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69两伊之战

69两伊之战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粗鲁汉子当街争吵常有。娇滴滴小姐们当街争男人戏码,少有哇。说时迟那时,以这两位小姐为中心,呼啦啦就围上三圈人。绕是八郎知机,使了个家将飞一般回去调赵恒来救驾,也差一点被看热闹热情百姓围里圈。

英华板着脸半日不言语,潘晓霜甚是得意她众人面前丢丑,明知英华车里再没有第二个人,她还是指着英华羞辱她,道:“王英华,你也是订了亲人,就算是个有夫之妇,就不该和我恒哥哥有来往,你把我恒哥哥藏到哪里去了?”

英华原来还存着忍让心思,听了这话恼要死,决意反击。她拿眼一瞄,围观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俱是曲池本地人,她便拿定了主意,朗声道:“潘晓霜,你仗着你哥哥是潘将军,平常胡作非为惯了,你打量我曲府府人都是好欺负么。”

原先大家听说英华是有夫之妇勾搭旁人情郎,多有不耻,听得英华说这个女子姓潘,已是竖起耳朵。再听得她哥哥是潘将军,众皆哗然。姓潘曲池弄天怒人怨呢,他妹子又岂是好物?再看这两位小姐衣着打扮,那个潘小姐满头珠翠衣裳华丽,神情骄横,观之可厌;再看那位王小姐,衣裳俱是旧,神情温和柔顺似邻家少女。中国人原就是怜惜弱小,何况这位王小姐说话还带着富春口音,原是自己人,大家伙心,哗一下全偏着王小姐了。

“欺负你又怎么了?”潘晓霜冷笑道:“有胆子你冲我来呀。你束手束脚,连句狠话都不敢讲,还不是怕了我?”

英华拿眼一溜,看大家脸上都有不平之色,故意叹了一口气道:“你不过是吃醋罢了,你恒哥哥是跟我提过亲,可是我家也不曾许他。你要寻你那个什么横哥哥竖哥哥,你自去寻,只管来找我做什么?”

哦!原来潘将军妹子看上了那什么恒哥哥,偏恒哥哥跟这位小姐提了亲……大家脑补痴男恒哥哥不爱怨女潘小姐苦恋这位小姐故事,兴高彩烈议论,因着这位潘小姐是那天杀潘将军妹子,自然没得什么好话讲她。

八郎虽是板着脸,听见乡亲们潘□潘贱人说话,哪里忍得住那笑,两手抱着胳膊,肩头不停耸动。

上一回收拾王英华,王英华都不曾还手,不过是逃走罢了,潘晓霜只说王英华必不敢对她怎么样,今日既然遇到,正好当众羞辱她一番,岂料王英华居然说赵恒跟她提过亲,潘晓霜心里无比酸妒忌,再听得有人说她是□,她嚣张惯了人,哪里忍得住,劈手夺过一个军士腰间长刀,便朝王英华马劈去,只说砍不到人惊了马,王英华从马车上掉下来,不跌死也要破相。

事出突然,哪个想得到这娇滴滴小姐会动刀子砍人?众皆愕然,都觉得坐马车上那个娇滴滴文弱弱妹子要遭殃了。

八郎虽是防着潘晓霜动手,也没有想到她敢闹市动刀子,便是人家姑娘能动刀子,他也不能拿刀子去挡,忙忙张开双臂去挡,一边嚷:“有话好好说么,划伤了人不是顽。”一边要寻机会夺刀。

英华虽不是武将家女孩儿,京城时也没少跟哥哥和八郎后头打群架,她看见刀子也只是唬了一跳,并没有害怕。因八郎拦了潘晓霜一下,她得空跳下车,顺手还把车上垫一个三尺长三尺阔坐垫拽了下来,朝八郎那边一丢。

八郎接英华掷来家伙原是习惯了,把那坐垫一扯,两手各抓住一角式,把那柄长刀一罩再一缠。潘晓霜手吃不得那缠劲,就撒了手。八郎把刀缠紧了丢到地下,拿脚踩住,冷笑道:“连刀子都用上了,谁给你胆子当街杀人?”

“当然是潘大将军喽。”英华躲到八郎身后补了一句,声音不大,但围观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潘大将军前几日富春县里杀人放火,大家俱都晓得,民怨积压了这几日,其实早就沸腾,只是潘大将军手握兵权,无人敢言罢了。叫英华这似有似无一挑拨,再目睹潘将军妹子骄横,大家心头火旺了,俱都瞪着潘晓霜。

仇旧恨积一处,潘晓霜哪肯就此罢手,她思量此地离着京城远很,杨家手伸不过来,自家哥哥又能一手遮天,倒不如趁势收拾了他两个。横竖潘家和杨家是不对付,便是弄死两个人也没什么大不了。潘晓霜冷笑一声,道:“来人,把这对狗男女抓起来,若有反抗,即时处死。”

“贱婢尔敢。”赵恒人堆后大喝道:“让路,我倒要看看,他潘菘妹子,敢不敢把我们即时处死。”

哎哟喂,这位小哥生得好生俊俏,紫罗袍银腰带,黑纱帽上还簪着一朵半开白牡丹,玉面含霜也挡不住那通身风流和富贵。看来这位就是正主儿了。这一刻八卦烈火战胜了正义之心,好多摩手擦掌准备帮手打架英雄好汉们都把拳头缩回去,大家各自寻了个舒服座位坐下,犹嫌少了点什么,脑子转得那几位已经东张西望找卖瓜子小贩。

“恒哥哥,你……”方才如钢似铁潘晓霜瞬间变成目含露珠小可怜,左手扭着右手撒娇:“我说着玩玩。”

“哼,我是八郎和英华哥哥。”赵恒大步走过来,一手拉住八郎,一手拉住英华,道:“潘晓霜,谁是你哥哥?你外甥才喊我哥哥呢。”

原来还是亲戚,这辈份,乱大了哇。卖瓜子小贩立刻没了生意。无数双眼睛睁得溜圆。

“我姐姐是我姐姐,我是我。”潘晓霜委委曲曲挪到赵恒身边,含着泪道:“谁叫你这一向都不理我,我只说把他两个请到将军府里去,你自然要来见我。”

“用刀子请?”英华冷笑着用脚踢开盖住刀子坐垫,道:“这就是潘将军待客之道么?潘晓霜,你方才不是说我们若是反抗,即时处死么?怎么你赵恒外甥哥哥来了你就软成面团了?”

英华这话,说可够损。看潘晓霜脸发红发紫,八郎暗乐。赵恒又是气又是笑地瞪了英华一眼,嗔道:“别闹。”

英华就势甩开赵恒手,正经说:“当着潘晓霜面,我们把话说清楚。潘晓霜因为你缘故,不止一回两回对我心生歹意。我忍她原也是因为她是你亲戚,可是她都能即时处死我了,我还有什么好忍?赵恒,你若是打算娶你这个姨母做妻妾呢,就当面许了她,让她如愿,也省得她天天扎小人咒我。”

“我虽然不是好人,却还不是禽兽,干不出娶姨母做妻妾事。”赵恒懒洋洋抽出扇子扇风,瞟一眼落苏色潘晓霜,笑道:“小姨,是不是啊?”

能通风报信自然不只八郎一个。潘晓霜那边也有人去报信,潘菘正看着亲兵搬药铺子仓库呢,听讲妹子和杨八郎起了冲突,闹市被人围住了,却是叫了一声苦也。

前几日富春闹乱子,一向威风潘将军杀了人都弹压不住,偏那个刘老头一来,说了几句话城厢军将士就安静了,俱都老老实实听他命令。便是把富春知县摆出来背黑锅吧,刘老头比他还狠,直接就把人当街斩了,当街就清算知县财产,凡是来历不明,俱都缴公,许诺拿出来给百姓们盖房子,富春百姓就老实了。两下里一对比他也想明白了,刘老头并没有真被他架空,人家不出手而已,一出手是要人命。

所以潘将军现对刘老头很有些发怵。便是今日查封药铺,原也是刘老头主意,他来时候也没细想,可是方才那个药铺掌柜哭喊着要死活,骂他不得好死,他就有些回过味来了,敢情这小老头是把坏人都给他做了,人家自己揣着明白装糊涂,但有博声望好事才出头呢。今日来抄药铺虽是个小事,若是让曲池府也闹起来,又哪里去寻第二个富春知县来顶缸?论手腕他不如刘老头,要背黑锅肯定是他潘小爷上,何苦来。

潘菘黑着脸走进人堆里,先瞪了一眼杨八郎,再剜了一眼王英华,居然挤出笑脸来,道:“咱们都是亲戚,打小玩闹着长了这么大,有什么过不去非要当街说话。走,咱们找个酒楼吃几杯去。”

auzw.com “不敢。”赵恒用力摇扇子,好像扇苍蝇,“把你妹子带走罢,等闲莫放她出来丢人。”

“赵恒!”潘晓霜尖叫:“去年你和我一起逛街,叫我小霜霜何等亲热,那时你怎么不喊我姨母,怎么不怕我丢人了?”

“闭嘴!”不必听旁人说那些话,潘菘自家都觉得丢人,忍不住抽了妹子一个耳光,道:“来人,把小姐绑起来,押回京城去。”他亲兵束手束脚,哪里真敢动手,潘晓霜踢了几脚,亲兵们都让开,潘晓霜便直奔英华,恨道:“王英华,都是你,没有你,恒哥哥怎么会嫌弃我!”

赵恒侧过脸,不忍看潘晓霜状若疯狂,八郎原想伸出脚绊一下,伸到一半长腿又缩了回去,王英华小擒拿手可是王二哥亲手教,王二哥可是十万禁军教头陈大壮关门弟子,轻轻一摔是耍么。

英华撸了撸袖子,摆好姿势,待潘晓霜冲到离她二步远,先伸脚一绊,再一手揪住腰间,一手搭潘晓霜肩上,便借着她冲过来力气轻轻巧巧把人摔倒,又退后半步,伸腿用力一踢,便把人踢了开几步远。

潘晓霜和王英华交手也不晓得有多少次了,今日却是头一回被人家连摔带揣,敢情从前人家是真让着她?她跌坐地下,又是疼,又是闷,居然愣住了。

英华拍拍手上并不存灰,冷笑道:“我虽是文官女儿,不见得打架就输过将军妹子。方才赵恒话说再明白不过了,他不要娶你,可怪不了我,要怪就怪你爹把你姐姐送把人家大伯做小老婆。”

堂堂潘淑妃,这丫头嘴里就是个小老婆,也太不把淑妃娘娘当干部了吧。潘菘脸越发黑了,待发作王英华,如今有刘老头拦中间如何做得,也只得缩手,潘菘脸由黑转白,伸手把妹子扯起来,替她掸掸灰,发狠道:“我妹子自有我管教,王英华,你当街打人,我自去问你老子讨公道。”

“她方才可是举着刀要砍我,还嚷着若是反抗即时处死。难道她冲过来要砍要杀我都由着么?”英华抱着胳膊冷笑,一丝也不现害怕,大声道:“潘大将军,你要谈公道,就当着曲池府百姓面,我们谈谈公道吧。”

一柄待卫佩刀孤零零躺中间空地上,反射着寒光。潘菘瞪那个腰间挂着空刀鞘侍卫,骂道:“恁不小心,刀丢了都不晓得拾起。”

那侍卫低着头去拾刀。潘菘强笑道:“没有刀了,何来砍人?”

“要公道,要公道!”不晓得什么人开了头,大家一起举着拳头喊:“要公道,要公道。”大家捏着拳头从四面八方朝这里汇集,黑压压全是人头。

又有人喊:“还我们曲池百姓公道,还我们富春无辜百姓命来。”声音尖细,明显是有人捏着嗓子干。头声未歇又有人喊:“把我们房子地还给我们,姓潘滚出曲池!”

潘菘到曲池来,何止占了富春几千户人家房子地?若是任他胡行,岂不是大家房子地都要被他占了去?大家呼声越来越响,人流汇成几股激流,激流中心便是潘菘。

潘菘脸都发绿了。他方才来急,只带得十来个亲兵,加上潘晓霜带七八个人,一共才二十来人,面对数万愤怒百姓,潘菘真觉害怕。若是此刻百姓乱起来了,一人一拳他就活不成了,此时死了,便是事后潘家杀光这些人又有何益。他眨巴眨巴眼睛,把求救目光投向赵恒。

赵恒有些犹豫,他大哥和潘菘关系还不错,又严命他不许和潘家起冲突,便是看刘大人意思,也还是要留着潘菘做刀子。可是他此时若是把潘家兄妹护下来,一来他自家不乐意,二来潘晓霜今日居然对英华动刀子了,若是他们逃过今日,难保潘菘那个小人不会对付英华和王家柳家。

八郎看出赵恒心思,附着他耳朵轻声道:“打虎要打死。潘菘迟早都是要死,死咱们手上好,今日他若死此处,天下人看来……”

赵恒把扇子一合,轻轻点头,道:“自做孽,不可活。”伸手便把英华拦了一下,小声道:“你咱们后头站着。”八郎用力一扯,便把英华扯到他身后了。

赵恒大声道:“各位乡亲莫要激动,潘菘若是真行了不法之事,官家必定会……必定会斩了他。”

潘菘做那些个事,又有几件是合法又得人心?虽然本朝开国还不曾杀过大臣,可是本朝哪一个大臣似潘菘这般坏?赵恒说这话,分明是替乡亲们壮胆子。

人群里突然有个男子从怀里摸出一把杀猪刀,大喊:“大家让开,我要替天行道,杀了这个大奸臣。”

“杀奸臣,杀奸臣,让官家别派好官来建京城。”又是那个不男不女怪声煽风点火。举刀男子领头,几十个红了眼富春百姓随后,一边喊着:“杀奸臣。”一边朝潘菘前进。

不待潘菘开口,那二十来个亲兵随从便把潘家兄妹围中间。潘晓霜却是慌了,从她哥哥身后探头,尖声喊:“你们想造反吗,还不把刀放下!小们,把这几个强盗杀了!”

她不说话还罢了,一开口,那二十来个兵都变了脸色,这是催命呢,今日潘家兄妹若是不死,曲池百姓就被她说成造反了。横竖都是一个死,谁会放过他们?大家相互对视,一齐都把刀抽出来,指望多拦一会,若是天可怜见,刘大人晓得潘将军陷这里,必会使人来救。

十几把雪亮刀尖指着那男子鼻子,那人也有些怕了,捏刀手都哆嗦了。突然人后那个不男不女声音又道:“奸臣凭什么说咱们是造反?造反这样诛九族大罪,咱们小百姓可担不起。咱们举起刀是为了替官家除奸臣,对不对?就是这个狗官害得咱们曲池百姓流离失所,害得富春血流成河!咱们说一句杀奸臣,他就诬咱们造反,咱们要不要放过他?”

“不能放过他,不能放过他!”

那男子胆气又壮了些,挥舞着刀子又走了两步,毅然道:“我是替官家杀奸臣,我不是造反!你们都让开!”

说时迟那时,人堆里不晓得谁,扔出一大包石灰砸到一个亲兵刀口,包破灰洒,白石灰飞了一地,亲兵们还来不及捂眼,又是几包石灰扔了出来。人堆里就有人喊:“大家冲啊,我们捉奸臣呀。”

这个时候人多是脑子发热,有人发喊,便有人跟着行事,有人前头行事,便有人后头跟风,潘家亲兵被几包石灰砸失去了战斗力,便有大胆去夺他们刀。这二十几个人被人冲散了,谁还能顾得了谁?大家抡起拳头一阵乱轰,口里乱嚷着:“打奸臣!”

八郎冲手下几个家将使了眼色,把赵恒和英华围中间,人家往中间挤,他们朝后头退,几被人潮冲散,好容易挨到一家铺子门板上,突然门开了,伸出一只有力手,狠狠拽住了王英华衣袖。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69两伊之战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2锦衣夜行作者:月关 3第三卷 鸳鸯谱作者:寂月皎皎 4九州 · 缥缈录3 · 天下名将作者:江南 5庆余年 第四卷 北海雾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