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44章 花枝招展的

  《服不服》第四十四章:花枝招展的

  楚千淼回到房间,  快速地捯饬起自己。

  她先跟谷妙语视了个频,  让她现场教自己怎么扎丸子头。她平时一直黑长直,发型艺术对她来说是件神秘武功。她学得很费劲,  谷妙语后来举着胳膊都快把自己吊死了,她才看出点端倪来。

  她靠着这点端倪总算能把头发盘出个模样来。盘完后,  谷妙语隔着视频看着她直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忽然谷妙语打个响指,隔着屏幕冲着楚千淼说:“我知道了!你把头发梳得太板正太光溜了!来,水水,你使劲晃晃头,  像嗑药了似的那么晃!”

  楚千淼于是使劲晃晃头,  晃得自己差点吐了,  终于在两鬓的地方晃下来些碎发。

  “嗯,不错!这么看就性感多了!”

  谷妙语在结束视频通话之前说:“水水,等下全副武装完给我发张照片,让我看看你艳光四射的完整版!”

  楚千淼一声“得嘞!”放下手机开始化妆。

  她没给自己画得太浓艳,只是用淡妆稍微雕琢了一下自己的五官。修完眉上完粉,涂一点口红到嘴唇上,  照照镜子,楚千淼觉得镜子里那个自己看起来还蛮入眼。

  最后她起身换上了礼服裙子和高跟鞋。

  她拿起手包站在镜子前,前后左右照了下自己,  她觉得她已经把自己捯饬到了可以出镜的程度。

  她用手机对着镜子给自己拍了张全身照,  发给谷妙语,  附带一行字:“小稻谷,  看你水哥捯饬得怎么样?”

  谷妙语马上发过来一大排流口水的表情包,  然后又发过来一行字:“你是想要我的命吗?好,命给你!我死了,被你美死的!”

  收获一条命的楚千淼挺胸抬头地大笑三声,开门下楼。

  楚千淼下榻的酒店结构有些另类,从酒店大门进来的大堂,其实是酒店的二楼,答谢酒会是在一楼的宴会厅举行,从二楼到一楼去,走楼梯比乘电梯要近很多。楼梯是弯弯绕绕盘旋而下的,每一级楼梯阶都穿着大理石的外衣,楼梯扶手雕栏玉砌般典雅华丽。

  楚千淼扶着楼梯扶手拾级而下,因为穿着高跟鞋,大理石地面又滑,她一步一步走得小心翼翼。

  她只顾着盯脚下的地面,没顾得上看到一楼宴会厅门口正站着两个男人。

  雷振梓正好在深圳出差,给任炎打电话想约饭,直接被任炎叫来一起参加上市酒会。任炎特意交代雷振梓:穿西装,别穿夹克,正式点。

  于是雷振梓西装革履地出现在宴会厅外,他穿起正装也压不住一身桃花,像个斯文败类一样。任炎从宴会厅里出来迎他的时候,他正跟门口的礼仪小姐聊得热火朝天。

  任炎叫了声雷振梓的名字,打断他的招蜂引蝶。雷振梓扭头看他一眼,“呦”了一声:“阿任你今天是不是帅得有点过分了?啧!你居然把我们去年到国外定制的那套西装给穿上了?你不是说等你外婆八十大寿再穿的吗?以前做一个市值是瀚海家纺十倍的上市公司,答谢酒会也没见你对着装这么上心,所以瀚海家纺到底是个什么项目,怎么值得你穿得这么隆重?”顿一顿,他一挑眉,坏笑漾在嘴边,“是……想特意穿给谁看?”

  雷振梓冲着任炎挤眼睛。但他发现任炎没有回应他。

  任炎的视线从他肩膀上方穿射出去,看向了他后面。

  雷振梓顺着他的视线转身向后看。

  他不由吹了声口哨。

  原来是一位美人正在他们不远处,扶着楼梯扶手一级一级认真专注地下着台阶。

  那美女头发松松盘着,穿着V领的黑色礼服裙子。她皮肤白得很,快要透明一样。她裸露在礼服外的白皮肤和黑礼服形成强烈的视觉色差,礼服让她白得愈发娇美性感,但在娇美性感中又透出一份可人的清纯。礼服把她的好身材尽职尽责地勾勒出来,有凹有凸,有层峦峰起,有细腰似柳。

  那条白皙纤秀的颈子和性感的锁骨连成流利漂亮的线条,线条顺着V型的领口向下延伸,经过一番波澜起伏后被收进V字的窄尖里,在那里留下一点若隐若现的沟壑,景致实在美不胜收。

  等那位美女稍稍抬一点头,雷振梓已经准备好的又一声口哨一下噎在舌尖上。他看着那张微微抬起的明丽面孔,失声道:“我去!那是千淼吗?那是千淼吧?那是千淼啊!”

  他发出三连叹。

  他刚要放嗓子和马上走到最后一级台阶的楚千淼打招呼,人却被任炎差点拽了个趔趄。

  任炎拖着他的手臂,把他往宴会厅里扯,力道大得像对他有什么不轨企图似的。

  雷振梓翻着桃花眼表示不满意:“阿任你这是干嘛呢?刚才那大美妞可是千淼,你怎么还能表现得这么冷淡?”

  任炎一脸义正辞严:“没觉得怎么美。干正事吧。我带你去认识一下周瀚海周总,以后资本市场上没准你们有可以合作的机会。走吧。”

  楚千淼下楼时,心里是含着点小期待小雀跃的。她悄悄在心里设想过,任炎看到她今晚的样子,会不会有那么一点觉得她比平常好看?

  平时她始终是一身职业套装,不是长裤就是一步窄裙,也不大化妆。她还真是难得有机会像今天这么光明正大的花枝招展。

  她有一丢丢期待可以从他那里收获一点对她今晚招展花枝的好评。

  她下了楼,走进宴会厅,一路遇到的熟人都会不吝惜地给她一点惊艳的表情与称赞,他们对她说:呀?这是楚律师吗?今晚可太漂亮了!

  她被他们赞美得既羞涩,又更加期待了——不知道任炎会怎么评价她。

  但她用眼神搜罗了一圈也没找到任炎,直到酒会快要开始,她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才看到任炎和雷振梓一起走向主桌。

  那一桌坐的都是重量级人物,除了周瀚海就是酒会嘉宾以及中介机构负责人。

  她和秦谦宇孙伊他们几个坐在主桌旁边的一桌。

  秦谦宇看到她时,哇塞了好几声,直说她今晚美呆了。

  可是被人夸成美呆的她,一直也没能吸引到任炎的注意力。连雷振梓都回头跟她挤眉弄眼打招呼了,还对她竖起大拇指,用口型夸她漂亮,但任炎就是雷打不动地不往她这边看。

  她忽然有点泄气,觉得得不到他的注视和赞美好像是种缺失。但她马上又打起精神——因为任炎在雷振梓的拉扯下,终于回头看了她一眼,他冲她淡淡地一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她马上冲他笑,笑得顶灿烂,他却迎着她的笑容无动于衷地转回了头。

  好像在他眼里,今晚的她和平日穿着职业套装的她,也没什么区别。

  她挺得笔直的脊背一下就有点挺不动了的感觉。似乎端坐得那么充满美感,已经是不太必要的一件事。

  酒会很快正式开始。著名主持人上台串词,随后有请政府部门领导上台致辞。中间穿插了很精彩的节目,歌唱舞蹈和杂技,应有尽有。然后是周瀚海上台致辞。

  再然后是任炎代表中介机构上台致辞。

  楚千淼坐在台下,仰头看着台上的任炎。

  他站在台上的一片光芒里,自信,冷静,风度翩翩。她觉得他今天有点出奇的帅,他那身修身西装把他勾勒得身高腿长,肩宽背直。他站在那,秒杀所有她喜欢过的男明星。

  她悄悄举起手机,把台上的他给偷进了镜头里。

  所有该致辞的人致辞完毕,所有安排好的节目表演结束,周瀚海招呼在场全部中介机构项目组成员上台合影。他特意把相谈甚欢的雷振梓也拉上了台。

  楚千淼跟着秦谦宇上了台。

  人很多,张腾被会计师拉去了中心区。她想她就站在边上算了,但秦谦宇硬是拉着她把她从边缘拉向中心位置,直到他挨上了任炎他才停止在人群中拱来挤去的劈路前行。

  站好后,秦谦宇扭头对楚千淼说:“傻孩子你往边上站什么?你得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你和我都是我们领导的心腹,心腹要往中间站,明白吗?”

  楚千淼赶紧受教地点头,说明白明白,感恩了秦哥。

  秦谦宇旁边是任炎,任炎挨着周瀚海,周瀚海另一边是雷振梓。

  她跟秦谦宇说话时,秦谦宇邻位的任炎一直也没有往他们这边看。反倒是雷振梓隔着周瀚海和任炎两个人,探出半身冲她打招呼,冲她挤着桃花眼再次夸她今晚可真是漂亮。

  楚千淼连忙回敬彩虹屁,大赞雷振梓穿上西装帅得惨绝人寰。

  惨绝人寰这个成语一出,任炎终于扭头看了她一眼,不过目光寡淡,并且很快他就收走了眼神。

  楚千淼不由嘟了嘟嘴。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做了个不怎么开心的微表情。但这表情被雷振梓给捉进了眼睛里。

  忽然一只手伸了过来,抓向秦谦宇。楚千淼扭头看,是雷振梓过来把秦谦宇抓到了他身边,他说:“我要问小秦点事情,小秦你先站我旁边。”

  说完他又一拉楚千淼,把她拉近任炎:“你别留空,边上都没地儿站人了!”然后他拉着秦谦宇回了他那边去。

  一下子,就变成了她挨着任炎站。她侧抬头,迎着也正侧低头向她看了一下的任炎,叫了声学长。

  任炎微一皱眉又松开,嗯了声,点点头,把头转正看向前方。

  她闻着他身上一种清新干净的味道,忽然有点心跳加快。

  前方摄像人员招呼大家站好往前看。她旁边的人挤了挤她,把她挤得脚一软人一偏,一下靠紧了任炎。

  摄像人员对大家喊:“看这里了看这里!”

  任炎抬手架在她腰上,扶了她一把,让她站稳。

  摄像人员说了声“茄子”,按着闪光灯闪出一片白光,把所有人都定格在了相机里面。

  把他们无意间藏在人群中的小动作——她紧靠着他、他揽着她的样子,也定格在相机里面。

  大合照完毕,楚千淼本来想和任炎说说话,套套近乎,拍拍马屁夸他帅。可摄像师刚说完“好了大家可以解散了”,任炎就被好多过来跟他握手的人给半包围了起来。

  楚千淼知趣地退出包围圈。

  她想算了,今晚任炎注定是风光人物大众焦点,她就不往上凑热闹了吧。反正他对她的花枝招展也是视若无睹。

  拍照结束后,是酒会的晚宴时间。楚千淼坐回刚才的位置。刚坐下,该就坐在主桌的张腾就走过来告诉她:“千淼,北京那边筱冬那个棘手项目最近准备申报,只有她和周书奇他们应付不了,我就不在这多待先回北京了,后面有什么事的话你就给我打电话!”

  楚千淼立刻起身,一边说好的,一边送张腾出宴会厅。他们一起上到二楼大堂。

  张腾没有打扰周瀚海,他让服务台帮自己叫了车。楚千淼一边陪他聊天一边等车来。

  直到车来了,张腾上车离开,楚千淼才转身往回走。

  晚宴刚一开始,就直接进入大家端着酒杯走来走去互相敬酒的状态。

  不管任炎敬酒还是被敬酒,他都拽着雷振梓一起。雷振梓苦不堪言,一晚上了,他都被任炎看得死死的,他一点想溜到楚千淼身边撩骚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哪怕任炎明明很忙,明明很多人围着他说话,他也没捞着机会溜走。

  在又送走一位敬酒人后,雷振梓不乐意了,他翻楞着桃花眼说:“你自己躲着千淼,还不让我去找她说会话,你这么独裁你是法西斯吗你?!”

  任炎不理他,随他闹腾。

  雷振梓要开溜,被任炎一把扯住。他端了杯香槟扯着雷振梓,走去外面边喝边透透气。

  雷振梓一迈步挡在他面前,瞪着桃花眼说:“你给我站住!不是,从我在小秦那里探到的口风,我感觉到你和千淼你们俩之间的关系明明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你们琴瑟和鸣的,明明关系亲近了很多,你都允许人家工作时也叫你学长了,但你今晚对人家的态度怎么这么冷淡呢?”

  任炎瞥他一眼,没什么感情色彩地说:“就算我和她之间的关系确实比以前亲近了一些,但也仅止于此,不会更多了。”顿了顿,他说,“我让她叫我学长,是因为我把她真的当妹妹一样看。”

  雷振梓“哈”地一声笑:“可问题是,人家可能根本不缺哥哥!”

  “她就算有一百个哥哥,也不会有我这么优秀的。”任炎晃着手里的香槟杯,回答得天经地义的。

  “我天你个不要脸的!你就死别扭吧!我天我特么快被你别扭死了!行了短时间内别联系我,我不想理你了!”雷振梓连发了一连串感叹后,头也不回地转进了宴会厅。

  但没到一会儿,雷振梓在宴会厅里只转了一圈就忘了自己的flag,他又屁颠屁颠地跑到宴会厅外,凑到坐在外面沙发上一个人品着香槟的任炎身边说:“对了阿任,我想起个事儿!你说,你如果止步于做哥哥了,那我能去追千淼吗?”

  任炎冷眼瞥他一下:“你把你资产全转到她名下之后,可以追。”

  “……”雷振梓气得瞪眼,“你心眼儿也长得太偏了吧大舅子?靠,绝交吧!”

  他又气咻咻地进了宴会厅。但这回他杀出来的时间间隔比刚才还要短,几乎是刚进去就又气咻咻地折了回来。

  他往任炎旁边怒气冲冲一坐,一侧身,张嘴就开始质问:“不是,你对她,到底什么感觉?”

  任炎看都不看他,冷冷淡淡地说:“我刚才说了,我把她当个小学妹照顾,而已。”

  “不只吧?”雷振梓不依不饶。

  “不管只不只,我的情况你明明懂,为什么还非要给我凑这个对。”

  雷振梓迟疑了一下,说:“我就是知道你的过去,才希望有个好姑娘能把你从过去给拖出来、拯救出来!”

  任炎无声轻叹口气。他服了雷振梓的痴缠。

  他转头赏给雷振梓个正脸,对他说:“不只我这边不合适。她那边也不合适。”顿一顿,他说,“她有个小男友。”

  “嗯?”雷振梓怔了下,反应过来,“嗯……我倒是听小秦说过。不过不是早分手了吗?前男友不是在国外呢吗。”

  任炎看着他,欲言又止。

  雷振梓看着他那副样子,直接猜:“怎么的?他们其实不算分手?以后男的回来还能复合?!”

  任炎看着他,不说话,一副不愿再多谈这件事哪怕一个字的样子。那样子让雷振梓认为,没错,是这样的。

  任炎皱着眉,眉心间有隐忍。

  雷振梓咬咬牙忽略他的隐忍,继续不依不饶地问:“不是,你怎么就知道他们会复合呢?”

  任炎“呵”的一声轻笑:“我当然知道。”

  顿了顿,他说:“我知道她的小男友,系草级的人物。”

  雷振梓“哟?”的一声,还想细问,任炎已经不耐烦。

  “把你的问题都给我憋回去。”他转头,看着雷振梓,淡淡地说,“你现在更应该做的,是趁我还没那么喜欢她的时候,劝住我别再往里陷了才对。”

  雷振梓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得!当我什么都没说!”他拍拍任炎肩膀,“行了,兄弟知道你心里苦,以后等兄弟再遇到不婚主义的美妞,都先可着你来,够意思吧!”

  任炎没说话。他把杯子里香槟一饮而尽,把空杯放下,从沙发上起身,往楼梯那里走。他想上到二楼,去大堂门口透透气。

  楚千淼从二楼往下走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是谭深给她发来视频申请。

  点接受的时候,她忽然意识到他最近有点缠人。

  视频联通后,谭深看着她,居然半天没有说话。

  她一边下楼梯一边问了好几声:“喂你找我什么事?说话啊!”

  半晌后谭深终于说话了,这回开口他居然没话唠。

  他说:你站那,别动。

  楚千淼站定了,没再动。

  谭深又说:你把手机拿远点,让我看看你全身。

  楚千淼哦了一声,伸长胳膊让他从手机里看了下自己全身。

  谭深的眉毛拧在一起。

  “我生气了!”谭深说。

  楚千淼举着手机问:“你又怎么了啊深少爷?”

  谭深气得都不话唠了:“以前你可没穿这么好看给我看过,我一出国了你倒开始花枝招展了!”

  “………………”

  楚千淼都给他弄得无语了。

  “大哥以前我上学,我是个学生,我哪有机会穿成这样啊?我这不是来参加瀚海家纺的上市酒会吗!”

  再说了——

  “而且我花枝招展不招展的,你怎么管那么宽?咱俩都分手五百年了好不好。”

  谭深开启生气话唠模式。

  “那我不管我就是生气了!”

  “分手就不能生气?分手就不可以管得宽?我就生气我就管得宽怎么的吧!”

  “楚千淼我跟你说你必须负责把我哄好了!”

  楚千淼很有志气:“你想生气就生呗。还有事吗?没事挂了啊。”

  谭深一声低吼:“喂楚千淼!你不许挂断!”

  顿了顿,他忽然一脸烦躁:“我是真生气了!我求求你哄哄我,行不行?”

  楚千淼都被他这少爷脾气折腾笑了:“大哥你今年多大了?嗯,二十六,四舍五入三十了,你不再是个小公举了哟,你清醒点好不好呢?”

  谭深依然一脸烦躁:“我不管,你现在就回房间去,要不然你披件外套挡挡你那肩膀你那沟!啊——!我真是要被你气疯了!你能不能把你花枝招展的美貌给我收起来?!”

  楚千淼看他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生气样子,越看越觉得好笑,她一边笑一边下楼,咯咯咯哈哈哈的。

  一个不留神,她脚下踩空了一个台阶,人一歪手机一个没拿住,直接向楼梯扶手外飞了出去。她下意识地探身向前去够,结果探身得太猛太过,她收势不住,人都要跟着栽出楼梯扶手去了。

  她浑身血液一凝,耳朵嗡地一响。她仿佛看到几秒钟后发生了坠楼事故的自己。

  身后响起脚步声,又重又快。只两下,零点零一秒,那脚步就带着一个人冲到她身后。有条手臂卷到她腰上来,把她从坠楼事故的边缘,用力卷了回来。

  楚千淼被一股很大的力带着做了个回旋转身,然后撞进一副怀抱里。

  她的后脑被一只手掌护住。那人一手卷着她的腰一手护着她后脑把她压向他胸口,带着她一转身,把她远离开暗藏危机的楼梯扶手。

  楚千淼满耳朵都是心跳声,不知道究竟是自己的,还是耳朵紧贴着的这副胸膛下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山楂树之恋 2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作者:籽月 3琉璃美人煞作者:十四郎 4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5在寂与寞的川流上作者:寐语者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