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59阴谋和阳谋

59阴谋和阳谋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英华情知身份尴尬,拉哪个都不好,跳到几步远之外,才道:“大嫂,你莫动手,方才妹子场,有什么误会,咱们慢慢说。”

黄氏这才发现小姑子也场,手下一慢,玉薇已是劈手夺下她手中扫把,朝她妩媚一笑,拖长声音道:“大少奶奶,奴要嫁是青春年少又有才耀文。”

耀文是青春年少又有才,他王耀祖又是又老又丑又无才?王耀祖恼腮帮子直哆嗦,指着玉薇:“你……你……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玉薇笑道:“就是话里意思呀。大少爷,奴是个生意人,一向见人就带笑,不笑不说话。若是对你老人家笑一笑就是对你有意思,就是个笑话了。一个富春县奴和成千上万男人打交道,难不成奴对他们都有意?难不成要把奴劈成几千份嫁了?”

黄氏算是听明白了,并不是玉薇对她丈夫有意,而是她丈夫对人家有意,想着念着把人家弄家里来。家里已是摆着两个千娇百媚美婢,他还不知足,还想勾搭第三个!黄氏按耐不住,伸出暗中磨得又尖又利十爪,带着一阵香风,直扑耀祖大少爷面门。唰唰两下,耀祖脸上就留下了又红又粗两个五道杠。

耀祖脸上又疼,当着妹子被破相又恼,大怒,捂着脸喝道:“黄氏,你这般泼悍,是想我休了你么!”

黄氏啐道:“休个屁,老娘受够了,就与你和离也罢了。”冲上去撕打耀祖。

耀祖拿衣袖掩着脸,大声怒骂。院子里使女听见,把几个孩子抱去来,一时间,大人打骂,孩子哭闹。一群鸡受了惊掠过狗窝,两只卧着狗也跟着咆哮。

英华和玉薇面面相觑,一则惊;二则身份摆那里,一个是小姑子不好干涉得哥嫂,一个是人家两口儿吵闹罪魁祸首,两个都不好说话,站道边愣愣看着。

大少爷两口儿吵架常有,今朝热闹。老田妈路过伸头看看,看见英华和玉薇一脸苦相站边上,掉头飞奔回去报与柳夫人知道。柳氏就使老田妈去和王翰林说。

王翰林正和学生说策问呢,听得是大儿两口子吵闹,晓得妻子是不会出头,只得叹了一口气,把笔搁笔架上,叫两个学生自便。

老头儿背着手哎声叹气出去。杨小八就道:“平常他们也吵,怎么单今日要请先生去,咱们去看看?”

赵恒这些日子足不出户,也正闷发慌,就依他,两个悄悄儿跟王翰林后头去看热闹。

王翰林到时,黄氏已是搂着小孩儿,牵着大孩儿,站院中,叫她陪嫁几个人收拾箱笼要回娘家,想起来又要骂几句王耀祖。王耀祖坐院子角落里一张小板凳上,英华捧着一盆清水,与他洗伤口。

玉薇低头站墙外,又不能进去,又不好就走。看见王翰林,忙过来万福,低眉顺眼道:“奴和二小姐经过门前,和大少爷说了几句话,不晓得怎么恼了大少奶奶。”

王翰林挥手,道:“他两口儿哪一日不吵几回,却是和你无干,你自便罢。”

王耀祖听见父亲说话声音,忙忙要站起来,才起身,摇了两摇,一头栽倒。

英华唬了一跳,那盆水差点泼翻,她退后两步把盆搁小桌上,惊叫:“爹爹,哥哥晕倒了。”

赵恒反应,一听见英华惊喊爹爹,就似脱了缰野马,几步越过王翰林,迈进院子把英华拉过一边,问她:“你可有事?”至于王耀祖,他眼里压根就没有人家,连脚踏着王耀祖衣襟都不晓得。

英华指指他脚下,道:“我没事,我大哥有事。”

赵恒因英华和他讲话,笑意藏都藏不住,让开几步,咳了一声,道:“来人,把王大哥扶起来。”

杨八郎慢了两步,抢王翰林前头把王耀祖扶起来,只看了一眼,就喊:“还有气,喊郎中来呀。”

黄氏先还当王耀祖耍花枪,哭骂不止,听得他是真晕了,却是慌了,放下孩儿要过来瞧。谁知屋里翩翩飞出两只花蝴蝶,一左一右把王耀祖搀中间。黄氏看见她们,又恼了,索性不管,照旧搂着孩子哭泣。

少时郎中来了,只看房外坐一个哭哭啼啼黄脸婆,房里有两个香喷喷、娇滴滴美婢妾,不用号脉,也晓得王耀祖为什么会晕倒了。

王翰林看郎中闭目摸胡子半日不言语,却是吓着了,忙问:“我儿如何?”

郎中慢慢道:“无大碍,不过是体虚。开几个温补方子,慢慢调理也罢了。只是……”

“只是什么?”王翰林才消下去汗又争先恐后冒出来。

郎中眼睛那两个美婢身上梭了几梭,摇摇头,长长叹息,道:“令郎房里服侍人却是多了些,将来还是静养为要。”

这话说曲折,然大家都是男人,都懂。王翰林点点头,便请郎中移步到前头书房去写药方。郎中走了两步,恰好一个使女外头进来,带来一阵香风,那郎中鼻子抽气,突然道:“不对!这香味有古怪!”

杨八郎听得这话,忙将那使女按住,问:“你带什么香?”

那使女吓得变了脸色,哆哆嗦嗦从怀里摸出一个异样精致香囊,道:“是香蝶姐姐给,不是奴偷。”

郎中讨了那香囊,取小刀刺破,把里头药料都倒了出来,日头底下细看细闻半日,才道:“翰林老爷,借一步说话。”

香蝶便是那两只花蝴蝶里一只,那香囊也不只她一个有。赵恒几个侍婢也都有。郎中这话,是香囊有问题,赵恒脸色也变了。他冲杨八郎使了个眼色,杨八郎会意,悄悄儿先走了。

赵恒跟王翰林后头出来,看英华还黄氏身边,替她嫂子哄孩子,便扯了扯她衣衫,道:“英华妹妹,把大嫂和孩子们带到师母那里去。”

英华本待不理,看赵恒脸色铁青神情不对,情知有异,便小声劝黄氏:“嫂嫂莫恼,咱们到母亲那里说说话。”

黄氏原是梗着一口气才吵闹要和离,那口气过了正后悔,,小姑子与她台阶下,便顺水推舟,带着孩子跟着英华到正院去。

柳氏正和玉薇窗下说话,看见英华来了正要问她耀祖两口儿怎么样,就见黄氏拖儿带女进来,却是愣着了。

英华不等母亲问,就道:“大哥无事,倒是郎中说咱们家使女带那香不对。”

“香?什么香?”柳氏皱眉。

“就是那几个唱小曲儿,送了一个香囊给咱们家使女,刚好郎中出门闻见,说不对。”英华一边挤热手巾给小侄儿擦脸,一边道:“赵恒脸色也不好看,叫咱们过来。”

柳氏沉吟半日,道:“不该咱们知道事,不要问。”看向黄氏,正色道:“咱们虽是分了家,然血脉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什么该说,什么不该打听,你若是不明白,不妨问问你妹子。”

黄氏一没得婆婆管束,乍一听婆婆放狠话,眼圈儿又红了。她转念一想,丈夫靠不住,她守着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如何过活?还要靠这个后婆婆!黄氏想得明白,便把眼泪都吞到肚里,点点头,道:“媳妇晓得了。”

母亲一向不讲重话,今日这样吓嫂嫂,便是方才赵恒也有些大惊小怪,难道……真出事了?哥哥晕倒又是个什么缘故?和赵恒又有什么关系?英华想了半日,想得头都疼了。

auzw.com

柳氏这里坐着大儿媳母子四人,再加上几个伺候使女婆子,屋子里人就有些多。天冷门窗关紧,甚是气闷。英华房里站了一会,走到后院透气,却听见一阵急促脚步声直奔大哥那边去了。

恰好后院角落靠着一架梯子,英华搬来搭墙上,慢慢爬到墙头探头去看。却是杨八郎带着几个人进了大哥院子。那几个人进了屋,八郎却是铁青着脸站院子里张望,遥遥看见英华墙头,忙挥手,道:“回屋去,莫看!”

八郎怎么也是一副如临大敌样子?英华靠梯子边想了一回,一则好奇,二则放心不下大哥,看了看院子里还有几个小竹匾,晒着萝卜干,就取了一个小,假装到墙头晒萝卜干样子,把那匾搁墙头,自家把头缩匾下,顶着那匾偷看。

再看那院里,进去人已是拖着那两个美婢出来,俱是塞住了嘴,有人取绳,将她两个捆结结实实,取大布袋盛了,像货物般扛走。

这是两个活生生人!转眼间就被这般处置,想来,是活不成了。英华捂着嘴慢慢滑下竹梯,只觉得前心后背一片冰凉。京城时,这些事情也常听说,不过只是听说而已,英华并没有想过,有一天,这些事情就会发生她身边,而且,是由和她一起长大,向来亲厚八郎做。

玉薇到后院寻英华,看见英华脸色苍白,靠墙边发愣,忙笑道:“这是怎么了?”

英华回过神来,勉强笑道:“突然腹内有些疼痛,我靠一会。”

玉薇想了一想,笑问:“可是月事来了?后院风是冷,想是吹着了,你回去睡会,捂一捂罢。这里有我呢。”

玉薇扶着英华回去。杏仁接着,服侍英华宽衣上床,一边叫小丫头弄手炉,一边叫取热水与英华吃,又问要不要取益母草浸蜜来。

英华摇头,道:“不要,吃些热水便好了。”

杏仁晓得英华月事才过,笑道:“便是不吃,也要做个样子。”

英华想一想,点点头。杏仁便喊人去取蜜,回身却见英华抱着膝盖缩床角落里瑟瑟发抖。

杏仁唬了一跳,三步并做两步爬上床,忙忙问:“二小姐,怎么了?”

英华,道:“冷。”

杏仁去摸英华额头,确是有些儿凉,便道:“再取床薄被与小姐盖也罢了,睡一睡,若是到晚还不好,必要请郎中来瞧。”

英华低声答应,叫放帐子。杏仁便放下帐子出来,想了想,叫小丫头守好门户,她自走来禀报柳夫人知道,说小姐像是病了,又不肯叫郎中来瞧,问夫人是不是要把前头郎中留一日。

柳夫人使人去前头问,那郎中已是被人带走了。柳氏心里猜到八分,必是英华看到什么不该看到东西了。英华打小儿娇养,并不曾让她看见那些不干净东西,乍一见,必然受惊。

柳氏思索再三,女孩儿娘家娇养也罢了,到婆家若还是单纯似一张白纸,将来也难生活。倒不如狠狠心,现就让她晓得太阳光照不到地方都会有些什么勾当。

柳氏便走到后头看英华,问:“是哪里不好?”

英华把小丫头都支使出去,扑到母亲怀里,泣道:“娘,我看到……我看到八郎把大哥那两个使女装进布袋带走了。”

柳氏把英华搂怀里,叹息道:“恒儿叫你出来,我就猜到不好。你可是害怕了?”

“怕。八郎,还有赵恒。他们……”英华抹泪,“他们怎么能……”

“今日晕倒是你大哥,好也无大碍。”柳氏叹息道:“若是赵恒咱们家出了什么事,咱们全家老小,还活得成吗?”

柳氏捏住女儿手,轻声道:“便是你哥哥和知远,外头也不是一帆风顺。这些话你爹和你二哥都说要瞒着你,然娘觉得,你还是当知道。”

“二哥和知远?”英华惊问:“他们怎么了?”

“他们贩马赚了不少银子,因春耕还早,又回头去贩牛。路上被人引至黑店,险些被害了性命……”柳氏叹息道:“那些龙涎香,便是黑店里搜出来贼脏。这个世道,心软都没有活路。晋王如此,你哥哥和知远如此,恒儿也是如此。这些事,将来娘都不瞒你了,晋王不必提他,恒儿和八郎,还有你二哥,都是你至亲至近之人,他们这样做,是为了让咱们不受伤害啊。”说罢轻拍英华后背。

英华愣了半日,仰头看向母亲:“是谁想害赵恒?”

“说不准。”柳氏叹道:“或者是他大哥,或者是他二哥,又或者就是官家,说不定还有别人,谁知道呢。就要变天了罢,变了天,立了太子,咱们家就安生了。”柳氏看向外头。

今日日头甚好,天气甚有转暖势子,几只雀儿院中跳来跳去。柳氏拉英华起来,指着外头雀儿,微笑道:“你看,春天就要来了呢。”

英华依偎母亲怀里,探头朝外看,轻声道:“春天点来吧。”

八郎回来,听说英华病了,就猜英华是看见什么了,想了许久,来问师母讨主意。柳氏叫他直说,他到底不敢,回头又和赵恒商量。

赵恒思量再三,道:“我们一道和她讲罢。”两个走到兰花厅门口,使人进去通报。

英华想了想,道:“和他们说,我出去见他们。”换了件厚衣裳,出来,笑道:“咱们出门走走罢。”

王李两家混居,又有柳家管事仆役来去,原是人多口杂。外头田野里走一走,隔着老远就能看见人,隔着老远就能被人看见,若是说些机密话儿,是恰当。

八郎便道:“从后门走,我才从后门进来,后头那一大块地都荒着,二三里地都没有什么人,站后门口就能看见,咱们到那里走走罢。”

英华这是要避嫌了,赵恒心里酸楚,带头就朝外头走。英华慢吞吞跟后头,倒是八郎,和她并肩走路,并不怕人猜嫌。

“今日事,让你受惊了。”赵恒不看英华,轻声道:“你别怕,我们……”

英华脸色苍白,虽然模样镇定,然大家从小到大,又哪里看不出来她其实是害怕。八郎忙道:“这事若是传出去了,就怕有人又要跳出来做文章,为难我们几家。所以,咱们悄悄把这几个使女送回京里去了。”

“以后,不会再有这样事了。”赵恒笑容凄苦:“我原是不想争,可是我不争,他们却怕我争,想方设法要害我们。那我就和他们争一争罢。”

赵恒,他也想做皇帝?英华愣住了。

八郎道:“等二哥回来,我们就回京城去。”

“等咱们好消息。”赵恒捏拳,冷笑道:“不过走之前,我要先把潘菘收拾了。”

作者有话要说::)近有些琐事忙,忙过这阵,估计会好点。对不起大家了,亲亲。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59阴谋和阳谋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 · 缥缈录2 · 苍云古齿作者:江南 2九州 · 缥缈录3 · 天下名将作者:江南 3天命新娘作者:蜀客 4王妃归来作者:蜀客 5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