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52章 有话对你说

  《服不服》第五十二章:有话对你说

  从聚会回到家,  楚千淼的心情并不如她表现得那么平静。她还是被聚会上长的见识刺激到了。

  看到别人比自己强一点,  会激起人的奋斗欲。但当看到别人比自己强太多,人反而会变得萎靡。她在聚会上见到的那些投行人士,  都比她强太多。过大的差距,  令人沮丧。

  她坐在沙发上陷入思考中,连喵喵在她腿上和沙发之间跳来跳去也打扰不了她。直到谷妙语坐到她旁边,  揽着她肩膀问:“水水,你今天看起来好没精神,  怎么了啊?”

  她才回神。

  她措着词,  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喵喵,  告诉谷妙语:“我今晚遇到一群人,大多是做投行业务的,各个都是精英。你看着现在的他们就会想到五年后他们会比现在更牛更不得了。而我呢?”她脸上浮起一片迷茫和疑惑,“我忽然发现,我看不到自己未来五年的样子,  或者说我觉得五年过去以后,我也许还和现在是一样的。”

  喵喵抬头娇气地冲她一叫,像听懂了她的话似的,  来和她一起分担惆怅。

  她摸摸喵喵的小脑袋,抬头看谷妙语,说:“小稻谷,我今天忽然有一种不想再在律所干下去的感觉,  我想进投行。律所里要熬个八九年才能变成合伙人,  在此之前,  我就只能是个普通律师。但投行不一样,投行的层级职级多,发展维度和发展空间也更广,在投行一级一级升上去,总能给人以步步高升的希望。”

  “小稻谷,你觉得我跳到投行,这个想法怎么样?”楚千淼看着谷妙语问,“如果可行,等做完嘉乐远这个项目,我就想开始行动!”

  谷妙语看着楚千淼刚刚还一片迷茫的眼睛,现在它们发出了光。

  她不知道楚千淼今晚具体是受了投行里的谁的刺激,才会有了跳槽的想法,但她知道,楚千淼眼里的光有多坚定。所以她会毫无条件地支持她。

  “跳!谁不跳谁孙子!”

  第二天开始,楚千淼发现,任炎只有开会的时候才到嘉乐远,并且他很长时间不再去撸喵喵了。她一度怀疑他是不是背着喵喵有了别的猫。

  她的第六感干起了活,经过探测后推送了一个认知给她:自从那天聚会之后,任炎在躲着她。

  楚千淼怀疑是不是栗棠发起了什么进攻,攻得任炎防不住栗堡垒,于是就来防她的楚堡垒。

  她想夜长梦多事不宜迟,她也得找机会发动冲击了。做这个决定时,她觉得自己壮烈极了,一腔子不成功便成仁的孤勇。

  这天任炎终于来嘉乐远开会了。是董兰召集的会议,到会的除了任炎、张腾两位负责人还有她、秦谦宇他们这些基层小兵。

  开会前董兰接到人力刘总的电话。听上去是刘总在问董兰,仓储部前几天辞退了一个员工,这人现在正在他那闹,他有点招架不了,问董兰该怎么办。

  董兰没好气地告诉他,招架不了也得招架,就把电话挂断了。

  楚千淼挺好奇,不知道嘉乐远内部这是又起了什么幺蛾子,仓储部被辞退的一名员工都要惊动董兰的大驾。

  这事算个小插曲,大家马上进入会议正题。

  董兰在会上宣布了7000万工程项目的鉴定结果。

  是一个出乎意料的好结果——那单工程经过司法鉴定,确实是7000万元工程造价无误。

  这个结果其实让楚千淼倍感意外。她想不只她,可能所有人都已经在心里预设了季厦确实贪了钱的结论。

  结果竟没有。

  这种超出预设的反转,有点令人不知所措。

  董兰拿着鉴定报告,脸上的表情高深莫测,让人捉摸不透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不管怎么说,这份鉴定报告拿给精昌百货和石鹏,总能把他们的嘴堵上了吧。”董兰这样说。

  董兰把和精昌百货、石鹏谈判的任务委托给了任炎和张腾。

  谈判时张腾把楚千淼也带去了。任炎带了秦谦宇。任炎和张腾都决定让楚千淼负责和对方周旋。他们倒是都愿意给她锻炼的机会。

  起初石鹏还不甘心,找着各种理由扯来扯去不好好谈,不是说鉴定报告没有效力,就是说嘉乐远给出鉴定报告的机构塞钱了。

  总之他就是缠来缠去地搅和不停。

  楚千淼知道石鹏的目的,他不过是想把嘉乐远这方的人磨得发疯,然后好问他一句:那么石总想怎么结束这件事?石总希望我们用多少钱,来和您,私下解决?

  有了任炎之前接不良记者电话的现场教学,楚千淼学会了怎么应对这种臭无赖。

  她学任炎之前的做法,和石鹏扯来扯去,他说什么她都不着急,还跟他装傻兜圈子。最后她先把石鹏的耐心磨没了,石鹏自己忍不住来了句:这事没有两百万别想过去。

  楚千淼这时也不装傻了。她笑眯眯问石鹏:石总,您要实在想告嘉乐远就告去,反正我们有工程造价鉴定报告,你告也是白告,肯定败诉,到时候既浪费了金钱又浪费了时间,还落一个碰瓷的名声,你看你们公司以后的卖场,谁还敢给你们装修,到时候你想你们公司董事会会不会迁怒你,把你这位置腾出来给别人。

  讲完理,她再用兵:还有石总你听,我刚才把咱们谈判的过程录了音,这份您张嘴要钱的录音,您看我是举报给您公司董事会呢,还是直接报警?

  石鹏最后颓了,退场时还忍不住自嘲:我他妈四十岁的人了,居然栽你个丫头片子手里,真是白活了。

  楚千淼很想告诉他:你是栽在你自己的贪欲里了。

  这件诉讼危机总算是搞定。张腾表扬了楚千淼进步飞快,表扬完他就先走了。

  楚千淼和秦谦宇搭着任炎的车回了嘉乐远。

  楚千淼好不容易逮着任炎,回到尽调办公室她就盯死了他。

  午休时她趁他起身去茶水间时,赶紧跟了上去。

  她堵在茶水间门口,笑眯眯地叫了声学长,笑眯眯地讨夸。

  “学长我今天谈判时表现得是不是还行?”

  任炎接完水,看到门口被她占据得进不来出不去,便后退一步靠在窗台上,端着水杯喝了口水,语气淡淡地说了声:“还行。”

  楚千淼立刻拍彩虹屁:“这都是学长教得好!为了感谢学长你把我培养成才,我想请你吃个饭你看行吗?”晚上一起吃个饭,吃完我顺便好告诉你一声,我有点喜欢你。

  “你挣得少,算了吧。”

  任炎一句话扎穿楚千淼的心。

  “那你请我吃!!!”嫌我穷那你花钱总可以吧!

  任炎微一挑眉梢,还是淡淡地说:“你去吃吧,想吃什么都行,开发票回来,我给你报销。”

  楚千淼:“……”

  哦。

  既然吃饭这条路走不通,她只能使出喵喵的美色牌了。

  “学长你怎么不来看喵喵了?”你晚上来啊,来了我顺便好跟你说一声,我挺喜欢你的。

  “忙。”任炎回答得惜字如金。

  楚千淼心里不大痛快,决定挖他痛脚。

  “学长你不是太忙了,都不参加聚会的吗?”那天的聚会你怎么还去了呢。

  任炎顿了下,居然真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以为那天是个学术类的聚会。”

  楚千淼一看任炎居然几乎做到了有问必答,她决定得寸进尺再问个问题。

  “学长……你为什么会和栗棠分手啊?”死就死吧,她就是想知道,没办法。

  任炎看着楚千淼一挑眉,眼神变得有一丝凌厉:“个人隐私,不予回答。”

  看看表还有两分钟午休结束。

  楚千淼豁出去了。她决定在这极度有限的非工作时间内抓紧告个白。

  她大步站上前两步。

  “学长我有话要跟你说!其实我……”

  她上前的两步,把堵住的茶水间门口让了出来。任炎直接越过她从门口走了出去。

  “你今天话有点太多了,下不为例。去工作吧,我还有事。”他走到门口时语气寡淡地留下这么句话。

  “……喜欢你……”楚千淼那句被自己的一腔孤勇顶出来的告白,消散在只有她一个人的空间里。

  她一下泄了气。

  大爷的。出师未捷,看来这次表白冲动草率了。

  虽然那份7000万的合同,外部问题解决了,但内部矛盾并没有随之消失。正相反,季厦轰轰烈烈地闹了起来。

  他问董兰要说法,嚷嚷着自己被伤了心,还说董兰要是不给他个说法,他就带着一伙人离开嘉乐远自立门户去。而他要的说法,是嘉乐远的股份。

  这件事很快闹得沸沸扬扬,嘉乐远上下、各个中介机构马上就全都知道了。楚千淼觉得走到哪里都是议论纷纷,不管听到谁和谁的谈话都是在说着嘉乐远的前途不定。

  秦谦宇在嘉乐远内部感受了一波员工们内心的动荡和慌张后,也被感染得内心动荡和慌张起来,他回到尽调办公室关上门,对着任炎就开始唏嘘:“领导怎么办啊领导,要是董兰和季厦拆伙,那嘉乐远也上不了市了,咱们在这项目上花的时间可就要白扔了!领导你扛着部门业绩呢领导,你怎么这么无动于衷呢领导??”

  秦谦宇说到后面都着急了。

  任炎从材料前抬头又抬眼,冷冷瞥了他一下,说:“你跟着我干了这么久了,还听风就是雨地这么沉不住气吗?”

  秦谦宇被教训得一脸懵怔。

  任炎转眼瞥了一下楚千淼。她正在悠哉哉地写法律意见书初稿。

  八月的阳光照进屋子里,夏秋交替间的日光灿烂至极,把她照得像个瓷娃娃一样。

  “你问问楚律师意见,你听她怎么说。”任炎看着眼前睫毛长长的瓷娃娃,忽然说。

  楚千淼应声抬头。

  她直直地看向任炎。任炎好像顶经不住看似的,居然起身出去了。

  楚千淼瘪瘪嘴,看向秦谦宇,说:“秦哥,是这样的,我觉得董兰有后招。”

  秦谦宇“嗯?”了一声,问:“你为什么这么觉得?”

  楚千淼露出小白牙一乐,说:“因为要是项目真不成了,董兰还得把大家招到力通去开会商量对策啊,但她没有,那就是说她有后招自己能搞定吧。”

  秦谦宇长长地“哦!”了一声,音节在空气中上下转圜盘旋好几次,“千淼你越来越人精儿了!你精得简直和我们领导心意相通啊!”

  “哪里哪里……”楚千淼嘿嘿笑着,想着老秦你说这句话的时候要是你领导在屋就好了。你就替我表白了不是。

  任炎告诉大家,不要管外面人怎么传嘉乐远要不行了,要一拆为二了,IPO不得不停了……这些传言都与他们无关。而与他们有关的是,他们应该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做好自己的分内事。

  不管外面如何烽烟四起,关上门他用无形的小皮鞭毫不留情地抽打着所有人赶写申报材料。秦谦宇他们负责招股说明书,楚千淼负责撰写法律意见书初稿和律师工作报告初稿。

  任炎把大家的进度催得很紧。

  “不要以为外面乱纷纷的,你们就可以趁机偷懒,可以不着急写材料。都给我抓紧点,等这波风波过去,我不会再留时间给你们,我要求你们直接出初稿,谁完不成谁滚蛋。”

  他滚蛋这话是对自己手下说的,但楚千淼跟着旁听也感受到了紧迫感和压力。

  她卯着劲地赶写材料,连谭深找她吃饭扯淡她都顾不上,通通一口回绝掉。

  任炎这天下午来嘉乐远和董兰开会,开会前他到尽调办公室点了卯,做出一项惨无人道的决定:他要求下周前所有材料初稿成稿。

  楚千淼扒拉手指头一数,剩下的天数五根手指头都没用全。

  没剩几天了,她得赶紧的了,不能拖律师方面军的后腿。

  下班后她没着急走。晚高峰的四号线地铁她得等个七八趟才能挤上车,那等待的时间现在对她来说太过宝贵,不能浪费。她现在得把那些边角料的时间都废物利用起来,赶紧把材料初稿写完才行。

  这么一写,她就把外面的天从白写到了黑。

  揣着一个饿得咕咕叫的胃,楚千淼终于把法律意见书初稿写到还差两个章节就完事。

  她开心地走神了一瞬间,想着晚上到肯德基买个大套餐犒劳自己吧。就这么一瞬间,电脑忽然自己关掉了。

  楚千淼愣了能有一分钟,才颤抖地去点重启,去查看那个被迫关闭掉的文档。

  打开之后,有两个待恢复选择,楚千淼手抖选了一个,结果文档显示的是三天前的内容进度。

  那一瞬间她想跑到窗口开窗跳下去。

  血好像呼的一下都冲进她脑子里,她简直眼前一黑。她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意识到自己是选错了。可是另外那个缓存存在了哪里,她怎么也找不着。

  她让自己冷静下来,赶紧百度,怎么找回丢失的文档。可找了大半天也没找回来。

  折腾了一大气,她绝望了。

  她低头用额头一下一下地敲桌子,希望干脆能把自己敲晕了,也别面对这么惨痛的事实。

  她宁可写十个新的法律意见书,也不想重写一个旧的。什么东西回锅第二遍,简直要人命。

  她正用头磕着桌子,尽调办公室门口传来一道声音。

  “怎么还没走?”

  她应声抬头,扭脸去看。

  任炎正站在门口。

  屋里开着日光灯,走廊里却没有。他站在暗与明交界的门口,轮廓像被哪个名画家勾勒出来的剪影一样,乌蒙蒙的动人。

  他的西装外套搭在一只手臂上,另一只手扶着门框。他清隽颀长地站在那,面容英俊得简直能摄魂夺魄。他问她:怎么还没走?

  楚千淼在那一刻心跳如鼓。

  她想还好还好,刚才她没有被电脑死机逼得跳楼。不然她就看不到这么帅的任炎了。

  楚千淼问任炎怎么也还没走。她问的时候自己没察觉,她被文档折磨得语调是有点哭唧唧的。

  任炎于是不再止步于门口,他走进了屋,说:“刚跟董兰开完会,在下面看到这里还亮着灯,就上来看一眼。”

  他走近楚千淼的座位旁,低头看着她,问了声:“怎么了?”

  楚千淼仰起脸看向任炎,满脸都是可怜巴巴,像快哭出来了一样。

  任炎看着她那张布满委屈的面孔,黑眼珠水汪汪地,她就那么仰脸看着他。那一刻什么保持距离,什么矜持自重,全都抛去了脑后。他眼下只想知道,她到底受了什么委屈。

  “学长,我电脑突然死机,我写了三天的材料,丢了!!!”楚千淼哭唧唧地诉苦。

  任炎却在心里长呼口气。

  原来是这么点事。

  他把西装外套随手放在桌子上,对楚千淼说:“我看看。”

  楚千淼连忙起身给他让位子。任炎坐下去的时候,蓦地一怔。

  椅子上还带着她的体温,那温度隔着裤子熨烫着他。

  他皱眉敛神,重启开机。鼠标啪啪地点着。楚千淼趴在他旁边,离他很近。

  她身上有淡淡的馨香,飘得他有点心绪不宁。

  他瞥她一眼,可以看到她的侧脸和长长的睫毛。那长睫毛忽闪忽闪地,她看着在被他摆弄着的电脑屏幕,满眼期待。

  那排长睫毛一抖,好像掀翻了一场巨大的蝴蝶效应,他感觉心里有个地方都跟着在被掀动。

  他收回眼神,不能再看她。

  他专心地摆动她的苹果笔记本。可是笔记本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他刚点了几下,屏幕一下就黑了,黑得透透的,黑得很彻底,不管怎么按开机键,它都不肯再亮起来。

  任炎扭头,看到楚千淼也转了头向他看过来。

  她眼巴巴地看着他,说:“学长,我能赖上你吗?你把我电脑修坏了……”

  他看着她那副讨巧卖乖的样子,实在没忍住,笑起来。

  “赖吧。”他淡笑着说,“走吧,我带你去修电脑。”

  楚千淼拎着电脑上了任炎的大奔。

  任炎在车上打了个电话。他问电话那边的人现在可以修电脑吗,对方听出他是谁后,立刻说,别人现在不能修,但任总的电脑24小时什么时候都可以修。

  挂断电话后任炎把车开上路面。

  楚千淼问为什么任总的电脑24小时什么时候都可以修啊,这可是ATM机一般的神圣待遇。

  任炎很好耐心地告诉她,这个人除了修电脑也卖电脑,而他们力通证券整个投行部的电脑、电子器材,他都是从这个人这里买的,他是他的大主顾,所以有这样24小时堪比ATM机的待遇。

  那位师傅的店开在中关村,任炎把车往中关村开的一路上,楚千淼都显得有点忐忑不安,她连话都少了。

  任炎叹口气,安慰她:“别慌了,大不了找不回来我帮你写就是了。”

  说完他才发现,这可能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这么纵容一个人。连材料都要帮她写了。

  楚千淼却愣了愣神,然后说:“学长你刚才说话了吗?”

  他才知道,原来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不知道究竟在烦恼什么。一副有什么话她挣扎在说与不说间的样子。

  到了中关村,本已经打烊的店铺为了任炎这位大主顾又在夜晚重新开了张。

  师傅检查了一下楚千淼的电脑,告诉她是主板烧了。换上一块新的主板后,那个脆弱的本本终于原地复活。

  楚千淼请求师傅帮忙看看,能不能把没来得及保存的文档也找到。

  师傅答应试一下。她和任炎坐在师傅旁边,看着他顺着文件夹路径一通点。

  师傅一直惯性地双击,双击进一个名称为“重要”的文件夹后,是一张名称为“扑通扑通”的图片,楚千淼大声喊:“这个肯定不是,这个不用点!”但师傅在惯性的作用下已经势不可挡了,直接点开了那张图片。

  那是在瀚海家纺的上市酒会上,任炎在台上致辞,楚千淼坐在台下,觉得他好帅啊,于是把那时那刻的他悄悄偷进了手机镜头里。

  后来她的手机从楼梯上飞翔式落地摔了个稀巴烂,她把存储卡从手机残骸里扒拉了出来,把这张照片导进了电脑中,放进“重要”文件夹里,起名为“扑通扑通”。

  那代表了她在拍下他那一刻的心跳声。

  现在“扑通扑通”就展现在三个人面前。

  楚千淼觉得浑身血液都带着热度涌上了头,她觉得自己脸热得像要爆炸。

  师傅看着照片笑起来:“这是任总吗?这是任总吧!太帅了!”

  任炎扭头问楚千淼:“什么时候偷拍的,嗯?”

  楚千淼的脖子一动不敢动。她感觉自己要被任炎温热的气息烫熟了。

  “下次偷拍到中间拍,脸就不会被你拍斜了。”任炎说。

  “……………………”

  楚千淼满脑袋热烘烘的血液一下子全流走了。

  不解风情的直男不配她头昏脑涨地害羞!!!

  文档最终被师傅找回了三分之二。虽然没全部找回,但这三分之二楚千淼也觉得是救了自己的命。

  她在店里对师傅千恩万谢,出了店后对任炎千恩万谢。

  任炎听到她的肚子在她的千恩万谢中不甘寂寞地叫个不停,于是问她:“晚上没吃饭?”

  楚千淼直接跳跃性回答:“我想吃肯德基!”

  任炎把头撇到一边无声一笑。

  算了,今晚就再纵容她一次,也是纵容自己一次。

  他把她拉去了公寓附近的肯德基,陪她吃了个套餐,看她吃的满手是油和满脸满足。

  他隔了很久很久后还记得她那时的样子,因为吃到了好吃的,一脸快乐的样子。

  吃完肯德基他开车送她到公寓楼下。

  楚千淼临下车前,有点忐忑地运着气。然后她一鼓作气,扭头问任炎:“学长,要上去看看喵喵吗?”

  任炎看了她一瞬,说:“不了,今天太晚了。”

  她脑袋耷拉下去,“哦”一声,解开安全带抱着笔记本下了车。

  走了几步,她没有听到身后响起发动机启动的声音。

  任炎还没走。

  她猛地回头。

  她看到,他把车窗玻璃落了下去。今晚月色太好,照得哪里都透亮一片。月光把他坐在车子里,从窗口无声向外望着她的样子都照了出来。

  那一刻她心跳得快要冲出喉咙口。她微微喘着气,跑到车子旁边,敲敲车门,对里面的他说:

  学长,你下来!

  任炎静默了一秒钟,看着她。

  有什么事?他问。

  你先下来!

  她说话时气息都有点乱了。因为紧张。

  然后他解了安全带,下了车。

  月亮就在他们头顶上,月光照亮了他们的面庞。

  她仰头看着他,叫了声:学长。

  她说:我有话跟你说。

  她说:我喜欢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十二年,故人戏作者:墨宝非宝 2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3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4三千鸦杀作者:十四郎 5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