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17章 重新认识下

  《服不服》第十七章:重新认识下

  楚千淼又虚心地问了任炎一句:“任总,您说个具体地址?我先把您和您的车安全送到地儿!”

  任炎默了两秒钟后,说:“就先往你住的地方开,等到了那里再说。”

  “得嘞!”楚千淼也不再追问,准备开路。

  她想任炎应该是很宝贝自己家庭住址的那类人——除了爹妈和快递,谁也别想知道他住哪。一般这样的作风都是防异性防出来的。

  楚千淼准备启动车子前,搞了一套很隆重的动作:她一边深呼吸一边把两手编在一起,前撅撅后撅撅,又把编在一起的手拆开甩啊甩,再把一手压在另一手的关节上,咔咔地按出响……整个流程很像准备和人动手干架之前的热身。

  任炎本来目视前方,后来没忍住瞥了她一眼。

  “紧张?”任炎微微一皱眉。

  楚千淼嘿哈一笑:“不紧张,就是头回开大奔,我隆重一点也算是对它有个起码的尊重!”

  任炎嘴角淡淡一挑。

  楚千淼往方向盘旁边歪歪头,研究怎么打火。

  但第一次,她居然打火没打着……

  任炎微皱的眉变成了正式皱:“楚千淼,你确实有驾照吗?”

  回应他的是车子轰轰轰被打着了火的声音。

  在发动机的哼哼声中,楚千淼转头对任炎一笑:“当然!”她话音一落,一脚油踩下去,车子跟加了掺了兴奋剂的油似的,呼地蹿了出去。

  任炎整个人被惯性顶得用力朝后压向椅背。

  “嘿,大奔就是不一样,这推背感,绝了!”楚千淼打着方向盘,顺着停车场的弯道往地上爬。

  轮胎在停车场地面上擦出滋滋声,像小耗子被捕鼠夹夹着了尾巴一样。

  车子爬到地面上,爬进夜色里。这是北京难得拥有好夜色的一个晚上,没雾没霾,月明星亮。

  楚千淼扒拉着方向盘,指挥着车子从辅路冲进主路。

  并好道,她又加了一脚油门。

  任炎终于忍不住又叫了她名字一声。

  “楚千淼。”

  “啊?”楚千淼看着前面的路,应答着。

  “我年薪高,命值钱,你慢点开。”

  “……哦。”

  她把车速降了下来。但没过一会,就一脚油又把速度踩了上去。

  任炎没再说什么,他只是抬起来右手臂,手肘支在车窗棱上,手掌撑住额头,挡住了眼睛……

  忽然他被一声喇叭惊了下。他马上发现这声喇叭响是楚千淼按的。

  他转过头,看向楚千淼。他想告诉她半夜里,别按喇叭。

  但没等他开口,楚千淼先怒气冲冲落了车窗,冲着车窗外喊并排的一辆车喊:“大哥你双黄线上也随便掉头?你自己倒是方便了,害别人撞车怎么办!”

  任炎一时看愣了。在他印象里这姑娘一直嘻嘻哈哈的,从来没这么冲过。

  楚千淼随后升起车窗,呼呼喘气。

  任炎瞥着她。

  气居然还没消呢。

  蓦地车子猛地一停,随后他又被“啪”的一声吓了一跳。

  这回是楚千淼把车紧急踩停在十字路口,因为前方的黄灯跳成了红色。

  他给震荡在安全带和座椅靠背之间。他现在有点后悔没叫真正的代驾了。

  他听见她生气地拍了下方向盘之后说:“前面那人怎么红灯还过马路,太不注意安全了吧!怎么拿自己命这么不当命?哎呀好气!”

  任炎瞥着眼前的楚千淼,他感觉像看到了她的另一种人格。

  红灯变绿,楚千淼松刹车踩油门,把车子开出了速度。

  “前边那车过分了啊,并道不打转向灯!这些人也不能因为是半夜开车就这么放肆吧?交规又不是一到半夜就失效!”楚千淼看着前面的车怒气冲冲地说。

  任炎忍不住了,他叫了一声:“楚千淼。”

  “哎?”楚千淼一边看路一边应着。

  “你是不是有路怒证?”

  “……”楚千淼愣了下,怒气冲冲的气势软了下来。“不,路怒症太局限了,我是怒症!我……我到哪里都路见不平一声吼!”她强行狡辩。

  任炎却哧地轻笑出了声。

  楚千淼扭头去看右侧的后视镜,顺势她瞄到任炎把手搭在领带扣上,一左一右轻轻地拉松了它。他把第一颗衬衫扣子解开了。他脸上的笑痕还没有退干净,微眯的眼睛有一点迷离和慵懒。

  月色太美,夜色太温柔,他笑得太突然,样子太性感。楚千淼手一抖,把车开得也一抖。她赶紧收回眼神看前方的路。她的路怒症不见了,被那噗嗤一声笑给治好了。

  她能感觉到任炎随着这一抖在转头看她。

  “你是不是要逼我酒驾?”

  她看着前方的路连声保证:“任总!不,学长!你放心啊放心!我肯定能给你全须全尾全乎身地送到家!”

  任炎听到那声“学长”,转过头看向车窗外。树影倒流,月明天高,真是个景色不错的夜晚。他嘴角轻轻抬了抬。

  “楚学妹”。他突然开口,叫得楚千淼浑身过电似的一愣。

  “记得你打赌输给我一个赌注。”

  楚千淼知道他在说之前他们在狄冲杜然曾强三个人身上打的那个赌。谁输了,谁满足赢了的人一个要求。

  “哦。”她回答得乖乖的。“那你提要求吧,求别太难办到……”

  “我现在还没想好,先存着吧。说起它是想提醒你一下,别忘了有这么个事。”

  “……哦。”您可真是忙得日理万机都一点不带忘了让自己别吃亏的。

  又是一个红灯,楚千淼把车踩停。她飞快瞄一眼旁边的任炎。他靠在椅子座背上,慵懒地微眯着眼。

  他平日里和人保持距离的那道无形结界好像给这夜色融掉了不少。此一刻的他变得好像可以容人接近了。

  楚千淼心念一动,脱口说:“任总……其实……我在大学见过你,学长,”她观察他的表情,“不只一次。”

  任炎轻轻撩了下眼皮,看向她:“嗯,不稀奇。在学校时见过我的人多了。”

  楚千淼:“……”

  真臭屁喔……

  她决定换种说法。

  “学长,我是说,其实在学校的时候,咱俩有好多次交集呢,你还记得不?”她转头看着任炎问,眼睛比外面的星星还亮。

  任炎从她的视线里撇回头。他向前看了看,告诉楚千淼:“绿灯了。”

  楚千淼连忙回正身体脑袋和视线,发动车子。

  车子开平稳后,她听到任炎问她:“我们有哪些交集?”

  楚千淼叹口气。他真给忘了。

  她又马上打起精神,决定给他提提醒。

  “就,有回你们金融本科上大课的时候,我去了,然后当时我的座位就在你的座位前边,咱俩还说话来着呢……学长你还记得吗?”

  “目前没什么印象,你再说得具体点。”任炎的声音经过城市夜色的浸润,更磁了些,更沙了些,落在耳膜上时,好听得像在给耳朵做spa。

  再说得具体点——楚千淼想了想当时的具体情况。那时她读大一,不知道怎么回事,宿舍给调到了外系,她跟三个大三的金融学姐住在一间宿舍里。有一次三个学姐有事不能去上课,找她去给她们仨答到。她严重怀疑学姐们不识数,但学姐们对她说:淼淼别怕,这堂课的老师岁数大,眼睛花耳朵也不灵光,你捏着嗓子变三个声替我们仨一一答到,老爷子肯定发现不了!去把皮卡丘!

  她就真的去了。

  结果……差点出丑给轰出去。而当时任炎就坐在差点出丑被轰出去的她的后面。

  算了,这么不美好的场景,回忆起来也是丢分。想不起来也罢。

  “关于这一次的交集嘛,不重要哈哈哈!我们就不具体聊了吧哈哈哈!学长来,我们来说说另外一次!”楚千淼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干笑着说。

  任炎眉心微皱:“另外一次是什么情况?”

  楚千淼来劲地说:“那次可不得了,那是一次轰轰烈烈的大活动!就是咱们学校的篮球赛,你上场了,带着你们系一路冲进决赛。当时别人都说你是队伍的主力,关于这个形容,我特别不同意,区区主力这个词,怎么够形容你当时的英明神武伟岸英俊呢?你明明应该叫队伍的灵魂、队伍的太阳、队伍的神!”楚千淼一边开车一边兴高采烈地说着。

  她说起这些事时,脸上好像在放光一样。

  任炎觉得有一件事很神奇,有些马屁别人说起来,他听一耳朵就腻歪得要死,但她楚千淼说起来,却能把这些马屁美化得清新脱俗真情实意,他不论用哪只耳朵听都觉得还蛮受用。

  他不动声色地侧头看她,她目视前方,黑头发白面庞,鼻梁挺秀,嘴唇软润。那两片嘴唇此时兀自在兴高采烈地讲话:“学长你还记得那次比赛吗?学长?”

  得不到回应,楚千淼飞快转头瞄一眼任炎。

  “嗯。”任炎回神轻应了一声,“好像是有这么一场比赛。”

  “是吧,有印象了吧?”得到回应的楚千淼像受到了鼓舞似的,接着抛出回忆的饵料,期盼任炎来将它纳入腹中,“就是你每次比赛,都有很多美女给你送水递毛巾,然后那次比赛吧,我也是送水递毛巾大军之一,你最后在芸芸众生中选择了我,的水和毛巾,你还记得不?”

  楚千淼飞快一撇头看向任炎,她想看到任炎记忆被唤醒的表情是什么样。

  但真让人头秃,他还是满脸的想不起来。

  他微皱着眉:“我每次都是随手接的水和毛巾。还有什么更鲜明更特别的细节吗?”

  楚千淼迅速回想更鲜明更特别的细节。

  那时候正值她少女心最炽热最膨胀的时候。她憋了一高中的荷尔蒙就等着在校园里找到个美好异性来一次大爆.炸。结果她机缘巧合遇到了任炎,她觉得没有人会比他更是个美好异性了。她像小时候曾经喜欢f4一样,喜欢他,甚至她把他在心里编号到了f4前边——她让他做了自己心里的f0。

  那次她的f0在芸芸众生中接了她递的水和毛巾,她激动得要死,像被偶像接见了的花痴小粉儿似的。之后她没话找话地硬憋话跟他聊天。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据说那样的有一搭没一搭已经算他很给她面子了。再之后……

  她又出了丑,丑得旁边所有人哄堂大笑,丑得到现在她一回想起那时的场景,还觉得连头发丝都跟着尴尬。

  ……那样的场景,让他回想起来,又是何必呢???徒增尴尬不是吗!

  楚千淼猛地想明白了这一层。于是她说:“没有什么更鲜明更特别的细节了哈哈哈!”

  任炎摇头,表示那他确实没什么更具体的印象。

  楚千淼干干地笑着:“哈哈哈没关系,这次交集,不、重、要!我们来一起回忆一下在你们金融学院活动室隔壁的休息室那次吧!”

  “休息室”三个字似乎刺了下任炎的神经:“金融学院活动室隔壁的‘休息室’?具体是什么情况?”

  楚千淼回想了一下当时的具体情况。

  那次是一个学姐老师家的熊孩子欺负学姐,她气不过把熊孩子骗到活动室隔壁的休息室,把他给欺负回来了……

  后来熊孩子哭得满脸鼻涕要往她身上抹,她差点就给恶心崩溃了,关键时刻递过来一包纸巾,没把她高兴死,也没把她吓死。递纸巾给熊孩子擦鼻涕的就是任炎。

  楚千淼想了想,那一次似乎也不太适宜让任炎想起来。毕竟她一个大学生居然以大压小收拾一个小学生什么的……尽管后来那破孩子爱上她了,满栋楼地追着她要和她一起做作业。

  算了,还是留个不欺负小孩的好印象吧。

  “这次也不重要!哈哈哈!学长我们接着回忆另外一次吧!”楚千淼干笑得脸都快僵了,“就是有一次,我们是在学校外面一条小路遇到的!那时候我路见不平帮别人干架,你是路见不平过来帮我,你还记得吗?”

  任炎眉间夹着疑惑,再次问:“具体细节?”

  具体细节么……她想起来了,她当时干架干得头昏脑涨,一不小心敌我不分把任炎搞得很狼狈……她自己还流了两管丑陋的鼻血!!

  不堪回首,太糗了太糗了!

  不提也罢……就别让他在那一次里想起自己了吧……

  这么一想,楚千淼猛地发现,除了最后那封信,似乎也没什么事能让任炎想起自己了。

  “学长,具体细节啥的,都、不、重、要、哈哈哈!!”楚千淼几乎咬着后槽牙在干笑,“就是,你还记得一封信吗?手写的,粉色信封,上边有丘比特拿剪射心的。”

  “嗯?”任炎皱眉沉吟,“电子时代,还有人用手写信吗?”

  楚千淼:“……”怎么没有,你还回信了呢,就是回的内容让人很忧伤,不想去看第二遍。

  好吧。这回她能确定,他是真的都忘了。

  但没关系,这,不——重——要!

  “算了,学长,想不起来就翻篇吧,也都不是什么要紧事儿!”

  楚千淼把车开到了洋桥自己住的小区附近。她把车踩停,转身向邻座任炎伸出右手,一笑:“学长,你好!重新认识一下,我是你学妹,我大一那年你研三。我们以前有过几次交集,不过既然都过去了,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有缘千里再相会,这是缘分啊哈哈哈!”

  月光从夜色里突围,爬进车子里,照着楚千淼,照得她的肌肤莹白透亮。

  任炎看着她的黑头发,白面孔,挺秀的鼻梁和软润的嘴唇,看她笑弯的眼睛里倒映出干净清澈的月光,看着她脸上小孩子般没心没肺又开心的笑容。他想她确实是个漂亮姑娘。

  他伸出手,和她握了一下。然后他说:

  “你好,任炎。私下里叫我学长,可以。但工作时间请叫我任总。”

  “……………………”

  楚千淼的笑差点崩裂在脸上。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漂亮朋友作者:陈果 2东宫作者:匪我思存 3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4终此一生,我只爱你作者:满城烟火 5燕子声声里作者:白鹭成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