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63章 下周一出差

  服不服第六十三章下周一出差

  任炎回到办公室之后打了秦谦宇的座机。

  秦谦宇看着来电显示,  知道来电发起人是谁,  有点纳闷。刚刚才在茶水间见过,眼下就又用电话传音,  秦谦宇不由有种错觉,距离任炎愿意给他皮本子或许不远了。

  他叫了声“任总”,悉听领导的指示。

  任炎在话筒里的声音不疾不徐,好像没怎么在意地宣布一件无可无不可的事情。

  “晚上你们可以搞个欢迎新成员的聚餐,  地点你们随意,  开发票,走我的额度报销。”

  秦谦宇说了声“好的”,挂断电话,转头叫了声“千淼”,得到楚千淼的注意力之后,  他夸张地缓缓笑起来,  笑得和疯狂动物城里的树懒闪电一模一样。

  “哈、哈、哈千淼,任总说晚上我们可以给你办个欢迎趴,海吃海喝的标准,费用由他报销”

  楚千淼有点受宠若惊,  捧着脸问“任总对我是不是也太好了一点我的美貌是不是被他发现了”

  有些事情,  与其被人拿去猜测嚼舌头,不如自己先打趣出来,  这样反倒变得没什么舌头好嚼的。

  秦谦宇“哈哈哈”地笑起来“千淼你是把彩虹屁拍你自己身上了吗你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夸你自己长得好看但咱们任总可不是看脸的人”

  楚千淼来不及搭茬,  她身后响起刘立峰冰凉又嘲讽的声音“呵这年头不怕有吃太多的,  就怕有想太多的。每个新来的成员都是这待遇,  这有什么可沾沾自喜自作多情的”

  楚千淼听到这番奚落,反而放下了心。

  她一脸开心。秦谦宇奇怪她遭了刘立峰的奚落还这么高兴,小声问她“你斯德哥尔摩”

  楚千淼但笑不语,没告诉他她刚刚算是借了刘立峰的嘴破掉了别人会认为她独得任炎优待的想法。

  又是皮本子又是欢迎聚会的。

  秦谦宇开始统计晚上参加聚会的人数。

  刘立峰首先迫不及待地表态“我不去”他斩钉截铁,“以后有她的聚会我都不去”

  这反对大旗旗帜鲜明得简直叫楚千淼吃惊,在她刚刚经历过王骏、何伟那样的职场假人后,她觉得刘立峰这人真实得简直叫人热泪盈眶。

  秦谦宇劝刘立峰“别介啊千淼也没刨你上辈子的坟,何必啊老刘”

  刘立峰冷冷说“但她挖了我同学的职业墙角。”

  秦谦宇为楚千淼辩解“那不是你同学自己没回答上问题吗。”

  刘立峰说“这不妨碍我继续认为她挖了我同学的职业墙角。”

  楚千淼“”

  这可就有点胡搅蛮缠了吧。她看着刘立峰和秦谦宇差不多年纪,比她大个两三岁的样子,长得也瘦高文弱,看起来该是个斯文人,但没想到犯起倔来可以这么不讲理果然能做阚轻舟的克星是有特长的。

  秦谦宇发微信安慰她没事儿,别管他,他是因为你被任总第一次说了“下次如果你再这么无依据凭情绪就跑来质问你的领导,你直接滚蛋回家”,玻璃心了,就把账记在了你头上。别怕,他不理你你也不理他,你就没输。

  楚千淼

  多有道理的话啊,简直不能反驳。

  秦谦宇又问崔西杰晚上去不去。崔西杰笑呵呵地说“今晚我就不去了,家里有点事儿”

  秦谦宇不勉强,去问闫允强。

  闫允强说自己明天凌晨四点的飞机出差,晚上就不去了,得回家收拾行李整理材料。

  于是最终参加欢迎聚会的人,只有楚千淼的老相识们,秦谦宇、孙伊、卢仲尔和王思安。

  秦谦宇又在微信上安慰楚千淼“别上火哈,那仨货经常一起搭伙做项目,刘立峰说不去,另外俩就算想去也要顾忌着刘立峰的感受找茬说不去。没事儿,别闹心,等时间长了老刘会明白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的。”

  楚千淼回消息告诉他“秦哥,我没上火,我就是想问问,要是那仨不去的话,给他们预留出来的花销能折现发给咱们几个不”消息后面跟着一个咧嘴笑的表情。

  秦谦宇刚回她一个大拇指,还没等用文字称赞她如此会薅领导羊毛,他的座机又嘟嘟嘟地响起来。

  接听,还是任炎。

  这回任炎是让他去办公室。

  秦谦宇一放下电话就说忍不住说“领导今天对我怎么这么难分难舍”他转头看着楚千淼,一边起身一边说,“我觉得领导是在特意宽我的心,他在用行动告诉我虽然他给了你皮本子,但我还是他最放在心上的左膀右臂”

  楚千淼抿嘴笑。她身后刘立峰又是一声冷笑。

  “呸你是领导最放在心上的左膀右臂你当我死了吗”

  楚千淼“”

  原来投行是这样的。一群老爷们也能互相争宠争得这么你死我活,简直没眼看。

  秦谦宇进到任炎办公室,任炎向他询问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然后告诉他“准备准备,珠海那边有个项目,你可能随时得跟着我一起出差。”

  秦谦宇说声“好嘞”,觉得事情已经交代和被交代得完毕,于是准备起身告辞。

  但任炎突发的问句又把他拍回到椅子上。

  “晚上聚会的事情你们安排好了”任炎淡淡地问,仿佛问得只是一个随口话。

  “安排好了,”秦谦宇说,“还在纯k。”

  “晚上都谁去”任炎又随口地问了句。

  “刘立峰、崔西杰、闫允强不去,其他都去。”

  任炎闻声挑挑眉,看着秦谦宇,用眼神告诉他,他与他之间还应该有其他对话继续进行。

  秦谦宇愚钝,实在不能像楚千淼那样能够用眼神代替舌头和任炎进行交流。

  “”秦谦宇迎着任炎不发一言但胜过发言的眼神,有点懵逼,“领导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问我啊”

  任炎看向他的眼神,从期待渐渐变得嫌弃。

  “你们没人问问我吗”任炎只好自己挑明。

  “”秦谦宇愣了好大一下才回神,“因为领导你是默认不去的模式啊,我们之前哪次问你不都是多此一举”

  顿了顿,他整理情绪,满怀热烈期待地一问“那领导,晚上你跟我们一起聚会吗”

  任炎表情冷淡“不去。”

  “”

  秦谦宇觉得自己又被没人味的领导给套路了。

  秦谦宇眼珠一转,忽然开了个窍似的说“领导但你晚上要是去的话,那仨就也能去那到时候咱们部门就达到了空前统一所以领导,你去,你得去。”

  任炎挑着一边嘴角不带温度地一笑“不,我不去。”顿了顿他说,“她自己的人际关系靠她自己搞好。”

  晚上最终还是秦谦宇他们四个热烈欢迎了一下楚千淼的加入。

  他们的聚会和上次给任炎过生日的聚会几乎差不多。秦谦宇就问楚千淼“咱们几个和任总拉的那个群还在呢,你要不要像之前那样把咱们聚会的照片发给任总,逗逗他,没准他就又来了呢他来了大家就都来了”

  楚千淼笑着摇摇头“不了吧。”

  秦谦宇借着点酒劲儿有点好奇地问“怎么的呢为什么不呢”

  楚千淼措了措词,告诉他“以前我不是他手下,怎么随便都不算越距。但现在不一样了,作为他的直系下属,我得懂点规矩。”

  秦谦宇一拍大腿,“嗨呀”一声“千淼你这就想得有点多了平时我们这些人,除了在工作相关问题上严守规矩,在其他方面可从来不跟任总讲规矩,反正他性子淡也不大在乎。”

  楚千淼笑一笑,没再往下接茬。但她心里有句明明白白的话可我跟你们不一样。你们又没向他告白两次失败过,当然不用守规矩以明志了。志是有拿得起放得下的志气的志。

  欢迎会两天之后,楚千淼接到谭深的电话。

  谭深在电话里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有些低落和疑惑。他问“千淼,你跳到力通了”

  楚千淼说是的。

  谭深在电话那边沉默半晌,再开口时祈求她赏一顿午餐的相会。

  “中午能一起吃个饭吗我就在金融街附近。”

  反正没事,楚千淼说了声好的。

  他们约在力通对面大厦的日料店吃午饭。

  楚千淼到的时候,谭深已经等在包间。落座后一打量,楚千淼觉得谭深似乎有哪里变得不一样了。

  样子外貌还是帅的,身高体型还是修长劲瘦的。楚千淼觉得谭深看起来似乎是精神面貌不大一样了。他好像变得有些深沉。

  菜品上齐,谭深看着低头吃东西的楚千淼,忽然说“我让你到我这来你非要到任炎那去,你也说你告白之后他都拒绝你了,你说你这么上赶着是图什么”他话里有戏谑也有醋意,还有一丝愤懑。

  楚千淼不受他的情绪影响,就事论事“我图事业啊。”

  谭深说“到我这你也能在事业上大展宏图”

  楚千淼放下筷子,叹口气,想了想,还是说了实话“阿深啊,你觉不觉得,你有很多时候太幼稚了”

  谭深一抬屁股就要往门口走。

  楚千淼没有挽留他。

  谭深走到门口,停住。站了一瞬,他转身走回来,又坐下。

  他像换了个人似的,冷静自持地问楚千淼“你说说看,我都哪里让你觉得幼稚”

  楚千淼看着他,有一瞬的奇异感觉。这一刻的谭深似乎成熟了起来。

  她说“你很话唠。”

  谭深认真回应“我可以不话唠。”

  “你三分钟热度。”

  “以后不会了。”顿了顿,谭深说,“以后我可以一辈子就一腔子热度。”又顿了顿,他补充,“这话,我不是脑子一热说说的。”

  楚千淼“喝起酒来就闹情绪,像小孩子用哭闹做威胁跟大人要玩具。”

  谭深“我以后再喝完酒闹情绪我把我自己嘴剁了”

  楚千淼“你情绪化得很,顺心眼子怎么都行,不顺心眼子抬屁股就走,不考虑别人感受。”

  谭深“我以后克制情绪。”

  “我以后考虑别人感受。”

  “我以后再抬屁股就走你抽我”

  “千淼,”谭深看着楚千淼,眼神深沉,  “这些我都改,你别ass我任炎能达到的高度,我也能我不会比他差,我做给你看”

  楚千淼有一点感动。有人愿意花这么大力气对待她。

  可时机不对,心境也不对。

  她徐徐叹口气,对谭深说“阿深啊,我现在只想拼一拼自己的事业。我们,还是顺其自然吧。”

  接下来的日子,楚千淼让自己尽快融入投行的工作状态中。

  刘立峰的情绪化针对没有困扰到她,因为他在闫允强出差的第二天就跟着出差到同一个项目上,是个io项目。

  孙伊卢仲尔王思安几个人也去了另一个io项目上做尽调。崔西杰跑在这两个项目之间,算颗灵活的螺丝钉,哪个项目需要他,他就往哪个项目上拧。

  秦谦宇在帮任炎看北京本地的一个项目。

  项目一部的办公区,一时间只剩下楚千淼一个闲人。

  楚千淼在被闲置中一度有那么点沉不住气。她想知道任炎到底想怎么派用她这个新成员,总不会是做一只活体花瓶吧。

  但任炎始终没有给她明确地安排什么事做。

  实在待得有点心不着地,她给秦谦宇发信息,问“秦哥,你说为什么整个部门就我没有活干”

  秦谦宇说是啊好奇怪,但他马上又说不过领导一定有领导的考量。

  楚千淼想了想也是,就让自己安了心。

  其实她在去茶水间的时候,听到过一点其他部门对于她独守一部办公区的讨论她当时挺奇怪的,想着为什么在每家公司的茶水间,总能收割到一些闲谈八卦。

  其他部门的两个人在说

  “哎,你看到任总部门新招那个女孩吗其他人都在项目上,就她一个人坐冷板凳。”

  “看见了,任总老毛病又犯了,不让女下属做项目。”

  “你说他这么不待见女下属做项目,为什么又招个女的来”

  “可能是上面的关系塞进来的推不掉”

  “不是吧,听说是招聘进来的。”

  “不说这个了,哎你知道之前那两个女的后来去哪了吗”

  楚千淼听到这,走开了。

  她回到座位上开着自己玩笑地想,任炎总不会是为了要证明他们之间没可能才招她进来的,毕竟力通不容许办公室恋情。

  所以她选择和秦谦宇持相同观点,任炎应该是有他自己的考量。

  楚千淼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冬日午后,在路过任炎办公室时,听到一耳朵他讲电话的声音。他在和别人谈关于并购的事情。

  楚千淼回到工位,想了想,就翻到并购相关的法规和项目案例研究起来。这是她之前没有接触过的领域。光看案例有时候思路不大通顺,楚千淼发现秦谦宇桌面上有并购方面的相关书籍。她给秦谦宇发了信息,问她能不能借他的书学习一下。秦谦宇说当然没问题,只要翻页的时候别往手指头上呸唾沫。

  这一学楚千淼就学得废寝忘食。这天她一直埋头学到了下班时间。办公区是联通的,每个部门划了片,一个部门占用一片。其他片的别部门同事们都陆续收拾东西下了班,楚千淼决定再看一会书,躲过下班高峰再回家,正好这功夫公司里安安静静,没人打扰她。

  可惜就有人不想让她如愿。

  阚轻舟的办公室在里面区域,他下班时经过项目一部的片区。看到楚千淼埋头看书,阚轻舟“哟”了一声,说“小楚啊,都下班了还学习呢”

  楚千淼想他终归是二部的头儿,不理他不太好,于是抬头,一笑,嗯了一声。

  阚轻舟逮着和她对视的机会,赶紧送出笑眯眯的人文关怀“小楚啊,怎么你们部门都在做项目,就你一个人呆在这啊任总这有点不够意思啊”

  楚千淼想阚轻舟真是逮着一切机会挖挑拨离间的坑。

  “不过你们任总是有怪癖,他不待见女下属,以前他招过俩女下属,也是让人家坐冷板凳,最后那俩姑娘坐不住,俩都走了。”阚轻舟像和她熟识了八百年似的,把这些用来让人心不稳的话,像聊天气似的聊了出来,“都到我的部门来了。”

  楚千淼想阚轻舟真牛逼,把挖墙脚说得像做善事。

  “小楚你得问问你们任总,干嘛不让你做项目,别像那俩姑娘似的,在办公室虚度芳华啊”

  楚千淼对他礼貌地笑“阚总,我们任总不搞性别歧视。他眼里只有下属,没有特定区分的男下属女下属。如果他不让谁做项目,那一定是谁的项目做得太差,不叫他满意了。”

  阚轻舟笑眯眯地,拉开秦谦宇的椅子,坐下,一身的平易近人,和她聊天“那照你这么说,你们任总是觉得你项目做得不好了那你说他为什么还招你进来呢”

  楚千淼真的见识到阚轻舟的刨坑本领了。他这是拐着弯地让她往“你八成是任炎的菜,你们俩十有八九得搞出男女关系”的坑里跳。

  楚千淼一笑“阚总怎么知道任总会一直不给我项目做我这才刚来几天啊”

  阚轻舟开玩笑似的说“要不你来我部门吧,我这项目多,你来了立刻能上项目。”

  楚千淼之前听秦谦宇说过“任总总压着阚轻舟一头,有任总在,阚轻舟永远的千年老二。但他野心大着呢,想当力通整个投行的总裁,想达成这么目的他就必须得先干掉千年老大。也因为这个他恨不得把咱们部门捣散才开心,使劲想挖咱们部门的人,什么你来就让你带项目之类的,别信他,他满嘴跑火车。”

  楚千淼微笑谢过阚轻舟的“好意”,对他说我们任总马上就能让我上项目了。

  阚轻舟还要说什么,一道声音阻截了他的声音。

  “老阚,我手下原来的两个女员工,她们因为什么坐冷板凳、又因为什么离职,用我说出来吗”

  任炎走过来,声音清冷。

  阚轻舟站起身,风衣下摆呼呼哒哒一抖,刮得转椅都不稳当起来。

  “我就跟小楚聊聊天,任炎你说你防我跟防贼似的,没意思”他转身走了。

  楚千淼抬头,迎着任炎的视线叫了声“任总”。

  任炎看了她一瞬,问她“你怎么还没走”

  办公区的灯光已经灭掉大半,他站在过道上,打在他身上的灯光昏寐不明,柔和了他刚直的线条。

  楚千淼回答他“我想再看会书。”

  任炎随口问“看什么书呢”

  楚千淼答“并购。”

  任炎挑了眉。

  “为什么看并购的书”

  “觉得可能用得上。”顿一顿,她嘴角弯起来,眼睛也微微弯起来,笑着说,“觉得你可能会让我做并购的项目。”

  她一点都不慌张,不觉得任炎是真的让她坐冷板凳。部门内现在在做的都是io项目,io她已经做过两个了,如果想有更多长进最好能接触更多领域。

  而部门其他人除了io项目,其他领域的项目都已经做过了,无所谓继续做的是不是io项目。

  只有她还欠缺着其他领域的锻炼。所以她的下一个项目,最好不是io。

  这几天她频繁听到任炎讲电话时提到并购的事情。她大胆地想,也许他一直闲着她,是打算等并购项目谈落了地,让她接触这个新领域吧。

  所以她可不能打无准备之仗。所以她这几天猛攻这些业务知识。

  任炎看着灯光映照下笑得眉眼微弯的女孩,看着她笑容里透出的狡黠聪慧。

  “这么有信心吗不怕阚轻舟说的是真的”他问。

  “既然你是我领导,我得学会信任你。”楚千淼认真说。

  任炎别开头,嘴角弯了一下。

  很快弧度回正,他转正脸看着她。

  她迎着他的视线问“领导你怎么这么晚也还没走”

  任炎看着她,对她说“来通知你件事。准备一下,下周一和我到上海出差。是个并购项目。”

  当晚睡前楚千淼没忍住,给秦谦宇发了信息,打听八卦。

  楚千淼秦哥,咱们部门以前有过俩女员工

  秦谦宇对啊,怎么了

  楚千淼听说任总不让她们做项目把她们逼走了

  秦谦宇直接发来一段语音,他的语气愤慨至极又是阚轻舟那王八蛋说的吧这孙子到处这么说,可惜知道真实情况的只有我,任总又不让我说,我快憋死了你发个毒誓你不说出去,我就告诉你

  楚千淼我要是说出去就让我一辈子再也捡不着钱

  秦谦宇觉得这誓言太毒了,毒得他放心地连续发了几条语音过来。

  第一条语音这俩女的是先后到我们部门的,是总部领导塞到任总手里的,任总碍于人事关系,没法拒绝。

  又一条语音什么任总不让她们做项目啊,可得了吧这俩姐姐,出个差娇气的,半箱子是面膜半箱子是肤护品,还有什么卷发棒美容仪塞不下要塞在别人箱子里,然后该带的材料一页不带,说那是男人应该干的活。任总觉得那行吧你们这么不能干活那就别干了,坐着吧,让男人干。而且最过分的你知道是什么,她们把我们部门的项目承揽情况都透露给了阚轻舟,让阚轻舟生生地截走俩项目

  楚千淼心说这阚轻舟怎么这么有毒。

  第三条语音后来你知道怎么的那俩女的先后在办公室跟阚轻舟勾搭上了力通不允许办公室恋情我跟你说过的,这规矩是董事长亲自下的令,所以哪怕她们有总部领导的关系也不行,后来那俩女的为了保阚轻舟就都自己辞职了。任总不让我解释这事儿,他说有个苛待女下属的名声挺好的,省着又有谁惦记着往他手底下塞不能干活的女人。

  楚千淼

  她想阚轻舟身体这么好吗

  第四条语音跟你说个题外话。现在那俩姐姐嘿,一个是阚轻舟前女友,一个是阚轻舟前妻,俩人曾经为了阚轻舟撕得头破血流,但双双变成ex之后,据说现在还能一起美甲逛街了你说逗不逗

  楚千淼听完语音惊呆了。她觉得投行可真他妈好玩,什么狗屁倒灶的事小说里都不敢编的但这里居然敢发生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2古董杂货店作者:匪我思存 3深海里的光作者:夜女三更 4燕子声声里作者:白鹭成双 5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