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一百零八章 黑色的礼服

第一百零八章 黑色的礼服

  楚千淼和任炎吻在一起。那种缺失的焦渴的感觉在一瞬里得到填补。

  他含住她的下唇重重的吮shun又用舌尖轻轻地缭绕。她觉得自己快被他撩死了。

  她愤愤地想,  她也要做攻城略地的大将军她从他唇间救回自己的下唇,向后撤开些,看着他。

  她眼波如水,  媚眼如丝,红唇微启,  柔润饱满。她今日ri美艳得像个小妖精,  他看得眼神发暗。

  蓦地美艳小妖精捧着他的脸对他重重吻下去。这回换她把舌尖送去他口中,  使劲翻搅,把他挑逗得天翻地覆。

  他愣了好一瞬,像是没想到她会这样热rè情qg似火地向他反扑。随后他变得惊喜,浑身shēn都加了力,  一手用力抱着她,  一手用力托着她后脑,  把她用力压向他的唇齿间,每一秒都吻得密不透风。

  门口突然有响动。

  她吓得立刻推开他,  瞪大眼睛听。她眼底还有未散的懵懂情qg欲yu,双眼水汪汪,嘴唇湿漉漉,心跳得一下比一下快,  像在擂鼓。

  外面脚步叠沓,  人声不断。那些声音像随时要破门而入。

  她的手抵在他胸xiong口,大气不敢出,一脸的受惊。

  听了好一下,终于确定是相邻包间的几个人喝完了茶,  正在包间门口寒暄告别。

  她松口气,但受此一吓是万万不许他再亲了。

  她软软地叫他一声“学长,我们走吧”

  这声召唤喊在他心坎上,哪怕余兴未尽,他也瞬时甘心地投降。

  可她这副蒙昧迷离的样子,走出去谁都知道她刚才和人干了什么。他喂她喝了半杯茶,她眼底的迷离终于散尽。

  放回茶杯,他抬手,揉揉她的脸,用拇指抹掉她嘴唇上的湿润,看她样子实在迷人可爱ài,又忍不住凑上去贴唇轻吻了下。

  而后他抱着她晃了晃,低头看着她,嘴角微抬,哑着声说“走吧,送你回家。”

  楚千淼被任炎送回家之后,心脏还在怦怦跳个不停,好像他的吻有兴奋剂的成分,每次嗑完他的吻,她都觉得自己心脏负荷过重,浑身shēn发热rè,烈火焚身shēn。

  这种又燥又心跳的感觉,她连喝了两杯凉水都无法缓解。

  天黑下来,她坐在窗口看着外面天上,那颗春chun天夜晚里的圆月亮。看着看着,她觉得那种又燥又心跳的感觉,好像更浓烈了。

  她赶紧收回眼神。

  她想春chun天的月亮恐怕多看不得,看多了八成要变身shēn。

  晚上十点多,谷妙语回家了。她赶紧端着凉水杯跑出去,向鸡汤专家请教降温良方。

  她顶着性xg感的波浪发,话题却纯真得兜兜绕绕点不到题。最后还是谷妙语实在受不了了,掐着腰朝她问“你到底是想跟我聊我今天中午吃了什么、晚上又吃了什么,还是你其实想跟我谈谈你差点被人吃了呀”

  楚千淼吓得水杯都差点掉地上。

  “你怎么知道的”她惊恐地瞪眼问。

  谷妙语一把拉住她睡衣领口往下扯,用手机把她锁骨上的草莓红印子拍下来,把照片贴到她眼前给她看。

  “自己瞅瞅,都让人啃成什么样了”

  楚千淼脑子里轰地炸开一团热rè浪。

  她把睡衣使劲往上提,努力遮住羞耻的草莓印。

  等脸上的骚so热rè劲儿过去,她凑到谷妙语跟前,说“那我也就明人不说暗话了谷子,我现在每天被他kiss完回家,都浑身shēn燥热rè你说作为一名女子,我这状态是不是太放荡dàngdàng太不矜持了”

  谷妙语扭头看她一眼,一副看傻子的表情qg“水水你要勇敢承认自己的欲yu望。子不是曰过吗,食性xg色也,说起来你也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能有这个反应也正常呀,别自卑。”说完她还摸了摸楚千淼的头。

  楚千淼“”

  她拍开谷妙语的手“少来难道你跟我不是同岁你就不如狼似虎”

  谷妙语大大方方承认“我是啊”

  “”楚千淼给噎住了。

  顿了顿她问“那你怎么排解嗯这个躁动劲儿”

  谷妙语说“你等会,我先洗漱,完事儿我发你个东西。”

  楚千淼躺在床chuáng上准备睡觉时,收到了谷妙语给她发来的东西一个g的小黄文压缩包

  楚千淼解了压缩,一看就看了半宿

  她觉得真好看呀

  看得她都想主动失身shēn了。

  楚千淼通过招聘招了个女实习生,叫侯琳,在英国读了一年研究生,是个活泼开朗的姑娘。楚千淼一边带她一边把她当助理用。

  楚千淼觉得这姑娘合自己眼缘,看见她就像看见几年前的自己。她愿意培养侯琳,她愿意看到一个一个的小女孩在职场上强大起来。未来女性xg职场地位的改变,就得靠这些慢慢强大起来的女孩们。

  她出去见人聊项目的时候都会带着侯琳。私下里秦谦宇悄悄对楚千淼说“你知道侯琳在我们跟前叫你什么吗”

  楚千淼问叫什么。

  秦谦宇说“她叫你女王。她说你出去谈事儿的时候,气场大开,要么你别开腔,只要你开了腔,没有不爱ài听你讲的。”

  楚千淼笑起来。

  她也不是故意拿腔作调,只是身shēn在“总”的位子,就得拿出“总”该有的气派来,这样跟别人谈事情qg才有威信力,才镇得住场。

  秦谦宇还告诉她“老刘他们几个逗侯琳,问她你帅还是任总帅,你猜侯琳怎么说”

  楚千淼对这个问题的答案还真有点好奇。这是她和她男人的一场魅力k。

  她问秦谦宇“她怎么说”

  秦谦宇“她原话是这样的这么说吧,要是咱们国家允许女性xg同女性xg结婚,我使了吃药的劲儿我都要死死追求我们楚总我们楚总a爆了好吗任总太冷了,害怕。”

  楚千淼笑着摇头。当晚她就在任炎那里收到了吃味。他送她回家,临放她下车前他捏着她的脸问“听说你现在男女通杀嗯”

  楚千淼拍了好一通彩虹屁i才把他哄痛快了。

  第二天上了班,楚千淼让侯琳中午在金融街选家馆子定个包间,她要约唐捷谈逐风汽配的事情qg。

  侯琳约好了饭店,把时间地址包间号发给她。

  楚千淼以往出去谈事儿都带着侯琳,带她长长见识。但这次她想了想,对侯琳说“中午你自己吃点东西,不用跟我去了。”

  今天这顿饭,她想和唐捷聊的东西有点特别。

  中午楚千淼和唐捷脚前脚后进了包间。两个人已经是相当熟的好朋友,没有外人在的情qg况下,两人也不显得那么客气,坐下来就吃,吃起来就聊。

  唐捷问楚千淼“考虑好用哪家律所做这个项目了吗”

  楚千淼放下筷子,用纸巾印了印嘴角,抬眼看唐捷,说“用鑫丰律所怎么样”

  唐捷听到鑫丰律所的名字,想了下说“哦,鑫丰。我铁哥们和鑫丰一个叫王骏的合伙人是同学,俩人关系处得挺tg好的。另外鑫丰还有个叫乔志新的合伙人,外界对他风评怎么样我不知道,但从我哥们那里,我听说他这人做项目,不怎么地道。除了他们俩,鑫丰好像还有个合伙人叫何伟,但这人我是一点都不认识不了解了  。”

  顿了顿,他问楚千淼“不知道你是想找他们仨里哪位律师合作”

  楚千淼没急着回答他的问题。她听到乔志新的名字时,压下心头的厌恶,微皱了下眉。

  她以为一年过去了,她再听到这名字时会淡定很多。可惜终究修炼不够,还是做不到彻底的无动于衷。

  她问唐捷“唐哥,你先跟我说说,这个乔志新,他做项目怎么个不地道法”

  唐捷说“咱俩这么熟了,你既然问了,我就不瞒你。但这事儿是我哥们私下跟我说的,你听完心里有数就好,别往外说。”

  楚千淼连忙保证,只自己听听心里有数就好。

  唐捷告诉她“我哥们和乔志新一起做过一个项目,当时需要乔志新在已有的材料基础上,再额外出个鉴证意见,不出的话报不了材料。按说这个鉴证意见的费用,可给可不给,给了也就是几万块意思意思。但乔志新却趁机狮子大开口,说出这份鉴证意见得五百万。”

  楚千淼一听眼睛都瞪得大了。

  五百万一个鉴证意见,他可真好意思张嘴要。

  “当时企业方面非常愤怒,临时换律师机构不现实,但给乔志新五百万又不甘心,可不给项目就报不了。当时企业就僵在那里了。”唐捷说。

  “后来这事儿怎么解决的呢”楚千淼端起茶水喝了一口,问。

  唐捷说“后来是王骏私下给我哥们出的主意,让我哥们去给企业的人支招,再跟乔志新谈一次,谈的时候记得录音。之后如果乔志新再坚持敲五百万才肯出鉴证意见,就让企业的人带着录音去律协去举报,最坏的结果大不了大家鱼死网破。”

  楚千淼挑挑眉。

  唐捷接着说“后来乔志新服软了。”

  楚千淼问“王骏是乔志新带出来并推上合伙人位置的,他为什么敢支这样的招他不怕乔志新知道以后会收拾他吗”

  唐捷说“这事目前就你、我、我哥们和王骏自己知道,这主意其实是王骏出的。”顿了顿他补充,“这也是刚才我跟你说,让你别再往外讲的原因。”

  楚千淼点点头,让唐捷放心。她在心里比较感激唐捷对她的信任。

  她听到唐捷接着说“我哥们跟王骏是同学,俩人熟,我哥们也说过,虽然王骏是乔志新带出来的,但他跟乔志新还真不是一样的人。”

  楚千淼看着茶杯里的茶水,一片茶叶飘在上面。她的思维随着这片茶叶一起飘。她吹开茶叶,又喝了口水。一口水落肚,她有了主意。

  她抬眼看着唐捷,说“要不我们试试和王俊合作这个项目吧。”

  唐捷没二话“行啊,这事由你定。”

  第二天楚千淼就约了王骏。王骏正好要到金融街办事,索性xg就把见面地点定在了力通证券。

  楚千淼把王骏带往小会议室的路途中,经过了任炎的办公室。一走一过间,她看到任炎抬起头看到了他们。

  进了会议室,楚千淼给王骏介绍了一下项目情qg况。王骏表示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如果可能,他愿意一起合作。

  表达完合作意向后,他对楚千淼笑着说“千淼,不,现在应该叫你楚总了。我刚才进来见到你第一眼的时候,差点没敢认,你现在真是又漂亮又干练。”

  楚千淼觉得最近每一个和她会面的人都要夸她一句漂亮干练。这话听多了,她真的快没感觉了。

  但她还是礼貌微笑,回王骏一声谢谢,说你还是叫我千淼吧,叫楚总就把关系叫远了。

  王骏笑着点点头。随后他想了想,在临离开之前又问了楚千淼一个问题。

  “千淼,我能问问你,为什么会想到和我一起合作项目吗”

  楚千淼知道他这话背后还有一半意思没明说出来,因为他知道她会明白那一半的意思我是乔志新带出来的人,乔志新曾经对你很觊觎,所以你怎么会想到要跟我合作

  这问题楚千淼一早已经想好了答案。

  “还记得张律跳槽那时候吗张律走了,我在律所出于游离状态,当时你找过我,我现在还记得你那时跟我说的话。”

  那时王骏找她,对她说我知道,你可能因为一些私人因素,不愿意选择我的团队,但我想跟你说,乔律是乔律,我是我。另外还有,何伟可能没有你想象中那么仗义。57

  “那时我没信你的话,我觉得你是虚情qg假意不说,还顺带说了何伟的坏话。”讲到这楚千淼有些歉意地笑起来,“但现在回头看,你那时说的话,其实都是真的,也都是善意。这两年来做项目的时候后我也听人说起过你和乔志新,你确实和他不一样。而何伟也确实不怎么仗义。”

  楚千淼看着王骏,目光真诚“所以现在回头看,在我当时处于那样复杂被动的一种状态时,你能对我释放善意,我很感激;而我当时误会了你的善意,我感到很抱歉。我希望能通过这个合作机会,我们大家彼此间可以重新认识。”

  王骏听完一笑。他点点头。隔了一会,忍不住又点点头。

  他站起来,向楚千淼伸出右手“谢谢你把对我的印象拨乱反正了。那么,楚总,接下来合作愉快”

  当天晚上任炎把楚千淼送回家时,跟着她一起上了楼。

  把她亲得头昏脑涨之际,他拷问她“今天到公司来的王骏,是鑫丰的合伙人对吗为什么要找鑫丰的律师合作你在打什么算盘嗯”

  楚千淼经过万千小黄文的洗练后,抵住了这波骚so气攻击。她对任炎说“你说过的,这个项目让我自己放手去折腾,你不会插手管。”

  任炎还想再问点什么,她赶紧反用小黄文里的夸张技巧,在他大脖颈上种草莓,身shēn上长虱子似的在他腿上蹭来蹭去,用脚丫子沿着他的小腿从下往上勾她没想到这些土味勾引,居然镇住了任炎,让他渐渐展露出一副很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精神面貌。

  最后他气喘吁吁捉着她问“你从哪学来这些的这些”

  她就此把为什么找鑫丰合作这个问题,从他那里彻底岔过去了。

  任炎走后,楚千淼趴在窗口吹着春chun风看夜景。这城市到了晚上显得格外能藏污纳垢,白日ri里的一切污糟到了晚上都被吃进了黑夜里。

  有些污糟渐渐被人就这么遗忘在一个个夜晚里了。有些却不会。

  乔志新当初怎么伤害她的,她永远都不会忘。

  这一年来,她不提乔志新,不代表忘记了那件事。她一直在暗中关注着鑫丰律所的动向,乔志新的动向。还有王骏的动向。她一直在找能击倒乔志新的突破口。

  乔志新当初拿捏着任炎和谭深打他的监控视频,说要告他们。因为这个,她和他谈判,彼此各退一步,谁也不追究谁。

  但现在,一年过去了。人身shēn伤害的诉讼时效已经过去。他手里的监控视频已威胁不到任炎和谭深,她可以想办法为自己讨回公道了。

  可该怎么讨回这个公道告他性xg骚so扰自己,这个太难了。一年多了,时间已经太久。而且他对她动手那天,她的录音笔坏掉了,没了证据。

  之前录到的也只是些言语挑逗,罚不了他太深,最多让他名誉受损。而且他一定也会使劲往她身shēn上破脏水,说她勾引未遂气急败坏下反咬一口之类。这社会、这职场,对男性xg容忍度无比的高,相比之下,女性xg的职场地位只是个职场点缀。所以到了最后,反而会是她的声誉受损比乔志新还要多。

  与其以自己的名誉受损做代价,还罚他罚得不疼不痒。不如搞个大的,让他身shēn败名裂接受应有惩罚。

  所以她想,还得从别的渠道打开惩罚乔志新的突破口。

  她最近出去谈事的时候,遇到了从前所里的一个同事。她听那人说,乔志新曾经让王骏替他背过项目上的锅。好在王骏平时口碑不错,企业当时没有深究。

  她那时就想,王骏心里一定是不甘心的。他说不准就是可以争取和团结的力量。

  她渐渐注意到,王骏其实没有骗她,他和乔志新真的不太一样。他在项目上的口碑风评都很好,行事风格也和乔志新大不相同。的确,他是他乔志新是乔志新,这句话他当初没撒谎。

  她想这么多年,乔志新做过的那些事,合规的不合规的,王骏一定比其他人知道得都多。

  所以王骏,就是那个击垮乔志新的突破口。

  和逐风汽配敲定了各个中介机构合作方后,大家定下时间,下周统一进场尽调。

  这意味着楚千淼和任炎还有一个周末的共度时光。

  周五时,瀚海家纺的周瀚海亲自邀请任炎和当初的项目组成员,去五星酒店参加他们举办的一场春chun夏新品发布会,发布会后还有晚宴酒会。

  任炎告诉楚千淼,瀚海家纺去年今年业绩有点下滑,为了造造势,所以这次发布会的排场弄得特别大。

  他还特意叮嘱楚千淼“出席晚宴的时候,穿得正式一点。”

  楚千淼于是穿了她那件黑色的v领的礼服裙子出席了当天的晚宴。

  这是她第二次穿这条裙子,上一次穿,是在瀚海家纺的上市酒会上。

  她想这条礼服裙子和瀚海家纺真是有缘,她带着它两次见世面,见的居然都是瀚海家纺的世面。

  为了避嫌,她和任炎分开走,各自抵达晚宴。

  她进了宴会厅,找到他们坐的那一桌。那会任炎已经就坐了。她的位子在他对面,和秦谦宇挨着。

  她把外套tào风衣脱下来,做得腰背挺tg直。

  她的礼服领口是个大v字,从脖颈处开放,露出她大片雪白肌肤和秀美锁骨,然后向下渐行渐收拢,一直到胸xiong前若有似无的沟壑前以v字的小尖儿做了一个诱you惑的结束。

  她抬头的一瞬,她对上了任炎的目光。他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里面的干柴烧起了一把火,烧得毫不掩饰。

  他很快挪走了眼神。

  晚宴开席一阵子后,周瀚海来敬酒。任炎开了车,以茶代酒,和周瀚海说了一阵子话。

  然后任炎对周瀚海说“周总,抱歉项目上还有点事要忙,我得先走。”他说完这话看了眼楚千淼。

  周瀚海亲自把他送出宴会厅。

  任炎走后,楚千淼坐在餐位上和秦谦宇聊天。秦谦宇死活追问楚千淼口红的色号,说他老婆涂完一定美艳不可方物。

  楚千淼把口红色号从谷妙语那里问到后,告诉给秦谦宇。

  蓦地手机在手里又一震。她以为是谷妙语在跟她说话。

  结果消息居然是任炎发的。

  她赶紧调暗屏幕,把手机拿到桌下看。

  任炎的文字里仿佛带着情qg绪十五分钟了,怎么还不出来没看到我给你打眼色

  楚千淼忍着一点笑意。这笑意憋在嘴里,有一丝甜。

  她当然看懂他临走前那一瞥的意思了。可她就是想磨磨她。

  她发信息让谷妙语给自己打电话,然后堂而皇之地对大家说,发小找她有急事,她得先走。

  她顺顺利利地溜掉了。

  走出宴会厅,走到酒店外,她低头发信息,想问任炎“你在哪里”

  一只手卷上她手臂。她被人一拽,就给扯进了一片无光暗影里。

  那人靠着墙,把她裹进风衣中,将她拥抱得密密实实。

  “你上次穿着件裙子,我就想这么对你。”他俯在她耳边,低语。

  她心口怦怦地跳。她想完了,今晚要糟。

  作者有话要说  错字没改完,先发上来,改完刷新下章开始剧情qg要起飞了

  给大家推荐一个有存稿的码字大魔王的文,大家多支持大家留个言再跑哈哈哈

  三万行情qg书by荔箫

  a的小天使只能搜索文名进行收藏啦

  文案

  当红作家玉篱身shēn陷抄袭门。

  历经半个月的发酵,身shēn败名裂,封笔退圈。

  同时,圈内著名作家经纪人陆诚在朋友的工作室遇到了一个构思奇佳、文笔精妙的新作者。

  陆诚有心挖墙脚,捧出新一代神级作家。

  “谢小姐的水平看起来不像新人,以前的笔名叫什么我们或许可以合作一下。”

  谢青“玉篱。”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一百零八章 黑色的礼服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2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3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4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5冰糖炖雪梨作者:酒小七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