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125章 被人举报了

第125章 被人举报了

  任炎对楚千淼说你不用走, 我走。

  楚千淼垂下眸,她的睫毛细微地抖。过了一瞬她又抬起眼帘。

  “你不用为我这么做,我自己出去也找得到工作。”她声音里有一丝不知是什么滋味的哑。

  “不是为你, ”他看着她说,“我已经找好下家, 本来也要离开了。” 他声音笃定, 不似骗人。

  楚千淼在心里愣了下。

  他已经找好下家了。所以前段时间他经常跑总部, 其实也是在为这件事铺路吧。

  她忽然想,如果自己昨天和他没有宣布分手,现在听到这个消息会不会觉得不开心,或者有点生气。

  原来他什么都私下安排好了, 但他什么也不跟她说。

  他总是自己部署好一切, 什么都不说。这是她以前崇拜他的地方, 他在工作中把所有压力扛下,什么都不讲。可这也变成了他们成为男女朋友之后, 两人之间最大的鸿沟。

  他什么都不说,闷葫芦一样。细细想来,他们之间私下相处时根本没有什么有效沟通。

  “好,”楚千淼笑一下, 她希望自己笑得还是得体的不失态的, “那预祝任总高升发财。”

  临起身前,她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两样东西。

  他之前借给她车子的车钥匙。

  他们在一起一周年纪念日时,他送给她的项链。

  她放好那两样东西在他桌面上。她起身后,他的冷静突然就龟裂了。

  他叫她一声“千淼。”

  她很给面子地停下来, 站在椅子前听他把话讲完。

  任炎的眼神热烈,看向她,哑声问“如果我早点告诉你我和谭深是表兄弟这件事,你还会和我分手吗”

  楚千淼看着他,反问了他一句别的话。

  “你是不是,从头到尾都记得我在瀚海家纺我们再遇到的时候,你是不是根本没忘记我”

  她站在那,俯视着,盯着任炎的眼睛问。

  任炎坐在办公桌前,抬头迎视她。

  他的嘴巴没有张开没有说话,但他的喉结上下地动。他的喉结替他回答她了是的,他从来都记得她,从来都没忘掉过她。

  “那为什么装作不认识我”楚千淼的视线不依不饶,问题也不依不饶。

  任炎还是不说话,还是喉结上下滚动。

  “因为你跟谭深做过交易,答应他把我让给他因为我是谭深交过的女朋友”

  他的视线几乎要垂下去,逃开她的追问。

  她不许他逃开,紧紧捉着他的视线。她笑了,笑得比哭看起来还难过“任炎,我是物件吗我是你们兄弟之间的玩物吗你不想喜欢的时候,就答应把我让给你兄弟,你不管我多喜欢你,哪怕我表白你也拒绝我;等你喜欢我了,你又决定不把我让给兄弟了,你又来撩拨我,不管我好不容易才做到能把你这一页翻过去。”她转头看着窗外,嘴角还是弯的,眼底有晶亮液体折射着窗口的阳光。“真的,我现在觉得我是挺惨一女的,想喜欢,和想放下,都没能由我自己做回主。你说怎么就这么倒霉,就夹在你们兄弟之间了呢”

  她喘口气,转回头,看着任炎微笑说“那我这回想给自己做回分手的主,可以吧”

  任炎低下头。

  半晌他说“出去忙吧。”

  楚千淼没有回会议室。她去了卫生间。

  她把自己关在隔间里,咬着手无声地哭。

  从昨天事发一直到刚才,她整个人其实是懵的。事情来得太突然,被欺骗的愤怒和绝望压倒了伤心,叫她来不及哭也忘记了哭。

  可是刚才在任炎的办公室,她说出了那番话时,才发现自己在愤怒背后还有伤心,还有委屈,还有眼泪。

  还有一点恨。

  凭什么。

  凭什么那两个男人把她陷入在这么尴尬的境地

  她甚至能想象到任炎的外婆,同时是谭深的奶奶,反对她和任炎在一起的原因一个女孩既跟弟弟好过,又来跟哥哥好,这算什么你们兄弟之间又算什么连襟吗想让人看我们家笑话把我们家变成供人茶余饭后调嘴弄舌的谈资吗

  可她凭什么要叫别人这样看轻,这不是她的错

  手机响起来,是侯琳发信息问她领导你在哪什么时候继续开会

  她回信息五分钟后。

  收起手机,她抹掉脸上残余的眼泪,深呼吸,推门出去。

  可以了,她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发酵悲伤,没有了男人,她还有事业要忙。

  两天后上班时,楚千淼忽然发现,项目一部所有成员都出现在公司里。

  所有人都从项目上回来了。

  楚千淼进了办公室,看到秦谦宇也在。

  她连忙问“秦哥,你们的项目忙完了”

  秦谦宇说“没有,领导突然把我们叫回来的,说这几天可能会有事要宣布。”

  楚千淼心里一跳。她隐隐知道任炎是要宣布什么事。

  “那领导说什么时候宣布了吗”她让自己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问。

  “唉”秦谦宇疑惑出声,“千淼,你最近一直在公司,和领导见面次数比我们多啊,你应该比我知道啊”

  楚千淼笑一下“我最近一直在带着项目组过申报材料,哪顾得上别的事。”

  秦谦宇看着她,左端祥右端详地,端详好一会才点点头“看上去你是憔悴了不少。看来承揽承做一条龙的压力真不小,你以前做项目哪像现在这么憔悴过我看你都快瘦脱相了”

  楚千淼一笑“哪有,现在流行减肥。”她打了个马虎眼。她不想叫人从她的憔悴背后发掘出情伤来。

  “所以领导跟你说了吗,打算什么时候宣布大事情”

  秦谦宇摇头“领导就说差不多这几天,他说在等一个时机。”

  第二天力通全体员工收到内部邮件。

  公司总部的人事出现了大变动,原来总部的二把手叶浩荣下了台回了家。总部的三把手升为二把手,顶上了叶浩荣的位置。

  私下里秦谦宇告诉楚千淼“你来力通的时间比我短一些,所以有些事没我了解得多。”

  楚千淼心想我就是来力通的时间比你长有些事也未必比你了解。秦谦宇以他傻白甜老大哥的独特气质,无论走到哪里都能从那里的人那儿不费力地套来八卦,人们对他这样一个老好人老大哥从来也不设防。

  “这个叶浩荣,虽然是二把手,但其实手伸得挺长,有时候董事长都要听他的意见。他本来对咱们任总挺看好,也有意想拉拢任总成为他的人马对了,崔西杰就是他安排到咱们任总手下的,这你还记得吧”70

  楚千淼点点头。总部领导里,她没记住几个人名,但这个叶浩荣却是叫她印象深刻的。毕竟她做过叶浩荣承揽的项目,而且是她发现了项目上的问题,最后终止了那个项目。

  秦谦宇继续说“但是自从那次,他介绍个收购项目给咱们任总做,就是亿莱影业收购陶冶院线那个,”顿了顿,他一拍脑门,“哎,我还介绍什么呀,这项目就是你和崔西杰你们俩经手做的啊”

  感慨完他继续说“这个项目不是被你发现问题了吗,任总就拍板叫停了。然后他把所有事情都揽下了,跟叶浩荣说这个项目没法做,叶浩荣当时很不高兴,从那以后算是跟咱们领导结了大仇了。”64

  当时的情况楚千淼记得清清楚楚。

  她现在都有点难过,她怎么把那项目结束时的情景记得清清楚楚分毫不差。

  那个收购项目有问题,是任炎扛下了所有压力,果断地结束了那个项目。她还记得在项目上的最后一天,她推开窗,看到楼下金黄的银杏树下站着任炎。他站在一地金黄里,抬头向她招手,笑着对她说收拾东西,等下跟我回北京。72

  想到这里楚千淼心口钝痛了一下。

  她捶捶胸,端起水杯喝一大口水,冲走那些昔日影像。

  她也记得为什么叶浩荣不高兴。秦谦宇说过叶浩荣八成是在陶冶院线里由人代持了股份,这样陶冶院线被上市公司收购之后他也能跟着收钱,所以他非常积极地促成那次收购,哪怕陶冶院线埋着大额对外担保的雷。72

  “后来崔西杰吃里扒外,领导让他主动辞职。崔西杰是叶浩荣介绍来的,这不就跟打了叶浩荣的脸似的吗,从那以后叶浩荣算是把梁子跟咱们任总结得瓷瓷实实的了。”秦谦宇说着说着扬高了声调,一拍桌子,“甚至叶浩荣为了对付咱们领导,之后一直给阚轻舟撑腰你知道吗”

  楚千淼心里咚的一跳。

  所以阚轻舟后来在总部的靠山,居然是叶浩荣了。

  秦谦宇说到这时,扭头向外看了看,确定门外无人经过,他压低些声音告诉楚千淼“经过你秦哥我多方打听查探,这回总部人事变动,咱们任总是一大推动力我估计咱们领导是不想忍叶浩荣了,就去给公司三把手宁总出谋划策推波助澜,让他扳倒了叶浩荣,升为了二把手。”

  楚千淼觉得之前心里的那些猜测都得到了印证。所以任炎之前一段时间一直在往总部跑,果然是和人事变动有关。

  她问秦谦宇,扳倒叶浩荣的手法,是不是和陶冶院线类似找到叶浩荣在外面企业代持持股的证据,企业上市或者被收购,他从中私下得到了好处。

  秦谦宇直拍巴掌说“弟弟你真聪明啊,论举一反三我就服你”

  说到这他一脸的美滋滋“搞掉了叶浩荣,宁总上了位,从此以后我们部门也是一个有大树靠的部门了”

  楚千淼笑笑,没说话。

  秦谦宇和楚千淼聊了一会天,出去溜达了一圈。楚千淼去会议室继续过材料。

  午休时她回办公室吃盒饭,正吃着,秦谦宇一阵风似的推门进来。

  他脸上全是惊诧的神色,他冲到楚千淼面前,叫她的时候声音都打了颤,像要哭似的“千淼,力涯制造暴雷了力通证券和咱们任总,都受到了处分”

  楚千淼拿在手里的笔,咕咚一声,掉在桌面上。

  楚千淼连忙打开电脑。她在监管机构的网站上看到了行政处罚决定书。

  她查了下经过经人举报,上市公司力涯制造存在未清理完毕的股权代持情况,且被代持人是政府机关人员,情节严重;同时力涯制造与投资人鹰吉资本之间在上市前存在对赌协议,保荐人在保荐材料中说对赌协议已经清理完毕;但就举报情况来看,上市后,力涯制造和投资人鹰吉资本之间私下里依然存在对赌协议。

  对于上面两项举报,监管部门给保荐人力通证券、保荐代表人任炎下发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力通证券被问责并罚款,任炎因为在尽职调查过程中未勤勉尽责、没能查出代持和对赌协议的情况,被下发了警示函。

  楚千淼看着这两个被暴出的雷,手脚冰凉。

  这种黄牌警告的处罚,虽然没有吊销资格狠绝,但这种警示公告对于一个保荐代表人来说是相当严厉的,这处罚罚掉的,是一个从业人员的名声、声誉,甚至是前途力通证券会因为这次处罚变成监管机构重点监管的对象,以后力通申报的项目会受到重点监控。而任炎在力通的处境,在这人事变动的动荡时期,会变得尴尬艰难,刚上位的宁总也许也保不住他。

  楚千淼握着拳头想,怎么就会是代持和对赌协议暴了雷这两个问题明明是他们做项目时重点又重点关注过的问题,他们在尽调时对这两个问题花费的时间精力也是最多,可怎么偏偏会在这两个问题上暴雷

  她咬着牙想,该死的钱四季,该死的力涯制造。

  可又是谁举报的这两颗雷他怎么会知道连保荐机构都没能尽调出来的事情

  她脑子里乱纷纷。

  她听到秦谦宇有点悲伤地说,力通证券有可能会让任炎离开。他很担忧地念叨着,因为这种事离职,就算想跳去其他券商,其他券商也未必肯在这个节骨眼上收啊,我们领导可怎么办啊。

  她马上愤怒起来。

  任炎他就是走,也应该是自己找好下家不想干了,而不是就这么不风不光地被辞退啊。

  下午时,任炎到了公司。他把全部门的人都叫上了。他没让大家去会议室,他把所有人集合在他办公室里。

  s:书友们我是作者红九,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微信右上角””添加朋友选择公众号输入zhaoshhenqi长按三秒复制搜索,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他看着他护在手下的每一个人。

  楚千淼,秦谦宇,刘立峰,孙伊,卢仲尔,王思安,闫允强。

  他想他们应该都听说他的事了,因为他们脸上又愤怒又难过。

  他对他们笑了一下。他从来没有这样笑过两边嘴角都翘了起来。

  这样的笑容对他来说,太外放了,让他很陌生。

  他对他们这么笑着了一下,说了一段话。

  “大家都听说力涯制造的事了吧。因为这件事,我将会离开力通证券。”他声音落下,看到他的手下们眼睛一个个的都红了。

  连她的眼眶也红了。

  “你们不用这样。说实话,我本来也打算辞职离开了。”他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放在办公桌上,方向朝着他的兵们。那是一封辞职信,“把你们都叫回来,也是想告诉你们这件事,只是我在等一个时机说来也巧,我本来想在叶浩荣回家之后再告诉你们的,也就是今天。”

  他又笑了下“只是没想到力涯制造的雷比我辞职早了一步。现在不用我交辞职信了,倒也省事。所以你们都不用难过。记得我在项目上跟你们说过的话吗”

  他眼睛扫过楚千淼、秦谦宇、刘立峰和闫云强。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投行更是这样,一次次跳槽就是你们的快速升迁之路。所以,也许未来有一天,在座各位都会跟彼此说再见,到其他地方去高就,开启新的职业道路,那未必是件坏事,所以到那时,都不必过分伤感。”

  楚千淼的鼻子猛地一酸。

  她记得这段话,这是任炎在力涯项目上对他们说的。90

  想想真是讽刺,第一次说这些话是在力涯,他再次说这些话竟也是因为力涯。

  该死的力涯

  她听到任炎对他们说“大家都不必过分伤感,我会安排好一切再离开。”

  顿了顿他说“你们都出去吧,楚千淼,留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红包照旧

  看文嘛,大家肯定有不一样的解读,每种解读有自己的道理,不用谁非得强行说服谁,这也是文字的魅力,包含多种可能性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125章 被人举报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作者:桐华 2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3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4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5山楂树之恋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