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20章 对她不一样

  《服不服》第二十章对她不一样

  不一会儿,  任炎也到了。

  他扫了眼屋子。这时候除了秦谦宇和张腾,其他人都还没到。

  任炎眉心微皱,  不由说了句“以后告诉他们几个早点到。”

  秦谦宇低头看看表,问号开始向脑瓜顶攀升——是到了的人早到了,  没到的人也还有大把的时间才迟到,  等把大把的时间度过去再说他们也不迟啊……

  领导还真是着急见到下属们。

  说着话的功夫,  楚千淼拎着包来了。看到张腾,她又亲又开心地喊了声张律,  像放养的孩子见到了亲人。

  转头再一定睛,她又看到了任炎。她感觉他可有好一阵没过来了,这冷不丁一见,  她倒有了种久别再重逢的小惊喜。她特脆生地叫了声“学长”,想想马上就到了上班时间,连忙改口又唤了声“任总”。

  她的两声称呼里满满都是高兴。一种光明磊落的高兴。

  任炎表情还是很淡,感觉好久没见和昨天没见在他那里是一个效果。他点点头,回应了她的招呼。

  楚千淼也不觉得有什么被冷落,  习惯了。张腾和任炎说着话,  她放下包,  趁上班时间还没到,  跑去和秦谦宇聊天,  讲她昨天晚上在小区里的见义勇为事迹。

  “秦哥,  昨天我们小区特凶险,  一只特别凶猛的大狗追着个小孩咬,  小孩奶奶腿脚不好跟不上,  急得喊出的动静都不像人声了!我一看这也不行啊,那狗那是要吃了小孩的架势,我赶紧把我买的肉馅饼扔过去了,还好那破狗够馋,转头奔馅饼去了。小孩得救了,她奶奶一声又一声地谢我,谢得我感觉我人生价值都升华了。结果我一回家,我发小问我晚饭呢?不是让你去买肉馅饼吗?我说晚饭喂狗了,她就开始追着我打,她以为我说晚饭喂狗也不给她!”

  秦谦宇笑得东倒西歪。张腾站在一旁听到了,也跟着笑“这千淼就是个活宝!”

  任炎嘴角也松弛了。

  张腾转头对任炎说“我以为她看见我们那么高兴怎么也得跟我们聊一会儿,合着也就高兴了一个招呼的时间,转头就跑去跟小秦讲笑话去了!看来年轻人还是愿意和年轻人玩。”

  任炎的嘴角绷了回去,淡淡应了声“是啊。”

  上班时间刚过,周瀚海的秘书过来敲门,邀请任炎和张腾过去开会。任炎把秦谦宇叫着,让他做会议记录。

  三个人走到门口时,周瀚海的秘书笑眯眯地对楚千淼说“楚律师也一起来开会吧!”

  楚千淼反手一指自己“我?”她这个小虾米,有什么资格或者意义去参加大佬们的会议?

  周瀚海的秘书笑眯眯地点头“对,您也来,周总特意交代我,要让您也一起参会!”

  张腾冲她一摆手“千淼,快跟上!”

  楚千淼赶紧端着电脑跟着一起去开会。

  会就开在周瀚海的办公室,除了周瀚海,余跃也在。

  任炎他们一进屋,周瀚海立刻起身,一边迎着他和张腾,一边抱歉地笑着说“任总,张律师,不好意思突然把你们叫来开会,来,坐这边!”

  他把他们让到沙发上。会议正式开始前,他和任炎张腾例行寒暄。

  “真不好意思,这会开得有点急了,我们公司内部的会议昨天晚上九点才开完,开完我立刻给任总打的电话,跟他说希望今天我们三个人能开个碰头会,碰一下我们公司内部昨天的开会结果!”

  他的话说完,不等任炎和张腾有反应,秦谦宇先小小“呀”了一声。

  周瀚海随口问了句“秦经理,怎么了?”

  秦谦宇连忙说没事没事。

  他心里想的却是,原来他错怪任炎了。原来不是任炎想一出是一出,是周瀚海冷不丁安排了这一出。

  楚千淼耳朵听着几个人的会前例行寒暄,眼睛被一旁一大缸子的发财鱼吸引走了。

  一只小鱼和她对上了眼,她偏偏头,小鱼就偏偏头,她鼓鼓腮帮子,小鱼就鼓鼓腮帮子,她一瞪眼,小鱼吐出一串泡泡给她。楚千淼差点乐出来。那小鱼两腮鼓溜溜的样儿可真像谷妙语。

  她转回头,嘴角的笑痕还没消失,视线就和任炎对上了。任炎不动声色地看她一眼,挪走了眼神。

  楚千淼被他瞧得莫名心慌,赶紧收起那点笑意,正襟危坐。

  周瀚海已经切入会议正题。

  “今天这个碰头会的目的是这样的,因为我们公司在发展策略上有了一个新的调整,为了不耽误上市进度,我想赶紧和大家讨论一下它的可行性。”(再s行文中的当下时间是几年前)

  周瀚海让秘书给大家斟茶,他接着说“我原来的想法是,在全国范围内广泛铺设实体店抢占市场份额。但这个计划实施起来光靠等上市之后的募集资金可能不够也来不及,所以我引进了私募,先融了笔钱,想用这笔钱先干着,等公司上市以后募集资金到位了接着干。”

  他顿一顿,示意大家尝尝他的茶“朋友给的上好的普洱,大家都尝尝!”

  楚千淼随大流地端起来喝了一口。一口就没了,苦丝丝,不禁喝。她想老板和屌丝的区别可能就在于此了,老板能把小茶盏里的茶越喝越多,把时间也越喝越多,喝出个闲情逸致来。而他们这些奋斗中的屌丝只有用大茶缸一口闷掉一缸茶才不会觉得浪费时间。平民的时间从来不如富人多。

  她巴巴地抿着嘴。其实口很渴,她还想再喝一点,但不好意思倒。

  好在斜对面的任炎提起了茶壶,先给周瀚海满了一回,又给张腾倒上了。接下来该他自己。她想等他放下茶壶,她就去提起来给秦谦宇和自己也倒上。结果他居然把壶嘴朝外一挑,顺手给她也满上了一盏,然后就把茶壶放下了。

  楚千淼看到秦谦宇一脸受伤。张腾提起茶壶给他满上一盏,抚慰了他受伤的心灵。

  周瀚海继续正题“但那天听完运营部的人跟我反馈了你们开会的内容之后,关于募集资金的用途我想改一下,改成一部分用来投资建设线下销售渠道,一部用于建设线上电商平台,我希望未来能让线下市场和线上市场互相融合相辅相成。另外我还想留一部分募集资金用于研发,研发高端产品的生产技术,也研发线上平台的建设。”

  楚千淼静静地跟着听,她越听越隐隐有点明白,为什么这次碰头会她会被周瀚海点名参加。

  果然说到这里,周瀚海眼神一转,把视线和微笑都投递给了她“小楚律师说的对啊,未来销售的主战场很可能在线上、在网络上。哦对,不只销售,还有金融、教育、医疗,将来的主战场都很可能会转移到线上,所以我们想趁现在调整一下策略,提前布局线上资源,各位看怎么样,可行吗?”

  任炎和张腾很快地商量了一下,对周瀚海给出一个明确答复。

  ——可行。

  任炎说“周总,我们中介机构会在申报材料里把募集资金运用这部分内容尽快做个调整。”

  周瀚海笑着点头说好,说辛苦大家了,说公司生产运营销售等各部门人员都会全力配合你们做好测算调整工作。

  他话锋一转,视线又滑到楚千淼身上“今天特意把小楚律师叫来一起开会,就是想特别感谢你一下,谢谢小楚律师你给我们带来了新思路新启发!”

  楚千淼被这出其不意的赞美弄得有点不好意思,连忙说“没有没有,这是祖国千千万万个网购少女的功劳,是她们看淡金钱燃烧热忱才推动了网络电商的大力发展,我只是其中的千万分之一,不敢居功!”

  她说完周瀚海笑起来“我就爱听小楚律师讲话,有趣!”

  张腾也笑起来“千淼可是我们所的开心果。”

  任炎瞥了楚千淼一眼。她眼神有那么一瞬又溜达到了发财鱼身上。他收回眼神,眼观鼻鼻观心。

  印象里,也有个人是这么喜欢发财鱼的。

  散会后,张腾欣慰地对楚千淼说“千淼,你是我带过的人里最聪明也是进步最快的,很棒!”

  楚千淼笑得小白牙齐齐整整地露出来“张律您下回夸我之前先拽着我点,要不我快飘天上去了!”

  张腾笑着用手指点点她。他安排好楚千淼的后续工作,和任炎打了个招呼,就赶去了成筱冬的项目。

  任炎没走,他和秦谦宇楚千淼一起回了尽调办公室。

  熬到午休时间,秦谦宇赶紧凑到楚千淼身边,热情洋溢地说“千淼,先别着急去吃饭,来,秦哥给你仔细说说你未来对象的具体情况!”

  楚千淼已经抬起来的屁股又坐了回去。

  那就听听呗,听听又不要钱。

  她这么想着。

  结果秦谦宇的话刚起个头,连对方年龄到底是二十五还是二十六还没说清,他就被任炎点了名“秦谦宇,收拾一下,跟我去河北出差。”顿了顿,重点补充,“立刻出发。”

  秦谦宇“啊?”了一声“昨天您不是说,河北那边的企业负责人出差了,我们不用去了吗?我都跟我老婆说好了,这两天我不出差,我们……要那什么呢……”他不太情愿地咕哝着。

  任炎“那边行程变了。”声音毫无起伏波澜。

  “得去多久啊?”秦谦宇哀切切地问。

  “一星期。”任炎不耐心多说一个字似的,“我们开车去。我的车在停车场,你收拾好赶紧过来。”

  任炎拎着公文包走了,衣袖没甩,也没留下云彩。

  秦谦宇“……行吧。”他只能停止介绍对象的伟大事业,回去办公座位收电脑。

  看着任炎走出听力绝对覆盖不了的区域,确定过安全范围,楚千淼颠颠地跑到秦谦宇旁边,放送人文关怀“秦哥,感觉你有点不开心?”

  秦谦宇叨叨着“对啊!当然不开心啊!这几天我老婆排卵期啊!”

  楚千淼差点呛着“哥你住口,我还是个孩子!”

  她安慰秦谦宇“秦哥,甭不开心,你就当他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任扒皮,他都没有感情,你说你跟他不开心,你不就输了吗!”

  秦谦宇一抬头“没有感情的任扒皮?这个说的好这个说的好!”

  唐伊他们三个人听到这句话也来了劲,过来一起加入到对任扒皮到底多没有感情的等级评定中。

  唐伊说“千淼你是说对了,我们一直觉得任总太缺感情起伏!”

  楚千淼捧哏“是!他没有七情六欲,是修行界的好苗子,适合出家!”

  卢仲尔说“千淼你能把他气笑几次,我们都很惊!”

  楚千淼贫“我错了,是我破坏了任总的修行!”

  王思安说“你能给他气笑你真的挺牛的,毕竟我们任总一般不太生气,因为他懒得计较。他一般也不太高兴,因为懒得开心。有时候他看起来很拽,那是因为懒得解释。”

  楚千淼“……”

  她捂住了自己嘴巴。她怕她的吐槽喷口而出。

  ——他怎么不懒得活,收拾收拾去世啊……

  想了想,她猜他可能也是懒得收拾吧。

  秦谦宇的电话响了,是任炎打过来的。

  秦谦宇赶紧接通。

  任炎的声音毫无感情“还想不想干了?想干赶紧滚出来,再磨磨蹭蹭你明天就去婚介所上班吧。”

  电话收了线。秦谦宇卷起电脑包屁滚尿流地往外跑。

  秦谦宇跑到外面停车场,找到奔驰拉了副驾的门上了车,发现驾驶室空着。一回头,他看到任炎坐在后座上看资料。

  他立刻了悟地起身出去换位置,坐进了驾驶室。

  车子平稳上路,秦谦宇和任炎有一搭没一搭聊起天。多半都是他有一搭,任炎没一搭。

  他说着说着,说到楚千淼身上。他叹口气,唉一声。

  “唉,又没来得及给千淼介绍对象,又得等一个星期。”他从后视镜里瞄着任炎,“领导你这相当于是在拆千淼的好姻缘你知道吗!”

  任炎垂头看资料,不理他这一搭。

  秦谦宇不甘心。

  他吊高了一嗓子“领导我能问你句话吗?”

  任炎头都没抬“你问问看。”

  秦谦宇“领导我斗胆问你一句,你对千淼,是不是有点不一样啊?”

  这回他从后视镜里看到任炎抬起了头。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2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3和空姐同居的日子作者:三十 4春日宴作者:白鹭成双 5舍我其谁作者:公子十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