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69章 有神通的人

  服不服第六十九章有神通的人

  一连几天,  任炎都没再主动过问上海那边的项目。

  从上海回到北京的第二天是星期五,公司排了一天的会。他心不在焉地开了一天。

  心情是烦乱的,  情绪是糟糕的。他脑子里一遍遍过着在上海时他和谭深之间的对话。

  一天的会开下来,  回头再看会议纪要时,他发现他对本子上自己亲手记录下的那些条目,  大多都不太有什么深刻印象。

  他这样的状态,  放在从前是绝不会有的。假如雷振梓知道了他也会出现这种心不在焉的状态,恐怕要笑掉大牙然后再去买五千响的鞭炮放。

  可他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第二天,  星期六。

  部门里的那些下属陆陆续续把周报投进了他邮箱。只有楚千淼,  直到昨天下班、直到今天上午,  她都没有把周报发过来。

  那封漏发的周报像他坏情绪的催化剂,他整个星期六上午都心烦得不行。

  在同一个位置无法静坐三分钟,  他就一定得起来无目的地走一走。

  刚点燃一支烟,  吸到一半架在烟灰缸上,  思绪一转再想吸时,完全忘记烟灰缸上还有半支,又去重新点了支整烟

  把摇椅拉到窗口前,晒着微薄的阳光轻轻摇,希望能摇出内心的一片安静。可摇到最后,不仅听到摇椅的咯吱咯吱声他觉得烦,连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他都觉得烦。

  他烦得想把烟灰缸掼在地上,想把材料打开窗从窗口撒下去,  想把手机丢在落地玻璃上,  想发信息斥责一下那个漏发周报的人,  周报呢

  等他再定睛,视线聚焦在手里的手机时,他发现他真的把信息发出去了。

  他的思维空白了一秒钟。他怀疑几秒钟前的自己是不是疯了。

  然后他赶紧长按那条信息,选择了“撤回”。

  他重新发送一条信息过去周报。

  那女孩很快把信息回过来“对不起任总,昨天我忙忘了,这就补给您。”

  他看着她的回复,一时间说不上那些烦躁是被平息了还是变本加厉了。

  他在屏幕上戳着字,想为刚才自己滥用的叹号稍作解释“刚才我情绪不太好。以后记得不要再忘记。”

  他把字打完,没有按发送。他看着那行字,有点发怔。

  让她以后不要忘记什么周报还是,他的生日

  他慢慢地,把那行字删掉了。

  他忽然想,他这两天又是凭什么闹这份坏情绪

  上海的项目上就她一个人在盯,这是她第一次接触并购项目,她忙得不行,崔西杰很少去,她也没有跑来跟他抱怨过什么。她做得已经很好了。

  其他人忙起来时攒上两周一起交双周报也不是没有的,他都谅解,为什么到她那里,他就苛责得不行

  他重新戳着屏幕打字。

  “以后太忙可以两周交一次周报,但要记得和我说一声。”

  打完这行字,他又犹豫了。

  他会不知道她忙吗还催周报,催完又一副谅解姿态,这岂不是太矛盾

  他看着那行字,想着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好像一辈子的优柔寡断都被他提炼到此时此刻用来面对那女孩用了。

  他写写删删的犹豫间,那女孩的又一条信息已经进来,她再次道歉,并说下不为例。

  他把准备发的东西全都删掉了,把手机丢在一旁。

  他浑身的力气忽然丢失了。所有的坏情绪和烦躁都清空了,所有的精气神也一并归了零。那一瞬他前所未有的无力。但理智世界却也前所未有的一片清晰。

  清晰得可怕。

  他想他凭什么对她有各种各样的情绪

  他现在看起来像什么样子还像个男人吗

  他想他可真是可笑。拒绝她的人是他,拒绝之后放不下的人也是他。

  手机响起来。是外婆的电话。他打起精神接通。

  外婆说话说得咳嗽起来。他告诉外婆,别担心他这边,一切都好,一定记得吃药,等忙过这一阵他就去看她。

  电话挂断时,他已经心如止水般安静。

  靠在窗前摇椅里,他抬起头看向窗外。灰蒙蒙的雾霾天。

  北京的冬天没有阳光时总是让人觉得很丧。

  他看着那片灰蒙蒙,忽然就接受了谭深的说辞。

  他想谭深说的也对。

  既然他给不了她安定幸福,那就退到一边去吧。

  那就彻底地退到一边去吧。

  看她成长,看她过得好,看她事业有成。也就可以了。

  任炎觉得自己想通了。他的心境重归平静。

  他到每个项目上查看了一下,又在公司开了几个会,随后准备到上海项目上待上几天。

  虽然名义上崔西杰是上海项目的负责人,但另外两个io项目他也在跟。他现在是“准保”通过了保代考试,称为准保荐代表人,想成为真正的保代还需要以项目协办人的身份在一个io项目或者增发项目上签字才行。

  所以相比上海这个影视公司并购院线公司的项目,崔西杰对另外两个项目更上心些。

  任炎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能理解崔西杰想要尽快成为正式保代的心情。部门里多一名正式保代,这是好事,毕竟一个项目需要两名保代签字,如果崔西杰能成为正式保代,这意味着以后再做项目就可以不用去求别部门的保代来帮忙签字了。

  至于上海那边的并购项目,他就亲自去盯一下吧。

  他订好了第二天的机票,当天下午准备提前下班回家收拾一下行李和材料。

  临出公司前,他却接到栗棠的电话。

  栗棠对他很温柔地说“阿炎,我到力通证券来看个朋友谈点事情,刚谈完,一起喝个下午茶怎么样”

  任炎倒不知道栗棠在力通证券还有朋友。

  他说“抱歉,明天要出差,得回家准备一下,改天约吧。”

  他边说边往公司门口走。

  一道声音从空气和手机听筒里响起二重奏的效果。

  “阿炎,相逢不如偶遇,不如一起喝点什么再回家吧”栗棠正站在公司门口,对他巧笑倩兮着。

  任炎收起手机,点点头。既然撞上了,那就不躲了吧。

  他们直接下到大厦一楼的星巴克,叫了两杯咖啡,边喝边聊起来。

  大多是栗棠在说,任炎听着。

  “阿炎,上海那个项目,我没抢过谭深,他带着项目回来,立刻被老板升了职,现在真是春风得意得很呢。”栗棠有点落寞地说。

  任炎淡淡一撇一边嘴角“你如果把所有精力都放到工作上,你不会比他差。”

  栗棠看着他的眼神温柔婉转起来。

  “对了,”她轻笑一声说,“谭深还跟我显摆呢,他说他和千淼小学妹在上海那一周相处得很不错,距离恢复他们往昔恩爱,指日可待。”栗棠边说边观察着任炎的反应。

  任炎放下咖啡杯,波澜不惊地说“挺好的,提前祝福他们。”

  栗棠目不转睛地看了他半晌。随后她话锋一转,幽怨起来“阿炎,当初我回国时你肯去接我,这让我觉得我们之间还是有机会的。可为什么自从我回国以后,你对我都这么冷淡如果是这样,当初你又何必肯去接我”

  任炎一只手握着咖啡杯,垂眸看着杯子里的褐色液体。长密的睫毛在他眼下打下一层浅淡阴影。

  “很多事时过境迁,试过就知道不能再回头。”他淡淡地说。

  栗棠默了一会,忽然笑起来“好,那我们就不回头,我们向前走,不见得我们就行不到同一条前路上。”她笑着说,“你明天出差,不多耽误你了,等你回来我们再聊。”

  她先潇洒起身“出差顺利”

  任炎回以淡笑。万事有度,潇洒自如,这才是他所认识的曾经的栗棠。

  第二天任炎直飞上海,到了项目上。

  他一到项目上就指导楚千淼把尽调情况尽快形成书面文件、梳理好尽调过程中发现的问题,以便后续召开一次中介协调会。

  楚千淼发现任炎这次来,他整个人变得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具体怎么不一样,她也说不清,就是觉得他对待她的态度更加公事化了。

  他一到位就指挥她,做什么工作,再做什么工作,又做什么工作,给他准备什么文件,梳理出什么问题,给出相应的解决办法他明明把她支使得团团转,让她忙得要死,但她却发现她的忙变得很有序。他看似一窝蜂交代她一大堆事,可其实那些事理顺下来,正是该怎么做好一个项目的章法。

  楚千淼真的服气任炎的工作能力,她也真的希望能把任炎绑在这个项目上。有他亲临指导她,她一天的效率可以顶之前好几天。

  结束一天的材料整理工作,楚千淼搓搓手,对任炎说“任总,晚上我请您吃饭吧”

  任炎抬头瞥她一眼,眼神无声胜有声地问着“你有什么目的”。

  楚千淼顺口拍彩虹屁“任总,你别怕,我不借钱。我是觉得你今天对我工作上的指导,让我受益匪浅,你就像指路明灯似的一下照亮我的思路,让我工作进程都提了速所以我想我必须得请您吃饭谢谢您”

  任炎半斜着眼神看了她好一会,“呵”地一声,笑了。

  她有了几分从前在瀚海家纺和嘉乐远项目上的样子。

  “走吧。”任炎拎过大衣起身,对楚千淼淡淡地说。

  楚千淼把任炎带到酒店附近她觉得味道非常不错的上海菜馆。

  这餐饭她和任炎都吃得非常客客气气,下了班也像在上班似的,言谈交流都公事化极了。这样的进餐气氛,让楚千淼有种错觉,他们不是在下馆子,他们其实再吃一顿工作餐。

  好不容易闷头吃完,楚千淼抢着去买单。

  买完单收好钱包她就要走。任炎坐在座位上没动,问她“你不开发票吗”

  刚刚有道鱼,价格非常贵。他想着反正她能报销,才让她点了那道菜,才没跟她抢着买单。

  楚千淼把滑落到肩膀前的一缕头发向后轻轻撩,撩到肩膀后“啊”

  任炎看着她,睫毛似乎抖动了一下。

  他又问一次“怎么不开发票”

  楚千淼“啊,请您吃饭就不开了吧。”

  任炎一挑眉“就算是请我吃饭,也是在出差期间内的晚餐。我不是告诉你,出差期间的一切餐费差旅费你都可以报销的吗”

  楚千淼眨眨眼,笑一下说“不开能赠一瓶饮料”

  报销额度没有了,她真的懒得开。马上就是年底,发票留不到第二年有了额度再报销,何必多此一举。

  任炎一挑眉“为一瓶饮料放弃报销”

  楚千淼已经站起来穿好大衣,对他笑“任总,吃好了我们回吧,我想回去写工作报告。”

  任炎还是不动,问她  “不是赠送饮料吗。”

  楚千淼“”您还真在乎这一瓶饮料

  “我这就去拿”楚千淼满脸都是开心地说。

  她去了一下又回来,手里多了瓶加多宝。

  “任总,要吗”

  任炎看着她,一伸手“给我吧。”

  楚千淼“”

  她就随口一问的,他还真要啊

  她把加多宝递给了任炎,又说一遍“任总,咱们吃好了就回吧,我回酒店还得写尽调工作报告。”

  任炎看她一眼,说“你先回,我还得出去办点事。”

  楚千淼也不啰嗦,嘎嘣脆地说了声“任总再见”就先走了。

  任炎坐在原处,招来服务员,问她“你们这里,不开发票赠送饮料吗”

  服务员一脸懵“不啊。”

  “刚才那女孩拿的加多宝,是你们赠给她的”任炎又问。

  服务员继续一脸懵,外加摇头“不是啊,是她买的。”

  任炎点点头,对服务员说没事了。

  他就觉得奇怪,部门里还没有谁会因为一瓶饮料放弃一顿饭的报销。

  所以她为什么懒得开发票

  他想了想,用手机给公司财务拨电话,向她询问了一些项目一部的报销情况。

  财务鲍姐回答完几个问题之后赶紧道歉“对不起任总,这几天忙着做报表,忘记跟您说一声了,您部门上海那个项目的报销额度已经用完了。”

  任炎握着手机一挑眉。

  楚千淼第二天在尽调办公室写工作报告,任炎就在另一张办公桌前办公。两个人共处在同一空间里,居然可以做到一上午各忙各的,彼此都不说话。

  楚千淼觉得自己快憋死了。

  所以中午午休时,有个年轻姑娘特意来找她,说听人说她从是律师,所以想向她咨询点事情时,她立刻二话不说拉了个把椅子让那姑娘坐下了。

  现在就算有个复读机跟她对话,她都觉得复读机是天使派来的。

  年轻姑娘自我介绍,说她叫木介,是当地作协的作家,除了写作也在陶冶院线兼职影视策划。她告诉楚千淼“我之前有部小说,版权卖给了一家影视公司,那家影视公司找到一位编剧来进行剧本改编,但那位编剧写的东西所表达的内涵,偏离了影视公司想要表达的,所以影视公司就对那位编剧提出了解约。”

  木介说“后来那位编剧给其他公司写了个剧,但人设什么的却和我的小说特别像。楚经理,我想问一下,这种情况下我该怎么维权啊”

  楚千淼听完木介的一番话,不由摇头叹一口气。看来各行各业都有不讲道义的人。有文化的人耍起恶来,更叫人防不胜防。

  她告诉木介“单凭人设不太好维权,还要看剧本和你的小说在情节上有多少重合度。”她看到木介有点沮丧,拍拍她肩膀给她打气,“没关系,打起精神,我自己之前虽然是做非诉业务的,但我有很多同学以及学长学姐都是做诉讼做得很好的,我介绍个版权官司打得特好的学姐给你,她一定会帮你想办法,为你争取最大的权益保护的”

  楚千淼当下立刻给学姐打电话,学姐听完她的描述,表示愿意看在她好看的面子上接下这个案子。楚千淼先加了木介,再把学姐和木介拉到一个群里,方便她们互加微信建立联系。她在群里起着润滑油的作用,让学姐和木介的初相识变得水到渠成。她这一中午的午休时光,就这么都无私奉献给了木介。

  木介临走时对楚千淼千恩万谢,拉着她想要跟她跪地义结金兰。楚千淼发现木介也是个爽快性子,要不是没找着香,仪式感不强,她想她八成真的跟她跪地结拜了。

  木介走后,一中午都存在但一中午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任炎终于发了声。

  他声音冷淡,告诉楚千淼“你是来做项目的,你不是来做好事搞慈善的,再说你已经不是律师了,做好你分内的工作,别多管闲事。”

  楚千淼谨慎地怼了怼他“可是任总,这趟闲事,管一管,既不会耽误工作,也不会有损失,为什么不能管呢”

  任炎抬头,挑眉问她“你管这件事,你图什么”

  楚千淼怔了一下。

  她图什么她压根没想过这个问题啊。

  有些事她想做就去做了,不一定是图了什么。做了她就觉得高兴。所以

  “我图我乐意。”

  任炎瞥她一眼,没再说什么。那一眼里有点无奈和怒其不争。楚千淼想自己在他眼里一定是吃一百个豆都不嫌腥的那种人,明明吃了好几次热心的亏还要跟人家继续瞎热心。

  可是没办法,她从小就是这样的人了,改不掉,也不想改。

  两天后,任炎组织各个中介机构就前段时间的尽调开了一次中介协调会,讨论尽调过程中所发现的问题。

  所幸都不是什么大问题,看起来陶冶院线还是个经得起推敲的标的公司。

  会议结束,各方面工作进一步向前推进。

  开完会正逢周五,任炎告诉楚千淼,买机票和他一起回北京,下周部门要开个会,原则上要求人人到场,不许缺席。

  楚千淼顺口问了句,原则外不能到场是什么情况。

  任炎没什么感情起伏地告诉她被车撞了,下楼摔了,脑袋被人砸了,胳膊腿断了。

  楚千淼求任炎别说了。这都离死快不远了。她再也不敢打原则外的念头。

  回到北京的当天晚上,楚千淼收到一条到账短信。

  她发现居然是自己的报销款下来了。

  她满脑子问号,但忍住了想给财务鲍姐打电话的冲动。第二天一大早她到了公司就立刻奔去财务,问鲍姐“我怎么又有报销额度了别是哪里搞错了。”

  鲍姐笑着告诉她“没错的,放心花钱,公司不会跟你往回要”顿一顿她告诉楚千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哎,要不说啊,你们任总人可真好,他说你们这些在下边做项目的人,本来工资就低,出差费用都是自己垫付的,要是报销款再压着不下来,你们在北京可还怎么过日子。所以他把他自己的报销额度让出来,给你和崔西杰挂账的报销单都报掉了。”

  楚千淼听得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也不能看哪只羊的毛长得好,就觉得哪只羊的毛该薅啊。任炎是只毛好的羊,可她都下不去手薅他毛,他的毛却伸去给崔西杰薅。要是崔西杰是实报实销也行,可他的发票里,有买的啊

  损失落在她自己头上时,她想她刚到公司,忍一下算了,别刚来就搞事情。可是现在实际损失落在了任炎头上,她替他觉得不平。她有点犹豫起来,想着到底要不要告诉他,崔西杰买了发票的事情。

  她在心里默默纠结着。纠结中,部门全员例会在会议室里召开了。

  任炎让大家逐个汇报了一下目前在做的项目以及项目中遇到的问题,然后大家集思广益,一起讨论解决办法。

  楚千淼发现这个例会确实值得参加,哪怕遭遇了原则外的事情,只要能喘气不死掉,最好也挺着来参加一下。因为会上讨论的全是干货,一次会议下来她觉得自己不只做了一个并购项目,是连着另外两个io项目和一个珠海项目,一起做了四个。

  讨论完毕,会议结束前,任炎忽然敲敲桌面,说“说两句。”

  大家都安静下来,正襟危坐,竖耳聆听。

  楚千淼坐在长条会议桌稍远的位子,侧身看向会议桌主位的任炎。

  他不怒而威,稳如泰山。有他在,好像霎时就能稳住一切混乱局面。

  任炎的视线扫过会议室里每一个人之后,开口讲话。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字字含着威力。

  “最近项目报销经费有限,报销额度吃紧,所以我们先暂行一个新的报销制度,以后再报销时,每个人要写一份报销说明,每一张餐费发票要写明用餐日期、用餐事项、是加班还是请客户、加班是和谁一起吃的请客户是哪个项目上的客户;打车票要写明哪天从哪里去了哪里,是去干什么的。把这些事由说明备注在一张纸上和发票报销单一起交给我。事由说明那张纸只有我自己看,不会交给财务。”

  任炎的话一说完,部门几个成员脸色各有所变。

  崔西杰还是笑呵呵地,却转头瞟了楚千淼一眼。

  楚千淼没去看他,她看着任炎。

  原来不用她说的,他什么都知道。他可真是个有神通的人。

  任炎环视全场,说“这样做是为了确保所有报销事由都和项目有关。散会后开始执行,请大家配合。”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假日暖洋洋作者:梵鸢 2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3至此终年作者:墨宝非宝 4抱住锦鲤相公作者:立誓成妖 5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