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91补刀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女兵女将们听得号令,亮出家伙,乒乒乓乓直朝贤少爷身上招呼。这一回比不得上回英华揍清小姐留手。丫头婆子们都是满肚子怒火,抡起棍棒来分外用力。

贤少爷哭爹喊娘,拼命喊五姨救命。柳家管事俱都袖手静站一边,英华撸着袖子只冷笑。虽然英华事前叮嘱不要打贤少爷要害,然贤少爷挣扎翻滚不停,几个妈妈们手里棍子不是不小心扫到脸,就是刮到头,不多几下贤少爷那张俊脸就成了盛杂色果子盘子,上面红也有青也有绿也有黄也有,只是眼泪鼻涕糊到处都是,卖相实不大好。

贤少爷这个卖相落到诸管事眼里,除去那几个三娘手底下老管事眉眼带笑满面欢喜,大家俱都心惊——这位英华小姐着实厉害,今日这事不曾让任何人插手,她两下就处理干脆利落。

说起来,若是表兄表妹两情相悦,送个手帕递封书信原也没什么,长辈们高高兴兴请媒说亲便是。然女孩儿已是定过亲,还再三勾搭表兄,闹得亲友皆知,何止是不要脸,简直是淫*贱*无*耻。便是再开明人家,也不会要这样女孩做儿媳妇。

何况王翰林前头那位夫人还生儿有女,将来一堆孙女要择配,若是姑姑因为那种事退亲再嫁,门第相当正经人家谁还乐意和王家结亲?便是柳家诸亲中和英华走近些小娘子们,婚配都有可能受连累。贤少爷不过说几句话,要累多少不相干女孩儿亲事不谐,家庭不和?

贤少爷为着他想娶英华小小姐,拼着让英华一辈子站不直,让王家亲族里抬不起头做人,要教王家不和吵闹,还害了许多小娘子一辈子幸福,为人何其自私用心何等恶毒。

能柳家做到管事,多少都有些本事,没有一个是笨人。贤少爷已是招了,让小小姐打两下出气也罢了。此时若是上去拦,分明是送上去陪打。便是平常跟贤少爷要好席五郎,都觉贤少爷行事恶毒,心性凉薄,不是可交之人。所以满院子管事二三十个,大家俱都安安静静站着看贤少爷挨揍,一个出头去拦都没有。

柳五娘站院门处听清看真,实是气坏了。 萧家兄妹虽然各种闹招人烦,然便是把他们迁出去住,还打算扣他们钱粮,也是想逼萧贤面对现实,发奋图强,想让萧清学着管一管家,将来嫁人可以脚踏实地过日子,用意也还是为他们好。柳五姨实是把他们当自己人拉扯才会如此费力不讨好行事。

可是看萧贤今日行事,何止没有把柳家当亲人,便是仇人行事都没有那么狠毒。

今日英华若是没有这样机灵,哪怕软一点点,萧贤一口咬定英华勾引他,英华便是再赌咒发誓说没也有也不管用。晓得说是萧贤胡说,不晓得便是说萧贤不好,也要加一句英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然柳家大宅正当青春妙龄小娘子□个,他怎么不说别人只咬她?便是长辈出头把此事强压下来,也压不住悠悠众口背地里议论。

遇到这种事小娘子们,性子软些儿,便是另许人家嫁过去也一辈子抬不起头来,将来日子过如何可想而知。若是性子急燥些儿,忍受不得零敲碎打闲气,说不定就出人命了。柳五姨觉得似萧贤这样行事,女孩儿们沾上了都没有好下场,便是打杀他都不可惜。何况那几个使棍棒甚有章法,虽然看着下手重,实是避开要害,便是多打几下也无妨。所以柳五姨也不上前。

贤少爷打小儿也是娇养长大,小时候到学堂念书送先生礼厚,也没真挨过先生板子。今日这一棍一棍打到身上,疼得都钻心哪。他又怕痛,又怕破相,棍子还未挥到,就吓尖声惊叫。他越叫,挨着擦着从他面门经过棍子棒子就越多,直吓得他上牙搭着下牙咯咯做响,全身如抖筛一般不停颤抖。

英华原是等人上来劝,谁知管事们也没有出头,便是柳五姨也不过来。她看贤少爷那个样子实是打怕了打垮了,再打只怕要出人命,便对柳一丁使了个眼色。柳一丁也晓得管事们是不敢劝,五娘子此时又不能劝,也只有他能上前劝一劝,只得苦笑着上前虚拦,道:“似萧公子这般,原是打死也活该。只是嫂子们挥了这半日棍棒,想来手酸,不如歇歇?”

英华便哼了一声,掉头就走。小海棠分明看见自家小姐与柳一丁递过眼色柳一丁才说话,晓得他两个是做个台阶好收手。便一挥手道:“咱们走。”

嫂子们七手八脚把棍棒掷地下,偏三叶嫂子蹲下去捡了根棒槌走到贤少爷身边,捡那大腿肉厚所奋力敲了数下,又吐了一口唾沫到他身上,骂道:“老娘手帕也偷,什么狗屁少爷公子。”

方才贤少爷还嫌人家小姐不端庄,转眼老妈子就来补刀。柳三娘家人,打起脸来都是啪啪响啊。众管事想笑又不敢笑,都扭过头看风景。

贤少爷被这几下打,面上杂果盆子里果子都成了枣红色,若是体质再虚一些,必定仰面喷血以示悲愤。事实上,贤少爷真是想死心都有。早晓得王英华彪悍至此,娶回家照这样一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打他还要不要活了?便是生再美,他也不要娶,贤少爷眼角又渗出两滴晶莹泪珠。

柳五姨缓缓走到贤少爷面前,冷笑道:“萧贤公子使好毒计。你既然把咱们当仇人待,咱们也不能把你当亲人。从此以后,柳家与萧家两不相干。”

auzw.com

“五姨。我错了哇,我再不敢了。”贤少爷哭声沙哑,一抽一噎,两只胳膊软绵绵想去抱柳五姨大腿,想是打重了,略举就塌了。“五姨不要不管我们。”

柳五姨移开两步,慢慢道:“萧贤,人可以有野心,却不能有坏心。若是行事刻薄歹毒,至亲至好都是你踏脚石,谁还敢和你打交道?柳一丁,你去车马行雇几辆车,把他们兄妹行李送回泉州去。另外传我命令与柳家各地商行,从此以后柳家不收泉州人做管事伙计,也不与泉州萧家做生意。”

“五姨把他们兄妹送回泉州去了!”英华脸上露出笑容,追问:“真送走了?”

小海棠欢喜点头,笑道:“上午就送走了。说起来,五姨还是偏疼咱们二小姐。”

英华微笑道:“偏疼我自然是有些儿。其实也还是我运气,萧贤这鸟人禁不得吓又捱不得打,略收拾就脓包了。若是他再硬气些咬死那些胡话,难道我真拿剪子扎他脸?说不得五姨还要上来打压。万幸叫他说出他想娶我话来,他就落了下乘。你说,我到杭州来才几日,又不曾与他好脸色,他怎么就能想娶我了?为着娶我还要这样闹?”

小海棠摇头。

英华冷笑数声,道:“他心只怕大很。”

“二小姐为何这样说?”小海棠不解。

英华道:“他若老老实实做管事,依他身份,五姨又是向来厚待子侄,按部就班做下去,不要他做比别人出色,只要他做好本份,接五姨班是一定,对吧?”

小海棠点头,道:“可不是。若是接了五娘子班,就能做柳家小半主了。”

“自从我到杭州来之后,他拼着指日可待小半个主人不要,偏要闹这一出,所图何为?”英华冷笑道:“若是他奸计得逞,娶了我之后就该算计舅舅了。便是娶不到我,闹得柳家和王家杨家不和本事他一定有。柳家正是要做大事时候,岂能留这么个祸害搅事。我能想得到,五姨自然想得到,把他们送回泉州去,想来泉州那边人事还会清洗。”

小海棠吐舌道:“小姐,婢子还有话没有说呢。听说五姨传话说柳家不用泉州人做管事和伙计,不与泉州萧家做生意。”

英华摇摇头,道:“看来还有什么事是我不晓得。五姨既然如此安排,想来早有防范。从此以后把这人丢过一边罢,想一想我就觉得恶心。”

自从五姨把萧家兄妹送走,众管事对待英华也和对待柳五娘差不多,办事不敢有半点含糊,英华理事轻松许多。这一日午后商议坊市划分,英华跟随五姨去旁听,听管事们说这一块做瓦子,那一块划出空地与七十二家正店自建酒楼,又是那一块正国子监外,正好建一条专卖笔墨纸砚小街,正听他们争热闹呢,柳一丁笑眯眯进来,附到柳五姨耳边说了几句话。五姨扯英华衣袖,英华转头,五姨微笑附耳道:“富春来人了,你去见见。”

富春来人,总是王家人。若是母亲来了,五姨必是要亲自去迎,想来是玉薇来了。英华一向和玉薇要好,高高兴兴跟着柳一丁出来,谁知道柳一丁不朝后走,反正英华带到前头见客小厅去。

英华现行事比从前谨慎小心许多,走到厅外觉得不对,停步问:“富春是谁来了?”

柳一丁笑眯眯不说话。

李知远从厅里踱出来,笑唤:“英华。”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官居一品作者:三戒大师 2王妃归来作者:蜀客 3庆余年 第四卷 北海雾作者:猫腻 4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5九州缥缈录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