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二小姐的亲事

二小姐的亲事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杨小八振臂一呼,就有六七个人喊:“我来我来。”,有文才几个同窗,还有两个推车青年小贩。

大家聚一处商量,分成两队比赛。杨小八这边加上赵十二和李知远,再挑了两个管家算一队,那边也出了五个人。小青阳不得下场,闷闷回到姐姐脚边坐下,芳歌递果子与他吃,他也不理,拿背对着哥哥们。

英华闷了这么久,冷静下来,自省自家是有许多地方做不对,她便拿定主意,以后赵十二和杨小八再逗她,她都不要理人家。是以她端端正正坐芳歌身边,脸上挂着应付式微笑,便是看李知远,也是趁他背着着自己时候看,若是李知远转脸来,她就扭头去看风景。

英华不看李知远,赵十二心里略微活了些。英华好像看李知远,李知远心里也蛮活。英华不看二舅学生们,文才也很满意。赛了两场球,出去找馆子管家带着几个人抬着食盒过来,大家歇息吃饭。李知远便招呼踢球人来吃几杯,那两个小贩辞了要去做生意,几个书生和李知远他们围坐一块大石周围,吃酒闲话。虽然赵十二脸臭臭,不肯讲话。但李知远和气,杨小八活泼,连张文才都招乎极好。大家都是十来岁少年,踢过球,吃过酒,很就打成一片,成了朋友。

芳歌和英华吃罢饭,杏仁去取水,小青阳跟了去。芳歌便自车帘缝里看他们行酒令,看到杨小八灌张文才吃罚酒,掩着嘴儿笑道:“他们真有意思。”

英华微微点头,靠车板壁上不说话,神情忧郁。

芳歌觉得英华是因为赵十二抱她事难为情,便劝她:“你那位文才表兄实是大惊小怪。赵世兄也是怕你跌疼了才拉你,算不得……算不得是轻薄。”

英华小脸儿又有些发红,道:“我也有不是,平常不该和他们打闹惯了,其实我们都长大了,原该远些个。”

芳歌微笑道:“英华姐姐居然害臊了也。”英华便去推她,两个车厢里打闹,娇笑嬉闹声虽然不大,外头吃酒书生们心中俱是一荡。

因杨小八生着一张圆脸,那个看中芳歌书生便大着舌头问杨小八:“那位着红衣小姐可是令妹,你看我……我给你做个妹夫成不成?”

杨小八愣了一下,看向李知远。

李知远咳了一声,道:“吃多了酒,有点儿上头,我去散散。”将筷子搁下,离席散步去了。他一去,赵十二也随着他去了。

杨小八压低了声音,笑道:“那位红衣小姐是李世兄妹妹,你问我可是问错了人。”

想做妹夫人还不曾讲话,大家哄然大笑,看时候不早,就约定了明日下午梅里镇再会,欢喜散去。

王翰林三个学生,每天早饭后出去奔走忙碌,午饭后歇一会,王翰林家前院书院里看书,候先生午睡起来交功课,傍晚便去镇外踢球耍子,倒是结识了许多朋友。

唯有英华,自那一日起无事不肯再到前院来,便是来了,杨小八再逗她,她只是不理。赵十二倒是不逗她了,看见她来了,避过一边也不作声。唯有李知远似无事一般,和英华商量诸般事务,英华虽然也和他说话,却不似从前自由随性。

这日四个草亭俱都建好,桌椅板凳并水缸等物英华事前已经亲至富春县里买妥配齐,连药散都分了四只小箱发出来了。杨小八起兴,要去看看有没有人去吃茶,哥三个骑着马出去转了半日,傍晚回来,就见镇口常踢球所已是有几十个人踢球,分了好几块比赛,看见杨小八他们,早有平常相好喊他们一起来耍。

李知远掂记着家里还有家务不曾料理,辞了先走,才到王李两家巷口,就见张文才巷口转圈圈。

张文才看见李知远,甚是欢喜,跑过来,笑道:“这些天,我一直有话想和问你,当着他们面,又不敢问。”

李知远想了想,请他到家小坐,奉了茶喝退左右,方道:“已是无人了,你说罢。”

张文才涨红了脸,道:“我有一封信,想请李世兄帮我捎与英华表妹。”就从怀里把住掏出来。那封信想是怀里揣久了,信封四条边都磨起了毛,还有两个角儿都卷起来了。

李知远叫茶呛着了,咳了半日平复,方道:“这般私相授受,与礼不合。我不能帮你。”

“李世兄!”文才一急就结巴,“帮帮帮帮帮帮我吧。我就想见见她。”

这人,都明说了没有答应他家求亲,他怎么还这样!李知远心里有些烦躁,强笑道:“虽然我每日都到先生家去,也时常见到你表妹,然从没有避着人私下讲过话。这个忙,我真帮不了。张世兄,你还是回家专心读书罢。”

张文才自家不敢进王家门,连向来好说话李知远都不帮他,他伤心辞了去,失魂落魄,出来时和一个婆子撞了下,也不晓得告罪,摇摇晃晃走了。

晚饭时,陈夫人就说儿子,“你结识那个朋友,是谁家公子?甚没教养。”

李知远愣了一下,笑道:“是先生外甥,姓张,也住这镇上。”

李大人听得是王翰林外甥,就使眼色叫老妻莫问。

谁知小青阳突然冒出来一句:“是那个老嚷着要娶英华姐姐书呆子呀,我不喜欢他。大哥,你莫和他交朋友。”

芳歌想去捂弟弟嘴,母亲积威之下又不敢乱动。陈夫人双目似寒星,直射李大人,道:“这又是唱哪一出?”

李知远硬着头皮,笑道:“听讲他母亲是先生妹妹,曾替他向先生求王小姐为妻,先生不曾许,谁想他就上了心,非王小姐不娶。”

陈夫人冷笑两声,道:“一家好女百家求也是有,女孩儿就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似隔壁这般家教,以后麻烦多着呢。”又说芳歌,“你别总想着出门耍,女孩儿家总出门,不是好事。”说芳歌低头,狠狠瞪小青阳一眼。

李大人笑道:“京城风俗和咱们这里不一样呀,如今哪有那么多规矩。出门逛逛怎么,多带几个随从也罢了。”

且说柳氏和英华英华小院吃饭闲话,因英华这些天都不肯出门,柳氏怕女儿闷坏了,说她:“无事带几个人出去逛逛走走罢,总闷家里,也没个好气色。”

英华低低嗯了声算是答应,吃了两口汤撤下去吃茶,柳氏便道:“你大哥送大嫂回娘家也有个把月了,连个信也不送回来,你爹爹嘴上不讲,心里甚是担心呢。”

英华捧着茶杯转圈耍子,随口道:“黄家哪里?”

“隔壁富山县。来回一二百里地罢。若是有心,也学你二哥隔几日寄个信来,又有何难。偏他们又和咱们不亲近,我便是想管,也不好管。”柳氏看女儿仍旧无精打采,就与女儿寻了些事做,道:“你事也办完了,帮娘备中秋礼罢。”

auzw.com 似枫叶村族长那里,还有几位辈份排行比王翰林高族亲处,大伯小姑处,都要先送。还有王翰林几个常来往老友,头一个就是隔壁李家,也要先送。再有就是黄家,礼节也不能缺。本县知县并通判典吏,也要略微打点些。别人送礼来,还要备回礼,给管家赏钱,都要提前准备。

往年京里节送礼,随到哪个礼物铺子里,人问声儿你是哪位大人管家,又送哪位大人,自会替你配妥当,丢了银子抬盒子走极是省心。收来礼物,能用留下,用不上,喊个管事来,打包儿卖给人家也容易很。

到了富春,样样都要自家动手,柳氏觉得极是烦神,就把这些琐事都交给女儿去办。英华领了差事,先使人去打听富春过中秋都送是什么。原来富春风俗不错,不尚厚礼,平常人家中元节,俱是一两盒月饼,并一两盒果子,关系好些,四盒就极厚,平常不大走,一盒两盒都使得,只有月饼,都是自家做,绝不能少。

英华使人到县里几个点心铺去买,休说月饼,连现成月饼馅子都没有卖。英华只得依照富春风俗,自家做月饼。还好为了侍候赵十二两个,王家早去府城雇了个好厨子,是曲池本地人,原是会做月饼。英华就琢磨着要用数量,叫厨子写了个单子,照单买了许多冰糖并蜜饯和红豆、诸般干果子回来,带着她院子里使女们跟厨子后头学着拌月饼馅子,擀月饼皮。

有一盘月饼是英华手制,烤出来色味俱还过得去,柳氏吃得半块很是喜欢,女儿居然会做月饼了呢,就叫英华亲送几块到前头去给爹爹尝。

英华只得使个大冰盘,捡了几个月饼,又配了几盏好茶,和杏仁两个捧着到前头来。

平常英华无事不来前头,今日居然送吃食来,杨小八头一个欢呼,欢喜道:“中饭不曾吃饱呢,难为表妹想着我。”

英华不理他,把冰盘搁到桌上,笑对王翰林道:“这是女儿跟着厨子做月饼,娘叫女儿送来给爹爹尝尝。”

王翰林听见是女儿做,甚是有兴,忙忙洗了手,拈一块,咬得一口味道确实不坏,连连点头笑道:“不错不错,英华居然会做点心了呀。来来,你们都尝尝 。”

杨小八听说是英华做,早挪到门边,先生叫尝尝,他只是摇头。

看来英华以前是不会做点心,李知远看看杨小八如此,再看看王翰林眉开眼笑,伸手取了一块,拿手帕垫着让杨小八:“你不是饿了么,这块与你?”

杨小八笑道:“你先请,你先请。”李知远还要让赵十二,赵十二已是去拾了一块,他便道:“那愚兄不客气了。”送到口边咬了一口,笑道:“英华妹妹手艺甚好。”

英华得李知远夸奖,心里很欢喜,那压下去活泼性子好似大石底下见过阳光嫩芽,蓦地冒了个头出来,微笑着回礼,道:“李世兄过奖了。”

赵十二默默取了一块,一□下去,却是他喜欢五仁馅。英华还记得他口味呢,头一回做点心就做他爱吃,他眯起眼睛微笑,趁着先生端杯吃茶,就对英华抛了个媚眼。

他又不尊重了。英华恼了,连白眼都不翻给他,只装看不见。赵十二受了冷遇,捧着一碗茶坐到角落里去,慢慢吃饼。

小八看得大家这般,才有胆抓了个饼,咬到口内觉得味道谈不上坏,也没有多好。怎么先生和他两个都吃这样香甜,他又咬了一口,嚼了半日,捏着那块饼坐到赵十二身边去,和他说傍晚踢球事情了。

王翰林吃得女儿一个饼,心满意足问:“这是要备中秋节礼?不会都是你做罢?”

英华忙笑道:“女儿就做了这几个。爹爹若是觉得很好,女儿再去做些。”

“主持中馈也不必事事亲力亲为。你晓得怎么做就很好了。”老翰林拈着胡子笑道:“这几日看你忙饭都吃不好,被你娘使团团转呢。且爹爹这里歇一会。”

“哎。”英华就捡了个板凳坐父亲身边,歪着头看桌上。

桌上摆着一大张信纸,却是王翰林写给朋友信。英华看抬头,呀一声笑道:“却是忘了,杏仁,你去把拟礼单拿来,当让爹爹审一审,也省得漏了人。”

杏仁才迈过门槛,迎头撞见守门。那守门捧着一张红拜帖,进来道:“有一位温老爷来拜。”

英华过去接了帖子,翻开送到爹爹面前。王翰林想起来是昔日同窗,便叫请进来,又命英华到里间暂避。

那位温老爷却是带着儿子来,那位温世兄李知远三个都是认得,这几日常一处踢球。大家见过礼,分宾主坐定,那位温老爷就道:“听讲王兄膝下还有一位二小姐未曾许人家。恰好我小儿子也还没有娶亲,不晓得王世兄可看得上他。”

王翰林还措辞,温老爷又道:“咱们同窗七八年,也不消绕圈子,我家如今水田也有一千多亩,山上还有果树,每年干果子都能卖几百两银子。令爱就是陪嫁少些,嫁过去也不会叫她吃苦。”

王翰林听得陪嫁几个字,好笑道:“先不说许不许人家事,谁和你讲,我女儿没有陪嫁?”

“哈哈,老王,你还是那么要面子。”温老爷全不顾他儿子脸红恨不能钻地洞,拍着桌子笑道:“我大儿妇和你大儿妇是表姐妹呢,大家知根知底。”

“……”王翰林无语,愣了好半日,才道:“我二儿子还不曾娶亲,不好订小女儿亲事。老温,你急着抱孙子吧,还是去别家说媳妇吧。”

“不成不成。”温老爷道:“就是你了。先订亲过两年再娶也使得。我这个儿子生模样也俊,学问也好,只要你肯带他读两年书,考举人中进士不话下!”

敢情,这位温老爷是看中了王翰林可以让他儿子中举才来求亲,娶人家女儿算是添头,至要紧是让他儿子中举呀。

杨小八和赵十二无声交流眼神,李知远恨暗自磨牙。王翰林定了定神,笑道:“你是来求亲,还是带儿子来拜老师?求亲,我是不许。拜老师么,似这三个孩子一般,吃住都我家,包你中举,一年五千两银,哪年中举,哪年就不用交束修。”

“你……求亲不许也罢了,五百两可使得?真包中举么……”温老爷还价,还觉得肉疼。

“五千两一文不能少。”王翰林微笑道:“我要给女儿存嫁妆呢。”

五千两一年,就是包中举也没有这么贵。五千两呀,从前一亩上等水田也不过五六两银子,王翰林这分明是存心为难。温老爷恼了,拍案道:“真不能便宜?”

王翰林微笑摇头。

那位温公子脸红都能滴出血来了,拉住暴跳爹爹,给王翰林陪罪,道:“我爹爹这个性子世伯也是晓得,我替他和世伯陪罪。爹爹,咱们回家去罢。”

王翰林就叫送客。候人走了,他黑着脸拍案,道:“叫老田去富山黄家,就说我说,一日之内王耀祖两口子不回来,就永远也不要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显示器是线松了,孩子爹收拾了下,今天已经完全没问题了,呵呵,谢谢大家给我出主意。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二小姐的亲事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缥缈录作者:江南 2山河枕作者:墨书白 3官居一品作者:三戒大师 4锦衣夜行作者:月关 5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