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夜宴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耀廷机灵不过,忙拉住文才,捂住他嘴,笑道:“哥哥和你顽呢,你莫当真。”

耀祖犹自梗着脖子说:“我说不是顽话。”

耀文怕耀祖还要说难听话,连忙把耀祖拉到一边,压低声音道:“哥哥宿醉还没有醒呐。英华是哥哥亲妹子,你说她家教不好,岂不是拐着弯说二叔不好。你长兄如父,又不是说你不好么?”

耀祖还强辩:“她和我有什么关系,她又不是我娘生。”

他们后头吵闹,大家听得一清二楚。王氏因此事是文才引出来,甚觉难为情,她是个软弱人,家一向被丈夫喝骂惯了,将手里一张旧罗帕搓成一团,哪里敢出头。

黄氏是耀祖二舅小女儿,当年耀祖因为公公不肯娶居孀九姑大闹了一场事情她是晓得。 后来和耀祖成亲京里住了两个月,柳氏待她们小两口一直客客气气,是耀祖总和柳氏过不去她也清楚。说起来,每年过年之前公公寄信与大伯,柳氏也不忘寄些衣料饰物与儿媳,面子上做并不比亲婆婆差多少。她自已乡下住着,不过房子窄小些,手里又有钱,又没有婆婆管,和大伯家妯娌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是以她心里觉得柳氏还不错,今日耀祖实是过了些,她本想过去拦着不让耀祖乱讲话,但看柳氏和英华都是一副没听见样子,明显是要息事宁人。她也乐得装听不见,指望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好。只禁着几个孩子,不许他们出声。

耀祖柳氏和英华面前从来没有好脸好话。今日耀祖说话固然难听,可是道理就像耀文所说,耀祖蠢不可及。和这等蠢人有什么好计较?何况还牵扯着外甥,有客人,越发不好发作了。柳氏不动声色,只当没听见。

英华京里上了六年女学。官家奉行有教无类,国子监女学兼收并蓄,上至八贤王家清辉帝姬,下至大相国寺灌园叟二妞,只要能通过考试,都能到女学做学生。女学生一多,自然分成三六九等,各有各小圈子,免不了明争暗斗。这种小场面,女学里哪一日不唱二三十出?英华本待和耀祖分说,然耀祖说她配不上文才,这是拉扯到她婚姻大事了,她到底是十来岁小姑娘,害臊很,便不肯自己出头,再一看母亲没有什么表示,她也就妆出没听见模样,不和耀祖计较。

王翰林听是那些混帐话实是恼了。今日一家团聚,耀祖板着一张冷脸,他本来就想说儿子,不过孙子面前给大儿子留面子。他还来不及发作,偏耀文又说了耀祖几句,耀祖居然说英华不是他娘生,言下之意不是同母所出便不认英华这个妹子了,这分明是不把他这个父亲当回事。王翰林忍无可忍,怒喝道:“住嘴。请家法来,我今日要把这个不认父亲禽兽打死!”

耀祖还道:“我哪有不认父亲。”冷不防王翰林已经大耳括子摔到他脸上,打得他一个趔趄,耀文没扶住。耀祖一跤跌到玫瑰**里,扎得他哇哇乱叫。

王翰林一叠声叫请家法,老田妈不敢怠慢,飞一般奉上铁尺一根。王翰林抡起铁尺,一口气敲了二三十下,耀祖抱着头蹲地下直喊救命却不肯认错。王翰林觉得下不来台,命人把耀祖绑梧桐树上,要来了赶车鞭子,用力抽了儿子几鞭。

时值春暮,衣裳单薄,铁尺打下去虽疼,不过红肿而已,赶车鞭子却是不同,一鞭下去就是一条血印子。取鞭子老田妈凑趣,还偷偷将皮鞭浸了水,这样一鞭子下去,耀祖细皮嫩肉哪里禁得住。王翰林抽得几鞭,看儿子身上鲜血淋漓,已是心软了,停下手问:“你可知错?”

耀祖嘴硬不言语,黄氏已是哭着跪倒公公面前,求情道:“我们晓得错了,我们一定改。”

她一跪下,几个孩子都齐齐跪倒爷爷膝下,哭声得王翰林似铁心肝又变软了,便看向柳氏,指望柳氏与个台阶下,便好收科。

柳氏晓得老爷这顿鞭子已是替她和女儿出了气,她必要出来替老爷圆个场才好,便使了个眼色与女儿。从前二少爷家淘气没少挨翰林老爷皮鞭,柳氏和英华替二少爷求情是常有事,母女两个看眼色行事是惯了。英华看母亲暗示她求情,心中纵然万般不情愿,还是咬着牙跪到父亲面前,央求道:“大哥晓得错了,爹爹莫打他了。”

王翰林素来爱小女儿,今日英华受了委屈还要替哥哥求情,懂事让人伤心。老头儿长叹一口气,扔掉鞭子,伤心道:“原是爹爹没有把你哥哥教好,叫你受委屈了。”

英华本来就委屈,爹爹这般一说,撑不住就哭了,王翰林拍着女儿背,没口子哄她,又说与她买头漂亮小毛驴,又说明日带她去县城耍,极是惯她。王翰林这般做作,一来实是疼爱这个女儿,二来也是要教儿子媳妇并亲戚们晓得:英华是他掌上明珠,谁也欺负不得。

柳氏本来一肚子恼火,看到老爷百般哄女儿,那心头火便消去了大半。她原本就是识趣人,忙把儿媳妇和孙男孙女拉起来,又吩咐人把大少爷解下来背回去,又一连声叫请个跌打郎中来。耀文背着人把耀廷好生埋怨,两个跟着耀祖走了。王氏看哥哥疼女儿劲头,晓得哥哥是不会把女儿许给自己儿子,拉着闷闷不乐文才也回去了。

本来一顿团圆饭,只得王大少爷一人吃了大海碗笋子炒肉。柳氏叫人把饭菜重热过送到各人院里,才板着脸回屋。

auzw.com 英华坐桌边,犹抹泪。王翰林坐一边看书,一看柳氏进来,忙问:“耀祖怎么样了?伤可重?”

柳氏横了他一眼,道:“郎中还不曾来,我方才喊老田妈送了一副金疮药去了。你现晓得心疼儿子了?方才下手怎么不轻些。”

王翰林被妻子呛着了,愣了一会才道:“打耀宗打顺手了,实不曾想耀祖这般不禁打。”

柳氏扑哧笑出声来,嗔道:“都是你儿子,打耀宗你舍得,耀祖又不舍得了,偏心。”

爹娘说话有趣,英华含着泪,要笑又不好意思笑。柳氏女儿额上弹了一下,笑骂:“今儿因为你,你大哥挨了一顿好打,明儿去瞧瞧你大哥,也省得你嫂子心里有疙瘩。”

英华答应着出来,回到她自己小院,梨蕊将温热汤和饼给她端上来,一边看她吃,一边问她:“大少爷为什么会挨打?”

“他说我没家教,又说了些别乱七八糟话。爹爹恼了自然要打他。”英华叹了一口气,没奈何道:“你说我怎么会有这么蠢兄长。”

梨蕊虽然不曾上过学,服侍二少爷和小姐这些年也粗通文墨,听得这话也不恼,扑倒桌上笑了半日,方道:“一母所出,大少爷为人怎么和二少爷完全两样?”

“二哥虽然喜欢说我傻,说我笨,说我是个疯丫头,可是都是背着人说。”英华想到二哥,也自叹气,“他听得人家说我一句半句不好话,必要和人家大打一架。我真想他马上就回家。”

“不晓得二少爷燕云州好不好。”梨蕊屈着手指头算日子:“也要四五个月回来,九月北地就冷了,还要托人寄棉衣去。不然他回来路上冷。”

英华咬着饼,含糊不清说:“箱纸里有几斤施,泥拿出来与二哥做冬衣呀。”

且不提英华和梨蕊商量与耀宗做衣裳,只说第四进西院里,王氏将盘里鱼肚肉夹到儿子碗里,语重心长道:“我们家穷都没有屋住,英华便是没有许人,你二舅那样娇惯她,也不会舍得她嫁到我家来吃苦。”

文才把鱼肚肉夹回母亲碗里,闷闷不乐扒了几口饭,赌气似说:“英华不会是嫌贫爱富人。我觉得她很好,很好。”

王氏苦笑道:“你不过见她一面,怎么晓得人家就肯跟你过苦日子?”

“我……”文才放下碗筷,“我问问她。”

“傻孩子。”王氏道:“便是你二舅舅看至亲份上,肯把英华许给你,你拿什么娶她。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若是英华是我女儿,我也不肯把她嫁给你。”

“娘!”文才只觉得心乱如麻,站起来又坐下去,“你怎么向着外人,我才是你儿子!”

王氏长叹一口气,道:“你好好用功罢,你考中了举人,娘才有脸去向你二舅求亲。”

“一定要中举?”文才看着母亲。

“一定要考中举人。”王氏坚定看着儿子,“你一定能考中举人,对不对?”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二卷 在京都作者:猫腻 2庆余年作者:猫腻 3琅琊榜作者:海宴 4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5官居一品作者:三戒大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