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138、另一只靴子

  《服不服》第一百三十八章:另一只靴子

  经过紧锣密鼓的准备和项目各方的协同努力,  收购方案很快被敲定下来。

  收购价格最终确定为瀚海家纺董事会决议前20个交易日均价的90%。瀚海家纺会以这个价格向兆寰教育的股东发行股份,同时再以一部分现金补齐收购款。

  楚千淼亲自带项目组人员撰写并购重组相关材料。一切准备事项就绪后,瀚海家纺就并购重组事宜召开了股东大会。

  股东大会通过并购重组方案决议的当天,  楚千淼带着大部队转战荣大,  开始制作申报材料。趁着项目二部那边不太忙,楚千淼把秦谦宇也一起叫到了荣大帮忙过材料。

  制作材料期间,  任炎作为企业方面的代表,  一同前往荣大。

  巧得很,  他们这次约到的办公室,刚好是几年前为瀚海制作上市申报的那间。

  还是同一间屋子,还是同样的人。不同的是当年的把关者任炎已经放心地退到了后方,把战场总指挥的把控权交给了楚千淼。

  任炎坐在办公室里,跟随楚千淼的步调,  滚着鼠标滚轮一页页翻阅着申报文件。曾经是他带着她和大家在这里认真且高压地过最后一遍材料,  那时他时而还会训一训她,训得她面红耳赤,  但却叫她成长飞快。那些事仿佛就在昨天似的。

  那时他尽量扛下他所能扛下的一切压力,让下边的人尽量轻松。压力实在太大时,  他会一个人下楼去,  抽支烟解解压。

  只是自从楚千淼告诉他,  叫他少抽点烟,  让他顾着点身体。从此他解压的方式就依着她的习惯,  变成了吃口香糖。

  而眼下,他发现自己带出了一个绝顶出色的好徒弟。楚千淼带着大家过最后一遍文件的精心敏锐和霸气,  完全不在他之下。她甚至如他一样,也尽量扛下她所能扛起的一切压力。

  他侧了侧身,从一旁默默看着她。她在对着投影仪带着大家过重组报告书。

  她分析问题的时候视角全面,给出解决方案的时候丝毫不拖泥带水。全场人人都服从她的统领和调动。她已经是一个有担当有决断的领导者。

  夏日午后的阳光从窗口打进来,笼在她身上。她穿着白衬衫,衬衫领口上的颈线优美纤细。下巴在细微地动,那是她在讲话。她白皙的脸颊上全是果决,浓睫下的眼睛里闪着坚毅。

  她真的是个很漂亮的女人,漂亮又年轻,因此会让很多人先入为主地以为她是花瓶。职场就是这样,女人漂亮点,总会被轻视掉能力。

  但她用自己的能力一点点改变了她在职场上的地位,她让那些以为她是花瓶的人,最终都能心悦诚服地唤她一声楚总。

  他看着她,一直看着。嘴角不自觉就轻挑了起来。

  真为她骄傲。

  ****

  屋子外面是盛夏的高温,屋子里面虽然开着冷气,但人头数太多,导致空气中的二氧化碳的浓度一节一节地攀高。

  “休息一下,大家透透气吧。”

  对了帮个下午的材料后,楚千淼出声宣布。

  她的宣布一落地,侯琳立刻橡皮泥似的向后瘫在椅背上。

  “我以为我来过荣大一次了,再来一定会觉得轻松些。没想到每次来都是脱掉新的一层皮!”她说完吐了吐舌头,起身,对楚千淼说,“领导,我下楼去买点雪糕什么的吧,巧克力奶油和草莓,你想吃什么口味的?”

  楚千淼回答她:“你问问其他人想吃什么口味的,给大家都买点。我就不用了,我也下楼。”她说话的时候任炎已经走出办公室先去外面透气了。

  她跟侯琳说完话也起了身,走出去下了楼。

  外面再闷热,空气总是新鲜的。她得出去吸吸氧。

  下完最后一级台阶,楚千淼忽然觉得手腕一紧。

  提前下来、早就等在那里的任炎拉着她,大步往外走。

  楚千淼由他拉着,跟着他,看他想把自己拉到哪里去,看他能把自己拉到哪里去。

  后来她想他还真有本事,在人口密度极大的荣大附近,居然就真的能被他拉着她,走到一块没人的背阴旮旯去。

  站在背阴旮旯里,楚千淼抬着下巴看着任炎。

  他穿着白色短袖衬衫,纽扣从头扣到尾,下摆收进笔挺西裤里。西裤包裹着他两条修长的腿,商务又禁欲。他的喉结架在系紧的衬衫领口上方,像滚着点无形的欲.望,在上下涌动。

  他正望着她,眼神灼热,含笑含情。

  五年了。他们再次重逢已经五年了。可他像吃了防腐剂,还是那么英挺帅气清隽出众。

  楚千淼把两只手臂抱在胸前,抬着下巴问任炎:“任老师怎么把我往这么背阴的地方领,打算抢劫啊?”

  呼叫对方老师最近似乎成了他们彼此调.情的新方式。

  任炎在彼此身高差中半垂眸看着她。

  她穿着最保守款的职业套装,白衬衫一步窄裙。可这最保守的套装偏偏叫她穿出许多的韵致和风情。

  她的胸部在白衬衫下隆得高高的,她的腰肢又在衬衫与窄裙连接处收得细细的。

  小女孩长大了,青涩单纯进化成了知性性感。

  任炎抬手去摸楚千淼的脸。指肚下触感太怡人,抚摸不自觉就变成了轻捏。

  他捏着她的脸颊,声音微哑地回答她的问题:“嗯,打劫。打算劫个色。”

  他话音一落,一只手臂卷上她的纤细腰肢,把她往他怀里一带一按。另一只由捏着她的脸颊转去托住她的后脑。

  他的吻辗转缠绵地落在她唇上。

  他给她的吻实在太炽热了,对比得天气的闷热都逊色起来。

  楚千淼觉得自己被吻得快要着起火。

  偏偏任炎这个魔鬼,上一秒舌尖还在她口中挑动个天翻地覆,下一秒他已经收放自如碾磨着她的嘴唇呢哝低语:“你今天表现得不错,很有领导者该有的风范。”

  然后又是一通挑动翻搅,等搅得她又头昏脑热时,他再轻啄着她说:“统筹全局的安排你做得很好。”

  再吻,又说。

  “不用多久,你就会成为投行里的佼佼者。”

  ……

  楚千淼的神智串换在被任炎吻得五迷三道、和在五迷三道中听他肯定她的工作表现。

  终于在被吻第六次的时候,楚千淼受不了了。

  她受不了这么分裂的接吻!

  “你能不能,在干接吻这类事的时候,就不要跟我谈工作了!!!”

  任炎挑挑眉,揉揉她嘴唇,嘴角含笑:“好。”

  说完他作势又要亲下来。

  楚千淼推他,凶狠狠地说:“一天亲一次,你忘了?你刚刚已经把接下来六天的份额都用光了!”

  任炎扣着她推自己的嫩白的手,卸掉她推拒他的力气。

  “那我就干脆透支接下来一个星期的份额好了。”

  话音落下,他的吻也在楚千淼的嘴唇上落下。

  这一吻热烈又绵长。楚千淼心口怦怦跳地想,这像什么话?青天白日的,他们两个职业精英打扮的男女,躲在暗处这干的是什么事?!

  楚千淼又在隆隆心跳声中安慰自己。

  算了,不用害臊,就当是解压了。

  ***

  是手机铃声震响,才分开了吻得胶着的两个人。

  铃声是楚千淼定的闹钟,透气时间结束,大家该全员就位继续过材料了。

  她和任炎特意分开前后脚上楼进的屋,以避开大家缤纷的猜想。

  可还是被秦谦宇那个宇宙第二直男给道破了端倪。

  楚千淼一坐下,正检查电脑和投影仪的连接情况时,她旁边的秦谦宇凑过来,左看右看后直接忘了一开始想要说什么,改成问:“千淼,你刚才跑出去吃辣面了?怎么感觉你嘴唇有点肿。”

  楚千淼耳朵里轰一下涌起血流的声音。

  她力争镇定地压低声回答秦谦宇:“嗯,吃了,太辣了,辣肿了。”

  秦谦宇还着三不着两地接话:“这大下午的,你这算吃的哪顿饭啊?”

  楚千淼回一声:“下午茶。”

  她怕秦谦宇继续刨根问底,赶紧宣布一声:“继续对材料。”

  她瞥到侯琳扯了扯秦谦宇的袖子口,示意他闭嘴别说了。侯琳好像跟他说了点什么。他手机砰地掉在桌面上。

  这之后秦谦宇扭头看了看任炎又看向她,他的表情简直叫她浑身一震。

  那热烈的目光里,明晃晃地闪着镀了金边的两个大字:大嫂。

  

  在应付秦谦宇的整个过程里,楚千淼偷瞄了任炎。他这个罪魁祸首“辣面”全程都一本正经低头看材料。

  楚千淼在心里咬牙想,行啊,他这混世俗的本事这么快就炉火纯青了,都会假装没事人了。

  ***

  侯琳扯着秦谦宇袖口,让他别说话了。

  她在微信上给秦谦宇发信息。

  侯琳:秦总,我建议您什么都别问了。

  秦谦宇回:啊?

  侯琳:是这样的……我刚才下楼的时候,看见任总把楚总拖走了……所以你明白了吗?

  秦谦宇:?

  秦谦宇:什么意思?

  侯琳抬手撑了撑额,叹口气。然后她回复秦谦宇:意思是,嘴肿不一定是吃辣吃的,也可以是打kiss打的啊我的秦总……

  屋子里响起“砰”的一声。秦谦宇手抖,手机掉在了桌面上。

  他捡起手机后扭头看向楚千淼和任炎时,简直欣慰得快要老泪纵横。

  他大嫂回来了!  

  ******

  熬了几天,终于把申报材料熬了出来。第二天楚千淼把材料申报到了证监会。

  上市部的初审人员在对材料进行初审后,确定没什么问题,为瀚海家纺履行了受理程序。

  接下来是预审环节和等待反馈意见。这期间楚千淼听说盒农股份收购兴飞教育和亦思教育的材料也完成了申报并被受理。

  基于一些好奇心,楚千淼去找了盒农股份收购另外两家教育机构的资料看。让她颇觉意外的是,盒农股份的收购材料居然做得很不错,有板有眼,很经推敲。

  不久后,瀚海家纺并购重组项目反馈问题的书面意见下来了  ,楚千淼赶去证监会综合处领取了文件。

  随后她组织召开中介协调会,把反馈意见按照各个中介机构对的工作范畴做了分工,分配给律师、会计师、评估师分别作答,同时她组织召集了上市公司瀚海家纺的管理层和被收购公司兆寰教育的大股东和管理层,大家群策群力一起解决这些问题。

  整个流程尽在楚千淼的掌握中,她带着大家以最快的速度、最高的质量完成了反馈意见的答复,并把反馈材料提交到证监会。两个星期后,反馈答复顺利通过了初审会。

  接下来就是等待并购重组委对申请文件做最后的审核和表决,假如表决通过,这次并购重组将最终尘埃落定。

  在等待的日子里,楚千淼回顾了一下这个项目。

  这个项目从头到尾都很顺利,没有什么太大的幺蛾子让她费心和费力。

  可不知道是不是太顺利了,在等待上会的日子里,她反而时常会有种心悬在半空的感觉。

  那感觉就像一只靴子落了地,而她在等待着另一只。

  ——总觉得有人不应该会这么轻易放过任炎参与的项目才对。

  但既然无事发生,她就当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她时刻关注着证监会方面的动向,根据披露材料计算着瀚海项目将上会的日期。

  终于那日子在她的计算里,眼看着就要达到了。

  可就在那时,楚千淼突然接到了证监会的询问函——她的项目被人举报了,兆寰教育的资质出了问题。而在问题查明并解决前,项目中止审查。

  *

  接到这条通知的时候,很多人都有点乱了阵脚。楚千淼却没有慌。她反而觉得,另外一只靴子终于落了地。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2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3千山暮雪作者:匪我思存 4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终于轮到我恋爱了)作者:明月西 5古董杂货店1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