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九十九章 对你好不好

第九十九章 对你好不好

  楚千淼没等电梯,  一口气跑上楼。一路上她的心越跳越快,拿钥匙开门的时候,她的手几乎在抖。开门进屋后,  她靠在门上闭眼深呼吸。

  家里没人,谷妙语又在公司加班,  给她发过信息说今晚就睡在公司了。

  她也找不着个说话的人。

  平复了一下过快的心跳,  她放下包走去卫生间,  用凉水好好泼洗了一把脸,把那点酒劲全都洗没了,人整个都精神过来。

  她回到自己房间,窝在床chuáng上,  头靠着窗边,  看着窗外天上的星星月亮静静想心事。

  过了生日ri她27岁了,  不再是无知小女孩,很多事情qg她品一品,  就能从其中品出些男女之事的味道来。

  她品出任炎从某一天开始,对她的态度忽然改变了。

  具体是从哪一天呢

  应该就是栗棠到力通来上班的那一天开始。那天她还跟阚轻舟部门的夏风永k过业务技能。

  然后第二天她出差到力涯的项目上。

  在这之前,任炎一直都有点刻意地躲她、想要和她拉开距离似的。

  结果那次,他一起跟着他们到了力涯的项目上。

  然后她在项目上被窦珊压榨。他直接站出来为她出头。或许换成别的下属他也会那样义无反顾,  但她依然忍不住为那一次他帅爆的庇护心跳加快。

  然后是和力涯举办的那场篮球联谊赛。秦谦宇问她去不去,  她说不去要学习。秦谦宇再去问他,他也说不去。后来秦谦宇又跑过来到底说服了她,于是她决定去了。结果第二天她在球场上也看到了任炎。

  那时她觉得如果把他的出现想成是因为她,那可有点自作多情qg了。但现在,  桩桩事件件事罗列到一起再看,她不觉得是她自作多情qg了,她想他就是因为她去了他才去的。

  然后他喝她喝过的水。她当时不敢想太多,觉得他就是太渴了等不了了。可那天到他房间去改t,她居然在他床chuáng头桌上看到了那个矿泉水的空水瓶。那水瓶真的很好认,她当时为了和别人的水瓶区分开别喝混了,特意从记分员那里借了记号笔在水瓶的塑料商标纸上画了个笑脸。

  他居然没扔掉那个水瓶。她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当时脑子都蒙了,以至于他光着上半身shēn从卫生间出来时,她完全没有应变和抵抗能力,直接被冲击得流了鼻血。

  但凡她之前没有被那个水瓶搞懵掉,她都会尽量克制住自己的血液流速,不至于被他的胸xiong大肌腹肌和人鱼线打个措手不及。

  后来他们改到下楼去咖啡厅对t。他说她的脸脏了,然后拿洇湿的纸巾帮她擦,他手指还碰到了她的耳朵。他擦完给她看,让她看到纸巾上有淡红的一圈渍迹。

  她当时真的以为自己是洗鼻血的时候没洗干净脸上的血渍。

  可是后来赶文件的时候,她到楼下喝咖啡提神。她坐下后发现桌子上有水,便从纸巾夹里拿了张纸巾擦了一下。擦完再看那纸巾,她不由怔在那。

  纸巾上也洇开了淡红色的渍迹,不仔细看真的像是擦过血痕留下的。可仔细看的话,就不难发现,那不过是纸巾背面印着的咖啡厅的红色o,被水洇湿后把背面的红色氤氲到了正面来。于是淡淡的洇红色,真的就像擦过了血痕一样。

  所以那晚“你脸脏我也脸脏”的戏码,真的都是骗人的。她骗了他、他也骗了她。现在想他那会儿是不是就想去碰碰她的耳朵才选了那么个位置说她脸脏了。她改tt的时候,第六感就悄悄告诉她,他好像在盯着她的耳朵看。

  再往回想,那晚他半裸o出现在她面前,似乎每个环节都是经过设计的。他让她到他房间去,他说她找他时如果房间里没人的话,那她就直接进去等一下,他给她留门,他会马上回来。

  设计过的痕迹太重了。她由此得到的认知是,他在故意色诱you她,他或许想看她对他还有没有感觉。这个该死的充满心机的老男人

  还有栗棠来力涯做现场核查那次。他想护着她的样子实在太明显了,她发信息给他让他停止替她抢答,一方面是觉得他越答越会刺激栗棠为难她;而更重要的另一方面是,她真的怕当时在场的秦谦宇、刘立峰、闫允强能看出来些什么他对她过分地爱ài护有加了。

  哦对了,还有他们去鹰吉资本解决对赌协议那次。

  那次解决完问题,他先回的力涯,她留在北京打算兑现掉请谭深吃饭的承诺。

  他临走问了她一句请什么。

  她说请火锅吧。

  结果第二天她到尽调办公室,秦谦宇就告诉他,就在她请谭深吃火锅的时候,任炎也正和他们吃火锅,并且一口气喝掉了六瓶茅台。

  他上一回和秦谦宇他们一起喝六瓶茅台是什么时候来着对了,是谭深生日ri那天,他到项目现场来,把她叫走一起去吃饭。

  原来每次她和谭深在一起,他都是六瓶茅台打底的。

  想一想,人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呢因为酒可以浇愁啊。

  所以他在愁她和谭深在一起吧。

  还有今晚,她问他是不是对火锅有执念。

  他回答问题之前还特意看了一圈其他人,确定没人注意到他们这边,他才对她挑着嘴角一笑说我对火锅本身shēn没执念。我的执念是和什么人一起吃火锅。

  她当时被秦谦宇叫走喝酒去了。没来及细想。其实也是没敢细想。

  可现在想,他的意思不就是在说,因为之前两顿火锅,都没能和她一起吃,而她都在和谭深吃,所以他才有执念的。

  她捶捶胸xiong口,捶慢变快了一拍的心跳。

  窗外的月亮前飘过一团云。薄纱笼罩似的,烟雾蒙蒙。

  她想起他抽烟时的样子了。他吐出薄云似的轻烟,也是烟雾蒙蒙的。对了,还有抽烟这事。她对他说你少抽点烟,对身shēn体不好。后来她发现,他不是少抽,他是干脆不抽了。

  连在荣大做申报材料,不管再怎么紧张再怎么疲乏,他都没有再抽一支烟。他甚至问她要口香糖嚼,靠那块胶质物提神解压,也没有再抽烟。

  她知道让一个抽烟的人戒烟得需要多大毅力。所以她几乎不敢设想,他戒了烟是因为她的一句话。

  还有她生日ri那天,他那么不经心般地,特意带着她出去吃了碗生日ri面。所有人连她自己都放弃给她过生日ri了,但他还记得,他还带她过带她吃面,他还特意叮嘱老板给她多加个荷包蛋。

  他怎么把她的生日ri记得那么准啊。他一个大男人干吗要记得她的生日ri啊。

  那团薄云从月亮前面飘走了。月光又明媚通透起来。记忆也跟着变得明晰清透。

  时间再往前点。

  她被乔志新欺侮那天,他痛打乔志新的样子,她一直不敢回想。每次回想都很痛,不知道到底是哪里痛,但就是觉得痛。因为她真的能感受到他愿意为她不计后果地出头。

  他到底对她好吗好的。

  他对她,真的太好了。

  好到她不敢去细想这些事,因为她说过,他是她人生菜单里一道凉掉的菜,她已经把他翻过去了。

  好到她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他不是拒绝了她吗为什么还对她这么好

  所以栗棠到力通来上班的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从那天起变得对她格外的好还是那种男人对女人的好,撩心撩肺的好。

  她看着窗外的月亮。月亮圆圆地瞪着她,她也把眼睛张得圆圆地瞪着月亮。她想不知道月亮里面的嫦娥在干什么是不是也像她一样,正为一个男人毫无困意地伤神着。

  任炎真的被那句“为老不尊”给打击到了,以至于在楚千淼对他控诉完撒腿就跑时,他都没反应过来要把她抓回来,要向她解释一下,他没有恶意撩她,他从不想令她伤心。

  他对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发自内心的,那几乎是一种男性xg本能,他发乎情qg,有时却情qg太盛,才让他无法止于礼。

  可静下来仔细想,今夜之前他都在从自己的角度去想去做。他想通了,然后他对她好。

  可换成从她的角度,她不知道他遇到了什么事,有了怎么样的心理转变,她只看到他拒绝了她,而她好不容易放下,他却又开始若有似无地去招惹她。

  所以从她的角度看,他真的很讨厌。

  回到家里,他双手插在腰上,站在窗前,看着外面。

  夜籁无声,只有霓虹灯明亮地站立,守护着这个城市的夜。

  他想如果时间能倒流回她控诉他的那一刻,他一定拉住她,跟她说声抱歉。以及他要告诉她,他从头到尾所受的无声煎熬,一点不比她少。

  但他被那句为老不尊砸晕了。他在她眼里,是“老”的吗

  是已经,配不上她豆蔻一样的好年华了吗

  他抬手搓了搓额头。没有任何抬头细纹的痕迹,非常光洁。

  他怎么就老了

  摇摇头,他无声苦笑。

  越来越想不通,他干脆走回到办公桌前,捞起手机,给雷振梓拨打视频电话。

  视频电话一接通,西装革履的雷振梓正靠在他海外办公室的大皮椅里,冲着屏幕满面桃花地笑。

  “怎么了兄弟算算时间,国内正是大半夜,是什么事折磨得你漫漫长夜无心睡眠是过人的欲yu望吗”

  任炎懒得搭理他的胡说八道。

  他直接问他“你觉得我老吗”

  雷振梓的桃花眼一眯“这是从哪掉下来的鬼问题怎么这么突然”顿一顿,他又笑得满脸桃花盛开,“你肯定不老啊咱俩同岁,承认你老,那不就是在间接承认我自己老吗”

  任炎问他“把你摘出去,单说我。我老吗”

  雷振梓收起了笑嘻嘻,换上一副思索的样子“阿任,什么情qg况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任炎用他不咸不淡的表情qg向雷振梓展示出他不会回答这个问题,也顺便用不耐烦地挑眉催促着雷振梓赶紧回答应该答的问题,不要额外乱提问。

  雷振梓最受不了他无声的表情qg折磨,于是赶紧说“你生活那么自律,不怎么喝酒,现在连烟都戒掉了哎说起来你为什么要戒烟呢然后呢,你也没有贪大夜纵情qg声色场所的习惯,又常年保持健身shēn,饮食清淡,不轻易动怒和动情qg,你也不爱ài笑,因此挤不着脸挤不着眼睛也就没有法令纹和鱼尾纹你说,就你这自律苦行僧一样的人生,你想老,你从哪开始老呢你告诉我你老的途径在哪里”

  雷振梓越说越受不了“再说你又不瞎,自己不会去照照镜子吗看看你那脸,比我这桌面剖得都光”雷振梓一边说一边biabia地拍他办公桌的桌面,好像他在打的是任炎的脸那么解恨。

  任炎表情qg不变,但蓄着一点欲yu蹙不蹙力道的两个眉头算是舒展开了。

  雷振梓看出他心情qg得到了纾解,赶紧趁机八卦“兄der,千淼这次考试过了吧”

  任炎看着手机屏幕,微一点头。

  雷振梓用力一拍他的办公桌,力道大得把他自己都弹起来。

  他从皮椅上一震,又落回去,比任炎本人还激动“我靠,妥了大哥你终于可以开荤了”

  任炎刚刚一直欲yu蹙不蹙的眉头,在听到雷振梓这话时,紧紧地蹙了起来。

  雷振梓察觉到他表情qg变得有些阴y郁,愕然地问“又怎么了啊不是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吧我说你这情qg欲yu之路可真够坎坷的,要不你干脆真的出家得了”

  任炎蹙着眉,说“她很生气我当初拒绝她,现在又招惹她。”

  雷振梓嬉闹的情qg绪淡了下去。他正色起来“她和你信息不对称,不了解你身shēn后的那些事,等她把你的过往一切都了解了,她会理解你的。”

  任炎自嘲地笑一下。

  “所以我告诉她,我现在想和她在一起,她会不会因为生气也把我拒绝一次”

  雷振梓摇摇头“你明明比任何人都了解千淼,可你现在居然问出这种问题,可见真是,一遇到感情qg,当局者就变蠢蛋。”喘口气,他正色说,“千淼她不是义气用事的姑娘,相反她是最大气豁达又通透的那种女孩,她始终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她不是那种因为当初被你拒绝过所以现在她也要拒绝你一回好扳回一局的人。”

  “阿任,”雷振梓几乎语重心长,“别想那么多没有用的,千淼她如果真的拒绝你,只会是一个原因她现在真的不喜欢你了。可你觉得这可能吗我反正觉得不太可能,毕竟我在力通跟你们混日ri子的时候看的真真的,那姑娘瞧你时满眼都是你,不瞧你时满心都是你。”

  任炎的眉头渐渐松开。

  “好好跟她说,只要她还喜欢你,就一定会答应你的。”

  任炎不只眉头松开,已经开始眉目舒展。

  雷振梓察言观色,看到任炎情qg绪变好,立刻又开始笑嘻嘻起来“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跟她说明白了吗”

  任炎又蹙起眉。他沉吟了一下。

  “她现在只是通过了考试,是个准保。等我给她拿下一个可以签字的项目,让她能稳妥地成为正式的保荐代表人,我就跟她说。”

  他说着说着,挑着嘴角笑了一下“如果我现在跟她说,等后面我帮她拿到签字项目,她会认为是我徇私照顾她。她为了避嫌,一定会拒绝。”

  雷振梓随口问了句“那你实际上徇私了吗”

  “没有。”任炎坦荡dàngdàng地说,“假如这次考试是我手下的其他人考过,一旦有了能签字的项目,我也会极力替他们拿下。都是我的兵,在工作上我不会厚此薄彼。”

  顿了顿,他又挑了下嘴角“虽然我自我审视是公平对待每一位部下的,但她不会这样想,她会觉得是因为我喜欢她,所以我格外为她争取资源,她会因此很愧疚,觉得对其他同事不公平。所以,我还得憋一阵。”

  雷振梓摇着头连声啧啧“那我给你传点片儿看吧,别真憋出个好歹来”

  听他开始不正经,任炎抬手要挂断视频“再见吧。”

  视频掐断前,雷振梓还在屏幕上大叫“阿炎真的,你听我的,我给你传点瑜伽大片儿,你跟着里边的教练,吐纳一下练一练,练完就不会觉得那么憋了,真的,管用”

  任炎哭笑不得。他想雷振梓八成是又交了个练瑜伽的女朋友了吧。

  他挂断电话,靠在皮椅里,用遥控器关了屋子里的灯。转头望向窗外,月亮已经爬上最中天,月光格外亮,从窗口泼洒进来,驱走室内的黑暗。

  他心里也照进了月光,照得里边亮堂堂的。他想快了。能让她签字注册保代的项目快来了。

  第二天上班,刚到公司时,楚千淼还有点忐忑。

  她昨天晚上借着酒劲发作了一大通,不知道任炎是怎么想的,不知道她有没有把话说得太重。

  无论如何,公司里他们还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她希望自己能专业一点,不要把过多的私人情qg绪带入工作中。至于私下里,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希望任炎该怎么做。

  她想最好她昨天的话够重,能让任炎就此打住,什么也别说,继续和她保持距离。

  等任炎上班后,她渐渐松下一口气。

  任炎和往常一样,过来开放办公区交代事情qg时还是惯常的一副平淡漠然的样子,时而还会流露出严肃甚或冷峻。

  和她讲话时、嘱咐事情qg和交代工作时,也是一派冷然的领导样子,和往常一致无二。

  好像昨天晚上的事只是一场醉酒发疯,酒醒后也就翻篇了。

  她放下了心。

  只是这心,她最多只放下了半小时。

  因为她忽然有了个新发现。她的工位靠着过道,背朝着任炎办公室的方向。她在桌面上置了一面精致的小镜子,那是谷妙语送给客户的活动礼物之一,她觉得好看,就要来了一个摆在桌子上,用于吃过午饭观察自己牙齿上有没有沾到绿菜叶。

  以及,领导什么时候从办公室里出来。这是其他人给她的任务。如果观察到领导往他们这边走了,就由她用假装接电话的方式,提醒大家注意。暗语是喂妙语啊对我在公司呢。

  听到这句话大家就都懂了,是任炎奔着这边来了。溜号的人也就赶紧把号都溜回来。

  眼下这镜子却让她有了其他新发现。

  任炎今天进出办公室时,总是会向她这里瞥过来看。他以为他瞥得飞快,谁也不知道吧。可她摆在桌面上的小镜子知道。

  小镜子叫她也知道了。

  他进进出出地总这么看她,看得她心慌意乱的。后来她干脆把镜子扣下了。

  这种偷看的事,她只有不到二十岁的时候才会做。

  他可真幼稚。

  就不能有什么直接说什么吗

  楚千淼忽然发现自己在闹脾气,并且是一通没来由的脾气她明明希望他和自己继续保持距离,怎么还怪他不能有什么说什么了呢

  这个念头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她发现自己内心秩序出现了混乱。她设想了一下,假如他真的把她叫过去,跟她有什么直接说什么,她又该怎么办呢

  心像一个只有入口没有出口的迷宫,她困在里面,越走越迷茫。

  到了午休时,她拖着秦谦宇一起出去吃饭。

  她请秦谦宇去金湖茶餐厅,想跟他这个全部门唯一一个婚龄超过五年的男人聊聊两性xg间复杂迷乱的关系,企图给心迷宫找到个出口。

  他们先从工作聊起。

  她先说“咱们部门的人难得有这么可以齐聚一堂一起坐办公室的时候。”

  平时大家都在项目上,一个项目的人做完项目回了办公室,另一个项目的人还在项目现场,很少有两个项目前后脚同时完成、大家一家人整整齐齐坐办公室的场景。

  秦谦宇告诉她“这么齐聚一堂的日ri子也不会太久了  ,稍后咱们部门会有个很大的io项目,目标企业奔着上市已经培养好几年了,到今年正好把财务数据养得棒棒的,因此可以启动上市计划了。”顿了顿他接着说,“这项目是雷振梓雷总亲戚家的,因为项目很大,公司上市后保荐承销费非常可观,所以很多券商投行部都想做,但雷总亲戚点名交给咱们任总,说只信得过任总。因为公司规模很大,股权架构也比较复杂,要梳理的内容也很多,到时候可能大家都得到这项目上去忙。”

  想了想他又摇头说“之前我们做的io,基本上一年一个,但这个io,怎么也得两年。你要是到这个项目上签字,那可真有的等了,做完这个项目你再注册保代,多少有点耽误你了。”他吃着云吞面,说,“到时候看任总怎么安排吧。”

  楚千淼也想,注册保代这个事,有时候是个运气活。有的人考过考试以后,总也遇不到合适的签字项目,不是做到中途折戟,就是项目一做四五年才出来。她知道力通就有这么个倒霉的老哥哥,那人是和任炎李思同一期考过保代考试的,却一直到去年才注册成正式保代,就是因为他签字的项目要么折戟要么一做四五年。

  所以她想就算下面这个项目一做做两年,再加上排队上会审核的时间,她注册成保代可能至少也需要三年。

  时间是够久的。但她告诉自己,即便这样她也得沉住气,不能急躁。

  她要坚信谷妙语给她煨的鸡汤相信一切自有最好的安排。

  工作方面的事聊完,楚千淼找着切入点,想和秦谦宇聊一聊复杂的两性xg情qg感问题。

  虽然她的傻白甜老大哥直男思维严重,完全看不到她和任炎曾经的、现在的那些眉眼官司、爱ài恨情qg仇、风起云涌。但她想他和他老婆结婚这么多年,他们还能恩爱ài如初,这说明他在感情qg对待方式上,一定是有过人之处的。

  所以她想听听秦谦宇从男人的角度,对一段比较复杂的两性xg关系是怎么考量的。

  她是这么开头的“秦哥,我有个朋友,感情qg上遇到了点问题,我也没怎么结过婚,我想帮她找你咨询一下”

  秦谦宇唏哩呼噜地吞着面条问了句“你的朋友不是你自己吧”

  楚千淼“”

  但看到他问得其实很不在意,就很随口的样子,楚千淼一副“你看你你净开玩笑的表情qg”,抬高声调表示他问的问题好荒谬。

  “嗨怎么可能是我呢是我一铁磁”

  “谷妙语”

  谷妙语的名字在秦谦宇他们耳中是耳熟能详的,因为那是楚千淼给他们打通知暗号说领导过来了的第一句喂,妙语啊对我在公司呢。

  楚千淼决定出卖一次谷妙语“嗯,是她。”她想对不起了小稻谷,回头你结婚我给你封个巨大的红包。

  秦谦宇用筷子追着一个滑溜得在碗里到处跑的馄饨说“你问”

  楚千淼“就是,有这么个感情qg问题,我和我朋友都不太懂。我朋友之前呢,跟一男的表白了,但是她被那男的给拒了。那男的说,他俩不合适。但是后来吧,那男的又开始撩她,撩得她非常闹心,”  她放下筷子往前靠,认认真真地看着秦谦宇问,“秦哥,你也是男的,你从同性xg角度帮着分析一下,这拒绝我朋友的男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谦宇听完这番陈述显得有点激动,他把筷子也一撂,连最后一个虾仁馄饨也不追着吃了,直接感慨“我靠这跟我和我老婆好像”

  楚千淼“”

  秦谦宇激动地说“这我能帮上你忙你先听我给你讲我和我老婆的一段佳话当年我老婆追我,但我那时心里只有学习,无心恋爱ài,所以我就拒绝了她。后来我室友就说我既是瞎逼bibi又是傻逼bibi,被系花主动追还不知好歹,居然拒绝人家。我听完他这嘲讽,开始注意观察我老婆,这一观察不要紧,我才发现我老婆是特么很好看哦”

  楚千淼“”原来她的傻白甜老哥哥不是结完婚之后才瞎,是一开始就瞎

  “后来呢”她有点着急知道后面的事。

  秦谦宇说“后来,我就越来越不受控制地开始留意我老婆。就是眼神不受自己控制,总往她身shēn上溜。然后就是我会忍不住为她做一些事,生活上学习上等等,不管哪方面她遇到困难了,我都愿意默默为她去解决,想对她好。等再后来我发现外系有个大帅比追她,眼看就要追成了,我受不了了,我就赶在一天下课之后趁她上完厕所把她堵没人墙角了,我跟她说,我后悔拒绝她了,我还跟她说对不起,我最后跟她说求她做我女朋友”

  楚千淼听得直发怔。

  这发展除了堵墙角后面的部分以外,前面还真的都很相似。

  “然后呢你老婆当时是什么态度”楚千淼有点迫不及待地问。

  秦谦宇抬起一只手搓搓脸,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说“我老婆当时很生气,然后当场就哭了,一边哭一边问我凭什么,凭什么我说不要她就不要,我说想要又转来要,凭什么要不要谈朋友都得听我的。”

  楚千淼在心里大声叫对啊凭什么你们这些大猪蹄子

  “然后呢然后呢”她追问。

  秦谦宇“然后我就认认真真、真真诚诚、诚诚恳恳地对她道歉,我说你要是觉得因为我拒绝过你心理有道坎过不去,你可以先跟我在一起,然后日ri后想办法使劲折磨我、惩罚我,但你不能因为这个坎赌气不给咱俩机会,你摸摸你自己胸xiong脯问问自己,你看你除去生气这部分情qg绪,还喜欢不喜欢我这段日ri子以来,我对你好不好我跟她说,如果这两点都还在你还喜欢我,也认为我对你真的很好,那就千万别因为赌气断了咱俩的情qg路,你得给你自己个机会把我收了,留着日ri后慢慢惩罚、折磨我”

  “后来我老婆就一边哭一边把我抱住了嘿嘿嘿然后我老婆就跟我在一起了,我们一毕业就领了证。我因为之前拒绝她这个事,始终觉得心里愧疚,一想起这个事我就心疼她,哎哟那种心里酸酸的心疼,我就想你说她怎么那么无辜,居然被我这傻逼bibi给伤害了一次。每次这么一想我就对她特好、更好,我就恨不得对她好一辈子哈哈哈”

  秦谦宇浓眉大眼的一张脸上,浮起了一点害羞。而立年的大男人,害羞这玩意对他们来说已经很稀有了吧

  楚千淼有点感动。她忍不住掏出手机把秦谦宇那甜蜜又害羞的样子给拍了下来,发到他手机上“给你老婆看看,你提起她时是多么幸福开心美滋滋的表情qg,你老婆看完肯定更爱ài你了。”

  秦谦宇一脸开心,直夸楚千淼抓拍得好。

  楚千淼反过来夸他“秦哥,以前我小瞧你了,觉得你在男女关系方面有点迟钝不太开窍,但其实你才是最通透的那个。”顿了顿,她问,“所以秦哥,你说那男的到底对我朋友是怎么个想法”

  秦谦宇说“肯定是那男的像我当初一样,后悔了呗。”

  楚千淼“那我朋友应该怎么办”

  秦谦宇说“这很好解决啊,要是那男的不跟你朋友摊牌,就让你朋友晾着他就行。要是那男的忍不住找你朋友摊牌了,你也让你朋友别冲动,别因为曾经被拒绝就把人一棒子打死了。你让她想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叫她先问自己两个问题,一,她还喜欢这男的吗;二,然后品一品,看这男的对她是真的好吗,好到什么程度,是不是以后再也找不到其他男人比他对自己更好了。如果以上两点都满足,那你就让你朋友放下心里被拒绝过的坎儿,把这男的先给他收了,等以后再慢慢收拾他折磨他,哈哈哈”

  楚千淼听完,慢慢地点点头。

  她觉得心里的迷宫一下就被秦谦宇给打通了,现在不管从哪个入口进去,她都不再懵怔。

  她还喜欢那个男人吗

  当然不喜欢了。但她知道这多少是有点自欺欺人的答案。

  那男人对她好吗

  他对她,很好很好。其实是太好了,好到昨天她看着月亮细数了一夜他对她的好,数完天都快亮了。

  晚上下班回家,难得谷妙语也在家。谷妙语说要为楚千淼补过生日ri,于是两个人一起出去买菜,回到家一起下厨做了一顿美味大餐。

  楚千淼觉得距离两个人上一次这样一起大快朵颐一起胡侃乱聊似乎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

  谷妙语忙着她公司的事情qg,而她自己也在忙着做项目。她们都在忙着提升自己,忙着变成更优秀的自己,因而无暇旁顾。

  趁着今晚,她们又可以拉起一场促膝长谈。她们一边吃着脆梨一边聊天。

  谷妙语说“水水,我周日ri打算去相亲了。”

  楚千淼一愣“你放得下那谁了”她不敢明着提邵远的名字。

  谷妙语说“他看不见摸不着的,我也得有我自己的生活对不对”

  楚千淼点点头。这世上每个人都该先为自己活,为了别人要死要活那是最不值当的事。

  谷妙语反问她“水水,你呢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相亲”

  楚千淼差点把吃进嘴的脆梨喷了“那对方得是多大福气啊,一起相我们俩,还不得把他美死”

  她说完谷妙语和她一起大笑起来。

  笑过后,楚千淼对谷妙语说“谷子,任炎好像在撩我。”

  谷妙语把脆梨往茶几上重重一放,转身shēn看向楚千淼,问“他要干吗他不是拒绝你了吗怎么一会一出的”

  楚千淼想了想“我第六感如果没出差错,我觉得他是喜欢我了吧。”

  谷妙语反应了两秒钟,嘴都钝了“那、那你怎么想”

  楚千淼把中午秦谦宇对她说的那番话讲给谷妙语听。

  谷妙语听完有点感慨“这老哥哥活得倒是通透。不过他跟他老婆的狗粮也洒得太甜了吧引起我这单身shēn狗极度不适”

  顿了顿她说“水水,我和秦老哥的态度一样,你就按他说的做吧,总之一切遵从你自己的本心。”她忽然一扬声,“哎不对,还有个大问题水水,任炎他不是不婚主义吗那他干吗又撩你”

  楚千淼听到这个倒一笑“谷子我跟你说,我现在对婚与不婚倒真的无所谓了,在项目上我见到那么多背叛婚姻的例子,还有我当年的室友学姐,堪称童话般的美好婚姻,如今也破裂了。所以在这世上婚姻能保住什么呢什么也保不住,感情qg没了,一切都变成丑陋的鬼画皮,好不如没有婚姻的束缚大家好聚好散,各自体面。”

  顿了顿,楚千淼作结“所以谷子,我现在拒绝婚姻。”

  谷妙语看了楚千淼好半天。

  然后她连连摇头“完了,完了完了完了,你都无师自通练就成不婚主义了”

  这晚临睡前,楚千淼居然接到谭深打来的电话。

  楚千淼想她这一天过得可真是满,各种思绪情qg感充塞得她脑子都快要爆掉,临睡前还要接受一下谭深的贺电。

  谭深在电话里对她说“听说你考试过了,恭喜你,千淼”

  楚千淼说声“谢谢”,然后说“你消息真灵通”

  谭深在电话里笑着说“你真棒。我也在努力,为你努力。等你有独立办公室时,我也会为你打下一片江山的”

  楚千淼胸xiong口又有了那种憋闷的感觉。一种别人强加过来给她的压力,压得她胸xiong口难受。

  “阿深你”她顿了顿,斟酌着说,“你就为你自己活、为你自己奋斗,别把目标强加在他人身shēn上,好不好”

  谭深在电话那边默了好一会儿。然后他说“我会加油的,晚安。”

  电话挂断了。

  楚千淼满心都是疲累和无奈。

  第二天一到公司,楚千淼被秦谦宇通知“带着本和笔,到会议室开会,任总要给我们布置新任务了。”

  她赶紧跟着大家进了会议室。

  任炎先是总结了一下上一阶段所有人的工作情qg况,然后开始布置下一步的工作安排。

  但这些安排,楚千淼听来听去都跟自己没什么关系。

  任炎把除她以外的部门成员,都安排到了秦谦宇之前说的那个规模很大的io项目上去。

  任炎说这两周让他们先在力通熟悉一下目标企业的资料,资料稍后会用电子版发到每个人的邮箱。两周以后正式进场。

  安排完这些,任炎说到楚千淼。

  “楚千淼先不用跟这个项目,其他人可以先回去工作,楚千淼跟我来办公室一下。”

  其他人鱼贯出了会议室去工作,楚千淼跟在任炎身shēn后,和他一起进了办公室。

  任炎进屋后坐进自己的皮椅里,示意楚千淼在他办公桌前的椅子里坐下。

  楚千淼乖乖落座。

  不等她开口,任炎已经说话。他的腔调是十足十地公事公办“李思李总部门准备做一个上市公司定向增发的项目。之前他部门有个准保在我们的io项目上签字升了保代,就是孙伊他们做的那个。礼尚往来,所以这次我跟李总为你争取了让你到他们部门这个增发项目上签字。”

  楚千淼一下想起那天晚上喝完酒吃完火锅,任炎站在月光下对她说我有事和你说。

  然后他说接下来我可能会把你借调到其他部门。

  现在想,原来那时候任炎就在为她的签字项目筹谋布局了。

  她那颗心在一瞬里比平时多跳了一下。

  她听到任炎对她继续说“这个增发项目做起来会很快,你做过三个io了,做增发会觉得很容易。”

  顿了顿,他看下门口。无人经过。

  然后他看回她,继续说“你安心到李思那边做项目,等这个项目做完,我和你说点事情qg。在此之前,让你困扰的那些你认为是撩的行为,不会再发生。”

  他看着她,目光深深地说。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第100章肯定如期表白,不管写多少字,都写到这个情qg节,言出必行任炎我就快亲到我老婆第二次了,激动

  红包照旧

  大家闲着可以收藏一发作者专栏,开新文会直接从收藏的专栏看到么么哒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九十九章 对你好不好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终于等到你作者:蓝白色 2薄荷荼靡梨花白作者:电线 3千屿千寻作者:明前雨后 4古董杂货店作者:匪我思存 5水与火(原名服不服)作者:红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