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对她更加好

第一百一十二章 对她更加好

  任炎那晚想了很久的心事。他出差所在的城市夜晚很安静,  房间里更安静。安静到他几乎听见自己的心跳。连沮丧的情qg绪都像有了声音,一直响在他耳边。

  他晚上喝酒本希望是麻痹自己。酒精却偏偏在被需要的时候失了效。他想让自己糊涂一点的,糊涂的人总是好过些。但脑子却偏偏清醒得能让他感受到任何一丝细微的颓丧。

  他本来计划在他和他的小姑娘变成最亲密的人之后,  找个合适的机会,把一些事告诉她。他只能在他们的关系亲密得足够牢固的时候把这些事说给她听。

  自从那晚他们在公寓里度过,  他们在那张黑床chuáng单上把最生动的自己毫不遮掩地交付给对方,  他以为他们已经变成了最亲密的关系。可直到现在,  他才发现,他们变得亲密的,只是身shēn体。她的心那么的独立,她不肯依赖任何一个人,  也不肯全然地信任任何一个人。

  是他把她变成这样的。他在黑暗的房间里苦笑一下,  苦笑给自己听。

  或许这就叫自作自受吧。他苦笑地想。

  现在他已经没有信心把那些事讲给她听了。在她把信任全部交托给他之前,  在她和他变得不只是身shēn体亲密,连精神也不再有所保留时,  他才有信心对她说那些事情qg。

  他怕留不住她。

  那晚后来雷振梓跟他聊天。他们没视频,雷振梓不惜破费给他打了个越洋电话。雷振梓说不想把自己一张为情qg所困的丧脸展现出来丢人现眼。

  他想真是巧了,他今晚也不想。

  雷振梓在电话里喃喃说他想笙姐了。他说他再也不想交那么多女朋友了。交来交去以为能淡忘的人反而越来越深刻,心里也越来越空虚。他说完自己的惨状不许别人同情qg,  直接生硬跳转话题。

  雷振梓跳转话题问任炎“你打算什么时候跟千淼说那些事”

  任炎默了好一会后,  说再等等。又默了一会,他把他和楚千淼目前的状态讲给雷振梓听。

  雷振梓也默了好一会,才劝他“这种情qg况,你不能急,  你要慢慢感化她,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是你把她潜移默化变成这样的,那你以后使劲儿对她好、使劲儿对她拼命好,肯定还能把她给掰回来。”

  任炎握着手机,几不可闻的应了声嗯

  雷振梓说着说着又来了个小转折“但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想让她重新变成以前不懂事小姑娘,傻乎乎全心全意地对你,这似乎也不太可能,毕竟大家现在都是社会人了嘛,难免都会权衡利弊,在心里深处给自己留个保护港不对你开放”

  任炎打断他“别说了。”

  雷振梓断了一瞬继续说“但你可以这样,先努力让她百分之五十地信任你依赖你”

  任炎冷声“别说了。”

  雷振梓依然讲下去“我知道你不爱ài听,不爱ài听也得听信任缺失这事急不来,就得一步一步徐徐图之你等她百分之五十信任你依赖你了,你再努力进阶到百分之八十,最后进到百分之九十九就大功告成,剩下那百分之一就算了,别强求”

  “雷振梓你别说了,算我求你。”任炎用酒精渗哑了的嗓子,中断雷振梓的絮叨。

  “我只要她的百分之百。”任炎说。

  楚千淼和任炎通完电话后,不由有点纳闷。她居然从任炎嘴里听到了“结婚”两个字,她觉得这很不任炎。

  她自认她现在的心态和想法,完全匹配他的恋爱ài观,如果这样他还不满意,那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她不懂他到底在闹什么鬼别扭。

  第二天上班,到了尽调办公室,楚千淼听卢仲尔和王思安闲聊“昨晚老秦他们那组人又和领导吃火锅了,这回茅台创了新高,干掉了八瓶”

  王思安感叹“我去”然后问,“都吐了吗”

  卢仲尔“吐不是高潮,高潮是除了任总剩下的全喝哭了,到最后所有人一起哭着唱我站在烈烈风中恨不能荡dàngdàng尽绵绵心痛,这画面你敢想”

  王思安哈哈大笑。

  在他的笑声里,卢仲尔抬头对楚千淼说“千淼,我们俩在这个项目上算是捡回半条命啊”

  楚千淼这时的重点却偏了“任总昨天也跟着一起唱霸王别姬了吗”

  卢仲尔一脸“你这是问了什么外星问题”的表情qg。

  “任总怎么可能唱歌任总能出来时不时跟咱们聚个餐我都觉得是人类史上浓重的一笔了,他唱歌无法想象不,这感觉就像你告诉我神仙也要脱裤子上厕所似的,我接受不了”

  楚千淼“”

  行吧。所以原来他昨天真的喝酒了,怪不得那么奇奇怪怪。

  可是她转念想,前两次他吃火锅加茅台的套tào餐,是因为她去跟谭深吃饭了,他心里不舒坦。

  那这次他又是为什么不舒坦因为她说,她不全然地信任他吗

  可她说那话的前提,是她连自己都不是全然的信任啊。

  唉,叫她瞎说大实话,都还得秦谦宇他们霸王别姬了。

  逐风汽配的项目按照楚千淼事先规划好的时间表,有条不紊地向前进行着。项目进入辅导期后,楚千淼和王骏以及唐捷发现了另外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他们约了日ri子和杜啸峰刘正一起开会解决。

  结果开会当天,中介机构的人齐了,杜啸峰和刘正两个人却一位也没到。

  楚千淼打电话给两个人,结果全都打不通。她只好试试打电话联系杜啸峰的助理。

  结果助理告诉她,那两位“总”此刻都在医院,他们的手机没电了,他现在正带着住院物品和充电器赶往医院救急。

  楚千淼连忙问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两个人都进了医院。

  助理说“楚总您别急,是这样的,住院的是杜总,昨天他有酒局,一不小心喝多了,还非要一个人走路回家,结果走着走着踩坑里去了,把脑袋摔破了,身shēn上也摔了个大深口子。”

  楚千淼连忙问“杜总脑袋伤得严重吗”

  那么有风姿的人,可千万别摔傻了。

  助理说“脑袋的伤没事,是皮外伤,倒是身shēn上的伤比较严重,杜总昨天摔完打电话给刘总,刘总赶到的时候据说地上全是血”

  根据助理的描述,楚千淼眼前有了画面感。

  刘正赶到受伤地的时候,杜啸峰还躺在他自己的血里冲人笑呢。刘正吓坏了,立刻要送他去医院,结果杜啸峰怎么都不干,还比手画脚地说“老刘你扶我起来,我回家喝点红糖水就把血补回来了,我不去医院,我不去”

  楚千淼听到这时都不知道是该担心还是笑。这老大哥洒脱大发了。

  后来还是刘正坚持把杜啸峰送到了医院。

  医生当时就说怎么不早点把人送来早点送来就不用输血了。

  杜啸峰失血过多,还不忘跟医生讲你别凶他,是我不让他送的

  助理讲到这时,要不是刘正已经结婚了,楚千淼真的能从杜啸峰对刘正的话里听出一股甜宠风来。

  后来刘正一听说要输血,二话不说一撸胳膊,对医生说那赶紧的吧,我俩血型一样,抽我的

  医生当时很无语。他没见过这么不着调的俩大老爷们。他告诉刘正您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我们医院血库有血

  刘正赶紧道歉不好意思啊大夫,我这是着急急糊涂了。

  助理最后告诉楚千淼“杜总现在稳定了,办住院了,刘总在医院里正照顾他呢”

  楚千淼挂断电话后,把这个情qg况跟王骏和唐捷说了一下。

  三个人商量了一番,决定去医院看看杜啸峰。他们在去医院的路上买了花篮和果篮。

  一进病房,他们就看到杜啸峰脑袋上裹了圈白绷带,身shēn上穿着病号服,人正倚在床chuáng上用手机玩连连看。

  楚千淼看他那样子,除了脸色确实不太好,但从精神面貌上分析,真是一点不像病人,拉开膀子随时还能再喝一大顿似的。

  见到他们来,杜啸峰显得特别高兴,要不是护士过来给他扎针,把他怼回了病床chuáng上,他还要捂着脑袋肚子下地亲自给几个人摆凳子看座。

  楚千淼快服了杜啸峰了。

  护士扎完针出去了,杜啸峰让吊瓶管拴着下不了地,只好不甘心地半躺半靠在床chuáng上对楚千淼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丢人了丢人了”

  楚千淼忍着一点笑意,连忙说“没事儿,杜总,这都正常,我爸在家喝多之后还冲着树喊我小名儿呢,训树训了一晚上。”

  杜啸峰哈哈笑起来,笑得又捂头又捂肚子。

  楚千淼先问候了一下杜啸峰的伤势。确定无大碍后,她问了句“刘总呢我听您助理说他人也在医院。”

  杜啸峰说“老刘昨天照顾我一宿,差点给我输血我现在活蹦乱跳的,不用他照顾,我让他赶紧回家睡觉去了,昨天他为了我都熬眍眼儿了”

  侯琳在一旁感叹“杜总您和刘总这个感情qg,是真瓷实”

  杜啸峰说了声“那是”,挺tg骄傲的样子,“我杜啸峰出来混,挣得钱多钱少我不在乎,但我交下的朋友都个顶个是真朋友”他忽然想起今天原定要开会的,便转头问楚千淼,“对了,楚总,你们今天是不是要找我讨论什么事儿”

  楚千淼看看他,问了声“您现在有精神头听吗”

  杜啸峰赶紧表态“非常有我躺得难受,巴不得你们给我找点事呢”

  楚千淼于是对杜啸峰说“杜总,是这样,我和唐总、王律师,我们发现您除了在南方有这家逐风汽配之外,您在北方和一个叫鲁枫林的人还合开了一家公司,叫啸林汽配。现在的问题是,两家公司您都是大股东,而两家公司主营业务基本重合,那这样的话就构成了同业竞争。而监管机构要求,公司如果想上市就必须消除同业竞争。”

  杜啸峰问什么是同业竞争。

  王骏给他解释了一下“简单说,您是逐风汽配的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您除了逐风汽配之外在外面还有别的公司,所经营的业务和逐风汽配相同,那您外面那家公司和逐风汽配就构成了同业竞争,如果想上市的话这是必须要消除的。”

  杜啸峰转回头问楚千淼“那得怎么消除”

  楚千淼对他说“我们建议您用逐风汽配收购啸林汽配。”

  杜啸峰想了想,表态说“我看行。那等我过两天出院,我就着手落实这个事”

  中午从医院回到公司,楚千淼在办公室里接到任炎的电话。

  她很公事化地叫了声“任总”。

  任炎默了极短一瞬,告诉她“下午买机票回北京。”顿了顿,他给了点解释出来,“你和秦谦宇现在是公司内核小组成员了,明天公司有个内核会,你和秦谦宇都回来参加一下。”

  楚千淼立刻说“好的任总,我这就订票。”

  挂断电话后她正订着票,又收到任炎的信息。

  任炎接连给她发了三条消息。看完最后一条,楚千淼赶紧走出办公室给自己降温。她脸烧得简直能让体温计的水银柱冲破顶端。

  任炎我已经在北京,晚上我去接你。

  任炎今晚住公寓吧,已经置办好换洗的东西。

  任炎换洗的内裤你喜欢什么颜色白色可以吗

  楚千淼用手给脸扇着风,一边扇她一边忍不住想,这位投行大佬最近是不是也太接地气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任炎我其实喜欢黑色的,性xg感。他说啥呢我听不懂听不懂

  15字以上2分好评,600个红白继续掉落么么哒前面的明天发

  谢谢大家的营养液,谢谢

  白天更了七千字,所以这章字数少了点,明晚争取多更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对她更加好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薄荷荼靡梨花白作者:电线 2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作者:籽月 3我的漂亮朋友作者:陈果 4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5和表姐同居的日子作者:苏派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