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大伯中风下

大伯中风下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大伯家大伯娘?好像年纪太轻了些……英华看着那妇人呼天抢地,不晓得怎么办才好。

李知远咳了一声,小声“怕是贵亲外宅,先想法子拦下来,莫让她进二门。”

英华疑惑看向李知远,李知远苦笑道:“听我,拦住莫让她见贵亲。”

英华虽然不懂为什么,但李知远出主意必是替她设想,她立刻就照做了,喝道:“这妇人疯了,满嘴胡言!”

那妇人哭声立止,瞪着英华。英华便道:“请她们出去。”

站英华身后婆子忙上前拦那妇人,守门使袖子遮住面孔,拦孩子面前。

那妇人见英华温柔安静,便是要她走也是客客气气,她就添了胆子,运了运气,用力嚎道:“杀人了呀,老死了小就不认我们娘仨了呀。”就将抱着孩子朝婆子怀里一塞,那婆子怕孩子跌坏了,只得双手环抱孩子。那妇人空出手来,伸出尖尖十指朝英华脸上抓。

英华退后一步,将那妇人手腕擒住,怒道:“很好。”朝侧面让了一步再用力一推,就将那妇人胳膊扭到背后用力一拧。妇人吃疼,不由自主跪下。英华压住那妇人,恼道:“好好说话使不得么,偏要动手!”

那婆子把小娃娃放到地上,就解了衣带将那妇人手缚住,一边捆,一边道:“居然想抓我们小姐脸。,老娘先把你捆住。”

那妇人不停喊救命,又喊她儿子出去报官。小娃娃大哭,大一些那个孩子守门怀里拼命挣扎要逃。

李知远皱眉看了一会,大步过去把大孩子制住,喝道:“这种上门闹事,也不必和她们罗嗦,捆起来先关两日。”

守门着实机灵,连忙答应:“老奴晓得柴房哪里,先将这两个小寻间空屋锁起来。”就把大孩子扛肩上,又把不停啼哭小娃娃抱怀里,大步朝夹道走。

那妇人这才慌了,喊道:“把孩儿还给我。”

前头闹了这半日,早有几个管家跑来。李知远就命管家把两个孩子抱进去寻间空屋关起,指了个婆子看守,又指了一个管家,吩咐道:“你们两个去守门,什么远亲近友俱不许放进来。”

两个孩子抱到后进去,哭声都听不见了,李知远方道:“那妇人,你好好说话罢,谁支使你来?你若不老实说话,将你送官,不论是非曲直先剥你下衣打二十板,你也无颜见乡里。”

那妇人只是哭,跪坐地上,衣衫俱污,蓬头垢面,英华不忍,命人把捆她带子解开,道:“你说话罢。”

柳氏风风火火赶来,问女儿:“这妇人是怎么回事?”

英华答道:“莫明其妙闯进来说了一堆疯话,什么老死了就不认她们娘仨。我请她出去她还要抓我脸。现叫她讲她又不言语。”

柳氏已经明白,冷笑道:“我们老爷虽是中风,人还明白很,方才吃了药话也讲得出来了。咱们搬回富春才几日,你就能替我们老爷添一个七八岁大儿?且把她关几日,候老爷大好了再收拾她。”

明明是大伯中风,怎么母亲偏说是父亲?英华满腹疑问,咬着嘴唇不敢开口。

那妇人嚷道:“休胡说,明明是我们大老爷中风。论理你该喊我小嫂子,你们这般待我要遭雷劈。”

柳氏冷笑道:“这人真真糊涂,我们老爷中风,还是大老爷送他回家。”她转过头看向李知远,“李世侄,是也不是?”

“确是王世伯病了。”李知远点头,道:“王山长好很。”

那妇人厉声道:“你们骗人,把我孩儿还我,我要去县里告你们。”

柳氏不理会,命人把那妇人嘴堵住,和那两个孩子分开关押。

李知远见事了,便要辞去。柳氏谢他,道:“多谢援手,不然还不晓得要闹出什么是非来呢。”

李知远笑道:“伯母客气。府上若是少人手,使个人喊声,小侄必来。”微笑柳氏面前,他莫名心虚,都不敢看英华一眼,只朝着英华方向拱拱手,就走了。

柳氏带着英华回梧桐院,问明经过,听得李公子加了个人守门,赞道:“是个精细人,你二哥要和他似,咱们就省心了。”

英华附母亲耳边,小声道:“李公子说这妇人或是大伯外宅,嘱我不要让她和大伯见面。”

“是不是,咱们管不着。”柳氏冷笑道:“候你大伯家人来了再说罢。这事真真有趣,前脚你大伯中风不能言语,后脚就有人上门来认祖归宗!”

“若真是……这样待她们不好。”英华皱眉。

“真是,咱们也不能替大伯家认。”柳氏看女儿一头雾水,讲与她听:“认了,你大伯娘怎么想,你堂哥哥们还要不要做人?他们自己要认,咱们管不着,横竖咱们不能认。就是他们认了,似这妇人这般,一言不合就要抓你脸,与她不来往好。倒不如这会子撕破了脸。”停了一会又恼道:“还不曾认呢,就张口闭口是我小嫂子。我嫂子枫叶村呢,就是大伯自己认帐,她想当小嫂子看大嫂不掐死她!”

王翰林门口已是站了一会,觉得妻子苦水已经吐完了,才踱着方步进来,恼道:“大哥为人我晓得,向来方正,连个妾都不肯纳人,怎么会有外宅!这妇人,必是受人指使来坏大哥名声。”

“这么着。还要悄悄儿使人去打听这妇人什么来历。想来外头还有同伙,”柳氏道:“这事咱们做不得,方才李公子送药来了,你写个谢字儿送到隔壁去,就托李大人办罢。”

王翰林深以为然,就命英华磨墨,写了个谢字儿使人送到李家去。英华乍遇到这种事情,又是惊又是奇,趁着父母说话时候,悄悄儿走到外面,命老田妈带她去瞧那妇人。

老田妈便带英华去,一边走一边说:“二小姐看看也罢了,莫和她讲话。她若真是大老爷妾,又有了孩儿,怎么不枫叶村住着?必是大夫人不容她进门。大老爷那边事,咱们这边能不管就不管。怕就怕是来讹银子,一个妇人哪来那么大胆子,必定是有人支使,麻烦还后头呢。”

英华好奇道:“怎么讹?”

“哎哟喂,二小姐。”老田妈笑道:“还能怎么样,堵着门口一哭二闹三上吊呀,咱们老爷是要名声人,说不得与她几两银子打发她走。这一开了头,养她们仨一辈子算是轻,就怕前脚才打发走她们,后脚又有一群人来说大老爷欠了他们钱来要帐。横竖大老爷不能言语,连个对证都没有。”

“我明白了,怪道方才娘那妇人面前就是不承认中风是大伯。爹也不出来。”英华摇头道:“原来还有这么多缘故。”

auzw.com “为了钱,有些人什么法子是想不出来呢。”老田妈摇头叹息,“这种人万万不能与她好脸,二小姐窗户外头看一眼也罢了。”

英华连忙答应。那妇人就关第五进看家下梯底下,英华去看时,她睡一张木榻上冲着英华冷笑,神情恶毒。

英华顿觉厌恶,掉头去问那两个孩子,却是一个婆子领家去了。到得那婆子住处,小就是那个婆子抱怀里,正喂他吃粥,大那个抱着一大海碗粥吃正香,头都要埋到碗里去了。

英华见两个孩子衣裳上灰都掸干干净净,脸也像是洗过了,也没有哭闹,她就放了心,点点头道:“那妇人也罢了,这两个孩子莫让他们饿着,也莫要打他们。”

老田妈连忙答应,笑道:“夫人吩咐过了。”

这两个孩子都没有被虐待,英华心里好过许多,信步走到二哥院子瞧瞧,梨蕊已经把二哥东西搬差不多了,五间正房俱都收拾出来,两边都是卧房,床帐俱全。此时院子里静悄悄,只有一个看家婆子靠着抄手游廊打磕睡,老田妈把她拍醒,低声与她说话。英华心里烦躁,略站了一会就出来。

转回梧桐院,东厢书房门口围着一大圈陌生人,有男有女,英华自衬挤不进去,只得又回正房。柳氏见女儿站门边,忙道:“大夫已经来了,你几位堂姐和堂姐夫也到了,前面乱很。你回去罢,此时不是见礼时候。”

前头哭声不绝,气氛压抑。英华站自己院子里长长吐了一口气,就问梨蕊哪里。小丫头指了指隔壁,笑道:“梨蕊姐姐隔壁院子里。”

英华嗯了一声,就到隔壁去。梨蕊正站廊下看人搬书,看见英华过来,忙笑道:“小姐屋里细软都收到箱子里了,若是短什么使,小姐问杏仁,方才是婢子和她一起收。”

英华看二哥这边略好一点东西都不见了,不禁道:“怎么跟防贼似?”

“大老爷那边来了不少人,夫人吩咐说零碎先收起来,丢了东西事小,吵闹起来还是咱们不是。”梨蕊笑道:“隔壁现成例子那里呢。依着婢子小人之见,大老爷无事还罢了,若是不好,还不晓得怎么闹呢。”

“不会。”英华忙道:“我们和大伯家向来亲厚。”英华歇了一会,闷闷说:“我心里是不大活,方才,方才……有个妇人带着两个孩子闯进来闹了一场,说大伯不行了,我们不认她们娘仨……”

梨蕊惊奇睁大眼睛,停了一会反应过来,笑道:“这不是麻烦找上门来了?小姐没有客客气气把人家请进厅里坐罢。”

“不曾。”英华涨红了脸道:“她抓花了守门福伯脸。还要抓我,我没忍住,把她制住了。李公子说把她们三个关起来。娘也说把她们关起来。我觉得这样不大好……我想不通……为什么偏要这样。”

梨蕊叹了一口气,将手按英华肩上,安慰她:“现家里这样乱,谁也顾不上这个事,若是任由那人外头胡说,王家名声就叫她坏完了。咱们家也不会打她骂她,不过先关几日。小姐想一想,若是大老爷名声坏掉了……前几日老爷不是讲,咱们家主持书院,顶要紧是名声。”

“大伯和爹爹为了书院呕心沥血几十年。她便真是大伯外宅,不该这时候闹。”英华皱眉道:“这么想,我心里就好过些了。”歇了一会,又道:“今天实是多亏有李公子安排,我方才都不晓得怎么办。若不是他,只怕那妇人就闯进梧桐院了呢。”

梨蕊笑道:“这会子又不恼人家了?”

“我哪有!”英华摔袖子,“我只是当时没想明白。现想明白了,其实李公子……”

“李公子怎么样?”梨蕊好笑看着英华玩弄衣带。

“娘都夸他能干,我也觉得李公子很能干啦!”英华说完,提起裙子大步跑回自己院子,进了卧室把门拴上,只觉得心里跳得厉害。

王大老爷中风消息传回枫叶村,不只大夫人,大少爷二少爷四少爷都赶来了。就连几个女儿女婿都带着孩子一起来了。同族子侄跟着来也有十几位。王翰林看着这一堆人围住兄长哭声震天,着实头疼。

耀宗带着县里郎中来家,一见书房里围着这许多人,他老爹站一边愁眉苦脸,就喝道:“都是郎中呀,都让开,外间呆着去,郎中要号不准脉,谁担当得起?”他吆喝了好几遍,女婿和侄子们才退到外间。女人们依旧围大老爷病榻边抹泪。

还是大夫人站了起来,抹着眼泪道:“都出去罢,让郎中先瞧瞧,或者还救得回来。”带着一群妇人出来,王翰林便请长嫂到西厢暂坐。大夫人道:“我就外间,哪里也不去。”

嫂子甚没眼色,王翰林没得法子,只得老实道:“实是有一事和嫂子说,还请嫂子移步。”

“事无不可对人言,一家子骨肉都这里,有什么话你就这里罢。”大夫人说完还补了一句:“咱们富春乡下地方,没有京城那些规矩。”

外宅找上门来事,能当着子侄们面说么?王翰林恨磨牙。

“说罢。有话说。”大夫人坐主位上催道。一屋子人都看着王翰林,等他讲话。

王翰林心里实是有些恼了,方才他和柳氏商量,这个事自己绝不能管,越早交给大嫂越好。那妇人不论是不是大哥外宅,大房晓得时候越晚,抱怨二房必定越多。好这里全是姓王骨肉,便是背地里和大嫂说知,他们也是会晓得。王翰林便道:“方才有个妇人带着两个孩儿闯进来要见大哥,胡说些什么大哥不好了咱们就不认她娘仨。”

屋子里一片吸气声,这是外宅?

大夫人愣了半响,方道:“她们是什么人?”

“我们回富春还不到半个月,哪里晓得她是什么人。”王翰林为难道:“这妇人实是泼恶,一进门就抓花了我家管家面门,还要抓你英华侄女脸。你弟妹恼了,把她捆柴房里,就等大嫂你发落呢。”

大夫人脸色铁青,过了好半日才道:“先关着罢,等你大哥好了,让你大哥发落去。”

说话间柳氏托着一只小锦匣过来,道:“隔壁李大人听讲大伯中风,使他家公子送了两丸药来,让郎中瞧瞧可对症。”就将锦匣交到耀宗手上。

那郎中忙出来接上药,看过之后大喜,道:“王山长原是痰火上涌,这是南边白云堂有名九珍活络丸,正是对症之药。用半碗温黄酒半碗童子尿化开,是化痰活血。”

柳氏忙命人去寻。屋子里有个带孩子就道:“童子尿现成,拿个茶碗来就使得。”

耀宗忙把桌上不晓得谁半碗金桔茶泼到外头,就将碗递与他。柳氏其实早就备好了黄酒,这边一喊,老田妈就提了一小坛没开泥封黄酒进来,后边两个人捧进温酒炉子,炭篓。老田妈将泥封拍去,又请郎中验那黄酒可中使。郎中尝了半碗,赞道:“好酒。”

大夫人啐道:“既然是好酒,些温酒化药。”

大房几个女婿抢着摇扇温酒,过得一会药汤成,大夫人亲自尝了尝,使手帕垫大老爷脖子下边,一勺一勺给大老爷灌了下去。

却是王家运道好,这碗药汤灌下去,大老爷喉咙里就吼吼响,郎中用个小管儿把痰吸出来,大老爷喘了一口气,咳出半盒痰,一眼望去满屋子人,哑着嗓子道:“老夫还没有死呢,都这里做什么,老大留下,别人都与我家去!”

王家子侄面面相觑,哪里肯走。大夫人板着脸道:“都不许走,当着全家骨肉面,你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外头养了女人,还生了俩孩子?”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大伯中风下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官居一品作者:三戒大师 2第三卷 鸳鸯谱作者:寂月皎皎 3第四卷 蟠龙劫作者:寂月皎皎 4天命新娘作者:蜀客 5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