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八十五章 这章有点甜

第八十五章 这章有点甜

  第二天,  钱四季对任炎表示“这都是一场误会”。

  他说无论如何大家的初衷是一样的,都是为了力涯尽快上市而勤奋努力。当然了,窦珊的一些工作方法不太得当,  关于这一点,  他已经叫柯明军批评教育过她了。所以也还请任总别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大家之后的合作还得继续精诚协力才行。

  楚千淼觉得这番话听起来冠冕堂皇,  实则不阴不阳。

  该护的短护了,  该给乙方券商的面子也给了。她想钱四季真是个和稀泥的绝世好手,  这方面他比崔西杰的道行还高。

  但不管怎样,经此一役窦珊终于不在半夜十点给她发邮件了。楚千淼过了两个安生的夜晚后,无限知足地谢天谢地。后来她想谢天谢地可能有点谢偏了,她还是应该谢谢任炎才对。

  于是她编辑了条信息,以下属身份对任炎郑重地表达感激之情。

  任炎的回复一如他往常的行事风格,  惜字如金“谢,  不用了  。尽快考过保代。”

  “”她想原来他只有在怼人的时候才会长篇大论。她不由觉得那个窦珊其实可真够幸运的,能让任炎一口气发那么多字儿的人当真不多见。她真希望窦珊能惜福从此好好做个人。

  感慨完毕,  过了一会儿楚千淼再瞄一眼任炎回复过来的信息。看着那短短两句话,她忽然觉得自己有了新发现。

  她把和任炎的对话沿着屏幕往上翻。

  他们之间的对话是

  她发任总,  本周周报已经发到您邮箱,  请您查收。

  任炎回她已阅。本周你学习保代考试时间较少,  下周要加强。

  再往前他们之间的对话是

  她发任总,  应收账款情况和对应会计凭证电子版已经发到您邮箱,  请您查收。

  任炎回她已阅。这一方面的实务问题要仔细吃透,属于保代考试范畴。

  这么一看,  她忽然发现任炎最近催她考保代的频率快和小时候出门前她妈对她喊“注意安全”持平了

  楚千淼有点纳闷,不知道任炎为什么这么催命似的催她考保代。

  后来逮着个机会,她悄悄问秦谦宇“秦哥,你没考保代的时候,任总催你考试吗”

  秦谦宇说“肯定催啊”

  楚千淼“催得紧吗”

  秦谦宇想了想“还行,每月总有那么几天他能想起来催一催。”

  楚千淼在心里“哟呵”一声。合着是按大姨妈的节奏走呢。

  可是到了她这,是内分泌变得有点失调了吗二十八天的催考周期居然缩短成了不到一星期。

  她想任炎是对她有多不放心就那么担心她不爱学习吗,不催不行似的。

  几天后,力涯的人力部长风风火火赶来尽调办公室,对几方中介机构表示“为了增进企业和各中介机构的互动沟通友好交流,钱总说想在这周末,为大家租个场地搞一场友谊篮球赛,我们企业出一队人,您几方中介机构出一队人”到了券商的尽调办公室,人力部长转达这话时,还特意多加了一句,“钱总说之前的事让大家心里不痛快了,打场篮球,纾解纾解,算是个赔罪”

  任炎听完这话没特别表态,只告诉秦谦宇“打不打球你们自己决定。”

  秦谦宇他们一听说周末要一起打球,觉得这是个可以解闷的事,倒都显得挺高兴。出差的日子比较枯燥,尤其周末不回北京的时候,能有个活动大家一起消遣一下,总好过闷在酒店房间里自行吐纳二氧化碳。

  秦谦宇、刘立峰、崔西杰三个人都表示周末愿意一起打这场球。会计师事务所那边有个叫唐捷的男会计师,也报名参加了活动。此外还有位男律师,也表示愿意一起玩一会解解闷。

  中介方篮球队人员就这么码齐了。

  码队伍过程中并没有人问一问任炎,他周末要不要一起松松筋骨。

  午休时,楚千淼趁着和秦谦宇对完财务数据,跟他小声开小差聊天。楚千淼拉着椅子坐在秦谦宇旁边,他们头挨头,小声嘀咕着。

  “秦哥,你们怎么不问问任总周末要不要一起打球”楚千淼问。

  秦谦宇“啊”了一声“这还用问吗他肯定不去啊,问也白问。我跟着任总干的这几年就没听说过他会打篮球。”

  “”楚千淼回想在学校时,任炎在篮球场上吸睛夺目风头无两的样子,咂舌说,“秦哥,你怕是不知道,你把一个篮球场上的王者错看了成了青铜了。”

  秦谦宇眼睛一瞪,来劲了“真的假的”

  楚千淼点头“真任总在学校的时候篮球打得能夺了小姑娘们的魂儿”

  秦谦宇眼睛一亮“那周末我们把任总拉上一起打球吧”正兴奋地说着,一抬眼间他活泛的面部表情忽然僵住。

  楚千淼本来半趴在桌子上跟他说话,看他表情忽然就切换到见鬼模式,她连忙转头去看鬼。

  一看之下她一缩肩。她这会觉得眼前这人真的有点像鬼,神出鬼没地鬼。

  任炎就站在秦谦宇的办公桌前,两手抄在裤子口袋里,垂眼看着他们。

  “不用叫我,我不去。”冷冷淡淡的声音,这话是对秦谦宇说的。

  然后他眼神一转,垂眸看着楚千淼,问“这么闲吗闲就多看会书,不是要考试了吗。”他抬眼去了下刘立峰那里,再拉回眼神,又说,“你看看刘立峰在干什么。”

  楚千淼转头去看了一眼,刘立峰正在死命啃书。

  她为自己和秦谦宇的闲聊惭愧地低下了头。

  她想他们这届领导也是不容易,为了下属们的保代考试他真是要操碎了心。

  周五下班前,秦谦宇动员楚千淼“千淼,明天来看比赛呗,给哥哥们加个油”

  楚千淼一脸严肃认真地表示“秦哥,我明天就不去了,因为我打算在房间里看书学习,用知识武装自己,准备将来更好地建设祖国。”

  她这话说完,正喝水的刘立峰呛了。

  “虚伪”

  楚千淼走到他桌子旁边,故意气他和他抬杠。刘立峰一会就中了招,气得脸红脖子粗。

  秦谦宇不管这两个掐货了,跑去任炎那里,隆重邀请他参加第二天的篮球友谊赛。

  任炎抬眼,眼神越过秦谦宇看了下。他冷淡地一口回绝掉秦谦宇的邀请,理由是“我很多年没运动过了,打不动。”

  秦谦宇满脸遗憾地从他面前撤退。撤到楚千淼和刘立峰的对掐现场,他不甘心,再次对楚千淼发出邀请“千淼,明天就牺牲个小半天时间,别学习了,来给哥哥们鼓鼓劲涨涨人气,好不好就半天,祖国不会怪你的”

  刘立峰呵呵一声冷笑“你可千万别来,你这个扫把星一来我就得被你克输”

  楚千淼哈哈一笑“你要这么说,那我明天可就真打算去克克你了”

  秦谦宇一听这话特别开心“一言为定啊,反悔考试考不过的明天球场见”

  楚千淼“”哥你这威胁是不是有点毒

  下班时间到,大家收拾东西向外走。任炎走在最后面。他叫了一声秦谦宇。

  秦谦宇颠颠地跑过去,聆听指示。

  任炎“明天篮球赛的时间地点,等下发到我手机上。”

  秦谦宇“哦。”

  他下意识地答应着。但马上

  秦谦宇“”

  领导现在这么善变了吗

  力涯的人力部长在离公司不远的体育馆租了露天场地进行篮球比赛,时间是上午九点钟。

  楚千淼赶到比赛场地的时候,秦谦宇刘立峰和崔西杰都在,会计师唐捷和那位男律师也都来了。

  除了他们,楚千淼竟然还看到了任炎。

  她和秦谦宇唏嘘,秦谦宇也表示“领导今天能这么有人味儿地出席大家的活动,我也觉得真是稀了大奇破了天荒了”

  楚千淼悄悄打量任炎。他坐在离她不远处休息区的长条石凳上,敞着两条腿,姿态闲适。

  他今天难得没穿正装,穿着一身的休闲运动装。衣服看起来极其的新,从那崭新的程度,楚千淼总觉得任炎是在出差地现买的这身衣服。就是不知道是昨天连夜去赶买的,还是早上来球场前。

  她悄悄打量着他的这身打扮。休闲运动系的他,和正装商务范儿的他,气质截然不同。眼前的他是另一种帅气,似乎又有了当年在校园时的那种飞扬飒爽。除了校园时的少年感在他身上回了笼,他此刻身上又同时兼具了成熟男人的魅力。他往那一坐,别人想把他当空气都难。

  楚千淼想真奇怪,这世上就是有一种人,他的存在感怎样都无法被磨灭,他无论走到哪里都注定是焦点。

  楚千淼走过去和任炎打完招呼就扭过身,全程用后背对着他,把他的存在感摒除在视野之外。

  这样的男人是罂粟,不能多看,看多了就会毒发上瘾。

  比赛很快开始,秦谦宇他们几个在场上打得热火朝天。

  企业从众多员工中选了五个最彪悍的老爷们上场,秦谦宇他们打得很艰难。楚千淼跑去买了水,中场休息时招呼大家过来喝。她也给会计师和律师准备了水,他们对她热烈感谢。

  会计师唐捷在场上打球的时候被人撞摔了个跟头,手心擦破了皮。楚千淼刚刚去买水时看到有卖创可贴,一顺手就买了,给唐捷递水的同时她顺便把创可贴也递了过去。

  唐捷一脸感激加感动,不住口地道谢,谢得楚千淼都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连连说“别别别,真的只是举手之劳”

  任炎坐在休息区的长石凳上,看着不远处的几个人热热闹闹地喝水聊天,看着楚千淼一如既往地热心肠,看着她给大家送水拿毛巾。

  他还记得她也曾像现在这样,给刚下了篮球场的自己也送过水和毛巾的。那是他第二次对她留下印象。

  深刻的印象。

  那时是在他毕业前,学校组织篮球比赛。他本来不想参加,每次他打完比赛下了场,本来已经很累,却还要应付一些朝他围上来的小学妹,这让他觉得还不如不打比赛的好,能落得个清静。但这一次老师亲自找了他,说只有他上才能保证他们系胜得十拿九稳。

  他想那就上吧。

  打比赛那天和以往一样,围观的人很多,全场气氛热烈。只是比较烦的是,他每进一个球,场下女生尖叫的声音就吵得他耳膜发颤。

  后来比赛结束,他们毫无悬念地赢了。他刚一下场就有很多小  学妹过来给他送水递毛巾。

  他本来一个都不想接。可是从那些面孔里扫过一眼,他忽然发现一个眼熟的。

  他很快想起她。那个在阶梯教室里一个人分饰三个角色,变声音变造型答到的大一小女生。

  他朝向她伸长手臂,抽走了她怀里的水和毛巾。她立刻傻笑起来,嘿嘿嘿的,呲着一排整齐的小白牙。她扎着马尾辫,看起来又小又嫩,一笑时眉弯眼弯的,也娇憨也机灵。

  其他人退开了,把她剩下。

  她笑眯眯地拍马屁夸他在场上打球是多么帅,夸他英明神武伟岸英俊,说他是队伍的灵魂、队伍的太阳、队伍的神。

  他绷着面孔听,心里其实有点想笑。

  他真是服了这姑娘,能把马屁拍得清新脱俗又自然有趣。他平时最烦别人跟他讲拍马虚话,但她讲的,他竟意外地有点想听。

  他一直绷着表情,她渐渐变得有点讪讪起来,开始没话找话地硬憋话也要跟他聊天。

  他心里觉得有趣,脸上却不表现出来,故意做出有一搭没一搭的样子回她的话。其实他是愿意听她继续聊下去的,他想看她还能憋出什么有趣的话来。

  她忽然眼珠叽里咕噜一转,眨着眼问他“学长,其实我们见过的,你还记得我吗”

  他拧开她送的水,喝一口,再拧回去,假装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嗯”

  她没因为他表现出不记得她而气馁,她活力十足、眼睛发亮地帮忙唤起他的记忆“就是之前,上大课,阶梯教室,我答到,我一个人答仨到,到到到你还记得我不”

  他看着她白生生的脸蛋上,表情瞬息万变,灵动得不得了。

  他有点绷不住了,点点头“嗯想起来了。”

  她立刻一拍巴掌兴奋地说“学长你看我们好有缘啊是不是,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哈哈哈”

  他想逗逗她,故意拆她的台“你不是特意来见我的吗”

  她的笑容一僵,但马上又笑“啊这个啊哈哈哈哈哈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再见即是缘啊学长”

  他真是服了她生掰的本事,都把他掰得也快信了这是缘了。

  忽然她身后飞来个篮球。隔壁球场有人运球运飞了。

  他赶紧上前,情急之下揽着她的腰把她往旁边一带,抬起另一只手挡开了那只篮球。

  再低头时,那姑娘正靠在他手臂上傻乐,小花痴一样。可他居然不觉得烦。

  她一边乐一边站直身体,从他的臂弯离开。

  他又想她花痴得倒不是很彻底,换了别人恐怕不会这么主动离开。

  她又站回她刚才的位子,为了和他尽量平视她往后退了一点,踩上球场边缘的台子。

  她变高了,和他平视,笑得眉弯眼弯地对他说“刚才那球飞得真好,我还想让它接着砸我”

  他知道她的意思,那样他就能继续揽着她的腰把她带开了。

  他刚想笑,那篮球真的又奔这边飞过来了。

  他想她可真是长了一张乌鸦嘴。

  他说了声“小心”,还没来得及伸出手臂去带她离开,就看到她无比敏捷的应声一蹲。

  结果那颗球,直接砸在他脸上。

  她再站起来时,一脸的懵。他的鼻子出了血,脸也胀胀的疼,应该是肿了。他同学过来让他抬头,半带半扶着他去了医务室。

  那姑娘也跟在他后面。他在医务室里面止住了鼻血后,悄悄起身打开了医务室的门。门外是白布帘子,隔着帘子那姑娘不知道医务室的门已经开了,她在跟她同学抓心挠肝地痛诉自己的愚蠢。他站在屋里,靠在门边的墙上,抱着手臂,听着屋外她的痛诉,边听边无声地弯起嘴角。

  “你说我是不是太缺心眼了为什么我的身手要这么敏捷我当时脑子里明明想的是再来颗球把我被砸昏吧,砸不昏也没关系,砸到我就行,这样我就可以趁势装昏,倒进他怀中了对不对”

  “可结果,啊啊啊我一听到小心两个字,我的身体完全不受我控制啊啊啊,它背叛我它居然自己做出反应,躲开了”

  “这都是我发小她爸我干爸的锅都赖他这个体育老师,从小给我和我发小训练得身手过于敏捷身体素质过于硬实了”

  他靠在屋里门旁的墙上,边听边笑。他从来也没有这么情绪外放过。他想这姑娘真的很有意思。

  “你说说我在学长心里得多不靠谱,我上一秒还说希望再来一颗球,好嘛球真的来了,结果他喊小心我一躲,我是没事了,直接把他给砸破相了好糗啊救命啊完了完了,学长一定烦死我了算了,我不等他出来了,我没脸见他”

  他一听这话赶紧撩了帘子走出去。但她已经拉着同学跑掉了,撒丫子似的,真跟没脸见他一样。

  后来他还真是隔了好久才又见到她,那时她正在助人为乐。

  耳边一阵阵地传来那几个人聊天的笑声。笑声把他从回忆中牵引出来。

  他看着她给刘立峰递着水,说爱喝不喝。刘立峰满脸的嫌弃,却又在脸上涨起了红。

  他眯眯眼。

  一晃这么多年,他也想再被她送水喝了。

  他叫了刘立峰一声,刘立峰回头。

  他冲他招手“过来。”

  刘立峰气喘吁吁跑到任炎身边,问着“领导,什么事”

  任炎从石凳上站起来“你歇歇,下半场我替你打会。”

  刘立峰一抹汗说“领导,那我可谢谢您了我还真是跑得嗓子眼发腥”

  那边楚千淼一回头时,看到刘立峰朝着长条石凳一屁股坐下去。她同时看到任炎从石凳前站了起来。

  他拉开运动外套的拉锁,脱掉上衣。

  他里面穿着件半袖的运动体恤,裸露在空气中的手臂修长匀称,扩胸时一运力,那上面的肌肉浮现肌理分明。

  楚千淼觉得他经过自己时,好像垂眸瞄了她一眼。

  然后他擦着她的肩,走到场上去。

  他一上去就变了个人。斯文冷淡没有了,强势的控球走位上篮,他变得无人能敌。

  楚千淼在场下看着场上的任炎。眼前的时光和过往好像渐渐重合起来,她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几年前,也是春天,也是她和他。他在场上打着比赛,她这个无名的小学妹在场下被他帅得心悸。

  他又进了一个球。耳边响起的呼啸声破掉了重合在一起的时光,她回到了现实世界。周围观战的人都在为他大声叫好。他确实打得好,值得这些欢叫。连企业的众多女员工也倒戈了,她们旗帜鲜明地放弃了场上的同事们,改为兴奋地为“好帅啊”的任总加油。

  她站在场下觉得有趣。她们怎么像多年前的她呢。

  忽然他在场上转头向这边看了一眼。她身旁站着的企业女员们又兴奋又脸红,凑在一起啊啊啊地说任总真的帅,颜值好能打。

  他手里的球突然松脱了  ,咕噜噜地一直滚到她脚边。她抬脚一挡,弯腰抱起球,起身抬头。

  任炎正对她勾手。他的肢体在说来,把球给我送过来。

  她反手一指自己鼻子。

  我吗

  他又对她勾勾手。

  对,就是你。

  她身后的刘立峰都忍不住了“楚千淼你怎么这么墨迹,赶紧把球给任总啊抱着篮球等着它给你生篮球崽子呢平时精得跟猴似的,现在笨得像猪”

  楚千淼顾不上回头怼他,她赶紧抱着球跑到场上,把球交到任炎手里。

  “领导,给”一种完成一项光荣使命的荣誉感在她心头油然而生。

  任炎接过球,拍着。球撞在地面上又弹起,然后再撞,再弹,砰砰砰地,撞出了和心跳同样的节拍。

  他在这样的节拍里忽然对她挑着嘴角一笑。

  那一笑里,她好像看到当年的花样美学长。

  “你把球扔过来就好,不用人也特意跑过来。”

  “”

  楚千淼现在看着那笑容,觉得怎么看怎么有点得了便宜还卖乖。

  领导你大爷哦

  作者有话要说任炎只是在人群中看了你一眼,你瞅瞅,这心一酥手一麻的,球直接脱手滚了

  15字2分以上好评,600个红包大酬宾继续,么么哒

  篮球场乌龙往事,可回头参见第17章,女主视角写的,本章是男主视角。第17章女主视角还有俩往事,陆续都会从男主的视角写到为什么男主记得说不记得后面也会写到哈哈哈

  s那啥,在这里想拜托辣个差不多章章猜剧情的姑娘不要再猜了猜的不对还很容易带偏别人节奏。其实一般偶尔猜猜剧情无所谓的,但章章猜真的觉得e有一点点过了,看着就有点困扰了。比如你跟一个人聊天,你只猜一天人家今天都干什么了无所谓的,人家可能还夸你聪明会猜;但你天天猜人家今天都干什么了,人家就不会觉得你聪明鸟,会觉得有点烦和困扰鸟

  下篇文扫描你的心,基调是搞笑甜蜜,欢迎大家提前收藏这篇文后面还有一盘大棋,大概还有十几万字

  一

  姚佳是老板的女儿,开开心心隐藏在老爸的公司里当小屌丝,从底层员工做起。

  富二代孟星哲自己创业,想摸清竞争对手公司的情况,扮演小屌丝潜伏进姚氏企业。

  两个“小屌丝”披着马甲在公司里狭路相逢,比惨比苦比谁穷

  后来孟星哲掉马真身暴露。姚佳从此想弄死他

  再后来姚家家道中落,姚佳真的变成了小屌丝。

  从此,姚小屌丝佳踏上了职场逆袭之路。

  姚佳我们的目标是重振姚氏企业,干倒孟星哲

  孟星哲快来干。

  二

  孟星哲招待朋友用餐,助理敲门进来,俯在他耳边低语孟总,隔壁包间有点情况。

  孟星哲抬眼,冷淡询问什么情况

  助理迟疑一下,小声告诉他您死对头姚佳被人敬酒敬得好像有点多了

  下一秒助理眼前一空。

  孟星哲已经出门奔隔壁去了。

  助理懵逼。这是赶着去救场还是赶着去报仇

  三

  这处处充满人工智能的时代,人脸可以扫描识别,那人心呢

  姚佳我真想知道你的花肠子扫描下去会看到什么

  孟星哲在心尖的位置上,会看到你吧。

  落魄千金逆袭vs黑马王子傲娇毒舌口嫌体直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八十五章 这章有点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2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3轻狂作者:巫哲 4芙蓉簟(裂锦)作者:匪我思存 5帝皇书 上卷作者:星零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