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兵来将挡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大哥好。”英华站起来行礼,带着笑说:“大哥见过爹爹了?”

耀祖无视妹子说话,瞪着柳氏,鼻孔里好像能喷出火来,“我二弟哪,我二弟哪里?”

柳氏冷笑道:“你问我要你二弟,我是你什么人?”

王翰林原配黄氏病逝之后,耀祖外祖父想把居孀小女儿嫁给王翰林做填房,再结两家秦晋之好。可是王翰林却拒绝了岳家好意娶了柳氏。

当时十六岁耀祖看来,居孀姨母温柔大方,待他们兄妹三个极好,理应是父亲良配。柳氏不过是个浑身铜臭商人之女,根本没有资格进王家门。是以柳氏嫁过来之后,他怎么都看不惯柳氏,样样都和柳氏对着干。耀祖一闹,黄家就觉得外甥是被继母欺负了,明里暗里都指责柳氏不贤。

王翰林清楚柳氏其实待几个孩子很不错,一直是大儿子无理取闹,就给耀祖娶了亲,打发他回老家读书。黄家人和耀祖看来,这是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明证。耀祖外祖父两个月里写了十六封信责问王翰林。

王翰林收到老泰山十六道檄文气得牙疼。恰逢英华百日,柳富商从沧州来看外孙,不忍女儿女婿为难,就指点柳氏把黄家京城族人请来,照着黄氏当年嫁妆单子查点清楚黄氏所有陪嫁,一个铜板不留全部送回老家让耀祖照管。

柳家这一手,隐指黄家和耀祖是为了钱才和柳氏过不去。黄家待不让外甥收下吧,柳氏厉害很,又怕外甥吃亏;让外甥收下吧,之前作为就真像是为了钱才闹。

然那几年黄氏和人合伙京城开当铺着赚了不少,加上从前嫁妆,七七八八加起来居然有近万两银子。京城里米珠薪桂,京郊一亩水田也不过六两银子,这一万两银子沉甸甸,黄家掂量再三,也只得捏着鼻子让耀祖收下。这事亲族里一传,便无人再讲柳氏闲话。耀祖自觉这钱收委屈,让他成了旁人笑柄。是以他对柳氏是厌恶到极点,见了面从无一句好话。

柳氏拿场面话压耀祖,耀祖脸由红变青,又由青变红,无论如何也不能喊柳氏母亲,他恨恨瞪了柳氏一眼,扭头出门朝前舱去了。

大哥和母亲见面十有是如此,英华夹了一片柳氏爱吃玉兰片送到她碗里,笑道:“大哥趁兴而来,又一次大败而归,当贺。”

“你大哥这个就叫死要面子活受罪。”柳氏浑没有把大儿子挑衅当一回事,笑眯眯好像说不相干人,“他每次想和我过不去,自己先气个半死。”

“二哥说大哥既没有礼,又没有智,行事又常常占不到理,就是一个书呆子。”英华神情带着些微调侃,耀祖对她母亲连基本礼节都没有,她也不能够发自内心去尊敬这个大哥。

“耀宗说很对。”二儿子话还算公道,柳氏听了心里很活,刚才耀祖带给她不悦就冲淡了许多,她微笑着说:“你大哥来找咱们麻烦,咱们就打败他,让他走。他不来,咱们也不要找他麻烦。”

英华清脆答应一声,母女两个吃饭不提。饭罢,柳氏安排第二天家事,留下女儿旁听。管家们才到齐,就听见靴子响,王翰林父子两个前后进来,王翰林脸色不大好看,王耀祖是一脸悻悻然。

家里几个管事都,王翰林便把询问目光投向了柳氏。柳氏微笑着喊了声“老爷”,又没事人一般朝耀祖点点头,笑问:“李大人回去了?”

英华请过父亲安,又笑对耀祖问嫂子好。王翰林见女儿懂事,脸色好看许多,坐下来顺手把柳氏面前茶碗抬起来吃了一口润喉,道:“我和李大人商量好了要做近邻,明日先去县里看看可有合适宅院。若有就买下来,若没有,就先租几间屋住下来,慢慢买地再建几间草屋也罢了。”

“大伯已将东侧院腾出一半,就等父亲回家。”耀祖站父亲身后,挑衅看了柳氏一眼,朗声道:“王家五世聚族而居,请父亲三思。”

大儿子隐有所指,话不中听,王翰林皱了皱眉,挥手让管家们退下,道:“若是住得下,理当和族人同居。然东侧院你大伯一家住着都窄,再腾出来一半,他们住不好我们也住不好,倒不如我另觅住处,大家方便。”

“父亲……”耀祖恨恨瞟了柳氏一眼,低下头看自己脚尖,“父亲有家不回,族里要笑话我们这房不和。”

柳氏听得这话,只看着王翰林笑。王翰林得意拈着胡须,看着儿子笑道:“耀祖,为父出仕之后,每年俸禄都要送一大半与你大伯补贴书院开销,你可晓得送了多少年?”

耀祖恍惚记得小时候母亲曾为此事和父亲吵过架,思索半日,实是不知,只有默然不语。

“二十八年!”王翰林傲然道:“每年年底你大伯都会寄一篇书院开支帐与为父,爹爹都不曾拆开来看过一眼,前日你妹子替爹爹收拾书信时数了一数,一共有二十八封不曾拆开信!我和你大伯友爱至此,哪个妄言我们不和?”

耀祖低头,无言以对。大伯主持富春书院近三十年,声望极隆,族里比族长受王氏族人尊敬。他实没有想到父亲居然给大伯送了二十八年钱。

柳氏看丈夫把大儿子逼得差不多了,便笑着解围道:“耀祖功课繁重,哪有空闲理会这些俗事。不过呢,咱们带回来人实是不少,两家人都挤东侧院里实不行,若是族里能匀出几十亩地来给咱们盖个三进小宅,傍着大伯住不是好?”

auzw.com 王翰林情知妻子这样讲是给儿子找台阶下,他怕儿子不识趣又要和柳氏抬杠,忙笑着点头,道:“这也是个法子,咱们再商量罢。”

富春是个山多地少所,王氏一族富春枫叶村聚族而居已经五世,人口极多,房子都要盖到半山腰上去了,让族里匀出几十亩地来,便是要许多族人搬出枫叶村去。耀祖清了清嗓子想要出言反对,抬眼就见英华那双清亮眼睛看着他,满是笑意。

耀祖愣了一下,发现父亲已经和柳氏商量是县城买房还是城外买地建房,他那反对话又说不出口了。

英华情知母亲是设了个弯弯绕把大哥绕进去,估计大哥一时半会是绕不出来了,便笑道:“大哥,都不晓得大伯家里有几位哥哥姐姐,哥哥们都娶是谁家女儿,姐姐们又嫁到了哪家,大哥得闲和妹子说说,好不好?”

耀祖讨厌柳氏,对柳氏生这个小妹子也没有什么好感,当着父亲面,他只含糊点了点头,便道:“改日得闲再和妹子说。爹爹,儿子去朋友处暂住一晚,明早再过来?”

王翰林便道:“也好,明早你先回家和你大伯讲,就说东侧院大伯一家都住不下,爹爹就不回去和他挤了,我们另觅住处。”

柳氏连忙走到门边,吩咐喊几个管家小心陪着大少爷下船,英华也就便告退。

打发走了这个别扭儿子,王翰林叹了一口气,道:“耀祖学问还算不错,就是这个书呆子脾气不好,他若是有耀宗一半机变,早就中举了。”

柳氏笑道:“他只要不总和我过不去,就阿弥陀佛了。咱们不枫叶村住,真不要紧?”

王翰林笑道:“枫叶村人多房少,让谁给咱们腾地方?咱们不回去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住一起是非多,我是巴不得单住。”柳氏欢欢喜喜给丈夫倒茶,“其实建房倒不必。你不记得了?我嫁过来时候,你泰山曲江府城外给我买了一个小庄陪嫁,庄上也有几间草房,咱们搬过去住很省事。”

“你小庄将来留与女儿添妆罢。”王翰林长叹一口气,“我做了一辈子穷官儿,瑶华出嫁时我连一副体面嫁妆都备不齐,还要累你拿陪嫁补贴。”

“老爷。”柳氏将手搭王翰林肩上,笑道:“瑶华虽然不是我亲生,可是比英华还要体贴我,我与她添妆也是做母亲本份。她嫁风光体面,我也脸上有光。”

王翰林伸手去抚柳氏眼角皱纹,感慨道:“当年你执鞭跑马过银水桥,说不英姿洒脱。嫁与我这些年,柴米油盐每一样都要你操心,累你受苦了。”

柳氏轻啐道:“老不修,吃了几杯老酒就胡言乱语。”

一夜无话,第二日王翰林和李知府就富春县城外三四里远梅里镇上觅得合心意宅院。这所大宅东院七进,屋舍极多;西院五进,第二进天井极大,种满梧桐。原主人发了财府城买了宅院合族搬去,因老宅不小,就将大宅拆成两院分开卖。。

李知府家人口多行李沉重,看中东院屋舍多,就一千五百两买下东院。王翰林喜欢西院梧桐,就一千二百两买下了西院,两家如愿做了紧邻。

王翰林将妻女箱笼安顿好,方回枫叶村见兄长。柳氏带着英华送王翰林出门,回来走到第二进长廊,惊见廊上月洞门半开,一个涂脂抹粉陌生妇人门后探头探脑。

柳氏只当来了贼,不禁大怒,喝道:“这个妇人从哪里来,与我拿下!”

几个媳妇子一拥而上将那个妇人架住。那妇人吓直哆嗦,结结巴巴道:“嫂子,我不是外人,我是六房侄媳妇。”

一个管家媳妇就道:“咱们家前后门方才查过,都关好好,莫不是隔壁李大人家走过来?”

柳氏便示意一个媳妇子过去看看。那媳妇子去了一会,回来笑道:“这个月洞门进去有个夹道,那头通李家墙上还开着扇小门。那边院里有个小丫头子,正急没头苍蝇一样乱撞呢,想来这位嫂子是走错了。”

柳氏便道:“今儿走错个把人还罢了,明儿两家谁要少了什么东西,便说不清了。”她示意媳妇子把那妇人放开,对那妇人道:“西院是王家,东院是李家,你下回莫走错了,还从那个门回去罢。”使了个人送那妇人过去。

她们人还不曾过月洞门,就听见李府吵闹起来了,男女嚷成一片。那个妇人先急了,跑飞,落下一根钗子也顾不得拾。

英华手,捡起钗子交给一个媳妇子,笑道:“给人送过去。”

那媳妇素来爱看热闹,接过钗子追上去,过了一会又捏着钗子气喘吁吁跑回来,道:“哎呀不得了,李家女眷们围着李夫人吵闹,说李家少爷小姐都是安养堂抱来,不是李家骨血,前院乱糟糟,到处都是人。”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天命新娘作者:蜀客 2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3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4两世欢作者:寂月皎皎 5第三卷 鸳鸯谱作者:寂月皎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