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一百零七章 你太分我心

第一百零七章 你太分我心

  楚千淼回到甜甜食品的第二天,  李思晃悠进了任炎的办公室。狂沙文学网  kuangsha

  他坐在任炎对面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笑着说“千淼一回到项目上,我这耳朵根瞬间清静了,  再也没人打电话跟我问这问那了,问题一到她那,  直接全解决。”

  任炎放下手头文件,  抬起头陪他聊两句。

  “她有这么出息吗”他一副随意的样子问。

  其实他一点都不随意,  他就是想听别人夸夸她。

  “那是相当出息了,楚千淼同志现在在项目现场,真是游刃有余。”李思对任炎说,“她业务能力扎扎实实的,  一看就是你亲手带出来的,  她可真是给我助力不少,  我就没见过这么漂亮还能吃苦的姑娘。”

  接下来李思毫不察觉自己着了任炎的道儿,他在任炎了无痕迹的带话技能下,  一桩桩一件件不停地表扬起楚千淼。

  “你问我千淼怎么助力我这么说吧,企业的财务总监是个相当难搞的人,油盐不进软硬不吃,战斗力还强,  项目上的会计师律师全跟她干过仗,  还全以落败收场。那俩中介机构的负责人为这事还专门跑过企业两趟去解决问题。但千淼把那个财务总监捋顺得明明白白的,一点没让我操coco心往现场跑。我听说现在那财务总监跟她特好,特服她。”

  “对了那公司有个独立董事,特么一个人已经给五家企业担任独立董事了,  还要给甜甜食品接着担任独董呢。他自己填简历的时候漏写了一个,这样加上甜甜食品正好是五家,别人看了他这简历也都没看出问题。就千淼,特认真,没只信董监高自己的简历,她又挨个仔细查了一遍,然后发现这独董已经在外面担任了五家公司的独立董事了,他要再给甜甜食品担任独董,那不就超了。企业赶紧换了个独董。”

  “还有企业有异地存货,会计师都出了审计报告了说没问题,千淼觉得她还是应该再实地亲自盘点一下比较好,她就去了。结果怎么样,有个地方还真的盘点错了。千淼啊,她真是认真,还敏锐,天生干投行的料”

  任炎听着这桩桩件件的事,表面波澜不惊,心里却暗喜和欣慰。

  他手把手带出来的小姑娘,如今长大了。

  他听到李思忽然感慨着说“我现在觉得当初我帮你面试千淼的时候,就应该把她直接扣在我手下,你说我怎么那么无私,把这么好的苗子拱手让你了。”

  任炎笑笑“这么看好她那以后如果她有升职机会,替我多推荐她。”

  李思也笑“这没问题啊,我愿意推荐,她确实有实力又有潜力。”顿了顿他又说,“不过我倒是想推荐,但她是你的部下,要推荐也是你推荐,轮不到我啊。”

  任炎又笑笑,岔开了话题,没在这件事上继续多说什么。

  等他离开的那一天,就需要李思的推荐了。

  他希望在他离开之前,可以让一切未来能帮到她的人,现在都有机会看到她的能力。

  楚千淼回到甜甜食品项目上,处理完所有问题后,和其他项目组成员回到北京,着手准备发行申请文件。

  虽然她回了北京,但任炎却出差到了项目上,这样一来他们还是分隔两地。

  之前每一个项目到了申报前这个阶段,都是任炎带着大家一点点地过材料,过到每个人几近崩溃时,项目就磨出来了。那时任炎扛下所有人的焦虑,扛下整个项目的压力,一个人统领千军万马,指挥若定。

  虽然李思是甜甜食品这个项目的签字保代和项目总负责人,但楚千淼是从头跟到尾的那个人,她对项目最为了解,任何一个项目细节她都牢牢记在脑子里。所以现在轮到她来扮演这个指挥者的角色,由她带着项目组成员、企业代表和其他中介机构成员一起过材料。

  这样亲自站在任炎当初的位置上时,楚千淼才真切体会到了任炎从前为大家扛下多少压力项目上每个人只需要负责自己所擅长和一直在跟进的那部分就可以了。可任炎要负责的是整个全局。

  她扛下全局时,感受到了无比的压力。她想象着任炎当时是怎么做的。在一个白天她和会计师律师就一个问题发生了一些处理上的争执后,晚上她在跟任炎通电话时问“你当时和其他中介机构负责人争执的时候,有没有一种,快要崩溃的感觉”

  任炎用专门对她软化过的声音告诉她“有,很多次,尤其在他们的解决思路明明是错的又不肯听别人说话的时候。以前遇到这种情qg况我摔材料走人过。”说到这,他声音里有一点低沉的笑意,“最近几年没有这样了。”

  楚千淼愣了愣,她想不到任炎还会摔过材料。她连忙问“那你最近几年是怎么克服的这个情qg绪啊”

  任炎在那边默了一下,再开口时声音有微微的哑。像每一个男人动情qg时那样,声带也会跟着动情qg。他说“因为这几年做项目时,多了个小学妹在看着我。我想在她面前尽量做个完美的人。”

  楚千淼反应了一下后,耳朵里轰隆炸开一颗雷,这雷轰得她脸红心跳。

  她想这男人怎么这样啊,猝不及防就给她发大招,她可怎么招架啊。

  挂断电话后,再遇到同样的问题时,楚千淼也告诉自己,挺tg住,别崩溃,做得完美些也给他瞧瞧。

  高压的状态下,对他的思念变成了舒缓压力的最好方式。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qg时,她想想他,想想他们都多久没见了不也还是都好好地活着呢吗她顿时也就觉得那些事情qg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qg了。

  一个能在热rè恋时期扛住异地恋煎熬的人,没什么坎是过不去的。

  这个项目最终成功地在年底前报了上去。楚千淼觉得自己脱了一层皮。

  随后她到任炎在忙的那个io项目上帮了一阵子忙。

  白天他们各不相干地好好工作,到了晚上就做贼一样溜出去,溜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亲一亲,抱一抱,过过做情qg人的瘾。

  年底事多,后来任炎不能常待在项目上,他开始到处飞,一会北京一会上海一会深圳。这就导致他们又开始了聚少离多的异地恋。

  楚千淼有时甚至觉得,投行这份工作是专门和爱ài情qg做对的一种工作。不过它也有一点好,总能营造出小别胜新婚的心跳感出来,让大家没那么快陷入老夫老妻的状态中。

  她到现在每一次见到任炎,还都会面红耳赤心跳加快,像个小粉丝见到心爱ài的爱ài豆那样。

  转了年过完春chun节,大家从雷振梓亲戚家的公司里暂时撤了出来,回力通证券坐班一段时间。雷振梓亲戚的公司内部出了点问题,需要解决一阵子中介机构再重新进场。

  不久后,两个好消息结伴传来。

  第一个好消息是力涯过会,成功上市。秦谦宇借着这个项目注册成为正式的保荐代表人。第二个好消息是甜甜食品增发项目顺利完成,楚千淼也借着这个项目注册为正式的保荐代表人。

  任炎给他们两个人都申请升了职、加了薪,也给他们安排了办公室他们两个人共用一间办公室。从此从这间办公室里出去时,他们一个是楚总,一个是秦总。

  这是楚千淼毕业后的第五个年头,她在这一年让自己的头衔中带上了“总”。

  她想下个目标是什么呢

  下一个目标,就定为在她明年过二十九岁生日ri的时候,让她变成一个拥有独立办公室的董事总经理吧。那是她和任炎在瀚海家纺项目上再相见时,任炎在他的二十九时所拥有的成绩。

  进驻办公室后,楚千淼和任炎的直面接触变得越来越少。

  任炎似乎有意想锻炼她,对她说,后面无论做项目还是其他工作,都希望她能自主自立。省着有一天他们的关系被公诸于世时,会有人嚼舌头根说她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还不都是靠着她找了个领导男朋友实现的。

  在这一点上,楚千淼的态度和任炎不谋而合。她也希望自己能靠自立自强发展后面的事业,任炎可以辅助她,但不能变成她的依赖。

  楚千淼跟曾经在项目上认识的、以及通过项目认识的她所能想到的人,都各自接触了一番,她让这些人知道她如今的职位和将来可以一起合作项目的可能性xg。

  任炎私下里夸过她,说她懂得在工作中积累人脉和利用人脉去挖掘潜在项目机会,这很好。他还问楚千淼“需要我帮你承揽项目吗”

  楚千淼摇头表示“等我实在打不开局面的时候你再帮我,先让我自己扑腾扑腾。”

  任炎随她扑腾。他知道她是个越扑腾越能出局面的人。

  楚千淼和任炎现在已经能很驾轻就熟地分开在公司的相处状态和私下里的相处状态。楚千淼觉得自己在这段地下恋里最大的收获就是人生演技得到了极大提升。

  她演技好到秦谦宇不住为她担心。

  秦谦宇曾经在办公室里压低声音问她“你是不是又有什么事惹任总不痛快了我看自打过完春chun节任总好像对你比节前又疏远了呢”

  楚千淼实在不忍心再说百分百的假话,她于是用听起来像假话的真话告诉秦谦宇“可能我太漂亮了,任总觉得应该跟我避避嫌吧。”

  她这话要是让刘立峰听见,肯定是一番喷怼加奚落。但秦谦宇却“哎”了一声说“你这么一说还真是,你这两年正值壮年,美得跟朵花似的,任总如果跟你走得近确实容易惹别人闲话到时候你有了什么成绩啊、成功啊,都会被人看成是靠着卖相吸引领导办到的。”

  说到这秦谦宇叹了口气“唉,所以说现在这个职场啊,对女性xg还是不如对男性xg那么包容和公平的。”

  楚千淼想,这人间怎么会有像秦谦宇这样既傻白甜又比谁都通透的人呢他的系花老婆还真的是有眼光的,挖到这么块宝。

  任炎私下给了楚千淼一个建议。他叫楚千淼把头发弄一弄,弄得成熟一点,她常梳的黑长直或者马尾辫让她看起来太嫩气。她现在出门在外怎么也要被人叫一声“楚总”了,总要有些气场压得住才行。

  楚千淼于是在周末牺牲了和任炎私下起腻的时间,跑去烫了头,披肩的大波浪。谷妙语根据她的造型送给她一管口红,正红色。

  周一她梳着新发型,上了淡妆,涂了口红,穿上白衬衫红色高腰一步裙。当她走进公司的时候,前台小姑娘先冲她“呀”了一声,叫了声“楚总早”,紧跟着由衷地赞美她“楚总今天好漂亮”

  楚千淼落落大方地说了声谢谢。

  随后她遇到李思部门的几个同事,顾凯看到她时眼睛都直了。那两个项目经理冲她叫“楚总”。她微笑颔首和他们打了招呼。

  然后她路过了茶水间。任炎正从里面端着水杯出来。他抬头看到她时,她冲他一笑,叫了声“任总早”。

  她随即看到他端在手里的水杯震了下,水差点洒出来。

  他直勾勾地看了她好长一眼,眼底炽热rè。在被路过的人发现前,他移走眼神,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应了她的招呼点了点头,回了声“早”。

  看到他那一瞬失态的样子,楚千淼的心情qg无比愉悦。在此之前,总是他愿意逗弄着她,好端端地非把她逗得害羞脸红才罢休。

  她总觉得自己在他手心里落足了下风。这回好了,轮到她占了上风一次,看他失态的样子。

  她推门进了办公室,秦谦宇抬头时“霍”地一声向后一靠,被吓了一跳似的。

  他瞪着楚千淼直拍胸xiong口“我天,你这烈焰红唇,太性xg感了吧我天,千淼啊,我今天才发现你不是弟弟原来你是妹妹啊不过好在我对我老婆情qg比金坚,你在我眼里始终是个弟弟”

  楚千淼笑说“哥你放心,我是你亲弟弟”

  她坐下后手机就开始响。她看眼来电显示,是唐捷打来的。

  接通后唐捷笑着问她“我该叫你千淼还是楚总呢”

  楚千淼连忙笑着说“唐总您别闹,当然是千淼。”

  唐捷也笑“你也别叫我唐总了,还是唐哥。对了千淼,你之前不是说,有好项目的话大家一起合作吗。我现在手头有个项目,朋友介绍的,我把资料先发给你,你看看感不感兴趣”

  楚千淼立刻说好。

  挂断电话后,唐捷把项目情qg况发到她邮箱。是个做汽配的企业,打算上市。公司效益很好,前景也不错。楚千淼看完材料立刻打印了一份纸质版,她带着纸质版的材料敲门进了任炎办公室。

  任炎从电脑前抬头看向她时,眼神一暗,双眼微眯。

  她到到他办公桌前,把材料递给他,征询他意见“领导你看看这个企业,打算io,是不是可以做”

  她说话时任炎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她的嘴巴看。

  红唇和白齿。

  喉结在他脖子上悄悄一个滚动。

  他从她手里接过材料,翻了一遍,抬头说“企业资质不错,可以做。”顿了顿他眯眼问,“你自己联系的项目”

  楚千淼偏偏头笑着答“嗯,我之前和唐捷联系过,和他达成了以后有项目大家一起合作的一致意见。”

  她偏头的样子让任炎的眼神又一暗。

  他飞快看了眼门口,然后挪回眼神,微眯着眼看她,低低地出声“以后对别的男人不要做这个动作。”

  楚千淼眨眨眼,哦一声。

  心里却记下了这类小动作是可以让任炎失控落入下风的。

  任炎恢复正常音量“约唐捷见面聊一下吧。”

  楚千淼和唐捷约了当天下午在七彩云南喝茶,她说到时任炎也去,大家可以一起聊聊项目情qg况。

  下午在七彩云南包间里,三个人都准时赴约见了面。大家热rè情qg地寒暄过,谈话进入正题。

  唐捷先说“对了,我不在原来的所干了,我跟千淼说了,任总还不知道吧”

  任炎表示楚千淼已经把这个消息转告给他。

  楚千淼问唐捷“唐哥怎么跳槽了”

  唐捷笑着说“这话要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呢,一是你那次帮我权衡利弊让我知道跳槽其实没那么可怕,再是因为那次我罢工,我原来所的领导亲自出马都搞不定项目现场,这间接证明了我的能力,因此让其他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动了高薪挖我的念头”

  楚千淼问“其他所挖你,你们原来所的领导就这么放你走”

  唐捷笑一下说“其实也是我不想在那继续干了。”

  他喝口茶,润润口,给楚千淼和任炎解惑“咱们一起做完力涯的项目之后,我原来的领导要把我放到一个借壳上市的项目上去帮忙。对了说起来也巧了,那个项目也是你们力通的,是一个叫阚轻舟的人在做。”

  听到阚轻舟的名字,楚千淼转头和任炎对视一眼。

  “这个项目我去跟了一阵子,觉得实在做不下去了。”唐捷摇头感慨,“我跟你们公司那个阚轻舟真是处不到一块去,任总他做事的风格我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他跟你们真的是两股道上的人,做什么都糊弄还踩界,你跟他说有些事不能那么干吧,他还叫你别那么吹毛求疵没事找事。这么做项目太提心吊胆了,正好有人挖我,我干脆就跳槽了。”

  楚千淼又和任炎对视一眼,而后她对唐捷笑着说“那我觉得你跳槽是很正确的选择了”

  接下来三个人聊起逐风汽配的项目。唐捷比邮件里的初步材料更详尽些地介绍了一下企业的情qg况以及企业老板的情qg况。

  “总之就是,企业的资质不错,效益不错,前景也不错,企业的老板杜啸峰,看起来特凶,但千淼你要是见了他一定能和他投机,他和你一样都是热rè心肠性xg情qg中人”

  楚千淼笑起来“这么一说我倒是真想见见了”

  听完企业和老板情qg况,任炎也对唐捷表了态“楚总现在也是我们公司的保荐代表人了,完全可以在项目上独当一面,所以这个项目以后就由她独立负责,有什么事你直接和她对接。这本来也是你要找她做的项目,我只是帮着把把关。项目不错,敲定可以做之后,我就不多干涉了。”

  事情qg就此谈妥。唐捷和楚千淼约定了个时间,说等下次见面再和她商量定哪家律师事务所合作,这期间也请楚千淼帮忙琢磨琢磨合适的合作方。而后他看看表,抱歉地告辞“五点半了,我得去接我儿子了”

  楚千淼把他送出门口。

  再回包间时,她看到任炎坐在沙发椅上,脱掉了西服外套tào。

  他穿着白衬衫,抬头看她,眼神幽深浓郁,让她把包间门关上。

  然后向她招手,说“过来。”

  楚千淼走过去时脸颊就开始要发烫。她克制自己,让自己冷静,别着了他荷尔蒙的道儿。

  她走到任炎身shēn边,问了声“干嘛”

  话音还没落,就被他一拉,她一下坐到了他腿上去。

  他用他最爱ài用的姿势环抱住她,垂眸看着她。

  她心里直慌,看着门口,哑声说“会有人进来的”

  他却一径垂眸看着她,一点不慌张,告诉她“不会有人进来的,这里的服务员受过培训,进来前要敲门得到允许。”

  可还是太刺激了。楚千淼的心咚咚直跳。

  任炎抬手捏着她下巴,声音中带着喑哑,凑近问她“我怎么有点后悔让你弄头发了呢,嗯”话的尾音落在她的唇畔上,他碾着她的唇低语,“你太分我的心,我忍你一整天了。”

  楚千淼一边承受他的吻,一边担心门口会有人进来。

  这种紧张感让她敏感得要命,他舌尖稍稍一个挑动,她就忍不住要战栗。

  蓦地他的嘴唇离开她。

  她掀开迷离的眼睛,使劲聚了焦看,他居然在解她衬衫的前两颗扣子。

  他一边解她扣子,一边用嘴唇吮shun她的耳垂,让她想阻止他手上动作的力气和理智瞬间蒸发。

  他埋进她颈间吻她的锁骨。一边吻还一边低低哑哑地告诉她“项目上需要人手的话,可以叫卢仲尔王思安先过去帮你孙伊刘立峰闫允强得跟着秦谦宇做项目”

  她觉得他坏透了,她这时候哪还有神智听这些

  她只觉得他的舌尖嘴唇吻过她的锁骨,现在正向上,吻着她的颈线向上来。

  她浑身shēn战栗,一点力气都没有,一滩水似的落入他手中,任他放火,无法自救。

  她仰着下巴,嘴巴里不自觉地溢出了奇怪的声音,是不受她自己控制的急喘低吟。听到自己发出这种声音,她羞得要死。

  他怎么把她挖掘得这么荡dàngdàng漾

  而他一边顺着她的颈线吻上来,一边还在说“人手不够可以给你招两个实习生,用得好以后就留下,用不好就让他走人。”声音丝丝哑哑地,像这世上最性xg感的魔咒。

  他细细密密地吻她的颈,一手托着她的腰轻揉,一手春chun风似的轻抚她的胸xiong。

  她心里发狂地想,他好会做男人,步步进阶,让她一路丢盔弃甲

  她被他吻得像被放在煎锅上烤,燥热rè难耐,心跳如鼓。

  呼吸变得急促,中间夹有难以自抑的低声轻吟,身shēn体里涌起又觉羞又觉舒服的热rè流。

  但总觉得有什么没得到纾解,她低喘和低吟得厉害,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直到他在她颈间流连的唇舌沿着颈线一路向上,他吻过她的下颌,最终双唇落回在她嘴唇上

  找到了。找到纾解的出口了。

  她立刻迎上去,热rè烈地回应他。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二位大哥大姐,喝点茶喝点茶,降降火,快今天作者亲自出演小剧场哈哈哈

  15字以上2分留言,600个红包么么哒前面的明天发,么么哒

  给大家推荐一个有存稿的码字大魔王的文,大家多支持大家留个言再跑哈哈哈

  三万行情qg书by荔箫

  a的小天使只能搜索文名进行收藏啦

  文案

  当红作家玉篱身shēn陷抄袭门。

  历经半个月的发酵,身shēn败名裂,封笔退圈。

  同时,圈内著名作家经纪人陆诚在朋友的工作室遇到了一个构思奇佳、文笔精妙的新作者。

  陆诚有心挖墙脚,捧出新一代神级作家。

  “谢小姐的水平看起来不像新人,以前的笔名叫什么我们或许可以合作一下。”

  谢青“玉篱。”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一百零七章 你太分我心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深海里的光作者:夜女三更 2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作者:籽月 3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4我的印钞机女友作者:时镜 5星光璀璨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