受到了老姜的老辣威力。

  第二天楚千淼和秦谦宇开始走访各个政府部门。这几天正值北京夏日最热的时候,空气温热得像变成了能糊住人的固体,一上午跑下来,楚千淼觉得自己快被烧融在空气固体中,变成一块空气琥珀了。

  中午她和秦谦宇决定回到瀚海小小修整一下。打车到瀚海门口,秦谦宇让楚千淼先回办公室,他去帮她买点东西。楚千淼说声谢谢,听话地先下了车。

  她懒洋洋地走进办公室,又懒洋洋地整理了一下上午走访过的部门提纲和拍的照片。唐伊和她说话,她也懒洋洋地和他逗趣。

  唐伊说“千淼今天看起来怎么像没睡醒啊?”

  楚千淼嘻嘻哈哈地回“春困秋乏夏打盹,根据时令现在就是个该打盹的季节。哎,天太热了,有时候有那么一刹那真是一点都不想动,就想回家躺着,哈哈。”

  任炎在她懒洋洋整理提纲的时候就进了屋,看着她浑身的懒劲儿,听着她散漫地嘻嘻哈哈,他眉心渐渐皱起来。

  年轻女孩子,到底是不能吃苦,刚刚在户外跑一跑,就浑身犯起懒劲儿了。

  午饭铃响了起来。唐伊叫楚千淼一起去吃饭,楚千淼笑嘻嘻说不去了,食堂饭不好吃,等会出去吃。卢仲尔和王思安先去了企业食堂。等他们三个人都走了,任炎站起来,走到楚千淼的办公桌旁。

  她正在电脑上改东西。他用手指叩叩她的桌面。

  楚千淼慢吞吞懒洋洋地仰头看他。雪白的一张脸,眼珠漆黑,长发披在肩上。她一眨不眨地看向他。

  忽然就有点心软。但他还是决定把话说出来。

  “在外面才跑一天,你的散漫劲儿就又回来了?做项目不可能永远在办公室里做,项目不是养大小姐的地方。”

  楚千淼静静地听他说完,抿抿唇。最后她什么也没辩解,只低下头闷闷地说了声“对不起”。

  任炎看了她乌黑的脑瓜顶一眼,起步去了食堂。

  任炎和唐伊他们吃饭吃到一半时,秦谦宇风风火火地来了。他端着餐盘往任炎对面一坐,问任炎“领导,下午的走访我一个人去吧?”

  任炎抬头挑眉“不行,券商和律师都得去。”顿了顿,他问,“楚千淼说不想去?”他耳边还想着她笑嘻嘻说的那句“一动都不想动,就想回家躺着”。

  秦谦宇连忙否认“没有没有,千淼特别坚强,她其实生病了,看着像中暑,上午都吐了两回了,就那样还坚持跟我跑完好几个部门,还一路跟我抱歉说不好意思生病了见笑见笑。讲真我就没见过比她还能扛的女孩子,都那样了,中午我让她回家休息得了,她说不,说如果她回去了,律师这边就没人顶上了,她非要坚持不可。还让我别跟人说她有病了,她说她最怕一生病就被人另眼相待。这姑娘可真是,看着瘦不拉几的,又倔又刚。我刚才给她买点药送回去了。”

  任炎眉头皱了起来。

  “她病了?”

  病了,所以才懒洋洋。不想被人瞧出生病了,所以才嘻哈又散漫地和人打趣。

  他想着她仰起头看向自己的样子。雪白的面孔,漆黑的眼珠,一眨不眨。她就那么仰着头,静静地听他教训她。

  刚刚吃下去的饭像全都长出了手和脚,不听话地在他胃里爬,爬得他也有些想吐似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片冰心在玉壶作者:蓝色狮 2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作者:匪我思存 3云中歌 大汉情缘(桐华) 4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5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