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123 条条大路通东京

123 条条大路通东京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英华情知李家现使人去东京打听消息也来不及了,所以她话是沈姐和李家唯一了解杨家途径。她也分外慎重,思量了好一会,才答:“天波府杨家规矩很大,犯了错罚很重。我舅母小时候曾被罚过打扫半年马厩,好像那会儿她老人家只有七八岁罢。”

英华舅母是是老太君幼女,老太君生了四五个儿子也只得这一个女儿,极是疼爱。英华看沈姐微微皱眉,像是不大清楚她舅母娘家有多受宠爱,解说道:“我舅母娘家上几辈子都没生女孩儿,我舅母那辈杨家只她一女,听说杨家上下惯她惯没边儿了。她小时候和秦国公夫人打架,打不过回家哭,现杨元帅那会儿也不年轻了,他能提着棍子去打人家老子。”

“杨……八郎爹?孩子们便是吵几句打两下,过几日又会好要,怎么能因为这样小事揍人家爹……”沈姐眼睛估计这辈子都没有现睁这么大过。

“嗯,其实我舅母现和秦国公夫人可要好了。杨家规矩犯错儿罚重,杨家子弟大事都没有敢犯错。”英华看沈姐脸上微露怯意,赶紧说:“其实他们家规矩大也是跟京城里别家王公大臣家比,有一年我爹不是跟着沈大人出使西夏嘛,我娘不放心也去了。我姐姐带着我二哥和我仨人杨家寄住了一年多,我觉得他们家规矩跟我外祖父家差不多,就是吃饭时候不许说话这条难捱。”

若是杨家过不舒服,英华根本不会抱怨吃饭不许说话这样小事,反而只会说杨家好。沈姐心放下三分之一,眨巴眨巴眼,盯着英华等她说下文。

英华笑道:“八郎母亲李氏夫人是个心地极好人。看上去她是有点凶,说话又直接,不熟人都不大敢和她打交道。其实呢,她老人家儿女心重。沈姐想是怕她做婆婆太严厉,其实杨家除去大郎娶是和他们差不多人家女孩儿。从二郎到五郎,都是自家看中回去请李夫人请媒。那几位嫂嫂家世和我们家也差不多,三郎娶三嫂,娘家是东城外兵营门口开胡饼铺子,三嫂出嫁前一直当炉卖饼,李夫人也没有介意,正经三媒六聘娶她来家。”

芳歌嫁过去肯定不是垫底那一个,沈姐分明松了一口气,眼睛由圆变弯,微露笑意。

“至于将来上战场打仗……”英华迟疑了一下,斩钉截铁回答:“八郎一定会去。咱们还有幽云十一州外族手里,仗是非打不可,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沈姐脸色顿时变成雪白。

“八郎从小就念有朝一日能和他父亲兄长一起收复幽云十一州。”英华扶住摇摇欲坠沈姐,关切问:“沈姐,你老坐下来说话。”

沈姐软软靠到椅子上,未语泪先流。

哎,上战场打仗有那么可怕吗?英华就忘了她连写大字都是要蹲马步,她相与多是杨九妹这样将门虎女,提到上战场打仗,便是女孩儿们都跃跃欲试。英华还记得她们女学里打架,被揍那个多半会骂:“你有本事你揍契丹狗去,你冲自己人挥拳算什么巾帼英雄?”英华世界里,男人要是不能战场上证明自己价值,那是窝囊废好吗?要让英华理解上战场打仗男人不能嫁这一条,实是太难了。所以沈姐以袖掩面哭好伤心,英华围着她左转右转,搜肠刮肚也找不出合适词儿来劝解。

一个侍女送茶进来,看到沈姐哭,没说话退出去了。过了一小会,芳歌一脸担心地小跑进来。英华一向待沈姐客气有礼,芳歌并不担心英华会对沈姐不好。沈姐哭这样伤心,肯定是她问英华什么话,英华回答让她伤心了。芳歌这么一想,脸也白了,她看着英华,想问又不敢问。

明明说就是芳歌婚事嘛,英华觉得完全可以让芳歌听一听。她便拉着芳歌朝外头走几步,把沈姐怎么问她怎么答说给芳歌听。芳歌起先脸色稍缓,听说杨八郎肯定会去打仗,脸色也不大好看,她犹豫了一小会,坚定说:“不管八郎会不会上战场打仗,我应他来提亲,他提亲我就许嫁。”

沈姐猛然抬头,芳歌扑到她怀里,轻声道:“我不要嫁到陈家去,虽然陈家表哥很好很好,可是我一点也不喜欢陈家那两个表哥,我喜欢八郎呀,妈妈。”

这一声妈妈叫又低又轻,就连旁听英华都觉得肝肠寸断,沈姐如何受得,搂着女儿头哇声大哭。

英华是真想不明白沈姐为何这样伤心难过。杨元帅儿子怎么可能不带兵打仗?从来富贵险中求,不冒风险又怎么可能有收获?英华张嘴想劝,芳歌才从沈姐怀里抬头,对着英华微微摇头,英华只有默不做声守一边。

屋里这样热闹,外头婢女们都吓坏了,一个跑去请陈夫人,一个跑去喊李知远。陈夫人和李知远前后脚进来。陈夫人进来瞧英华站一边,小人儿脸上尴尬足有十二分,叹了一口气道:“芳歌,英华虽然是你嫂嫂,到底还没有进门,你倒是不和她见外,当着她面就和你沈姐撒上娇了?”

陈夫人和英华相处时,虽然和颜悦色,可是婆婆架子端也足,讲话都很直接。似这样拐着十七八个弯说话,生怕英华会生气,拐着弯替芳歌向英华致歉,每个拐弯里都透着对芳歌疼爱啊。可惜沈姐只是哭小声些,并没搭话,芳歌倒是从沈姐怀里爬出来了,摸着块手帕揉眼,也没敢接话。英华觉得自己该上场搭句话,才不枉婆婆绕这许多弯,忙道:“是我不是,我说错了话……”

哎,英华一向不是很精明嘛,怎么就把错儿揽她身上去了?

李知远站陈夫人身后,眼珠子都要转成溜溜球了,可惜对面和他亲近三个女人,他亲生妈只是哭,他妹子低着头还抽泣,都不拿正眼看他。英华低着头也是一副做错事样子,两只手缩腰间还不老实,动来动去,一会儿捏成两只拳头,一会儿偏要缩起大姆哥,那八只手指头还哆嗦——八?原来是因为八郎缘故?

李知远明悟,八郎家提亲这个事儿吧,其实他昨日和英华聊了那一会之后,已是想明白了,芳歌出身上略有欠缺,嫁到哪家他都是不能真正放心,既然如此,为何不让她嫁给和她真正相互喜欢八郎?

八郎说声要娶,李夫人是元帅夫人,又是皇后亲姐姐,这样门第和人家,她老人家亲自从京城到富春县来相看提亲,可见对这门婚事重视。何况他和八郎情份好,说得上来话。八郎若是对芳歌不好,他一个人提拳揍他是不成,不是还有王二哥做帮手嘛。妹子要是嫁到陈家去,只能是母亲替芳歌出头,他一个做哥哥,挥拳什么显然是不能够。可是,自家女孩子儿受了欺负,玩什么阴啊,还是直接上门开揍来畅。上次到杭州砸人家金字招牌,他到现想想还活呢。

不能不说,李知远哎,你是被你丈母娘教坏了。

李知远一向行事果断,既然已经决定好,他可不能让英华出头说话惹他母亲生气,于是他抢上一步,把英华遮到身后,也低下头,小声说:“这事儿是儿子错。儿子胆小,没敢先跟母亲说。”

陈夫人瞪了一眼李知远,寻了个座儿坐下,挥手道:“都坐下都坐下,怎么把你沈姐惹哭?说!”

auzw.com

这个坐下想是体贴才站起来沈姐。英华忙把伤心欲绝沈姐扶到一张软榻上歪着。李知远可不敢坐,芳歌心里虚着呢,不敢坐。英华看他两个这样紧张,自然也不好坐,靠着榻首扶着哭全身发软沈姐,算是个半靠半坐。

“儿子同窗杨辉,呃,就是杨八郎,”李知远小声说:“见过芳歌几次,他和儿子说有意娶芳歌为妻,会央他母亲来提亲。儿子不晓得妹子心意,所以……也没理人家,只说东京到富春这样远,他又去了半年没动静,想是他家提过杨家没答应。可是,没想到杨家真来人了!”

李知远编不下去,吸气呼气再吸气。英华他身后使指头轻轻捅他,小声说:“我来说。”

李知远还不让。英华急了,直接就隔着李知远说:“杨家是英华舅母娘家,英华小时候杨家寄养过一年半,所以八郎母亲李夫人到杭州去探望我舅母,就抽个空儿把这事和英华说了,打算先和府上见一面。”

“芳歌说不定不愿意呢。”李知远大声道:“英华和我说这个事儿,我就想着,先让英华问问她……芳歌不愿意就让英华不要和母亲提了。”

“英华你是怎么和芳歌说?”陈夫人觉得儿子处理不错,她老人家到现都没发现她已经被儿子绕进去了。

“就说了说杨家规矩大,不能出错儿,出错罚重,李夫人看着……”这回换李知远把手放身后捅她了。李知远后脑勺上也没张眼睛,他又有点急,那手指头一个劲朝英华腰眼上捅,英华还不能躲,她要一让,陈夫人就知道李知远捅她了。

不过英华显然小看了陈夫人对李知远了解,她不动陈夫人是看不到,可是陈夫人看得到李知远把手伸背后去,那小子肩膀,还轻轻抖呢。

“李知远!”陈夫人喝道:“站一边去!”

李知远灰溜溜挪开几步站一边去。

英华心里替未来婆婆喝彩:这坏胚,就该凶他。她脚下也不慢,赶着就上前半步,说:“李夫人看着还有点凶,而且,八郎父亲是元帅哎,他们一家都是要上战场打仗。我这么一说,就……这样了。”她说完还很无奈看着陈夫人。

“你这个傻孩子,有你这样替人家说媒?”陈夫人不住摇头,就差直接说英华二了。看着怪精明一个姑娘啊,说话做事怎么这样实?明明是替她舅母娘家来说亲,也不懂挑好听说。她老人家就顾着摇头了,愣是没注意到她儿子暗暗冲二小姐挑大拇指,二小姐还回了一个得意眼风呢。

沈姐哭声是没有了,可是芳歌看上去是不大乐意嫁杨家,英华一说话她就拿袖子掩着脸又开始抽泣。

陈夫人心中稍定,觉得自家养女儿还是不错,晓得挑人家了,她把芳歌拉过来伴着她坐下,轻声劝她:“莫哭,莫哭,母亲必叫你嫁称心如意。”又说英华,“杨家替咱们守住西北边界,世上女孩儿,难道应为杨家儿郎上战场打仗,都不嫁他们了吗?”

英华和李知远一齐起点头,李知远做翻然悔悟状,英华做恍然大悟状。

孺子可教也。陈夫人又说:“杨元帅位高权重,家里若是规矩松了,孩子们教不好,出门都是祸害。便是李夫人凶些,哎,英华你就是个皮,她老人家对你管得严些,也是心里疼爱你才会如此,不然理你做什么?”

英华低着头轻声应道:“李夫人不凶,实是疼爱英华才管着英华。”

“夫人,不能让芳歌嫁杨家八郎啊。”沈姐挣扎着要站起来,就是站不起来。“万一杨家八郎上了战场……他回不来了,叫我们芳歌怎么办?”

陈夫人皱眉,摇头,叹气。她待沈姐这个没有名份妾其实是极好。平常似李家这般,典个妇人来生孩子,三五年生下孩儿肯定就把妇人打发走了事。陈夫人留下她,一来是舍不得孩子离娘,二来也是怜沈姐身世孤苦娘家无依,打发她走,她娘家一家还要靠她养,八成她还要自典自身与人为妾,似那般就不如留下她守着孩子们。沈姐自到李家来,陈夫人并没有给她名份,替她留一条将来体面再嫁出路,待她相当客气。沈姐也十分懂事,说话做事都很妥当,似这般强出头干涉芳歌事情,还是头一回。沈夫人想说她,又不忍说她,一时之间真不好开口。

李知远抛出去溜溜球芳歌总算是收到了。哥哥和英华嫂嫂把正话反着说,两个人话搭话话赶话,让陈夫人只说杨家好是为何?还不是要让陈夫人说不出反对芳歌嫁到杨家话。这会儿李知远给芳歌使眼色,一个劲冲她点头。芳歌虽然有点怕,可是这时候她自己不出头说话,她就别想和八郎一起了,所以她鼓足勇气走到陈夫人膝边跪下,轻声道:“母亲不要生气,芳歌,芳歌……愿意嫁给杨家八郎。”

芳歌方才哭不是因为不乐意?陈夫人愣住了。

李知远还绕到陈夫人背后,对芳歌比“喜欢”口型。

芳歌将心一横,流着眼泪说:“女儿喜欢八郎。八郎回东京前曾问女儿,若是女儿愿意,他便回家请长辈来提亲。女儿喜欢他,就应他,他家长辈来提亲,女儿就嫁。”

沈姐放声大哭,显然她老人家是真不乐意哇,是生怕陈夫人答应哇。

李知远陈夫人身后捏着拳头,比他妹子还紧张。依着陈夫人脾性,芳歌嫁谁家都不如嫁陈家让她放心。可是,事实就似英华所说,芳歌嫁谁家都不能嫁陈家。

陈夫人瞅着哭得梨花带雨爱女,再瞅瞅一边哭要死要活亲妈。她虽然不是亲妈,想跟亲妈一样,谁乐意把女儿嫁到杨家守活寡?可是她老人家方才把话说太满了,芳歌现又死心眼儿一门心思要嫁,她能怎么办?她是讲道理官家夫人,不能似无知妇人一般见识,出尔反尔哪。她只能叹一口气,暂行缓兵之计,把杨家这样人家谁乐意嫁谁嫁,我家女儿不嫁话吞到肚子里,道:“等杨家人来了,先见见吧。”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123 条条大路通东京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琅琊榜作者:海宴 2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3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4官居一品作者:三戒大师 5长风渡作者:墨书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