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124章 我们分手了

第124章 我们分手了

  服不服第一百二十四章我们分手了

  听到谭深宣布他和任炎的关系时, 楚千淼不知道到底是这个世界在天旋地转,还是她在天旋地转。

  一切疑问,现在都解释得通了。

  所以任炎这么久都没有带她见家人。因为他的家人, 他的外婆,是谭深的奶奶。那位老人家是见过她的, 那时她是谭深的女朋友。

  所以她之前对他表白, 他那么义正辞严地拒绝了她, 可拒绝了她之后又来和她好。他一会推开她,一会抓住她,反反复复地。原来都是因为她曾经是他弟弟的女朋友吗

  所以他总是不让她告诉谭深,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他其实就是怕谭深一旦知道了他们的关系, 他和谭深的关系也就会暴露了, 接着事情会演变成眼下这样吧

  原来疑惑是疑惑时, 未必不好。疑惑被解开了才叫人不寒而栗。

  楚千淼咬着牙根。冷汗浮上来,体温降下去。

  她想这两个人, 到底是什么人有如此的血缘关系,却能滴水不漏地在她面前扮演陌生人。

  真是可怕

  她转头看向任炎。她不用张嘴,她的眼神、她苍白的脸色、她惊恐的表情已经在对他说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任炎却不敢迎视她的目光。

  他转去看谭深,冷冷怒问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谭深被他这句话点燃了。

  他几乎即刻暴跳起来, 指着任炎咆哮“问你自己啊你不是说我们俩谁都不碰她吗我答应你了, 我也做到了,我好一阵子没有找她,不是吗可你都干了什么你私下把她变成你女朋友她楚千淼,是我的, 我的女人”他表情忽然阴森下来,嘴角弯着诡异的狰狞的弧度,声音也带着古怪的抑扬顿挫,“表哥,不是我的女人你都不屑碰吗,为什么你还碰她呢”

  谭深说到最后时,看着任炎,抬手朝楚千淼一指。

  “谭深你闭嘴你真的要当着她说这些吗”任炎喝止谭深。

  他转头看,楚千淼脸上的血色在消失。他的心也跟着失了血的疼。

  可他无法让癫狂的谭深闭嘴。

  “我为什么要闭嘴不是你亲口说把她让给我的吗那为什么食言任炎,你就是个背信弃义的小人”谭深指着任炎,表情越发狰狞。

  不是我的女人你都不屑碰吗不是你亲口说把她让给我的吗为什么食言

  耳朵里循环着这几句话,楚千淼觉得自己要站不住了,哪怕她正在扶着桌子。

  任炎过来扶她,转头对谭深低吼“谭深你闭嘴,滚出去”

  她脑子和耳朵里都嗡嗡地响。她把他推开,她不必他来搀扶。

  她是物件吗要被这兄弟俩让来让去

  她忽然想到每次一提起谭深后,任炎就疯狂地要她,他在床第间仿佛较劲的用力,用力得她几乎发疼。她以为他只是在吃醋。可原来,他是在跟他的不屑原则纠结较劲吗她要感激他吗,因为他太喜欢她了,连那么重要的原则都放弃了

  她咬着牙根,喉咙口几乎泛出腥味。

  且不论她和谭深到底进展到哪一步,他们凭什么,凭什么就这么联合起来把她置于这样的境地如果他们中有任何一个人告诉她,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她一定躲得他们远远的

  她努力稳住自己,别晕眩,别跌倒。她想说话,却几乎发不出声音。她像用尽了全身力气才把黏合在一起的声带撕开一条口子,送出沙哑的声音。她转头问任炎“你们是表兄弟吗为什么要瞒着我这样瞒着我,看着我夹在你们兄弟之间,我算什么呢”是笑话吗是物件吗是逗闷子吗

  谭深在一旁笑得狰狞,吊儿郎当地告诉她“你算我们兄弟俩共有的女人”

  楚千淼脸上的血色彻底消失。

  任炎冲上去一拳挥在谭深下巴上。他用拳头挡住他伤人的污言秽语。谭深被打翻了,踉跄着差点摔倒。站稳后他也冲过来挥拳反击。

  楚千淼扶着桌子看着他们兄弟俩缠打在一起。

  真是丑陋。

  他们的样子真是丑陋

  她就在那一刻忽然又想明白了一件事。

  每次提到谭深后,任炎那么疯狂的用力的要她,甚至他只要和她在一起,就是要她,一次次地要她这除了他是在跟他自己妥协以外,也是要以此证明她是全然属于他的、她不是他们兄弟共有的女人。

  那一刻楚千淼晕头转向,双耳狂鸣,脑子里乱得像被人连根拔起所有的神经。

  她觉得自己没办法呼吸、也没办法思考了。桌子已经撑不住她,她踉跄退了两步,靠在墙上。她拼命让自己冷静。

  她看着那对缠打在一起的兄弟。

  她想他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明明是兄弟,可他们每次在她眼前的碰面,却好像是陌生人一样。他们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他们每次见面,互相在心里叫着对方哥哥或者弟弟时,她正夹在他们中间做着一无所知的傻子

  她心口呕着一大团的憋闷,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她想他们兄弟间到底在玩什么变态的把戏

  兄弟共有的女人

  她真的觉得这个人世间,太丑陋了。

  她咽下窒息,费尽力气张嘴说话。她终于找到自己的声音。她感觉到自己在吼,却吼不出如愿的大嗓门,她的声音像被卡住了一样,用尽力气却也只是透出沙哑的一线。

  “你们俩,停下来”

  缠斗在一起两个人动作停下来,一起看她。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几乎有了地狱使者那样的味道,凄绝,冷极,阴恻恻。

  “所以一直以来,你们是把我当傻子吗瞒着我看我周转在你们两个人之间”

  她看到任炎脸上有了痛。她看到谭深脸上有了犹豫。

  她看着任炎想好啊,你就再痛一点,痛到我现在痛的程度这种一直被人欺骗的蚀心的痛

  她撕裂开声带,发出声音“你们听着,我楚千淼就算再没出息,也不要一辈子周旋在你们俩之间,做你们兄弟争强斗胜的战利品”

  她听到任炎叫她千淼,想向她走过来。他嘴角都裂开了。

  她喝止他站住。

  她对看着他,心口忽然像万箭穿心地痛,像烈火焚烧般地痛,像千刀万剐地痛。

  如果是这样的结果,当初他又何必回头找她。就让他们在她的告白被拒绝后,彼此错过不好吗何必兜兜绕绕这么一圈后,还是走到同一个结果

  “我不想,再跟你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个,有任何私人瓜葛”

  她抬手指着门,对他说“出去”

  他叫了她一声“千淼”。她从他声音里听到他心碎了。

  也好啊,她的心早就碎了。

  谭深也叫她一声。她听都不想听。

  “你们都出去”她再说一次。

  他们谁都没有动。

  她别过脸,不想再看他们。

  “滚。”

  她轻轻地,又绝然地说。

  楚千淼差点报警。在这之前,她终于把任炎和谭深都轰走了。

  她把两个人的联系方式通通拉进黑名单。她坐在办公室里待了好一会儿。她以为自己会哭,哭得歇斯底里,哭得抱头崩溃。结果她却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

  她笑着想,这就是哀莫大于心死吗

  她知道任炎一定没有真的走。他一定还在附近。她不想单独面对他。

  她躲在办公室里,颤抖地坐着。

  手机忽然响起来。来电显示上跳动着谷妙语的名字。

  谷妙语的声音里透着疑惑“水水,你跟任炎吵架了他说他把你惹了,问我有没有时间,有时间的话,让我去你公司接你。”

  楚千淼觉得自己是很镇定的。可她的声音让她知道,她在骗自己。她声音抖得不成样子,她对谷妙语说“我们没吵架,我们只是,分手了。”

  谷妙语立刻说“你待在公司别动,我这就去接你”

  晚上楚千淼被谷妙语接回家后就一头躺倒在床上。

  她头痛欲裂,什么也无法思考。

  欺骗,背叛,伤心,世间所有最负面的情绪一起袭击向她。

  她吃了头疼药,躺下昏昏沉沉地睡。睡到不知什么时候,又昏昏沉沉地醒了。她喝了水,喝了粥,昏昏沉沉地把晚上的事情讲给谷妙语听。

  她在谷妙语震惊和心疼的眼神中,又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临睡过去前,她听到谷妙语一边摸着她的头一边痛心疾首地说“这家人是神经病吗互相活得这么戏精可他们戏精凭什么把你卷进去妈的,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水水你做得对,他们家这么乱,你是该分手以后离他们远点,天下好男人多的是

  她听着谷妙语的话,嘴角弯了下,弯得心口疼。

  她想她得赶紧睡着才行,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觉得“睡着”这东西可真好,它像一个城堡,能把希望忘忧的人藏在里面,在睡梦中一世安稳。

  可终究是不能一睡不醒。

  第二天早上楚千淼照常醒来。

  拉开窗帘,窗外太阳照常升起,地球没有因为谁的伤心欲绝而一夜毁灭。

  她也还有工作要做,有自己要养。项目也申报在即,原来她能悲伤的时间,也就一晚上那么多。

  她走出房间。

  谷妙语已经准备好早餐,对她欲言又止。

  她问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谷妙语犹豫了一下,告诉她“也没什么,就是我早上下楼买早餐,看到了任炎,他在楼下待了一整夜,看到我就问,你怎么样,还好吗。”

  她淡淡地“嗯”了一声,走进卫生间洗漱。

  一抬头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眼睛居然是肿的。她想真奇怪,难道是梦里掉泪了吗。

  白天楚千淼在会议室里如常带着大家过申报材料。她都奇怪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仿佛昨天傍晚的事从没发生过。

  开会时,她看到任炎从会议室外的玻璃墙外走过,走向他的办公室。

  他来公司了。

  于是趁着会议间歇时,她敲了他办公室的门,走进去,落落大方地叫了声任总,还对他很有职场礼仪地微笑起来。

  她看到他紧紧蹙起了双眉,有那么一瞬他好像无法呼吸似的。

  她一想到昨晚他们兄弟俩的每一句话,都会变得无法呼吸。她想原来伤心这事也是公平的,不会她一个人在痛。

  她微笑着对他说“任总,做完杰亨集团这个项目,我打算辞职。提前给您说一声。”毕竟是她自己承揽的项目,怎么也要做完。

  他看着她,直直地望进她的眼底。开口时,他哑着声地问了句“我们没办法挽回了吗”

  她冲他笑“嗯。没办法挽回了。” 又提醒他,“任总,上班时间,我们不适合谈私事。”

  该怎么挽回呢

  原谅他的欺骗,继续做他们兄弟共有的女人吗即便她不是,可他在心底最阴暗的角落里,一定曾经觉得她是吧。否则谭深的名字怎么那么不能提呢。

  所以怎么挽回呢她不能为了爱情,连尊严都不要了呀。

  她态度坚决地样子,让他眼底又涌起了那种心碎的神色。

  s:书友们我是作者红九,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微信右上角””添加朋友选择公众号输入zhaoshhenqi长按三秒复制搜索,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在她看不下那神色别过脸之前,还好他先别开了脸。

  他把脸转向窗口。

  他的喉结在上下涌动。他放在桌子的手握成了拳头在轻轻地抖。

  那颗喉结涌动了一会后,他转回头来。

  他好像平静下来了,对她说“你不用走,我走。”

  作者有话要说  任炎啊啊啊

  15字以上2分评论,红包无上限掉落,么么哒上章明天白天发,我今晚想赶紧躺下

  我剧透啊我剧透,不会虐很久,大嘎千万别太难过,雷振梓下章就回来了,他会把稀泥和好的qaq他会告诉大家任二火家咋回事的,大家别着急骂他,这家伙也不容易qaq

  后面就会追妻火葬场了,大家久等的什么200块,什么怼啊怼,什么挟喵喵以令淼淼、n次求婚、厨房激吻之类的

  最近睡不好,胃也难受,今天还心悸我的天,感觉连载的四个月把身体累到极限了,今天心悸得手有点抖,但不想再请假了,不过更得少了些,请大家见谅哇qaq等我舒服了我一定继续爆更

  给大家推荐九哥基友的文,基友今天上夹子,大家多多支持一个叭,么么哒

  你的小可爱掉了by旧衣

  来自大山的贫困少女王慕一每天都在为钱发愁。

  城里高中的食堂好贵,住宿好贵,辅导书好贵,竞赛辅导班好贵

  学业和金钱的压力令她秃头。

  在如此困境下,她还要应对来自暴发户之子她的大佬同桌时不时的金钱诱惑和腐蚀

  陆望代写作业吗有偿。

  陆望帮做卫生吗有偿。

  陆望竞赛班替课吗有偿。

  陆望亲我一下,有偿。

  王慕一金钱令我折腰。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124章 我们分手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谁都知道我爱你作者:月下箫声 2倾城之恋作者:张爱玲 3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4佛跳墙作者:念一 5和表姐同居的日子作者:苏派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