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第149章 为地主服务(下)

第149章 为地主服务(下)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此言一出,买卖地的富商们看他眼神都不一样了。户部侍郎哎,好大的粗腿。

富春知县看他的眼神也和方才不一样了。这个富春知县是前任被扣了黑锅之后被推出来顶缸的,他怕死不敢来啊,但是他的老师是赵元佑亲信,给他交了底,他才信心满满地来上任。

清凉山这三家的底细,他都清楚。说句实在话,真正有路子搂上大腿的人家,早挤进新京城三家的团伙里吃香的喝辣的去了。

大粗腿比方柳家五娘,人家早在迁都的消息传出来之前,就悄悄的把清凉山外围一带的地买下了一小半。再比方柳家三娘,人家在曲池府是没买多少地,但是隔壁曲江府,再隔壁江宁几府,有多少土地是跟她姓的柳?没法数啊,她老人家自从嫁了王翰林,就年年派管家到南边来买地,曲江府光她本人名下就有六个大田庄,每个都有几十顷水田!

柳家有那个底气出五十两一亩的价钱买地,其实也没有老老实实把现银捧出来。谁家也没有那么多现银!商铺作价,不要地主掏现钱,田款里扣;新镇和五柳镇的大片土地是柳五娘从前买的,当时不贵现在可不便宜,盖的房子,地主不掏现钱还是从买田款里扣;再拉那几百地主去外府买地吧,说买就买得到,买的是谁的地?脱不了还是柳三娘的地!

柳家喊出五十两的价码,真出的本钱估计也就十两不到。而且人家还不是一次性掏出来的,是用了二十年时间攒的,出五十两柳家一点压力都没有。换住宅,换铺子换外府的田地这一套走下来,其实地主们绝大部分都没有从柳家拿走现银,只喜欢搂银子铜钱睡觉的主儿,还真没几个,柳家付起现银也轻松。

剩下的两家得了迁都的信,悄悄的来买清凉山这一带的田地才晓得,清凉山皇城前头这一块大平原方圆几十里的好肉是还在,柳家把周边大块的好肉都挑走了,再就是顺着富春江两岸风景好可以做别墅的地方,柳家也好心留下了。 可是人家也好心把迁都的信散了出去了。富春的地价涨的跟春雨里的竹林似的。

天长杜家抢的快,十两以下便宜搂了近万亩地在手里,现在的钱家和曹家,打算动手的时候,别说清凉山一带的地,就连曲池府附近的田地都涨到十两一亩!等他们调来银子打算收的时候,清凉山的地价都涨到二十了。还有一群不知死活的外地富商跳来跳去炒卖,本地地主也跟着瞎起哄,清凉山的地价好像吃过春*药的诗人,一路撒着欢儿跑前头去了,二十三十四十朝上跳。似这样贵价的地,谁收的起?谁手里也没有那样多的现银啊。

清凉山三家凑一块开会就吵架,什么都吵,最主要还是在拿多少钱买地这个上头。皇帝要搬家,却出不起钱盖新京城,他们三家合起来盖新京城,好处皇帝不要,钱都得他们三家掏。掏多少钱买地就成了重中之重。吵了大半年,三家把地盘划出来了,但是地价还是没有议定。杜家和曹家提议照十两一亩的价钱收,柳家没同意,柳三娘当场就掀桌子翻脸,说:“分地盘的时候你们把我王家的好地都挑去了,现在说十两一亩买我们王家的地,你是叫我们家老王和我死了不要进坟山?你们把王家的地换回来给我!”

好容易能借王家的地压柳家,怎么可能会换,当然不换。柳三娘火上来发狠说柳家有她说话的地方,柳家的地盘就照时价出五十两一亩买地,有她比着,看别人敢不敢出低价。吵崩了柳家真出五十两买地,大家替柳家算一算帐吧,人家其实出的本钱差不多也就是十两银一亩,可是那些房子铺子外府的田地,加起来一摊,现在也确实值五十两一亩。柳家开出了一个不可能赚钱的高价,别家要是比他家出的低,后头的生意就没法做了,算完帐天长杜家觉得赚不到钱,本家吵架拆伙,留下十七公子一个人捏着近万亩的地苦哈哈硬扛。

这个李侍郎名刚字两河,名字虽然不甚风雅,从前在蜀地是极出名的大才子大诗人。他既不是赵元佑一系的人,也不是曹家背后那一派的人,跟柳家更没关系。李刚曾是蜀国驸马,年青的时候有好几位爱才的小姐情愿不计名份跟着他,他先娶了其中一位,后来蜀国公主想嫁他,他运气就有那么好,把个恩爱的妻子病死了,顺顺利利尚主做了驸马,先帝灭蜀国时公主殉国,他降了。先帝要优待降臣,他就舒舒服服在京城做官儿。

降臣本该夹着尾巴老老实实做人的,可是才子怎么老实得起来,他在京城做官还不消停,收学生教做诗,不只收男学生,还收女学生,风和日丽就带着男女才子学生们出城唱和,家境差些又生得美又多情的女学生唱和成了师生们姬妾的不在少数。李大人五十岁的时候,有个小官的女儿孟氏手段高超,从女学生唱和成了师母,老夫少妻唱和的情诗天下流传,那已经是十来年前的事了。

当年京城大哗。不论是哪一系的官儿,都不肯再和李侍郎相与。这人虽然在官场上没什么做为,勾搭小姐们的本事实在可以算得天下第一。谁家没有一两个天真的闺女啊,请姓李的来吃个饭,他写首诗传到后宅,说不定就把闺女的魂勾走了。这个人又格外不要脸,死老婆死的又及时。要是自家十七八娇花一样的女孩儿被骗去嫁给个五六十的糟老头,恶心人不恶心人?

就连潘国公吧,他能把女儿送进宫陪皇帝睡,他也受不了让前朝老驸马喊他岳父啊,所以出名混帐的潘太师一系,都不肯搭理他。李侍郎这个人呢,人不搭理他,他也不靠谁。一树梨花压海棠,老风流自能名满天下,反正皇帝不找他麻烦,他就过着诗人的美好日子,生活在无数才子才女的景仰当中。李侍郎唯一的靠山就是先帝,当今从前是不大鸟他的,现在他虽然还是侍郎,也差不多是被架空了。他也没有靠山,也没有朋党,亲族都是蜀国人,当年杀过一批,流放过一批,公主前头那位夫人生的儿子倒是在北方做着小官,可是那位视李大人如杀母仇人。他和孟氏生的儿子如今也有十一二岁了,听说养的极是有出息,认了一个教头为师,学的一路好枪法,在京城有个雅号叫小银枪。京城里武将的子弟都不敢动手跟他家孩子打架玩,生怕把那孩子打坏了。他家的诗人学生多啊,惹恼了小的,大的出来随便编几首歪诗,你去瓦子里吃个酒,卖酒的小姑娘都不搭理你好吧。小银枪所过之处,恶少退散,他也没机会跟高门子弟玩。

李侍郎在京城一枝独秀啊,他的侄子,收拾起来不费事,这是老天爷送出来的出头鸟,快打他!

富春知县激动的不行,把那厮的手拉得紧紧的,立刻就说:“李大人名满京城,我去年离京的时候还去他府上拜访过,你若是他子侄,李大人当时怎么不和我提一提。来人,把这个冒认官亲的给我收监!”

两边如狼似虎的衙役涌上来,把那厮扭送收监,噼里啪啦打上几十板子,治了个冒认官亲,恶意炒卖田地,抬高地价的罪名,田地全部没官,这只出头的倒霉鸟关起来还不许家属探监。富春县一副得意洋洋侍郎他也不怕的样子,铁了心要为地主们服务到底。

富春知县晓得李侍郎的底细不怕他,外头这一圈没有挤进三家集团发财的外围人士是不晓得李侍郎的底细的,一看有大靠山的富春县下手都这样狠,真怕了。钱家曹家派人挨个找地主们谈话,叫地主们拿地入股,每亩地先付十两银,剩下的等赚到钱之后再分批付,有钱大家一起赚。有三四个外地地主早上起来发现头发少了一半之后,知道不跟他们玩,李大人的侄子就是榜样,跟他们玩,也许本钱还赚得回来。老老实实去卖地了。第一天人家出十两,第二天,人家出九两,晚上又有几个炒地的商人们头发少了一半,第三天,商人们都忍气吞声把田地卖给了钱家和曹家。

富春县本地的乡绅收拾完了李家,外地的商人们全都十两九两卖完了地。剩下的富春地主和本府炒地的怎么办?地主们惶惶。

那两家不急,富春县也不急。柳家就更不急了,一转眼已经四月下旬,柳家日夜赶工,天波府已经差不多要完工了,虽然内部装修什么的还没有全部完成,但是住人办婚礼完全没问题。柳家舅舅给英华改的新房,本就是个小活,还调了四五百人去,除了涮墙要等一等,什么都是快的,如今墙已涮好,门窗上的清漆已经涂过三遍,也晾了好几天,就等新娘子送嫁妆来。

四月底,陈夫人紧赶慢赶回曲池府,连府城都没进,直奔五柳镇,看到整齐新宅甚是喜欢,听说娘家兄弟都搬到新镇居住,个个都住上了新屋,格外喜欢。再听说王家五月初五同时嫁女,她喜欢里头又带着愁,和李大人说:“怎么就这样赶?咱们家办得过来吗?”

李大人指指外头,堂下李知远正指挥一群如意刘家的人抬着抬箱进二门呢,“专门办喜事的如意刘家,都交给他们办,初四咱们这头送嫁妆去天波府,那头王家送嫁妆到我们家来。你娘家人多,分两个陪你去送嫁妆,再留两个在家接嫁妆就是,到时候柳家那边也会先使几个亲戚过来在这边接嫁妆。”

“人手凑凑是够了。”陈夫人还有点转不过来,“二月亲家都没提呢,怎么现在就说嫁女儿?”

“他们家大嫂子听说不大好,估计还能拖两三个月。”李大人也拿公开的理由搪塞夫人,“再拖一年你乐意?你不是早就想抱孙子了吗。”

“现在娶亲,梅家能乐意,那个十五娘要闹的吧。”陈夫人甚是忧虑。

“那事梅小姐自己查清楚了,是泉州萧家族长的儿子萧明干的。”李大人乐呵呵看着夫人,“梅小姐闯了萧公子成亲的喜堂,新娘子把喜袍脱下来给她披身上了,如今她是泉州萧家族长的长媳。”

auzw.com

陈夫人惊呆了,这个梅小姐,不是口口声声说非她远儿不嫁,怎么还没有两三个月,就嫁了别人,还是去喜堂上抢的别人的丈夫!做女孩儿的怎能这样无耻!

李大人拍拍夫人的手,“夫人一路辛苦,洗个澡先歇一歇吧。儿女成亲的事交把那个如意刘家就是。听说今年秋天不开恩科了,我们两个出了六月,带青阳去京城赶考去,青阳考不上也没有关系,就当去玩玩了。”

“老爷!这话可别当着青阳的面讲!”陈夫人叹气,“等他从沈姐那里来,你须板起面孔训他几句,叫他不要骄傲。我的远儿哎,真是不走运,生生被梅家小姐那种人缠上了,若不然,京城报他考中进士的喜报也要送到家了。”

说话间,管家进来禀:“有三个自称是京城来的报子,问这里是不是曲池陈家村的陈家。”

陈夫人惊喜交集,:“快,叫进来!”

陈家只有守义和守拙两个,来报喜的,要么是两个,要么是四个,怎么会有三个?李大人握住欢喜得腿都哆嗦的陈夫人,“一会你莫要讲话,我来问他们。”

少时三个报子进来,唱喏问讯:“府上是原来住在曲池府陈家村的陈家?”

“陈家是我们舅老爷家。”李大人不动声色,“他们住在新镇那边。”

有两个报子面露失望,另一个上前一步,拱手问:“府上是做过泉州知府的李大人家?”

李大人点点头,那个报子欢喜朝边上移了一步,没作声。李大人就叫取赏来赏三个报子,道:“是陈守义考中了,还是陈守拙考中了?”

“贵亲曲池府陈守义中进士科第一百六十七名。”两个报子齐齐拱手贺喜。

陈夫人欢喜得流出心酸的眼泪,“我们陈家有进士了!”

李大人大喜,喊:“再赏!”管家又捧出来三封碎银子赏他们。李大人摸着胡子笑道:“他也是我的学生,也是三省草堂王家的学生,我使人送你们去陈家,你们报过喜去王家转一圈再回来,我再拿大赏封谢你们。”立刻就叫人去镇上车马行雇车送两个报子去新镇。

剩下的那个报子接过赏封,安安静静站在一边。李大人看看还在抹泪的陈夫人,说:“夫人,你辛苦一点,回趟娘家吧,捎点钱回去。你娘家兄弟才买的房子,只怕包不出大红包给报子。舅老爷得了喜信还要摆酒,也要不少钱。”

陈夫人点点头,飞快的去了。李大人把报子唤到书房去,才问他:“还有何喜?”

那人从怀里掏出一封封得牢固的喜报双手递上,笑道:“喜报——报贵府公子曲池府富春县李青阳中——童子试第九名!”

李大人不动声色,把那个喜报收下,笑容依旧,“报的好,出去领赏。”

那人拱拱手,笑道:“小人还要去三省草堂给王大人和柳夫人报喜,还请派个管家领路。”

李大人捏着那封喜报的手藏在袖子里一直在轻轻地抖,出来叫管家给这个报子添二十两赏银,使个人送他去三省草堂。他到书房拆那个喜报,却是楚王赵恒写把李知远的信,信中也没说什么特别的事情,说说久别重逢再就说京城的吃喝玩乐,只有几句提及南边多奇物,听闻泉州有一种特产菌子生在老屋房梁上,人若不察,久居梁下言行状若疯狂,赵恒不信,想到李知远久居泉州,所以来问他。

李大人捏着信纸看了很久,取火石点了个灯,把信烧了。

报子到王家报王耀祖过了部试,殿试考在第三百零几名。这个名次离进士也只差几名,虽然名声没有进士好听,但是运气好也可以弄个八品的官儿做,王耀林本来就对儿子能过部试没抱希望,听说考了三百名出头,已是惊喜,拿大赏封赏了他,就问他讨进士名录来看。

那个报子将出进士名录,王翰林翻了翻,他三省草堂的学生,除了李知远和梅四郎报病没去考,部试涮下来王耀廷和王家本家的王耀芳并几个学生,但是另一个王家的侄子王耀礼高中第七十一名,陈守义在一百名开外,张文才在两百来名,还有一个苗九郎也在两百九十多名。

曲池府这一科四个进士都出自三省草堂啊,王翰林把进士名录捏在手里,想到他老子教了一辈子书,只教出他和梅李两位亲家三个进士,老泪横流。

柳三娘一听说报子上门,早把公公婆婆的神主请出来了,排好香案让王翰林进去给先人磕头,她自拿出大赏封赏报子,又问他可晓得曲池府考生殿试的情形。那个报子笑眯眯又从怀里摸出一封信来,说:“小人来的急,只抄下三省草堂学生的考试名单和名次,楚王请旨绘天下州县图,点名要走了贵府公子王耀祖并三省草堂一半的学生,不日即能实授官职。楚王与柳夫人的书信想必快到五柳镇。”

柳三娘晓得他是赵恒的人,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我照俗规打发报子那样打发你。”使人赏了他,叫人送他出镇。

少时报文才中进士的报子也寻到五柳镇上来了,这两个报子后头,还跟着一长串的张家族人,头一个,就是张文才的父亲。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第149章 为地主服务(下)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2第三卷 鸳鸯谱作者:寂月皎皎 3天命新娘作者:蜀客 4富春山居作者:扫雪煮茶 5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