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54娶妻还是纳妾下

54娶妻还是纳妾下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依着赵恒家世,便是八公之后潘晓霜嫁他都有些勉强,若要门当户对,只能似他两个哥哥一样,表姐妹们里头娶一个。

是以是以休说赵恒自家从不曾想过娶苗小姐为妻,便是王翰林两口儿,也都是认定苗小姐是为妾。只不过这要正经人家女儿做妾话,实是不好出口。然人家女孩儿已是有孕,又不能弃之不理,赵恒纳她为妾实是自做主张,虽然纳个妾不是大事,回家挨责罚是一定。

又有定礼又有折彩礼现银三千两,依着晋王府纳妾例来讲,苗小姐实是待遇优厚。赵恒觉得自己为了苗小姐甘受委屈,只说苗夫人一定会满口答应,实是没想到苗夫人反应这样激烈。

赵恒愣了一下,回答:“当然纳妾。”

“我呸。”苗夫人一口浓痰吐到赵恒脸上,怒道:“我女儿便是一辈子嫁不出去,我也不要她做妾。”说罢又狠狠瞪了柳夫人一眼,拂袖而去。

赵恒原是赵家得了天下之后生,打小儿金尊玉贵娇养着,除去官家几个嫡亲儿子,谁不要让他三分?生平头一回叫个乡下妇人吐了他一脸肮脏黄痰,他屏着气,要擦又怕脏手,不擦又脏了脸,恼眼泪都出来了。

柳氏忙使手帕替他揩掉,又忙忙叫打水与他洗脸。赵恒洗罢了脸,面色铁青,恨道:“不愿意就不愿意,为何要吐我唾沫,这等蠢妇,可恶。”

柳氏心道:吐你一口唾沫算轻,然这话不能和宠坏了人说,柳氏只劝道:“富春原是乡下地方,纳妾原本就少。苗家也是正经人家,你乍一提要纳她女儿为妾,人家哪里就能乐意。”

“不乐意就罢了。”赵恒恼道:“便是纳了她做妾,我回家少不得还要挨我母亲板子。她家既然不愿,我又何必硬找麻烦。”

苗家不愿意,虽出柳氏意料之外,倒也让人松了一口气。本朝风俗一嫁二嫁三嫁随便嫁,大着肚子再嫁也不少,柳四娘就是带着孩子再嫁。苗小姐虽然不是处子之身,又有了孩儿,要嫁人却是不难。是以人家不愿意让女儿为妾,原是正理。

是苗家不愿意,又不是赵恒不认帐,柳氏自然不肯多事劝赵恒强纳人家女儿为妾,将玉佩还给赵恒,吩咐他以后小心,也就罢了。

苗夫人欢欢喜喜带着儿媳出门,满腔怒火独自回家。苗凤举做儿子不敢触母亲霉头,自骑了个驴到吴家村来,接他妻子回去。两口儿一对话,都不晓得母亲为何暴怒。苗凤举娘子到家,先到婆婆处伺候。苗夫人看见儿媳妇脸上带笑,越发着恼,怒道:“你妹子要与人做妾,你还笑!”

苗凤举娘子吃惊,讶道:“这是哪时话!那位赵公子不是许了妹子说要娶她么。”

“那姓赵当面和我说要纳你妹子为妾!”苗夫人老泪纵横,气愤直哆嗦,“还说要与我三千两做彩礼钱。叫我一口浓痰吐到他脸上。”

把苗家上上下下都使钉钯搂一遍,也没得二千两银子。纳妹子为妾,人家居然就要出三千两?那赵家是什么样人家?苗凤举娘子劝了婆婆几句,借口看厨下煮晚饭,走到丈夫书房和他说:“母亲生气原是因赵公子将了三千两要纳我们妹妹为妾!”

苗凤举先听见三千两,就欢喜道:“赵家这等有钱?有这三千两,替妹子备一份体面嫁妆,还有剩呢!母亲为何不许?”

他娘子恼道:“是纳妾,不是求亲!”

苗凤举好似大暑天里被人从头顶泼了一盆雪水,僵了半日,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们是正经人家,凭什么叫我妹子为妾。”

他娘子也恼,道:“得空咱们劝劝妹子罢,妹子与人做妾,咱们全家人前都抬不起头。”

苗凤举越想越是恼,也顾不得男女有别,走到妹子房里,就道:“那姓赵不肯娶你,只愿纳你为妾,你还是割掉嫁他那根肠子罢,把心收一收,好生家做做针线,将来咱们另替你挑好人家公子为配。”

苗小姐摸着平平小肚子正想嫁了赵恒之后好日子,听得哥哥这般混话,恼道:“他答应了要娶我,哥哥你休要胡说。”

苗凤举看妹子执迷不悟,恨道:“我骗你做甚,我们才从王家回来,娘气要死呢。”

苗小姐怕家里人看出她有孕,已是装了几日病了。家里人只当她害相思病,并不晓得她害是不能相思毛病。今日黄氏来突然,苗夫人走也匆忙,也不曾和女儿说是要去王翰林家商量她婚事。苗小姐听说母亲去过王家了,忙推开哥哥,跑到母亲房里去。

苗夫人卧房门口站着一大一小两个使女,看见小姐过来,指着里头摆手。苗小姐凑到门边听,听见母亲一边呜呜咽咽哭,一边骂赵恒背信弃义不是个好东西。她就慌了,两腿一软倒门板上。这几日她闻什么吐什么,原就体虚,被哥哥一气,再被母亲一吓,五感交集,就晕了过去。

使女们乱纷纷叫小姐,喊夫人。苗夫人听见女儿晕倒,忙忙开门出来,把女儿抬到床上去,又使人去叫郎中来瞧,想起来又恨极赵恒,又痛骂几句。

少时郎中来与苗小姐诊脉,半日都不言语,只眯着眼摸白胡子。

苗凤举请郎中出来开方子,又问他。郎中犹豫大半日,道:“府上小姐这个病呢,原也不算是个病。不过是数月不曾换洗,所以气血有些不畅,以致体虚。体虚又没什么胃口,所以也不进饮食。依着我看,开药都不必,我这里有些山楂丸,是健食开脾,就与一包与小姐闲时吃着耍罢,开了胃什么都吃些,慢慢调理就好了。”

苗凤举捏着这一包山楂丸,到母亲卧房把郎中原话和母亲说了。苗夫人也无可奈何,候女儿醒了,便和她说:“天底下好男人多是,也不见得非要嫁给那姓赵王八蛋。你多少吃几口饭罢。郎中都说了,你吃太少,所以这两月都不曾换洗。此症可大可小,咱们好好调理。”

听得自己不是怀孕,苗小姐都不晓得是该喜,还是该悲。她将那包山楂丸带回自己卧房里,随手丢桌上。寻思到夜深,苗小姐都不肯信母亲话,拿定主意要去再问问赵恒。夜深使女照着主母吩咐送来一大碗扁食,她居然全都吃下。第二日早上起来居然不想呕吐,早饭就吃了两碗。吃完饭还想出去,苗夫人不许,把她反锁房里。她待爬窗,到底有些手脚发软,发力大吃了几日,将养得一个尖下巴变成了圆下巴,存了些力气。

这日苗小姐趁着哥哥送嫂子回娘家,母亲午睡,就爬墙出来。先城里逛了一圈,却是不曾见赵恒影子,便雇了个驴到吴家村去。

英华这日刚巧到家,带了许多吃食和尺头,还有未来婆婆陈夫人捎把陈大人和沈姐冬衣,吃食,小青阳给陈大人和沈姐家信,乱七八糟几大箱子混一处。到了家,她带着几个使女兰花厅忙忙分东西,就听见守门托了个嫂子进来说:“上回那位苗小姐又来了,说要见二小姐。”

赵恒前几日去金陵见他大哥去了,并不家。英华想了想,虽然人家是冲赵恒来,但这样不理人家也不是办法,便叫把人请到兰花厅来。苗小姐进得厅里,英华看她气色甚好,人还圆胖了,心里奇怪,叫使女与她看座。

苗小姐不并坐,据着桌沿看着英华,道:“赵恒哪里去了,叫他出来见我。”

“他大哥到金陵来了。他去见他大哥,走了已有好几日。”英华想了想,到底还有侧隐之心,皱眉问她:“你病好些了?”

这话说苗小姐心虚,好当时人家也不曾点破,她也没有明说。苗小姐把头摆一摆,笑道:“好多了。那几日我病厉害,不晓得赵恒哥哥和我娘说了什么,我娘生气呢,所以我来问问他。你喊他出来罢。”

auzw.com “他真到金陵去了。”英华也是无法,引着苗小姐到赵恒那院里去看,院子里二十几间屋空荡荡,房门都大开,倒有几个糊墙匠人使白纸糊墙。

“他——还会不会回来?”苗小心又觉得心里发虚,摇摇晃晃站不稳。

英华被她吓着了,忙扶着她寻了个坐处坐下,道:“他事说不准。只是……他八成是会娶那位潘小姐了。你不嫁他,好。”

苗小姐心里怦怦直跳,强笑道:“王小姐说笑话呢。他既然娶了我,就不能再娶那什么潘小姐,他要娶了潘小姐,怎么还能娶我?”

难道她还不晓得赵恒是要纳她为妾事?英华沉默,到底良心打败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直言道:“赵恒是皇太弟晋王第三子。他要娶哪个,总是官家和晋王商量。便是那位潘小姐,原是国公爷孙女,想嫁赵恒,花了多少功夫。”

苗小姐哆哆嗦嗦笑道:“你胡说,你骗人,赵恒和我说他爹爹是大学士。他怎么会是小王爷呢。”

“他还不是小王爷。”英华扶住苗小姐肩膀,心里叹气,他现是不是,但是他爹正朝把他变成小王爷道路上前进。“可是他是不会娶平常人家小姐为妻。”

“所以,他才要纳我为妾?”苗小姐恨咬牙切齿,眼泪一滴滴掉到桌上,“他和我海誓山盟,说要娶我,不过是要我做他妾?”

“你保重身体。”英华将手帕递给她,轻声劝她:“不做他妾好,咱们正经找个门当户对人嫁了,堂堂正正做人,不是好?”

“我不要做妾。”苗小姐突然放声大哭,“可是我舍不得他,我舍不得他呀。”

英华被她哭鼻子都酸了,想劝,又不晓得劝她什么好,摸了一块手帕陪她擦眼睛。

玉薇听得兰花厅里有哭声,忙忙过来瞧,却是英华陪着那位苗小姐哭,她门口略站一站,退出来寻柳夫人,道:“太太,那位苗小姐又来了,小姐陪着她兰花厅哭鼻子呢。”

柳氏甚觉烦恼,道:“苗家不肯把女儿做妾,恒儿也不想再纳,两下里歇手也罢了,这位苗小姐又来做什么?使个人去苗家送信,叫他们把人接回去罢。”玉薇此时柳夫人手里原也当得半个家,就出来使人去县里苗小姐送信。

苗夫人醒来不见女儿,也猜女儿是去寻赵恒去了,正恼怒之际,王家使人来请,她也等不及喊儿子陪着同去,自家忙忙就坐了个轿子过来。柳夫人不肯见她,只叫玉薇引她去兰花厅。

苗小姐泪眼朦胧中看见母亲,慌拿手帕把两个眼睛用力搓揉,却是用力重了,原来被咸水浸了半日眼皮加红肿。苗夫人看见,又怒又痛,按着女儿手,叫声我儿,骂道:“我把那姓赵杀千刀,那姓赵有什么好,叫你这样掂记他?”

苗小姐已是哭累了,强挣着说:“我不与他做妾,我不掂记他。我原是来寻王小姐说话。”

苗小姐这一个多时辰,说了极少也有三千回她不要给赵恒做妾。英华便点头附和,道:“她今日真是来寻我说话。婶婶,你莫恼,坐下歇歇气,吃杯茶。”就走到一边去,替她母女两个一人倒了一杯茶来。又吩咐杏仁去打洗脸水。她自去楼上取了自己妆盒过来,替苗小姐洗脸梳妆,到底把苗小姐收拾体体面面能见人,方才送她两个到大门口。

回来英华累趴桌上学小狗喘气,道:“但愿苗小姐这一回永不回头,我从来没有这样累过哇。”

玉薇站窗边,同情道:“难。她养着赵恒公子孩子,看苗夫人方才话意思,是要慢慢与她挑个好丈夫,将来只这个孩子麻烦大了。”

英华抓抓头,为难道:“我看她哭怪有劲,就忘了这一层。说起来,她这样子是真伤心呢。”

“一个巴掌拍不响,她若是自爱一些,赵恒公子又不是那等用强人,自然不会逼迫她。”玉薇摇头道:“便是那位苗夫人,气势汹汹跑来,看见她女儿哭就变成软面团样。苗小姐若换了是我们太太女孩儿,你猜会怎么样?”

“要是我娘,只怕就要先抡两个耳光。”英华把自己换到苗小姐那个位子上去想一想,不寒而栗,道:“若我是现苗小姐,我还真不晓得怎么办。”

“怎么办,先给你灌打胎药。再把你关半年,然后把你送到外州县去,寻个老实厚道男人嫁了。”柳夫人外头听了有一会了,冷笑着走进来,道:“我已是吩咐过守门了,以后苗小姐来,一律不许她进门。你一心软让她进来,又和赵恒纠缠到一起,反是害了她。”

赵恒去了金陵见晋王世子,潘晓霜不好跟去,闲家里闷紧,便使人去打听赵恒富春县有几个相好,打算趁赵恒不,要把情敌数收拾了。打听了半日,头一个就听说有个苗小姐家人,曾说赵公子将娶他们家小姐为妻。潘晓霜听说,冷笑半日,骑上马,问哥哥讨了几个护卫,先使人打听了苗家位置,就带着从人闯进苗家,要把苗小姐揪出来。

谁知苗家主人一个都不,只得几个使女管家家。潘晓霜扑了个空,恼很,胡乱把苗家砸了一通,便叫护卫编个罪名,要把苗家家产入官。

那护卫还算厚道,为难半日,大着胆子道:“咱们把富春县里翻来翻去查了这许多遍,苗家实是查不出来什么。”

潘晓霜恼道:“没有就与他编一个。有什么大不了,这事我哥又不是没干过。”

那护卫不肯,潘晓霜气极,就苗家前院拿鞭子抽他,才抽得几鞭。苗夫人和苗小姐回家。先看见满院狼籍,再看见家人脸上身上都有伤,苗夫人就怒了,喝道:“还有王法没有!”

潘晓霜看见苗小姐,旧恨上又添仇,冲过来提着苗小姐衣领,就给了她窝心一拳,啐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想嫁我恒哥哥。”

苗夫人上来护女,潘晓霜推开她,又照苗小姐肚子上踹了一脚,方才收手,拿马鞭指着苗夫人母女,道:“赵恒是我丈夫,你偷我丈夫,不要脸。老妖婆,把你女儿看牢了,再跑出来偷我丈夫,我就把她打死。”

苗小姐睡地下,只觉得□一阵一阵湿热,候潘晓霜走了,使女们过来扶主母和小姐起来,看苗小姐裙上是鲜血,惊叫起来。苗小姐摇摇晃晃倒母亲怀里,还问:“娘,我这是怎么了?”

苗小姐被打流产事整个曲池府都传遍了,就连晋王世子金陵也都听说,那日吃酒看弟弟无甚精神,便送了十二个美貌待女安慰弟弟。赵恒领了哥哥赐,又金陵买了些给老师师母礼物,带着杨小八和十二美人浩浩荡荡回富春来。到家就把这十二个美人送到师母面前,道:“学生那里用不了这许多人,请师母挑几个顺眼使唤吧。”

柳氏想了一想,笑道:“我人很够使,就要两个与耀祖耀宗使罢。这些,你还当送几个与潘将军。”

赵恒随手点了六个美貌,叫人送去县里潘将军处。剩下来六个,柳氏又把看着不老实两个挑了去,想了一想,笑道:“耀祖几次问我讨人使,这两个都与他罢。”居然把这两个都送到耀祖院里去了。

这十二个美人原是一个大商人养一班女乐,整班儿孝敬晋王世子。论长相,实是一等一好,论手段,也个顶个刁钻。她两个站到耀祖院里,略放一点手段,耀祖便不情不愿受了继母赐。黄氏恼要死,几次发狠要回娘家去,然那两个美人眼前晃来晃去殷勤服伺,又会吹箫,又会摆好姿态让她丈夫画美人行乐图,实是教她舍不得去。

且不提耀祖院里热闹,只说赵恒第二日傍晚打算去看苗小姐,因听家人说苗小姐曾来和英华说了半日话,他就先来寻英华,问:“她这一向可好?”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54娶妻还是纳妾下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二卷 在京都作者:猫腻 2九州 · 缥缈录1 · 蛮荒作者:江南 3九州 · 缥缈录2 · 苍云古齿作者:江南 4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5九州 · 缥缈录5 · 一生之盟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