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第168章 考女婿

第168章 考女婿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黄家老太太的说话声中气十足,哪怕是站在厅外的玉珠和雪珠都听得十分清楚。太外婆说话父亲一向都是听从的,她老人家都快九十岁了,说话又这样激动,父亲能不听她的吗?玉珠还算镇定,只拉着英华姑姑的手发抖,雪珠吓的眼泪都出来了,紧紧的搂着小姑姑的胳膊,英华已经显怀,腰身不细,小姑娘搂不住。

李知远不停的摇头冷笑。黄家几十年都没有看清楚王翰林的为人,这么闹别说娶王家的孙女,亲戚都没得做!其实事情已经是明摆着的了。先师母黄氏在世时给长子定了娘家侄女。她过世黄家还想再塞一个女儿给王翰林,朝好听里说,这叫重结两家秦晋之好,朝不好听上头说,这是想把这个翰林女婿牢牢的捏在黄家人手里。黄家行事太过霸道,谁会喜欢?他老师好容易逃脱了黄家的魔爪,怎么可能把孙女送回黄家去吃苦。

黄氏觉得自己扛不住了,懦弱地把双腿朝后缩一缩。王耀祖跟外祖母还是很有感情的,他动摇了,看着老人家的白发和欲喷火的双目,十分的想点头。可是他老子骂他的话犹在耳边,那些话也说的十分的明白:你的两个女儿也给她们读书了,你继母也给她们配好嫁妆了,满朝文武的官儿家里都可以嫁得,将来上门求亲的人家多的是!你多几个有势力的亲家不好?你多几个有本事的女婿不好?你把女儿嫁回黄家去,你还要费心费力拉拨那两个小兔崽子读书出头,那俩小兔崽子读书好吗?都过了十二岁连府学都没有考上,连金声都不如!你要敢把女儿嫁黄家,老子不只打断你的腿,一个钱的陪嫁都不与玉珠和雪珠添!

黄家为什么要求娶玉珠和雪珠?玉珠雪珠有出息的话都是虚的,其实就是看着英华的陪嫁眼红。不然看她姐妹两个好,六七岁上头为什么不说?偏要等到英华出嫁才提?

王耀祖看着上头激动又带着企盼的目光盯着他的外祖母,叹口气,说:“外祖母,玉珠,其实……其实父亲已经给她看好一门亲事了。”然后他就紧紧闭嘴,低下头看椅子扶手。

这个儿子!居然也学会滑头了。王翰林倒是不生气,颇是欣慰地摸胡子。柳三娘也乐,她嫁到王家二十年,黄家开腔,哪一回王耀祖不是站在黄家立场上帮腔的,现在进步很明显啊。她笑着看看王翰林,小老头儿冲她点点头,她就说:“亲家老太太,听我说两句罢。”

黄家老太太瞪柳三娘,恨道:“你又想搅和我重孙子的婚事!”

“自我们到富春之后,我掏银子给玉珠姐妹读书,照管她们穿衣,一年学费就要好几百两。”柳三娘乐呵呵的看着对面脸色明显不大好看的黄亲家,“我说句至见外的话,玉珠虽然喊我祖母,可是她爹一不是我生的,二和我不亲近,我本也没必要待她们这样好。曲池府里,多少亲爹娘都舍不得给女儿上女学的,我一个做后祖母的,耀祖又是分了家出去的,他供得起女儿上学他自供,他供不起我两眼一闭是叫守本份,我掏私房给他女儿上学,是因为我真喜欢玉珠和雪珠这两孩子。她们喊我祖母喊的真心又亲热,我的孙女儿,我想她们嫁的更好,过的更舒心。”

“嫁到我们黄家,亲舅舅舅母做公公婆婆,她们会过的不好?”黄亲家吹胡子瞪眼。

柳三娘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坐,笑道:“亲家老爷,耀祖的亲事是他亲娘给他定的,亲上做亲我就不提了。我们瑶华的亲事是我主张的,她公公梅大人是正经进士出身,做过几十年官儿,梅女婿去年也是州试考过了的。我们英华的公公李大人也是正经进士出身,女婿去年州试也过了。这两个女婿摆在这里,我给孙女挑女婿,论人品,论家世,论学问,绝不能比他们差!”

“你又不是亲的,你说了不算。”黄家老太太说话声格外响亮。

王翰林拍桌子,“我夫人说的话就是我说的话,亲爷爷奶奶说的都不算,难道外公外婆说了就能算?孙女的亲事爷爷奶奶做不得主,谁做主?玉珠的婚事要不如我们意,我们一文钱的陪嫁都不掏。夫人你接着说!”

“府上来求娶玉珠和雪珠,我们也不是一定就不答应。”柳三娘笑一笑,道:“论家世,亲上做亲是蛮好,我就不挑了。论人品嘛,我看这两孩子,长的平头整脸的,坐在这里也怪精神的,想来亲家也不会拿傻孩子来坑自己亲外孙女。只有孩子们的学问,老爷,是不是要查考一下?若是过得去,就把玉珠嫁回外婆家?”

王翰林哼了一声不理柳三娘,还怕黄家人看不明白,他老人家还故意挪了下方向,把背对着柳三娘,表示他生气。

黄家这次来求亲,自然也是算计好了的。柳氏嫁到王家二十年,自从那年把前妻的遗产都交割给大儿子,遇到黄家的事情她从来都不搭话,从来都是绕着走。黄家觉得这一回来求亲,柳三娘一定会置身事外。玉珠雪珠又不是她亲孙女儿,又不是她从小养大的,和她也不亲,她一定不会管这个事。只要她不管,王耀祖被黄家捏在手里三十多年,一向是听话的,略压一压,这事就成了。

事情走到这一步,果然柳三娘让步了。眼前一共就两孩子,怎么考?就是一个不行,总还能衬得另一个是好的,许了大的能不许小的?黄家老太太得意的笑了,道:“翰林女婿,你想考就考罢,我这两个孙子,自然是极出色的。不怕考。”

站在厅外偷听的玉珠小声补了一句:“府学都没有考上,那个谁,字儿写的还不如雪珠。”

英华一边笑一边安抚的在玉珠背上轻轻拍了几下,轻声道:“放心,你爷爷奶奶早安排好了,就等他们上套。”

“有没有本事,拉出来考一考。”王翰林没好气,“当场考,考得过就许,考不过,你们找别家去,我孙女我留着慢慢挑好的。”

“考就考!我们两个评卷子。”黄亲家激动的不行,这里一共就俩孩子,凭王翰林出什么题,他说好,王翰林说不好也不顶用。“你一个人出题不成,我也要出题。”

黄亲家苦读四十年呀,一直觉得自己学问够了,每次考不起都是不走运。王翰林在心里替他叹息一声,故意为难了半日,才道:“使得,出十题,你一半我一半。叫玉珠和雪珠也来考一考。啊,这一向忙,没顾上查考金声的功课,顺便把他喊来一起考。”

王家人手多,没一会功夫就在厅里摆好五套桌椅,李知远牵着金声走前头,把玉珠姐妹领进去,带着他们和长辈亲戚行礼,叫他们坐下,又请那两位黄公子来坐。

英华在侧厅早看着人磨好了墨,在两张轻便的小方桌上铺好纸摆好笔,把砚台搁好,叫人抬进去。黄亲家走到一张桌前抬笔写题。

黄家这两个孙子,都只有十来岁,还没有开始写成篇的策问呢,黄亲家出的题,都是平常孙子上学时做过的。他老人家真心没把外孙女和小外孙当一回事,只说女孩儿上女学认得几个字也罢了,小金声怕是还在认字背三字经,都没想过出点难的。

王翰林叫孙子孙女来考,自然也是有偏向的。考女婿这个主意其实是前两天柳三娘和英华定的,定完了李知远就把侄儿侄女捉去书房,弄了题目教他们,英华也没闲着,在一边陪考,指点女孩儿要怎样答卷。完了李知远拟好题目送岳父审阅。所以现在王翰林出题也快,高高兴兴挑难的出了五个。

黄亲家拿到亲家出的题,拿眼溜了一遍,先就吸气,暗骂:尼玛,县试都没有这么难,王翰林,狗*日的你不厚道啊。黄亲家也晓得玉珠姐俩在女学学的都是管家算帐什么的,至于金声,这个外孙才七八岁,正经上学有没有两年?王亲家是逗孩子玩吧,他这么想着,还轻蔑的看了王翰林一眼。

王翰林看过黄亲家出的题,笑一笑不理论,道:“远儿,你把题目抄一抄。”

李知远答应着把题接过去,看了一眼黄家那题,也暗骂:卧槽,这么容易?放水也不是这样放的啊。他动手极快,一转眼抄了五份,就给孩子们发下去了。

金声拿到卷子,立刻进入状态,拂纸,取镇纸压题,取笔,舔墨,答题纸上写名字,走的是正经考试的那一套。小人儿一本正经做大人的事,嘴抿的紧紧的,看着格外的招人疼爱。休说王翰林和柳三娘盯着孙子笑容满面,黄氏和王耀祖头一回看到儿子这样有出息,激动的眼圈都红了。便是黄亲家吧,看到这个外孙的行事,也在心里暗暗点头:亲家会调*教孩子。金声小时候不显,经他手两年,只这个势子,就是个状元胚子啊。

玉珠和雪珠动作没有金声那样快,但是姐妹两在女学也是经常考的,端庄优雅理衣袖,拂纸,压题纸。雪珠取笔写字姿势十分的好看,玉珠还先看看弟弟妹妹的桌子,帮着把金声桌上的笔洗移了下位子,才慢慢取笔写题。

黄家那两可怜孩子,先被金声的熟练镇住了。再者,十四五的那个年纪也不小了,到了慕少艾的年纪,这一回又是来给他提亲的,所以他盯着玉珠看的时候多,玉珠已经提笔写字,他的手还没摸到镇纸呢。小的那个略好,已经在看题,看看他亲爷爷出的那五题,眉开眼笑,再看看翰林爷爷出的那五题,就笑不出来了,看着亲爷爷皱眉做苦相脸。

李知远低头微笑,王翰林和柳三娘养气功夫甚好,只当看不见。王家的三个孩子只顾自己写卷子,什么都不管。耀祖和黄氏对看一眼,这俩准女婿坐自家孩子身边,生生被比下去了。不说金声,便是玉珠和雪珠,没有人比着不显出挑,现在端端正正坐在他们身边,通身都是官家小姐的气派和风度。黄家那俩孩子,衬的要多村有多村。不配,真心不配。

auzw.com

王耀祖在心里摇头,黄氏微微摇头。黄亲家在心里都已经哭上了,他眼又不瞎,俩孙子其实都不小了,姑且不论书读的好不好,只这个拿笔写字的势子,才开蒙的小金声就能把他们两甩一条街!玉珠小时候看着软懦无用,现在这个样子,正正经经是做官人家的女孩儿作派,又秀气又文静,做事从容不迫,见人大大方方。出去读几年书,果然不一样。有这样一个孙媳妇撑门面,哪怕是没有嫁妆,也足够了呀。外祖父看外孙女儿,目光越发不舍,再看看他孙子,着实闷气。

黄家老太太眼里没别人,看的是她两个孙子,在她看来,她的两个孙子足够好了,娶谁家的闺女都绰绰有余,玉珠和雪珠两个,要是没上过学嫁妆少点,她还看不上呢。她两个孙子,论长相,天堂饱满,下巴圆润,每回算命人都说这两孩子大富大贵,极有福气。论读书,也是极好的,要不是他们叔祖父得罪了人,他们岂会被拦在府学外头。便是不在府学读书,平常也很用功,考什么都不怕。

金声虽说是王翰林启蒙,其实算是李知远手把手教出来的。李家现放着一个去考童子试的小青阳,可见李家的家教。小金声年纪虽小,动作极快,自家祖父出的题他本来就会,前几天温习过,姑丈又再讲了一遍,他写起答案一点不费事。至于外祖父出的题,他拿到手就写,想都不带想一下的。于是他就头一个交卷,他举着卷子朝前走几步,看李知远使了个眼色,他就把卷子送到外祖父手上去了。

黄亲家想说王家作弊了吧,一来金声做他出的题更快,二来金声这张卷子做的真漂亮。字虽然写的不是特别好,但是一个一个整整齐齐,距离间隔跟用尺子量过似的。他也不装样子,先看他出的题外孙怎么答。

金声答的非常好,比他两个大孙子答的都好!可惜了呀,黄亲家吸气,就不该和王翰林闹的这么僵,若是早几年和和气气来往就好了。如今王翰林自己都不和黄家来往,若是不再结一次亲,不打着让亲家教孙女婿的招牌,他要怎么把孩子们塞进三省草堂?

雪珠和玉珠交卷也不慢,虽然她们在女学主要不是学这个的,但是为人处理的道理先生一样会教,女学里的先生们和同窗闲话,天下的大事小事一样会谈,听一听想一想说一说,长了见识眼界开阔,答题什么的,可以借鉴的地方很多。外祖父出的题又不难,容易答,祖父出的题,姑丈都给打过小抄了,小姑姑还从女学生的角度帮她们分析了一遍,教她们从女人的角度去看问题写答案。所以她两个的答案虽然大致相同,但是各有各的见解,走的又不是金声那个路子。两张卷子送到外祖父手边,俩小姑娘福了一福,就退到侧厅去和姑姑站一块去了。

黄亲家把外孙女的两张卷子对着金声的看过,不得不承认,他是小看这两个外孙女了。三张卷子答案各有各的见解,水平都不低。他把这三张卷子放下,再看他俩孙子。

王翰林出的题太难,黄家两孙子一个放下笔在抓耳挠腮,一个提着笔在出神,笔尖的墨都滴到纸上,卷面上黑了一团都没发现。黄亲家都有点坐不住了,频频看他老娘。黄老太太宠溺的盯着她两重孙子看着,双目满满都是爱啊。

李知远很不厚道的在心里帮她老人家补:我重孙子连出神都出的这么有学问!

小金声眼巴巴看着外祖父发呆,他其实更想祖父给他看卷子。外祖父家里孩子多,小时候的事他不大记得,这两年跟着母亲回去也少,有限的一两次外祖父母也就摸摸他的头,不似祖父母疼他,见到他要把他搂怀里,问他功课,试他冷暖,把他当宝一样疼爱。所以他是真心跟外祖父母不亲啊。外祖父一直看着卷子发呆,他看看爹的脸色也不大好,不敢朝娘身边凑,直接就奔柳三娘怀里去了。柳三娘把孙子搂怀里,给他看衣袖沾没沾到墨,又摸他手问冷不冷,金声说冷,她就说带你洗手去,站起来直接就把孩子带走了,走的时候还和黄氏说:“你给你祖母做的那件皮袄,做好了没有?收拾出来给老人家换上罢。孩子都说冷,老人家只怕也冷。”

黄氏跟婆婆处久了,也晓得婆婆说话的意思,答应着就站起来,踩着婆婆的脚印跟着溜了。她这两个侄儿她也不是很了解,平常娘家人都说好,她自然当那两个是好的,现在提出来略考一考,根本就配不上她女儿,她自然懂得公婆的意思,放心的就出去了。

王耀祖也想走,外祖母盯着他他不敢动,生怕他说点什么老人家恼了生气,一口气喘不上来在他家那什么了。他只能盯着他老子。王翰林笑眯眯摸着胡子看着小女婿笑,姿态摆的太明显了:我这个女婿好,我就喜欢这样的。

李知远站在一边,样子还带点腼腆,笑容里带着被丈人夸奖他很难为情的意思。

黄家两孩子最后都把笔搁下了,两个都没把题答完。小的那个咂巴咂巴嘴,想说什么,看到祖父铁面挂霜,没敢吱声。大的那个到底懂一点事,红着脸把卷子倒扣在桌上,站起来退到祖父身边去,小声说:“爷爷,我们走吧。”

黄亲家看看他老娘,他两个孙子这两张卷子,真拿不出手啊,和女孩儿比比不过丢人,和才上两年学的小孩子比,比不过更丢人。王亲家也没有说啥,就把女婿的榜样留在这了,他后老婆生的女儿嫁的男人很不错,人家也没偏心,给瑶华挑的丈夫也不比这个差啊。提亲什么的,还是别提了,丢人啊家里这两孩子。

黄家老太太在黄家当了四五十年的家,一向说一不二。这十来年她年纪大了,儿孙们和她讲话越发客气,老太太就差走路横着走了。今日到王家来求亲,她老人家说话其实比在家和儿孙说话客气许多。她发过火柳氏说话就软了,她只说这门亲事考一考走个过场就能定下来。她老人家心里黄家子孙最金贵,她重孙子自然比重外孙有本事,金声小,玉珠和雪珠又是女孩,她两重孙子都上了七八年的学了,怎么考都是比人家强的。

王翰林不说话,柳三娘又回避走了。自然是因为这个亲事的事他们不得不接受的缘故。重孙子自己怎么提出来要走?儿子怎么又一脸踩到屎的样子?老人家颇不能接受这种转变,瞪儿子,道:“你也是爷爷的人了,胡说什么呢!”

王翰林咳了一声,吩咐李知远:“把五份卷子都拿过去给老太太瞧瞧。”

李知远先过去直接把黄亲家老爷面前的那个桌儿挪到老太太面前,又过去把那两张卷子送过来,黄老太太虽然认识的字不太多,但是看写字好不好,看卷面整洁清还是会的。名字上带王的三张卷子都是清清爽爽,名字上带黄的两个都跟鬼画糊一般,她老人家脸上很是下不来,扫一眼老脸就似挂上树上太久的柿子,红得发黄。

王翰林乐呵呵说:“亲家,明日还要祭祖,我就不留你们住了。早些回去罢,晚上风冷老太太受不住。”

他前边这话才说完,黄氏带着一个使女,捧进来两件厚皮袄,她也不作声,就当着她亲爹的面抖开来,亲亲热热说:“爹,你老人家看看合不合身。”

王翰林认得那是他新做的皮袄,他一次都没有穿过呢,心里颇有点吃味,再看那一件给老太太准备的是柳三娘自己的新皮袄,他老人家立刻就笑了,说:“一定合身,那件给你祖母试试去。”

黄氏把另一件抖开,请老太太看。老太太哼了一声,指着她的鼻子骂道:“养了你二十年,照管了你三十年,你现在只晓得抱你婆婆的大腿了?要你何用!”拨开孙女就朝外头走。黄亲家叹气,跺跺脚跟上,黄氏愣在那里,眼圈都红了。李知远把那五张卷子卷巴卷巴折起来,把嫂子手里的皮袄接过来,认认真真把卷子塞大袖口缝的口袋里去了。然后把两件大皮袄塞到大的那个黄家小公子手里,亲亲热热和人家说:“走罢,我送你们出去,你们是坐自己家的车来的,还是雇的车马行的车?柳家庄的车马车有大马车,冬天里头放火盆的,我已经喊了一辆等在门口,等一会你们就坐那个马车回家啊。”

又扬声喊:“英华,你帮着嫂嫂备的礼物备好了没有?”

王英华扶着腰,另一边雪珠小心扶着她姑姑的胳傅,姑侄两个出来,张罗着叫人把黄氏给娘家爹妈准备的年礼拿出来捎上。

黄氏愣了一下,凑到英华身边,道:“现在就带上?我正月不用回娘家了?”

英华一点都不小声的说:“都这样了,嫂子正月回娘家是去讨舅母骂啊?我把你回娘家的礼都准备好了,叫人押着车一路送回去就得了。玉珠雪珠不说亲,你回去都是找气受。回去做什么。”

黄氏颇高兴的点头,小姑子这样说话,分明是故意让前头的两侄儿帮着传话的,她借个势子别别扭扭答应一声,不回去就是。

李知远把人送到大门口,一边是黄家自己的小马车,一边是人家准备好的大马车,车门帘一拉,热气扑面,黄老太太还要耍矫情,当不起黄亲家老爷再三的劝她,唧唧歪歪上有火盆的马车去了。李知远扶着黄亲家老爷上去,顺手还把小的那个一手提起来甩上去。小家伙真心被吓到了,愣了一会才晓得钻车厢里去。大的那位黄少爷爬上车,把两件皮袄子抱进去,李知远就帮他们把门帘拉下来,吩咐马车一路小心。

送年礼的老田妈第二日回来,说黄家人发现了那五张考卷,两位黄公子被族中的叔伯兄弟嘲笑,还被亲爹吊起来狠揍了一回。大年三十,别家祭祖放炮,他家打孩子打的好生热闹,公子的哭声都盖过了邻里的炮声。

耀祖听说,当着他爹的面就说:“该打,十几岁的大孩子,连金声都不如,舅舅就急着给他娶亲,真是昏了头,还是多给他读几年书是正经。”

作者有话要说::)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第168章 考女婿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 · 缥缈录6 · 豹魂作者:江南 2九州缥缈录作者:江南 3琅琊榜作者:海宴 4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5九州 · 缥缈录3 · 天下名将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