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31章 克制啊克制

  《服不服》第三十一章:克制啊克制

  几天后,  楚千淼听到嘉乐远内部发生了一些人事变动情况。

  听说那次会议之后,  因为法务负责人在会议上的不扛事、有事就往下面人身上推,  以及隋欢的业务能力差、推锅、表现丢脸,回到办公室后,  董兰大大的震怒。

  随后法务负责人的负责人头衔被董兰给撸掉了——法务负责人拒绝接受这种职务变动,  当场辞职。董兰丝毫不挽留。

  至于隋欢,  董兰直接毫不犹豫把她给开了。

  这还不算完,  董兰当天就把人力负责人叫到了办公室,  责令他说清楚,  隋欢这号人,要能力没能力,要担当没担当,  推锅中介机构被当场打脸,丢的是她董兰的人,  就这么号人物,  她到底凭什么能耐被招进公司来的。

  人力负责人瑟瑟发抖回话说,是校招的时候,  公司负责工程的高管季厦跟他打了招呼,  托他帮忙把这女孩招进公司,季厦说这女孩是他亲戚,  为人乖巧不惹事,  在校期间成绩很好。人力负责人说他看到成绩单觉得确实成绩不错,  就做了顺水人情把人给招进来了……

  董兰当时就一句话:我问你,  嘉乐远是我的,  还是高管的?到底是谁在给你发工资?是身为董事长的我,还是他做高管的季厦?

  人力负责人差点被问得跪下,忙不迭地承认错误。

  最后他在董兰刀子一样的眼神中竖起三根手指对所有神明发誓:他绝对没有收过高管季厦的好处。

  他是跟着董兰一起打江山的老人,董兰最终没动他,但是给他下了条死令:以后再发现谁是托关系进来的,格杀勿论。

  以上是嘉乐远的证券事务代表安鲁达悄悄告诉楚千淼他们的。安鲁达三十多的年纪,个子不高,爱出汗,有点话多,但不招人烦。平时由他负责和中介机构做对接工作,一来二去他和大家伙混熟了,该说的不该说的,他都敢一边擦汗一边说上两句。

  他来说这些事的时候,任炎也在。

  楚千淼和秦谦宇他们四个全程听得给足了唏嘘惊叹的情绪反馈。任炎就始终淡着一张脸,波澜不惊。

  安鲁达本来到尽调办公室只需要告诉楚千淼秦谦宇他们,公司人事情况有所变动,职能部门及负责人所对应的底稿内容需要更新,以后法律相关问题的对接人也要换——他说这么多其实也就可以了。

  但董兰强大气场给他的震动太大,他实在不吐不快。

  “说起我们董事长,那可真是铁娘子!不管多五大三粗的汉子,被她一瞪眼,准腿软!能有道行把她哄乐呵的人,以后都能得道成仙!听说她有个儿子,我们都在想有这么个厉害的妈妈,儿子不得乖得跟小绵羊似的。”

  楚千淼也跟着咂舌:“董总可真是铁血手腕啊,处理起人来谁的面子也不给,真是一个拥有武则天气场的女人!”

  安鲁达一拍大腿,压低声音,像他声儿稍微大点会叫隔着好几层楼的董兰听见似的:“巧了!我们平时背地里还真都叫她董女皇!”

  安鲁达走后,楚千淼忍不住感慨:“董兰这么强势,以后哪个姑娘要是嫁给她儿子,八成得挺遭罪的!”

  秦谦宇有点懵兮兮地夸她:“千淼你思维可真够跳跃的!”

  楚千淼嘿嘿一笑,和他探讨:“秦哥你说董兰这种性格到底好不好呢?这样的性格一定交不到太多朋友,她身边的人可能怕她的比服她的多。”

  不等秦谦宇搭话,任炎的声音插进了他们的交谈中。

  “站在董兰的角度,是否拥有可以交朋友的好性格对她来说,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她得镇得住手下人。”

  楚千淼应声回头看向任炎的办公桌方向。

  他正坐在冬日正午的阳光里,黑西装白衬衫配黑色领带。他看起来有点禁欲有点冷,沐浴着他的阳光有点灿烂有点暖。他和日光在冷与暖的反差中取得和谐,赏心悦目着别人的眼睛。楚千淼不由自主眯了眯眼。

  他迎着她转身探视的视线回望过来。

  “女性想在职场上立住和男性等同的威严,需要付出更多。假如她不是现在这种铁腕手段和风格,她压不住她手下那些男高管。”任炎看着楚千淼,没什么特别表情,平铺直叙地说。

  忽然他话锋一转:“比如你,将来到了一定位置,如果想压得住手下人,光靠你现在笑嘻嘻会交朋友是绝对不可能的,做上司必须有做上司的威严。”

  楚千淼怔了下,没有意识到话题已经被引申到自己身上来。

  她顺着话题问:“那,得靠什么表现出威严?靠……冷着脸?”

  任炎:“这是下等威严。”

  楚千淼:“那靠面无表情,不怒而威?”

  任炎:“这是中等威严。”

  楚千淼想了下,“所以董兰才刚刚是中等威严?”

  任炎淡淡一点头。

  楚千淼不由有点好奇了,她追问:“那什么是上等威严?”

  任炎居然耐心很好,回答她:“平时不怒而威。真怒时,不怒反笑。笑得你一抬嘴角,别人就怕,这是上等威严。”

  哇。

  楚千淼有点受教的感觉。

  “可是怎么笑别人才会怕?”她谦虚好学的劲头简直停不下来。

  秦谦宇一众四人在一旁制止她:“千淼,住口!”

  楚千淼去看秦谦宇,他在用眼神告诉她:快stop好吗?激发任总的真人示范可没有好处!

  但来不及了……

  楚千淼再转头去看任炎的时候,他已经阴恻恻地抬起一边嘴角。

  “你今天的问题超标了。”他笑得很可怕地,说。

  楚千淼连忙点头,像个高频捣蒜器:“懂了懂了!任总您真是笑容令人害怕的活化石活标本,您辛苦了!”

  这么皮笑肉不笑又加点嘲讽揶揄的笑,确实叫人害怕。

  但任炎那边还没完:“看来你们还是精力过剩,不如明天开会讨论公司历史沿革和业务情况吧,今天你们都整理好问题清单发给我。”

  楚千淼:……

  秦谦宇等四人:……

  任炎布置完任务,收拾东西回了力通证券。

  他走后,秦谦宇蹿到楚千淼办公桌旁边,痛心疾首地用手指戳着她的桌面,就像在戳她额头似的说:“千淼你以后不要那么多刨根问底!求你了!我们领导阴恻恻一笑我们觉得天都得塌,以后你哪怕气他笑,都别逗他这么笑了哈!”

  楚千淼连忙虚心认错,起身去给秦谦宇他们四个泡茶赔罪。

  秦谦宇端着茶杯滋遛滋遛地喝着茶水,吐了两片没泡开的茶叶片子之后,他“哎?”了声,看着楚千淼说:“我怎么忽然觉得任总今天的话也有点多呢?感觉他好像要把你往成为女霸总的方向上引导似的。”

  楚千淼登杆爬:“小秦,记住这杯茶的味道,这是楚总发迹前亲自给你泡的茶!”

  任炎从嘉乐远出来,走到停车场坐上车,要打火发动车子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又破例了。

  那一晚手抖扔了杯子和手机之后,他站在窗前眺望着北京的夜景冷静地想了一会儿。

  他承认,受她吸引是不争的事实。但他和她,不合适。他们确实不该再有更深入的交往。

  所以他给自己定下一条规矩:以后和她保持适当距离,除了开会每天和她说话不要超过五句。

  他默默回想了一下刚刚和她的对话。真奇怪,和她之间的对话,一句一句,他记得居然清清楚楚,一个字都不会错。

  他和她一共说了八句话。超标百分之六十。

  超太多了。

  心底一道无声叹息化成一团气从鼻子喷出去。他启动车子,踩油门加速。

  他想他今天破坏自己新建的内心秩序了,以后得要注意。

  十一月里的几天,天气突然降温,冻裂了嘉乐远办公楼的水管。水管坏掉之后,电路也出现了问题。董兰震怒,自己的公司就是做装修的,可办公楼的水电路居然这么不堪一击。

  等气温回暖一些后,董兰干脆决定趁着刨墙修管道,把整个公司都重新装一遍,装得豪华大气上档次,装出拟上公司该有的气派风范。于是大家都挤到了一个很乱很破旧的小楼去办公。

  小楼办公环境实在不太好,任炎和董兰商量了一下,决定把办公地点暂时搬到力通证券去,他从公司申请了一个中等会议室给大家做尽调用。

  董兰对此无异议,还专门派人开了辆商务车把公司底稿的复印件拉到了力通证券。

  楚千淼开始了在力通证券坐班的时间。嘉乐远这个项目目前处于辅导期,这期间的工作内容除了完成辅导相关工作,就是通过更详尽的尽职调查发现公司存在的问题、并解决掉这些问题。

  楚千淼到力通证券的第一天,她觉得这么近水楼台的,她见到任炎的面得相当地轻易。但一整个上午她却并没有看到任炎。直到快午休时,任炎到会议室里来晃了一圈。

  楚千淼看他从会议室外推门进来,忽然就有点高兴。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点高兴。那感觉就像她买了票去看F4的演唱会,坐在台下等好久,F4终于肯上台给她瞧见了。瞧见他们那一瞬的激动很没理由,但让人想尖叫。

  她是在空间有限的会议室里,不是在恢弘壮观的舞台下,所以尖叫的程度被弱化了,她只是腾地站起来,高高兴兴地叫了声:“任总!”

  任炎淡淡瞥她一眼,公式化地答应了一声“嗯”,又问了句:“还习惯吗?”

  楚千淼笑眯眯地:“任总我不是第一次来力通!”

  任炎又瞥她一眼,一时没想到能回给她的话似的,挪走眼神。

  他敲敲秦谦宇的桌面,告诉他:“中午订饭吧,给我带一份。”顿了顿,“订对面大厦的日料。”

  吩咐完他就出去了。

  楚千淼攒了一嘴的彩虹屁没来得及释放,她最爱吃力通对面大厦的日料。

  她只好对秦谦宇说:“秦哥,你们对面大厦的日料是我来力通的向往和动力,我爱它!”

  秦谦宇一边找日料店订餐电话一边说:“我们都知道你爱它,这不,任总让订呢么。不只你爱它,我们也爱它,一份外卖一百八,吃进嘴的那不是饭那是钱。”

  外卖被送来了,楚千淼和秦谦宇他们四个人在会议室里开了餐。任炎在他自己办公室里吃。楚千淼这一顿吃得特别细嚼慢咽,好半天都没吃完。秦谦宇忍不住问她:“千淼,你牙疼啊?”

  楚千淼:“……”

  她以前知道日料外卖有点贵,但不知道这么贵,她在律所的加班餐不过是一顿15元的丽华快餐。但之前在力通加班任炎让订餐,问大家想吃什么,她就说想吃日料。任炎也不犹豫,就让秦谦宇定。

  她现在才知道,任炎冷着脸是冷着脸,对材料的时候损她归损她,但他倒是从来没亏着她这张嘴。

  她回秦谦宇:“我多嚼两口,争取把一百八的外卖吃出三百六的价值来,这样我不就多挣了一百八么。”

  秦谦宇被她逗得直乐。

  吃过午饭,任炎又过来了一趟。

  他告诉秦谦宇:“帮我从网上订张高铁票。”

  等他交代完时间地点,秦谦宇对他说:“任总,还需要你的身份证号。”

  任炎说:“我回办公室用手机发给你。”

  秦谦宇:“其实您订票也直接在微信上告诉我就行。”

  他说完莫名感觉任炎好像瞪了他一眼。

  任炎出了会议室。

  楚千淼抻着脖子看着会议室玻璃墙外,任炎已经走回他的办公室。

  她问秦谦宇:“任总要出差啊?”

  秦谦宇告诉她:“嗯,任总得去另外一个项目上开中介协调会。”

  楚千淼:“他不会用手机订票啊?”

  秦谦宇表情夸张:“可不!他连微信红包怎么发都是现学的!”

  楚千淼咂舌:“太老干部了!羡慕!我要是有这上不好网的本事,每年的双十一过完也不至于倾家荡产!”

  正说着,任炎又推门进来了。

  他手里拿着张纸,上面有一串数字,是他的身份证号。他把纸放到秦谦宇旁边,放下得还仿佛很有仪式感。

  楚千淼想任炎看起来也是个有点叛逆小情绪的领导呢,秦谦宇越说他可以在微信上发,不用特意走一趟,他就偏要特意走一趟。

  她想着想着就觉得挺有意思,嘴角就弯了起来。

  任炎一抬头,出其不意点了她的名字:“楚千淼,笑什么呢。”

  楚千淼:“啊?”  她赶紧拍出彩虹屁,“任总我这嘴看到可亲可敬的人自己就会弯,我猜它刚才是故意吸引你的注意力,好对你说:中午饭太好吃了,谢谢任总破费,谢谢任总体恤!”

  她身后是一整排的玻璃窗,阳光直直地垂进屋子里,把她包围起来,让她闪着光似的,明眸皓齿笑语嫣然。

  任炎看了她两眼,没应她的话,转身出去了。一出去他才发现,自己这趟离开得草率了,他还有要叮嘱的事没来得及说。都让她红口白牙给笑的。

  他又一次推门进去,听到秦谦宇正在对楚千淼说:“千淼我是真服你这张嘴,你要是想哄谁,绝对能把人哄迷糊了!我看任总刚才就有点迷糊。”

  他背对着门口,没看到任炎又推门进来。

  任炎走过去照着他后脑勺兜了一巴掌:“你跟谁学的,越来越贫?嗯?”

  秦谦宇捂着后脑勺冲楚千淼挤咕眼,怪她不通风报信。

  楚千淼觉得很冤,心说你们领导上来神出鬼没那劲儿,跟天外飞仙似的,谁也别想躲过‘一背后说话就被任炎发现’的诅咒好么。

  任炎开始交代秦谦宇,这几天他不在,秦谦宇都该干些什么,整理出哪些材料来发给他。

  交代完了,他忽然抬头:“楚千淼。”

  他又叫了一声楚千淼。

  “到!”楚千淼应激答到。

  任炎沉吟了一下,说:“我不在的时候,不要理隔壁部门的负责人阚轻舟,他说话没谱,容易给人下套。”

  “好嘞!”楚千淼有一种突然收到关怀的感觉。

  这句话说完,任炎又走了。这回他是彻底走了,没再呼呼哒哒地过来玩开门关门。

  秦谦宇确定了他不会再回来,才敢和其他三人孙伊卢仲尔王思安他们共鸣吐槽:

  “我去!我刚才听错了吗?没有对不对!任总他背后评价了老阚对不对!”

  “我去!这是任总第一次背后评价别人吧?”

  “我去!我要给另外那个项目的傻子们发微信,告诉他们我们拥有了任总的第一次,他们可比不了我们了!”

  “我去!有生之年啊!活久见啊!”

  楚千淼有点懵,问秦谦宇刚刚发生了什么。秦谦宇简言之地告诉她:任总从来不背后说人不好的话,尽管这个人确实不咋地,他也不说。但刚才他说隔壁老阚了。

  不知怎么,楚千淼听了这话心里像有好多小喷泉拱出来,哗哗啦啦地往她心上洒水花,灌溉得她一颗心湿漉漉沉甸甸的。

  楚千淼下午去茶水间给大家泡了杯茶,回到会议室她挨个端给大家。

  端到秦谦宇那里时,她眼神一滑,看到了写着任炎身份证的那张纸。

  她一下就捕捉到了任炎的生日信息。

  居然就在下周。

  楚千淼点着那张纸,对秦谦宇说:“秦哥你看!”

  秦谦宇扭头一看,“呦”了一声:“下周任总生日嘿!还是你们女人细心,我订完票都没注意到!”

  楚千淼往桌面上一架胳膊肘,弯着腰,脸上浮起鬼道道,冲秦谦宇说:“这是任总三十岁生日吧?三十而立,人生节点,这可是个大生日啊!”

  她引导了秦谦宇的情绪,秦谦宇立刻说:“可不是,尤其对我们男人来说,这是人生节点,这生日得好好过才是!”

  孙伊接话:“那要不,咱们给任总办个而立生日会?”

  卢仲尔和王思安全都附和:“好啊好啊!”

  秦谦宇一皱眉:“想办我倒是想的,但问题是,我们给他办了,他也不会来吧?你们想想就任总以往一贯的做派,他有可能出来参加聚会吗!”

  孙伊卢仲尔王思安都叹了口气。

  是的,他不会来。所以到时候只会有一种情况:他们一群出席聚会的人给缺席聚会的人办聚会庆祝生日。

  楚千淼出声了:“他不来也会给大家的趴体报销的吧?”

  秦谦宇闻声眼一亮:“那肯定会!”

  楚千淼:“那还给他办不办生日庆祝趴?”

  秦谦宇孙伊他们四个齐齐点头:“办!”

  秦谦宇特别高兴地说:“他不来吃吃喝喝,我们可以替他多吃多喝嘛!到时候十二点一到,我们把他照片摆上,一起给他鞠躬说生日快乐,完美!”

  大家随后都沉浸在开趴开在哪吃什么喝什么的讨论中。而楚千淼想的是,任炎真的不会亲自出席他自己的生日趴吗?

  任炎出差四天,四天后他回到北京。他是中午回来的,没有去公司,直接回了家。

  第二天是他的生日,为他庆祝生日的趴体开在了当天晚上。

  下了班,秦谦宇给任炎打电话,说:任总,明天是您生日,我们几个给您准备了一个热烈又盛大的生日趴,主意点子都是千淼出的,肯定叫您特开心,您赏脸来出席一下您自己的生日趴呗?

  毫不出他所料,任炎先是谢谢他们有心了,然后说:“你们玩吧,我就不去了,吃喝都开发票,回头走我的账给你们报销。”

  秦谦宇挂断电话,一脸“你们看我说什么来着”的表情:“任总不来!”

  孙伊摊摊手,略有一点沮丧地对楚千淼说:“你看,咱们一群热脸呢,都吸引不了任总的冷屁股过来贴一贴。”

  楚千淼磨磨后槽牙,说:“我再叫一遍试试!”

  其他人给她打气,认为根据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原理,任炎有可能会赏楚千淼的热脸一个冷屁股也说不定。

  楚千淼壮士断腕般拨了号,电话一通她就倒豆子似的说:“歪?学长,你说巧不巧,今天也是我生日呢!你说咱俩这得多大的缘分呀!学长你出来啊?我们一起过生日呗!”

  秦谦宇他们死命给她送大拇指,对于她张嘴就能胡诌八扯的本事给予极大的表扬和肯定。

  但任炎一句话就让楚千淼石化了。

  “你不是处女座吗?那你生日早就过去了。”顿了顿,他说,“你们玩吧,我不过去了。”

  楚千淼:“………………………………”

  楚千淼心里刷弹幕似的跑过去无数个卧槽。

  她就那次给任炎做代驾没完没了地调座椅调方向盘的时候说了一嘴,她是处女座,不调舒服了没法开车。

  怎么任炎他就给记住了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部 光芒纪·斑斓作者:侧侧轻寒 2芙蓉簟(裂锦)作者:匪我思存 3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4至此终年作者:墨宝非宝 5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