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一百一十章 搬石头砸脚

第一百一十章 搬石头砸脚

  楚千淼低头看着手机,  是任炎给她发的信息。点开看,他发的是个位置定位。

  她把地图戳开,发现那定位就在本市内,  是和她现在的位置成对角线的一家星级酒店。

  她退出地图界面,发消息问“任总有何贵干”

  任炎的回复言简意赅,  直戳她眼球“晚上到这来,  我在这。”

  楚千淼莫名觉得脸颊发烫。

  他来了

  这才几天不见搞得这么难舍难分。

  她咬咬嘴唇,  咬住一个要溜出嘴角的甜蜜窃笑,回复“那你晚上带我吃钵钵。”

  发过去之后她在心里读了一遍这句话,觉得多少有点不合适。

  她赶紧撤回,重新发“那你晚上带我吃钵钵鸡。”

  隔了一会儿任炎回“那我晚上就带你吃钵钵。”

  楚千淼

  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任炎在酒店里等楚千淼打车过来。上午他在公司开完例会,  下午就乘飞机赶来了这个城市。

  这是他第一次有点按捺不住想见一个人的心情。怎么都按捺不住。

  他从前听雷振梓说过,  女人一旦和男人有了肌肤之亲,  她就会变得对那个男人很有归属感和依附感。他现在觉得自己这个大男人因为两夜一天的肌肤之亲,对他的小姑娘似乎也有了种归属感和依附感。

  这种感觉起初叫他害怕,  让他觉得自己不太像自己了。但慢慢他和这种感觉友好起来人总是要接受自己的改变的。

  手机响起来,是雷振梓发来了视频申请。

  任炎点了接受键。

  画面一连通,雷振梓就满面桃花地直接问“阿任这个月吃到肉了吗没有的话我下个月再来问一次。”

  以前他是一星期一问,但他实在低估了任炎的抻劲,  他没料到任炎能因为宝贝着楚千淼的害羞,  能顶着满身的燥从秋天挺过冬天,又从冬天挺过过年,再从过年挺到这个万物复苏野猫都发情的春天。

  他这次也就是顺嘴地例行一问,可没想到这一回任炎居然对他回答“嗯,  吃到了。”

  他顿时呆在那。

  “啥”他看着任炎强作着一副面无表情的样样子,可那些从眼角眉梢溢出的春情盎然早就出卖了他。

  “全垒了”雷振梓的脸倏地在镜头前放大。他差点钻进手机里地问。

  任炎一挑眉“嗯。”

  “我能把你那一挑眉,理解成害羞吗啊哈哈哈哈哈哈”雷振梓放声狂笑,“真可怕,你都一把老骨头了,居然还害羞,我的天我这一胳膊的鸡皮疙瘩”

  任炎淡淡对他喷一声“闭嘴。”

  顿了顿,他又说“回答我一个问题再闭嘴。”

  “你平时都送你那些女朋友什么礼物”

  楚千淼打车到了酒店。任炎下楼,在酒店门口接她。

  这是自他们有了亲密关系又分开后,他们第一次见面。楚千淼一看到任炎就想到那个胡天胡地的周末。虽然他眼下好好的穿着衣服,衣冠整齐地站在她面前,可她的意识让她变成了透视眼,她隔着他的西服衬衫硬实看到了他诱人的胸大肌和催情的八块腹肌。她的脸一下就烫起来。

  她有时觉得自己特别没出息,一见他就害羞就脸红耳烫,哪怕他们已经做尽了天下间最亲密的举动。

  她脸红红地被任炎牵着手进了房间。

  当晚就再也没能出来过。

  他们叫了酒店餐食,吃完了就开始胡天胡地。胡天胡地的时候她忽然想起钵钵鸡。他哄着她说,不许分心,明天一定带她吃。

  第二天大天亮的时候楚千淼才睡饱醒来。这一晚的胡天胡地,让他们变得更亲密。

  她发现自己是在他怀里醒来时,忍不住脸又红了。她还没有习惯这样的早起方式。

  他吻着她的耳朵,声音带着初醒后的那种哑,呢呢哝哝地在她身上放火“我们还有什么没做过吗,为什么还这么害羞,嗯”

  她被他弄得耳朵痒心也痒浑身都痒,裹着被子跳下床逃进卫生间。

  在卫生间里,她看到自己的脸红得像喝了酒。她指着镜子里的自己,说“没出息”说完又忍不住无声地偷笑。

  没出息就没出息吧。她想。谁叫外面那人腹肌长得那么骚情呢。

  洗漱完毕,任炎带着楚千淼先出去吃了饭,特意吃了她心心念念的钵钵鸡。然后他牵着她的手直接走进商场。

  他一路把楚千淼牵到了奢侈品专柜。

  楚千淼有一点怔地问他“学长,我们来这干嘛”

  任炎看着她,一挑嘴角“给你置办行头。”

  楚千淼“啊”

  任炎把怔怔的她牵进店里“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走出去谈事情手边得有点像样的东西。”

  雷振梓昨天告诉他,包是女人的第二张脸,一个好的包包能给女人长脸。

  “我给每个女朋友都送包包,她们没有一个不喜欢的,有的恨不得马上跟我分手然后再谈一次,我好再送她们一个包。”雷振梓昨天是这么告诉他的。

  “走吧,我们去买个包。”

  楚千淼怔怔地被任炎带着,游走在一个个奢侈品牌店里,听他不断问自己,喜欢哪一款。

  她不忍心扫他的兴致和面子,同时也确实觉得那些昂贵的包包真的很美好很可爱。最后她选了个小小的单肩包,算是所有包里最便宜的,可也花掉了大几万。

  就当是犒劳自己升了职加了薪也拿了项目奖金。楚千淼这么告诉自己。

  可付款的时候,她没有抢到花钱的机会,任炎直接买了单。

  所有的服务员都笑着羡慕她,对她说“你男朋友好好哦,又帅又肯为你花钱”

  她笑笑,想着那就别在这拂了任炎的面子了。

  当晚回到酒店,任炎又把她扣下了,不许她走。

  他们合力把床单弄皱之后,两个人都是一身的黏汗。她先去冲了澡,出来后换任炎。

  她在任炎冲澡的时候,把买包的钱转账给了他。

  任炎洗完澡腰间松垮垮地裹着浴巾从卫生间里出来。他一边擦头发一边划开手机。

  看到那条转账信息后,他的表情一怔,接下来整个人冷郁下来。

  他转头看楚千淼。她正坐在床上,倚着被子,懒洋洋又一脸无辜地看着他,还对他笑了下。

  他走过去,和她面对面地坐下,冲她晃晃手机,问“这是什么意思”

  楚千淼察觉到了任炎似乎有一点不高兴,讨巧地笑了下,说“把买包的钱给你。”

  任炎皱眉看她“为什么给我我不能给你买东西吗”

  楚千淼咬了下嘴唇,说“能啊,可是你送我几百块的东西就好,几万块的包,就太贵了”

  “你和我算这么清”任炎眉间已经挤出一座山峰。

  他们刚刚才做过最亲密的事,床单上的褶皱还没开,他们蒸腾在房间里的汗水还散发在空气中。可她现在居然就跟他算得这么清。

  楚千淼察觉到了任炎的不痛快。但她不想就这个问题因为他的不痛快就有所妥协。她想了想,措着词,试图让他明白她的意思“学长,这不是算得清不清的问题,这其实是嗯自立的问题。我自己既然消费得起,为什么要占你的便宜呢这是大几万块钱不是大几百。”

  任炎抬手做着想要说什么的手势,手却停在半空,话也噎在喉咙里。

  他脑子里的思绪被楚千淼刚刚的一番话击得一团乱。他从来也没这么乱过,连上一秒想好的该说什么下一秒都忘了。

  他把手撑在额头上,闭上眼睛,呼吸。三秒钟后,他放下手,起身去捡来自己的外裤,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黑色的卡,站在床边把它递向楚千淼。

  “你是我的女朋友,你花我的钱天经地义。”他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可楚千淼知道,越听不出情绪,越说明他很不高兴。

  她不接他那张卡,也皱起了眉,仰头看他“我们虽然是男女朋友,可我们是独立的个体,我们不是夫妻啊,没有共同财产这一说,我花你的钱怎么会是天经地义呢我不是菟丝花,我自己也能挣钱,我为什么要花你的钱呢”

  任炎捏着那张卡无声运气。随后他又坐到她身前,看着她的眼睛问“千淼,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跟我算得这么清嗯是不敢全然地依赖我吗”

  楚千淼被他的连文句问得一怔“可我为什么要全然地依赖你呢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负责,这是你教我的啊学长”

  任炎一下也愣在那。

  “学长,这是你教我的啊,你说的人应该对自己负责,虽然这件事很难。但也正因为人对自己负责都难,对别人负责就更难,所以你才不婚的。我原来不理解你,但现在我理解这个话了。”楚千淼说到理解时,对任炎一笑。

  任炎的心口却是一闷。像不防备的时候,被人用针刺了一下,并不致命,却隐痛得难受。

  “你是生气我之前跟你说我不婚,拒绝了你吗”他半晌后,出声问。

  楚千淼连忙摆手“不是不是,学长你为什么要这么想真的我不是小孩子,我为什么要怄这个气相反,我是因为在项目上在生活中见多了那些对婚姻对伴侣不负责的人之之后,我觉得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很对。”

  任炎看着她,感觉她的话像一只无形的手,握住了他的心脏。

  楚千淼看着任炎,认真地说“所以我现在想,不婚其实也挺好的。”

  任炎觉得握着他心脏那只手,使劲地一攥。

  她又冲他笑起来,笑得妩媚又真诚“学长,现在你不婚我也不想结婚,我觉得我们俩在一起谈恋爱谈得特别和谐”

  那只手把他的心脏攥得快要不通血了。他胸口闷滞。

  她把他手里的卡抽出来,帮他放回他的钱包里。在把钱包还给他之前,她欠了欠身亲了他额头一下“所以我们就不要因为钱这点事闹不开心了”她笑着说,眉弯眼弯的。

  任炎看着她笑得俏丽又坦荡的样子,心口又闷起了隐痛。他知道她是真的这么想,她不是在跟他怄气。

  这认知让他的心情一落千丈。她还不如是在跟他怄气。可她这样自立自爱,毫不依赖他。原来不被人依赖是这样叫人沮丧的事。

  看着她的笑脸,他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感觉。他的脚很痛。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中午1200还有一更,大家别忘了来看

  15字以上2分好评,600个红包继续前面的明天发,我等下要码明天中午的更新没空发

  本章节内容由    手打更新

  谢谢大家昨天投的营养液好喝,嗝

  推荐一个可爱作者的可爱的文大家留完言再跑哈哈哈

  偏执野猫少年x天才芭蕾舞女孩

  a用户可以搜索文名被驯服的鹿

  被驯服的鹿

  大一被同学院的女生表白,陆星衍回复“我只喜欢跳舞好的女孩。”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隔壁大学舞蹈学院的校花。

  直到一日,覃郡最年轻的芭蕾舞演员孟濡回国。

  觥筹交错的酒吧,女孩被同伴连罚三杯红酒。

  陆星衍坐在卡座角落,不停重洗手中纸牌,漂亮的脸孔阴晴不定。

  直到女孩路过身边,他毫无预兆地伸出长腿,在她倒下的一瞬间揽住。

  少年埋首在孟濡颈窝,冰凉的唇贴着她细嫩皮肤,呼出浓重酒气,又气愤又无力地说

  “你还知道回来啊”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一百一十章 搬石头砸脚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作者:桐华 2帝皇书 下卷作者:星零 3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4桃花依旧笑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5反转人生作者:缘何故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