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妹子一起去看月亮

妹子一起去看月亮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张文才挤到二人中间,左看李公子面沉如水,右看英华表妹一脸为难,他便是再呆,也晓得自己是误会人家了,忙退后一步站到英华身侧,笑道:“这位兄台,小生护表妹心切,方才实是冒犯了。”

李知远微笑道:“无妨。”

文才露出缅腆笑容转向英华:“表妹,我……”他紧张很,左手不自觉抓紧圆领衫下摆。

英华今日只是随意挽着一个攥儿,插着一根黄杨木雕荷花长钗,因要应端午景儿,又插着小小一枝艾虎钗。上身一件白纱衫,底下藕荷色百褶裙,差不多是富春县中等以上人家女孩儿常见打扮。浑身上下醒目只得衣襟上拴着一串用各色丝线缠就,锦缎缝成小蜘蛛、小蝎子、小蟾蜍、小蛇、小壁虎,手工儿既好,颜色又鲜活,极是招人爱。这身妆扮素而不寡,又有女孩儿活泼,极出挑,却不扎眼。

姑太太上回到王家求亲被拒绝,害怕儿子伤心,并没有把实情和儿子讲清楚,只是含糊说儿子须得好好念书,不然舅舅不会把英华许给他。一心慕少艾文才听来,这差不多就是把英华表妹许给他准信了,之所以还不曾下定,不过是因为他还不曾中举。于是,文才觉得,英华已经是他人了。

今日再见,文才觉得英华表妹生性朴素,而且就是这样简单打扮都好看紧,并不似那黄氏嫂嫂一味只爱奢华,是个能跟着相公过穷日子好娘子。他越看英华越觉得满意,越看越舍不得不看。

英华越被文才看越难为情。明明父亲和自己都拒绝了姑母求亲,他怎么可以一直这样直愣愣看人?英华甚想翻脸揍人,一来这是姑母独子,揍他事小,叫爹爹晓得徒添气恼;二来这人有些呆,又怕叫他缠上了脱不得身。她这般思量,那还没有递给李公子竹棍就被她捏左手里,轻轻右掌心敲打。

英华妹子挽着袖子露出两截白晰胳膊,可是这样玉手执不是竹笔杆,而是能揍人青竹棒。李知远心肝都抽成了一团。看上去,英华妹子想揍人呢。李知远盯着轻轻抬起又轻轻落下竹棒,很努力思考:她出了手,我是帮她揍人好呢,还是拦住她好呢?

山下热闹好像沸腾粥锅,山上三个人,却各有各思量。幸福文才乐望着英华,只觉得表妹无一不美。李知远纠结心跟着英华手里竹棒起伏。

英华思量了一会,决定刀斩乱麻,客气微笑道:“表兄,你非要姑母来我家求亲,妹子就不明白了,表兄到底喜欢妹子什么?”

京城女孩儿都是这么直白么?英华妹子,我喜欢你温柔安静,可是……温柔安静女孩儿会问别人这种话么?李知远按着心口,妄想把揪成一团心肝抚平。

“英华妹子,表兄喜欢你温柔安静,喜欢你……”张文才心里把诗三百想了个遍,觉得没有哪一句能形容英华表妹美好,他涨红着脸,干巴巴总结:“只要是你,我都喜欢!”又用力握紧了拳头,“表妹,八月十五一起去看月亮!”

这位表兄呆得真想让人痛揍他一顿,英华痛苦把竹棒用力扔出去,面对表兄挤出微笑,道:“文才表兄,妹子一点都不温柔安静,也不想和你一起去看月亮。”她顿了顿,道:“表兄,天底下肯陪你看月亮女孩儿多是,可是我不想……”

“啊,你不喜欢看月亮,”文才笑道:“那我可以陪你看星星啊。”

英华脸已经扭成一团了。文才又道:“你也不喜欢看星星?那你喜欢看什么?”

李知远好心扯了扯文才衣袖,又指了指码头方向。那边,群架正酣,板凳共水花齐飞,嬉笑并求饶齐响。

“表妹!”文才惊道:“打架有什么好看,离近了人家还会打到你。”

“那你来干什么?”这人要不是表哥,一拳揍下去,世界就清静了。英华吸一口气,努力微笑,微笑。

“母亲叫我来打酱油。老板不伙计也不,我听见这边有声音,就过来看看呀。”文才突然惊道:“完了完了,红烧肉一定老了,老了就不中吃了。哎呀呀,我酱油瓶哪里?”

这孩子呆,李知远同情扭过脸,见十丈之外一块石头上立着一尊小瓷瓶,忙指点他:“那不是!”

文才三步并做两步滚下山去,将瓷瓶揽怀里,伸脖喊道:“老板,我要打酱油!”

人堆里有个中气十足又极兴奋声音回答:“老子打人打正活,你要打酱油自去,两文钱丢柜上罢了。”

文才愣了一下,抱着酱油瓶回转,走了几步又回头,正色道:“表妹,这里不是你顽地方,我陪你家去罢。”

auzw.com “表兄你忙。”英华缩袖子里两只手已经捏成拳头,从牙缝里挤出笑,“李世兄会陪我回去。”

“哦……不好?”文才怀疑看向李知远,“叫我爹晓得了,要骂你不守……还是我陪你家去合适。”

这厮着实该打!李知远咳了一声,自己都觉得自己笑太假,“文才兄还是去打酱油罢,肉老了就不中吃了。你再不走,表妹要恼。”

文才听得这话,一手按着帽子,一手搂着酱油瓶跑飞,一转眼就跑回镇子里去了。

英华听得不守妇道之语,已是娥眉倒竖,弯着腰四处寻方才丢掉那根竹棒。再听见李知远似个知心兄长般和人家说“表妹要恼”,怎么像是撮合表兄和自己?英华涮一下涨红了脸,恨恨抬步就走。

李知远沉默跟英华身后。英华气鼓鼓朝前走了二三里路,猛一回头,看见李知远就跟后面,不禁恼道:“你跟着我干嘛?”

“怕你不认得回家路。”李知远看看天,日头已经西斜,山林幽暗,官道上已不见人影,他叹了一口气,道:“回去罢。”

“哦。”英华答应一声。李知远便掉过头,让英华走前面。流水琮琮,风从水面吹过来,带着些热气。漫天红霞,青山绿水间,好像只有他们两个人。

英华偷眼看李知远,他专心走路,只留给英华半边若有所思侧面。走得这一会,英华心里气已经全消了,满心都乱想:他想什么,他是怎么看我?方才,我对表哥那样,他会不会误会我了?

英华走几步,看他一眼,再走几步,再看他一眼。冷不防一脚踩进一条石缝里,哎呀叫出声来。

李知远反应极,扶住英华,忙问:“可扭着脚了?莫动,我把石头扳开。”

“不……不妨事。”英华心里忽然又活起来,“李世兄莫弄脏了衣裳。”

“英华,你别动。”李知远把长长衣摆撩起,弯腰去搬石头。英华脚卡两块石板缝里,大那块石板足有圆桌大小,小那块也有板凳大。弯着腰去搬嵌路上平石板,不能借力,李知远搬了几次,那石板略移了两寸,他已是脸涨得通红,额上汗流到腮边。

英华轻轻把脚抽出来,欢喜道:“没有扭着。”就抽出手帕递给李知远:“你擦汗。”

李知远把帕子接到手里,就帕子上留下两条黑手印。

英华恨恨说:“也不晓得是哪个铺路,幸亏有李世兄助我。”一边说一边就挽袖子,蹲下去把石头推回原位。女孩儿力气原就比男子小,方才李知远挪过来已是吃力,她要挪回去是吃力。

李知远晓得英华是要把两块石头合到一处,忙把帕子往怀里一揣,笑道:“却是我忘了,若不挪回去,旁人走过也要吃亏。”他就蹲英华身边,两个人合力把两块石头合缝。英华石板路上跳了跳,看石板不稳,又路边寻了几块碎石子垫缝隙里。李知远便道:“我来试试,你略让些。”英华让过一边,他用力跺了两脚,妥妥,一丝也不摇,欢喜道:“好了。”再看自家两只手,和英华一样,俱都黑污,不禁和英华相对微笑。

英华低下头,轻声道:“去洗洗罢。不然回家母亲问起,怎么和她讲?”

李知远笑出声来,道:“实是不能说咱们是修路。这坡有些儿陡,我下去扶着你。”拉着路边一根细竹滑下去,又搬了两块石头与英华搭脚。英华也牵着一根细竹下来,李知远伸手,道:“小心。”

英华愣了一下,慢慢把手伸向李知远。李知远捏紧英华手,牵着她到河边洗净了手,又牵着她手爬上岸边官道,待再松手,实是舍不得了。

英华轻轻抽,他就轻轻拉。越是这般,英华越羞,一路不是踢着石头,就是走到沟里。李知远越发不肯松手,捏紧着这只既能握笔杆,又会握竹棒小手,心里麻麻酥酥,又甜好似才吃过蜜水。

待走到镇边,英华抽手,李知远才肯放手,犹小心道:“看着些儿,莫碰着了。”

英华微微侧过脸,又是羞,又是嗔横了他一眼,道:“都怪你。”

李知远笑着抬头再看天,晚霞已经散去,天空靓蓝,一轮弯月挂东边墙头。想到方才英华表哥呆呆约英华去看月亮被拒绝都不晓得是被拒绝了,他不由压低声音笑道:“英华妹子,你看月亮。”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妹子一起去看月亮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2锦衣夜行作者:月关 3官居一品作者:三戒大师 4山河枕作者:墨书白 5九州 · 缥缈录5 · 一生之盟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