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一百零四章 蛋糕很甜吗

第一百零四章 蛋糕很甜吗

  楚千淼被任炎抱在怀里,  看着电梯一层一层往上走,看得心慌慌地跳。

  她尽量克服自己的脸红气短,抬眼看向任炎“放我下来吧,  别被人看到了,那三个人跟我住同楼层”

  她看到任炎面色淡然,  眼底还含着点笑意。

  电梯到达目标楼层,  叮的一声后,  厢门缓缓打开。楚千淼紧张得不行,就怕无巧不成书被那三位看到他们这副奸jin夫淫y  妇的德行。

  任炎却抱着她大大方方走出电梯,问了她房间号,顺着指示牌自行找路。

  她的房间在走廊尽头,  他一边抱着她往前走,  一边宽她的心。

  “不用把自己绷这么硬,  我确认过了,他们都出去了。”

  楚千淼闻声浑身shēn绷紧的肌肉rou一松,  喘口气,随后问“你怎么确认的啊”

  任炎低头看她一眼,挑了挑一边嘴角,说“我打电话给李思套tào了他的话,  他先向我夸了你,  又说了其他人不像你这么能干,比如今晚他们就跑出去泡澡按脚去了,不到十一点回不来。”

  楚千淼看他一眼,低下头,  眨着眼想,他可真是心思缜密的老狐狸,来和她偷情qg都偷得滴水不漏提前探好口风。

  他们进了房间,楚千淼拆开另一双一次性xg拖鞋穿上。她让任炎做到办公桌前的皮椅子里,让他休息一会儿。

  她自己站在办公桌旁边拆蛋糕,像拆生日ri礼物似的那么开心。

  拆完她直接趴在桌上用叉子叉着吃。开始吃第一口她就眉开眼笑。

  任炎在一旁看着她。房间的浅黄灯光让她漂亮的脸蛋看起来更温润柔滑,她吃得开心,眉眼弯弯地,睫毛又长又翘,轻轻地扇动。时不时她伸出舌尖舔tiǎntiǎn舔tiǎntiǎn嘴唇上沾的奶nǎi油。奶nǎi油被粉色的舌尖卷走,红润嘴唇上留下浅亮的湿痕。

  他的喉结无声地上下一滚。

  他低声问她“好吃吗”

  她立刻转头,冲他笑,眼底亮闪闪的“好吃”

  她低头去挖了口蛋糕,往他嘴边送“学长你尝尝”

  他看着她,一挑嘴角“我不吃了,你吃吧。”

  她冲他笑眯了眼,也不客气,手腕方向一转,把蛋糕送进自己嘴里。

  那样子又俏又媚,看得他心猿意马。

  他叫了她一声“千淼。”

  她“哎”一声,咬着叉子偏头看他,等他说话。

  “不要在栗棠面前露出任何我们在一起的蛛丝马迹,一旦她发现,我们其中一个就得立刻辞职。”他正色叮嘱着。

  她闻声怔了怔,随后正色地答应了一声。

  “也不要让谭深知道。”他又补了一句话。

  楚千淼又答应了一声,说“他在国外搞项目呢,我们见不着也说不着这个。”说完又随口补了句,“但谭深应该不是那种出于嫉妒就会举报我们关系的人吧”

  任炎挑一挑眉,丢了个反问句“你这么了解他吗”  他说这句话时,声音语气有点与平时不同。

  楚千淼品着那与平时不同的味道到底是什么。忽然她眼睛一亮,看着任炎问“学长你吃醋了”

  任炎瞥她一眼,声音冷淡“吃醋是小孩子干的事。”

  “哦。”

  他拒不承认,她继续低头吃蛋糕。

  忽然他叫她一声“千淼。”

  “嗯”她转头看他。

  他向后靠在椅背上,拍拍自己的腿,对她说“到学长这来。”

  楚千淼的脸腾地发起烧。

  她红着脸,放下叉子,走到任炎身shēn边,被他一拉,坐在他腿上。他一手环抱着她,另一手捏着她的下巴把她的脸抬起来,面向他。

  “蛋糕甜吗”他看着她,低声地问。

  她无法克制地红着脸,对他说“甜。”

  他哑着声说了句“我尝尝到底甜不甜。”声音就此消失在她唇齿间。

  他捏着她的下巴把她吻了个彻底,卷着她的舌尖吮shun她的奶nǎi油余香。

  楚千淼被他吻得眼前发白浑身shēn发软,心口怦怦跳。她两只手紧紧抓住他的肩膀,渐渐又变成抱着他的脖子。

  长长一吻结束时,她胸xiong脯起伏低低喘息。她觉得自己的嘴唇被他吮shun得胀胀的,像快肿了一样。

  他抬手来摸她的脸,随后用拇指揉弄她的嘴唇,他声音低低哑哑地,还洇着点情qg欲yu“确实很甜。”

  她脸烫得像火烧。她想他到底是什么人啊,平时看起来禁j欲yu又高冷,可是关起门怎么这么会调情qg

  他忽然托着她后脑把她压向他的肩膀,然后他的嘴唇贴着她的耳朵,轻声地问“还记得初吻的感觉吗”

  他每说一个字,嘴唇都拂过她的耳朵,像一下一下挑逗的轻吻。她不由浑身shēn战栗。

  别说初吻,她眼下连自己叫什么都快忘了。

  她摇摇头

  他把她向后移,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又低声地问“那我吻你呢是什么感觉,嗯”

  那声音被他释放得像一只撩人的手,正在带着情qg欲yu抚过她全身shēn。他看着她,眼神灼热rè直白。

  被他的目光一烧,她脸更红,心跳更慌。她抬手捂住他的眼睛,凶巴巴地回答他“也不记得了”

  他当即拉下她的手托着她后脑又风卷狂沙地吻了她一回。

  再分开时,她觉得心脏跳得都要爆炸了。她今晚可真的受不了第三回了。于是他再问“我吻你呢,是什么感觉,嗯”她再不敢负隅顽抗,低头看着他胸xiong前衬衫上第二颗扣子,乖乖回答“就是打雷的感觉,轰隆隆的”

  他踮了她一下,把她踮得抬起了头。他拉着她的手往自己胸xiong口前按。里面也怦怦怦地,砸墙一样。

  他把嘴唇又凑到她耳朵旁,若有似无地吻着,说“我这里也是。”

  她顿时心口里轰隆隆的,耳朵里轰隆隆的,脑子里也轰隆隆的。

  她觉得她要被自己的心跳声给吞没了。

  又陪着楚千淼吃完半块蛋糕,任炎翻翻手腕看了看表,说“我得走了。”

  楚千淼叫了声“学长”声音软绵绵的,有点舍不得似的,自己都吓一跳。

  他才待了半个小时。牛郎织女还能会一整天呢。她确实有点舍不得。

  “不能改签成明天一大早吗”她想了想,问。

  “那我今晚住哪里”他看着她,视线灼热rè。

  “我、我下去再给你开一间房”

  任炎挑着嘴角笑“没房间了,我问过。”

  “那,那,那你回去吧”楚千淼狠了狠心,说。

  “我今晚住你这不行吗”任炎故意逗她。

  楚千淼脸烫得快要自燃起来“不、不行我怀疑我们,会把持不住乱来的”她艰难地说完后半句。

  任炎更想逗她了,一眯眼,看着她问“我们不可以乱来吗”

  楚千淼吞口口水,而后一抬手捂住自己的脸“你别再看我了可我们现在就乱来太快了呀”

  看她急了,任炎不逗她了。

  他拉下她的手,捏在手里揉,对她说“好了,我得走了,送我下楼吧。”

  “等我下”

  楚千淼站起来喝了半瓶矿泉水给自己降了温,送任炎到楼下。

  酒店门口泊着等客的出租车。任炎走到门口一招手,一辆空车开过来。

  临上车前,他转身shēn看着楚千淼,抬手摸摸她的脸,叮嘱着“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楚千淼红着脸点头。

  “走了。”他拉开车门,临上车前又摸摸她的头。

  出租车载着他绝尘而去。

  楚千淼抬手捂住两个脸颊,呼着气给自己降温。

  她上楼的时候愤愤地想,他刚刚干吗还摸她的头,拍花子似的。她好歹也是个奔三的女人了,成熟稳重大方得体,好端端地竟给他摸成个小姑娘。

  短暂的浓情qg半小时后,楚千淼和她的男朋友又开始了分开两地的日ri子。从十月和他确立关系,到眼下的十一月,按说他们成为情qg侣的日ri子已经不短,可真正面对面在一起的时间,却只有两天零半个小时。

  楚千淼起初自觉和任炎还不到一日ri不见如隔三秋的程度。但很快她就推翻了自己的这个认知。

  她对任炎的想念在不知不觉的时候,一点点在加深。

  那想念起初是蚂蚁爬,只有一点点,感觉不浓烈,麻麻痒痒的。可后来蚂蚁爬着爬着就变成了山呼海啸,那一点点的想念不知不觉就泛滥成一大片,那些麻麻痒痒也变成了绵绵延延的、隐秘的甜与微痛。

  她到这时才知道,原来一份极致的恋爱ài是这样的滋味不顾后果的喜欢,不问原由地思念,没有自己劝自己、自己对自己妥协说,他也挺tg好的,所以你也要一心一意待他。

  她对他一切的向往都是发自本能。她想人类最根本的情qg动不就是本能

  自和他半小时的相聚后,她如果想他了,就出去买块蛋糕,就买他那天买给她的相同样式。用舌尖在口腔里碾化奶nǎi油时,她会回味他吻她的味道,那时她会情qg不自禁j地笑。

  她和秦谦宇时不时会在微信上聊聊天,互通一下有无。秦谦宇对她说“领导最近有点奇怪,不知道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他经常翻手机看,等什么消息似的。”

  她想原来他等她消息的时候,也不太淡定呢。

  隔两天秦谦宇又说“领导又变回缺少人味儿的领导了,他又双叒叕不跟我们一起聚餐了非说有重要电话要打,就自己跑回房间了。唉,这男人,可真是领导心海底针”

  她听着这通牢骚so心里有点美。那电话,当然是打给她的了。

  后来秦谦宇又告诉她“弟弟八卦企业一大美女高管对咱领导有意思,想让领导教教她上市方面的东西,结果咱领导不解风情qg,直接把活丢给刘立峰了,老刘也他妈牛,直接把自己考保代的资料借给美女高管,跟人说,看吧,看完你就悟了。后来老刘和我说,这是任总私下给他支的招,你说这俩人,绝不绝”

  她对着对话框笑了好半天,笑得心里又甜又有点思念。

  但晚上通电话时,任炎绝口不提美女高管热rè情qg高涨的学习欲yu望,却一直在旁敲侧击反问她,企业有没有什么青年才俊的高管。她和他周旋了半天才明白过来,他是在换位思考,既然他有美女爱ài慕,那她自然也有才俊欣赏。他不是没有危机感的。

  她想她走下高冷神坛的男朋友,似乎越来越有人间烟火气。她觉得他做起凡人来,真有意思。

  她在这边的定增项目上,又陆陆续续发现好多问题,独立董事异地存货等等,都是那种平时很容易让人在眼皮子底下忽略过去的问题,那种每当她一提出来别人就会恍然大悟地说这还真是个问题还好楚经理你发现了。

  她靠着她的细心和敏锐以及专业能力,把企业潜藏的暗雷一点点地找到一颗颗地排掉。

  项目做下来的过程中,他们中介机构与企业的财务总监少不了各种打交道。甜甜食品的财务总监叫卢芳,三十几岁的中年女人,是个顶顶难缠的人。

  中介机构出差尽调的餐饮费和住宿费都是由企业报销的。每当中介方拿着这些费用发票去找企业报销,就是见证卢芳最难缠的时刻。她总是嫌中介机构花的钱太多,报销时说说道道一堆有的没的,叫人无端烦躁。

  律师和会计师方面的人来楚千淼这边吐槽,说他们报销没有一次是畅快顺利的。卢芳会一张票一张票的验证真伪,一顿饭一顿饭地询问你们这饭是几个人吃的啊吃了什么啊怎么会这么贵啊你们不能浪费啊,得给我们公司尽量节省费用啊

  她这抠抠嗖嗖的架势,惹得会计师和律师的人都忍不住和她吵过架。

  会计师那边的人过来和楚千淼发牢骚so“你说这个卢芳,她是不是脑子有毛病花的是企业的钱又不是她自己的,她又不是老板亲戚,把钱看得这么死干什么老板还能把她省下的钱分给她不成”

  楚千淼闻声笑笑,不搭茬。

  她早已学会在职场上和不熟的人最忌交浅言深。

  律师也忍无可忍地过来和她吐槽过,说“那个卢芳,没有一次报销不卡我们的,就这样还想向我咨询法律纠纷问题,我真不知道她是什么脑回路我做这么多项目就没见过这么讨人厌的财务总监我觉得她就是故意的”

  楚千淼也只是听听后一笑而过,不发表任何看法。有时候没看法保万全,反而有了看法可能会至少得罪一方甚至干脆两方都得罪了。

  会计师和律师走后,顾凯和另外两位项目经理不由对楚千淼另眼相看他们每次都把发票汇集给楚千淼,由她去交给卢芳。他们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让卢芳对券商方面特别友好,到目前为止,只有他们券商方面没因为报销的事情qg和卢芳吵过架。

  不止如此,有次楚千淼忙起来忘记去送当期要报掉的发票,卢芳居然自己亲自来了尽调办公室,主动来取。

  顾凯他们三个人顿时觉得楚千淼真是神了,居然能把顶顶难缠的卢芳捋顺成这样。

  卢芳来主动取票那次,他们见识到了楚千淼的说话水平。原来她不只专业能力突出,说话水平更是超人一等的牛。

  她和卢芳聊天时,既不失券商方面项目负责人和企业方面财务总监说话的公对公领导力风范,可在这公对公之外,她又会让卢芳觉得如沐春chun风。她讲话既能投对方所好,又不显得有意恭维,总能把度恰到好处地掌握在相谈甚欢的那个点上。比如卢芳喜欢摄影,她就陪她聊摄影,聊得头头是道;卢芳喜欢诗歌,她张嘴就能背一首余光中或者徐志摩。导致和她聊完天后,卢芳义无反顾把她当成知己。

  卢芳对楚千淼的敬重服帖和另眼相待让顾凯他们三个人叹为观止。卢芳走后,顾凯忍不住问楚千淼“你到底怎么做到的,又懂摄影又会背诗”

  楚千淼笑一笑说“我和朋友通电话时顺嘴聊到了这些,他懂得多,他告诉我,我就记下了。”

  具体说,是男朋友。每晚她的宝藏男朋友和她通电话,总能给她讲点新鲜玩意。今天讲摄影,明天讲滑雪,后天给她背两首诗,大后天居然还能聊聊京剧呢。他就是她的活百科全书。她想他以往那些无欲yu无求的时光八成都用在了解这些人间大百科上了。

  “那你是怎么做到把卢芳那么难缠的人捋顺得明明白白的”顾凯又问。另外两个项目经理也跟着好奇。

  楚千淼笑着回答“其实卢芳这个人,难缠归难缠,但性xg格很简单,不难懂。她说到底就是个情qg绪化的人,情qg绪化也可以换种说法叫真性xg情qg,我们公司我们部门就有这么个人,他现在是我小弟。这种类型的人,他如果想和你对着干就会一干到底,天不怕地不怕地干到底;但如果你能把他转化成自己人,他就会成为你最铁杆的自己人。”

  顾凯想了想说“还真是,卢芳还真是这么个情qg绪化的人,虽然难缠,但人不复杂,明明白白地就是烦人。”

  他的话逗笑楚千淼。

  楚千淼说“其实大家都只停在觉得她烦人的层面,都没深想她为什么会烦人。大家不懂为什么钱是公司的钱,又不是她自己的,她卡那么死干什么。其实原因深想一层很简单,她是个情qg绪化的人,她情qg绪不好心情qg不好,就卡卡别人让别人也闹心。”

  “可她为什么心情qg总这么不好总不至于更年期已经来了吧。”顾凯问。

  楚千淼说“因为她家里有事。”

  一个一个问题把顾凯他们三个的求知欲yu吊了起来。他们干脆请楚千淼从头到尾讲一讲。

  其实发现卢芳家里有事导致情qg绪不好导致卡报销单,这事并不那么难发现。

  因为律师来吐槽的时候说了一嘴,卢芳企图在他那得到法律咨询来着。

  所以楚千淼想卢芳家里应该是遇到了什么需要打官司的事情qg。

  她就去套tào话。她套tào话的本事一般人扛不住,卢芳很快就跟她倾吐了烦心事。

  原来卢芳打算通过中介买套tào二手房,定金已经交了,卖房子的人却突然反悔。

  “于是她把卖房子的人告了,要求加倍返还定金。这边她和卖房子的人正撕得厉害时,另一边中介公司居然把她和卖方一起告了,要求他们俩每人都得支付大几万块的中介服务费,中介说虽然买卖没成,但那是卖方反悔的锅,跟他们中介没关系,他们付出过服务了,就得收费。”

  顾凯他们三个人听得咋舌“听起来是个简单事但越想倒越复杂。所以这事得怎么办呢”

  这也是卢芳的疑惑,也是让她闹情qg绪的症结所在。这事明明她有理,却被人坑,这让心情qg很不好,她焦头烂额,于是她就卡着大家的报销单让大家一起心情qg不好焦头烂额。

  “我其实是学法出身shēn的,虽然一直做非诉业务,但诉讼方面也没全扔,我回酒店顺手上网查了下卖方的房子以及当地的房屋政策,有趣的事发生了。”楚千淼笑着说。

  她说着这番话时,身shēn上有种运筹帷幄的气势。

  “原来这里当地房屋政策要求,有些区域楼盘的房子需要从交付日ri起满五年后才能买卖,而卖方那个楼盘正好受这个政策管制,卖方那套tào房子也还有大半年才到五年,所以卖家根本就没资格履行买卖合同。”

  顾凯啧啧称奇“这是什么神展开”

  楚千淼说“很明显,是中介和卖方玩的一套tào把戏。”

  所以她告诉卢芳,让她把中介和卖方一起起诉,起诉卖方明知道房子不能买卖还和中介勾结一气来这么一手,无外乎是要骗买房人一笔中介费。

  结果卖方和中介立刻就服了软,私下和解返了定金。

  “然后你们猜怎么着”楚千淼笑着对啧啧感叹的顾凯等三个人说。

  “然后啊,其实卢芳家里特有钱,拆迁时她得了整栋楼。她算了算,其实她的钱比这个企业的老板还要多几倍。所以她出来上班就是消遣,不顺心了也不看谁脸色,就是硬碰硬地死磕。”

  “不对啊,卢芳这么有钱还买那套tào二手房干吗”一个项目经理问。

  楚千淼笑着回答他“因为她女儿一句话,她女儿说想和幼儿班里最要好的小朋友做邻居。”

  那名发问的项目经理咂舌连连,简直快要不相信人生。

  另一名项目经理对楚千淼竖起大拇指“楚经理,您真牛项目做得明明白白不说,还能把隐形大财主卢芳给捋顺得服服帖帖,做项目的同时还能顺手帮她把她的烂官司解决了,真的,我服您了”

  楚千淼笑着说可千万别这么说。

  同时她在心里想得,都用您了。看起来她越发受他人敬重爱ài戴了。

  不知道她好久不见的男朋友,如果知道这件事,会不会替她开心一下呢

  想一想,她觉得又有好久没见他了。也许其实并没有那么久,毕竟一日ri不见如隔三秋是把日ri子加了倍数的。但这么想一想,她就觉得挺tg想他的。

  当天下午,楚千淼正在写材料时,接到李思电话。

  李思在通话里告诉她“千淼啊,你们任总跟我要人呢,你们力涯io的反馈意见下来了,他跟我要你,让你回北京,先把反馈意见处理了。这样,你等下就买机票回来吧,等处理完你们力涯io的反馈意见,你再回甜甜食品”

  楚千淼挂断电话就开始买机票。

  她的任总在等她回去呢。

  作者有话要说  任炎以后我吃蛋糕就这么吃,这么吃更甜。给你浪的

  卢芳这个有钱土豪一看后边就有用哈哈哈哈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一百零四章 蛋糕很甜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匆匆那年作者:九夜茴 2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3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作者:桐华 4琉璃美人煞作者:十四郎 5听说你喜欢我作者:吉祥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