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32章 我要会会她

  《服不服》第三十二章:我要会会她

  楚千淼稳住心神,  做最后挣扎:“学长,  我们还给你定了蛋糕呢,  等会儿就能送到纯K国贸店。蛋糕在你不在,蛋糕会寂寞的呀!”

  纯K国贸店是秦谦宇提前订好的聚会地点。

  任炎一点不为所动,  态度前后如一地丝毫不怕给蛋糕带去寂寞:“你们玩得开心点。”

  楚千淼继续挣扎:“学长啊,  毕竟是你而立之年的生日呢!”

  “楚千淼。”任炎叫了声她的名字。

  “哎!”

  “我不过生日,  ”任炎说,  “从来不过。”

  楚千淼怔了怔。

  “但是谢谢你。”

  说完这句任炎就要挂电话。

  楚千淼赶紧喊了一连串的学长挽留他,  “就让我再说一句话!”

  任炎自己都意外自己今晚倒是有个好耐心,  他停下按挂断键的动作:“你说。”

  楚千淼赶紧说:“学长,你要是实在不来,那我们也不能强你所难,  我们这么爱戴你,让你为难那也是在挖我们自己的心了对不对。所以‘你不来我们会寂寞’和‘你来了你会为难’相比,  我们愿意咬咬牙自己接受寂寞,  不叫你为难!”

  任炎听着楚千淼舌灿莲花地扯淡,居然想继续听下去,  并不着急挂电话。他想秦谦宇有句话没的说错,  她要是想哄谁,真的能把那人哄晕。

  “但是学长,  请你一定答应我们一件事,  就是你别关机也别调静音,  临近十二点的时候请一定接我们的电话,  我们要在连线中通过‘生日快乐’这四个字,  真诚地表达我们对您深切的爱戴之情!”

  电话这边,任炎握着手机,嘴角无声地抬了抬。

  但他说出口话依然简洁,语气也依然寡淡。

  “好。”

  楚千淼一听他答应了,不由自主想在得寸进尺的边缘试探一下:“学长你真的不来吗?我们今晚划拳喝酒唱歌,还可以找很多漂亮小姐姐一起做游戏呢!漂亮小姐姐呢!”

  任炎切断了电话。

  楚千淼看着被突然中断通话的手机愣神两秒钟。

  “我去,秦哥,你们领导到底是什么神仙,女色都不近的,漂亮小姐姐都不构成诱惑的!”

  秦谦宇重复他的第一百零一次评价:“我们任总性子淡,不爱凑热闹。算了,他不来我们替他嗨!”

  “???”楚千淼决定要反驳一下“性子淡”这个评价,“这是性子淡不爱凑热闹?不,这不是!这是孤僻和自闭!”

  任炎把藤椅搬到落地窗前。他把屋子里的灯关掉了。住在25层的高楼上,坐在黑暗屋子里的藤椅中,他一摇一晃地看着窗外的夜空。如果没有窗玻璃挡着,他感觉自己已经和外面黑色的天空融在了一起。他像待在黑色无边的天上,悬着飘着,没个着落。

  他想不起自己有几年没过生日了,自然得好像他没有生日似的。但现在他却忽然被人提醒,他其实也是有生日可以过的人。这种感觉倒叫他有点陌生和新鲜了。

  她是这几年里,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还把他的生日当回事、还想着要撺掇大伙儿给他过一过的人。他的生日,其实连外婆都不记得了。以往到这一天,他总是有些难过。可今年,那个女孩记得他生日,并祝他生日快乐。

  他心里从凉变温,温得有点发痒发麻。

  他告诉自己冷静点,别冲动。他得遵守自己定下的规矩,维护自己的内心秩序。

  他坐在藤椅上,摇晃着,和夜色融为一体。

  手机屏幕在黑暗的房间里,时不时地亮一下。

  那女孩在时不时地给他发聚会现场的照片。

  长沙发上堆满了他们脱下的大衣和丢得到处都是的公文包电脑包。虽然看起来很乱糟糟,但那种乱,其实是种热闹。她在图片下发了行字过来:学长你看看他们,把东西搞得乱不乱?这就得你过来修理他们才行!

  他抬了抬嘴角。

  她又发了张照片。桌子上摆了个大果盘,柚子皮被修整得像个大帆船,帆船甲板上有西瓜猕猴桃和火龙果。

  她发完果盘大帆船的图片之后又发了行字过来:学长,刚才秦哥和我玩摇骰子他输了,我给他出的难题是让他吃醋泡西瓜,可惜没醋啊。要是谁能带瓶醋来就好了。

  他摇头笑了下。

  字里行间都在拿话敲打他,想让他去。他想她可真无聊,等下她再发照片,他就不看了。

  可当屏幕再亮起来,他又把手机举到了眼前。

  这回入镜的是个大蛋糕,上面插着蜡烛,还没点。他眼神一滑,看到蛋糕旁边的桌面上,有一张A4纸,上面彩打着被放大了的他的工作照。

  他看着那张纸沉吟了一下,发信息问:那张纸是怎么回事?

  楚千淼的信息秒到:学长,你真人不来,我们给你安排了一个替身!等会我们把蜡烛点上,把照片给你立上,生日歌也给你唱上,唱完我们给你鞠躬!

  任炎抬手搓着额头。

  搞这套。

  这是逼他不得不真人现身了?

  他站起来在屋子里慢慢踱步,思量在去还是不去中。踱来踱去间,他好像干了点什么事。等他发现自己究竟干了什么事的时候,贴在耳朵上的手机听筒里正传来楚千淼的声音。

  “喂?学长?”

  清清脆脆的声音,惊惊喜喜的语气。

  他默了两秒钟,再开口时,他听到自己问:“你们那边,结束了吗?”

  “还没,我们等着十二点到了跟你连上线,然后点上蜡烛给你唱完生日歌再撤呢!”她爽脆地回答,“学长等会我给你把你放大的照片拍一下发过去,我打印之前还给你磨皮来着,巨帅真的!”

  “别用那照片了,”他说,“别急着散。”顿一顿,他宣布,“我现在过去。”

  电话那边,有了一个短促的停顿,像是人在愣神时的一瞬恍惚。随后她转头对其他人宣布了他现在要过去的消息。下一秒,听筒里传来他那个几个兵的震天欢呼。

  才几个人而已,居然欢呼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

  他们让他觉得心口有发涨的感觉。他抬手捶捶胸口。

  好吧。他想,今天就这么放纵自己一次吧,就这一次。

  任炎一到纯K就后悔了。

  他被几个人直接按在沙发上。孙伊和卢仲尔一左一右,一人搂住他一根胳膊,像押犯人似的押解着他。王思安直接上了沙发,跪在他身后两手按在他肩膀上。

  秦谦宇把生日蛋糕附赠的生日帽卷好。

  任炎看着秦谦宇手里的玩意,眼神如刀:“你要敢把它戴在我头上你活不到明天。”

  秦谦宇被他的杀气所震慑,把生日帽甩给了楚千淼:“我还有老婆需要养,你孤家寡人,你来!”

  楚千淼:“……”她还没找对象呢她也不想死啊!

  任炎一左一右瞅了一遍孙伊和卢仲尔。两人被他眼刀子剐得慢慢就要松手。

  这时候楚千淼豁出去了。

  “死就死吧!反正我又不是力通的!”她猴似的迅速,一个跃步把生日帽套在了任炎头上。

  任炎狠狠瞪着楚千淼。

  秦谦宇他们全变成了木雕,一动不敢动。

  全世界一下子都变得安静了。

  他们提着气,戒备着任炎在下一秒的爆发。

  结果……

  “唉。”

  他居然卸了杀气,只是无奈地一叹,“行了,你们俩也松开我吧。”

  ……他就这么接受了这个事实?!!!!

  秦谦宇赶紧偷拍一张照片发到了没有任炎的一个部门私群里,另外一个项目上的人立刻开始疯狂刷屏。

  “我草!我死了!吃惊吃死的!”

  “秦谦宇你大爷!你吓死我了!这是我们任总吗???”

  “娘喂!最近任总怎么这么叫人吃惊?肯参加聚会我就不说了,居然连生日帽这么傻不啦叽的玩意他也肯戴,戴完居然还没杀你灭口吗??”

  ……

  十二点正点时,任炎被强迫戴着生日帽直到大家在烛光中给他唱完生日歌。等他终于能把头上的傻玩意拿下来,他已经被折腾得都没脾气了。

  楚千淼分了蛋糕给大家吃,他看着那几位端着蛋糕看着他跃跃欲试的、在作死的边缘来回试探的眼神,心中警铃大作:“你们要是企图把蛋糕扔我脸上或者身上,你们就真的活不到……”

  他说到“活不到”的时候,楚千淼用手指头戳了她蛋糕上的奶油,迅雷不及掩耳地就翘起脚涂在了他脸颊上。

  “……明天。”

  他说出了最后两个字,却一点威慑力都没有了。

  楚千淼看着任炎,他有极短一瞬间的怔忪,眼神无焦地游移了一下,好像没想好接下来要干什么,是实现自己刚刚立的flag掀了蛋糕发脾气,还是假装自己刚刚其实什么也没说,接下来若无其事地和大家一起吃蛋糕。

  楚千淼使劲呲着小白牙冲任炎讨巧地笑啊笑。卡拉OK被静了音,屏幕上在跳跃着不同的画面,五彩的光闪在她脸上,一会明一会暗,闪得她眼睛亮晶晶的。她那么满眼亮晶晶又讨巧地笑着看他。他还能怎么样呢?

  任炎叹口气,说:“赶紧吃蛋糕,吃完蛋糕就散了。明天开会。”

  所有人:“……”

  从纯K出来,其他人任炎没管,让他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楚千淼他管了,因为她是在场唯一女性,所以她获得殊荣,被他亲自车载着送上一程。

  在车上,楚千淼搓着安全带,问任炎:“学长,我想问你个事……”

  任炎:“说。”

  楚千淼侧身,后背靠向副驾车门,两手攥着身前的安全带,来回上下地撸,她盯着任炎的侧脸问:“就是,你是真的不记得我了吗?还有在学校时候的事?”

  任炎转头淡淡瞥她一下,又转回去看路。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楚千淼无意识地撸着安全带说:“因为我就那次给你做代驾时,随便提了一嘴我是处女座,你就记住了,就拆穿今天不是我生日,所以你这是一份怎么样的神仙记忆啊?那你连我随便说说的都记得住,怎么会记不住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咱俩认识呢……”

  前方正好红灯,任炎踩停了车子,转过头来看她。

  楚千淼从他眼神里看到一丝……揶揄???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他淡声地问了句。

  “记得!”楚千淼迎着他的视线和问题把腰板一挺,回答,“是在一堂大课上,我一人分饰三角去给我仨学姐答到,你当时就坐在我后面!”

  任炎:“……”

  “我是问你,我们去年九月,第一次见面。”顿了顿,他说,“还记得吗,当时谁给你点的长寿面,还加了个蛋?”

  楚千淼:“…………………………”

  她心里又刷弹幕似的跑过一群一群的卧槽。

  卧槽她想什么呢?!她居然忘了他们第一次在瀚海项目上见面那天就是她的生日!!!

  楚千淼嗷地一声抬手捂住自己的脸。

  她心里的心思,一时间千回百转。

  好吧,是她自己想多了,以为他是装不认识她终于被她拿住把柄了。

  其实想想也是,他如果记得她干嘛要装不记得呢?

  但话说回来,她才二十四岁,怎么这就开始老年痴呆了吗???

  绿灯了。任炎再看一眼旁边捂着脸闷声哼哼的尴尬女孩,嘴角又无声抬了抬。

  她也……确实是挺有趣的。

  过了一会,楚千淼放下手,露出脸来。她镇定了一下自己,强迫自己转移话题。

  她决定和任炎升华一下谈话的主题,上点价值。一上价值,所有尴尬就都不再是尴尬。因为有什么能比讨论人生大道理还尴尬的?

  今晚,她就要和他探讨一下,助人为乐的人情味儿,到底该不该有。

  结果任炎一口否决了她。他的回答理智冷静得近乎有些冷血。

  “职场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资本市场的职场更是金钱至上,利益至上。上市,两个字听起来简单,其实是一片汪洋,水深不见底,翻腾起来就能淹死人。这两个字里面不知道包含着多少的人情莫测和多少的翻脸无情。有时候你的助人为乐和人情味,其实是别人加害你的武器。隋欢的事情就是你的教训。你的人情味很累赘,以后做项目的时候希望你把它收起来。职场不需要你释放温情。”

  楚千淼发表自己的看法:“我觉得隋欢的事情上,不是我做错,是隋欢做错。我助人为乐,这不是坏事,她得到别人的帮助还倒打一耙,她才是小坏蛋。”

  “人总不能因为别人的错误就把自己的美德收起来吧?所以以后我还会帮助别人,但我帮人之前会先掂量掂量,这个人值不值得我帮,她会领情吗,会倒打一耙吗?这是我从这件事里面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我不会因为一次所遇非人,就把人情味给收回来封锁起来。要是人人都这样,那这个世界得冷漠成什么样儿啊?”

  任炎又转头瞥她一眼,冷声冷气地说:“等你再多吃几次人情味的亏,你就会回来告诉我,你错了,是你之前太年轻。”

  他那种冷淡的态度莫名叫楚千淼觉得不得劲。那一瞬他好像成了一个世外人似的,没有温度,也没有感情。

  “我之前年轻,我现在年轻,我之后一直年轻!”她和他杠起来,杠完还一个冲动,给他来了个略略略。

  任炎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那副鬼眉鬼眼,“成熟点。人不能一直活在乌托邦的世界。”

  楚千淼:“人也不能一直活在没感情的世界!”

  “感情用事,是小孩子做的事。”不屑的声音。

  “一点感情都没有,那是冷血动物!”激动的回复。

  “工作时还是希望你理智点。”没起伏的声音。

  “我会理智,但我也不会丧失人味儿。学长真的,夏天是不是蚊子都不咬你的?”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你没人味儿啊……”

  ……

  任炎把楚千淼送回了家,自己再掉头回家。

  到了家,他没有立刻睡觉,他又坐到了窗口的藤椅上。

  他想该怎样形容今晚的感受呢?

  明明以为会是个叫人感动的生日夜,结果……却是以和她的互杠收场。

  看来让他感动这种事,从来有上集没下集不存在好结局。

  他忽然笑了。笑在夜色里,无声无息的。

  已经一点钟了,夜晚在窗外变得静谧下来。这是他三十岁的第一天,以该不该有人情味的辩论,做了新的人生开场。

  秦谦宇对楚千淼说,他跟着任炎做了这么多项目了,就顶数嘉乐远这个项目做得最热闹。

  他这么说的时候,是周书奇又把自己化身为俊俏外卖小哥,提着一堆吃的喝的来探班楚千淼了。

  知道楚千淼最近从嘉乐远转战力通证券,楼下不会再有那个辩论力十级的老大爷把门,周书奇时不时就会借口点什么,硬凑到楚千淼这来。

  比如说要给楚千淼送文件,然后提着一堆咖啡蛋糕但没有文件,就来了。

  他一来,会议室里就能笑一阵。这孩子除了中二还较真,每次来都能找着个辩题和人辩论。比如最近这次来了他就和秦谦宇杠上了,杠点是,喜欢小姐姐的小弟弟到底是不是缺乏母爱。秦谦宇说是不是都行,周书奇一定要他表明态度,到底是缺乏,还是不是——这是他的杠点。楚千淼觉得他们连杠的点都是歪的,还能犟在一起,他们可真像一对亲兄弟。

  有两次周书奇过来被任炎赶上了。任炎先用一张冷酷脸把周书奇冻走,再把眉毛拧在一起,对楚千淼说:“楚千淼,这是办公场所,不是私人空间。”

  楚千淼说:“可是任总,我学弟是午休时间来的。”

  任炎跳过她的回答,直接说:“看来你还是手里活不够多,天天有功夫贫嘴逗乐的。”

  自从任炎三十岁的第一天,楚千淼和他开过一次杠,楚千淼就觉得她没有以前那么畏着任炎了。

  他有杠来,她也敢小小抬杠一下,把他杠回去。

  “任总,我学弟来归来,我可真一点没耽误干活。再说天天贫嘴那也不是靠我一个人能完成的事,那不得有搭茬的么……”楚千淼说到最后一句,意有所指地看着任炎。

  她话音落下,秦谦宇他们全都噤声危坐。敢跟任大佬顶嘴,他们替她觉得她是不想好好生活了。

  任炎:“你的意思,是我搭你茬了?”

  楚千淼:“没有没有,我没敢这么说,这是您自悟的。”

  秦谦宇实在没忍住,在一旁被她这话逗得噗嗤一声。

  任炎白他一眼。但居然没反问他是不是不想干了。

  他又看回楚千淼:“你也就是跟着张律师,你这样的小律师放我手底下干活,活不到明天早上。”

  楚千淼两腮一鼓,把一点怂和一点不要命完美结合:“我我我也不想跟着你啊,跟着你干活被你要命的!”

  任炎点点头,一边嘴角一撇,兹出一个气声的笑:“那你记得以后别落到我手里,落我手里你就没命了。”

  他说完转身走出会议室。

  秦谦宇扭头看他走远,确定安全后,转回来对楚千淼说:“千淼,我拿我和我老婆的恩爱担保,任总他刚才肯定生气了!我们任总这千年老狐狸配一阵烟就能演聊斋,能把他气着了,气着以后还让他不好发火的人,这么多年你是头一个!你牛!来来,快教教哥这本事以后有机会我也要用一用……”

  楚千淼谢谢秦谦宇夸奖,说等她自己能想明白其中法门之后一定倾囊相授。

  杠是和任炎杠了,但下次周书奇再带着东西来的时候,临走楚千淼把他从侧门往外送。送到门口时,她晓之以理地告诉周书奇:“以后别来了,这毕竟不是学姐公司,哈!”

  周书奇委委屈屈地要撒泼说不,楚千淼一个眼神给他瞪了回去。

  “今天买东西又花了多少钱?”楚千淼照例问他,

  周书奇说:“吃的喝的一共270,但这回你就别给我塞钱了,我愿意给你花钱呀学姐!”

  楚千淼没听他的,从钱包里点出三张毛爷爷塞给他:“你一学生,还没毕业,实习工资都不够你买煎饼果子的,拿着吧你!”

  周书奇满眼扑棱着小红心把钱收了。

  送走周书奇,楚千淼打算原路返回会议室。

  她进了侧门先路过了任炎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正对着力通证券的侧门。刚才光顾着送小泼男,她没注意看任炎办公室这边的动静,现在她才发现,他的屋敞着门,她一走一过间抬眼往里面瞄了下,一下瞧见任炎屋里居然有个欧美范儿眉眼轮廓深邃的大帅哥。

  他正靠坐在任炎办公桌对面的皮椅上,架着优雅的二郎腿,撞着她的视线也往门口正撇头瞧着,脸上带着笑,笑得一脸桃花盛开。

  楚千淼收了眼神走回会议室去。

  任炎的办公室里,那位帅哥拥有一个神仙名字。雷振梓笑眯眯地问任炎:“这姑娘就是那小律师吗?有趣!嘴巴厉害,但心眼好使,一点不让小学弟多花钱。”顿了顿,他又说,“其实这件事难能可贵的地方是,她在为小学弟给她带来的强制消费善良地买单。假如她小学弟不提着东西过来,或者她不用觉得小学弟花这个钱叫她过意不去,那她其实就不会产生这笔消费。”

  任炎抬眼看看他这唯一的死党,这世上唯一了解他情感世界所有来龙去脉的人。他牵动一边嘴角,谑笑一下,说:“人人都像你算得这么精,人人都是资本大鳄了。”

  雷振梓笑得眼角处都开出桃花:“这女孩这么有趣,不行我要会会她!”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2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 3我在回忆里等你作者:辛夷坞 4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5抱住锦鲤相公作者:立誓成妖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